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

恩雅的猜測讓高文真正意識到了逆潮之塔發生異變最嚴重的後果會是什麼。

不僅僅是汙染擴散,不僅僅是逆潮的力量向外界蔓延,而是逆潮將成為一個真正的神明,一個完整的,徹底掙脫了封印與胚胎狀態的神明,而且祂還將不受任何來自神職的束縛,也不受“保護凡人”這條準則的約束,往常所用的削弱神力、隔斷思潮、禁錮神性之類的手段在這樣一個“完整之神”面前將毫無作用!

“一個不受控的神將在世間遊走,祂沒有任何良知與善惡,而且極有可能滿腔仇恨……”金色巨蛋中傳來了恩雅低沉的聲音,她所描述的那番景象,即便是高文聽著都感覺毛骨悚然。

但很快,恩雅的語氣又微微一轉:“當然,這一切都是最糟糕的猜想,沒有任何實際證據能證明逆潮真的可以汙染夜女士——而且從莫迪爾·維爾德所帶回來的暗影沙塵也可以判斷,夜女士的力量仍然是穩定且純粹的,祂還沒有受到任何侵染……”

“但莫迪爾·維爾德這條‘紐帶’身上所發生的異象是貨真價實的,”高文沉聲說道,“或許一切尚未發生,或許一切只在早晚。”

他的思緒飛快運轉著,開始努力構思應該如何將這危機消弭於無形,而他並沒有思考多久,因為在很久以前,他便曾經和恩雅討論過一個“終極方案”。

“……看來我還是要考慮一下之前提過的軌道墜毀計划了,”高文輕輕歎了口氣,語氣中有些無奈,“只有起航者的遺產才可能真正徹底摧毀那座塔……”

所謂的“軌道墜毀計劃”,便是將位於軌道上的一部分起航者衛星和小型空間站變軌至指定地點,通過軌道廢棄協議將其定向墜落至行星表面——在完全關閉所有安全協議的情況下,這些從天而降的太空垃圾將產生堪比隕石墜落的恐怖威力,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些廢棄設施中殘存的能源和武器彈藥將在墜毀過程發生殉爆,按照恩雅當初的說法,這些來自起航者的遺產在爆炸時產生的衝擊是摧毀其他起航者遺產的唯一手段。

在塔爾隆德“成年禮”之前,高文曾將這一手段當做威懾龍神的殺手鐧,而在那之後,在他與“重生”的龍神討論起逆潮之塔時,“軌道墜毀計劃”被再度提起,並被視作了摧毀逆潮之塔的備選方案,只不過……這個備選方案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下定決心去實行的。

那些古老失修的太空設施無法精準墜落,而且它們在墜毀之後產生的衝擊絕不會僅僅破壞掉一座“小小的”逆潮之塔——即便在最佳情況下,軌道墜落所產生的破壞也將橫掃塔爾隆德的西海岸以及相當一部分內陸區域,而在那些地方……可能仍舊有倖存者聚落在廢土中苦苦求生,等待支援。

一次軌道墜落,就意味著要犧牲掉那些已經堅持到了今天的倖存者——他們從對抗神災的“成年禮”中存活了下來,卻將因“大局為重”而變成衛星殉爆下的一律塵埃,甚至連後世的曆史書中……都不會留下這些犧牲者的名字。

孵化間中安靜下來,良久之後高文才再度開口:“從來自聯盟的援助到位之後,塔爾隆德方面就已經開始加大投入派出遠征軍,沿著海岸線向西搜索倖存者聚落,他們派往逆潮之塔附近的監控人員也在西海岸一帶進行了有限的活動,在過去兩個月裡,一直有大大小小的倖存者聚集地被發現……你當初說你在攻擊這些地方的時候沒有留手,不會有多少倖存下來的龍族,但事實證明……求生是生命的本能,這一點在巨龍身上也不例外。”

“但如果逆潮之神真的存在脫離收容的可能……”恩雅輕聲說道,“龍族整體都有可能是祂的‘複仇對象’,無論是西海岸的倖存者,還是別的龍族,甚至整個世界上所有的凡人種族……都只會迎來更大的犧牲。”

wWW ▲TTKдN ▲¢ Ο

“我明白,所以我會做好執行軌道墜毀計劃的一切準備,但除非別無選擇,它永遠都只會是個計劃,”高文沉聲說道,“我會……親自去確認逆潮塔內的情況。”

