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

海妖來到這顆星球所乘坐的星艦……

聽着提爾嘀嘀咕咕的最後半句話,高文腦海中隨即便聯想到了那艘至今仍然擱淺在無盡之海深處、其規模據說比當年的剛鐸帝都還要大上一圈的星際飛船,平心而論,哪怕這顆星球上已經冒出來了像塔爾隆德那樣賽博朋克一般的先進文明,海妖們所乘坐的那艘飛船在高文心中也仍然是這顆星球上畫風最離譜的事物——一艘飛船啊!那可是一艘能進行星際殖民的飛船!

真虧自己剛從墳墓裡爬出來的時候還以爲這是個劍與魔法的世界來着……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高文甩了甩頭,把那些不相干的聯想甩出腦海,同時又用有點好奇的目光看着正懶洋洋把上半身搭在長椅上、尾巴一路蔓延出去好幾米的海毛蟲:“你們那艘飛船如今修復到哪一步了?我記得前不久你還跟我說過,你們的工程師在動力核心還是什麼核心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步……”

“是核心融合塔啦,用來從負空間潮汐中汲取能量,給躍遷引擎供能的大傢伙——從迫降在這顆星球上之後,那東西就停機了,深水技師們想盡辦法也沒能重新點燃它的一級驅動爐,”提爾晃了晃尾巴尖,一臉很懂地說道,“現在我們終於搞明白了魔力是什麼東西,也就計算出了核心融合塔在啓動過程中遇上的‘偏差’幅度。”

說到這她頓了頓,似乎在很認真地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解釋,然後纔再次開口:“據說深水技師們已經放棄了將其原樣修復的計劃——這個世界的環境實在和我們的故鄉偏差太多,而核心融合塔的關鍵結構在新環境中完全無法適應,所以她們決定將核心融合塔的內核區直接拆掉,把驅動部分換成虹光聚焦矩陣,再利用融合塔外圍的力場線圈和相變分流器重新分配能量流,事實上她們已經這麼試過了,拆換了一小部分……效果似乎很好。”

“虹光……你們直接把那玩意兒塞進了飛船的動力爐裡?!”高文頓時目瞪口呆,他倒是知道海妖在嘗試從塞西爾的虹光發生器中尋找修復飛船能源模塊的靈感,但他可沒想到那羣膽大包天的深海鹹魚竟然直接把虹光裝置塞進了動力爐裡,而且聽上去塞的還不是一個兩個——她們往裡面塞了個矩陣!

那東西平常是用來攻城拔寨的巨炮!輸出功率高的嚇人!那幫魚精這是在鍋爐裡燒核彈頭?

提爾卻對高文的反應感覺莫名其妙,她擡頭懶洋洋地看了一眼,聲音彷彿隨時可能睡着:“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們的深水技師一向有着很開闊的思路——當然了,問題還是有一些的,主要是虹光裝置輸出的能量功率還是不太夠,哪怕那邊的技術人員們儘可能提高了聚焦矩陣的功率密度,也只夠讓融合塔勉強以最低功率運行,平常安塔維恩的主要能源還是得依靠燒魷魚……不過這對於已經停滯了許多年的我們而言已經是不得了的進步了。”

聽着提爾渾不在意的唸叨聲,高文原本驚愕的神色終於漸漸化爲木然,他面無表情地看了趴在長椅上的海毛蟲精一眼,心說這真不愧是曾經的星際文明——除了腦子普遍有坑進水之外,這個種族在這顆星球上是真的只能讓人仰望……

提爾則不知道高文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她只是打了個哈欠,又回憶了一下最近和故鄉的聯絡內容,纔不太確定地繼續說道:“對了,我們那邊的修復工程最近還有個成果……你可能有興趣。”

“我感興趣的東西?”高文有些錯愕,“是什麼?”

“安塔維恩的超光速通訊陣列,”提爾伸了個長長長長長的懶腰,又認真地在椅子旁邊把自己盤成一坨,“也就是天線系統。”

“超光速通訊陣列……”高文眨眨眼,終於回憶起來,“我記得你好像跟我提過……等等,你們已經把那玩意兒修好了?!”

