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

偌大的矩陣大廳中,古老設備運轉所發出的嗡嗡聲在一個個銀白色的金屬立柱之間共鳴,這些聲音相互疊加在一處,有時候聽上去彷彿某種旋律奇妙的風鈴聲——奧菲利亞依稀記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這座地下設施還沒有封閉的日子裡,曾有人造訪過她,並用“風鈴”來評價她思考時發出的這些聲音。

然而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遠到連不知疲憊的機器都會將對應資料封存在資料庫最底層的程度,如今再不會有活人叩響這裡古老塵封的門扉,在偌大的地底設施中,只有無魂的鐵人和冰冷的魔法機關陪伴著她這個不眠不休的古代幽靈。

方柱之間的共鳴漸漸變得低緩下來,那些清晰呈現出廢土外部景象的全息投影也逐一熄滅,奧菲利亞矩陣結束了她短暫的休息狀態,並將牆外那個名叫“維羅妮卡”的活躍終端轉接至備用線程,隨後大廳中的金屬立柱開始迅速調整著各自的高度和朝向角度,各個矩陣節點完成自檢上線,開始接管基地內各個實驗室以及工廠設施的資訊鏈路。

我建了個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而在這些矩陣節點產生變化的同時,位於大廳中央的一座金屬平台也伴隨著輕微的“嘶嘶”注壓聲升上了地面,平台上方的遮蓋裝置悄無聲息地向兩旁滑開,露出了放置在平台頂端的精密容器,那是一個用水晶打造而成的橢球型保護倉,數不清的管道和線纜連接著其底座的金屬結構,只不過那底座上的符文此刻有半數以上都處於熄滅狀態——而在橢球倉內部,稀薄的淡金色溶液中靜靜漂浮著一個略顯嬌小纖瘦的身影。

那是一位年輕的女性,淺灰且夾雜著金屬質感的長髮如瀑般披散在她的身後,她身上穿著已經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古典衣裙,衣裙上的精美裝飾以及女子本身不俗的容貌皆顯示著這位“安眠者”身份的特殊——然而儘管容貌仍舊美麗,這漂浮在淡金色溶液中的女性卻毫無生機流露,她就如一個精緻的人偶,漂浮在一具已經合攏數百年之久的棺槨中。

矩陣注視著這個漂浮在容器中的身影,例行完成了今天的監控記錄:

“XX年X月XX日,奧菲利亞·諾頓腦死亡第266455天,矩陣持續運行,基地內部情況正常,尚未接收到更高一級指令,繼續執行系統初期任務……”

……

被一片腐化廢土包圍著的山穀中,由巨型植物結構交織而成的荊棘網格已經繁茂生長成為了一層堅固且緻密的木質穹頂,這層穹頂阻隔了廢土上動蕩不休的汙濁之風,也擋住了被風裹挾而來的乾燥沙粒和不知源自何處的灰燼碎屑,而在穹頂內部,山穀中的環境已經完全穩定下來。

鑲嵌在穹頂和周圍岩壁上的發光植物為整個聚居地提供了充足的照明,深入岩層和地下的藤蔓為山穀內提供著過濾之後的潔淨水源,植物們生長所需的物質則來自充斥著魔能殘渣的腐化泥土,大量處於休眠狀態的“樹人”攀附在崎嶇的山岩和坡地上,而在樹人之間的空地上,小徑兩旁還可以看到大量扭曲卻繁茂的植物。

如果忽略了穹頂上那些可怖的扭曲荊棘,忽略了這座山穀背後隱藏的真相,這裡面的環境……其實甚至可以用“生機勃勃”來形容——若是有外人來到此處,恐怕根本想不到這樣一個植物繁茂的地方竟然會位於剛鐸廢土的最深處。

細微的沙沙聲從林中傳來,一對精靈姐妹邁步從樹林中走出,淡綠色的神官裙袍擦過了小徑旁的低矮灌木,從穹頂灑下的光芒則照亮了她們精緻的面容——菲爾娜停下腳步,抬頭看了看已經完全閉合的穹頂,又扭頭看向身旁的“姐妹”,突然笑著說道:“剛才這一幕是否讓你想到頭腦中那些殘留的印象?在南方的森林中,美麗的精靈沐浴著陽光從林中走來,呼吸著略帶潮濕和泥土氣息的晨風……”