“……這很危險,即便你很特殊,即便你在正常情況下能夠抵禦這個世界上所有神明的精神汙染,我也不敢保證這份特殊在逆潮面前同樣生效,”恩雅的語氣格外鄭重,其蛋殼表面的符文幾乎完全停止了遊走,“坦白說……我不認為這是個明智的選擇,你對這個世界而言有著更重要的意義,逆潮失控雖然是一場浩劫,但此刻的聯盟若失去了你,同樣是一場災難。”

“別說的好像我這就是準備去送死一樣,”高文忍不住笑了一笑,隨後輕輕搖頭,“而且你不久前還說欣賞我這種不沉溺於過往功勞,在可以享受成就時仍然願意以身犯險的精神來著……”

“剛才那是從朋友角度出發的誇讚,現在這是從朋友角度出發的擔心,這並不矛盾,”恩雅語氣十分淡然,“我這一百八十七萬年來只有你這麼一個朋友。”

“……我會謹慎的,”高文收斂起了臉上笑意,鄭重其事地說道,“雖然我知道在這件事上‘謹慎’不一定夠用,但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我也只能盡量謹慎。”

金色巨蛋中傳來的聲音帶著笑意:“那我祝你一切順利——雖然如今我的‘祝福’已經沒什麼作用,但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我也只能祝你順利。”

說到這她突然頓了一下,彷彿想起什麼似的又說道:“啊,或許我還能做些別的來為你這次‘冒險’踐行……”

聽著恩雅這後半句話裡隱隱浮現出的興緻,高文心中瞬間激靈一下子,就感覺自己腦門上彷彿冒出了個“危”字,臉色頓時微變:“你什麼意思……”

“要不要嘗試嘗試我最近新調配出來的飲品?”恩雅的語調上揚起來,如果她的蛋殼能有表情,那現在一定充滿了笑容,“我又調整了一下配方,緩和了幾種主要成分,或許不會再像上次那樣有過強的刺激——這次絕對是真正的自信之……”

高文不等這蛋把話說完便騰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邁步就往門口走去:“我突然想起今天下午還有個會要開,下次再議下次再議……”

他閃人速度飛快,話音剛落人便已經到了走廊上,恩雅在後面想攔都沒來得及開口,便只看到不遠處已經只剩下個空蕩蕩的門口,兩秒鐘後,那金色巨蛋中才傳來一聲遺憾的歎息:“哎……我這次確實是挺有自信的啊,難道是上次的刺激太過了?”

說話間她突然看到門外的走廊上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認真觀察才發現那是一段帶著細密鱗片和漂亮花紋的蛇尾,她頓時從失落中擺脫出來,高聲招呼著門外路過的海妖小姐:“提爾小姐!”

走廊上的蛇尾晃了一下,停止向前拱動的步伐,片刻之後一個腦袋從孵化間的大門探了進來,提爾好奇地看著正沐浴在燈光下的金色巨蛋:“恩雅女士,你找我?”

“是的,提爾小姐,”恩雅笑著說道,“我這裡有些好東西,你要進來嘗嘗麼?”

“好東西?嘗嘗?!”提爾頓時眼睛一亮,整根蛇都瞬間精神起來,她身子一拱就鑽進了孵化間,同時手中不知何時已經用水元素凝聚出了一副亮晶晶的刀叉,隨後舉著刀叉便朝房間中央的金色巨蛋拱去,臉上笑容格外燦爛,“你終於想明白了?那太好了,我跟你保證,就一口絕對不會疼的,我牙口好的很,而且你一會就長好了……”

實話實說,她挂念這間房間裡這顆香氣撲鼻的“茶葉蛋”那真不是一天兩天了,自從恩雅入住的那天起,提爾心中就已經為這位新鄰居準備好了刀叉和餐盤,然而她們之間的交涉一直都不順利,海妖小姐也只好把食慾壓制到了今天,但萬萬沒想到……食物也有突然想開的一天啊!

