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贈品

高文腦海中一時間冒出了無數的猜測,關於“維爾德之書”中所提到的哨兵,關於那令人隱隱不安的警告,然而所有這些猜測不管怎樣推演,終究都缺乏了關鍵且有力的線索——思索到最後也就只能是自己瞎琢磨罷了。

“維爾德說他對‘哨兵’一無所知?”從沉思中醒來之後,高文忍不住看向琥珀,又確認了一遍。

“他是這麼說的,”琥珀點點頭,“事實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書’裡的內容,如果不是我突然想翻開書看看,他甚至沒意識到自己是可以被開啟的——我感覺他的思維狀態肯定也有問題,就像瑪姬提到的,莫迪爾的記憶存在許多缺漏,現在看來莫迪爾身上多半也有類似癥狀。”

“……你說導致莫迪爾·維爾德分裂的,會不會就是那個‘哨兵’?”高文想了想,突然開口道,“我們假設哨兵是某種我們還未了解的、擁有強大力量的危險個體,而莫迪爾·維爾德在某次冒險中陰差陽錯地與之接觸,這導致了他的分裂,並導致維爾德的記憶中留下了‘小心哨兵’的強烈印象,但後來由於未知原因,他這部分記憶消失了,只剩下一句連他自己都不知曉的警告留在書中……”

琥珀一邊聽著高文說的一邊點頭,對方剛說完她便說道:“你還真別說,我也這麼猜的……好多故事不都這麼寫麼,冒險者們遇上古代惡靈,付出巨大代價之後留下了警示後人的消息,自己卻失憶了什麼的,據說劇作家們一旦劇情編不下去了就讓主角失憶……”

高文聽著琥珀前半句話還心中頗為寬慰,尋思著這個萬物之恥的看法跟自己一致還是挺讓人高興的,結果緊接著就聽到了後半句話,頓時覺得自己是腦子有坑才相信了琥珀這張嘴,隨後他搖了搖頭,努力排除掉這個暗影突擊鵝對自己思路造成的幹擾,表情重新變得認真起來:“不管怎麼說,既然你在暗影神國中得到了那一句警告,那這件事就得認真對待。我會讓赫蒂那邊安排人手查閱各種典籍,看看能不能找到關於哨兵的線索……另外也得找恩雅打聽一下,作為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神明,祂知道的肯定比你我多……”

聽著高文的安排,琥珀露出思索的神色,並突然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其實有一件事我挺好奇的……那本‘書’上的警告真的是寫給我們的麼?或者說……是只寫給我們的麼?”

高文頓時眉頭一皺:“這是什麼意思?”

“我進入暗影神國完全是個意外——之後與維爾德見面,翻開那本書並看到書上的警告,這更是無法預料的。正常情況下怎麼會有凡人跑到一個與現世失去聯繫一百多萬年的神國裡去翻開一本看上去就不對勁的書?所以……那本書上記載的警告真的是給凡人看的麼?”

琥珀突然的疑問讓高文也愣了起來,他這才意識到這裡確實存在一個思維誤區——那警告是在巧合的情況下才被琥珀看到,而且警告本身也沒有指明它是寫給誰的,現在他和琥珀卻在思維慣性的作用下本能地認為那警告是寫給凡人……這判斷準確麼?

考慮到那本寫滿警告的“書”一直躺在夜女士的神國,高文突然感覺這件事背後可能的真相更加驚悚起來。

而在腦海中突然翻湧起更多令人不安的可能性的同時,他的注意力也不由得落在了剛剛有過一番離奇經曆的琥珀身上:“說到你進入暗影神國一事……這件事對你的觸動應該挺大的吧?”

“啊?”琥珀似乎沒想到高文會突然把話題延伸到自己身上,一時間有點發愣,兩三秒後才反應過來,“你這是在關心我啊?”

“廢話,你嚷嚷自己是暗影神選都嚷嚷好幾年了,平常也一直自稱相當虔誠,這時候突然跑到暗影神國裡轉了一圈……雖然沒直接見到夜女士本神吧,但你的精神狀態真的沒問題麼?”高文的目光落在琥珀身上,雖然說話的語氣一如既往帶著調侃,但眼底深處確實有幾分擔心,“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暗影神選,這種經曆對於一個信徒而言可不是小事……”

琥珀眨巴著眼睛,如果是過去,她這時候肯定會第一時間反駁高文關於她暗影神選以及虔誠態度的質疑言詞,可這一次她卻反常的沒有急著開口,而是靜靜地思考了幾秒鐘,那雙琥珀色的眸子裡竟彷彿轉著十分嚴肅的神色,而這態度彷彿更加印證了高文的擔心——這自稱暗影神選的傢伙真的跑到暗影神國裡晃悠了一圈,受的刺激大發了。

但就在高文忍不住想要繼續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琥珀卻突然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了一抹很少會出現在她臉上的、單純、溫暖而明快的笑容。

“我已經不糾結這個了。”

“啊?”高文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你不糾結這個了?”