蕾爾娜立刻便搖了搖頭:“我頭腦中那些殘留的印象早已支離破碎了,而且我不認為你所描述的那番景象可以用在這樣一個由扭曲的自然之力催化出的樹林裡……想想那些鬱郁蔥蔥的植物在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之前的狀態吧,按照凡人的眼光,那可真令人作嘔。”

“凡人的眼光麼……”菲爾娜輕聲說道,臉上帶著一如既往淡淡的笑容,隨後她收斂起了表情,目光掃過周圍的林木,“不過必須承認,這些教徒確實取得了令人意外的成就,他們在小範圍內為自己重塑了適宜的生態環境——從某種意義上,他們‘治癒’了這片廢土……”

就在此刻,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打斷了菲爾娜的後半句話:“可惜,‘治癒’廢土只是計劃的副產物,我們所追求的,是讓整個世界回到正確的道路。”

精靈雙子同時將視線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並同一時間對那個正蠕動著根須緩步走來的樹人首領輕輕點頭:“看看這是誰來了——我們的大教長,博爾肯閣下。”

“我有時候很好奇,你們到底是一個人還是兩個,”博爾肯沒有在意菲爾娜姐妹那一如既往令人火大的挑釁態度,他只是用那雙黃褐色的眼珠掃過眼前的兩名精靈,“如果是前者,用一個靈魂分飾兩角然後自己跟自己對話……難道不累麼?”

“恰恰相反,這樣做樂趣無窮,”精靈姐妹異口同聲地說道,兩人臉上都帶著淡淡的笑容,隨後菲爾娜單獨開口,“平常日理萬機的大教長閣下今天怎麼有空來關心我們姐妹的相處方式?難道是您終於放棄了您那不切實際的計劃,準備像個正常的植物一樣找個陽光充足的地方做一做光合作用?”

蕾爾娜緊接著也開口:“也可能是對深藍網道的侵蝕終於引起了廢土中心那個幽靈的警覺,一支鐵人大軍已經定位了這小小的藏身處,而教長們已經在準備收拾細軟跑路了……”

“……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那流著毒的舌頭學會該怎麼和自己的盟友相處,”大教長博爾肯死死地瞪著眼前的兩個精靈,黃褐色的眼珠中短暫流露出了幾乎不加掩飾的惡意和惱怒,但很快他便收斂起了這些情緒,語氣也變得愉快放鬆起來,“隨便你們怎麼說吧,我的部下們已經在深藍網道內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控制符文石已經埋下,幾條貫穿整顆星球的脈流正在逐步落入我們掌握中——我來是想告訴你們,我那計劃距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啊,那還真是感謝大教長閣下的親切與坦誠態度,您還記得要第一時間把計劃的進展告訴我們這樣微不足道的盟友……”菲爾娜姐妹故意用很誇張的語氣異口同聲地說道,隨後蕾爾娜便看著博爾肯的眼睛,“不過我們猜您應該不只是為了來跟我們彙報一個好消息的吧?”

“當然不是,你們最好別裝糊塗,”博爾肯立刻說道,他那盤踞扭曲的樹冠在高處發出了一連串的沙沙聲,“別忘了你們之前承諾過的事情——我們必須把節點符文石投入廢土外部的幾個裂隙中才能獲取足夠的‘控制度’,要做到這一點,那道‘廢土長城’是必須解決的障礙。”

“啊啊,當然記著,當然記著,”精靈姐妹故意拉長音調說道,菲爾娜還抬起頭看向被岩壁與穹頂遮擋的方向,視線彷彿要穿過那些障礙物和遙遠的距離,要看到佇立在剛鐸廢土邊緣的那些宏偉巨塔,“哨兵之塔嘛……我們還真是能者多勞,要為你們提供深藍網道的知識,要幫你們滲透鐵人士兵和奧菲利亞矩陣的外部供能系統,現在還要幫你們去解決那些佇立在廢土邊緣的‘哨兵’……大教長閣下,與您合作還真是一點都不輕鬆。”

