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

在被稱作“艾歐大陸”的陸地西側,龐大的移民星艦安塔維恩號擱淺在海岸邊緣,這規模驚人的造物有相當一部分浸沒在海水中,它的前端艦體沿著大陸架向海底延伸,一路傾斜著越過近海的溝壑,其艦首結構深深地嵌入在海床上,並已經在漫長的歲月中成為了這片海底地貌的一部分。

艦首衝擊區,漂浮在海水中的大功率照明裝置驅散了深海中無盡的黑暗,光芒在海水中瀰漫開來,讓海床上的景象清晰可見,那龐大的金屬結構傾斜著與海底的岩層連接在一起,而一片規模龐大的衝擊結構從安塔維恩號的艦首向著遠方的黑暗海域一路蔓延。在衝擊結構中心的平坦區域,有粗大的能源和物資管線從星艦前端的一道裂口中延伸出來,連接著衝擊區邊緣的數個補給站和監控點。

在艦首衝擊區中心位置,強大的潮汐大師們已經聚集起來,她們在安塔維恩號艦首與海床接觸的區域設置好了大規模的穩定設備,並開始重塑一道在多年前便被關閉的元素通道——巨大的淡藍色漩渦已經在海底成型,它的規模幾乎與一座城堡相當,那藍色旋渦的渦流中閃爍著明亮的能量光輝,極為純粹的水元素正在旋渦覆蓋的區域內排斥著物質世界的各種“雜質”,海妖女王佩提亞靜靜地漂浮在這道旋渦前,淺色的眸子中倒映著不斷旋轉的海水。

她已經可以從旋渦深處感知到元素世界的氣息,這條通道很快便會開啟了。

從某種意義上,這條通道幾乎可以算是海妖一族與這個世界的“土著水元素”之間最大的孽緣。

昔日安塔維恩號在這顆星球上的迫降可以用驚天動地來形容,那可怕的衝擊不但永久改變了著陸點周圍的地質結構,飛船內部龐大能量的外泄更是擊穿了物質世界與元素世界的“界限”,用形象點的說法,安塔維恩號當年的迫降砸毀了水元素們的“家園穹頂”,而且是永久性的破壞,而這場破壞最核心也最嚴重的區域,便是位于海底的艦首衝擊區。

佩提亞依稀還記得當年這裡的可怕景象……元素世界和物質世界之間的界限被撕裂,安塔維恩號的艦首附近成為了狂暴元素力量的宣洩點,海底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元素裂隙,地質災害晝夜不停地肆虐,深海中生機斷絕,而本應該在第一時間處置事態的海妖們……在當時陷入了非常嚴重的“世界排異狀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甚至連維持自己的物質形態都極為艱難。

而等到海妖們好不容易緩過氣來,便遇上了暴怒的水元素軍團和上門來討說法的元素領主們——事實上他們早就注意到了安塔維恩號這個從天而降的大傢伙,卻對規模龐大的星際殖民艦毫無辦法,直到海妖們在星艦周圍重新凝聚出形體,倒黴的土著水元素們才終於找到機會上門“索賠”……然而那卻引發了一場更大規模、更難以收拾的混亂……

那場混亂所導致的後續誤解和衝突摩擦甚至斷斷續續綿延了幾十萬年——元素生物之間的矛盾,便是這樣讓人無奈。

佩提亞微微搖頭,將那些過於久遠的記憶暫時放到一邊,不管怎麼說,當年的誤解最終好歹算是解開了,雖然海妖和當地的水元素們之間仍然殘存了不少的矛盾和“敵意”,但至少這些年大家都還是相安無事的,這次交涉應該也不會出什麼意外,更何況……自己還帶著土特產呢。

這位深海主宰回頭看了一眼,看到隨行人員們正簇擁著那巨大的“土特產”:力場發生裝置在那裡製造出了一個邊長達到將近十米的純水立方體,立方體中禁錮著一根成色極佳的“大魷魚觸鬚”,那黑褐色的觸鬚表面遍布著神秘詭異的花紋,某種殘存的神經衝動讓它在力場內時不時抽搐兩下,它的切割面平整且光滑,整體形態完整又勻稱,又有一根長長的絲帶綁在觸鬚的斷口附近,絲帶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上面還掛了個寫有祝福語的小牌牌……

