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

恩雅的話讓高文一時間皺起眉頭,並陷入了短暫的思索。

他當然不是沒考慮過這個可能——起航者的遺產不僅限於太空裡的那些,還有位於行星地面的高塔、軌道電梯以及海妖們曾提到的、某個佔據了東南大陸的古代機械軍團,而如果當初的莫迪爾·維爾德真的接觸到了這些東西並從中察覺出危機,他將這些東西稱作“哨兵”也是有可能的。

但如果真是這些東西……那就真的位於人類文明所能夠觸及的邊界之外了。

三位昔日神祇開始低聲討論起來,談論着那些只有他們才知道的、已經湮滅在古老歷史時光中的記憶碎屑,恩雅提到了她對於“起航者”的瞭解,提到了當初那支降臨在這顆行星上的龐大艦隊在短暫停靠期間所留下的諸多痕跡,阿莫恩則提起了他當初對太空中那些古代設施驚鴻一瞥時所留下的印象以及觀察到的各種線索。

彌爾米娜對這些東西的瞭解雖然不如另外兩位那麼透徹,但她執掌着魔法領域的權柄,而魔法領域的超凡者們皆是淵博的學者,彌爾米娜通過這些數量龐大的淺信徒掌握着這個世界上可能最全面的關於古老傳說、冷僻研究、歷史密辛的知識,而在很多時候,凡人所掌握的零星傳說極有可能便映射着上古時代的某些真相。

到最後,高文也提及了他對於起航者遺產的瞭解——在這一方小桌旁,他的身份以及他和起航者遺產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什麼秘密,作爲曾經用軌道墜落威脅過恩雅的“域外遊蕩者”,他對於那些古老遺產的瞭解有時候比這些古老的神祇還要多。

然而當所有古老的記憶碎片都拼湊在一起之後,關於“哨兵”的線索卻仍然是一片空白——維爾德那本“書”中所提到的警告就彷彿一個憑空出現在世間的影子,連神明都不知道那陰影的來源是什麼。

“看樣子我們在這裡胡亂猜測只能是浪費時間,”恩雅最終結束了這耗費精力的話題,她微微搖着頭,目光落在高文身上,“或許親眼見到莫迪爾之後你纔會發現一些線索——在此之前,讓我們先把那‘哨兵’放在一旁吧。”

“咱們不如談談琥珀身後那個神秘的‘高位存在’?”彌爾米娜擡頭看了看桌旁的幾個身影,臉上露出好奇神色,“你們對此有什麼看法麼?”

“我不知道那個‘高位存在’是誰,但我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許多超出我們認知的東西,”恩雅在思索中慢慢說道,“我曾見過起航者的艦隊從星海深處躍遷至行星軌道,也曾見過可怕的能量洪流擊穿神國屏障,在起航者規模龐大的遠征船團中,有許多你們想都無法想象的族羣……甚至是一整個文明,它們生存在巨大的移民星艦上,從遙遠的故鄉起航,前往一個又一個新的宜居星球,或在當地留下種子,或引導新的文明拔錨啓程……”

恩雅的講述讓阿莫恩和彌爾米娜都忍不住慢慢睜大了眼睛,誕生在“後起航者時代”的他們無法想象那古老而壯闊的光景是怎樣一番模樣,而恩雅則突然輕輕嘆了口氣。

“龍族當初錯失瞭望向星空的機會,但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們在被關閉通往星空的大門之前卻看到了星海中的風景,我沒有能力離開這顆星球,卻在那驚鴻一瞥中理解了一件事情……”

“你理解了什麼?”高文揚了揚眉毛,下意識問道。

“和整個浩瀚星河比起來,一顆星球上所發生的再大的事也只是一簇不起眼的火花,然而即便是浩瀚的星河,也只不過是起航者永恆遠征中的一段旅途罷了——我們這些被稱作‘神明’的生物,連統御整顆星球的力量都沒有……更何況瞭解羣星深處的秘密?”

