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

那幾粒灰白色的沙子就是瑪姬不遠萬里從塔爾隆德帶回來的“樣品”,是莫迪爾·維爾德在被古神力量追逐的過程中從“另一側”帶回來的神秘物質,它們靜靜地躺在漆黑的絨布背景中,彷彿幾粒鑲嵌在夜空中的黯淡星辰,而在它們的邊緣,一層非常細微的、彷彿擴散出去的光暈般的灰白色調延伸到了絨布上,那些灰白色調非常不明顯,如果不是仔細觀察,連高文都險些沒能分辨出。

“……就是這東西?”高文有點意外地看着盒子裡的沙粒,下意識開口說道,“看上去很不起眼……”

“是的,很不起眼,但絕對不是物質世界應有的事物,”瑪姬一臉嚴肅地說道,“我來之前維多利亞和赫拉戈爾閣下已經對這些沙粒做了一定程度的檢查,他們發現這些沙子不和任何魔法力量產生交互,不會被任何顏色侵染,用有色光源照在它們表面,它們也會永遠呈現出恆定的灰白狀態,就好像它們的本體仍然位於一個不受現實世界影響的獨立空間中,而我們所看到的只不過是它們呈現在現實世界的投影——可它們的存在卻是實打實的。”

高文嗯了一聲,片刻沉吟之後突然說道:“……維多利亞那邊在做什麼?”

“她陪在莫迪爾先生身邊——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瑪姬點頭說道,“莫迪爾先生現在的情況非常不穩定,似乎隨時都會被那個夢境拉到‘另一側’,而維多利亞與他之間的血脈聯繫似乎能夠暫時干擾這種‘牽引’,將他及時從夢境中喚醒……”

“我聽說莫迪爾身上的異常情況是從他靠近塔爾隆德之後出現的,”高文又說道,“你們有考慮過暫時讓他離開那地方麼?”

“在出發前我們和赫拉戈爾閣下商議過此事,但赫拉戈爾閣下建議我們不要草率行動,”瑪姬搖了搖頭,“神明力量是一種極端詭異難纏的‘事物’,一旦已經被神明力量糾纏上,單純依靠物理層面的‘拉開距離’是沒用的,因爲聯繫已經建立,神之力將跨越時空的阻隔——甚至在更糟糕的情況下,貿然遠離的行爲反而可能導致更嚴重的‘反噬’發生……”

“我能理解……”高文聞言輕輕點頭,“就如各個神明的信仰一般,你不信還好,一旦信了,枷鎖便隨之形成,再想脫離可就沒那麼容易了,這事情連神明自己都控制不了。”

他心中不禁有些感嘆,隨後擡頭看了琥珀一眼,卻發現這半精靈不知從什麼時候就一直在盯着那盒子裡的沙粒看,往常不管遇到什麼新鮮玩意兒都會鬧騰半天的她此刻卻安靜的出奇,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裡滿是疑惑、好奇以及若有所思相混雜的複雜神情。

他隨即聯想到了琥珀的“出身”,聯想到了這半精靈與暗影界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語氣中不免有些關心:“怎麼?看到這些東西之後會不舒服麼?”

“不……那倒沒有,”琥珀終於從沉思中驚醒,聽到高文的話之後趕緊搖了搖頭,“只是感覺……有點莫名的熟悉和親切,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便一直和這些東西接觸似的……”

“那你的感覺恐怕是對的,”高文輕輕點了點頭,“這東西極有可能來自暗影界,而暗影界……是你真正誕生的地方,或許你潛意識中還殘留了一些當初的記憶吧。”

琥珀不置可否地哦了一聲,撓着頭髮沒再吭聲——人造人三十六號,這是她看似半精靈的外表下所隱藏的真實出身,作爲古代剛鐸帝國生化工程的頂尖成果,她的軀體中被塞入了一個暗影住民的靈魂,儘管她如今已經不記得自己作爲暗影住民時期的經歷,但現在看來……那些已經消失的記憶還是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些不可磨滅的投影。

瑪姬卻被高文和琥珀的交談弄的一頭霧水,她顯然不知曉帝國情報部長的“隱藏出身”,這時候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在說什麼?”