不過她的興奮只持續了一下子便被恩雅無情打斷,一股無形的力量推著她,讓她再難向前,同時金色巨蛋中則傳來了有些驚訝有些無奈又有點緊張的聲音:“停一下,提爾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擦擦嘴角,我是想讓你嘗別的東西!”

提爾整根蛇都盤了起來,在那道無形力量形成的屏障面前使勁往前拱著,一邊拱一邊費勁地開口:“啊?那你叫我進來……”

“我想讓你試試這個,”恩雅一邊說著,一邊操控魔力托舉起了不遠處置物架上的幾個容器,她輕車熟路地將容器中的液體混合,最後在一個杯子中倒入了滿滿一杯不斷冒著氣泡的黑褐色溶液,“這是我新調製的飲料,但一時間找不到人願意嘗試……”

“啊……原來就是這個啊,”提爾頓時泄了氣,軟趴趴地臥到地上,但很快她的目光又落在那杯正漂浮在半空的液體上面,眼神中稍微有了一點興趣,“不過既然這東西是你親手做的,那說不定對我們海妖而言味道還不錯?”

“你可以嘗嘗看,”恩雅笑意十分明顯,“我很有自信。”

提爾狐疑地看了眼前的金色巨蛋一眼,片刻後猶豫之色終於退去,她伸手接過那朝著自己飄來的杯子,認真看了看裡面冒著氣泡的液體,終於深吸一口氣,端起杯子頓頓頓地灌了下去。

“味道怎麼樣?”恩雅立刻有些緊張地盯著眼前的海妖,“是不是……”

“我覺得有點怪怪的,就好像……”提爾咂咂嘴咕噥了一句,但她話還沒說完便突然瞪大眼睛,隨後以一個十分誇張的姿勢直接原地蹦了起來,又仰面朝天地掉在地上,中間伴隨著一聲大叫,“哇——”

送福利,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然後就死了。

片刻之後,倒在地上的海妖“屍體”砰一下子變成了四散的清水,孵化間的地板濕了一大片,緊接著遠處的某個房間裡便傳來了提爾的喊叫聲,隨後又是侍女們的驚呼……

恩雅一動不動地杵在房間中央的底座上,若有所思地注視著落在地上的水杯和灑出來的一點深色溶液,輕聲嘀咕起來:“看來這個的刺激還是有點嚴重……”

……

一間陳設較為樸素的房間內,窗帘擋住了外面的光線,魔晶石燈也沒有開啟,只有些許陽光透過厚實的布料朦朦朧朧灑進室內,讓房間中維持著一種昏暗的狀態。

兩把精巧的精鋼匕首掛在門對面的牆上,一個不太大的梳妝台放在窗口旁邊,而除了幾樣簡單的護膚品之外,那梳妝台上幾乎看不到多少夫人小姐們喜愛的瓶瓶罐罐。

一個結構精巧的金屬保管盒放到了梳妝台的案頭上,伴隨著盒蓋輕巧開啟,琥珀的身影也隨之在椅子上浮現出來。

她注視著那精巧的金屬小盒,盒子底部的幾粒灰白色沙粒映在她淡金色的眸子中,在之後的整整幾分鐘裡,她都只是出神地看著這些“樣本”,眉頭時而皺起時而舒展,彷彿在仔細思索著什麼,卻又什麼都沒思索出來。

這些沙粒看上去和之前沒有絲毫變化,不管是高文還是瑪姬,甚至那位昔日的龍神,也都表示這些沙子只是死物,它們好像就只是沙子而已,頂多……帶著源自神明的特殊性罷了。

然而那種始終浮現出來的親切熟悉感卻不斷從心頭湧起,琥珀注視著這些沙子,甚至彷彿能感受到它們的……“吸引”。

這種吸引,只有她一個人能感受到。

琥珀突然感覺有些頭疼,她從高文那裡要來了一部分“樣品”想要研究研究,但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對這東西根本無從下手……這東西該怎麼研究?拿火燒一下?用酸泡一下?還是找個什麼東西砸兩下?總不能嘗嘗鹹淡吧……

