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

在被稱作“艾歐大陸”的陸地西側,龐大的移民星艦安塔維恩號擱淺在海岸邊緣,這規模驚人的造物有相當一部分浸沒在海水中,它的前端艦體沿着大陸架向海底延伸,一路傾斜着越過近海的溝壑,其艦首結構深深地嵌入在海牀上,並已經在漫長的歲月中成爲了這片海底地貌的一部分。

艦首衝擊區,漂浮在海水中的大功率照明裝置驅散了深海中無盡的黑暗,光芒在海水中瀰漫開來,讓海牀上的景象清晰可見,那龐大的金屬結構傾斜着與海底的岩層連接在一起,而一片規模龐大的衝擊結構從安塔維恩號的艦首向着遠方的黑暗海域一路蔓延。在衝擊結構中心的平坦區域,有粗大的能源和物資管線從星艦前端的一道裂口中延伸出來,連接着衝擊區邊緣的數個補給站和監控點。

在艦首衝擊區中心位置,強大的潮汐大師們已經聚集起來,她們在安塔維恩號艦首與海牀接觸的區域設置好了大規模的穩定設備,並開始重塑一道在多年前便被關閉的元素通道——巨大的淡藍色漩渦已經在海底成型,它的規模幾乎與一座城堡相當,那藍色旋渦的渦流中閃爍着明亮的能量光輝,極爲純粹的水元素正在旋渦覆蓋的區域內排斥着物質世界的各種“雜質”,海妖女王佩提亞靜靜地漂浮在這道旋渦前,淺色的眸子中倒映着不斷旋轉的海水。

她已經可以從旋渦深處感知到元素世界的氣息,這條通道很快便會打開了。

從某種意義上,這條通道幾乎可以算是海妖一族與這個世界的“土著水元素”之間最大的孽緣。

昔日安塔維恩號在這顆星球上的迫降可以用驚天動地來形容,那可怕的衝擊不但永久改變了着陸點周圍的地質結構,飛船內部龐大能量的外泄更是擊穿了物質世界與元素世界的“界限”,用形象點的說法,安塔維恩號當年的迫降砸毀了水元素們的“家園穹頂”,而且是永久性的破壞,而這場破壞最核心也最嚴重的區域,便是位於海底的艦首衝擊區。

佩提亞依稀還記得當年這裡的可怕景象……元素世界和物質世界之間的界限被撕裂,安塔維恩號的艦首附近成爲了狂暴元素力量的宣泄點,海底遍佈着大大小小的元素裂隙,地質災害晝夜不停地肆虐,深海中生機斷絕,而本應該在第一時間處置事態的海妖們……在當時陷入了非常嚴重的“世界排異狀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甚至連維持自己的物質形態都極爲艱難。

而等到海妖們好不容易緩過氣來,便遇上了暴怒的水元素軍團和上門來討說法的元素領主們——事實上他們早就注意到了安塔維恩號這個從天而降的大傢伙,卻對規模龐大的星際殖民艦毫無辦法,直到海妖們在星艦周圍重新凝聚出形體,倒黴的土著水元素們才終於找到機會上門“索賠”……然而那卻引發了一場更大規模、更難以收拾的混亂……

那場混亂所導致的後續誤解和衝突摩擦甚至斷斷續續綿延了幾十萬年——元素生物之間的矛盾,便是這樣讓人無奈。

佩提亞微微搖頭,將那些過於久遠的記憶暫時放到一邊,不管怎麼說,當年的誤解最終好歹算是解開了,雖然海妖和當地的水元素們之間仍然殘存了不少的矛盾和“敵意”,但至少這些年大家都還是相安無事的,這次交涉應該也不會出什麼意外,更何況……自己還帶着土特產呢。

這位深海主宰回頭看了一眼,看到隨行人員們正簇擁着那巨大的“土特產”:力場發生裝置在那裡製造出了一個邊長達到將近十米的純水立方體,立方體中禁錮着一根成色極佳的“大魷魚觸鬚”,那黑褐色的觸鬚表面遍佈着神秘詭異的花紋,某種殘存的神經衝動讓它在力場內時不時抽搐兩下,它的切割面平整且光滑,整體形態完整又勻稱,又有一根長長的絲帶綁在觸鬚的斷口附近,絲帶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上面還掛了個寫有祝福語的小牌牌……

