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

聽到維多利亞的回答,莫迪爾看上去顯得安心了不少,臉上還露出寬慰的笑容來——儘管對他而言,此刻的維多利亞仍然只不過是個剛認識沒多久的陌生人,可“後裔”兩個字還是在這個經常喪失記憶的老法師心裡產生了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印痕,而至於維多利亞……她的感想就複雜多了。

但不管怎樣,能用這個話題把老祖宗糊弄過去就好——在其他人面前始終表現的精明強幹成熟穩重的北境女公爵,這一刻前所未有地產生了深深的無力感。

“我來這裡……除了與您相認之外,還想了解一下您的情況,”在心裡鬆了口氣之後,維多利亞立刻接過話語的主動權,以防止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氣氛再次滑向自己無法掌控的方向,“我從龍族那裡得知了您身上發生的一些事情……比如記憶方面的錯亂和缺失,還有短時間的精神恍惚,這可能與您六百年前的經曆有關……”

“六百年前……”莫迪爾忍不住輕聲咕噥著,臉上帶著複雜的表情,“其實雖然剛才那麼說,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六百年啊……照你這麼說,我幾乎是從安蘇開國早期一直活到了現在,這麼多年就這麼一直渾渾噩噩地遊盪麼……”

“存活數個世紀的古人並不是沒有,死而複生的奇蹟也已經出現,在超凡領域,總難免有些超出常識的事情發生,”維多利亞輕聲說道,“作為一個傳奇強者,您在當年經曆了什麼能夠改變生命本質的事情也不是不可想象……”

“也是,”莫迪爾想了想,最終還是釋然一笑,“不考慮這些了,難得你來一趟。你剛才提到我的記憶和精神狀態是吧……確實,我在這方面出了很大的問題,我不但記不起自己的姓氏,也記不起自己的故鄉和年輕時的所有經曆,你看,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留下過子嗣,不知道你這個後裔,也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這個世界上遊盪了那麼多年——但比起記憶方面的問題,我最近覺得自己恐怕遇上了更大的麻煩。”

“更大的麻煩?”維多利亞立刻眉頭微皺,“什麼樣的麻煩?”

“最近我不止一次陷入某個怪異的夢境,並在夢境中抵達一處彷彿暗影界的、詭異且隱含恐怖的地方,”莫迪爾一邊回憶自己前不久的經曆,一邊將自己在夢中見聞娓娓道來,“我在那裡見到灰白色的沙漠和遠方的城市廢墟,還有一個巨大的神祇……

“……那位龍族首領告訴我,我看到的極有可能是已經‘失蹤’了將近兩百萬年的古老神明‘暗影女神’,但至於另外那個與我幾乎一模一樣的聲音,連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老法師慢慢講述著自己所能記得的所有細節,維多利亞則在認真聆聽的過程中變得愈發嚴肅:即便是個在超凡領域只有粗淺理解的外行人站在這裡,也能從這番講述中意識到那是怎樣詭異且危險的經曆,更何況她本身就是個博學的施法者,同時還有許可權調閱神權理事會內部公開的龐大資料——她能想到的更多。

事關一位古老的神明,那神明甚至是和龍神同一個年代的存在……這件事的複雜和重要程度瞬間超出了她出發前的預想。

聽到老法師講起他在“夢境”中最後一刻的驚險經曆,聽到他險些就要踏出街道,踏上那片灰白色的沙漠,維多利亞的眼神終於微微有了變化,她下意識開口:“您差一點就要踏入那片沙漠?但是被我給拉了回來?”

“我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被什麼力量給拉回來的,但這是最大的一種可能,”莫迪爾十分嚴肅地說道,儘管他的記憶淩亂破碎,然而他腦海中掌握的知識仍浩如煙海,作為一個學識淵博的超凡者,他僅憑推測也可以大致猜到是什麼因素導致自己蘇醒的,“你的魔力幹涉,精神安撫,說不定還有一點血脈力量在產生作用……”

“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們真該感到慶幸,”維多利亞發自肺腑地說著,“可惜,我們很難確定您所經曆的那場‘夢境’本質到底是什麼,更不敢去試試真的踏入那片沙漠會發生什麼……從常理判斷,如果那真是一位古代神祇所創造出來的領域,那不管祂本身的意願如何,那片領域對凡人而言都有著致命的威脅。”

“我覺得也是,反正下次如果再被拉到那個夢境裡,我肯定第一時間想辦法醒過來,實在醒不過來也要想個法子把自己固定在安全的地方,防止被莫名其妙的力量引誘跑去自殺……”莫迪爾撇了撇嘴,一邊說著一邊抬起一隻腳晃了晃,那正是他在夢境中差點踏入沙漠的那隻腳,“就差一點啊,我這隻腳尖都接觸到……”

老法師說到一半,話語聲戛然而止,他瞪大眼睛死死盯著自己的腳尖,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異常嚴肅。

維多利亞立刻注意到這點,下意識地順著老人的目光看了過去——眼神極好的她立刻便看到了是什麼東西讓莫迪爾驟然嚴肅起來:在老法師的靴子前端,幾粒灰白色的沙子正靜靜地粘在靴子的皮質表面,在黑色的背景下,那幾粒彷彿不應屬於這個世界的灰白物質顯得格外醒目。

“這……”維多利亞一怔便瞬間反應過來,但在她有所行動之前,莫迪爾的聲音卻先一步響起:“你先別動,這是樣本!”