“沒什麼,一些陳年舊事罷了,”高文隨意擺了擺手,從書桌後起身並拿起了那個精緻而複雜的金屬小盒,“我已經看過樣本了,咱們這些‘外行’恐怕也分析不出什麼,該去問問真正的專家了……恩雅女士這時候在做什麼?”

琥珀一聽隨口說道:“誰知道呢?不是看報就是喝茶吧,要麼是在和人網上打牌——反正過着讓我羨慕得要死的清閒日子……”

高文聽着忍不住嘆了口氣,一邊朝門口走去一邊嘀嘀咕咕:“……別說你了,我聽着都感覺羨慕。”

穿過從書房到孵化間長長的走廊,高文一行沒過多久便來到了恩雅的門口,他們發現孵化間的大門虛掩着,裡面似乎隱約有聲音傳出——高文一開始還在好奇這個時候會是誰來拜訪這位退休的神明,但很快他便聽到孵化間裡面傳來了“嘎哦”的一聲。

他和琥珀臉上頓時便露出瞭然的笑容——退了休的家長正在帶娃.jpg。

高文上前推開了孵化間的大門,果然第一眼便看到了正趴在恩雅蛋殼上假裝佔據山峰,伸着脖子四面八方胡亂“嘎哦”的雛龍,而被雛龍趴在頭頂的金色巨蛋則穩穩當當地杵在地板上的凹槽基座中,表面淡金色符文遊走,渾身洋溢着某種懶洋洋且滿足的氣氛——隨後高文的視線又在房間裡轉了一圈,這纔看到另外一隻雛龍。

那小傢伙正看似嚴肅地蹲坐在牆角,腦袋上頂着個鐵皮的水桶,她面前的地板上放了個不知道從哪找來的鐵架子,架子上擺着一排被烤的半生不熟的烤肉,女僕長貝蒂正蹲在那烤肉架子旁邊,一臉認真地教着雛龍該怎麼正確使用香料以及該怎麼把肉真正烤熟——也不知道這教育能有幾分作用。

高文就這麼環視了一圈,臉上便不由得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該怎麼說呢,這幫傢伙的日常生活還挺豐富的……

“啊,吾友,日安,”恩雅已經注意到了門口的高文一行,她蛋殼上一邊頂着雛龍一邊用溫和而愉快的語氣打着招呼,“你還帶來了別的客人……看樣子又遇上麻煩了?”

“是啊,我來這邊基本上就是要破壞掉你的清閒日子的,”高文有點自嘲地調侃了一句,“這次我帶來了塔爾隆德傳來的新消息。”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說話間兩隻雛龍也注意到了高文和琥珀的出現,她們立刻停下玩鬧,一邊發出尖細的叫聲一邊撲騰着翅膀跑到門口,先是支棱起翅膀低下腦袋跟高文和琥珀各自“嘎哦”了兩聲,隨後才注意到站在一旁沒吭聲的瑪姬。

兩個小傢伙臉上頓時露出人性化的好奇表情,她們歪着腦袋看着眼前的“龍裔”,似乎是認出了對方身上的同類氣息,然而那氣息中卻又有些不一樣的感覺——尚不明白龍族古老歷史的雛龍們變得緊張起來,有點畏縮地收起了翅膀。

這一幕讓本來準備露出笑容上前打招呼的瑪姬頓時有些僵住,她略顯尷尬地站在門口,手臂剛剛擡起來一點角度便不知該放在何處,高文很快便注意到了這點,他立刻便想要開口緩解這有些尷尬的局面,然而就在他要打破沉默的瞬間,兩隻因緊張而後退的雛龍卻彷彿突然反應過來,發出了“嘎哦”的歡快叫聲。

她們在地板上蹦跳起來,撲騰着翅膀來到瑪姬身旁,伸出長長的脖子嘗試去蹭後者的手,瑪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兩個小傢伙纏住,她露出了手足無措的表情,同時又有點困惑地看向了房間中央那正發出淡金色輝光的“昔日神明”。

