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海妖,開始行動

修複超光速通訊陣列的初衷,是為了與當年失散的其他移民艦船恢複聯繫。

然而即便是生性樂觀的海妖,她們也清楚地知道這件事的幾率有多麼縹緲。

已經太久了……距離艦隊從母星逃亡,移民艦之間失去聯繫,已經過去了太久太久的歲月,不老不死的海妖都難以抵擋那般漫長的時光,而廣袤黑暗的宇宙會在這些歲月中吞噬掉許多東西。

佩提亞女王抬頭仰望著正在高空緩緩旋轉的天線塔組件,她知道這些組件曾經沉寂了太長時間——海妖們應該更早點修複這些關鍵系統,然而來自世界規則的排斥讓姐妹們在這顆詭異的星球上耽擱了太多時間,當大家終於能夠完整地理解這個世界並感知到那無處不在的“魔力”時……世界早已滄海桑田。

但海妖們仍然在這件事上投入了巨大的熱情,懷抱著巨大的希望,她們知道自己已經浪費掉了多少時間,然而她們並不在乎——她們是一種遲緩卻又堅韌的生物,她們早已習慣了用漫長的時光去做一件簡單的事情,一切正如海妖們所信奉的那句格言所講:

只要開始,就不算晚。

況且……雖然天線系統沒能如大家期許的那樣收到其他移民船發來的訊號,卻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穫,重新運轉起來的接收單元聆聽到了群星間回蕩的聲音,這個宇宙並不像大家一開始想象的那般空曠荒涼——而那些聲音中最為特殊的一個,似乎能幫助海妖們的新盟友解決他們所遇上的困擾。

我建了個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侍女羅莎莉亞來到了佩提亞身旁,與自己的女王一同注視著通訊天線的方向,而幾乎在同一時間,一陣低沉和緩的嗡鳴聲從天線陣列的中軸結構中傳了出來。

佩提亞微微眯起眼睛,她看到那些漂浮在半空的靈敏結構正在迅速微調著各自的方位和朝向,而一道道明亮的電弧則在天線塔和附屬裝置之間密集跳躍,迅速編織成了數道環形的“攔截力場”,透過高塔基座附近那些敞開的“窗口”,她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台龐大古老系統內的許多結構都亮了起來,剛修複沒多久的接收單元們功率全開地運作著,開始聆聽那些來自遙遠太空的聲音——

與預期的時間分毫不差,那個來自6.12光年之外的訊號再次造訪了這個星系。

佩提亞女王靜靜地站在甲板的高台上,看著深水技師和深海女巫們在那裡忙忙碌碌——每當訊號傳來的時候也正是校準天線各個關鍵系統的好時機,在這顆各方面都很原始落後的星球上,一個來自遠方的超光速通訊訊號對於技術人員們而言是非常難得的“參考準線”。

當然,海妖們也會順便記錄下來那些訊號的內容,並利用塞西爾盟友所提供的解碼方式將其翻譯成可以識別的映像資訊——佩提亞並沒有等待太久,因為那訊號的內容一直是在迴圈重複,所以她很快便拿到了這新一輪的監聽報告。

“……並沒什麼變化,”看著羅莎莉亞轉呈上來的報告圖表,這位深海統治者有些意興闌珊地搖搖頭,“直白易懂的幾何圖案,簡單基礎的數學運算,以及誰也看不懂的古怪文字。這個訊號就只是在重複播報這些內容罷了。”

“這可能是一份持續播報了成百上千年的‘問候’,深海女巫們甚至懷疑這東西是用機器自動定時發布的,”侍女羅莎莉亞在一旁說道,“她們還說或許只有當星空中傳來回應的時候,這個訊號背後的主人才會過來看一眼情況。”

“……前提是這訊號背後真的還有個‘主人’的話,”佩提亞隨手將報告遞給羅莎莉亞,同時隨口說道,“如果一個定時訊號已經自動發布了許多年,那就很難不讓人懷疑這個訊號最初的發布者是否還存活於世,畢竟經過我們如此多年的觀察……這個世界大部分生物的壽命並不能像海妖一樣長久,他們的文明周期也是同樣。”

