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

海妖來到這顆星球所乘坐的星艦……

聽著提爾嘀嘀咕咕的最後半句話,高文腦海中隨即便聯想到了那艘至今仍然擱淺在無盡之海深處、其規模據說比當年的剛鐸帝都還要大上一圈的星際飛船,平心而論,哪怕這顆星球上已經冒出來了像塔爾隆德那樣賽博朋克一般的先進文明,海妖們所乘坐的那艘飛船在高文心中也仍然是這顆星球上畫風最離譜的事物——一艘飛船啊!那可是一艘能進行星際殖民的飛船!

真虧自己剛從墳墓裡爬出來的時候還以為這是個劍與魔法的世界來著……

送福利,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高文甩了甩頭,把那些不相干的聯想甩出腦海,同時又用有點好奇的目光看著正懶洋洋把上半身搭在長椅上、尾巴一路蔓延出去好幾米的海毛蟲:“你們那艘飛船如今修複到哪一步了?我記得前不久你還跟我說過,你們的工程師在動力核心還是什麼核心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步……”

“是核心融合塔啦,用來從負空間潮汐中汲取能量,給躍遷引擎供能的大傢伙——從迫降在這顆星球上之後,那東西就停機了,深水技師們想盡辦法也沒能重新點燃它的一級驅動爐,”提爾晃了晃尾巴尖,一臉很懂地說道,“現在我們終於搞明白了魔力是什麼東西,也就計算出了核心融合塔在啟動過程中遇上的‘偏差’幅度。”

說到這她頓了頓,似乎在很認真地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解釋,然後才再次開口:“據說深水技師們已經放棄了將其原樣修複的計劃——這個世界的環境實在和我們的故鄉偏差太多,而核心融合塔的關鍵結構在新環境中完全無法適應,所以她們決定將核心融合塔的內核區直接拆掉,把驅動部分換成虹光聚焦矩陣,再利用融合塔外圍的力場線圈和相變分流器重新分配能量流,事實上她們已經這麼試過了,拆換了一小部分……效果似乎很好。”

“虹光……你們直接把那玩意兒塞進了飛船的動力爐裡?!”高文頓時目瞪口呆,他倒是知道海妖在嘗試從塞西爾的虹光發生器中尋找修複飛船能源模組的靈感,但他可沒想到那群膽大包天的深海鹹魚竟然直接把虹光裝置塞進了動力爐裡,而且聽上去塞的還不是一個兩個——她們往裡面塞了個矩陣!

那東西平常是用來攻城拔寨的巨炮!輸出功率高的嚇人!那幫魚精這是在鍋爐裡燒核彈頭?

提爾卻對高文的反應感覺莫名其妙,她抬頭懶洋洋地看了一眼,聲音彷彿隨時可能睡著:“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們的深水技師一向有著很開闊的思路——當然了,問題還是有一些的,主要是虹光裝置輸出的能量功率還是不太夠,哪怕那邊的技術人員們儘可能提高了聚焦矩陣的功率密度,也只夠讓融合塔勉強以最低功率運行,平常安塔維恩的主要能源還是得依靠燒魷魚……不過這對於已經停滯了許多年的我們而言已經是不得了的進步了。”

聽著提爾渾不在意的念叨聲,高文原本驚愕的神色終於漸漸化為木然,他面無表情地看了趴在長椅上的海毛蟲精一眼,心說這真不愧是曾經的星際文明——除了腦子普遍有坑進水之外,這個種族在這顆星球上是真的只能讓人仰望……

提爾則不知道高文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她只是打了個哈欠,又回憶了一下最近和故鄉的聯絡內容,才不太確定地繼續說道:“對了,我們那邊的修複工程最近還有個成果……你可能有興趣。”

“我感興趣的東西?”高文有些錯愕,“是什麼?”

