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

直接接觸暗影沙塵。

琥珀這麼做當然不是單純的頭腦發熱,她平日裡的性格雖然又皮又跳,但慫的力度更是超乎眾人,珍愛生命遠離危險是她這麼多年來的生存準則——如果沒有一定的把握,她可不會隨隨便便接觸這種來路不明的玩意兒。

這些暗影沙塵別人已經接觸過了,不管是最初將他們帶出來的莫迪爾本人,還是之後負責收集、運送樣本的維多利亞和瑪姬,他們都已經碰過這些沙子,而且之後也沒表現出什麼異常來,事實證明這些東西雖然可能與神明有關,但並不像其他的神明遺物那樣對普通人具備危害,碰一碰想來是沒什麼問題的。

腦海裡飛快地轉過了這些想法,琥珀的手指已經接觸到了那灰白色的沙粒——如此渺小的東西,在手指上幾乎沒有產生任何觸感。

琥珀眨了眨眼,看著自己的指尖,一粒小小的沙子粘在她的皮膚上,那灰白色的邊緣彷彿霧氣般抖動著在指尖蔓延。

“還真沒什麼反應啊……”她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隨手將沙子抖落,懶洋洋地向後靠去——然而預料中靠在椅子背上的觸感並未傳來,她只感覺自己突然失去了重心,整個身子都向後倒去,身子下面的椅子也突然消失不見——眼前的一切事物都錯亂抖動起來,而這一切都來得極快,她甚至來不及驚呼出聲,便感覺自己結結實實地摔在了一片沙地上。

“哎媽呀……”直到這時候琥珀的驚呼聲才遲半拍地響起,短促的驚叫在一望無垠的空曠沙漠中傳出去很遠。

乾燥的微風從遠方吹來,身子底下是沙塵的質感,琥珀瞪大了眼睛看著周圍,看到一片無邊無際的灰白色沙漠在視線中延伸著,遠方的天空則呈現出一片蒼白,視野中所見到的一切事物都只有黑白灰三種色調——這種景色她再熟悉不過。

“額……”琥珀從地上爬了起來,那些灰白色的沙粒從她身上紛紛掉落,她在原地愣了一下,才無比心虛地嘀咕起來,“今天是不是不宜作死來著……”

雖然嘴裡這麼嘀咕著,她臉上的緊張神色卻略有消散,因為她發現那種熟悉的、能夠在暗影界中掌控自身和周圍環境的感覺一如既往,而來自現實世界的“連接”也不曾斷開,她仍然可以隨時返回外面,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甚至覺得自己對暗影力量的感知與掌控比平常更強了許多。

再加上這裡的環境確實是她最熟悉的暗影界,自身狀態的良好和環境的熟悉讓她迅速冷靜下來。

只不過冷靜歸冷靜,她心底裡的緊張警惕卻一點都不敢消減,她還記得瑪姬帶來的情報,記得對方關於這片灰白色沙漠的描述——這地方極有可能是暗影女神的神國,哪怕不是神國也是與之相似的異空間,而對於凡人來講,這種地方本身就意味著危險。

這種危險是神性本質造成的,與她是不是“暗影神選”無關。

琥珀深深吸了口氣,對自己“暗影神選”的認知一如既往堅定不移,隨後她開始環視四周,嘗試在這片廣袤的沙漠上找到瑪姬所描述的那些東西——那座如山般巨大的王座,或者遠方黑色剪影一般的城市廢墟。

然而她環視了一圈,視線中除了灰白色的沙子以及一些散布在沙漠上的、嶙峋怪異的黑色石頭之外根本什麼都沒發現。

“奇怪……”琥珀忍不住小聲嘀咕起來,“瑪姬不是說這裡有一座跟山一樣大的王座還是祭壇什麼的麼……”

