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

那是一本有着漆黑封皮的厚重大書,書皮用不知名的材質製成,光滑的如一面鏡子,其內部又有星星點點閃爍的光芒時不時浮現出來,星光遊走的軌跡讓琥珀忍不住聯想帝都街頭繁忙往來的芸芸衆生,而除此之外,這大書的封皮上看不到任何文字和符號,既沒有書名,也看不到作者。

它就這樣靜靜地躺在石柱頂部,星光遊走的封皮彷彿緊緊守護着書中的內容,石柱本身則讓人聯想到教堂或圖書館中的閱讀臺……或許,它真的是這個作用?

琥珀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那規模巨大的王座,和那如同山嶽般的王座比起來,眼前這個小小的石柱和柱子上的黑皮大書幾乎可以用渺小如沙來形容……如果這是夜女士的閱讀臺的話,那祂用起這東西來肯定相當不舒服……

琥珀腦袋裡不由自主地冒着不着調的聯想,但她的注意力很快便回到了那本黑皮大書上,她聽到書中再次傳來了那個蒼老溫和的聲音,聲音中帶着笑意:“是啊,我好像確實是一本書,儘管我覺得自己好像曾經是個人……人類,很奇妙吧?”

“你一直是這個樣子麼?”琥珀謹慎地詢問着問題,儘管她大致可以肯定這個古怪的地方以及這本古怪的“大書”是怎麼回事,但在情況不明的前提下,她的每一句話必須深思熟慮,“你在這個地方已經多久了?”

“一直……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爲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爲什麼變成這樣,以及什麼時候來這兒的,”那本大書中傳來的聲音笑着說道,“我在這裡已經很久很久了,但在這裡,時間的流逝非常不明顯,我並不確定自己已經在這裡滯留了多長時間……我是怎麼變成一本書的?”

書中傳來的聲音似乎有點困惑,他彷彿是回憶了一番,最後卻遺憾地嘆了口氣:“完全沒有印象了。”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隨後他停頓了一下,又帶着點好奇開口:“倒是你,小姑娘,你是怎麼來這兒的?看上去你一點都不緊張慌亂……完全不像是誤入未知之地的普通人。”

“我……我情況比較特殊,”琥珀一邊斟酌一邊迴應着這位“大冒險家維爾德”的問題,“我從暗影界來,多少……瞭解一些這個地方。”

“哦……暗影界……”書中的聲音一時間似乎有點模糊,就彷彿是大冒險家的思緒被某些突然冒出來的朦朧回憶所幹擾着,“我知道,暗影界裡總是會發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但說實話,我還從來不知道暗影界裡還會出現你這樣看上去彷彿普通人的生物,或者說……半精靈?”

這個話題繼續下去會沒完沒了,琥珀立刻趁着書中聲音暫時停頓的時機把話題的主動權拿回到了自己手上:“老先生,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麼?”

“這裡?哦,這裡是夜女士的神國,”書中的聲音立刻答道,以讓琥珀始料未及的直白態度坦然說道,“至少曾經是。”

琥珀一瞬間微微張大了眼睛——儘管她從之前的情報中就知曉了這片無邊無際的灰白沙漠可能是夜女士的神國,然而親耳聽到這個事實所帶來的衝擊還是不一樣的,緊接着她又注意到了“維爾德”所用的另一個字眼,頓時忍不住重複了一遍,“曾經是?這是什麼意思?”

“夜女士已經離開祂的神位了,離開了很多年……神國也就不再是神國,”書中的聲音緩緩說道,帶着一種感嘆的語調,“祂稱這裡是錯位而被人遺忘的世界……我不太理解祂看待事物的角度,但這個說法倒是很符合事實——只是聽起來有點神神叨叨的。”

“那夜女士現在去哪了?”琥珀立刻追問着,並緊接着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巍峨的王座,王座上仍然空空蕩蕩,這片神國的主人絲毫沒有露面的跡象,“祂平常不在神國麼?”