“談不上修好,發送單元的諧振晶體損壞過於嚴重,現在我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替代品,但我們想辦法修好了它的一部分接收模塊,”提爾說道,神色中突然有一絲感慨,“我們沒能接收到其他移民飛船發來的聯絡信息,但我們收到了你們在監聽站裡接收到的那種信號……併成功實現了精確定位。”

這個消息來的是如此突然,以至於高文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他眨巴了幾下眼睛,腦海中才浮現出對應的情報:海妖們嘗試修復飛船的天線陣列一事他是知道的,而且他還知道海妖當年從故鄉逃離時所發射的移民飛船並不只有安塔維恩一艘——據說另有數艘飛船從她們的母星起航,然而如今皆已散失在茫茫星海深處。

如今儘管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提爾的同胞們似乎仍然堅信其他飛船上的同胞們還活着,她們希望能修好飛船的通訊系統,以重新聯繫上那些在百萬年前便已經失去聯絡的同胞。

另一方面,他更知道提爾所說的“信號”是什麼東西,那是之前索林樞紐、北境樞紐以及先祖之峰樞紐皆先後監聽到的、來自茫茫宇宙的神秘信息,那些信號傳遞着基礎的數學知識和無人能懂的語言文字,彷彿是在向其他文明展示自己的存在並致以問候,而他已經從龍神口中得到證實,那些信號來自其他星球上的智慧生物,只是由於技術限制,哪怕目前塞西爾最先進的魔網樞紐也只能偶爾單方面地收到那些信號,卻無法鎖定它的具體發射源,也無法破解對方發射信號所用的技術。

至於對那些神秘“異星文字”的破譯……塞西爾和提豐帝國在很早以前就組織起了規模龐大的密碼學家和文字專家隊伍,甚至把破譯工作下放到了民間集思廣益,然而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所有工作的進展仍然微乎其微。

他沒有想到,突然的破局點竟然來自那些與聯盟關係若即若離的海妖。

“那些信號的來源方位和你們當初的推測相差不遠,”提爾看到了高文表情的變化,她沒有賣關子,“確實是來自霜天座方向,在霜天座底部,有一顆暗淡的恆星——可能也有些別的什麼小天體,但我們的觀測設備受損,暫時無法確認。經過安塔維恩號星軌儀的精確追蹤,信號是從那顆恆星附近傳出來的。”

“那顆恆星有名字麼?”高文下意識問道。

“我們管它叫SK-32-A,但在你們人類世界,魔法師和占星師們好像給它起了個挺好聽的名字,叫‘蒼星’,”提爾聳聳肩說道,“要確認這點可不容易,我在你們那些亂七八糟又缺乏精度的天文圖表裡翻了好久,又找安塔維恩的天文學者們比對了好幾遍,纔敢確認我們的SK-32-A和你們人類口中的‘蒼星’是一個……”

高文不等她說完便立刻打斷:“明天開始你池子裡的鹽換成精製海鹽。”

“好嘞!”提爾瞬間點頭,然後才接着說正事,“那就回到‘蒼星’——我們測出了它和我們腳下這顆星球之間的距離,約有6.12光年,它應該有至少一顆大質量的氣態行星和兩顆固態行星繞其運轉,但我們暫時還無法確認信號到底是從其中哪顆星球附近發出……

“另外,我們的天線系統對信號進行了較長時間的追蹤,確認那信號是以約3.35天爲週期不斷髮送,每次從信號出現到消失會持續16個小時,目前還不確定這種週期是發送者有意爲之還是受到了沿途宇宙環境的影響……”

高文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他將提爾所說的每一個字都認真記在心中,並輕聲重複了一遍那個特殊的名字:“……蒼星……”

提爾看了高文一眼,似乎有些猶豫,在思考了幾秒種後她才繼續說道:“最後還有一件事……”

