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

那是一本有著漆黑封皮的厚重大書,書皮用不知名的材質製成,光滑的如一面鏡子,其內部又有星星點點閃爍的光芒時不時浮現出來,星光遊走的軌跡讓琥珀忍不住聯想帝都街頭繁忙往來的芸芸眾生,而除此之外,這大書的封皮上看不到任何文字和符號,既沒有書名,也看不到作者。

它就這樣靜靜地躺在石砫頂部,星光遊走的封皮彷彿緊緊守護著書中的內容,石砫本身則讓人聯想到教堂或圖書館中的閱讀台……或許,它真的是這個作用?

琥珀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那規模巨大的王座,和那如同山嶽般的王座比起來,眼前這個小小的石砫和柱子上的黑皮大書幾乎可以用渺小如沙來形容……如果這是夜女士的閱讀台的話,那祂用起這東西來肯定相當不舒服……

琥珀腦袋裡不由自主地冒著不著調的聯想,但她的注意力很快便回到了那本黑皮大書上,她聽到書中再次傳來了那個蒼老溫和的聲音,聲音中帶著笑意:“是啊,我好像確實是一本書,儘管我覺得自己好像曾經是個人……人類,很奇妙吧?”

“你一直是這個樣子麼?”琥珀謹慎地詢問著問題,儘管她大致可以肯定這個古怪的地方以及這本古怪的“大書”是怎麼回事,但在情況不明的前提下,她的每一句話必須深思熟慮,“你在這個地方已經多久了?”

“一直……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變成這樣,以及什麼時候來這兒的,”那本大書中傳來的聲音笑著說道,“我在這裡已經很久很久了,但在這裡,時間的流逝非常不明顯,我並不確定自己已經在這裡滯留了多長時間……我是怎麼變成一本書的?”

書中傳來的聲音似乎有點困惑,他彷彿是回憶了一番,最後卻遺憾地歎了口氣:“完全沒有印象了。”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隨後他停頓了一下,又帶著點好奇開口:“倒是你,小姑娘,你是怎麼來這兒的?看上去你一點都不緊張慌亂……完全不像是誤入未知之地的普通人。”

“我……我情況比較特殊,”琥珀一邊斟酌一邊回應著這位“大冒險家維爾德”的問題,“我從暗影界來,多少……了解一些這個地方。”

“哦……暗影界……”書中的聲音一時間似乎有點模糊,就彷彿是大冒險家的思緒被某些突然冒出來的朦朧回憶所幹擾著,“我知道,暗影界裡總是會發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但說實話,我還從來不知道暗影界裡還會出現你這樣看上去彷彿普通人的生物,或者說……半精靈?”

這個話題繼續下去會沒完沒了,琥珀立刻趁著書中聲音暫時停頓的時機把話題的主動權拿回到了自己手上:“老先生,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麼?”

“這裡?哦,這裡是夜女士的神國,”書中的聲音立刻答道,以讓琥珀始料未及的直白態度坦然說道,“至少曾經是。”

琥珀一瞬間微微張大了眼睛——儘管她從之前的情報中就知曉了這片無邊無際的灰白沙漠可能是夜女士的神國,然而親耳聽到這個事實所帶來的衝擊還是不一樣的,緊接著她又注意到了“維爾德”所用的另一個字眼,頓時忍不住重複了一遍,“曾經是?這是什麼意思?”

“夜女士已經離開祂的神位了,離開了很多年……神國也就不再是神國,”書中的聲音緩緩說道,帶著一種感歎的語調,“祂稱這裡是錯位而被人遺忘的世界……我不太理解祂看待事物的角度,但這個說法倒是很符合事實——只是聽起來有點神神叨叨的。”

“那夜女士現在去哪了?”琥珀立刻追問著,並緊接著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巍峨的王座,王座上仍然空空蕩蕩,這片神國的主人絲毫沒有露面的跡象,“祂平常不在神國麼?”

