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聆聽光年之外的聲音

靜謐的夜空如巨幕般籠罩著這個世界,即便大地上輝煌的人造燈火讓那些閃爍的群星顯得比以往暗淡了一些,然而那些清冷的星光本身並不會在意大地上的燈火——它們將一如過去的千百萬年,安靜地俯瞰著眾生,在廣袤而黑暗的太空中注視著一個又一個可能有文明繁衍生息的世界。

那些遙遠的星球上此刻正在發生什麼?恐怕最優秀的劇作家窮盡自己的想象力也無法勾勒出來吧。

然而一些比光還要迅捷的資訊卻可以帶來6.12光年之外的問候,讓此刻正仰望星空的人知曉,在遠方也存在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

提爾仰起脖子,靜靜地注視著那些閃爍的星光,暗淡的銀輝灑在她漂亮而細膩的鱗片上,讓這位海妖竟憑空多出了許多優雅恬靜的感覺——高文很少能搞明白這個平日裡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的深海生物都在想些什麼,尤其此刻。

“你在想什麼?”他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多漂亮的星空啊……曾經那麼陌生的景色,現在看起來也相當熟悉了,”提爾輕聲說道,“我們已經注視這片星空上百萬年,你說,在這百萬年裡有多少文明是在我們的注視下消亡的?”

“……在光年的尺度上,文明的消亡尚不及星星的一次閃爍,我認為在我們掌握星海遨遊的能力之前,討論這種話題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說的也是,”提爾笑了笑,“我們是應該思考一些更實際的東西。”

“說到更實際的東西,關於‘蒼星’的發信者我剛才突然又冒出來個想法,”高文腦海中思緒飛轉,新的猜測漸漸成型,“你說……他們會不會並沒有真的掌握超光速通訊技術?”

“哦?”提爾揚了揚眉毛,語氣中帶著疑惑,“你是懷疑我們的通訊技術專家判斷出了差錯?誤將普通的訊號識別為了超光速通訊?”

“不,我相信你們的專家,我只是懷疑‘蒼星’的發信者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高明’,”高文搖了搖頭,說著自己的猜測,“他們之所以用超光速通訊發送那麼簡陋原始的訊號格式,或許根本不是有什麼高明長遠的打算,而是因為……他們只能發送那些東西。”

提爾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

“我不太確定超光速通訊在整個宇航技術中屬於哪一‘層級’的東西,但我猜這個層級肯定不低——畢竟連塔爾隆德的巨龍都不曾掌握這種東西。而技術的發展往往環環相扣,雖然也存在個別領域超前發展的情況,但總體上一個文明的各項技術高度應該是大致平衡的,一項技術的發展往往意味著大量相關領域的跟進,各種技術互為基礎、互相補充方為常態,”高文不緊不慢地說著,“所以,如果蒼星的發信者完全掌握了超光速通訊技術,那他們多半已經不是一個固守在自己母星上的種族,甚至有可能已經成為……另一個‘起航者’。”

“有道理……”提爾慢慢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嘀咕著。

“除了蒼星發出來的那些‘問候’之外,你們的天線陣列有在星空中捕捉到其他的超光速通訊麼?”高文一臉嚴肅地問道,“哪怕僅僅是一聲短促的雜波?”

“沒有,”提爾立刻搖了搖頭,“安塔維恩那邊在確認了SK-32-A所發送的訊號為超光速通訊之後還特意掃描了天線系統能夠覆蓋到的整個天空,但沒有發現第二個超光速通訊……”

“所以,蒼星的發信者多半不是一個完整掌握了超光速通訊技術的文明——否則他們附近的星空中不可能如此‘安靜’,你能想象麼?這就像有一個種族掌握了生火的技能,然後幾百年過去了,這個種族所生存的地區連一縷額外的青煙都沒冒出來過……”

提爾瞬間反應過來:“除非那‘火把’不是他們的,他們既不知道該怎麼升第二堆火,也不知道這‘火把’除了打訊號之外還能幹什麼!”

