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矩陣大廳

其實維多利亞非常想追問一下為什麼打嗝還可以傷到喉嚨,但多年好友之間養成的默契讓她在最後一刻打消了開口的念頭——順便還給自己找了個聽起來比較靠譜的理由。

畢竟瑪姬是龍族,他們這個種族打嗝的時候……溫度可能比較高。

從某種意義上講,維多利亞的想法倒是微妙地和現實相符……

眼看一場尷尬消弭於無形之中,瑪姬似乎稍稍鬆了口氣,隨後她看著維多利亞的臉,趕在對方又提起什麼問題之前搶先一步開口:“你和莫迪爾先生……接觸的怎麼樣?”

剛才維多利亞所提到的“被古神追逐”以及“樣本”之類都可以視作對公彙報的內容,現在她所問的,是維多利亞個人的感受。

北境女公爵沉默了幾秒鐘,似乎是在回憶著今天與那位老人接觸的過程,在短時間的回憶和思考之後,她才語氣有些古怪地輕聲說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瑪姬頓時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這可不像是你的說話風格。”

“沒有人能提前構思好和家族祖先的接觸過程,我也不行,”維多利亞輕輕歎了口氣,語氣有些複雜地說道,“我用魔法確認了他與我的血緣聯繫,可信度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然而除了這層事實上的聯繫之外,從言談氣質到生活習慣,從思維方式到性格特點,他給我的所有感覺就只有陌生……我想儘可能地了解他,但越是了解,便越是看到了一個和家族記載,和曆史書中都有著不少差別的先祖……就好像面對著一個似是而非的幻影,我知道那是真的,但總是感到違和之處。”

“我們出發前便談過這個,不是麼?”瑪姬帶著一絲關心說道,“對這種情況你是有預料的——一個活生生的人必然和書本上記載的內容存在不同,更何況莫迪爾先生已經失蹤了將近六百年,沒有人知道他在這六百年裡都經曆了什麼,而這段經曆完全可以將他塑造成另一副模樣。歸根結底,我們本身也不是為了尋找一個和資料記載中一模一樣的‘莫迪爾·維爾德’才來到塔爾隆德的。”

“你說得對,我確實不該在意這些細節,”維多利亞點了點頭,“我只是想到了赫蒂女士……她或許也經曆了我所面對的這些困惑,但看上去她對這一切都適應的很好……”

瑪姬看了維多利亞一眼,她似乎有些猶豫,但遲疑片刻之後還是開口道:“我有些不合時宜的念頭,但我相信你也會明白這一顯而易見的事實:赫蒂女士曾經面對和你不同的局面,她所見到的高文·塞西爾與曆史書上記載的那位開拓英雄之間的差別或許更加巨大,她並不是‘適應得很好’,而是當時的塞西爾家族必須有一位死而複生的先祖……至於之後高文陛下與她、與瑞貝卡殿下之間的相處融洽……那是之後的事情。”

維多利亞的表情頓時微微變化,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你這可不只是‘不合時宜’的念頭了——換個環境,你這樣講怕是要被抓起來的。”

“所以我可不會在外人面前隨便亂講,”瑪姬聳聳肩,“我只是舉個例子罷了。那麼說說別的,除了這些‘困惑’之外,你對自己的那位冒險家祖先還有什麼別的感覺麼?你們還談什麼了?”

“……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談他的冒險經曆,”維多利亞一邊回憶一邊說道,“他是一個很開朗而且樂觀的人,不拘小節,這一點和維爾德家族一直以來的家風截然不同;他確實去過很多很多地方,即便他的記憶經常錯亂或者中斷,他也還記得數不清的離奇故事,以及許多早已經散佚的民間傳說;他十分崇拜我們的陛下,雖然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曾經出海去尋找陛下當年的‘秘密航路’一事……”

“你問過關於紫羅蘭王國的事了麼?”瑪姬看著維多利亞的眼睛,“希望你沒把這事兒忘掉。”