帝國的情報部長苦惱地抓了抓頭髮,意識到這玩意兒並不是自己擅長的領域——這和她平日裡要處理的情報項目是截然不同的東西,那些紛繁複雜的情報雖然同樣是個難題,但其背後總有規律可循,就如細碎的拼圖一般,哪怕看上去再混亂,每一片拼圖也總有它應該在的位置,只要有充足的耐心和敏銳的觀察能力,她總能將那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拼圖碎片”組合成完整的情報然後送到高文面前,可是眼前這東西……

耐心和觀察力在這玩意兒面前毫無作用,暗影沙塵不會回應任何來自外界的刺激,她唯一擁有的,似乎就只有直覺……

直覺……

在直覺的驅使下,她終於慢慢伸出手指,輕輕觸碰了其中一粒沙。

第六百六十七章 忤逆者的長遠計劃第九百七十三章 離開與火花第二百一十八章 穿越者應有的自覺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名人名言”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槍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三百一十五章 前進一步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八百四十六章 吾道不孤第四十六章 魔法師的現狀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倫騎士的遭遇第九百三十三章 再次邀請第一百五十章 熱能射線槍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九十四章 關于軍隊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見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一百八十九章 賽琳娜·格爾分留下的影像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膽的項目第八百八十四章 邀請?第六百三十八章 最後一道牆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八百零一章 遠海探索的記錄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塔爾隆德的繁星第一百八十五章 助人魔王的理論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七百五十七章 清水之下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二百二十三章 滿天繁星的夜幕下第五百章 兩份拜訪第八百零二章 故人已去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冒險者營地第六十四章 遺迹深處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九百四十一章 龍背上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冒險精神第九百四十六章 塔爾隆德第三百二十一章 “嶄露頭角”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貝爾提拉的線索第五百四十章 技術向前延伸第七百五十九章 晉陞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四百七十四章 沒有人會停下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六百零六章 複蘇之月第六百八十七章 龍與天空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四百八十章 吉普莉的新任務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騎士的戰鬥方式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七百六十七章 神明的誕生第一百八十六章 入冬之後第八百九十章 躺屍第六百四十九章 忤逆計劃的延續第三百七十二章 在研究所的新生活第三百九十一章 戰爭降臨之日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二百五十九章 索爾德林的猶豫第八百三十七章 轉移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四百五十一章 智慧的結晶第五百五十六章 移民與逃兵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漸漸複蘇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七百九十七章 精神狀態不好第九百八十六章 回歸
第六百六十七章 忤逆者的長遠計劃第九百七十三章 離開與火花第二百一十八章 穿越者應有的自覺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名人名言”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槍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三百一十五章 前進一步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八百四十六章 吾道不孤第四十六章 魔法師的現狀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倫騎士的遭遇第九百三十三章 再次邀請第一百五十章 熱能射線槍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九十四章 關于軍隊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見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一百八十九章 賽琳娜·格爾分留下的影像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膽的項目第八百八十四章 邀請?第六百三十八章 最後一道牆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八百零一章 遠海探索的記錄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塔爾隆德的繁星第一百八十五章 助人魔王的理論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七百五十七章 清水之下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二百二十三章 滿天繁星的夜幕下第五百章 兩份拜訪第八百零二章 故人已去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冒險者營地第六十四章 遺迹深處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九百四十一章 龍背上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冒險精神第九百四十六章 塔爾隆德第三百二十一章 “嶄露頭角”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貝爾提拉的線索第五百四十章 技術向前延伸第七百五十九章 晉陞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四百七十四章 沒有人會停下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六百零六章 複蘇之月第六百八十七章 龍與天空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四百八十章 吉普莉的新任務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騎士的戰鬥方式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七百六十七章 神明的誕生第一百八十六章 入冬之後第八百九十章 躺屍第六百四十九章 忤逆計劃的延續第三百七十二章 在研究所的新生活第三百九十一章 戰爭降臨之日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二百五十九章 索爾德林的猶豫第八百三十七章 轉移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四百五十一章 智慧的結晶第五百五十六章 移民與逃兵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漸漸複蘇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七百九十七章 精神狀態不好第九百八十六章 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