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免費神技

說實話,剛看到琥珀搓出來的那些沙子的時候高文整個人都激靈一下子精神了許多,直以爲這個暗影突擊鵝不聲不響就實現了從實力到位階的飛躍——想想看,背後站着個正體不明的高位存在,時刻接受着不可名狀之力的庇護,能夠進入夜女士的神國,現在還能從夜女士的神國中召喚來不屬於此世的沙塵,這一連串簡直跟疊buff的詞綴似的,但凡這鵝不張嘴,看着簡直跟個主角似的。

但等她描述完這些沙子的性質之後高文就覺得不對勁了……越聽越覺得這些看起來像是暗影沙塵的東西怎麼實際表現的跟免費贈品似的,如同他上輩子在網遊裡看到的新人零氪保底——卡面金光亂冒,實際人手一套……

在遊戲裡遇到的boss手裡的裝備(×),擊殺boss之後我實際拿到的裝備(√)。

大概是今天琥珀帶來的一連串情報都實在太過刺激,高文這邊腦袋稍一放鬆下來各種奇奇怪怪的思緒便開始不受控制地亂跑,甚至連許久不曾浮上腦海的、關於上輩子的記憶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來,最後還是琥珀實在忍不住開了口,一邊在旁邊戳着高文的胳膊一邊說道:“哎,你這個評價可不對啊,再怎麼我這也是冒了不少艱辛才帶回來的‘能力’……”

高文看了這鵝一眼,下意識便開口道:“說實話,除了你最後摔在地板上醒過來那一下之外,我是真沒看出來你有多艱辛……”

琥珀頓時便瞪起眼來——但考慮到打不過,也就瞪了瞪眼。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高文也知道見好就收,開個玩笑也只是爲了緩解緩解尷尬的氣氛,稍微調侃一下之後他的表情便重新嚴肅起來,並認真看着琥珀的眼睛,“說真的,你知道自己是怎麼把這些沙子召喚出來的麼?它們到底是什麼東西?真的是……暗影沙塵?”

“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琥珀撓撓頭髮,瞬間也忘記了剛纔高文對自己的調侃,“就是從‘那邊’回來之後,我發現自己身子旁邊就有這麼一小堆沙子,然後莫名其妙便和它們建立了聯繫——召喚沙子和收回沙子的辦法都是突然浮現在腦海中的……嗯,不對,不能說是浮現在腦海中,該怎麼說呢……”

琥珀顯得有點糾結,似乎是不知道該怎麼跟高文解釋那種發生在意識和直覺層面的事情,比比劃劃了半天才勉強憋出幾句話:“就好像你心臟的跳動,血管裡的血流,你不知道它們是怎麼運轉的,正常情況下甚至感知不到它們,但它們就是自然而然地運行着,成爲你身體的一部分——我的感覺也差不多,突然這些沙子就成了自己力量的一部分,我甚至不知道它們消失和出現的原理是什麼。”

“我能理解你說的意思,”高文認真聽着琥珀的描述,輕輕點了點頭,“雖然這仍然有點不可思議。那關於這些沙子,真的除了看上去像是暗影沙塵之外,就沒別的特殊性了麼?”

“……掉地上掃起來特別費勁算麼?”琥珀想了想,十分認真地說道,“這些沙子非常輕盈,如果我不給收起來,它們很容易就會被吹的到處都是……”

“當然不能算!”高文頓時一巴掌拍腦門上,“你起碼想個有實用價值的!”

“……那我就真想不到了,”琥珀又仔細想了想,終於還是搖着頭說道,“我來找你之前又測試了好幾次,這些沙子除了看上去形態有些怪異、能夠瀰漫出一些壓根沒什麼用處的灰白色‘幻影’之外根本沒有任何特殊作用,我把它們灑在各種事物上,包括各種導魔材料和普通物質,結果都一樣。”

說到這她停頓了一下,緊接着又補充道:“啊,對了,我還試了試把它們撒在活物身上會怎樣,用花園裡的兩隻大黑狗試了試……”

高文表情頓時嚴肅起來:“結果如何?”