羅莎莉亞伸出尾巴,用尾巴尖捲住了女王遞過來的報告單,同時接著說道:“海瑟薇大師那邊還在組織人手破譯這些訊號後面的文字內容,不過進展緩慢,海妖中並沒有擅長文字與密碼領域的專業人員。不過最近有一批娜迦聽說了這邊的情況,自告奮勇地趕來幫忙,或許可以期待一下……”

“娜迦麼……”佩提亞銀白色的眉毛輕輕揚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這倒是可以期待,他們曾經是人類,而人類在文字領域的天賦一向比海妖強……總之不管這方面有了什麼進展,都直接發給提爾那邊就好,我們的塞西爾盟友對這件事似乎十分關注,人類那邊最近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這是個順水人情。嗯,順水人情,我喜歡這個句子,難得他們能如此形象地用‘水’來比喻事物。”

這位深海統治者不緊不慢地說著,一邊慢慢向著安塔維恩的邊緣蜿蜒而去,她在甲板邊緣舒展身體伸了個懶腰,目光落在陽光沙灘的方向——陽光已經愈發明亮,巨日帶來的光輝讓那片沙灘在海浪的盡頭閃爍著熠熠輝光,有一些剛剛結束了晚班工作的海妖已經在沙灘上找好舒適的位置,她們挖出一個個沙坑在裡面盤好,靜等著陽光變強之後翻面晾曬。

而在更遠一些的地方,娜迦們在略微靠近內陸區的開闊地上建起了城鎮,如今已經初具規模,富有人類風情又夾雜著各種深海元素的城鎮建築錯落排布,那些暗色的屋頂和灰白色的牆壁是這片陸地百萬年來都不曾有過的風景,又有高高的塔樓佇立在城鎮中央,塔樓上裝飾著蜿蜒盤踞的章魚觸手和貝殼紋路,色調陰沉的巨大機械鐘盤被那些深海元素簇擁在塔頂中央,一條濕潤的石板路從鎮子裡一路延伸到海岸上,石板路的盡頭是一座小小的港口,以及一條直接延伸到海水中的石面坡道。

除了海底的“海溝市”和安塔維恩的“娜迦街區”之外,昔日的風暴之子們如今有將近三分之一人口都居住在那座位於陸地的城鎮裡。

他們已經是深海的眷屬,濕潤的海風和潮汐之力浸潤著他們的血肉與靈魂,然而屬於人類的那部分“殘餘”讓他們選擇了繼續居住在陸地上,並建造起了這風格雜糅的新家園。

佩提亞曾經去拜訪過那座新城鎮,那是個有趣的地方,那裡所有的街道似乎永遠都飄散著若有若無的海腥味,濕潤的地面和牆壁彷彿在模糊陸地與海洋的界限,象徵著深海生物的圖騰和色調陰沉的海浪符文隨處可見,有鱗的深海眷屬們居住在那些屋脊高聳的房屋裡,在白天陽光強烈的時候,他們很少出來活動,但當夜幕降臨,那些浸潤著海腥味的街道上便會傳來鱗片摩擦地面的聲響,有鱗和蛇行的生物們紛紛從自己的藏身處鑽了出來——跑到鎮子中央的廣場上賣海鮮燒烤和“深海特飲”。

經常會有海妖在休假的時候跑到那座鎮上玩耍,在當地人經營的夜市裡一嗨就嗨一宿。

在佩提亞長達百萬年的記憶中,這些都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長期保持著低調封閉生活的海妖們從未因“外來者”而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但如今這一切已經發生了,而且……看上去族人們對這些新出現的變化還挺樂在其中。

“出現一些變化或許也不算壞事……”思索中,佩提亞女王輕聲自言自語地嘀咕道。

一旁的羅莎莉亞好奇地問道:“陛下您說什麼?”

“沒什麼,自言自語罷了。”佩提亞擺了擺手,轉過身便準備離開這個地方,作為深海的統治者,她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但就在這時,一位身材較為高大、留著天藍色長發的海妖突然出現在她的視線中,這讓她的動作停了下來。

“凡妮莎將軍,”佩提亞對來到自己面前的藍發海妖微微點頭,“發生什麼事了?”