“你說。”高文立刻說道,語氣中的急迫甚至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大部分人類應該還無法理解這意味着什麼,但據我的瞭解,你應該能聽懂我要說的是什麼概念,”提爾微微晃了晃尾巴尖,神情變得十分鄭重,“經過通訊陣列的分析,我們發現一件事——那信號……是以超光速傳播的。”

高文瞬間皺起了眉頭:提爾話很簡短,然而這其中透露出的信息量卻非同凡響。

“超光速……”他忍不住輕聲嘀咕着,“也就是說……”

“雖然隔着6.12光年的距離,但那些信號卻不是從六年前發出來的‘過時信息’,我們接收到的是來自蒼星的即時通訊,而且這種信息發送技術十分高明——它既可以被我們的超光速通訊陣列捕捉,也可以進入魔網樞紐這樣常規的天線系統,這說明它在調製之初就是爲了向儘可能多的‘目標’投送情報,”提爾點頭說道,“而如果我們擁有對等的發信技術,我們甚至現在就可以實現和‘蒼星’之間的實時通訊……跨越6.12光年的距離,與另一顆星球上的智慧生物建立交流。”

高文正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衝擊,聽到這裡下意識問道:“你們的超光速通訊陣列不可以……”

“不可以,”提爾搖了搖頭,“我剛纔說過了,我們只修好了陣列的接收模塊,而且只是一部分。整個系統的諧振晶體壞了,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替代產物。”

高文意識到自己有些過於激動,立刻強迫自己恢復冷靜,並若有所思地輕聲說道:“不管怎樣,‘蒼星’顯然是一個比我們更先進的文明……”

“他們至少掌握着比我們先進的通訊技術——當然,安塔維恩號修好以後就不一定了,”提爾說道,並緊接着皺了皺眉,臉上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但說到這個‘通訊技術’……我有一個在通訊技術組工作的姐妹上次跟我提起了一個可疑的地方。”

高文皺皺眉:“可疑的地方?”

“和‘超光速通訊’這樣尖端的傳輸技術比起來,蒼星發送的信號在編碼方式和調製格式方面卻顯得過於簡單落後,”提爾慢慢說着——她很少會跟這裡的人講起這方面的知識,因爲她所瞭解的那些知識對於人類而言大多過於艱深難懂,但她知道,眼前這個不可思議的“人類”是可以聽懂自己在說什麼的,“在同樣的信道寬度下,他們本可以塞進更多的有效信息和更清晰的圖文內容,但他們卻選擇了最原始和低效率的‘編碼表’……

“你能理解這其中的矛盾之處麼?換成你們陸地人能聽懂的比喻,就好像他們手頭有一個來自剛鐸帝國的、極度精密先進且直到今天還能用的魔法裝置,他們卻給那裝置上綁了根棍子用它來砸核桃——雖然最終目的還是實現了,但這個過程卻……”

提爾攤了攤手,高文則迅速理解了她話語中的含義,他想到了索林樞紐之前監聽到的那些信息,當時他並不覺得那有什麼,然而現在,他知道了那信號竟然是以超光速的方式傳輸,整件事背後的違和感果然瞬間涌上心頭。

這就像是在光纖時代,兩個人用着最先進的計算機和最高速的光纖網絡……互拍電報。

“或許這只是爲了讓像我們這樣的‘低水平文明’能夠更容易地破解他們所發送的信號內容,”稍作思考中,高文想到了一個可能性,“更復雜的編碼方式或許效率更高,但顯然破解起來的難度也會更高……”

“我們也想過這個可能性,但這有個問題,”提爾搖了搖頭,“如果是爲了照顧‘低水平接收者’,那他們完全可以同時發送多套不同的編碼,分別採用不同水平的編譯技術——這樣一來,不管是怎樣級別的‘接收者’都將有機會收到並破解那些信號。如果‘蒼星’真的是一個掌握了超光速通訊的先進文明,這種事情對他們而言絕對是輕而易舉的。”

高文心中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他的頭腦飛快運轉,提爾所提出的這些問題顯然值得他更進一步的思考:“或許……他們的信號只是爲了發給‘低水平文明’呢?也可能‘蒼星’的發送者根本就不在意信息傳遞的效率,他們只需要把那些基礎的‘問候’發往整個星區即可,而最原始簡陋的編碼方式可以確保這些信息被可靠地發送到每一個有能力‘聆聽太空’的文明手中……”

“這也是個可能性,”提爾點了點頭,“但這樣做的意義又何在呢?”

