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

深海主宰佩提亞感覺事情的發展有點不太符合自己一開始的判斷,元素主宰對於海妖們帶來的土特產好像並不是那麼喜歡——然而從結果上看這件事似乎也沒什麼不妥。

她帶着姐妹們來談判,見到了水元素的主宰,一開始不太順利,然後拿出了土特產,元素主宰的態度便配合起來——最終結果沒有偏差就行。

土特產管用了.jpg。

腦海中迅速劃拉完這條完美無缺的等式之後,佩提亞的心情愉快起來,她臉上帶着微笑,看向那比最高的巨浪還要高大的元素主宰:“好吧,既然你們不喜歡這個,那我就拿回去了,回頭我給你們找找看還有沒有別的什麼適合你們的土特產……”

“夠了!”元素主宰格魯古諾帶着一絲惱怒喊道,“你和你那些思維異常的同胞只要能別再給我添麻煩就好,我對你們的土特產絲毫不感興趣——大汲取者,你最好趁着我剛剛對你們建立起來的一點信任還未散去,趕快把你們想做的事情說明白——理解我的意思麼?用正常的邏輯,活人以及活元素能聽懂的,如這顆星球自然旋轉般正-常-的-邏-輯,而不是你們一族習以爲常的那種異想天開的念頭,把事情解釋清楚一點!”

元素主宰的說話方式相當不客氣,然而考慮到自己和姐妹們在過去的許多萬年裡對這位主宰及其追隨者都做了什麼,考慮到被擊穿的元素穹頂至今還有一堆窟窿沒有補上,考慮到海妖們強行佔據了原本是水元素領地之一的深海(主要是飛船實在挪不了地方),佩提亞倒是挺能理解這位主宰的惡劣心情——在契約仍然生效的現在,這位主宰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讓語氣強硬一點,而她自己作爲一名海妖……最大的優點就是心寬。

所以心寬的海妖女王絲毫不以爲意,她坦然迎着格魯古諾的視線,將自己的來意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這位巨人,包括人類在深藍網道中發現的異常現象,包括龍族兩百萬年前的記載,也包括她自己對這件事的憂慮——她將利害關係說的很明白,因爲她相信主宰格魯古諾是個充滿智慧的存在,這一點從他當初力排衆議地和海妖王國簽署諒解契約,終結了兩個元素陣營的“萬年血戰”便看得出來。

“深藍網道?你說深藍網道里可能有情況?”耐心聽完佩提亞的講述,格魯古諾身上涌動的水流似乎稍稍平緩下來,這位強大的水元素主宰語氣中若有所思,“我好像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是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在那羣倒黴的龍族還沒被他們倒黴的衆神困住的日子裡,強大的魔力浪涌從行星所有的魔力焦點中噴涌而出,形成的環流屏障幾乎將整顆星球從宇宙空間裡封鎖起來……啊,凡人看不到那樣的景象,但那一幕在我眼中還挺壯觀的。

“我想想之後還發生了什麼……全球性的海嘯?內陸地區的極端乾旱?磁極偏移,颶風肆虐……當時那一季文明依靠大量的避難所才活下來,連龍族都度過了一段困難時光,但那時候可是元素生物們的一場狂歡。大汲取者,只可惜你沒見過那場盛況,那時候你和你的同胞們還沒掉下來呢。”

上了歲數的元素主宰似乎和上了歲數的人類一樣,一旦開始回憶往事便念念叨叨的停不下來。

“我對當年這顆星球上發生的事情不感興趣,”佩提亞不得不主動開口打斷這位巨人絮絮叨叨的講述,“我關心的是現在,咕嚕嚕,我關心的是現在深藍網道里情況怎樣……”

水元素主宰不等佩提亞說完便高聲打斷了她,轟鳴的聲音在整片海洋上空迴盪着:“正確稱呼我的名字!大汲取者!我叫格魯古諾!”