“陛下,剛剛接到提爾傳來的聯絡,”被稱作凡妮莎將軍的藍發海妖在佩提亞面前低下頭,一絲不苟地說道,“事情比較急。”

“提爾這個時間發來聯絡?她竟然可以在這時候保持清醒?”佩提亞先是有點驚訝,緊接著便點了點頭,“說吧,什麼情況。”

“我們的盟友希望我們能幫他們監控元素領域裡的一些……現象,”凡妮莎一邊回憶著聯絡的內容一邊說道,“他們那邊似乎發現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現象……有一個貫穿整顆星球的能量系統,被稱作‘深藍網道’,現在這個能量系統中正出現種種異常……”

她一五一十地將提爾發來的消息轉述給了自己的女王,並著重提起了其中關於深藍網道的部分,佩提亞認真聽著,表情一點點變得嚴肅起來。

“深藍網道……我聽說過類似的概念,從前似乎有某一季文明研究過這東西,但那時候咱們還無法感知也無法理解‘魔力’是什麼東西,深藍網道對海妖而言就是一個看不見摸不著卻存在著的‘異常’事物,”在凡妮莎轉述完之後,這位深海統治者若有所思地說道,“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聽起來這件事很嚴重,”羅莎莉亞看向自己的女王,“您的意願是……”

“這件事確實很嚴重,我願意相信那些人類盟友的判斷——關於這顆星球的魔力系統,他們比我們要專業,而且他們在這件事上也完全沒有欺瞞我們的理由,”佩提亞一臉嚴肅,“如果這個貫穿整顆星球的‘動力巨構’真的要出問題,那我們也不會安全的。”

“所以……”凡妮莎用探尋的目光看著佩提亞,“我們要……派個偵察隊去水元素領域看一眼麼?還是要直接在那邊設個哨站之類的……”

“這麼要緊的事情只派個臨時性的偵察隊恐怕不行,”佩提亞略做思考便搖頭說道,“我們需要建立一個長期的哨站,需要在安塔維恩這邊開一個穩定的元素通道。”

這位深海主宰其實是個雷厲風行的人,很多事情下了決斷便要立刻去執行,然而凡妮莎和羅莎莉亞在聽到女王的決定之後卻忍不住互相看了看,各自露出有點為難的模樣,羅莎莉亞最先忍不住開口說道:“陛下,我們是否需要再向人類那邊多確認確認情況?順便這邊也多做些準備,比如與水元素領域那邊的領主們打個招呼,提前安排安排之類……畢竟我們之前和他們的相處並不太愉快,即便現在大家已經簽了協議相安無事,可……事情還是有些敏感。”

“……也是啊,”佩提亞眉頭微微皺起,感覺自己的侍女非常有道理,“簽協議之前和他們打的那架挺厲害的,這時候不打個招呼就直接派人過去建哨站似乎是有點不禮貌……當初打起來也是我們理虧在先,這時候就更要注意了。”

說到這裡她頓了頓,抬頭看向自己最親信的侍女以及最信賴的武官:“你們有什麼建議?”

“事出突然,而且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去和元素領主們慢慢談判,”凡妮莎一邊思索一邊說道,“最好是能迅速表明來意,並盡最大努力減少發生摩擦的可能。”

“要不……帶點土特產過去?”羅莎莉亞想了想,“反正禮節做到位總是沒錯的,起碼這次不能理虧在先了。”

“我認為可行,”佩提亞立刻表達了讚許,“元素領主也是要講道理的,平常哪怕是莽撞的人類法師召喚了他們,只要備足祭品他們也是不會翻臉的……”

一邊說著,她一邊開始飛快地思索起來,在腦海中構思著什麼樣的“土特產”能讓那些和海妖關係緊張微妙的元素領主們迅速恢複冷靜,而很快她便有了靈感,這位深海主宰的臉上露出一絲頗有自信的微笑。

“凡妮莎,你去準備元素躍遷器,我們開一條前往水元素領域的通道;羅莎莉亞,你安排一批技藝嫻熟的挖掘隊伍去海床一趟,挑根大的……”

羅莎莉亞迅速理解了女王的意圖,表情卻有點不太確定:“陛下,這行麼……”

“我覺得行,”佩提亞一臉自信地點頭,“安塔維恩最大的土特產就是那東西了——我們弄一條口感最好的帶過去給元素領主們嘗嘗。啊,我親自送過去,這樣顯得比較有誠意……”

一邊說著,她一邊對眼前的兩位部下擺擺手,轉身便自顧自地離開了這地方,只留下深海侍女和海妖將軍在原地面面相覷。

過了良久,羅莎莉亞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凡妮莎將軍……你覺得這可行麼?”