她話音剛落,便聽到風聲驟起,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狂風突然從她面前席捲而過,滔天的灰白色沙塵被風捲起,如一座騰空而起的山峰般在她面前轟隆隆碾過,這遮天蔽日的可怕景象讓琥珀瞬間“媽耶”一聲竄出去十幾米遠,在意識到根本跑不過沙暴之後,她直接找了個沙坑一蹲同時緊緊地抱著腦袋,而且做好了一旦沙暴真的碾壓過來就直接跑路回到現實世界的打算。

然而她並未感覺到有沙子落在自己身上,那轟隆隆的巨響來得快去得更快,片刻之後她便感覺耳邊的聲音消失了,滔天沙塵所帶來的壓迫感也隨之消失不見,她又保持抱著腦袋蹲在地上的姿勢等了好幾秒鐘,這才敢慢慢起身並轉過頭來。

她看到一座巨大的王座佇立在自己眼前,王座的底部彷彿一座坍塌傾頹的古老祭壇,一根根倒塌斷裂的巨石砫散落在王座周圍,每一根柱子都比她這輩子所見過的最粗的塔樓還要壯觀,這王座祭壇附近又可以看到破碎的石板地面和各種散落、損毀的物件,每一樣都巨大而又精美,彷彿一個被世人遺忘的時代,以支離破碎的遺產姿態呈現在她眼前。

琥珀瞪大眼睛注視著這一切,一時間甚至都忘了呼吸,過了良久她才醒過味來,並模模糊糊地意識到這王座的出現極有可能跟她剛才的“想法”有關。

“也就是說……”她低聲念叨著,慢慢轉頭看向王座的對面,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多年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賊,常年努力汲取知識以及經手神權理事會的各種情報讓她積累了廣博的神秘學知識,因此面對此刻的詭異局面,她很快便有了初步概念,“這些東西本來就在這裡,但在我意識到之前,它們對我而言是不可見的?還是說……”

她看著遠方那片一望無垠的沙漠,腦海中回憶起瑪姬的描述:沙漠對面有一片黑色的剪影,看上去像是一片城市廢墟,夜女士就彷彿永恒守望著那片廢墟般坐在傾頹的王座上……

遠方的沙漠似乎隱約發生了變化,朦朦朧朧的沙塵從地平線盡頭升騰起來,其間又有黑色的剪影開始浮現,然而就在那些影子要凝聚出來的前一刻,琥珀突然反應過來,並拚命控制著自己關於那些“城市剪影”的聯想——因為她突然記起,那裡不但有一片城市廢墟,還有一個瘋狂扭曲、不可名狀的可怕怪物!

“停停停不能想了不能想了,再想下去不知道要出現什麼玩意兒……那種東西只要看不見就沒事,只要看不見就沒事,千萬別看見千萬別看見……”琥珀出了一頭的冷汗,關於神性汙染的知識在她腦海中瘋狂報警,然而她越是想控制自己的想法,腦海裡關於“城市剪影”和“扭曲混亂之肉塊”的念頭就越是止不住地冒出來,情急之下她使勁咬了自己的舌頭一下,隨後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

“設函數y=f(x)在某區間……”

琥珀拚命回憶著自己在高文的書房裡看到那本“究極恐怖暗黑夢魘此世之暗萬世不潔觸目驚心之書”,剛剛回憶個開頭出來,便感覺自己頭腦中一片空白——別說城市剪影和不可名狀的肉塊了,她差點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呼……好險……幸好這玩意兒管用。”

半精靈小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餘悸地朝遠方看了一眼,看到那片沙塵盡頭剛剛浮現出來的陰影果然已經退回到了“不可見之處”,而這正印證了她剛才的猜測:在這個怪異的“暗影界空間”,某些事物的狀態與觀察者自身的“認知”有關,而她這個與暗影界頗有淵源的“特殊觀察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自己所能“看”到的範圍。

而對於某些與神性有關的事物,只要看不到、摸不到、聽不到,只要它不曾出現在觀察者的認知中,那麼便不會產生接觸和影響。

“不可思議……這是暗影女神的權柄?還是所有的神國都有這種特性?”