“放鬆點,她們剛纔只是覺得你有點陌生,”恩雅輕輕笑了起來,語氣輕柔溫和,“龍是永遠不會認錯自己的同類的。”

“兩個小傢伙還是沒有起名字麼?”高文看了一眼已經圍在瑪姬身旁玩鬧起來的雛龍們,突然有些好奇地問了一聲。

“還沒有,梅麗塔和諾蕾塔認爲可以等兩個小傢伙長大一點再起個正式的名字,”恩雅笑着說道,“但現在她們兩個已經有了乳名,是昨天梅麗塔剛給起的……”

“乳名?”高文一愣,嘴角忍不住翹了起來,“我還不知道這事——梅麗塔給她們起了什麼名字?”

恩雅語氣中似乎有點無奈:“梅麗和諾雷……”

高文:“……還能這麼隨便的麼!!”

“我也覺得挺隨便的,但兩個小傢伙似乎挺喜歡,”恩雅隨口說道,“我們不談這些了,你今天有正事找我,是吧?”

提到正事,高文的表情稍稍嚴肅起來,他先回頭看了正在待命的貝蒂一眼,對女僕長招招手:“你先帶兩個小傢伙出去玩吧。”

“是,陛下。”貝蒂立刻點點頭,快步走來按了按兩隻雛龍的腦袋,接着只隨口招呼了一聲,兩個貨真價實的龍便立刻聽話地跟在她身後,像兩隻被主人領回家的狗子一般離開了孵化間。

而等到貝蒂和雛龍們都離開之後,高文才來到恩雅面前,打開了一直拿在手上的金屬盒子:“你先看看這個。”

隨着那金屬盒中的灰白色沙礫顯露真容,恩雅蛋殼表面緩緩遊走的淡金色符文凝滯了一瞬間,她的語氣即刻從略帶慵懶變得極爲嚴肅起來:“你們是從哪弄到這東西的?”

看到恩雅的反應,高文便知道自己這趟是來對了。

“這東西可能來自一個失落的神國,一個正在被古神力量追逐的凡人從夢境中將它帶到了現實世界,”瑪姬立刻在一旁解釋着,“看樣子您知道這東西的來歷?”

“……這是暗影沙塵,來自夜女士賜福之地,而自從起航者離開這個世界,夜女士本體下落不明之後,這個世界上不管是現世界還是暗影界,都再也尋覓不到這種純粹的沙塵了,”嚴肅低緩的聲音從金色巨蛋中傳來,夾雜着回憶與感慨,“這些沙塵存在於光與影的交錯瞬間,是神聖的‘永恆產物’,世間所有色彩和光芒都無法改變它們在凡人眼中所呈現出的形態,而它們所到之處,便是夜女士的神國所到之處……沒錯,這東西來自一個失落的神國,這就是夜女士的神國本身。”

聽着恩雅的解釋,瑪姬表情突然一變,她瞪大了眼睛:“等等,這些沙子是夜女士的神國本身?!那我們把這東西拿出來豈不是……”

“孩子,拋開劑量談毒性可不是明智之舉,你注意到那些沙粒周圍延伸出去的灰白色澤了麼?僅憑這些已經和暗影本源中斷了聯繫的沙子,它們蔓延出去的‘神國’也就那麼點。”

“額……”瑪姬臉上頓時有點尷尬,“我剛纔過於緊張了。”

“可以理解,這畢竟和神明之力相關,而且還是一位在起航者時代便逃脫了獵殺,至今仍然下落不明的古代神祇……”恩雅悠悠說道,“我剛纔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我記得你提起過下落不明的夜女士,”高文突然在一旁插了個嘴,“你說她可能處於某種詭異的‘隱匿’狀態,你甚至可以‘感覺’到祂還活着……”

“但那是從前的‘我’,”恩雅淡淡說道,“如今我已經失去了感知另一個神明的能力,所餘下的只有幫助你們辨認這種‘遺物’所需的經驗和知識。而且即便是曾經的我……也沒辦法幫你們找到那位夜女士的下落,祂藏得很深。”

“……那有什麼可行的思路麼?”瑪姬沒有放棄,在一旁追問着,“我們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那個失落神國的線索……”

“我沒有辦法,你們剛纔提到的那個‘被古神力量追逐的凡人’恐怕是唯一的思路,”恩雅當即答道,“看你們此刻的態度……那個凡人應該很特殊?”