有一個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當然不會忘,”維多利亞立刻點點頭,“我把話題引向了紫羅蘭,並沒有直接問——我擔心這會觸發他的‘意識重置’,但通過旁敲側擊的引導,我可以確定他並不記得自己是否曾造訪過那個法師國度。我還詢問了他記憶中最早期的冒險經曆,但遺憾的是他並沒有提到苔木林或北方諸城邦……他有記憶的最早期的冒險經曆是在大陸極西的一處海岸附近,那裡似乎靠近矮人王國……離紫羅蘭有著萬水千山的距離。”

“看來要搞明白莫迪爾先生身上發生的事情可沒那麼容易,”瑪姬輕輕歎了口氣,搖搖頭,“好吧,跟我詳細講講‘被古代神祇的力量追逐’是怎麼回事吧,順便跟我說說那‘樣本’的情況,我明天就出發,先回洛倫一趟……”

……

被汙濁濃雲覆蓋的廣袤廢土深處,呼嘯而乾燥的風不斷吹過舊日帝都的嶙峋廢墟和大地上連綿不斷的板結岩層,在昔日深藍之井大爆炸所製造出的巨型天坑周圍,十餘處從地下延伸出來的結晶管道噴口中正靜靜地湧動著淡藍色的光流,這源自行星深處魔力系統的純淨能量時至今日仍然浸潤著這片廣闊的土地,也維繫著舊人類帝國最後一支軍團的運作。

伴隨著魔力裝置運轉時的低沉嗡嗡聲,一名身穿剛鐸時代魔導師袍的高大身影從天而降,降落在一處大型管道噴口旁,這名鐵人士兵先是迅速確認了一下周圍環境的情況,在完成日常數據採集之後才向著管道噴口的方向伸出手——古老的能源裝置立刻感應到了操作員的許可權認證,噴口側板的一處銀白色覆甲隨之無聲滑開,露出了下面精密且閃耀光輝的水晶結構。

鐵人士兵將手掌按在那水晶結構中央,伴隨著輕微的卡扣移動聲,她掌心處的隱藏式介面和水晶結構順利實現了連接。

“開始讀取周界波動記錄……上傳至鐵人網路……開始比對深藍網道曆史監測記錄……”

深藍爆炸坑中心區域,那如同成百上千根水晶稜柱簇擁生長而成的“錐狀山”深處,一層又一層的合金穹頂和能量護盾層層包裹著古老的地下結構,在穿過十餘道閘門和連接井之後,便是剛鐸帝國最後一座“忤逆要塞”所坐落之處。

截面呈梯形的古老走廊在地底深處延伸,連接著一個又一個大致呈平頂金字塔狀的大廳和依靠巨型支撐結構維持穩定的地下洞窟,這些洞窟在上古時期以人力建造而成,其規模最小的也相當於一間可以容納成千上萬人的大廳,大型洞窟的尺寸更是能容納下一座城堡,數不清的自動設施便在這些大廳和洞窟之間運作著,汲取著深藍之井的能量,確保著鐵人兵團的運轉,驅動著各個實驗室的運行,以及維持著整個要塞設施外圍防護系統的穩定。

在地下要塞的某處,較為靠近深藍之井原始湧源的區域中,一台古代魔法機關正帶著嗡嗡聲穿過燈火通明卻空無一人的懸空連接橋,這台魔法機關有著倒置的錐形身體,兩隻由魔力凝結而成的塑能之手漂浮在它兩旁的半空,又有一枚用水晶雕琢而成的碩大“眼睛”鑲嵌在它頂部的機械結構中。

隨著這魔法機關輕快地越過連接橋,那水晶雕琢而成的眼睛內不斷倒映著連接橋上空奔湧而過的壯麗光流。

突然間,這台魔法機關在連接橋的中段停了下來,它體內發出一串輕微的嗡嗡聲,隨後將視線轉向了連接橋外的廣闊空間——

這是一座大型洞窟,有數道合金鑄造而成的連接橋或物資滑道從洞窟上空橫穿而過,洞窟的穹頂和一部分側壁上則可以看到規模驚人的古代支撐結構,一些結晶管道或湧源噴口從那些古代結構中延伸出來,而在它們之間,不斷流淌著規模驚人的能量光流。