“我確實糾結過,你別看我平常大大咧咧的,但我私下裡糾結的事情可多啦,但這次真正去了夜女士的神國……我發現一件事,一件讓我自己都沒想到的事,”琥珀微笑著,不知為何,一股油然放鬆的氣氛縈繞著她,這氣息在她身上是從未出現過的,“我發現……我的信仰所指向的可能並不是夜女士……”

高文萬沒想到自己會聽到這個,頓時目瞪口呆:“你的信仰指向的不是夜女士?”

“沒錯,不是祂,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因為按照神權理事會的研究,凡人的信仰指向不應該出現這種‘偏差’,但考慮到暗影領域的信仰現狀極為特殊,說不定我是遇上了小機率事件吧,”琥珀呼了口氣,一邊思索一邊說著,“我在夜女士的神國中感受到了祂的氣息,那與我曾經所‘聽’到的聲音感覺完全不同,我懷疑……我一直以來所信仰的‘暗影女神’另有旁‘人’,一個我們還不知曉的、高位的、超乎想象的存在。”

高文愣了下來,看著仍然在露出笑容的琥珀,半晌才忍不住瞪著眼睛打破沉默:“這你還笑得出來?這事兒不是更嚴重了麼?!你的信仰指向夜女士起碼我們還知道平常響應你祈禱的是誰,現在你說你信的不知道是個怎樣的存在,這事兒說給卡邁爾聽他能當場照亮半座城你信麼?”

“你終於不懷疑我平常能聽到神明的聲音啦?”琥珀卻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樣子,反而愈發嬉皮笑臉起來,“我就說嘛,我暗影神選,我都暗影神選好多年了……”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高文打斷了她,“有一個正體不明的高位存在一直在回應你的祈禱,這事情在我看來甚至比‘小心哨兵’更嚴重——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世間神明雖然繁多,但能夠響應祈禱的‘正神’是有確切數目和名號的,祂們誕生自思潮,思潮的映射機制決定了祂們既無法隱藏自身的存在,也沒辦法掩飾、偽造自己的神職神位……你確認自己無法肯定那個回應你祈禱的高位存在到底是哪位神明麼?”

“祂說祂是暗影女神……但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琥珀終於收斂起了那又皮又跳的笑容,稍微認真地說著,“其實我與祂交流的機會並不多,雖然只要建立交流我們就可以開心地談好久,但大部分情況下我和祂之間……就好像隔著很遠很遠的距離,並不能時刻聯繫上。祂也很少會與我談論教會、神明領域的事情,每次我問到這方面,祂都會表示這太麻煩了,不如做菜有意思之類的……”

高文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從琥珀口中聽到這些不著調的內容,但今天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認真地聽著對方說這些,並認真地思索著,等到琥珀話音落下,他才忍不住開口:“你跟你的‘女神’平常就只談論這些?你就不覺得有哪不對麼?”

“我一直以為別的神選也都這樣啊!”琥珀頓時理直氣壯起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是幹什麼的,我哪有機會去接觸各個教會的大人物嘛,還以為他們也都這樣——也就直到最近兩年,我跟以前那些‘大人物’們接觸的多了,才稍微意識到自己的情況可能有點不對勁,但也就是‘稍微意識到’……”

“……真虧你能平平安安活到現在,”高文忍不住用異樣的眼神上下打量著琥珀,“你開開心心活這麼大依靠的難道就是心寬麼?”

“不然呢?”琥珀頓時瞪著眼睛且更加理直氣壯地反問了一句,“難道依靠金錢和力量麼?你看我像是從小到大有這兩樣的人麼?”

高文心裡一嘀咕,發現自己竟然還真反駁不了這隻鵝……

但好在琥珀自己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她很快便擺了擺手,並在短暫思索之後說道:“我知道,這樣一個正體不明的高位存在是很讓人緊張,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凡人無法對抗的東西,我們的每一步都必須小心翼翼的,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我所知道的那位‘暗影女神’……祂至少是友善的。

“當然,以凡人的認知去判斷一個高位存在是否友善,這件事本身可能就有點不靠譜,所以我的感受對你而言也只做個參考。”

高文沉吟著,在思考了很長時間之後,他也只是點了點頭,不置可否:“我知道了。”

他不是一個在這種場景下就能隨隨便便開口說“我相信你”的人,他的性格不允許自己這麼做,他所處的位置更不允許他對一件事情就這麼下判斷。

“我會讓神靈解析實驗室那邊儘快安排一些針對性的測試,看能不能找到那個與你建立聯繫的高位存在,哪怕找不到祂,也要想辦法確定祂是否是我們已知的神祇之一,另外也確認一下你身上的‘連接’狀態,看是否有汙染隱患。你對這些沒意見吧?”

送福利 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888紅包!