“差不多就行了,你還用‘汲取者’這個怪異的名字稱呼我和我的姐妹們呢,”佩提亞渾不在意地擺了擺尾巴尖,“這麼多年了也沒見你改過口……”

元素巨人慢慢彎下腰,比巨浪還要壯觀的軀體中傳來海浪翻涌的轟鳴,他頭顱位置涌動着一團漩渦,那旋渦如眼睛般死死凝視着看上去彷彿一條小魚般渺小的佩提亞——然而在他作爲元素主宰的真實視野中,他能看到這位“海妖女王”身後所涌動的、幾乎無窮無盡的力量,能看到有無數無形的元素之線連接着她的軀體和周圍的海洋,不管他願不願意承認,眼前這個來自異域的元素生物都是和他同樣強大的“主宰”,而這讓他尤爲忌憚——

“大汲取者,你和你的族人從我同胞的屍骸中復活,復活了一次又一次;你們的到來摧毀了我們的穹頂,又從穹頂的裂隙中抽取了難以想象的純水來修復你們自己的軀體;你們從神明的殘骸中提取力量,不但將其作爲柴薪,甚至大快朵頤——如果你們還不能被稱爲‘汲取者’,我實在想不到這個名號還能放在誰頭上。”

“……好吧,你說得對,”佩提亞想了想,相當痛快地承認了對方的說法,“那我們不討論名字問題了,討論討論深藍網道如何?咕嚕嚕,你一直統治着這片無垠海,你有沒有……”

“我不知道你所說的‘異常現象’到底是什麼模樣,但就我所知,這裡的一切都只是老樣子,沒什麼變化——”巨人慢慢直起了身子,一邊說着一邊擡手指向他身後那無盡寬廣的大海,僅一瞬間,那海洋便如被刀切開一般向兩邊分開,然而在那如峭壁般的水體向兩旁退去之後,其下方露出的卻並不是海底,而是另一片浪潮洶涌的海面——瓢潑大雨竟從那片“海下之海”表面向上飛去,以完全不符合物理規律般的姿態形成了一片倒流的雨幕,並不斷匯入主宰格魯古諾所掌控的這片“無垠海”。

但格魯古諾要給佩提亞展示的並非是這奇妙的分層海域,而是那些在“倒流雨幕”以及深層海水之間奔涌穿行的藍色光流。

它們在這廣袤的水世界奔涌着,原本在物質世界難覓其蹤的魔力洪流在純粹的元素環境下獲得了實質般的形態,它們就像這個世界粗大的血管一般,不斷向遠方輸送着令人震驚的原初威能,而在那些巨大的藍色光流交匯之處,更可以看到有彷彿扭曲透鏡一般的景象出現,在那些歪曲的光影變幻中,依稀可以看見來自另一重空間的投影在其中浮現。

“如你所見,深藍網道的本體——我沒發現它有什麼不對勁的,至少到現在爲止它看上去都挺正常。”

“……或許只是因爲異常還未波及到此處,”佩提亞凝視着那些在無垠海中到處奔流穿行的藍色光流,臉上表情慢慢嚴肅起來,“我們的盟友表示這次異象背後可能是有人在刻意操控,如果這真是人爲的……那他們的行動可能需要一點時間纔會露出馬腳。”

“人爲……誰能洞悉這‘行星之血’中的奧秘,掌控深藍網道的運行規律?”格魯古諾的語氣中帶着不屑,“是那些有點小聰明的凡人?還是他們背後那些隔三差五就會發瘋失控的衆神?深藍網道的奧秘連我們這些活過悠久歲月的元素主宰以及當初那個強大到不可思議的‘龍神’都不敢說能搞明白,你認爲這世界上有誰真的可以影響到深藍網道的運轉麼?”

“我不知道,但線索確實出現了,所以我纔來這地方找你,”佩提亞一臉認真地說道,“我知道你們不太關心物質世界的死活,但我們可是長期生活在‘那一邊’的。”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哼,我是不信真有人能在背後影響到深藍網道的運轉,這怕是隻有當初的起航者才能辦到的事情——但我也沒興趣和你在這件事上糾纏,”格魯古諾看了佩提亞一眼,“我只有一個問題……你剛纔提到你們的‘盟友’,你指的是那些生活在洛倫大陸北方的‘塞西爾人’?還是那個‘死而復生’的高文?”