“這是契約的一部分,二位,”博爾肯沉聲說道,語氣中竟收斂起了所有的“怒氣”和“暴躁”,轉而變得異常嚴肅且鄭重,“我知道你們一直有自己的小計劃,有你們想要私下去做的事情,但我從未真正追究過——因為在大的方向上,我們有著共同的目標。這個世界需要得到真正的、長久的安全,而非任何苟活於世的妥協,我們要徹底終結魔潮和神明對這個世界的威脅——為此,這個世界不得不選擇一些犧牲。

“現在,我們長久以來的努力終於到了最關鍵的時候,貫穿整個星球的深藍網道就要落入我們手中,所以至少在計劃完成之前,讓我們雙方都拿出一些誠意吧……即便將來有一天我們真的需要分道揚鑣,我也希望那是在計劃成功之後的事情。”

“……精彩的演講,大教長先生,已經可以讓我產生感動了,”在博爾肯話音落下之後,菲爾娜才不緊不慢地說道,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掩蓋了她所有真實的感情,她伸出食指和拇指,在博爾肯面前比划了一個很小的幅度,“當然,只是很小很小的感動。”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會遵照契約的,”一旁的蕾爾娜緊接著說道,“那些哨兵之塔,我們會想辦法搞定——您可以信任我們,畢竟早在幾年前,我們就已經成功實現了對哨兵之塔的滲透……”

博爾肯那雙黃褐色的眼珠在精靈雙子身上來回掃視了數次,隨後這名已經化身為扭曲樹人的黑暗德魯伊首領才微微晃了晃自己的樹冠,從枝葉摩擦間傳來了他蒼老低沉的聲音:“很好,那麼我期待著你們的成果。”

“您可以期待——當然,別指望會太早,”蕾爾娜淡淡說道,“破解哨兵之塔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我們,也得準備很長一段時間才行。”

“當然,我可以等,”博爾肯嗓音低沉地說道,“反正我已經等了很多年了……”

伴隨著木質結構蠕動摩擦所發出的沙沙聲,那蒼老扭曲的樹人蠕動著根須離開了林邊小路,其身影漸漸消失在精靈雙子的視線中,蕾爾娜與菲爾娜注視著那名德魯伊首領身影消失的方向,深邃的眼神中隱藏著無人能懂的意圖。

隨後她們抬起頭,靜靜注視著被木質穹頂和岩層遮擋的方向——她們的目光彷彿穿透了這些密不透風的屏障以及廢土中遙遠的距離,注視著那些正佇立在廢土盡頭、撐起一片宏偉屏障的哨兵巨塔。

菲爾娜的嘴唇翕動著,突然輕聲唱起了一首在白銀帝國民間從古至今便流傳著的鄉野歌謠——

“深邃的林中吹過風,風聲空空洞洞……孤零零的哨塔立在風中,哨兵看不到那隻熟悉的的鳥兒飛過天空……”

蕾爾娜的聲音輕聲接上——

“空空洞洞的風吹了多久,森林中的古樹都記不清……那隻鳥兒再也沒有飛過天空……一個哨兵發了瘋……

“鳥兒再也沒有飛過天空,一個哨兵發了瘋……

“一個哨兵發了瘋……”

……

“鳥兒再也沒有飛過天空,一個哨兵發了瘋……”

貝爾塞提婭坐在花園小徑旁的長椅上,有些出神地看著遍布繁星的夜空,白銀女皇輕聲哼唱的曲調在這靜謐的庭院中縈繞著,並最終消散在了寒涼的夜風中。

“我以前就聽到過這個曲調,好像也是你唱的,”高文有些好奇地看了坐在自己旁邊的白銀女皇一眼,同時又有點困惑,“但我記得當初聽到的詞是‘鳥兒再也沒有飛過天空,因為哨兵燉了碗鴿子粥’……”

“……那是我當年自己瞎改的,高文叔叔,”貝爾塞提婭頓時有點尷尬地扯了扯嘴角,“畢竟我那時候還小嘛……您把它忘了吧,我剛才唱的才是‘正版’的。”

“好吧,我就知道那是你胡編的,”高文無奈地歎了口氣,緊接著又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但這個正版的歌詞聽上去也奇奇怪怪的……或者說這整首歌聽起來都奇奇怪怪的,這歌是什麼來曆?某種祭祀曲目麼?”