這誠意幾乎滿的要從禁錮力場中溢出來了。

……

水元素領域。

廣袤無邊的水體充斥着整個世界,遠處的“天空”和“海面”之間模糊了界限,瓢潑大雨彷彿永不停歇般地潑灑着,在這片無盡汪洋上形成了密集到幾乎可以讓普通種族窒息的“雨簾”,而在這萬事萬物的上空,那原本應該是“天空”的地方,卻看不到任何日月星辰,只有另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那是另一片大海,倒懸於這個世界,它一刻不停地向着“這一側”降下雨水,在這由水元素所主宰的領域裡製造着永恆的循環。

突然間,那無盡汪洋中捲起了巨大的波瀾,原本混合在一起不分彼此的元素之海里凝聚出了一個實體,一個大致有着人形輪廓、體表卻不斷翻涌變形的“巨人”從海洋中站了起來,這巨人就彷彿一整片海域的意志化身般,當他挺身而起,整片海洋都瞬間平息了涌動,連天空不斷降下的瓢潑大雨和正上方那片倒懸的大海也跟着平靜下來——隨後他環視四周,視線很快便落在不遠處的海面上,有一道漩渦正在那裡成型,那旋渦完全無視巨人的統御力量,極其突兀地出現在水面上方,而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擴大着。

“這是怎麼回事?”巨人驚愕地喊道,他的聲音如萬千巨浪在大海上奔涌,“這條古老的通道爲何又打開了?!”

他話音剛落,平靜下來的大海中便立刻凝聚出了數個體型龐大的高階水元素,這些水元素是負責監控這一區域的“哨兵”,他們中的一個“站”了出來,用那漂浮在純水中的明亮元素之核迎向站立在大海中的巨人:“大領主,我們剛剛收到物質世界傳來的消息,‘大汲取者’要重新打開這條古代裂隙,而且她說她有事要和您談談。”

“大汲取者?!”大海中的巨人吃了一驚,體表的涌動甚至都跟着慢了半拍,“她要幹什麼?我們已經與她們簽了契約,元素領主和汲取者們各自主宰不同的領域,雙方互不侵犯——她還想來找什麼麻煩?”

“那邊說的不是很明白,”哨兵一邊說着,體內一邊傳來一陣咕嚕聲,“只說是要在我們這一側安置一個哨站,以監控這顆星球的能量循環……”

“莫名其妙!”巨人的語氣中有了明顯的怒意,“她這明顯是在爲撕毀契約準備藉口——這個長期生活在物質世界的族羣果然不值得信賴!”

“那……”水元素哨兵們猶豫起來,其中另一名哨兵忍不住開口詢問,“那我們要強行關閉這道裂隙麼?它還沒徹底開啓,還可以……”

“……不,讓它打開,”巨人冷靜了下來,在稍作判斷之後便嗓音隆隆地說道,“大汲取者準備了一個理由,那我倒要看看她還爲這個理由準備了多少後續的藉口——那羣生活在物質世界的傢伙一向行事古怪,我現在倒是有點好奇了。”

說話間,不遠處海面上那道突兀的旋渦已經再一次擴大了規模,而且漸漸有了向實體轉化的傾向,巨人與哨兵們不約而同地安靜下來,他們注視着那道連通物質世界和元素世界的古老裂隙,等待着裂隙對面的“客人”踏入這邊。

哨兵們開始警惕,完全由元素力量凝結而成的結晶戰矛出現在他們掌中,而在巨人身邊的海洋深處,無數的元素陰影也漸漸凝聚起來。

大汲取者是殺不死的——雖然大部分元素生物都很難被徹底殺死,但那羣不知道從哪來的傢伙比這顆星球上的元素生物更難以被殺死,尤其是她們的首領,在完全無法被殺死的同時還擁有着堪比元素主宰的力量,在任何情況下,她都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對手。

但即便如此,巨人也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那傢伙要在這裡撕毀當年的契約,他不管付出多大代價也要給那羣入侵者點顏色看看。

