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

午後的花園中,高文坐在長椅上享受著這幾日難得的清靜,自臨近冬日以來,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樣享受過午後的陽光了。

那輝煌巨日高高地懸在天空,遍布淡淡木紋的巨日冠冕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高文這個世界的與眾不同,他依稀還記得,自己最初看見這輪巨日時所感受到的巨大驚愕乃至於壓抑,然而不知不覺間,這一幕景色已經深深地印在他心中,他看慣了這壯觀的“太陽”,習慣了它所帶來的光明和熱量,也習慣了這個世界的一切。

還習慣了自己身邊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人類或非人生物。

提爾把自己盤在不遠處的草坪上,享受著陽光所帶來的溫度,她的上半身則跨越了草坪和長椅間的小徑,懶洋洋地趴在高文旁邊一塊裝飾用的大石頭上,帶著一種午後慵懶(其實她任何時候都挺慵懶的)的腔調,說著發生在遠方的事情:

“基本上就這麼個情況……我們的女王和水元素主宰好好交涉了一番,如今已經定下新的契約,水元素主宰同意我們在無垠海設置一座長期哨站,用以監控深藍網道的活動……那邊如果出現了什麼異常,我會第一時間收到消息的。”

事情的進展似乎很順利,這讓高文鬆了口氣,但他在聽完提爾關於那場“交涉”的轉述之後心裡卻總有點說不出的古怪,這時候不免開口:“你們的和本地的水元素之間關係不是很緊張麼?尤其是這次的事情還很敏感,要在‘那邊’設置哨站和常駐人員……你們的女王到底是怎麼交涉成功的?”

提爾頓時露出自豪的模樣:“這你就不懂了吧——元素生物雖然記仇又頑固,但也是會講道理的,而我們的女王就最擅長跟人講道理了,她靠的是十足的誠意和談判的藝術……我聽說她為此還專門準備了一份土特產當禮物呢,不過水元素主宰被女王的語言魅力所折服,說什麼也沒收,女王就把土特產拉回去送到海鮮城了……”

高文在旁邊聽得一愣一愣的,本能地感覺這深海鹹魚說的跟實際發生的不是一個路數,尤其是裡面提到的“土特產”、“海鮮城”一聽就很可疑,但他絲毫沒有繼續打聽下去的興趣,畢竟……這可是海妖,跟這幫深海鹹魚沾邊的事情向來都是匪夷所思的。

只不過話題說到這裡,他也不免對那些發生在上古時期的事情有些興趣:“我聽說你們海妖和這顆星球本土的水元素爆發過非常激烈且長期的衝突,原因就是你們那艘飛船在迫降的時候擊穿了水元素領域的‘穹頂’?”

“誰說不是呢——這件事還是我跟你說的,”提爾歎了口氣,一臉憶往昔不堪回首的表情浮現在臉上,“事實上我們跟這顆星球的本土水元素爆發衝突的原因還不只是擊穿穹頂的問題,還因為我們在剛到這顆星球的時候不熟悉環境,再加上緊張慌亂,強行修複飛船的過程中給本土水元素們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之後他們來找我們理論,我們互相又一時間沒能準確辨認出對方也是跟自己一樣的元素生物,都以為對面的是什麼怪物,這還能不打起來麼?”

這海毛蟲一邊說著,一邊捂著腦門搖了搖頭,最後所有的感慨化作一聲歎息:“哎,我們的飛船現在還卡在水元素領域的邊界上呢……”

高文想象了一下那是怎樣的場景,又帶入元素主宰的視角回顧了這段曆史,頓時便覺得這梁子結的是不輕,而本土的水元素們毫無疑問是真正的受害者——人家好好在家待著也沒招誰沒惹誰,突然就掉下來一群天外來客把自家房頂砸了個窟窿,自己帶人去找個說法,還被當成怪物一頓胖揍,甚至哪怕時至今日,水元素主宰一抬頭還能看到當年的事故車輛有半截身子還卡在自己的房頂上頭……這都能忍下來跟海妖簽了個和平協議,那隻能說明是真的打不過……

但這種已經延續了不知多少萬年的爛賬也不是他一個外人能說清楚的事情,更何況兩撥元素生物這些年的關係也緩和了不少,他便也不好對此評論什麼,只是隨口又問了一句:“說起來……你們當年矛盾鬧那麼大,本土水元素們最後是怎麼願意跟你們和解的?”