高文點了點頭,語氣低沉地慢慢說道:“這隻是個可能性。”

“……那這根火把是誰的?”提爾下意識地問道,“這……這可是一根能夠在光年尺度的太空中以超光速傳遞訊號的‘火把’啊……”

高文一時間沒有作答,只是抬起頭靜靜地仰望著星空,而事實上真相已經呼之欲出,甚至提爾自己,也在若有所思中想到了這個問題最有可能的答案——除了起航者,還能是誰?

高文想到了他在蒼穹站的日誌中所看到的那些資訊,心中不免有所感歎:星空中的遺產……看來果然不止一處。

提爾不知何時已經把目光落在高文身上,她靜靜地盯著眼前這個“人類開拓英雄”看了很長時間,突然沒頭沒尾地說了一句:“真難得。”

“是啊,如果情況真如我們猜測的那樣,一個還未能衝出母星的文明卻得到了一個超光速通訊裝置,那這確實是挺難得的……”

“我不是說這個,”提爾搖了搖頭,“我是說你,真難得。”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我?”高文一臉錯愕地指了指自己,“我有什麼難得的?”

“我很少能在陸上人中間找到能夠談論這些話題的對象,我沒有歧視或嘲諷的意思,但陸上人對宇宙的了解……確實不多,而你是個例外,你不但能夠跟上這些話題,甚至有很多自己的思索,這非常難得,而且直到今天你仍然保持著在這方面的旺盛好奇心和靈活頭腦……這是更難得的,”提爾一臉認真地說著,“我認識的陸上人不多,但我聽姐妹們描述過許多陸上的君主或統帥,他們中不乏具備卓然眼光和淵博學識之人,但他們總要被大地上的事物不斷糾纏,政治,軍事,民生,國家層面的威脅與利益……都是這些我聽一聽就會頭疼的東西。

“你也需要面對這些‘糾纏’,我親眼可見,但令我驚訝的是,你對星空的關注和對未知的探索欲竟從不曾消退過。”

高文有些驚訝地看著此刻正露出一臉嚴肅神色的提爾,他平日裡聽對方說這麼多話的機會可不多,這傢伙今天全部的清醒時間恐怕都用在這場交談上了:“……這算是誇獎麼?”

“相當高的誇獎,”提爾認真地點了點頭,“能被我這麼誇的人你還是第一個。”

“那我深感榮幸,不過我有個疑問,”高文特認真地說道,“你平常每天不都在睡覺麼?哪來的時間思考這麼多複雜的事情?”

“你不知道麼?海妖睡覺的時候也是可以思考問題的——我們的精神活動永不停歇,換句話說,一旦停止思考,海妖也就死掉了,”提爾一邊說著一邊搖了搖尾巴,“畢竟我們本身就是個比較遲鈍的種族,再不把時間都利用上,那可真就一無是處了……”

“你們在睡覺的時候也在進行清醒的思考活動?!”高文驚愕地瞪大了眼睛,這真是他此前從未聽說,更從未想到的事情,是提爾平日裡與人類無異的外表讓他產生了錯覺,總以為海妖是一種雖然擁有變形能力,但本質上和人類差不多的智慧種族,而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這個本質上是元素生物的族群和人類之間有著多麼巨大的差別,“那也就是說……你們是不會做夢的?”

“作為個體的普通海妖確實是不會做夢的——當然,我們也可以強行將那些過於沉浸的‘睡眠思考’當做是海妖在做夢,但這就有點牽強了,”提爾搖晃著尾巴尖,一臉正經地解釋著,“真正能夠做夢的海妖只有一個,那就是伊娃……”

“伊娃……”高文回憶著關於這個名字背後的知識,若有所思地說著,“我記著這是你們的那個‘種族之靈’?”