“……我不知道,”高文猶豫了片刻,還是微微點頭說道,“歸根結底,我們對那個遙遠的‘發信者’瞭解還是太少了。”

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你要向神明禱告麼?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夏風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訊器背後的技術問題第八百零三章 帕蒂的朋友第二百八十四章 萬物終亡的秘會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潮涌第七百八十章 “刪除”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宛若神明第三百九十八章 卡邁爾的試驗場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有經驗”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九百六十八章 變局開端第八十四章 更多的……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錯誤複製品”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捕獲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七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成果和意想不到的……第二百九十七章 卡邁爾和桑提斯第二百九十五章 同胞?第五百八十五章 藤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着的幽靈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超凡異象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可疑的線索第一百零五章 尼古拉斯蛋的新身份第四百七十九章 發酵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大遷徙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風平浪靜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北方的進展(求票)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驚喜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答案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七百八十七章 帕蒂身旁的證據第1081章 哨站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盡頭第一百九十一章 桑提斯·賽德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飛船殘骸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來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舉世加速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突然揭曉第二十九章 秘銀寶庫第一百零八章 符文與公式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一份禮物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四百九十七章 餘波漸平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迴歸與抵達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第二次邀請第八十五章 宏偉之牆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意外重重的援軍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刻痕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次目擊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第七百四十六章 挑戰天空第一千二百章 龍與罰單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五百九十七章 陰霾第一千零一十章 墜落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八百五十四章 大項目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裡爬出來又是什麼鬼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九百八十六章 迴歸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未擊穿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三百一十一章 做兩道大題吧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歌謠第三百七十二章 在研究所的新生活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三百九十九章 萊蒙特的末路第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信號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銀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冬日獵神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緊迫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蒼穹深處第八百四十一章 龍裔們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希望和未來
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你要向神明禱告麼?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夏風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無姓之人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訊器背後的技術問題第八百零三章 帕蒂的朋友第二百八十四章 萬物終亡的秘會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潮涌第七百八十章 “刪除”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宛若神明第三百九十八章 卡邁爾的試驗場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時代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九百七十七章 亂手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有經驗”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九百六十八章 變局開端第八十四章 更多的……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錯誤複製品”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捕獲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七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成果和意想不到的……第二百九十七章 卡邁爾和桑提斯第二百九十五章 同胞?第五百八十五章 藤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着的幽靈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超凡異象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可疑的線索第一百零五章 尼古拉斯蛋的新身份第四百七十九章 發酵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大遷徙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風平浪靜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北方的進展(求票)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驚喜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答案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第七百八十七章 帕蒂身旁的證據第1081章 哨站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盡頭第一百九十一章 桑提斯·賽德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飛船殘骸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自另一岸來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舉世加速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突然揭曉第二十九章 秘銀寶庫第一百零八章 符文與公式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一份禮物第四十四章 農奴與自由民第四百九十七章 餘波漸平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迴歸與抵達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第二次邀請第八十五章 宏偉之牆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意外重重的援軍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刻痕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次目擊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第七百四十六章 挑戰天空第一千二百章 龍與罰單第二十二章 仰望天空第五百九十七章 陰霾第一千零一十章 墜落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八百五十四章 大項目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裡爬出來又是什麼鬼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九百八十六章 迴歸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未擊穿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三百一十一章 做兩道大題吧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歌謠第三百七十二章 在研究所的新生活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三百九十九章 萊蒙特的末路第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信號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銀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冬日獵神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緊迫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蒼穹深處第八百四十一章 龍裔們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希望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