聽到高文的問題,提爾不由得露出了有些回憶的神色,良久才慢慢開口:“我們打了很多年,可能有十幾萬年……也可能幾十萬年,元素生物的生命漫長而性格執著,發生在元素界層的戰爭又一片混亂,所以打到後來我們雙方都把那當成了一種日常活動,直到有一天,本土水元素們似乎是想要打破那漫長的僵局,便策划了一次規模極大的行動,試圖一舉摧毀安塔維恩號的防護……”

高文神情嚴肅:“規模極大的行動?”

“他們不知怎麼和風元素的主宰溫蒂達成協議,組織了一波聲勢浩蕩的聯合軍團向安塔維恩發動進攻,風暴與巨浪的力量肆虐了整片海洋,那壯絕的景象甚至讓當時的一季文明以為末日就要臨頭,”提爾語氣悠遠地講述著那古老的曆史,“我也參與了那場戰鬥,那場風暴真是讓我印象深刻——風元素大軍和水元素大軍當時甚至擠滿了所有的海溝和海底山穀……”

高文不知不覺已經聽得投入——每當聽到這樣古老的密辛時,他都會有一種彷彿在親身飛躍曆史的感覺:“那之後發生了什麼?”

提爾揚起臉,在回憶中露出了一絲笑容,她的語氣輕緩而悠然:“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帶氣兒的……”

高文:“……?”

提爾又點點頭,彷彿是在肯定什麼:“比加冰的上頭。”

高文:“……?”

他真覺得自己是吃飽了撐的,竟然還在期待這幫海妖能帶給他什麼史詩般的上古記錄——好吧,那場恐怖的元素戰爭本身可能確實是挺史詩的,但他今後算是記住了,再史詩的東西都千萬不能從海妖的視角來記錄——這幫深海鹹魚極其擅長把萬事萬物的畫風都拉到和她們一個水平……

“反正從那之後,本土水元素們就突然收斂了,他們好像是一下子認清了現實,也可能是覺得這種無休無止的戰爭對雙方都沒有益處,總之他們是終於願意停戰了,那位名叫咕嚕嚕的元素主宰主動透露了談判的意圖……”提爾卻不知道高文心中在想什麼,她的回憶已經到了尾聲,“我們當然立刻就同意了——畢竟海妖本來就不喜歡打仗,而且這件事終歸是我們理虧的,只是沒辦法,畢竟我們也不想讓自己的飛船掉下來嘛……”

高文總覺得水元素的主宰不可能叫‘咕嚕嚕’這種古怪的名字,但他這時候已經完全沒有力氣跟這個深海鹹魚繼續討論下去了。

而也就是在這時候,一個熟悉的氣息突然從附近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也打斷了他和提爾之間方向愈發詭異的交談內容。

高文抬起頭看向氣息傳來的方向,便看到一道暗淡扭曲的陰影在午後的陽光下突兀地浮現在空氣中,陰影如帷幕般張開,琥珀的身影輕巧地從裡面跳到地上,並三兩步跳到了自己面前。

“什麼情況?”他好奇地看著這個半精靈,注意到對方臉上的表情竟然有點嚴肅,“一臉嚴肅的樣子。”

“塔爾隆德那邊傳來消息了,”琥珀一開口就讓高文從略有點懶散的狀態瞬間清醒過來,“兩份——一份來自維多利亞大執政官,一份來自龍族首領赫拉戈爾。”

高文立刻在長椅上坐直了身子,無視掉已經開始在旁邊打盹的提爾,語速飛快:“先說說維多利亞的。”

“是,”琥珀點點頭,“維多利亞那邊是派瑪姬過來傳的信——她已經抵達新阿貢多爾的冒險者城鎮,並確認了那邊的‘冒險家莫迪爾’確實是六百年前失蹤的維爾德家先祖。她表示莫迪爾·維爾德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對勁,極有可能遭遇過神明遺物,甚至現在都有可能正在被古代神明的力量追逐……”

送福利,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古代神明?”高文沒想到這件事直接就跳躍到了神明領域,臉上表情頓時變得極為嚴肅,他看著琥珀的眼睛,“怎麼又冒出來個古代神明?哪個古代神明?”