“種族之靈麼?這麼理解倒也沒錯,”提爾笑了起來,“伊娃是所有海妖的集合,你可以把她視作是一個最大的、無形的海妖,是我們作為水元素整體的‘元素之核’。一些外族人並不能理解這樣一個無形的存在,但對我們海妖而言,伊娃就是個切切實實的個體,而且她也是唯一能夠‘做夢’的海妖。在海妖之間,那些具備特殊天賦的個體能夠感知到伊娃的夢境,這些個體通常包括最強大的潮汐主宰以及深海女巫,當然還有我們的女王——女王幾乎總是能看到伊娃的夢境,有時候她還會與我們分享她在夢境中看到的奇妙風景……”

高文認真聽著提爾所講述的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良久才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們這個種族還真挺不可思議的……”

……

海浪聲如一曲溫柔的歌謠,順著湧動的水流傳入了寬敞而考究的臥房,佩提亞從沉睡中蘇醒,在一個由純水凝結而成的元素之球中睜開了眼睛。

銀白色的長髮在純水之球中飄動著,但很快便在其主人的控制下盡數收至腦後,佩提亞從純水之球中遊動出來,身上的衣服隨之變幻為一襲華貴卻不影響行動的淺藍長裙,她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深海侍女羅莎莉亞幾乎在同一時間乘著一股水流出現在她面前。

“陛下,”羅莎莉亞向前遊了兩步,“您今天比往常醒來的遲一些。”

“我又看到了伊娃的夢境,”佩提亞說道,“她最近似乎很喜歡做夢。”

侍女羅莎莉亞臉上頓時露出感興趣的表情:“伊娃的夢境?您都看到什麼了?”

“具體的內容有些模糊了,我只記得自己看到一望無際的海,像是故鄉那樣無窮無盡的海,海上沒有陸地,還有許多生命在海洋中繁衍生息,其中包括像海妖一樣的生物,也包括……我不認識的種族,還有一些像是古代遺迹或者紀念物的巨型結構漂浮在海洋上……”佩提亞揉了揉額角,“就這些了,都是莫名其妙的景象……畢竟只是個夢。”

“或許是伊娃在夢境中看到了遠方的同胞所看到的風景呢?我們在伊娃的夢境中同為一體……”羅莎莉亞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說著寬慰般的話語,“不管怎樣,您所看到的似乎也不是什麼糟糕的景象。”

“遠方麼……”佩提亞輕聲說道,並被這個字眼所提醒,“超光陣列那邊有什麼進展麼?”

“仍然沒有收到來自任何一艘移民艦的訊號,”羅莎莉亞輕輕搖了搖頭,“此外對SK-32-A的監聽仍在進行中,距離上一次收到訊號已經過去了三天多,按照已掌握的規律,下次出現超光通訊應該就在十幾分鐘後了。”

“嗯,”佩提亞一邊點頭一邊向走廊的方向遊去——這裡是安塔維恩的皇家區,整個區域都位於深水屏障內部,來自故鄉的海水充斥在每一條走廊和每一個房間中,出門當然只能靠遊動,這對海妖而言是十分便利且舒適的環境,“對周圍天空的掃描呢?”

“沒什麼發現,”羅莎莉亞搖頭說道,“只收到了零星幾個非常微弱的低頻呼叫,是依靠光波或類星脈衝發射的常規訊號,它們可能已經在這片太空中飄蕩了數萬甚至數十萬年之久,在恒星系統所形成的囚籠內不斷兜著圈子,而發射它們的文明已消亡多年了。”

“……即便它們沒有消亡,我們也沒什麼可做的,”佩提亞歎了口氣,“只能接聽無法發射,這是個無解的問題……諧振晶體還沒有眉目麼?”

“很遺憾,海瑟薇大師表示她也無能為力——諧振晶體損毀的非常徹底,而這顆星球缺乏重新熔鑄晶體所需的關鍵材料。塞西爾人分享給我們的能源技術和符文知識雖然好用,但他們這兩項技術對於修複超光速通訊陣列並無幫助。另外我們還嘗試了最近從深海中發掘出來的幾種天然材料,也都不符合要求……”

“好吧,這種事急不來,”佩提亞輕輕點了點頭,“讓深海女巫們儘力而為就好。”

“是,陛下。”

艾歐大陸金色沙灘,安塔維恩號擱淺區域,一座結構複雜的通訊高塔佇立在這艘巨型移民星艦的尾部甲板上,高塔底部的基座大敞四開著,暴露出了其內部精密的組件以及正在某些結構深處微微閃爍的系統燈光,作為技術人員的“深海女巫”們在這座高塔內外忙忙碌碌,檢查著剛剛修複沒多久的接收模組,調整著尚不穩定的核心系統。