“……你懷疑琥珀背後那個‘高位存在’不屬於我們這個‘世界’?”高文眉頭緊鎖起來,語氣變得十分嚴肅,他知道,在這顆星球上能夠將視野放到星海中的存在寥寥無幾,而像恩雅這樣既能夠看向星海,又掌握着龐大的知識,同時親眼見證過起航者的存在更是獨一無二——她所做出的判斷或許並非永遠準確,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忽視。

“我們這顆星球上所發生的大部分事情對我而言都是‘已知’的,尤其是在神明領域,”恩雅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哪怕不是神明,而是與之類似或接近的半神、類神、僞神,我也都清清楚楚,深海中的每一絲漣漪我都認識,那麼現在出現了一個我不認識的……我只能認爲祂不屬於我們的‘已知邊境’。”

桌旁的神明與凡人皆一時間安靜下來,直到阿莫恩突然擡起頭看了一眼那繁茂的金色橡樹,他的目光彷彿穿透了虛擬出來的枝丫和神經網絡的屏障,看向了現實世界中的天空,片刻之後他才收回視線,表情複雜地輕聲嘆息:“我真想再‘上去’看看啊……”

“再上去?”彌爾米娜立刻瞪了他一眼,“再被警戒戰機和反神飛彈追着揍一遍麼?”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現在它們不會再把我當成敵人了,”阿莫恩看了彌爾米娜一眼,“我只是有點遺憾,當年根本沒注意到那片星海有多壯麗就被打下來了……”

“可惜,現在你也沒有衝出大氣層的能力了,”彌爾米娜搖搖頭,“脫離了思潮的支撐,你現在能有當年一半的實力都了不起。”

阿莫恩被這麼一說頓時顯得有點喪氣,退了休的自然之神就像個受到現實打擊的老大爺一樣搖着頭嘆着氣,一邊小聲唸叨着:“我是不行了,但說不定凡人們哪天就上去了呢,龍族前陣子不就成功了一次麼……”

並沒有人理會阿莫恩的碎碎唸叨,在片刻安靜之後,高文突然開口問道:“關於琥珀帶回來那些暗影沙塵,你們有什麼想法?她說她信仰指向的並非夜女士,但她卻從夜女士的神國中帶回了東西,種種跡象讓我懷疑……她和那位遠離現世的神明之間恐怕還是有聯繫的,只是那並非信徒和神明之間的聯繫……”

“當然不會是信徒和神明之間的聯繫,沒聽說過哪個信徒跑到自家神明的神國溜達一圈之後還能拆房子帶回去的,這是信徒乾的事兒麼?”阿莫恩從剛纔的喪氣狀態擺脫了出來,聞言立刻神色古怪地說着,“我剛纔聽到你講琥珀幹了什麼的時候都被嚇了一跳,如果不是還有最基礎的理智和邏輯,我幾乎要懷疑這是她出神入化的偷盜技巧在發揮作用了。”

高文聽到這評價頓時無言以對,心中只有一個感慨:那萬物之恥偷雞摸狗的本事算是得到自然之神的肯定了……

“從一個古老的神國轉悠了一圈,回來就能順便‘偷走’一位古代神祇的部分權能?你獲得徹底自由之後別的變化不多,想象力倒是與日俱增,”彌爾米娜聽到阿莫恩的話之後隨口在旁邊說了兩句,隨後便將視線投向恩雅,“我們想聽聽你的看法,畢竟夜女士是一位相當古老的神祇,祂活躍的年代……”

“我跟祂不熟,”恩雅不等彌爾米娜說完便搖了搖頭,“只不過有一件事我這麼多年都沒想明白……我沒想明白祂當年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不是說祂躲過了起航者獵殺艦隊的追殺麼?”高文下意識問道,“然後藏到了一個你都找不到的地方……”

“我想不明白的就是祂如何躲過了那場追殺,”恩雅看着高文的眼睛,淡金色的瞳孔中凝固着古老的回憶,“我曾經說過,當年除了塔爾隆德神系之外,從起航者手中活下來的古代神祇只有暗影和風暴兩個,然而風暴之主的狀態你也看到了,與其說當年那是倖存了下來,倒不如說祂只餘下了一部分殘存着神經反射的血肉而已,當海妖降臨在這顆星球上,真正的風暴權柄幾乎立刻便從那堆既不能生也不能死的血肉中轉移了出去,而那位‘夜女士’……從你帶來的情報所述,祂似乎根本沒有受傷,甚至保留着相當完整的實力……”