一邊說著,老法師一邊抬手在空氣中一揮,無形的魔力隨即凝結成半透明的塑能之手——維多利亞從未見過如此靈巧而精確的塑能之手法術,她看到那用魔力凝結而成的手小心翼翼地捏住了那幾粒灰白色的沙子,慢慢將它們放到了旁邊書桌上的一個木質小盤子裡,隨後莫迪爾才站起身來,一臉嚴肅認真地沿著進屋時的路線向外走去,又過了半分鐘才返回屋內。

維多利亞知道,老人是去檢查是否還有別的沙粒在之前走動的時候遺落在了地上——平和而不拘小節的外表下是極為細緻謹慎的性格,她終於建立起了對自己先祖的第一個印象。

“沒有更多的了,”莫迪爾回到書桌旁,雙眼緊盯著木盤中的幾粒沙子,一邊思索一邊低聲咕噥著,“這東西看來是我從‘那邊’帶過來的。”

接著他抬起頭,看了維多利亞一眼,臉上露出微笑:“違背常識,對吧?我這陣子淨遇上這種違背常識的事了。不過想想這件事背後可能跟一位古代神祇有聯繫……違背常識就違背常識吧。”

“您在夢境中抵達了那邊……然後竟然還把那邊的事物帶到了現實世界!”維多利亞微微睜大了眼睛,腦海中思緒飛轉著,“那這是否意味著……您和‘那邊’的‘距離’正在……”

“是啊,恐怕我離‘那邊’越來越近了,”莫迪爾不等維多利亞說完便輕輕點頭,臉上的表情卻不見任何緊張或恐懼,“一開始我還只能聽到一些聲音,看到一些畫面,後來我在那邊留下的筆記就映射到了現實世界,再然後……你看,我甚至把那邊的東西都帶了出來。再想想我在那邊受到的‘吸引’,這非常像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那您還能如此平靜?”維多利亞始終缺乏表情的臉終於有了神色變化,“那個遠古神祇的力量正在追逐您——不管這是不是惡意,對凡人而言這都絕不是好事!”

“是啊,恐怕不是好事,我這輩子遇上過不少驚險刺激的情況,但這一次跟神搭上了邊,可就刺激過頭了,”莫迪爾無奈地說著,“我會想些辦法做應對,盡我所能,但我認為這恐怕不會有太大效果——我們要面對的是上古神祇的力量,神明的詭異之處超乎凡人想象……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這遠遠不夠,”維多利亞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立刻向上報告此事,同時也把這件事告訴龍族的上層,他們都會想辦法的——您請放心,哪怕對面真的是神明之力,我們也不是無能為力,帝國同樣掌握著與神對等的力量……”

莫迪爾驚訝地看著一臉嚴肅的維多利亞,上下打量了幾次之後忍不住說道:“可你不就是政務廳裡的一個普通行政官員麼?這怎麼聽上去……”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您相信我就是,”維多利亞有點生硬地打斷了老人的話,“這與我的身份無關,發生在您身上的事極為特殊,已經足以引起陛下,引起龍族上層,甚至引起聯盟許多領袖的關注——您的存在價值遠比您自己想象的要重要得多。”

莫迪爾深深地看了維多利亞一眼,片刻後才收回視線,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舒口氣:“既然這樣,我當然相信你。不過在你提到的那些大人物們反應過來之前,我還是得自己想辦法保護好自己才行……”

“我這陣子會留在塔爾隆德,”維多利亞立刻說道,“既然我可以將您從‘夢境’中喚醒,那我守在您身邊應該會發揮一些作用……”

“這個先不說了,”莫迪爾擺擺手,“在下一次被拉入那個‘夢境’之前,我得儘可能掌握一些情報,一些關於……我自己的情報。除了那些我不能接觸的資訊之外,我希望你儘可能補全我那些缺失的記憶。”

“當然可以,”維多利亞立刻點頭,“您想先從哪裡開始了解?”

“先說說我的‘失蹤’吧,”莫迪爾想了想,慢慢說道,“那恐怕是我喪失記憶的‘起點’……維多利亞,我在世人面前留下的最後線索是什麼?”