“哦,夜女士現在不在,”維爾德的聲音即刻回答,帶着一絲困惑,“但是大部分時間祂都會在那張王座上坐着……我不知道祂去了哪裡,我只是暫時寄居此處的一個過客,可沒資格掌控此地女主人的行蹤。不過我猜她是去‘邊境’處理那邊的麻煩了……有個不速之客總在那裡搗亂,處理隨之而來的麻煩是她這些年來偶爾離開王座的主要原因……”

“邊境?麻煩?”琥珀一頭霧水,下意識地就要在這個話題上追問下去,然而在即將開口的一瞬間,一種彷彿從靈魂深處涌上來的惡寒和悚然便突然席捲了她的身心,讓她把所有的話都硬生生嚥了回去,她極爲不安且困惑,不知道剛纔那感覺是怎麼回事,但很快她便回過味來——這是靈魂深處傳來的警示,是她“暗夜神選”的力量在提醒她規避致命的危險。

在過去人生的幾十年中,這種警示只在極罕見的情況下會出現,但事後的事實證明這每一次警示都從未出過差錯——這是她的一個小秘密,也是她堅信自己是“暗夜神選”的原因之一,而上一次這個警示發揮作用,還是在舊塞西爾領被畸變體大軍襲擊的前一刻。

那一次,源自內心的強烈預警讓她稀裡糊塗地跑進了塞西爾家族的先祖陵寢,讓她活了下來並親眼見證了這世上最大的奇蹟,這一次,這預警攔住了她即將脫口而出的追問——她一身冷汗。

不管那“邊境”和“麻煩”到底是什麼,都絕對不要問,絕對不要聽!那肯定是隻要知曉了就會招來致命污染的危險玩意兒!

“小姑娘?你在想什麼?”書中傳來的聲音將琥珀從走神狀態驚醒,大冒險家維爾德的嗓音聽上去帶着一絲關切,“你是擔心自己被困在這裡回不去麼?或許我可以幫忙……雖然我自己無法離開這地方,但像你這樣暫時誤入此地的‘訪客’要離開還是比較容易的……”

“啊,我只是有點走神,”琥珀迅速反應過來,並緊接着驚訝地看着那本黑皮大書,“啊,我剛纔就想問了……除我之外也有別人曾經誤入此地?”

“有的,但那都是在我來到這裡之前發生的事——夜女士說我留在這裡的時日尚短,而外來者誤入此地的情況有時候成千上萬年也只有那麼一兩次,所以我還沒遇見過,”維爾德慢慢說道,“不過夜女士也曾告訴我該怎麼把那些誤入此地的訪客送走,以備不時之需……”

“具體該怎麼做?”琥珀好奇地問了一句。

“看到王座旁邊那根傾斜的柱子了麼?那是距離這裡最近的一座邊界信標,爬到它的最高處,往下跳就行了。”

琥珀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黑皮大書時滿臉的表情都是“我與閣下無冤無仇閣下何苦將我當成傻子”——這樣的表情顯然被那本書“看”在眼裡,從書中傳來了老人無奈的聲音:“我就知道你會是這個反應……據說曾經誤入此地的訪客也都是這個反應,但這確實是離開這處空間的唯一辦法,至少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辦法……”

這可不是唯一辦法——琥珀不由得在心裡嘀咕着,僅僅她知道的,那位目前正由維多利亞女公爵親自看護的“大冒險家莫迪爾”先生就已經連續三次進入這個世界又連續三次安然返回了,她自己更是可以通過暗影行走的方式從這裡脫離並回到現實世界,根本不用去爬什麼“邊界信標”。

但仔細想了想,她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以及莫迪爾身上的情況只能作爲個例,或許……其他不小心被困在這個“錯位神國”裡的普通人真的只能通過爬到柱子上跳下去的辦法離開這個世界?

