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

高文沒有任何隱瞞和猶豫,將來自塔爾隆德的消息對恩雅和盤托出。

孵化間中安靜下來,高文等人一時間沒有開口,唯有恩雅蛋殼表面的淡金色符文一如既往地緩緩流轉,顯示着這位昔日的龍族衆神正陷入思考之中。

“逆潮之塔那邊……”第一個忍不住開口的是琥珀,這半精靈臉上表情顯得頗爲緊張,“該不會……”

“現在有兩件事情解釋不清,”恩雅的聲音從蛋殼中傳來,“第一,莫迪爾的特殊狀態並不像是被逆潮污染的結果,而很顯然與上古時代失蹤的暗影女神有關,逆潮與暗影女神之間能有什麼聯繫?第二,莫迪爾當年在離開逆潮之塔的時候狀態是正常的,他在那之後甚至還有許多年的冒險記錄流傳於世,而我可以肯定,他當年離開之後直到‘成年禮’的那天都不曾再返回過塔爾隆德,更不可能再度接觸逆潮之塔,所以他的詭異狀態不可能是接觸逆潮之塔的結果——那他又是在什麼地方接觸到了神明級的力量侵蝕?”

“所以我們一直懷疑這件事還和紫羅蘭有關係,”琥珀立刻說道,“那個國家神神秘秘的,給人的感覺就好像裡面藏着什麼驚天的大秘密,說實話,如果有朝一日得知那座巨大的島嶼裡藏着神明的力量我都不會奇怪——或許莫迪爾·維爾德當年就去過紫羅蘭,並在那裡受到了神明的污染,甚至和夜女士建立了連接呢?”

琥珀話音剛落,一旁的高文便微微搖了搖頭:“可惜千塔之城方面已經正式迴應了我們,他們否認莫迪爾·維爾德曾造訪過紫羅蘭。”

“這只是他們的否認而已,事實是什麼可就沒人知道了,”琥珀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莫迪爾·維爾德真是在紫羅蘭受到了污染,那這件事說不定就真的和逆潮之塔沒什麼聯繫了,我們倒是可以稍微鬆一口氣……”

一時間沒有人說話,也沒人迴應琥珀的嘀咕,直到幾秒種後,恩雅蛋殼中傳來的聲音才幽幽打破了沉默:“世事無絕對……”

“大冒險家啊……”高文突然有點頭疼地敲了敲額角,“這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職業,莫迪爾這輩子實在去過太多地方,接觸過太多可疑的東西了,以至於彷彿任何一條線索都能在他身上找到連接的地方,八竿子打不着的兩個領域在他身上都是有可能出現交集的……”

“吾友,你打算怎麼處理此事?”恩雅突然說道,“不管這一切背後是否真有什麼聯繫,至少有兩點我們是可以肯定的:逆潮之塔不能永遠放在那裡不管,而莫迪爾·維爾德身上不斷惡化的情況更是不能拖延,我們在這裡的討論無濟於事,至少應有個具體的應對出來。”

高文一時間沒有說話,他皺眉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以及權衡之中,倒是一旁的琥珀唸叨了一句:“如果能直接把那座塔炸了就好了……”

“起航者留下的東西,哪是那麼容易就能炸掉的?”高文無奈地看了這個半精靈一眼,隨後表情變得認真起來,彷彿下了什麼決斷般說道,“我可能有必要親自去一趟塔爾隆德。”

此言一出,從剛纔開始便安安靜靜站在旁邊沒開口的瑪姬頓時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陛下?您要親自前往……”

“你又要去塔爾隆德?!”瑪姬話沒說完,一旁的琥珀便跟着瞪大了眼睛,“你想清楚啊,這次去塔爾隆德可沒上次那麼安全了,而且現在洛倫這邊一大堆事,不管是聯盟各成員國的協調還是環大陸航線,還有帝國國內的事務,哪一件都是大事……”

高文不等琥珀說完便笑着搖了搖頭:“需要我去處理的每一件都是大事,但這邊的許多事情至少有人能代替我去處理——逆潮之塔那東西我可不敢讓別人去接觸。至於說安全不安全……我又不是爲了安全才做那麼多事的,更何況上次的塔爾隆德之旅……其實也沒安全到哪去,不是麼?”