就在這思索間,那道巨大的元素旋渦終於徹底成型,它如一道門扉般佇立在平靜的海面上,旋渦深處涌動的光流已經形成了穩定的通道,站立在大海中的巨人緊張地盯着那通道最深處,沒過多久,他終於看到一個已經多年不見,但不管什麼時候看見他都能一眼認出來的身影從那裡面走了出來。

海妖女王,“汲取者”們的首領,佩提亞。

而在佩提亞踏入這片平靜海域之後,又有十餘名擔任隨從的海妖從元素裂隙中魚貫而出。

她們沒有帶着那些奇奇怪怪的武器,看上去也沒什麼敵意,似乎確實不是過來打架的——巨人與哨兵們心中都如此想着,但即便如此,他們也絲毫不敢放鬆下來,反而以更加充足的警惕態度關注着這羣突然再度開啓裂隙的不速之客。

佩提亞在平靜如鏡的海面上蜿蜒前行了幾步,長長的蛇尾就彷彿爬行在一片堅硬穩固的地面上,她已經很多年不曾來過這地方了,但這裡仍然和當年一樣沒什麼變化——那些緊張兮兮的土著水元素和他們的首領看上去也沒什麼變化。

她擡起頭,看向海面上佇立的巨人,那巨人也同一時間低頭看着她,她聽到對方如海浪般的聲音在兩片大海之間響起,轟轟隆隆的:“大汲取者,多年不見——你爲何突然違背契約?”

“你好啊,咕嚕嚕,”佩提亞露出一絲微笑,儘可能用友好的語氣與這個總是過於緊張警惕的元素主宰打着招呼,“我們沒可違背契約,當年契約上只是說了海妖和本土水元素互不侵犯和平共處,互不打擾各自的生存,又沒說我們不可以在保持和平的前提下互相串個門——我就是過來看看,順便跟你商量個事的。”

“我叫格魯古諾!”那巨人語帶怒意地叫道,“不要繞彎子了,像個元素生物一樣坦率吧,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啊……抱歉,我好像記錯名字了,”佩提亞先是吃了一驚,然後趕緊道歉,接着才一臉認真地說道,“我們希望能在這裡建立一座哨站——你放心,絕對是出於和平目的,而且我們有着非常重要的理由……”

“哨站?理由?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主宰格魯古諾高聲說道,而附近海面上的水元素哨兵們則立刻端着結晶戰矛向前逼近一步,“我有時候真搞不明白你們‘海妖’是憑藉什麼選出自己的領袖的……幽默感麼?”

“等等等等,你們別這麼緊張,”佩提亞一看對面的反應就知道情況還是跟預料的一樣,趕緊一邊說着一邊回頭看向元素裂隙的方向,“我們確實是帶着和平的目的,你看我還給你們帶了土特產過來……哎,我土特產呢?”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來時的方向,卻看到那元素裂隙附近只有一片空空蕩蕩,隨行的海妖們面面相覷,過了好久才終於有一個反應過來:“陛下,好像是力場邊界過大,穿過裂隙的時候卡住了……”

“卡住了?”佩提亞目瞪口呆,但很快便反應過來,“沒事,我親自來拓寬通道,從這邊應該比較好操作。”

一邊說着,這位深海主宰一邊擡起手指向了那道旋渦的方向,幾乎就在一瞬間,龐大的元素力量便在她的意志下脫離了這片海域的掌控,化爲旋渦的一部分去拓寬其內部的通道,呼嘯而轟鳴的海浪聲從旋渦深處傳了出來,周圍原本就高度緊張的水元素們則瞬間擡起了手中的武器,主宰格魯古諾看到這一幕立刻向前踏出一步,滔天的巨浪便在他身後凝聚起來:“住手!你在做……”

wWW•ttкan•C〇

他的話語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因爲佩提亞真的只是拓寬了那旋渦深處的元素通道——她沒有從裡面召喚出百萬大軍,從元素通道里冒出來的,只有一根被禁錮在純水立方體中的、仍然在微微抽搐的古神殘肢,那殘肢上還綁着蝴蝶結絲帶,掛着留言卡片……

格魯古諾的視線瞬間落在那仍然抽搐的“魷魚觸鬚”上,下一刻他便認出了那是什麼東西,這位元素主宰模糊而不斷涌動的面孔上竟然清晰地浮現出一絲人性化的錯愕和慌亂,他的聲音在海面上炸響:“該死的……你把這東西弄過來幹什麼!!趕緊拿走!!”