她皺起眉頭,一臉嚴肅地看向黑皮大書:“真的要爬到那座柱子上跳下去才能離開這裡?爲什麼非要這麼做?”

“我不知道這裡面具體的原理,夜女士只告訴我一句話,”維爾德一邊回憶一邊說着,“她說:墜落是從夢中醒來的捷徑。”

“墜落是從夢中醒來的捷徑……夢中……”琥珀尖尖的耳朵抖了一下,臉上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這什麼意思?難道是說這裡其實只是個夢境?”

“我不知道這句話具體的意思,但這裡絕非夢境——實體的力量在這裡是生效的,夜女士曾親口說過這一點。啊……我猜夜女士提到“夢境”的原因可能和祂自己經常做夢有關?”

“夜女士經常做夢?”琥珀皺了皺眉,“這又是什麼意思?祂爲什麼一直在做夢?”

“哈哈哈,這我怎麼知道?”黑皮大書中傳來了老人爽朗的笑聲,“祂就是經常做夢,有時候醒着做夢,有時候在沉睡中做夢,祂大部分時間都在做夢——而我只是寄居在這裡的一個過客,我怎麼能開口去詢問這裡的女主人爲什麼要做夢呢?”

“這……好吧,倒是符合邏輯,”琥珀抓了抓頭髮,一邊把打聽到的情報仔細記下一邊思考着還有什麼可以詢問的,而就在這時,她的目光突然落在了那本黑皮大書的封面上,她對這本自稱“大冒險家維爾德”的書(亦或者這真的是維爾德“本人”?)本身產生了莫大的好奇,猶豫了幾秒鐘之後還是忍不住問道,“那個……我可以打開你看看麼?”

書中傳來的聲音頓時有點困惑:“打開我?”

“是的,你看,你現在的形態不是一本書麼?我就想着……”饒是以琥珀的強韌神經,在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也感覺詭異的不行,她比比劃划着,越說底氣越虛,“我就想着翻開看一眼……當然,你要是不願意那就算了,如果你覺得冒犯我還可以道歉……”

“啊不,當然不會,這沒什麼可冒犯的,我現在好像確實是一本書,嗯……一本書是可以翻開看的,”維爾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古怪,就好像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想到這方面,“真有趣,我以前竟然從沒想過這個……”

“夜女士從來沒有翻開你麼?”琥珀好奇地問道。

“當然沒有,祂的……體型比較龐大,可能不太習慣閱讀這麼小的書本吧,而且祂自己也說過,祂不怎麼喜歡看書,”維爾德隨口說着,緊接着語氣便有點躍躍欲試,“小姑娘,你不是要打開我看看麼?我覺得你可以試試,我躺在這裡已經很多很多年了,從未被人翻開過,現在我也突然有點好奇……自己這本‘書’裡面到底都寫了什麼。”

琥珀頓時露出笑容,一邊向着那根石柱走去一邊期待地搓了搓手,嘴裡還一邊念念叨叨着:“那……我可就真的翻了啊?”

一邊說着,她的手已經放在了那本黑皮大書的封面上,一種彷彿觸摸玉石而非紙張、皮革的奇特觸感隨之傳來,她首先感覺到的便是涼,如無生命的石頭般冰涼,隨後她才小心翼翼地翻開那不斷遊走着星光的漆黑封面,這本自稱“大冒險家維爾德”的無名之書終於在她眼中翻開了第一頁。

料想之中密密麻麻的文字記錄或者神秘詭異的圖案畫像都沒有出現,泛着微微白光的紙頁上,只有幾個碩大而醒目的單詞映入了琥珀的眼簾:

小心哨兵!!