“祭祀曲目?當然不是,”貝爾塞提婭吃了一驚,立刻擺擺手,“這隻不過是白銀精靈民間傳唱的鄉野歌謠罷了,小孩子們唱的比較多,我小的時候喜歡跑出精靈王庭到處亂闖,就和城外鄉下的小夥伴們學會了怎麼唱……”

“小孩子唱的……”高文怔了怔,表情有點怪異起來,“怎麼說呢,真不愧是白銀精靈,世人對你們那一身藝術細胞的評價可不是隨便亂講的——一首鄉下童謠的歌詞都被你們弄的這麼深沉複雜神神叨叨的。”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九百一十一章 反常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八百六十三章 前進的路上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第四十二章 營地第八百七十六章 曾被放棄的土地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八百一十九章 考慮未來第八百七十七章 無形第七百六十五章 回歸第七百零一章 東境公爵的遺產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一百二十三章 結晶手雷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第二百九十七章 卡邁爾和桑提斯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貝爾提拉的線索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九百八十八章 霧中的奧爾德南第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偶遇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六百五十六章 獵神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九百三十四章 再次出現的訊號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二百五十九章 索爾德林的猶豫第七百六十四章 質變的夢境第四百零五章 高文的龐大計劃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八十八章 第一聲轟鳴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三百八十八章 琥珀的身世之謎第四百零八章 村民第三百五十五章 新庇護地第四百七十章 瑪麗和丹尼爾第八十章 魔法的本質以及藝術的鳴響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展翅高飛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次運轉的戰爭機器第四百四十六章 廣播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探索者視角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桑提斯·賽德第七百零一章 東境公爵的遺產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寒夜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七百四十三章 索林樹下第1092章 海空聯合警戒圈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訂單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來個啥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槍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九百二十章 追捕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國時代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三百八十章 蠢蠢欲動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冒險第五百九十六章 丹尼爾的自我修養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五百七十章 深談第七百九十七章 精神狀態不好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1085章 不再神聖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技術路線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九百一十一章 反常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八百六十三章 前進的路上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第四十二章 營地第八百七十六章 曾被放棄的土地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小步第八百一十九章 考慮未來第八百七十七章 無形第七百六十五章 回歸第七百零一章 東境公爵的遺產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一百二十三章 結晶手雷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第二百九十七章 卡邁爾和桑提斯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貝爾提拉的線索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九百八十八章 霧中的奧爾德南第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偶遇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六百五十六章 獵神第八百四十四章 來到未來第一百四十六章 還活著的第九百三十四章 再次出現的訊號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二百五十九章 索爾德林的猶豫第七百六十四章 質變的夢境第四百零五章 高文的龐大計劃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八十八章 第一聲轟鳴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三百八十八章 琥珀的身世之謎第四百零八章 村民第三百五十五章 新庇護地第四百七十章 瑪麗和丹尼爾第八十章 魔法的本質以及藝術的鳴響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展翅高飛第四百二十七章 再次運轉的戰爭機器第四百四十六章 廣播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探索者視角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桑提斯·賽德第七百零一章 東境公爵的遺產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寒夜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七百四十三章 索林樹下第1092章 海空聯合警戒圈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五百五十五章 亂麻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訂單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來個啥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槍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漣漪第九百二十章 追捕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六百七十四章 帝國時代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三百八十章 蠢蠢欲動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冒險第五百九十六章 丹尼爾的自我修養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五百七十章 深談第七百九十七章 精神狀態不好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1085章 不再神聖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貝爾提拉的技術路線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