“安塔維恩的超光速通訊陣列,”提爾伸了個長長長長長的懶腰,又認真地在椅子旁邊把自己盤成一坨,“也就是天線系統。”

“超光速通訊陣列……”高文眨眨眼,終於回憶起來,“我記得你好像跟我提過……等等,你們已經把那玩意兒修好了?!”

“談不上修好,發送單元的諧振晶體損壞過於嚴重,現在我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替代品,但我們想辦法修好了它的一部分接收模組,”提爾說道,神色中突然有一絲感慨,“我們沒能接收到其他移民飛船發來的聯絡資訊,但我們收到了你們在監聽站裡接收到的那種訊號……並成功實現了精確定位。”

這個消息來的是如此突然,以至於高文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他眨巴了幾下眼睛,腦海中才浮現出對應的情報:海妖們嘗試修複飛船的天線陣列一事他是知道的,而且他還知道海妖當年從故鄉逃離時所發射的移民飛船並不只有安塔維恩一艘——據說另有數艘飛船從她們的母星起航,然而如今皆已散失在茫茫星海深處。

如今儘管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提爾的同胞們似乎仍然堅信其他飛船上的同胞們還活著,她們希望能修好飛船的通訊系統,以重新聯繫上那些在百萬年前便已經失去聯絡的同胞。

另一方面,他更知道提爾所說的“訊號”是什麼東西,那是之前索林樞紐、北境樞紐以及先祖之峰樞紐皆先後監聽到的、來自茫茫宇宙的神秘資訊,那些訊號傳遞著基礎的數學知識和無人能懂的語言文字,彷彿是在向其他文明展示自己的存在並致以問候,而他已經從龍神口中得到證實,那些訊號來自其他星球上的智慧生物,只是由於技術限制,哪怕目前塞西爾最先進的魔網樞紐也只能偶爾單方面地收到那些訊號,卻無法鎖定它的具體發射源,也無法破解對方發射訊號所用的技術。

至於對那些神秘“異星文字”的破譯……塞西爾和提豐帝國在很早以前就組織起了規模龐大的密碼學家和文字專家隊伍,甚至把破譯工作下放到了民間集思廣益,然而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所有工作的進展仍然微乎其微。

他沒有想到,突然的破局點竟然來自那些與聯盟關係若即若離的海妖。

“那些訊號的來源方位和你們當初的推測相差不遠,”提爾看到了高文表情的變化,她沒有賣關子,“確實是來自霜天座方向,在霜天座底部,有一顆暗淡的恒星——可能也有些別的什麼小天體,但我們的觀測設備受損,暫時無法確認。經過安塔維恩號星軌儀的精確追蹤,訊號是從那顆恒星附近傳出來的。”

“那顆恒星有名字麼?”高文下意識問道。

“我們管它叫SK-32-A,但在你們人類世界,魔法師和占星師們好像給它起了個挺好聽的名字,叫‘蒼星’,”提爾聳聳肩說道,“要確認這點可不容易,我在你們那些亂七八糟又缺乏精度的天文圖表裡翻了好久,又找安塔維恩的天文學者們比對了好幾遍,才敢確認我們的SK-32-A和你們人類口中的‘蒼星’是一個……”

高文不等她說完便立刻打斷:“明天開始你池子裡的鹽換成精製海鹽。”

“好嘞!”提爾瞬間點頭,然後才接著說正事,“那就回到‘蒼星’——我們測出了它和我們腳下這顆星球之間的距離,約有6.12光年,它應該有至少一顆大質量的氣態行星和兩顆固態行星繞其運轉,但我們暫時還無法確認訊號到底是從其中哪顆星球附近發出……

“另外,我們的天線系統對訊號進行了較長時間的追蹤,確認那訊號是以約3.35天為周期不斷髮送,每次從訊號出現到消失會持續16個小時,目前還不確定這種周期是發送者有意為之還是受到了沿途宇宙環境的影響……”