在看到這幾個單詞的一瞬間,琥珀便感覺心跳陡然加快了一點點,她感覺到這簡簡單單的字母背後彷彿隱藏着更加龐大的信息,這些信息試圖進入她的腦海,然而它們又好像是殘缺的,當她意識到這些信息的存在時它們便已經煙消雲散。

她驚愕地看着眼前的字母們,愣了好幾秒鐘之後,才下意識地翻開下一頁,於是熟悉的單詞再次映入眼簾:

小心哨兵!!

她意識到了什麼,飛快地向後翻開更多書頁,於是在那每一頁裡,她果然都看到了不斷重複的警告:小心哨兵,小心哨兵!小心哨兵!!

“小姑娘,”維爾德的聲音突然從書中傳來,將琥珀從莫名緊張惶惑的狀態中驚醒過來,老人的聲音聽上去溫厚而充滿好奇,“你看到了麼?我‘身上’都寫了什麼?是我的生平?還是重要的冒險筆記?”

“小心哨兵。”

“小心哨兵?這是什麼意思?”

“裡面只有這幾個詞,”琥珀飛快地合上了書頁,就彷彿那東西燙手一樣,“老先生,你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你的書頁裡從頭到尾都在不斷重複這一句話,它聽上去像是個警告……小心哨兵!”

“我……我不記得了,”維爾德有點無措地說着,“小心哨兵?我完全沒有印象,我都不知道你說的‘哨兵’是什麼東西……”

琥珀張了張嘴,然而她更不知道該怎麼跟眼前這本“書”解釋這一切,而也就是在這時候,一陣突如其來的失重感和眩暈感席捲而來,打斷了她所有的思緒。

下一秒,她感覺自己向後倒去,並結結實實地摔在硬邦邦的地板上……

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眼神與配合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答案第四百五十四章 維爾德的先祖陵寢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緊迫第四百零一章 追擊和逃亡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他們所透露的情報第四百七十章 瑪麗和丹尼爾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歷史第一千零六十章 關於元素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五百一十七章 皮特曼的協助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九百九十五章 賭徒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七百八十八章 異國他鄉第七百八十章 “刪除”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突然,很突然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絡入侵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八十章 魔法的本質以及藝術的鳴響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下魚了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六百一十五章 突圍與火力支援第八百八十六章 新的規則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危險性評估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三百四十六章 技術移民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九百一十八章 嘯叫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一場旅行的結束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1081章 哨站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八百九十二章 雙重鎖鏈第七百一十二章 植物第四百三十九章 騎士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兩個方案第七百九十六章 合作的條件第四十一章 寶庫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超凡異象第1086章 閉環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四百九十五章 怪物的終結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光明廳第八百六十二章 新苗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希望和未來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輝光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歷史殘痕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真理的面紗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石堆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乍現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五百三十五章 風雲人物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天文臺第九百一十七章 併網之日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總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豐的發展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捕獲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援助第一百一十四章 提豐陰雲
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眼神與配合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答案第四百五十四章 維爾德的先祖陵寢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緊迫第四百零一章 追擊和逃亡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他們所透露的情報第四百七十章 瑪麗和丹尼爾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歷史第一千零六十章 關於元素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五百一十七章 皮特曼的協助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九百九十五章 賭徒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七百八十八章 異國他鄉第七百八十章 “刪除”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突然,很突然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絡入侵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八十章 魔法的本質以及藝術的鳴響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下魚了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六百一十五章 突圍與火力支援第八百八十六章 新的規則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危險性評估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三百四十六章 技術移民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九百一十八章 嘯叫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一場旅行的結束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1081章 哨站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八百九十二章 雙重鎖鏈第七百一十二章 植物第四百三十九章 騎士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兩個方案第七百九十六章 合作的條件第四十一章 寶庫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超凡異象第1086章 閉環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四百九十五章 怪物的終結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光明廳第八百六十二章 新苗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希望和未來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輝光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歷史殘痕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真理的面紗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石堆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乍現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五百三十五章 風雲人物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天文臺第九百一十七章 併網之日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總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豐的發展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捕獲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援助第一百一十四章 提豐陰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