“兩者皆有,”佩提亞淡然說道,“高文·塞西爾是我們的朋友,而他統治下的塞西爾帝國是海妖的合作伙伴,而且僅就目前而言,我們合作的還很愉快。”

“……高文·塞西爾,有點意思,我當初還以爲自己再也聽不到這個瘋狂的名字了,沒想到他還真能如約回來,”格魯古諾語氣中似乎帶着一絲笑意,卻說不清那笑意是帶着嘲諷還是感嘆,隨後他的目光才重新落在佩提亞身上,頭顱上的“獨眼旋渦”緩緩旋轉,“好吧,既然你願意折騰,那你就在這裡折騰吧,看在同屬於水元素的份上,也看在那個瘋狂的名字的份上——你可以在無垠海的裂隙附近設立一座哨站,派少數哨兵過來。

“正常的元素生物可不喜歡靠近那些魔力洪流,但你們這些奇奇怪怪的傢伙好像對此並不在意……你們願意去監控深藍網道那就去吧,但有些事情必須提前約定。

“你們的哨兵不可以找任何水元素的麻煩,不可以離開哨站太遠,哨站的大致位置和派遣人數由我指定,而且……我會一直盯着她們的。”

“沒問題——這是你的領域,都是合理的要求,”佩提亞沒怎麼猶豫便答應了這位元素主宰的要求,隨後她又彷彿想起什麼,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不過有件事我想打聽一下……”

“你說吧,大汲取者。”

“你剛纔提到高文·塞西爾的時候態度好像有點奇怪,”佩提亞看着眼前的元素巨人,“你還說那是個‘瘋狂的名字’……這是爲什麼?而且我聽說高文·塞西爾之所以能死而復活,是因爲他當年曾接受過四元素的祝福,這是真的?你祝福過他?”

“哈,大汲取者,你的好奇心還真是旺盛,”格魯古諾笑了一聲,聲音在高空轟轟隆隆,隨後他略微停頓了片刻,才嗓音低沉地說道,“沒錯,這是真的,四位元素主宰難得意見一致地去做同一件事……其中自然也包括我。”

“爲什麼?”佩提亞的好奇心愈發膨脹,“你們幾個可不像是會對凡人世界感興趣的性格——非要說的話風元素主宰溫蒂勉強有可能,但剩下三個怎麼會對一個在當年普普通通的凡人感興趣,甚至親自出手祝福,讓他有了一副不朽之軀?”

“爲什麼……”格魯古諾體內涌動的海水傳來了一陣低沉的轟鳴聲,他彷彿陷入短暫的回憶,並在回憶中突然低沉地笑了一下,“呵……當一個膽大包天的凡人突然跑到你面前,說他要去爬起航者的高塔,還要爬到高塔盡頭去‘赴約’的時候,誰又能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呢?多麼美妙的壯舉啊……自龍族封閉自身,我們便再不曾見到過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誰不想看看這個膽大包天的凡人到最後究竟會有何下場呢?”

這巨人的嗓音低沉,他停頓了片刻,才帶着一絲感嘆又說道:“當年他舉行葬禮的時候我們還派自己的化身去看了一眼呢,弗雷姆和岡達克魯姆還都以爲我們上當了……”

他擺了擺手,水簾如瀑般被他揮起,大海在一陣轟鳴聲中恢復了原樣,他的目光也隨之落在佩提亞身上:“我們的新約定就此決定了,大汲取者——你還有別的事情麼?”