這誠意幾乎滿的要從禁錮力場中溢出來了。

……

水元素領域。

廣袤無邊的水體充斥著整個世界,遠處的“天空”和“海面”之間模糊了界限,瓢潑大雨彷彿永不停歇般地潑灑著,在這片無盡汪洋上形成了密集到幾乎可以讓普通種族窒息的“雨簾”,而在這萬事萬物的上空,那原本應該是“天空”的地方,卻看不到任何日月星辰,只有另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那是另一片大海,倒懸於這個世界,它一刻不停地向著“這一側”降下雨水,在這由水元素所主宰的領域裡製造著永恒的迴圈。

突然間,那無盡汪洋中捲起了巨大的波瀾,原本混合在一起不分彼此的元素之海裡凝聚出了一個實體,一個大致有著人形輪廓、體表卻不斷翻湧變形的“巨人”從海洋中站了起來,這巨人就彷彿一整片海域的意志化身般,當他挺身而起,整片海洋都瞬間平息了湧動,連天空不斷降下的瓢潑大雨和正上方那片倒懸的大海也跟著平靜下來——隨後他環視四周,視線很快便落在不遠處的海面上,有一道漩渦正在那裡成型,那旋渦完全無視巨人的統禦力量,極其突兀地出現在水面上方,而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擴大著。

“這是怎麼回事?”巨人驚愕地喊道,他的聲音如萬千巨浪在大海上奔湧,“這條古老的通道為何又開啟了?!”

他話音剛落,平靜下來的大海中便立刻凝聚出了數個體型龐大的高階水元素,這些水元素是負責監控這一區域的“哨兵”,他們中的一個“站”了出來,用那漂浮在純水中的明亮元素之核迎向站立在大海中的巨人:“大領主,我們剛剛收到物質世界傳來的消息,‘大汲取者’要重新開啟這條古代裂隙,而且她說她有事要和您談談。”

“大汲取者?!”大海中的巨人吃了一驚,體表的湧動甚至都跟著慢了半拍,“她要幹什麼?我們已經與她們簽了契約,元素領主和汲取者們各自主宰不同的領域,雙方互不侵犯——她還想來找什麼麻煩?”

“那邊說的不是很明白,”哨兵一邊說著,體內一邊傳來一陣咕嚕聲,“只說是要在我們這一側安置一個哨站,以監控這顆星球的能量迴圈……”

“莫名其妙!”巨人的語氣中有了明顯的怒意,“她這明顯是在為撕毀契約準備借口——這個長期生活在物質世界的族群果然不值得信賴!”

“那……”水元素哨兵們猶豫起來,其中另一名哨兵忍不住開口詢問,“那我們要強行關閉這道裂隙麼?它還沒徹底開啟,還可以……”

“……不,讓它開啟,”巨人冷靜了下來,在稍作判斷之後便嗓音隆隆地說道,“大汲取者準備了一個理由,那我倒要看看她還為這個理由準備了多少後續的借口——那群生活在物質世界的傢伙一向行事古怪,我現在倒是有點好奇了。”

說話間,不遠處海面上那道突兀的旋渦已經再一次擴大了規模,而且漸漸有了向實體轉化的傾向,巨人與哨兵們不約而同地安靜下來,他們注視著那道連通物質世界和元素世界的古老裂隙,等待著裂隙對面的“客人”踏入這邊。

哨兵們開始警惕,完全由元素力量凝結而成的結晶戰矛出現在他們掌中,而在巨人身邊的海洋深處,無數的元素陰影也漸漸凝聚起來。

大汲取者是殺不死的——雖然大部分元素生物都很難被徹底殺死,但那群不知道從哪來的傢伙比這顆星球上的元素生物更難以被殺死,尤其是她們的首領,在完全無法被殺死的同時還擁有著堪比元素主宰的力量,在任何情況下,她都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對手。