這是洞窟上半部分的景象,它們看上去已經足夠壯觀,但和洞窟下半部分的奇詭景象比起來,這一切根本不值一提——

整個洞窟的下半部分,便是深藍網道的“映射開口”,那裡厚重的岩層和金屬結構彷彿被無形的刀鋒切斷並挖開了一個口子,可以看到“口子內部”無盡廣闊的混沌空間,以及在空間中縱橫奔湧的魔力洪流,這一幕就彷彿整個星球被人挖開了一個洞,露出了裡面的中空結構,而在那中空結構內部,便是貫通了整個星球的、如行星血管般脈動的深藍網道。

魔法機關靜靜俯瞰著洞窟底部那令人震撼的一幕,從它體內傳來了空洞的機械合成聲:“正在比對監控記錄……深藍網道內未發現異常波動……正在將監測範圍擴展至臨近支流……”

越過這道連接橋,又有數道額外的閘門阻隔著前往要塞最深層實驗室和控制中心的通路,忠誠而強大的鐵人士兵守衛著那些閘門後面古老的通道,而這整個設施的最高控制者……便靜靜地蟄伏在最深處的“矩陣大廳”中。

一名身穿古代魔導師袍、留著灰白色長發的鐵人士兵穿過深層迴廊,踏入了擁有最高機密等級的矩陣大廳,這大致呈六邊形的大廳中燈火通明,白色和灰色的古代建築材料讓整個空間呈現出一種過於極端的潔淨和單調之感,而在這色彩單調的大廳內部,一根又一根巨大的、總體呈銀白色的方柱拔地而起,遙遙指向正上方的穹頂。

那些方柱由不知名的金屬和鑲嵌在金屬之間的水晶建造而成,柱子的表面還可以看到隱隱發光的溝槽紋路,一種低沉卻又悅耳的嗡鳴聲不斷從一根根柱子深處傳來,彷彿共鳴般在每一根柱子之間躍動,讓整個大廳裡都回蕩著一種彷彿帶著韻律的“風鈴聲”。

“指揮官,”鐵人士兵在那些柱子所形成的矩陣前站住,用缺乏情緒變化的聲音說道,“對所有支流的巡檢工作已經結束。”

隨著鐵人士兵話音落下,大廳內那些沉默的銀白色方柱彷彿一瞬間都活了過來,它們的水晶開始明亮閃爍,低沉的嗡鳴聲中出現了逐漸拔高的嗡嗡聲,許多方柱表面浮現出了結構複雜的全息投影,那些影像上顯示著忤逆要塞周圍每一道魔力脈流的自動監控記錄——一個悅耳的機械合成聲在矩陣中響了起來:“我已經看到回傳的數據了——外部巡視人員的直接觀察結果如何?”

“同樣一切正常,”鐵人士兵一絲不苟地說道,“周界波動紀錄位於正常值內,總變化曲線符合深藍網道曆史波動紀錄……”

“一切正常麼……”矩陣中的機械合成聲輕聲重複著部下提及的字眼,“在這種局面下,一切正常反而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塔爾隆德的元素裂隙中已經可以觀察到深藍網道的紊流,新孵化的雛龍身上出現了被深藍魔力侵染過的痕迹,連龍神都在懷疑深藍網道即將迎來‘上湧’……我這裡的讀數卻是一切正常……看樣子某些在廢土深處不安分的異種怪胎是有意識地避開了深藍之井所能監控到的所有支流啊。”

鐵人士兵靜靜地聽著奧菲利亞矩陣的分析,在方柱之間共鳴的話語聲落下之後她才面無表情地說道:“那些邪教徒對深藍之井的了解超過預期,他們甚至知道我們的監控範圍。”

“是的,因為他們有‘顧問’,非常專業的‘顧問’,”奧菲利亞矩陣不緊不慢地說道,“真令人遺憾,昔日意志堅定的忤逆者如今卻站到了凡人文明的對立面……我真的有些好奇‘她們’在邊界的另一側都經曆了什麼,可惜這恐怕要永遠是個謎了。”

隨後矩陣的聲音停頓了一下,片刻之後才重新響起:“繼續維持對所有支流的監控,維持對爆炸坑外圍區域的巡視力度——那些邪教徒或許知道該怎麼繞開鐵人兵團的監控,但只要他們還是凡人,就總有精神鬆懈的時候,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是,指揮官。”