佩提亞一臉熱情:“哎你別這麼緊張啊,咕嚕嚕,這東西對你沒危險的……你不來點嚐嚐?”

“夠了!你別過來!你立刻把那東西弄回去,哪來的弄哪去!元素世界不需要這種‘雜質’!”

“可……”

“我信你說的了,佩提亞!我信你說的!”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夜女士的反常安排第二百九十八章 吸引力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九百六十八章 變局開端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可能的真相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蘭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奧菲莉亞的實驗計劃第六百六十章 神諭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七百四十二章 無形之物第三百二十七章 毒入肺腑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小小的失誤第四百四十章 這是一場戰爭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二十一章 交易的達成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秘教堂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留下來的第三百四十二章 希望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離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1095章 塔爾隆德商業振興計劃第三百八十二章 暗影深處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九百七十五章 非指向性爆發第二百六十九章 沒有天賦之人第七百三十八章 帝國學院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九章 焚燒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起跑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七十六章 藝術的第一步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擊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五百四十五章 這纔是新實驗室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六百八十章 知情者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吞噬者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一百零五章 尼古拉斯蛋的新身份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反推的開端第一千零一十章 墜落第五百六十六章 戰錘第三百九十九章 萊蒙特的末路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廢土-全面戰爭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四百五十四章 維爾德的先祖陵寢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話題有點不對啊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遙遠第七百四十五章 龍與龍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琥珀的異常第八百五十二章 奧古斯都家族的小秘密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激烈戰鬥第五十二章 有魔法存在的世界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四百一十八章 復仇之路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們的路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什麼叫專業啊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日歸鄉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八百二十六章 復甦之月的禮物第1082章 高文想要的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高文的驚人猜測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神之慨嘆第六百二十五章 作戰方案,進軍紅楓第八十七章 凡人也能參與的奇蹟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理論與實際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航”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一份“大禮”第六百二十五章 作戰方案,進軍紅楓第七百零七章 戰爭修女團第一千零六十章 關於元素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十五章 煙消雲散第九百九十九章 雪第八百五十二章 奧古斯都家族的小秘密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夜女士的反常安排第二百九十八章 吸引力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九百六十八章 變局開端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可能的真相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蘭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奧菲莉亞的實驗計劃第六百六十章 神諭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七百四十二章 無形之物第三百二十七章 毒入肺腑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小小的失誤第四百四十章 這是一場戰爭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二十一章 交易的達成第七百六十三章 神秘教堂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留下來的第三百四十二章 希望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離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1095章 塔爾隆德商業振興計劃第三百八十二章 暗影深處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九百七十五章 非指向性爆發第二百六十九章 沒有天賦之人第七百三十八章 帝國學院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一百七十一章 永暗海域的傳說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九章 焚燒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起跑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七十六章 藝術的第一步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擊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五百四十五章 這纔是新實驗室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六百八十章 知情者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吞噬者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一百零五章 尼古拉斯蛋的新身份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反推的開端第一千零一十章 墜落第五百六十六章 戰錘第三百九十九章 萊蒙特的末路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廢土-全面戰爭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四百五十四章 維爾德的先祖陵寢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話題有點不對啊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遙遠第七百四十五章 龍與龍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琥珀的異常第八百五十二章 奧古斯都家族的小秘密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激烈戰鬥第五十二章 有魔法存在的世界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四百一十八章 復仇之路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們的路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什麼叫專業啊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日歸鄉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八百二十六章 復甦之月的禮物第1082章 高文想要的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高文的驚人猜測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神之慨嘆第六百二十五章 作戰方案,進軍紅楓第八十七章 凡人也能參與的奇蹟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理論與實際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巡航”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一份“大禮”第六百二十五章 作戰方案,進軍紅楓第七百零七章 戰爭修女團第一千零六十章 關於元素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十五章 煙消雲散第九百九十九章 雪第八百五十二章 奧古斯都家族的小秘密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