“哦,夜女士現在不在,”維爾德的聲音即刻回答,帶著一絲困惑,“但是大部分時間祂都會在那張王座上坐著……我不知道祂去了哪裡,我只是暫時寄居此處的一個過客,可沒資格掌控此地女主人的行蹤。不過我猜她是去‘邊境’處理那邊的麻煩了……有個不速之客總在那裡搗亂,處理隨之而來的麻煩是她這些年來偶爾離開王座的主要原因……”

“邊境?麻煩?”琥珀一頭霧水,下意識地就要在這個話題上追問下去,然而在即將開口的一瞬間,一種彷彿從靈魂深處湧上來的惡寒和悚然便突然席捲了她的身心,讓她把所有的話都硬生生咽了回去,她極為不安且困惑,不知道剛才那感覺是怎麼回事,但很快她便回過味來——這是靈魂深處傳來的警示,是她“暗夜神選”的力量在提醒她規避致命的危險。

在過去人生的幾十年中,這種警示只在極罕見的情況下會出現,但事後的事實證明這每一次警示都從未出過差錯——這是她的一個小秘密,也是她堅信自己是“暗夜神選”的原因之一,而上一次這個警示發揮作用,還是在舊塞西爾領被畸變體大軍襲擊的前一刻。

那一次,源自內心的強烈預警讓她稀裡糊塗地跑進了塞西爾家族的先祖陵寢,讓她活了下來並親眼見證了這世上最大的奇蹟,這一次,這預警攔住了她即將脫口而出的追問——她一身冷汗。

不管那“邊境”和“麻煩”到底是什麼,都絕對不要問,絕對不要聽!那肯定是只要知曉了就會招來致命汙染的危險玩意兒!

“小姑娘?你在想什麼?”書中傳來的聲音將琥珀從走神狀態驚醒,大冒險家維爾德的嗓音聽上去帶著一絲關切,“你是擔心自己被困在這裡回不去麼?或許我可以幫忙……雖然我自己無法離開這地方,但像你這樣暫時誤入此地的‘訪客’要離開還是比較容易的……”

“啊,我只是有點走神,”琥珀迅速反應過來,並緊接著驚訝地看著那本黑皮大書,“啊,我剛才就想問了……除我之外也有別人曾經誤入此地?”

“有的,但那都是在我來到這裡之前發生的事——夜女士說我留在這裡的時日尚短,而外來者誤入此地的情況有時候成千上萬年也只有那麼一兩次,所以我還沒遇見過,”維爾德慢慢說道,“不過夜女士也曾告訴我該怎麼把那些誤入此地的訪客送走,以備不時之需……”

“具體該怎麼做?”琥珀好奇地問了一句。

“看到王座旁邊那根傾斜的柱子了麼?那是距離這裡最近的一座邊界信標,爬到它的最高處,往下跳就行了。”

琥珀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黑皮大書時滿臉的表情都是“我與閣下無冤無仇閣下何苦將我當成傻子”——這樣的表情顯然被那本書“看”在眼裡,從書中傳來了老人無奈的聲音:“我就知道你會是這個反應……據說曾經誤入此地的訪客也都是這個反應,但這確實是離開這處空間的唯一辦法,至少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辦法……”

這可不是唯一辦法——琥珀不由得在心裡嘀咕著,僅僅她知道的,那位目前正由維多利亞女公爵親自看護的“大冒險家莫迪爾”先生就已經連續三次進入這個世界又連續三次安然返回了,她自己更是可以通過暗影行走的方式從這裡脫離並回到現實世界,根本不用去爬什麼“邊界信標”。

但仔細想了想,她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以及莫迪爾身上的情況只能作為個例,或許……其他不小心被困在這個“錯位神國”裡的普通人真的只能通過爬到柱子上跳下去的辦法離開這個世界?

她皺起眉頭,一臉嚴肅地看向黑皮大書:“真的要爬到那座柱子上跳下去才能離開這裡?為什麼非要這麼做?”