“……陛下說可行那就是可行,”凡妮莎攤開手,“反正我想不出更好的主意了。”

第八百二十四章 染色第九十二章 尼古拉斯·蛋第五百八十三章 幻視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八百二十一章 新的網路項目第九百二十章 追捕第三百一十六章 提爾對神明的印象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蘭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一百零八章 符文與公式第八百二十七章 春季的風第五百一十七章 皮特曼的協助第九百一十八章 嘯叫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未雨綢繆第二百六十一章 點亮的魔力光輝第六百二十五章 作戰方案,進軍紅楓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三百六十九章 塞西爾的準備第三百二十六章 秘密集會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邁爾和貝蒂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六百一十六章 巨石城的暴風雪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四百一十七章 再次浸入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九百四十三章 風暴眼第六百五十章 忤逆者的合作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三百五十九章 研究項目第四百零九章 夜幕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舉世加速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來個啥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起航者的“忤逆”第二百六十八章 惡化第八百五十三章 進展第七百八十章 “刪除”第八百一十九章 考慮未來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居住條件非常惡劣第九百一十五章 有船自北方來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文的願景第八百二十八章 北方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的第一聲鐘響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六十六章 球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四百六十七章 可控的聖光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最終臨界點的產生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六百九十章 生存的節點第二百六十四章 情報局頭子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訊器背後的技術問題第四百七十九章 發酵第五百九十四章 預警處置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五百四十六章 起源實驗室第六百零七章 災難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五百九十五章 曆史的車輪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千零二十章 湮滅力量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一些答案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第二百六十八章 惡化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六百七十三章 加冕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術與魔法第九十四章 關于軍隊第七百九十章 隱約浮現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六百一十二章 烽火第六百四十三章 國王的代價第一百七十七章 淺睡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來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選”琥珀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二百七十章 再次襲來
第八百二十四章 染色第九十二章 尼古拉斯·蛋第五百八十三章 幻視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八百二十一章 新的網路項目第九百二十章 追捕第三百一十六章 提爾對神明的印象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蘭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一百零八章 符文與公式第八百二十七章 春季的風第五百一十七章 皮特曼的協助第九百一十八章 嘯叫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未雨綢繆第二百六十一章 點亮的魔力光輝第六百二十五章 作戰方案,進軍紅楓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三百六十九章 塞西爾的準備第三百二十六章 秘密集會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邁爾和貝蒂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六百一十六章 巨石城的暴風雪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四百一十七章 再次浸入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九百四十三章 風暴眼第六百五十章 忤逆者的合作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三百五十九章 研究項目第四百零九章 夜幕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舉世加速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來個啥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起航者的“忤逆”第二百六十八章 惡化第八百五十三章 進展第七百八十章 “刪除”第八百一十九章 考慮未來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居住條件非常惡劣第九百一十五章 有船自北方來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文的願景第八百二十八章 北方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的第一聲鐘響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六十六章 球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四百六十七章 可控的聖光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最終臨界點的產生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六百九十章 生存的節點第二百六十四章 情報局頭子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訊器背後的技術問題第四百七十九章 發酵第五百九十四章 預警處置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五百四十六章 起源實驗室第六百零七章 災難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五百九十五章 曆史的車輪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千零二十章 湮滅力量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一些答案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經開始第二百六十八章 惡化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家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六百七十三章 加冕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術與魔法第九十四章 關于軍隊第七百九十章 隱約浮現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六百一十二章 烽火第六百四十三章 國王的代價第一百七十七章 淺睡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來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選”琥珀第九百二十七章 靈歌第二百七十章 再次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