鐵人士兵領受了命令,隨後轉身離開了這燈火通明的矩陣大廳。

大廳中又恢複到了之前的狀態,一個個巨大的金屬方柱無聲佇立在燈光中,而在這些冰冷而古老的思維節點內部,奧菲利亞·諾頓的意識靜靜流淌著,一如過去千年間她所度過的每一日。

這樣的狀態維持了片刻,其中一根方柱的附近突然浮現出了一幅清晰的全息投影,那投影上呈現出的是熱鬧繁華的街道,以及在街旁商店內琳琅滿目的商品。

緊接著旁邊又有新的全息投影在另外一座方柱旁浮現出來,那是一間樸素的教堂,追尋聖光之道的年輕牧師們正聚集在教堂內,聆聽著資深牧師向他們傳授自由搏擊的課程。

更多的全息投影在一座又一座的方柱旁浮現了出來,上面有繁華熱鬧的市區,也有安靜祥和的郊外,有潺潺流水和綠地苗圃,也有巍峨的鐘塔和雄偉的城樓。

那是來自遠方的風景,在這片荒蕪淒涼的廢土之外,在那片日漸繁榮強盛的國度。

奧菲利亞·諾頓的意識靜靜流淌在這些來自遠方的風景中。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第九百一十一章 反常第八百九十五章 帕拉梅爾天文台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第五百三十七章 精靈們第五百一十章 知識傳播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六百一十章 局勢飄搖第六百一十三章 起動第五百一十六章 更強大的工具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贈品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麻煩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三百五十七章 治安問題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冒險精神第八百六十四章 一個終點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三百一十五章 前進一步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1089章 最後一席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1094章 隱患第六百三十八章 最後一道牆第九百七十五章 非指向性爆發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免費神技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四百七十章 瑪麗和丹尼爾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膽的項目第七百五十七章 清水之下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半個高文叔叔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姑媽永遠是你姑媽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三百四十六章 技術移民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擊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八十六章 新的規則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五百六十九章 不徹底的方案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三百零九章 軌道加速炮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九百九十三章 雙重舞台第四百六十八章 更加可怕的猛獸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四百八十五章 匕首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點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象徵和儀式的力量?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四百七十一章 丹尼爾的聯絡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四百八十三章 節目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六百二十四章 馳援計劃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一千零三章 攪動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迹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二百四十二章 近距離接觸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戰背包與模組化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七百二十七章 幣制改革方案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二百六十九章 沒有天賦之人第九百九十九章 雪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二十七章 繼承權的問題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六百一十二章 烽火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三百九十八章 卡邁爾的試驗場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第九百一十一章 反常第八百九十五章 帕拉梅爾天文台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第五百三十七章 精靈們第五百一十章 知識傳播第五百九十一章 機會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六百一十章 局勢飄搖第六百一十三章 起動第五百一十六章 更強大的工具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贈品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麻煩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三百五十七章 治安問題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冒險精神第八百六十四章 一個終點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三百一十五章 前進一步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1089章 最後一席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1094章 隱患第六百三十八章 最後一道牆第九百七十五章 非指向性爆發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免費神技第三百零七章 提豐的變局第四百七十章 瑪麗和丹尼爾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膽的項目第七百五十七章 清水之下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半個高文叔叔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姑媽永遠是你姑媽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二百二十二章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第三百四十六章 技術移民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擊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八十六章 新的規則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五百六十九章 不徹底的方案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三百零九章 軌道加速炮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九百九十三章 雙重舞台第四百六十八章 更加可怕的猛獸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四百八十五章 匕首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點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象徵和儀式的力量?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四百七十一章 丹尼爾的聯絡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四百八十三章 節目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六百二十四章 馳援計劃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一千零三章 攪動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迹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二百四十二章 近距離接觸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戰背包與模組化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七百二十七章 幣制改革方案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二百六十九章 沒有天賦之人第九百九十九章 雪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二十七章 繼承權的問題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六百一十二章 烽火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三百九十八章 卡邁爾的試驗場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