一邊說着他一邊帶着笑意看了旁邊的金色巨蛋一眼,蛋殼中隨即傳來恩雅無奈的聲音:“吾友,上次我邀請你可是誠心誠意的……”

“不開玩笑地說,那時候的你本身存在就過於危險了,”高文笑着擺了擺手,隨後表情嚴肅起來,“這件事就先這麼定下,但還需要讓赫蒂和柏德文他們做一些安排,讓政務廳方面做做準備。琥珀,回去之後你負責通知一下他們,另外也做好在我離開期間妥善維持國內局勢的準備工作。”

琥珀剛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緊接着便反應過來:“啊?你這次不帶我去啊?”

“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了,”高文慢慢點了點頭,表情有些嚴肅地說道,“這次我要打交道的不再是凡間力量,你在情報和滲透方面的天賦在那邊沒有太多發揮餘地,比起帶你去塔爾隆德,我更不放心把國內的許多事情交給別人。”

“……好吧,”琥珀想了想,覺得高文說的有道理,但耳朵還是稍微有點耷拉下來,“那就聽你的。”

……

琥珀與瑪姬先行離開了,前者需要去安排她的工作,後者則經歷了從塔爾隆德到北港,再從北港到塞西爾城的長距離飛行,疲憊的身體需要一番休息,再加上兩隻雛龍被貝蒂帶走還沒回來,孵化間裡一時間便安靜下來,只剩下了恩雅與高文。

一人一蛋在這安靜的氣氛中各自思考着各自的事情,良久,高文才帶着些歉意打破沉默:“我好像每次都只有遇上麻煩的時候纔來找你。”

“和過去的日子比起來,你如今帶來的‘麻煩’對我而言只能算是調劑生活的樂趣,”恩雅語氣溫和,嗓音低沉,“你無需對此感到絲毫歉意,恰恰相反,我更樂意看到你能帶來這麼多‘麻煩’——這意味着你尚未安於現狀,意味着你仍然在朝着你那個野心勃勃的目標不斷前進。”

高文忍不住嘴角上翹:“是這樣麼?”

“當然,”恩雅笑着說道,“我對此十分欣慰,而讓我尤爲欣慰的,是你這次決定第二次親自前往塔爾隆德一事……”

高文不免有點好奇:“這有什麼特殊的麼?”

“這說明你還沒有被你自己目前所創造出的那些輝煌成就所惑,”恩雅的語氣認真起來,“而這是我一直以來最擔心的事情——當你成功讓這片土地繁榮昌盛,實現了你最初對人民的承諾,當你建立了一個聯盟,而聯盟中的數十個國家都將你視作最大的支柱;當你重啓了環大陸航線,讓這一季文明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貿易之河開始流淌;當你成功建立了神權理事會,讓世俗與神權所有的力量都爲己所用——當你做完所有這一切放在其他人身上哪怕促成一件都足以名留青史的事情之後,我很高興看到你仍然願意離開你的宮殿,親自去一片廢土上解決危機。

“我曾知曉許許多多偉大的凡人,我遍歷他們的一生,見識過他們的豐功偉績,並非沒有人像你一樣做成那些事情,但很少有人能在完成這許多偉業之後仍然願意以身犯險……有時候這並不意味着他們怯懦懈怠,有時候這只是出於穩妥的明智選擇,但平心而論,我更欣賞你的選擇……而且我相信,這並不僅僅因爲你是‘域外遊蕩者’。”

“域外遊蕩者……這個稱號確實沒多大實際意義,我只是個旅行者,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要去哪裡,”高文有點自嘲地笑了一下,“但既然我的這一站是在這裡,那我就得好好做完自己當初承諾過的事情,再說了……這個世界如此危險,我可不敢隨便懈怠。”