“我不知道這裡面具體的原理,夜女士只告訴我一句話,”維爾德一邊回憶一邊說著,“她說:墜落是從夢中醒來的捷徑。”

“墜落是從夢中醒來的捷徑……夢中……”琥珀尖尖的耳朵抖了一下,臉上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這什麼意思?難道是說這裡其實只是個夢境?”

“我不知道這句話具體的意思,但這裡絕非夢境——實體的力量在這裡是生效的,夜女士曾親口說過這一點。啊……我猜夜女士提到“夢境”的原因可能和祂自己經常做夢有關?”

“夜女士經常做夢?”琥珀皺了皺眉,“這又是什麼意思?祂為什麼一直在做夢?”

“哈哈哈,這我怎麼知道?”黑皮大書中傳來了老人爽朗的笑聲,“祂就是經常做夢,有時候醒著做夢,有時候在沉睡中做夢,祂大部分時間都在做夢——而我只是寄居在這裡的一個過客,我怎麼能開口去詢問這裡的女主人為什麼要做夢呢?”

“這……好吧,倒是符合邏輯,”琥珀抓了抓頭髮,一邊把打聽到的情報仔細記下一邊思考著還有什麼可以詢問的,而就在這時,她的目光突然落在了那本黑皮大書的封面上,她對這本自稱“大冒險家維爾德”的書(亦或者這真的是維爾德“本人”?)本身產生了莫大的好奇,猶豫了幾秒鐘之後還是忍不住問道,“那個……我可以開啟你看看麼?”

書中傳來的聲音頓時有點困惑:“開啟我?”

“是的,你看,你現在的形態不是一本書麼?我就想著……”饒是以琥珀的強韌神經,在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也感覺詭異的不行,她比比劃划著,越說底氣越虛,“我就想著翻開看一眼……當然,你要是不願意那就算了,如果你覺得冒犯我還可以道歉……”

“啊不,當然不會,這沒什麼可冒犯的,我現在好像確實是一本書,嗯……一本書是可以翻開看的,”維爾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古怪,就好像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想到這方面,“真有趣,我以前竟然從沒想過這個……”

“夜女士從來沒有翻開你麼?”琥珀好奇地問道。

“當然沒有,祂的……體型比較龐大,可能不太習慣閱讀這麼小的書本吧,而且祂自己也說過,祂不怎麼喜歡看書,”維爾德隨口說著,緊接著語氣便有點躍躍欲試,“小姑娘,你不是要開啟我看看麼?我覺得你可以試試,我躺在這裡已經很多很多年了,從未被人翻開過,現在我也突然有點好奇……自己這本‘書’裡面到底都寫了什麼。”

琥珀頓時露出笑容,一邊向著那根石砫走去一邊期待地搓了搓手,嘴裡還一邊念念叨叨著:“那……我可就真的翻了啊?”

一邊說著,她的手已經放在了那本黑皮大書的封面上,一種彷彿觸摸玉石而非紙張、皮革的奇特觸感隨之傳來,她首先感覺到的便是涼,如無生命的石頭般冰涼,隨後她才小心翼翼地翻開那不斷遊走著星光的漆黑封面,這本自稱“大冒險家維爾德”的無名之書終於在她眼中翻開了第一頁。

料想之中密密麻麻的文字記錄或者神秘詭異的圖案畫像都沒有出現,泛著微微白光的紙頁上,只有幾個碩大而醒目的單詞映入了琥珀的眼帘:

小心哨兵!!

在看到這幾個單詞的一瞬間,琥珀便感覺心跳陡然加快了一點點,她感覺到這簡簡單單的字母背後彷彿隱藏著更加龐大的資訊,這些資訊試圖進入她的腦海,然而它們又好像是殘缺的,當她意識到這些資訊的存在時它們便已經煙消雲散。

她驚愕地看著眼前的字母們,愣了好幾秒鐘之後,才下意識地翻開下一頁,於是熟悉的單詞再次映入眼帘:

小心哨兵!!

她意識到了什麼,飛快地向後翻開更多書頁,於是在那每一頁裡,她果然都看到了不斷重複的警告:小心哨兵,小心哨兵!小心哨兵!!