“當然沒意見,”琥珀立刻搖搖頭,“按規定辦事嘛,我肯定也不能破壞規矩。”

她與高文都很默契地沒有提“終止信仰”的事情,因為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與神的連接一旦建立,想要單方面切斷可是沒那麼容易的。

隨後高文沉吟了片刻,又說道:“之後如果你再有機會和你那位‘暗影女神’建立聯繫,要記得詢問一下……”

“當然,我會詢問的,”琥珀不等高文說完便點著頭,“我會詢問祂到底是誰,詢問祂想做什麼,以及祂和夜女士之間是否有什麼關聯……”

高文慢慢點了點頭。

這之後琥珀安靜了幾秒鐘,才又開口打破沉默:“另外……其實我還有一件事,這事兒也挺刺激的……”

高文頓時就感覺自己好不容易平複下來的心跳又是“砰砰”幾聲(他甚至稍微有點理解了當初My Little Pony小姐跟自己對話時的感覺),他抬頭看著琥珀:“你就這一下午的功夫到底折騰出來多少刺激的事情?”

“哎,這是最後一件了,真的最後一件,”琥珀趕緊擺著手說道,“其實這件事我本來想放在一開始說的,但想了想還是公務優先,我怕先讓你看了這個之後影響你後續的心態——倒也不是別的,主要是我發現自己可能……也從夜女士的神國帶出東西來了。”

一邊說著,她一邊微微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當著高文的面輕輕搓動手指。

一縷如流水般的灰白色沙塵憑空出現在她指尖,伴隨著輕微的沙沙聲流淌在地板上,灰白的色澤在沙塵覆蓋之處瀰漫開來,仿若一個與現世格格不入的異域正在覆蓋這個世界。

琥珀的聲音隨之傳入高文耳中:“雖然我確認了自己的信仰並沒有指向夜女士,但不知為什麼……我仍然感覺自己和那個‘神國’建立了聯繫,並且帶回了這個……”

高文驚訝地看著那些沙塵在地上堆積起來,聽著琥珀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終於瞪大了眼睛:“等會,你說這是什麼東西!?”

“暗影沙塵,”琥珀停止了對流沙的召喚,並以一個響指將其歸為虛無,“大概……”

“大概?”

“額……大概,”琥珀撓了撓頭髮,表情變得有些怪異,“因為這東西雖然看上去跟瑪姬帶回來的那幾粒沙子非常像,但實際區別可大了,我把它們召喚出來之後測試了好多遍,發現這些沙子好像只能當沙子使……”

高文:“……?”

“就是……它們蔓延出去的灰白色真的只是一層顏色,沒有一點超凡力量在裡面,沙子本身也沒有那種完全隔絕現世幹擾的‘脫俗之力’,我抓了點沙子在地上使勁搓了搓,竟然還串色兒了,搓的黑乎乎的……”

高文:“……不是,你這怎麼聽起來跟免費送的贈品似的?”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大計劃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九百零六章 充滿未知的世界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大死第三百八十四章 意料之外的戰鬥第三百二十一章 “嶄露頭角”第七百一十五章 忤逆的幽靈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1093章 解析神明第六百八十七章 龍與天空第四百六十一章 忤逆之舉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八十九章 炸出來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友相談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銀第三百六十七章 暗淡的聖光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四十一章 寶庫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師和虛假的牧師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啟程第四百二十九章 塞西爾的“戰船”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大圖書館的記載第六百五十九章 殘骨第七百二十一章 龍騎兵I型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八百五十九章 你好,世界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計劃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雲起伏第八百零七章 造訪一號沙箱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計劃第1095章 塔爾隆德商業振興計劃第1090章 展示第七百九十五章 驚喜不?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一千零二十章 湮滅力量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六百零七章 災難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象徵和儀式的力量?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術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第一百四十九章 收容第三百一十三章 見聞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一百五十七章 新時代的武裝和非主流的傳教士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五百四十五章 這才是新實驗室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二百章 符文研究院第九百五十一章 閑談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迹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找到了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三百四十二章 希望第七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成果和意想不到的……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九百六十二章 迴響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八百章 開端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大計劃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九百零六章 充滿未知的世界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大死第三百八十四章 意料之外的戰鬥第三百二十一章 “嶄露頭角”第七百一十五章 忤逆的幽靈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1093章 解析神明第六百八十七章 龍與天空第四百六十一章 忤逆之舉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八十九章 炸出來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友相談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銀第三百六十七章 暗淡的聖光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四十一章 寶庫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師和虛假的牧師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啟程第四百二十九章 塞西爾的“戰船”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大圖書館的記載第六百五十九章 殘骨第七百二十一章 龍騎兵I型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八百五十九章 你好,世界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計劃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雲起伏第八百零七章 造訪一號沙箱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計劃第1095章 塔爾隆德商業振興計劃第1090章 展示第七百九十五章 驚喜不?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一千零二十章 湮滅力量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六百零七章 災難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象徵和儀式的力量?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術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第一百四十九章 收容第三百一十三章 見聞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一百五十七章 新時代的武裝和非主流的傳教士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五百四十五章 這才是新實驗室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二百章 符文研究院第九百五十一章 閑談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迹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找到了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三百四十二章 希望第七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成果和意想不到的……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九百六十二章 迴響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八百章 開端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