說到這,他略微頓了一下,才露出鄭重其事的表情看向恩雅:“你跟我說實話,關於逆潮之塔……你是不是也在擔心那裡面的污染其實已經……”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剛纔那個龍裔小姑娘在這裡,我不希望自己的話讓她過於緊張,”恩雅蛋殼表面的金色符文減緩了遊走的速度,“……就像你猜測的,我確實懷疑逆潮之塔內部已經發生了未知的變化。”

高文立刻說道:“現在不是還沒有證據證明莫迪爾·維爾德身上的異象就和逆潮的污染有關麼?雖然他確實是在靠近逆潮之塔後纔出現了被古神力量追逐的跡象,但那追逐他的古神顯然是夜女士,而不是逆潮……”

“我擔心的正是這一點,”恩雅打斷了高文的話,“莫迪爾最有可能受到神明污染的契機就是當初踏入逆潮之塔的經歷,然而如今纏上他的卻是已經失蹤一百八十多萬年的暗影女神,這纔是我最擔心的地方。”

高文心中瞬間冒出了一個可怕的猜想:“你的意思是……”

“逆潮……是有可能污染神明的,”恩雅嗓音低沉,緩緩說出了一個讓高文目瞪口呆的真相,“甚至更直接地說,逆潮污染神明的傾向可能比污染凡人的傾向更加明顯。”

“污染神明的傾向?!”高文瞪大了眼睛,“它爲什麼會有這種性質?它的主要特性不是向凡人灌輸禁忌知識麼?”

恩雅的聲音從蛋殼中響起:“向凡人灌輸禁忌知識是逆潮那未成形的‘神職’,是祂的神性體現,可你不要忘了,逆潮最初是在什麼基礎上誕生出來的。”

“逆潮誕生的基礎……”高文略一思考便明白了恩雅的言下之意,“你是說……起航者的遺產?”

“逆潮的本質是起航者遺產的‘神化產物’,而起航者留下的遺產……有一個最大的‘使命’就是對付這顆星球上的衆神,”恩雅不緊不慢地說着,“這項‘使命’極有可能會隨着起航者遺產的‘神化’而成爲逆潮的本質之一,從而讓祂具備了追逐並侵染神明的傾向。”

高文終於完全明白了恩雅的擔憂:“所以……你在得知莫迪爾的詭異情況之後最擔心的是逆潮已經找到了躲藏起來的夜女士,並盯上了那位上古神明?”

“夜女士和這個世界的聯繫已經斷絕一百八十多萬年,如此漫長的時間,足以讓曾經無比強大的古神衰弱下來,如果逆潮想要找一個合適的獵物,那麼夜女士顯然是最佳選項,其次,夜女士在現世中已經沒有真正的信徒和使者,這也就意味着哪怕祂出了什麼狀況,世人也不會有所察覺,其他神明更不會通過遍佈世間的‘信徒之眼’瞭解到有一個古老神明遭了逆潮的暗算,這是一個不會打草驚蛇的‘獵物’……”

聽着恩雅嗓音低沉的分析,高文感覺自己額角已經有了幾滴冷汗,但疑問也同時從他心中冒了出來:“等等,你不是說過那個所謂的‘逆潮之神’並沒有完整的理智麼?連理智都沒有,祂能做出這麼複雜的判斷和安排?”

“逆潮確實沒有完整的理智,所以祂不會制定太過複雜的計劃,但祂會遵循本能,去尋找讓自己脫困或變強的途徑,而神明的本能……”恩雅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索着用什麼樣的語言能更簡明易懂地解釋這個概念,“神明的本能是一種比凡人的本能更復雜的東西,它有時候會直接指向一個‘成功的結果’,而爲了實現這個成功的結果,神明無需思考過程便可以做出一系列的行動——這本質上是爲了滿足‘響應信徒願望’這一條件而出現的機制,但在某些情況下,它也可以讓逆潮在本能的驅使下完成一次完美的‘捕食’。”

“這豈不是說那位暗影女神正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高文頓時有點緊張,“所以莫迪爾被暗影女神的力量追逐,真實原因極有可能是因爲逆潮的污染以他爲跳板連接到了夜女士的‘藏身處’?他成了某種傳遞污染的介質?”