但即便如此,巨人也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那傢伙要在這裡撕毀當年的契約,他不管付出多大代價也要給那群入侵者點顏色看看。

就在這思索間,那道巨大的元素旋渦終於徹底成型,它如一道門扉般佇立在平靜的海面上,旋渦深處湧動的光流已經形成了穩定的通道,站立在大海中的巨人緊張地盯著那通道最深處,沒過多久,他終於看到一個已經多年不見,但不管什麼時候看見他都能一眼認出來的身影從那裡面走了出來。

海妖女王,“汲取者”們的首領,佩提亞。

而在佩提亞踏入這片平靜海域之後,又有十餘名擔任隨從的海妖從元素裂隙中魚貫而出。

她們沒有帶著那些奇奇怪怪的武器,看上去也沒什麼敵意,似乎確實不是過來打架的——巨人與哨兵們心中都如此想著,但即便如此,他們也絲毫不敢放鬆下來,反而以更加充足的警惕態度關注著這群突然再度開啟裂隙的不速之客。

佩提亞在平靜如鏡的海面上蜿蜒前行了幾步,長長的蛇尾就彷彿爬行在一片堅硬穩固的地面上,她已經很多年不曾來過這地方了,但這裡仍然和當年一樣沒什麼變化——那些緊張兮兮的土著水元素和他們的首領看上去也沒什麼變化。

她抬起頭,看向海面上佇立的巨人,那巨人也同一時間低頭看著她,她聽到對方如海浪般的聲音在兩片大海之間響起,轟轟隆隆的:“大汲取者,多年不見——你為何突然違背契約?”

“你好啊,咕嚕嚕,”佩提亞露出一絲微笑,儘可能用友好的語氣與這個總是過於緊張警惕的元素主宰打著招呼,“我們沒可違背契約,當年契約上只是說了海妖和本土水元素互不侵犯和平共處,互不打擾各自的生存,又沒說我們不可以在保持和平的前提下互相串個門——我就是過來看看,順便跟你商量個事的。”

“我叫格魯古諾!”那巨人語帶怒意地叫道,“不要繞彎子了,像個元素生物一樣坦率吧,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啊……抱歉,我好像記錯名字了,”佩提亞先是吃了一驚,然後趕緊道歉,接著才一臉認真地說道,“我們希望能在這裡建立一座哨站——你放心,絕對是出於和平目的,而且我們有著非常重要的理由……”

“哨站?理由?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主宰格魯古諾高聲說道,而附近海面上的水元素哨兵們則立刻端著結晶戰矛向前逼近一步,“我有時候真搞不明白你們‘海妖’是憑藉什麼選出自己的領袖的……幽默感麼?”

“等等等等,你們別這麼緊張,”佩提亞一看對面的反應就知道情況還是跟預料的一樣,趕緊一邊說著一邊回頭看向元素裂隙的方向,“我們確實是帶著和平的目的,你看我還給你們帶了土特產過來……哎,我土特產呢?”

她目瞪口呆地看著來時的方向,卻看到那元素裂隙附近只有一片空空蕩蕩,隨行的海妖們面面相覷,過了好久才終於有一個反應過來:“陛下,好像是力場邊界過大,穿過裂隙的時候卡住了……”

“卡住了?”佩提亞目瞪口呆,但很快便反應過來,“沒事,我親自來拓寬通道,從這邊應該比較好操作。”

一邊說著,這位深海主宰一邊抬起手指向了那道旋渦的方向,幾乎就在一瞬間,龐大的元素力量便在她的意志下脫離了這片海域的掌控,化為旋渦的一部分去拓寬其內部的通道,呼嘯而轟鳴的海浪聲從旋渦深處傳了出來,周圍原本就高度緊張的水元素們則瞬間抬起了手中的武器,主宰格魯古諾看到這一幕立刻向前踏出一步,滔天的巨浪便在他身後凝聚起來:“住手!你在做……”

他的話語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因為佩提亞真的只是拓寬了那旋渦深處的元素通道——她沒有從裡面召喚出百萬大軍,從元素通道裡冒出來的,只有一根被禁錮在純水立方體中的、仍然在微微抽搐的古神殘肢,那殘肢上還綁著蝴蝶結絲帶,掛著留言卡片……

格魯古諾的視線瞬間落在那仍然抽搐的“魷魚觸鬚”上,下一刻他便認出了那是什麼東西,這位元素主宰模糊而不斷湧動的面孔上竟然清晰地浮現出一絲人性化的錯愕和慌亂,他的聲音在海面上炸響:“該死的……你把這東西弄過來幹什麼!!趕緊拿走!!”