“這說明祂當年跑得很快?”彌爾米娜隨口說道,“也可能是藏的很好……”

“如果你們真的見識過起航者的艦隊,你們絕不會說出這種話,”恩雅搖了搖頭,“對於一支能夠跨越茫茫星海,在以光年爲尺度的宇宙中準確定位一個個渺小星球的艦隊而言,你在這顆小小星球上不管多麼高明的隱匿技巧都毫無意義,哪怕將神國放逐到深海的最深處,起航者也有數種武器可以鑿穿各個界層,從物質世界一直追殺你到可認知世界的邊境去。

“當年在這顆星球上活下來的衆神,都不是依靠高明的隱匿或逃亡技巧倖存的,龍族衆神是因爲塔爾隆德的龍族們主動選擇了自我封閉和擁抱神權,起航者出於他們自身的‘原則’而沒有動手,風暴之主……那在我看來根本算不上‘活’了下來,然而夜女士……祂被一整支艦隊追逐,結果現在祂看上去竟然毫髮無損。”

高文想了想,不太肯定地說道:“這麼多年,痊癒了?”

恩雅想了想,慢慢說道:“倒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連阿莫恩都有脫離束縛、血肉癒合的一天,只要脫離了神性的束縛,起航者所留下的創傷確實是有可能痊癒的,但你要知道,阿莫恩當年只不過是被一些自動兵器追擊而已,那與一百八十七萬年前的起航者艦隊不可同日而語——被那支艦隊追殺,存活本身就意味着可疑。”

阿莫恩與彌爾米娜面面相覷,他們不由得看着這位昔日的龍族神明,良久,阿莫恩纔不敢確定地問了一句:“難不成你的意思是……當年起航者追上了夜女士,但沒有動手?”

“我不知道,當年這顆星球的局勢已經瘋狂,除了突然降臨的起航者和固守塔爾隆德的龍族之外,整顆星球上只有少數苦苦掙扎的凡人聚落還維持着理智。衆神的行動已經失去控制,在星際艦隊的攻勢下毫無秩序,我不知道在那樣混亂的戰場上都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那些神祇的最後一刻是怎樣的光景,我只記得起航者艦隊帶着星球上其他大陸的倖存者離開之後的世界是什麼模樣……而夜女士,在那時候早就已經下落不明瞭。”

舊的迷霧尚未散去,新的疑惑又浮上心頭,高文不知道這些古老密辛背後到底隱藏了多少真相,他的關注點重新回到了剛纔的那個問題:“起航者的事情如今恐怕沒人能調查清楚,我現在更關心琥珀和夜女士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帶回來的那些沙子雖然劣化了許多,但毫無疑問是暗影沙塵的某種‘變體’……”

“讓她多弄一些‘樣本’吧,一部分給實驗室,一部分給我看看,”恩雅隨即說道,“我現在回答不了你的問題,一切都要等到研究過後纔能有個說法。”

“好,我會讓她多準備一些的,”高文立刻點了點頭,“我們已經測試過了,那些沙子召喚出來之後就會穩定地存在於現實世界,只要她不主動收回,那些沙子就不會消退。”

一陣風從廣場外的街道方向吹了過來,晃動着金色橡樹繁茂的枝丫,落葉飄散下來,一些葉子落在桌上,隨即在神經網絡清理機制的作用下如幻夢般悄然消散。

高文在這陣落葉之風中站起身,他看了一眼視野中浮現出來的時鐘,對眼前的三位昔日之神輕輕點頭:“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返回現實世界去安排接下來的塔爾隆德之旅——謝謝你們三位今天的幫助。”

“我們這次可沒幫上什麼忙,”阿莫恩笑着搖了搖頭,“只是分析了一大堆沒什麼用的廢話而已,反而還給你帶來了新的疑問。”

“新的疑問有時候本身就是收穫,這意味着未來的某一天將有新的線索成爲通向真相的關鍵。”高文笑着說道,一層淡金色的光幕已經漸漸在他身後張開。

但就在他要登出神經網絡的前一刻,恩雅突然開口了:“你還記得我第一次見到琥珀時說過的話麼?”