高文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他將提爾所說的每一個字都認真記在心中,並輕聲重複了一遍那個特殊的名字:“……蒼星……”

提爾看了高文一眼,似乎有些猶豫,在思考了幾秒種後她才繼續說道:“最後還有一件事……”

“你說。”高文立刻說道,語氣中的急迫甚至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大部分人類應該還無法理解這意味著什麼,但據我的了解,你應該能聽懂我要說的是什麼概念,”提爾微微晃了晃尾巴尖,神情變得十分鄭重,“經過通訊陣列的分析,我們發現一件事——那訊號……是以超光速傳播的。”

高文瞬間皺起了眉頭:提爾話很簡短,然而這其中透露出的資訊量卻非同凡響。

“超光速……”他忍不住輕聲嘀咕著,“也就是說……”

“雖然隔著6.12光年的距離,但那些訊號卻不是從六年前發出來的‘過時資訊’,我們接收到的是來自蒼星的即時通訊,而且這種資訊發送技術十分高明——它既可以被我們的超光速通訊陣列捕捉,也可以進入魔網樞紐這樣常規的天線系統,這說明它在調製之初就是為了向儘可能多的‘目標’投送情報,”提爾點頭說道,“而如果我們擁有對等的發信技術,我們甚至現在就可以實現和‘蒼星’之間的即時通訊……跨越6.12光年的距離,與另一顆星球上的智慧生物建立交流。”

高文正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衝擊,聽到這裡下意識問道:“你們的超光速通訊陣列不可以……”

“不可以,”提爾搖了搖頭,“我剛才說過了,我們只修好了陣列的接收模組,而且只是一部分。整個系統的諧振晶體壞了,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替代產物。”

高文意識到自己有些過於激動,立刻強迫自己恢複冷靜,並若有所思地輕聲說道:“不管怎樣,‘蒼星’顯然是一個比我們更先進的文明……”

“他們至少掌握著比我們先進的通訊技術——當然,安塔維恩號修好以後就不一定了,”提爾說道,並緊接著皺了皺眉,臉上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但說到這個‘通訊技術’……我有一個在通訊技術組工作的姐妹上次跟我提起了一個可疑的地方。”

高文皺皺眉:“可疑的地方?”

“和‘超光速通訊’這樣尖端的傳輸技術比起來,蒼星發送的訊號在編碼方式和調製格式方面卻顯得過於簡單落後,”提爾慢慢說著——她很少會跟這裡的人講起這方面的知識,因為她所了解的那些知識對於人類而言大多過於艱深難懂,但她知道,眼前這個不可思議的“人類”是可以聽懂自己在說什麼的,“在同樣的通道寬度下,他們本可以塞進更多的有效資訊和更清晰的圖文內容,但他們卻選擇了最原始和低效率的‘編碼錶’……

“你能理解這其中的矛盾之處麼?換成你們陸地人能聽懂的比喻,就好像他們手頭有一個來自剛鐸帝國的、極度精密先進且直到今天還能用的魔法裝置,他們卻給那裝置上綁了根棍子用它來砸核桃——雖然最終目的還是實現了,但這個過程卻……”

提爾攤了攤手,高文則迅速理解了她話語中的含義,他想到了索林樞紐之前監聽到的那些資訊,當時他並不覺得那有什麼,然而現在,他知道了那訊號竟然是以超光速的方式傳輸,整件事背後的違和感果然瞬間湧上心頭。

這就像是在光纖時代,兩個人用著最先進的計算機和最高速的光纖網路……互拍電報。

“或許這隻是為了讓像我們這樣的‘低水平文明’能夠更容易地破解他們所發送的訊號內容,”稍作思考中,高文想到了一個可能性,“更複雜的編碼方式或許效率更高,但顯然破解起來的難度也會更高……”