佩提亞一臉熱情:“哎你別這麼緊張啊,咕嚕嚕,這東西對你沒危險的……你不來點嘗嘗?”

“夠了!你別過來!你立刻把那東西弄回去,哪來的弄哪去!元素世界不需要這種‘雜質’!”

“可……”

“我信你說的了,佩提亞!我信你說的!”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七百九十六章 合作的條件第六百四十七章 帝國第九百二十八章 警示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六百五十三章 偽神之軀第三百三十四章 裂石堡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一百零二章 魔能引擎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計劃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白銀女皇第七百五十七章 清水之下第六百二十六章 戰爭機器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五百零一章 無言以對的紀念日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象徵和儀式的力量?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居住條件非常惡劣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激烈戰鬥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阱第八百六十章 複蘇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一百五十章 熱能射線槍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八百八十八章 驚鴻一瞥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八百六十五章 另一個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新的努力方向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四百二十三章 白騎士和新教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前線第四百一十章 聖光第九百二十二章 消失的神第七百五十八章 情報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七百四十一章 價值無窮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勝利日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直面思潮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第二百一十八章 穿越者應有的自覺第七百六十章 第零號項目的真相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二百七十五章 戰鬥之後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話題有點不對啊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貝蒂和恩雅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九百二十一章 逃掉的神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發定乾坤第五百三十六章 危險的訊號第二百零三章 魔潮帶來了什麼第九百三十七章 葬禮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第八百一十七章 致上層敘事者……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義的暗器第八百七十九章 觸及邊界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小小的失誤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二百二十七章 搞事,搞事第八百一十一章 捕食第二百二十八章 凡人文明的邊緣之外第二百零八章 海妖的知識第四十九章 問題與解答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勝利日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二百三十七章 末日庇護所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海妖,開始行動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提示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六百六十九章 高文的猜想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九十三章 勝利之後第八百二十六章 複蘇之月的禮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八百三十四章 來自北方的拜訪者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七百九十六章 合作的條件第六百四十七章 帝國第九百二十八章 警示第六百零三章 廢土邊緣的日常第六百五十三章 偽神之軀第三百三十四章 裂石堡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一百零二章 魔能引擎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計劃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白銀女皇第七百五十七章 清水之下第六百二十六章 戰爭機器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五百零一章 無言以對的紀念日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象徵和儀式的力量?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居住條件非常惡劣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激烈戰鬥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阱第八百六十章 複蘇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一百五十章 熱能射線槍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八百八十八章 驚鴻一瞥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八百六十五章 另一個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新的努力方向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四百二十三章 白騎士和新教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前線第四百一十章 聖光第九百二十二章 消失的神第七百五十八章 情報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七百四十一章 價值無窮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勝利日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直面思潮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第二百一十八章 穿越者應有的自覺第七百六十章 第零號項目的真相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二百七十五章 戰鬥之後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話題有點不對啊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貝蒂和恩雅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九百二十一章 逃掉的神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發定乾坤第五百三十六章 危險的訊號第二百零三章 魔潮帶來了什麼第九百三十七章 葬禮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第八百一十七章 致上層敘事者……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義的暗器第八百七十九章 觸及邊界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小小的失誤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二百二十七章 搞事,搞事第八百一十一章 捕食第二百二十八章 凡人文明的邊緣之外第二百零八章 海妖的知識第四十九章 問題與解答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勝利日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二百三十七章 末日庇護所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海妖,開始行動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提示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祖是真的來了第六百六十九章 高文的猜想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九十三章 勝利之後第八百二十六章 複蘇之月的禮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八百三十四章 來自北方的拜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