琥珀一拍胸口,臉上露出洋洋得意的樣子:“我打贏了!”

高文:“……”

房間裡安靜了幾秒種後,高文終於得出一個結論:“所以根據你的總結,你這個新能力最大的作用就是打架的時候可以突然扔別人一臉沙子是吧……”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琥珀點點頭,神色間竟然十分滿意,“我跟你講,這可是個神技!戰鬥正激烈的時候扔一把沙子出去,多少高手都是栽在這上面的,而且我這個絕對防不勝防,換你這種傳奇過來都看不出我沙子是從哪掏出來的,並且想扔多少扔多少……”

高文聽到一半就聽不下去了……這怎麼放在別人身上堪稱逆天改命一般的經歷,讓琥珀走完一圈之後就變得這麼諧呢?

但很快,他的態度就重新嚴肅起來,並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情:雖然事情的結果讓人無言,可這些“劣質暗影沙塵”的存在本身卻不是小事,不管它們到琥珀手上之後劣化成了什麼模樣,琥珀去夜女士的神國轉了一圈之後獲得了召喚暗影沙塵的能力卻是個事實。

當初莫迪爾也去過夜女士的神國,而且去了不止一次,他回來之後可沒發生這種變化——他最多隻是帶回來幾粒沙子而已。

雖然人家那沙子是“正版”的。

“你在想什麼?”琥珀注意到高文突然露出一臉嚴肅的表情,自己也跟着緊張起來,憋了半天之後終於忍不住開口,“我跟你講啊,是那兩隻狗先動的手……好吧,也可能是我先動的……”

“你把那兩隻倒黴的狗子先放一邊吧,”高文看了這個半精靈一眼,“除了召喚暗影沙塵的能力之後,你身上還有別的變化麼?”

送福利 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888紅包!

“沒有了,”琥珀低頭看了看自己,又擡頭仔細回憶回憶,最後很肯定地說道,“而且不光沒有額外變化,我還發現……自己好像沒辦法再進去那個‘錯位神國’了。”

“你沒辦法再進去了?”高文頓時皺起眉頭,“什麼意思?”

“我一開始不是觸摸了那些由莫迪爾帶到現實世界的沙粒之後進入那個錯位的‘暗影神國’的麼?”琥珀解釋着自己的發現,“後來試驗新能力的時候我又大着膽子試了一下……卻發現不管再怎麼接觸那些沙粒,都沒了任何效果……”

“你竟然還敢再試幾次?!”高文第一反應就是瞪了這個膽大包天的半精靈一眼,在對方縮起脖子之後他卻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好吧,反正你已經這麼幹了,幸好沒事——真的進不去了?”

“嗯,”琥珀點點頭,臉上還帶着明顯的遺憾,“就好像是被關上了大門,我嘗試着回憶當時進入那個錯位神國的‘感覺’,按照自己在暗影界中行走的定位經驗來尋找那扇門的位置,卻只是跑到了暗影界裡。唉,真是太遺憾了,回來之後我仔細想了想,還有好多東西沒問那本書呢。”

“畢竟事發突然,誰也沒想到你會跑進夜女士的領域,但既然回不去了,就不要再冒險嘗試了——哪怕想試也等到技術組和檔案組那邊查到線索,有了一定安全保障和理論指導之後再說,”高文表情嚴肅地看着琥珀,“你這一次‘冒險’已經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果,不管是維爾德的存在還是關於哨兵的警告,都是極有價值的線索,就別那麼遺憾了。”

“行吧,你說的也是,”琥珀抓抓頭髮,無奈地點了點頭,緊接着便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我得早點回去歇着了,今天下午折騰的夠嗆,在現實世界和暗影界之間跑來跑去太耗精力了……”

高文嗯了一聲,但就在琥珀剛要遁入陰影離開房間的前一刻,他卻突然說道:“等一下,還有件事。”

琥珀保持着一條腿踏入陰影裂隙的姿態,扭頭看了高文一眼:“啊?”