而在這座高塔上方,已經恢複運轉的幾個通訊組件正在無形力場的托舉下漂浮起來,在塔身周圍緩緩旋轉,流線型的合金結構高高指向天空,在清晨的陽光下,其金屬外殼被映的一片金紅。

佩提亞來到甲板上,望著正在高塔周圍忙忙碌碌的海妖,以及最近才出現在這一區域的、正跟著深海女巫們學習機械維護技藝的娜迦們的身影,隨後她的目光又落在那座高塔上,一聲微微的歎息從她口中傳出。

第四百七十四章 沒有人會停下第五百二十一章 南境見聞第二百三十七章 末日庇護所第四百六十六章 重啟的實驗室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六百九十章 生存的節點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邀請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五百八十一章 高塔第六百一十二章 烽火第四百零四章 清掃和整頓第五百五十四章 神聖盟約的責任第八百二十三章 愈發模糊的界限第五十八章 諾裡斯的故事第四百五十九章 新的教義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冬日獵神第四百五十一章 智慧的結晶第五百零一章 無言以對的紀念日第五百九十二章 盜夢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一百四十九章 收容第1093章 解析神明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四百五十章 印刷時代的序幕第三百二十一章 “嶄露頭角”第九百七十四章 下墜第四百五十六章 並非談判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七百八十一章 鐘聲響起之後的小鎮第九百五十七章 永恒搖籃第六百二十六章 戰爭機器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六百三十六章 守城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選”琥珀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吞噬者第四百零四章 清掃和整頓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一百九十五章 提爾帶來的情報第六百九十章 生存的節點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九百四十五章 是真是幻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八百七十九章 觸及邊界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三百四十八章 風向第七百八十五章 返回現實第三十四章 交涉第五百七十四章 拓路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傢伙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擊要塞第四百八十六章 包圍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專家建議第十一章 前路漫漫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季建設計劃第九百一十九章 空洞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燒之後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合作的基礎第五百一十四章 重返帝都第八百六十二章 新苗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九百八十七章 局勢第四百零七章 黑暗第六章 這是啥玩意兒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七百八十一章 鐘聲響起之後的小鎮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1094章 隱患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三百一十二章 挖坑那點事第八百四十一章 龍裔們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季建設計劃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
第四百七十四章 沒有人會停下第五百二十一章 南境見聞第二百三十七章 末日庇護所第四百六十六章 重啟的實驗室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六百九十章 生存的節點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邀請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五百八十一章 高塔第六百一十二章 烽火第四百零四章 清掃和整頓第五百五十四章 神聖盟約的責任第八百二十三章 愈發模糊的界限第五十八章 諾裡斯的故事第四百五十九章 新的教義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冬日獵神第四百五十一章 智慧的結晶第五百零一章 無言以對的紀念日第五百九十二章 盜夢第四百四十二章 戰鬥結束第一百四十九章 收容第1093章 解析神明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四百五十章 印刷時代的序幕第三百二十一章 “嶄露頭角”第九百七十四章 下墜第四百五十六章 並非談判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七百八十一章 鐘聲響起之後的小鎮第九百五十七章 永恒搖籃第六百二十六章 戰爭機器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六百三十六章 守城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選”琥珀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第二類越界和觀察者放逐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吞噬者第四百零四章 清掃和整頓第1096章 這比搶錢快多了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一百九十五章 提爾帶來的情報第六百九十章 生存的節點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九百四十五章 是真是幻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八百七十九章 觸及邊界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三百四十八章 風向第七百八十五章 返回現實第三十四章 交涉第五百七十四章 拓路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傢伙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擊要塞第四百八十六章 包圍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專家建議第十一章 前路漫漫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季建設計劃第九百一十九章 空洞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燒之後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合作的基礎第五百一十四章 重返帝都第八百六十二章 新苗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九百八十七章 局勢第四百零七章 黑暗第六章 這是啥玩意兒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七百八十一章 鐘聲響起之後的小鎮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第1094章 隱患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三百一十二章 挖坑那點事第八百四十一章 龍裔們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季建設計劃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