“現在你知道我最擔心的是什麼了,”恩雅沉聲說道,“一旦我的推測是真的,一旦逆潮真的污染併吞噬了一位上古神明,那麼祂就有機會完成‘蛻變’,完成祂在上古時代未能完成的最後一步‘成熟’,祂會從一個未成形的‘胚胎’變成一個成型的神明,而且這個神明是完全不受任何神職與教條約束的,也壓根沒有‘庇護凡人’的初始認知……”

高文補充了恩雅的最後一句話:“因爲需要祂去庇護的凡人……在一百多萬年前就已經滅絕了。”

恩雅嘆了口氣:“往更糟糕的方向推測一下,或許祂會殘留着一點‘庇護凡人’的本能,然後這種本能會扭曲成‘爲子民復仇’的衝動。”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凡人文明的邊緣之外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三百一十三章 見聞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羣星列席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九十三章 勝利之後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後方第九百零四章 異常記錄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線下見面第六百六十四章 故人來第四百零九章 夜幕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記載的歷史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九百三十四章 再次出現的信號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慶典之後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四百三十三章 貴族戰爭的終結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阻斷牆計劃第五百六十章 方案第三百五十章 聖光的鼓動第九百六十章 “衆神”第五百四十一章 陰影中的餘波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蔓延與陰燃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築起一座巨城第九百八十二章 “主動權”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雙簧”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二百六十七章 文明的燈光第二百二十六章 混進來一個大佬第七百六十一章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臥槽?第七百六十章 第零號項目的真相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迴響第六百五十章 忤逆者的合作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空洞軀殼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九百五十四章 各自安好第六百三十九章 援軍第六百四十章 退去的危機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五百二十二章 接待第七百三十九章 帝國的年輕人們第九百三十五章 貝爾提拉發現的線索第一百零二章 魔能引擎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三百四十章 大禮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什麼叫專業啊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一百三十二章 收益第七百三十八章 帝國學院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歷史漩渦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七百九十五章 驚喜不?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植物人大戰植物人第八百零三章 帕蒂的朋友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雷鳴與暴雨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光影的夾縫中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再度連線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術與魔法第1086章 閉環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邀請與會面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五百八十四章 暗影中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植物人大戰植物人第四十章 古老遺蹟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六百五十八章 都結束了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一百六十二章 塵埃落定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術與魔法第三百四十一章 復甦之月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漲潮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凡人文明的邊緣之外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三百一十三章 見聞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羣星列席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九十三章 勝利之後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後方第九百零四章 異常記錄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線下見面第六百六十四章 故人來第四百零九章 夜幕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記載的歷史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九百三十四章 再次出現的信號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慶典之後第八百五十一章 神的眼睛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四百三十三章 貴族戰爭的終結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阻斷牆計劃第五百六十章 方案第三百五十章 聖光的鼓動第九百六十章 “衆神”第五百四十一章 陰影中的餘波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蔓延與陰燃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築起一座巨城第九百八十二章 “主動權”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雙簧”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二百六十七章 文明的燈光第二百二十六章 混進來一個大佬第七百六十一章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臥槽?第七百六十章 第零號項目的真相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迴響第六百五十章 忤逆者的合作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空洞軀殼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九百五十四章 各自安好第六百三十九章 援軍第六百四十章 退去的危機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五百二十二章 接待第七百三十九章 帝國的年輕人們第九百三十五章 貝爾提拉發現的線索第一百零二章 魔能引擎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第三百四十章 大禮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什麼叫專業啊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一百三十二章 收益第七百三十八章 帝國學院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歷史漩渦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七百九十五章 驚喜不?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植物人大戰植物人第八百零三章 帕蒂的朋友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雷鳴與暴雨第六百九十九章 關於貨幣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光影的夾縫中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再度連線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術與魔法第1086章 閉環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邀請與會面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五百八十四章 暗影中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植物人大戰植物人第四十章 古老遺蹟第六百七十五章 遺產第二百零五章 一扇門?第六百五十八章 都結束了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一百六十二章 塵埃落定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術與魔法第三百四十一章 復甦之月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漲潮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