琥珀小聲嘀嘀咕咕著,其實她平常並沒有這種自言自語的習慣,但在這片過於安靜的沙漠中,她不得不依靠這種自言自語來平複自己過於緊張的心情。隨後她收回瞭望向遠方的視線,為防止自己不小心再次想到那些不該想的東西,她強迫自己把目光轉向了那巨大的王座。

在王座上,她並沒有看到瑪姬所提到的那個如山般的、站起來能夠遮蔽天空的身影。

“這裡應該就是莫迪爾在‘夢境’中看到的那個地方……”琥珀心裡犯著嘀咕,“按照瑪姬的說法,暗影女神就坐在這個王座上……祂上哪了?”

她站在王座下,吃力地仰著頭,那斑駁古老的巨石和祭壇倒映在她琥珀色的眸子裡,她獃獃地看了半晌,忍不住輕聲開口:“暗影女神……這裡真是暗影女神的神國麼?”

她看向自己身旁,一塊從某根柱子上脫落下來的破碎巨石插在附近的沙土中,巨石上還可看到線條粗大而精美的紋路,它不知已經在這裡佇立了多少年,時光的刻度在這裡似乎已經失去了作用。若有所思中,琥珀伸手摸了摸那蒼白的石塊,只感受到冰涼的觸感,以及一片……空虛。

她是暗影神選。

她曾不止一次聽到過暗影女神的聲音。

那個聲音溫暖而明快,沒有絲毫“黑暗”和“寒冷”的氣息,那個聲音會告訴她許多開心的事情,也會耐心聆聽她抱怨生活的苦惱和難處,雖然近兩年這個聲音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少,但她可以肯定,“暗影女神”帶給自己的感覺和這片荒蕪淒涼的沙漠截然不同。

這片沙漠中所縈繞的氣息……不是暗影女神的,至少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位“暗影女神”的。

但這片沙漠仍然帶給她十分熟悉的感覺,不但熟悉,還很親切。

琥珀輕輕吸了口氣,轉身向著王座的方向走去,她攀上王座底部那座傾頹祭壇周圍巨大的石塊,又越過那些石塊之間彷彿鴻溝般的巨大裂縫——這王座的規模是如此之大,以至於即便她之前就站在其基座旁邊,要真正抵達王座腳下也需要一段漫長而艱辛的攀登。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幹什麼,她覺得自己大概就只是想知道從那個王座的方向可以看到什麼東西,也可能只是想看到王座上是否有什麼不一樣的風景,她覺得自己真是膽大包天——王座的主人現在不在,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現,她卻還敢做這種事情。

但她還是堅定不移地向著王座攀爬而去,就好像那裡有什麼東西正在呼喚著她一般。

但就在她終於抵達王座腳下,開始攀爬它那遍布古老神秘紋路的本體時,一個聲音卻突然從不遠處傳來,嚇得她差點連滾帶爬地滾回原路——

“小姑娘,你在做什麼?”

琥珀頓時被嚇了一大跳,手一松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下一秒她便如受驚的兔子般驚跳起來,轉瞬間藏到了最近一塊巨石後面——她還下意識地想要施展暗影步躲入暗影界中,臨頭才想起來自己現在已經位於一個疑似暗影界的異空間裡,身邊環繞的影子只閃爍了一下,便悄無聲息地消散在空氣中。

她感覺自己心臟砰砰直跳,探頭探腦地關注著外面的動靜,不一會,那個聲音又傳入了她耳中:“小姑娘,我嚇到你了麼?”

這是個上了年紀的聲音,平緩而和藹,聽上去沒有敵意,雖然只聽到聲音,琥珀腦海中還是立刻腦補出了一位和藹老大爺站在遠處的身影,她隨即開始瑪姬提供的情報,並很快對應上了莫迪爾·維爾德在“夢境”中所聽到的那個聲音。

暗影女神不在王座上,但那個與莫迪爾一模一樣的聲音卻在?