“……這正是我們要跟你說的另一件事情,”高文輕輕呼了口氣說道,“那個凡人你應該認識——他叫莫迪爾·維爾德,是一個在六百年前活躍過的人類冒險家,你見過他,在逆潮之塔。”

孵化間中一瞬間陷入了安靜,恩雅的蛋殼表面看不出表情,但高文幾乎能感覺到她所逸散出來的嚴肅氣息在一瞬間變得如有實質,這樣的安靜持續了幾秒種後,金色巨蛋中才傳來昔日龍神的聲音:“看樣子我當年出了極大的紕漏……逆潮之塔出什麼事了?”

正如高文所料的那樣,在聽到莫迪爾·維爾德的名字之後,恩雅第一時間便聯想到了那座起航者遺留的高塔——那是將莫迪爾和塔爾隆德,將六百年前和如今這個時代聯繫起來的關鍵樞紐,同時也是最有可能將事態導向“神明領域”的要素。

“現在還沒出事,”高文輕輕嘆了口氣,“但赫拉戈爾十分擔憂。”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先祖之峰中的魔力焦點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越過邊界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重生與復甦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信號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三百一十章 高文的改進計劃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七百六十二章 幻影小鎮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深水淺影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信差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着的盡頭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跨越光年的交談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抵達締約堡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啓程第九百四十一章 龍背上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義的暗器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他們”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七百四十三章 索林樹下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第九百六十二章 迴響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最終的答案早已揭曉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空洞軀殼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六百一十三章 起動第二百二十章 真正的謀利者第四百三十三章 貴族戰爭的終結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二百三十五章 門的異動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五百七十四章 拓路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冬日新劇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保鏢”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夜風漸涼第九百八十六章 迴歸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保存計劃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巨龍大使的假日(並不)第五百九十三章 錯位第九章 焚燒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四百六十章 心靈鋼印現象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七百一十六章 跨越七百年第五百六十九章 不徹底的方案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七百九十二章 臨近噩夢第四百九十四章 聖光怪物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跨越光年的交談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起跑第八百四十三章 計算中心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遙遠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七百八十八章 異國他鄉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九百六十六章 意外聯繫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八百四十五章 規模龐大的計劃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總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返回塞西爾第七百五十一章 成長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五百五十九章 思路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五百三十三章 安格雷織布機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輝光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副君第四百一十八章 復仇之路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先祖之峰中的魔力焦點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越過邊界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重生與復甦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信號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三百一十章 高文的改進計劃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七百六十二章 幻影小鎮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深水淺影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信差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着的盡頭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跨越光年的交談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抵達締約堡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啓程第九百四十一章 龍背上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義的暗器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他們”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七百四十三章 索林樹下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第九百六十二章 迴響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最終的答案早已揭曉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空洞軀殼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六百一十三章 起動第二百二十章 真正的謀利者第四百三十三章 貴族戰爭的終結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二百三十五章 門的異動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五百七十四章 拓路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冬日新劇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保鏢”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夜風漸涼第九百八十六章 迴歸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保存計劃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巨龍大使的假日(並不)第五百九十三章 錯位第九章 焚燒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四百六十章 心靈鋼印現象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七百一十六章 跨越七百年第五百六十九章 不徹底的方案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七百九十二章 臨近噩夢第四百九十四章 聖光怪物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跨越光年的交談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起跑第八百四十三章 計算中心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遙遠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七百八十八章 異國他鄉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九百六十六章 意外聯繫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八百四十五章 規模龐大的計劃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人生總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返回塞西爾第七百五十一章 成長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五百五十九章 思路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五百三十三章 安格雷織布機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輝光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副君第四百一十八章 復仇之路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