琥珀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古怪,彷彿此事對她而言有著特殊的意義,但在短暫的糾結之後,她還是甩了甩頭,把雜念暫時拋開:“暗影女神,夜女士——如今的暗影系超凡者們仍然認為祂是陰影力量的主宰者和夜幕的庇護者,但按照恩雅女士的說法,這位神明在當年的起航者離開之後便失蹤至今……”

她在提到“夜女士”這個名號的時候顯得有點猶豫,顯然這一貫自稱“暗夜神選”的傢伙在面對自己的“信仰”時仍舊是有幾分認真的,而高文也知道,隨著神權理事會的成立,隨著神明的神秘面紗被漸漸揭開,這個“暗夜神選”(自稱)有時候便會這樣糾結起來,但他同時更知道,琥珀在這件事情上並不需要旁人幫助。

神有神的命運,人有人的忙碌。

片刻安靜之後,他問道:“所以,莫迪爾正在被‘夜女士’的力量追逐——具體情況如何?”

“莫迪爾·維爾德在夢境中多次靠近疑似暗影神國的領域,而且在夢境中接觸到了自己的‘另一個投影’,從神秘學角度,這是正在逐漸被拉入‘異域’的徵兆,”琥珀立刻說道,“而在最近一次‘入夢’之後,莫迪爾甚至從‘那邊’帶回來了一些東西,維多利亞認為這可能顯示著莫迪爾已經和夜女士的神國之間產生了物質層面的連接……”

琥珀將自己剛剛收到的情報一五一十地告訴高文,並在最後提到瑪姬已經從北港出發,此刻正帶著一份“樣本”在前往帝都的路上,而以龍族的飛行速度,那份樣本最快可能今天晚上就會被送到塞西爾宮。

“維多利亞大執政官希望我們能把那份樣本帶給恩雅女士看看,”琥珀最後說道,“龍族眾神是和夜女士同一時代的上古神明,雖然恩雅女士嚴格來講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龍族眾神,但她或許仍然能從那些‘樣本’中辨認出夜女士的力量,甚至找到暫時切斷這種聯繫的辦法。”

“當然可以,”高文立刻點了點頭,“不用她說我也會將那‘樣本’送給恩雅看看的——畢竟那位可是如今神權理事會的高階顧問之一。除此之外呢?赫拉戈爾那邊又說什麼了?”

琥珀略作回憶,表情更加認真起來:“赫拉戈爾那邊……提到逆潮之塔的情況可能有變,而且這件事說不定也和莫迪爾·維爾德有關。”

高文這次直接從長椅上站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逆潮之塔有變?!”

“現在還無法確定,至少從近期監控記錄來看那邊好像並沒什麼變化,但龍族上層懷疑變化發生在逆潮之塔內部,而且早已發生,”琥珀點著頭說道,“簡而言之,他們懷疑莫迪爾·維爾德是當年在逆潮之塔裡出了什麼狀況,而當時的龍神又因為起航者力量的影響而未能及時發現,最終導致了莫迪爾現在的詭異狀態……”

琥珀認認真真地把從塔爾隆德傳來的情報說了出來,高文一字不落地聽著,卻感覺越聽越頭大,他不禁抬手按了按有點發脹的腦門,眼角的餘光卻不小心掃過了已經癱在石頭上開始呼呼大睡的提爾,一種感慨不免湧上心頭——

前一刻還在跟這個深海鹹魚討論一些讓人嘴角抽筋的事情,這怎麼下一刻的話題就嚴肅到了這種程度?