“我們也想過這個可能性,但這有個問題,”提爾搖了搖頭,“如果是為了照顧‘低水平接收者’,那他們完全可以同時發送多套不同的編碼,分別採用不同水平的編譯技術——這樣一來,不管是怎樣級別的‘接收者’都將有機會收到並破解那些訊號。如果‘蒼星’真的是一個掌握了超光速通訊的先進文明,這種事情對他們而言絕對是輕而易舉的。”

高文心中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他的頭腦飛快運轉,提爾所提出的這些問題顯然值得他更進一步的思考:“或許……他們的訊號只是為了發給‘低水平文明’呢?也可能‘蒼星’的發送者根本就不在意資訊傳遞的效率,他們只需要把那些基礎的‘問候’發往整個星區即可,而最原始簡陋的編碼方式可以確保這些資訊被可靠地發送到每一個有能力‘聆聽太空’的文明手中……”

“這也是個可能性,”提爾點了點頭,“但這樣做的意義又何在呢?”

“……我不知道,”高文猶豫了片刻,還是微微點頭說道,“歸根結底,我們對那個遙遠的‘發信者’了解還是太少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五百二十七章 達成第三百八十二章 暗影深處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七百九十九章 達成第七百七十六章 破碎的記憶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五百六十二章 與龍交談第八百五十七章 “樣本”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六百二十七章 怪物與機器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五百七十一章 開拓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七百二十七章 幣制改革方案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再訪神話時代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一百一十四章 提豐陰雲第九百零五章 莫迪爾留下的謎團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進一步的覺醒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留下些東西第一百二十六章 這片土地到底埋藏著什麼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話題有點不對啊第九百一十五章 有船自北方來第二百四十六章 琥珀歸來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四百六十九章 都在前進第1094章 隱患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五百五十九章 思路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大死第六百八十三章 那些正在發生的第六百四十五章 王旗的終結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文的道德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三百二十六章 秘密集會第四百五十章 印刷時代的序幕第三十九章 黑暗群山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著的幽靈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六十六章 球第一千零九章 暴風雪第九十四章 關于軍隊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解脫第四百八十一章 廣為傳播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七百三十七章 溢出第六百章 貿易需求第七百二十一章 龍騎兵I型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九百二十四章 神的傾向性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五百七十九章 廢土邊緣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九百零二章 極北之旅第五百七十六章 密函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塔爾隆德的使者第八百七十八章 滲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七十四章 什麼玩意兒在發光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報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九百二十一章 逃掉的神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延伸的軌跡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五百二十七章 達成第三百八十二章 暗影深處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安定的冬日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七百九十九章 達成第七百七十六章 破碎的記憶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五百六十二章 與龍交談第八百五十七章 “樣本”第三百零二章 再次相遇第六百二十七章 怪物與機器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五百七十一章 開拓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七百二十七章 幣制改革方案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再訪神話時代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一百一十四章 提豐陰雲第九百零五章 莫迪爾留下的謎團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進一步的覺醒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留下些東西第一百二十六章 這片土地到底埋藏著什麼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話題有點不對啊第九百一十五章 有船自北方來第二百四十六章 琥珀歸來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四百六十九章 都在前進第1094章 隱患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五百五十九章 思路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一百六十七章 作大死第六百八十三章 那些正在發生的第六百四十五章 王旗的終結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文的道德第五百二十章 往南方去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邊緣威脅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三百二十六章 秘密集會第四百五十章 印刷時代的序幕第三十九章 黑暗群山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著的幽靈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六十六章 球第一千零九章 暴風雪第九十四章 關于軍隊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解脫第四百八十一章 廣為傳播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七百三十七章 溢出第六百章 貿易需求第七百二十一章 龍騎兵I型第九十七章 來自王都的客人第九百二十四章 神的傾向性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五百七十九章 廢土邊緣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九百零二章 極北之旅第五百七十六章 密函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塔爾隆德的使者第八百七十八章 滲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七十四章 什麼玩意兒在發光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報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盡頭第九百二十一章 逃掉的神第七百一十七章 蹭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