“在苔木林,您的最後一次冒險是在苔木林北部……”

……

新阿貢多爾西南部,巨翼撕裂空氣的呼嘯聲從天而降,伴隨著魔力的湧動和兩陣狂風捲起,兩個龐大的黑色身影一前一後降落在了荒蕪曠野邊緣的山崗上。

那是兩位黑色巨龍,其中一個體型較小,身上卻披掛著望之令人生畏的鋼鐵甲胄與結構複雜的魔導機械,另一個體型龐大健壯,然而強健寬闊的雙翼卻傷痕纍纍,背部更有猙獰可怖的疤痕貫穿了整個軀幹。

“這就是安全區的邊界了,”身上遍布疤痕的黑龍來到了山崗邊緣,低沉的嗓音隨之響起,“看到遠處那些在曠野上閃爍的信標燈了麼?那是冒險者們和推進部隊的戰士們一同打下的邊界,我們每清空一個區域的魔物,修複了當地的元素裂隙和空間裂縫,便會在其邊界設置這種信標燈,等到清空新的地方,就把信標燈往外擴展一些——但這種擴展並不總是順利的,很多時候會有遊盪的魔物突然冒出來,重新佔據還不夠穩定的安全邊界,然後我們就要把防線再推回去……有時候這種拉鋸要持續好幾次,才能真正讓一個安全區域徹底穩定下來。

“也是因此,新評議團給各個區域劃分了明確的‘安全級別’,像阿貢多爾、濱海郡等主要城市以及周邊近郊就屬於綠色安全區,這種區域已經完全穩定下來,不會有元素生物和惡意靈體,汙染也已經被清除乾淨,可以安心生存,設施也比較完整;

“更遠一些的曠野則被劃分為橙色區,這些區域仍然有零星魔物活動,或存在不穩定的地質結構和未完全淨化的汙染源,偶有災害發生,但基本上不會再出現活化的元素裂隙,這些區域的惡化幾率很低,基本上都在向著綠區轉化——大部分新來的冒險者也就在這些區域活動,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維持橙區穩定,清除區域內的小規模魔物,同時確保橙區所產出的各種資源能被安全運往綠區;

“再往外,就是不安全的‘紅區’——基本上已經到了‘可生存區’的邊界。這些區域只進行了基礎的清理和設崗,除了僅有的補給線勉強能夠通行之外,荒野中仍然存在成規模活動的元素生物和惡意靈體,不穩定的元素裂隙和空間裂隙更是隨時會冒出來。負責這些區域的主要是推進部隊的龍族戰士們,但也有少數通過考核的資深冒險者們從旁輔助,進行一些偵查、掃尾工作。”

說到這裡,柯蕾塔微微停頓了一下,才帶著些許感歎繼續開口:“在那些冒險者和來自洛倫大陸的支援物資抵達之前,我們的推進工作舉步維艱,幾乎所有戰士的精力都被耗費在了‘橙區’的邊界,此外補給不足也是導致進度遲緩的重要原因——直到洛倫諸國的支援到達,我們的窘迫局面才終於得到緩解。”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潮湧第七百六十九章 年初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八百四十三章 計算中心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五百四十五章 這才是新實驗室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八十八章 第一聲轟鳴第六百六十二章 時代變了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四百六十五章 逆潮之戰第四百五十四章 維爾德的先祖陵寢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邀請與會面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一百零四章 異鄉人……球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八百一十四章 第二層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三百八十六章 高文的備戰行動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一百四十章 拜倫大冒險,以及新客人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進一步的覺醒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才與人口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三百一十章 高文的改進計劃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1094章 隱患第八百九十七章 跨越時間的線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四百三十九章 騎士第八百六十一章 複生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二百零三章 魔潮帶來了什麼第二百一十一章 異端暗潮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七百七十九章 二次探索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著的盡頭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八百九十六章 學院裡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好起來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五百四十三章 各自的泥潭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安的風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二百六十七章 文明的燈光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收場方式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三百四十三章 塞西爾的“秩序”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七百三十一章 難以研究的古代物品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未擊穿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阱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九十二章 尼古拉斯·蛋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九百四十二章 寶貴的知識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三百二十章 “師徒傳承”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入夢第1090章 展示第三百六十七章 暗淡的聖光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你們的昔日之主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歡迎回家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放逐的異端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潮湧第七百六十九章 年初第七十三章 所以這個會是套路麼?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八百四十三章 計算中心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五百四十五章 這才是新實驗室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八十八章 第一聲轟鳴第六百六十二章 時代變了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四百六十五章 逆潮之戰第四百五十四章 維爾德的先祖陵寢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邀請與會面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一百零四章 異鄉人……球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八百一十四章 第二層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三百八十六章 高文的備戰行動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一百四十章 拜倫大冒險,以及新客人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進一步的覺醒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才與人口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三百一十章 高文的改進計劃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1094章 隱患第八百九十七章 跨越時間的線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四百三十九章 騎士第八百六十一章 複生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二百零三章 魔潮帶來了什麼第二百一十一章 異端暗潮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七百七十九章 二次探索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執著的盡頭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顯現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八百九十六章 學院裡第六百二十三章 墜落之龍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好起來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萬物終亡會的巢穴第五百四十三章 各自的泥潭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安的風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二百六十七章 文明的燈光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收場方式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沐浴星光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反攻廢土的道路第三百四十三章 塞西爾的“秩序”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七百三十一章 難以研究的古代物品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戶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第一千零八章 “奇蹟”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未擊穿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四百六十四章 黑阱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九十二章 尼古拉斯·蛋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思考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一百四十八章 測試第五百零七章 車第一百零九章 E=1.66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九百四十二章 寶貴的知識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三百二十章 “師徒傳承”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入夢第1090章 展示第三百六十七章 暗淡的聖光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你們的昔日之主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歡迎回家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放逐的異端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北和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