“小姑娘,”維爾德的聲音突然從書中傳來,將琥珀從莫名緊張惶惑的狀態中驚醒過來,老人的聲音聽上去溫厚而充滿好奇,“你看到了麼?我‘身上’都寫了什麼?是我的生平?還是重要的冒險筆記?”

“小心哨兵。”

“小心哨兵?這是什麼意思?”

“裡面只有這幾個詞,”琥珀飛快地合上了書頁,就彷彿那東西燙手一樣,“老先生,你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你的書頁裡從頭到尾都在不斷重複這一句話,它聽上去像是個警告……小心哨兵!”

“我……我不記得了,”維爾德有點無措地說著,“小心哨兵?我完全沒有印象,我都不知道你說的‘哨兵’是什麼東西……”

琥珀張了張嘴,然而她更不知道該怎麼跟眼前這本“書”解釋這一切,而也就是在這時候,一陣突如其來的失重感和眩暈感席捲而來,打斷了她所有的思緒。

下一秒,她感覺自己向後倒去,並結結實實地摔在硬邦邦的地板上……

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逢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門”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九十章 嚇死我了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一百七十章 陰影中滋生第八百七十二章 轉化……完成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帶娃”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一百九十八章 技術的高度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離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三十九章 黑暗群山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九百一十二章 秋意寒涼的時節第三百八十章 蠢蠢欲動第八百七十六章 曾被放棄的土地第四百六十九章 都在前進第一百九十章 赫蒂的工作安排第五百六十章 方案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八百七十章 邁向海洋的勇氣第七百二十九章 商人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入話題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八百八十六章 新的規則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1091章 來自塔爾隆德第四百二十九章 塞西爾的“戰船”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次交談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一百三十九章 正確的路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降臨日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第六百六十一章 脫韁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七百四十章 瑞貝卡的接待風格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六百五十章 忤逆者的合作第七百二十四章 往南方去第三百零八章 關於談判第九百四十章 飛越之旅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九百二十九章 暗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二百五十四章 貝蒂努力學習中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三百八十六章 高文的備戰行動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七百零九章 地下深處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第五十三章 魔網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九百一十五章 有船自北方來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爾的調查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戰爭之神第七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成果和意想不到的……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默契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八百四十二章 另一批客人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直面思潮第九百零二章 極北之旅第一百二十一章 萬物終亡第四百一十六章 前往未知之境的人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血親第八百零二章 故人已去第六百六十八章 猜測與線索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五百九十五章 曆史的車輪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計劃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
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逢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門”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九十章 嚇死我了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一百七十章 陰影中滋生第八百七十二章 轉化……完成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帶娃”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一百九十八章 技術的高度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離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三十九章 黑暗群山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九百一十二章 秋意寒涼的時節第三百八十章 蠢蠢欲動第八百七十六章 曾被放棄的土地第四百六十九章 都在前進第一百九十章 赫蒂的工作安排第五百六十章 方案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八百七十章 邁向海洋的勇氣第七百二十九章 商人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入話題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八百八十六章 新的規則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1091章 來自塔爾隆德第四百二十九章 塞西爾的“戰船”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次交談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一百三十九章 正確的路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降臨日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第六百六十一章 脫韁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七百四十章 瑞貝卡的接待風格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六百五十章 忤逆者的合作第七百二十四章 往南方去第三百零八章 關於談判第九百四十章 飛越之旅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九百二十九章 暗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二百五十四章 貝蒂努力學習中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三百八十六章 高文的備戰行動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七百零九章 地下深處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第五十三章 魔網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九百一十五章 有船自北方來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爾的調查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戰爭之神第七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成果和意想不到的……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默契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八百四十二章 另一批客人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直面思潮第九百零二章 極北之旅第一百二十一章 萬物終亡第四百一十六章 前往未知之境的人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血親第八百零二章 故人已去第六百六十八章 猜測與線索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五百九十五章 曆史的車輪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計劃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