“沒了,”佩提亞搖搖頭,她臉上帶着認真的表情,對眼前的巨人微微彎腰,“非常感謝你的理解和配合,咕嚕嚕——我們這就離開,之後我會派我的將軍來與你商議哨站和哨兵的具體安排。回頭見。”

一邊說着,這位深海主宰一邊已經帶着隨行的海妖們轉身向着那座仍然在運轉中的元素通道走去,而主宰格魯古諾愣了一下之後才反應過來,如海浪般轟鳴的喊聲在無垠海上空迴盪:“該死的!我叫格魯古諾!你這連元素核心都沒有的傢伙也沒有記憶力麼?!”

然而他的喊叫只換來了佩提亞一個渾不在意的擺手以及海妖們迅速消失在元素裂隙中的背影,遠方的海風再次吹來,廣袤無垠的海面上只剩下了水元素的主宰和無垠海的哨兵們面面相覷。

過了片刻,一名手持結晶戰矛的水元素哨兵才忍不住開口:“大領主,您真的相信這些海妖的話麼?她們所講之事太過匪夷所思……”

“一開始不信,但當她們拿出那些‘土特產’之後我開始相信了,”格魯古諾沉聲說道,語氣中帶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慨,“那些東西……對我們而言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污染,對她們而言可不是,她們連那東西都肯拿出來當做‘禮物’……這就說明她們是認真的。畢竟……她們可是海妖啊。”

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五百八十六章 網絡會議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爲人知的龍族社會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真理的面紗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雷鳴與暴雨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五百五十四章 神聖盟約的責任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不再停滯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長信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好起來了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夜幕下的秘密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運氣來了擋都擋不……第五百六十一章 很多秘密的人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何應對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臨近的神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歌謠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來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技術路線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輝光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夜女士的反常安排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西線戰事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遊公測開始了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殘陽西下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這個世界的惡意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港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八百七十一章 海洋第五百三十八章 腦機接口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何應對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半個高文叔叔第六百四十二章 禮物和選擇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一百八十九章 賽琳娜·格爾分留下的影像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第一百七十七章 淺睡第五百七十三章 干擾第三百五十六章 冬雪消融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百七十五章 調查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蠕行之災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光明廳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超凡異象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七百一十章 沉睡中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先祖之峰中的魔力焦點第二百九十八章 吸引力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塞西爾人的通關秘籍第七十章 當套路不管用的時候……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提示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六十五章 古代設施第三百一十三章 見聞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那一道遙遠的閃光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重生與復甦第六百一十四章 北上第六百六十一章 脫繮第六百六十五章 線索與進展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六百六十六章 忤逆計劃的開端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凜冬已至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五百四十一章 陰影中的餘波第五百三十三章 安格雷織布機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歷史穿插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暴力痕跡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發定乾坤
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五百八十六章 網絡會議第九百五十五章 不爲人知的龍族社會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真理的面紗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雷鳴與暴雨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五百五十四章 神聖盟約的責任第五十四章 野法師的遺產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不再停滯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長信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好起來了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夜幕下的秘密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運氣來了擋都擋不……第五百六十一章 很多秘密的人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何應對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臨近的神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歌謠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來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技術路線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輝光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夜女士的反常安排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西線戰事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遊公測開始了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殘陽西下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這個世界的惡意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港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八百七十一章 海洋第五百三十八章 腦機接口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何應對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半個高文叔叔第六百四十二章 禮物和選擇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一百八十九章 賽琳娜·格爾分留下的影像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第一百七十七章 淺睡第五百七十三章 干擾第三百五十六章 冬雪消融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百七十五章 調查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蠕行之災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光明廳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超凡異象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七百一十章 沉睡中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先祖之峰中的魔力焦點第二百九十八章 吸引力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塞西爾人的通關秘籍第七十章 當套路不管用的時候……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提示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六十五章 古代設施第三百一十三章 見聞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那一道遙遠的閃光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重生與復甦第六百一十四章 北上第六百六十一章 脫繮第六百六十五章 線索與進展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六百六十六章 忤逆計劃的開端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凜冬已至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五百四十一章 陰影中的餘波第五百三十三章 安格雷織布機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歷史穿插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暴力痕跡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發定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