“第一次見到琥珀?”高文愣了一下,“你是說在塔爾隆德的時候……”

“她自稱是暗影女神的神選,然而當時我便沒有從她身上感知到‘神選’的氣息,可即便如此,我仍然感覺她……十分特殊。”

“我想起來了,”險些被遺忘的記憶突然浮上腦海,高文立刻停下了登出網絡的操作,“你到現在還沒有解釋她到底特殊在哪了。”

“她的靈魂……如幻影一般輕盈虛無,卻又維持在非常穩定的狀態,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爲她那個‘人造人’的出身,因爲這世界上再難找到第二個像她一樣的個體,”恩雅慢慢說道,她的話讓高文的表情一點點嚴肅起來,“現在她又牽扯出了未知的‘高位存在’,又和夜女士的神國建立了聯繫……吾友,她的特殊之處已經複雜到了無法解釋的程度,以至於‘特殊’本身便是她的特殊。

“所以看護好她吧,畢竟她已經纏上了如此之多的謎團,如果這些謎團真的是個旋渦,那恐怕也只有你才能把她拉出來。”

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合作的基礎第五百三十章 離開的日子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神明的饋贈第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偶遇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恢復聯繫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諸神黃昏計劃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神之慨嘆第三百四十一章 復甦之月第六百二十七章 怪物與機器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矩陣大廳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緊迫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迫近之潮第七百四十七章 挑戰海洋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汪洋深處第八百三十九章 越境第七百二十七章 幣制改革方案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九百四十七章 巨龍的國度第六百七十章 漩渦邊緣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聽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盪與局勢安排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戰後廢墟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黃昏與寒風中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九百三十五章 貝爾提拉發現的線索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三百八十一章 改變歷史的一天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消逝之國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彌爾米娜的“規劃”第九百四十一章 龍背上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星際發言人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七百六十八章 動搖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禦戰術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二十九章 秘銀寶庫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眼神與配合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二百六十四章 情報局頭子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激烈戰鬥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意外重重的援軍第二百九十五章 同胞?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八百一十八章 故事的末尾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一個故事,兩個講述者第八百二十八章 北方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歷史穿插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顫慄真相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天文臺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造訪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三百四十六章 技術移民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爾的調查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有限防護第七百九十四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燃燒彈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第二百二十一章 羣星位置正確之時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笑容逐漸武德充沛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先兆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築起一座巨城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醫療救助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探尋未知之神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第五百三十五章 風雲人物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四百五十九章 新的教義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我們”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門”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什麼叫專業啊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打撈出貨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俯瞰黑暗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1092章 海空聯合警戒圈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
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合作的基礎第五百三十章 離開的日子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神明的饋贈第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偶遇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恢復聯繫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諸神黃昏計劃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神之慨嘆第三百四十一章 復甦之月第六百二十七章 怪物與機器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矩陣大廳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緊迫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迫近之潮第七百四十七章 挑戰海洋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汪洋深處第八百三十九章 越境第七百二十七章 幣制改革方案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九百四十七章 巨龍的國度第六百七十章 漩渦邊緣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聽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盪與局勢安排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戰後廢墟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黃昏與寒風中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九百三十五章 貝爾提拉發現的線索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三百八十一章 改變歷史的一天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消逝之國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彌爾米娜的“規劃”第九百四十一章 龍背上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星際發言人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七百六十八章 動搖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禦戰術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二十九章 秘銀寶庫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眼神與配合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二百六十四章 情報局頭子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激烈戰鬥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意外重重的援軍第二百九十五章 同胞?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八百一十八章 故事的末尾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一個故事,兩個講述者第八百二十八章 北方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歷史穿插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顫慄真相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天文臺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造訪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三百四十六章 技術移民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爾的調查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有限防護第七百九十四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燃燒彈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第二百二十一章 羣星位置正確之時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笑容逐漸武德充沛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先兆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築起一座巨城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醫療救助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探尋未知之神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第五百三十五章 風雲人物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四百五十九章 新的教義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我們”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門”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什麼叫專業啊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打撈出貨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俯瞰黑暗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1092章 海空聯合警戒圈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