琥珀迅速定了定神,大致確定了對方應該沒有敵意,隨後她才敢探出頭去,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小姑娘,我在這裡,看到了沒?這裡有根柱子……”

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琥珀也終於找到了聲音的源頭,她定下心神,向著那邊走去,對方則笑著與她打起招呼:“啊,真沒想到這裡竟然也能看到客人,而且看上去還是思維正常的客人,雖然聽說曾經也有極少數智慧生物偶爾誤入此處,但我來這裡以後還真沒見過……你叫什麼名字?”

“琥珀,”琥珀隨口說道,緊盯著那根只有一米多高的石砫的頂部,“你是誰?”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你可以叫我維爾德,”那個蒼老而和藹的聲音樂呵呵地說著,“一個沒什麼用的老頭子罷了。”

琥珀輕輕吸了口氣,絲毫沒敢放鬆:“莫迪爾·維爾德?你是那位大冒險家麼?”

“我不知道你說的莫迪爾是什麼,我叫維爾德,而且確實是一個冒險家,”自稱維爾德的大冒險家頗為愉快地說道,“真沒想到……難道你認識我?”

“我不認識你,但我知道你,”琥珀謹慎地說著,隨後抬手指了指對方,“而且我有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是一本書?”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著的盡頭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七百一十章 沉睡中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起航者的“忤逆”第八十四章 更多的……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國時代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次運轉的戰爭機器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第四百章 尚未結束的戰爭第七十六章 藝術的第一步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四百六十五章 逆潮之戰第五十八章 諾裡斯的故事第五百七十一章 開拓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六十八章 德魯伊?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沙塵的記憶第五百七十七章 前往廢土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邀請與會面第八百九十三章 鎖鏈兩端第二百六十八章 惡化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九百一十六章 三方接觸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特殊的會面第三百八十一章 改變曆史的一天第三百五十六章 冬雪消融第六百四十四章 人心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五百九十五章 曆史的車輪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為人知的龍族社會第一千零五章 棋盤第八百一十一章 捕食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九百七十二章 龍神的最後一個問題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五百零九章 高文的替代方案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戰爭之神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警兆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四百七十一章 丹尼爾的聯絡第八百一十一章 捕食第八百零八章 神明已死第五百八十六章 網路會議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五百四十章 技術向前延伸第八百二十四章 染色第四百八十章 吉普莉的新任務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大死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北方的冒險者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九百三十三章 再次邀請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七百七十章 高文的思路第二百三十五章 門的異動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八百六十一章 複生第四百零三章 收編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後的倖存者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孩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路入侵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六百三十五章 國王第六百四十二章 禮物和選擇第八百六十四章 一個終點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著的盡頭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七百一十章 沉睡中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起航者的“忤逆”第八十四章 更多的……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國時代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次運轉的戰爭機器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第四百章 尚未結束的戰爭第七十六章 藝術的第一步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四百六十五章 逆潮之戰第五十八章 諾裡斯的故事第五百七十一章 開拓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六十八章 德魯伊?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沙塵的記憶第五百七十七章 前往廢土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邀請與會面第八百九十三章 鎖鏈兩端第二百六十八章 惡化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九百一十六章 三方接觸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特殊的會面第三百八十一章 改變曆史的一天第三百五十六章 冬雪消融第六百四十四章 人心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五百九十五章 曆史的車輪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為人知的龍族社會第一千零五章 棋盤第八百一十一章 捕食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九百七十二章 龍神的最後一個問題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五百零九章 高文的替代方案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戰爭之神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警兆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四百七十一章 丹尼爾的聯絡第八百一十一章 捕食第八百零八章 神明已死第五百八十六章 網路會議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五百四十章 技術向前延伸第八百二十四章 染色第四百八十章 吉普莉的新任務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大死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北方的冒險者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九百三十三章 再次邀請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七百七十章 高文的思路第二百三十五章 門的異動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八百六十一章 複生第四百零三章 收編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後的倖存者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孩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路入侵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六百三十五章 國王第六百四十二章 禮物和選擇第八百六十四章 一個終點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