“看來這件事也得找恩雅談談,”最終他還是只能歎了口氣,強迫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正事上,“雖然我覺得她在這件事上知道的也不一定能比我們多到哪去……面對起航者遺物的力量壓制,她那樣的‘神明’被針對的太嚴重了。”

……

關於瑪姬從塔爾隆德帶來的那份“樣品”,高文並沒有等待太久——正如琥珀判斷的那樣,在當天晚上,那份特殊的“樣品”便被送到了高文案頭。

明亮的魔晶石燈照亮了鋪著天鵝絨地毯的書房,一個用複雜符文層層保護還帶著兩重機關鎖的秘銀小盒被瑪姬放在了書桌上,伴隨著保管盒的符文結構和機械鎖具之間傳來連續且輕微的哢噠哢噠解鎖聲,那容器中的事物終於呈現在高文和琥珀面前。

一層漆黑的絨布鋪在盒底,在那如夜幕般深沉的背景中,幾粒灰白色的沙子顯得格外醒目。

第八百一十四章 第二層第二十章 投資價值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三百八十九章 國王流的血第四百八十一章 廣為傳播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見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三百五十二章 第二塊永恒石板第八百零七章 造訪一號沙箱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六百三十七章 膠著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突破極限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二百七十八章 索爾德林帶來的啟發第五百八十七章 情報交流與布置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提示第六百五十六章 獵神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一百七十五章 調查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第九十五章 維羅妮卡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八十三章 怪物的來源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戰後廢墟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三百六十三章 在塞西爾領的所見第九百八十章 冬狼堡之夜第六百七十章 漩渦邊緣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文的願景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八百三十八章 何不用之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八百八十四章 邀請?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專家建議第一千零三章 攪動第五十一章 礦石到位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九百八十八章 霧中的奧爾德南第三百四十一章 複蘇之月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六百四十章 退去的危機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裡爬出來又是什麼鬼第二百零九章 海妖們平常都幹啥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一百三十一章 永恒石板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四百一十六章 前往未知之境的人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二十八章 新的訪客第九百八十五章 註定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第九百八十六章 回歸第一百四十二章 巴德·溫德爾的情報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八百五十章 梅高爾三世的情報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第六百三十六章 守城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1095章 塔爾隆德商業振興計劃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二十七章 繼承權的問題第一百二十一章 萬物終亡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八百三十三章 塞西爾方塊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報紙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一百零二章 魔能引擎第三百九十一章 戰爭降臨之日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八百一十四章 第二層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
第八百一十四章 第二層第二十章 投資價值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三百八十九章 國王流的血第四百八十一章 廣為傳播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見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三百五十二章 第二塊永恒石板第八百零七章 造訪一號沙箱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六百三十七章 膠著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突破極限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騎士戰甲第二百七十八章 索爾德林帶來的啟發第五百八十七章 情報交流與布置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提示第六百五十六章 獵神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一百七十五章 調查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第九十五章 維羅妮卡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八十三章 怪物的來源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戰後廢墟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三百六十三章 在塞西爾領的所見第九百八十章 冬狼堡之夜第六百七十章 漩渦邊緣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文的願景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八百三十八章 何不用之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八百八十四章 邀請?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專家建議第一千零三章 攪動第五十一章 礦石到位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九百八十八章 霧中的奧爾德南第三百四十一章 複蘇之月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六百四十章 退去的危機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裡爬出來又是什麼鬼第二百零九章 海妖們平常都幹啥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五百四十七章 地震?第一百三十一章 永恒石板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四百一十六章 前往未知之境的人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二十八章 新的訪客第九百八十五章 註定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第九百八十六章 回歸第一百四十二章 巴德·溫德爾的情報第九百四十八章 誰畫風不對第八百五十章 梅高爾三世的情報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第六百三十六章 守城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1095章 塔爾隆德商業振興計劃第八百九十一章 面對面第二十七章 繼承權的問題第一百二十一章 萬物終亡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八百三十三章 塞西爾方塊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報紙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一百零二章 魔能引擎第三百九十一章 戰爭降臨之日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八百一十四章 第二層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