高文看着對方這高難度操作眼角便忍不住跳了一下,心說世界上恐怕也就這個“暗影神選(恐怕不是自稱)”能這麼把陰影裂隙玩出花來了,這要換個普普通通的暗影大師過來,別說同樣操作了,怕是看一眼血壓都得上到二百:“你先把腿收回來,看着怪嚇人的——我就是跟你說一聲,塔爾隆德那邊你跟我一起去一趟。”

琥珀十分驚訝:“啊?你之前不是說不讓我跟你去了麼?”

“但現在你造訪了夜女士的神國,而且還……”高文看着她,“帶來了那些‘沙子’。很顯然,你能夠感應到夜女士的力量,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支配這股力量,如果莫迪爾身上確實攜帶了夜女士的某種……‘標記’,那你此刻的新能力或許可以派上用場。”

琥珀的眼睛亮了起來——她其實並沒怎麼在意自己到那邊能派多大用場,能夠出門搞事本身就足夠讓她興奮起來,她笑容滿面連連點頭:“好好好!那我回去就準備準備,明天把事情都給手下們交待交待,順便再熟悉熟悉自己的新技能……”

“最後這條就不用了!”高文不等這傢伙說完便趕緊打斷,“一堆只能用來打架迷眼睛的假冒僞劣‘暗影沙塵’你再熟悉能折騰出什麼成果來,繼續禍禍花園裡的狗子麼——我可跟你講,那狗是貝蒂養着的,你折騰過頭了她可是會哭的啊。”

“……好吧,”琥珀特失望地撇了撇嘴,“那這個技能我就先封存着了……”

“你要真想用其實也行,回頭你找神靈解析實驗室的人去,弄一些沙子出來給他們當樣本,”高文看着這半精靈滿臉失望的樣子,想了想還是點頭說道,“這沙子不是隻要你不主動回收就會一直存在於現世麼?正好可以給他們用來研究,看看專家們能不能分析出你的暗影沙塵和‘真正的’暗影沙塵比起來到底區別在哪。”

“那也行,我自己也挺好奇這個的,畢竟這次我遇見的沒法解釋的事也太多了點,憑我自己的腦子大概是搞不明白了,希望那些聰明人能找出點線索來……”琥珀點點頭,緊接着又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不行了不行了,太困了,我溜了啊……”

話音剛落,高文便看到一團陰影拔地而起,下一秒眼前便失去了那半精靈的身影。

……

神經網絡,夢境之城深處,被金色橡樹和飄散落葉所覆蓋的寧靜廣場上,一張方桌被安置在橡樹下,四個身影落座在方桌旁。

“……情況就是這樣,”在講述完發生在琥珀身上的事情之後,高文便擡頭盯着眼前的三位“退休神明”,“現在最重要的線索或者說問題有三個,第一就是‘小心哨兵’這句警告,第二是與琥珀建立連接的高位存在到底是誰,第三……是她那些沙子。”

“竟然發生了這種事麼……”坐在高文左手邊以老邁精靈形象登錄網絡的昔日自然之神表情嚴肅地撫摸着自己的鬍鬚,“這確實值得你把我們三個都叫到一起……”

“你又嚇到我了,”淡金色長髮如瀑般垂落、容貌完美而雍容的恩雅將目光落在高文身上,“你還真是每次都能搞出這種可以把神都嚇一跳的動靜來。”

“這次可不是我,”高文攤開手,“這次搞事的是琥珀。”

“有區別麼?把我們召集起來的可是你。”一旁身穿繁複典雅宮廷長裙的昔日魔法女神淡淡地看了高文一眼,隨口說着。

“好吧,我們不辯論這個,”高文揮了揮手,“說正事——你們有誰聽說過,或者能猜到那句警告裡提到的‘哨兵’到底是什麼東西嗎?”

三位退了休的神明頓時相互看了看,在這極其人性化的動作之後,阿莫恩率先打破沉默:“我想不到——這個世界上可以被稱作‘哨兵’的人或事物不計其數,但我想不到其中有哪個哨兵會出現在夜女士神國中的一本‘冒險家之書’裡。”

“‘哨兵’可能只是個隱喻,ta不一定是個真正的‘哨兵’,”高文在一旁提醒道,“書中的警告也可能不只是寫給我們凡人看的。想想看,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符合哨兵的定義,甚至概念上比較接近的……”

他話音未落,一旁的彌爾米娜便默不作聲地擡手指了指天空。

她所指的顯然不是這虛擬世界中所模擬出來的那片藍天。

“起航者留在太空裡的那些東西麼……”高文輕輕嘆了口氣,“其實我也朝這個方向猜測過,那些監控行星用的軌道設施……從定義上確實十分接近哨兵,但我找不到它們即將失控的證據或線索。”

“如果出問題的不是掛在天上的那一批呢?”恩雅突然打破了沉默,“你應該並不能感知到那些軌道設施之外的起航者造物吧,‘域外遊蕩者’先生?”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鐵人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騎士的戰鬥方式第八百九十二章 雙重鎖鏈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絡第六百零七章 災難第三百五十八章 娛樂和高文的難題第二十九章 秘銀寶庫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那一道遙遠的閃光第四百三十三章 貴族戰爭的終結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空想實體”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老年人上網前的準備工作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六百一十三章 起動第六百四十一章 局面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去聖光的牧師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四百四十九章 瑞貝卡的聰明才智(真的)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一千零五十章 進一步解鎖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冒險精神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轉折點的到來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八百九十五章 帕拉梅爾天文臺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四百零五章 高文的龐大計劃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警兆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記載的歷史第九百零六章 充滿未知的世界第二百四十三章 迴歸者第六百四十一章 局面第八百七十四章 海妖的迴應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傢伙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凡人守望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觀察者的猜想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黃昏血線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迴響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九百章 另一段記錄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的第一聲鐘響第六十三章 異動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九百九十九章 雪第六百二十八章 焚燒過後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三百六十三章 在塞西爾領的所見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四百一十八章 復仇之路第三百一十一章 做兩道大題吧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凜冬已至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兩個方案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次運轉的戰爭機器第五十二章 有魔法存在的世界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七百九十五章 驚喜不?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先祖之峰中的魔力焦點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舉大事者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國時代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贈品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第一個夜晚第二百七十五章 戰鬥之後第三百零八章 關於談判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另一條前線第五百四十三章 各自的泥潭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三百三十六章 變革者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四百章 尚未結束的戰爭第四百一十六章 前往未知之境的人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九百四十七章 巨龍的國度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如何破局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八十八章 第一聲轟鳴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突破極限第八百四十一章 龍裔們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鐵人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騎士的戰鬥方式第八百九十二章 雙重鎖鏈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絡第六百零七章 災難第三百五十八章 娛樂和高文的難題第二十九章 秘銀寶庫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那一道遙遠的閃光第四百三十三章 貴族戰爭的終結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空想實體”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老年人上網前的準備工作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六百一十三章 起動第六百四十一章 局面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去聖光的牧師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四百四十九章 瑞貝卡的聰明才智(真的)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一千零五十章 進一步解鎖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冒險精神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轉折點的到來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八百九十五章 帕拉梅爾天文臺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四百零五章 高文的龐大計劃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警兆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記載的歷史第九百零六章 充滿未知的世界第二百四十三章 迴歸者第六百四十一章 局面第八百七十四章 海妖的迴應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傢伙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凡人守望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觀察者的猜想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黃昏血線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迴響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九百章 另一段記錄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的第一聲鐘響第六十三章 異動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九百九十九章 雪第六百二十八章 焚燒過後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三百六十三章 在塞西爾領的所見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四百一十八章 復仇之路第三百一十一章 做兩道大題吧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凜冬已至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兩個方案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次運轉的戰爭機器第五十二章 有魔法存在的世界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七百九十五章 驚喜不?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先祖之峰中的魔力焦點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舉大事者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國時代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贈品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第一個夜晚第二百七十五章 戰鬥之後第三百零八章 關於談判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另一條前線第五百四十三章 各自的泥潭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三百三十六章 變革者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四百章 尚未結束的戰爭第四百一十六章 前往未知之境的人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九百四十七章 巨龍的國度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如何破局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八十八章 第一聲轟鳴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突破極限第八百四十一章 龍裔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