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

莫迪爾站了起來,不由得更加好奇且認真地打量着眼前這位有着出衆氣質的女士,在那雙顏色極淺的藍色眸子以及冰雪般的髮色中,他確實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然而他仍然記不起,他記不起自己的姓氏,記不起自己年輕時的經歷,記不起自己是否曾有過家庭和後代,甚至記不起自己到底都在哪裡駐足和生活過——他只能猜測着眼前這位“維多利亞”的身份,並試探着問道:“你們已經找了我多久?”

“……六個世紀。”維多利亞女公爵遲疑了不到一秒鐘,終於還是下定決心說出了答案。

莫迪爾的表情瞬間凝滯下來,彷彿聽到一個天方夜譚的故事,良久他才嘴角抖了一下,瞪着眼前的“後裔”:“你說多久?!”

“嚴格來講是五百七十二年,雖然尚不夠六個世紀,但也相去不遠,”維多利亞輕輕吸了口氣,她知道這事實在一個已經失去記憶的當事人聽來有多麼難以想象,但她今天來此就是爲了解開家族祖先身上纏繞的謎團的,除了作爲禁忌的“姓氏”之外,其他事情最好不要隱瞞太多,“先祖,您恐怕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游蕩了多久。”

“這怎麼可能呢!!”莫迪爾陡然拔高了聲音,驚愕中指着自己,“六個世紀,六個……我……”

說到一半,這位老人便突然停了下來,表情飛快地變化着,維多利亞見狀頓時擔心起來,然而在她就要開口安撫之前,眼前的老人卻又突然一皺眉,一隻手捏着下巴上的鬍子,表情若有所思:“不過話又說回來……六百年……我什麼稀奇古怪的事都經歷過了,這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維多利亞:“……”

老祖宗的接受能力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強悍很多?

說話間莫迪爾的注意力便又重新放在了維多利亞身上,這位老法師眉頭仍未舒展,顯得心緒重重:“我還是不太敢相信,按你的說法,我豈不是成了個老不死的怪物了……當然我自己平常倒是活得挺開心的……哈啊,這倒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其實並不清楚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不知道那些龍族把情況告訴你沒有,我的記憶現在有些混亂,甚至日常經歷的事情都亂七八糟的,最近情況尤爲如此。事實上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過後裔……抱歉,姑娘,這聽起來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當然不會,”維多利亞立刻說道,“來之前龍族使者便已經把情況都告訴我了,我有心理準備。我來此也是爲了確認您的情況,並且儘可能地幫助您——我還有很多話想問您。”

“哦哦,當然可以,當然可以,”莫迪爾連連說着,然後看了一眼周圍街道上已經逐漸聚攏起來的好奇圍觀者,又看了一眼不遠處自己臨時居住的“冒險者小屋”,臉上露出笑容來,“要不我們先去屋子裡吧,這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終究不是個談話的地方。”

“當然可以,”維多利亞立刻點頭,緊接着回頭看向瑪姬,“瑪姬,那你……”

“我就不跟進去了,”瑪姬不等維多利亞說完便搖了搖頭,臉上帶着笑意說道,“這種場合可不適合讓我這個‘外人’在旁邊搗亂——我和柯蕾塔去附近逛逛。難得能來到這龍族的故土,我也確實想四處看看,瞭解瞭解這個地方的歷史。”

維多利亞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深深地看了瑪姬一眼,彷彿從眼神中流露出了感謝,隨後她點點頭,便跟莫迪爾一同向那座小屋走去。

看着維多利亞背影消失的方向,瑪姬過了很久纔回過頭,她彷彿是在自言自語,又彷彿是在對身旁的黑龍少女說道:“看樣子開頭還算不錯。”

黑龍少女柯蕾塔不由得回頭看了身旁這位來自遠方的“遠親”一眼,很顯然,她對瑪姬這個“龍裔”感到好奇,畢竟現在雖然有一大批龍裔來到塔爾隆德進行“援建”,但他們的主要活動範圍還是在東南的濱海郡一帶,在新阿貢多爾,很少能看到龍裔的身影出現。

猶豫了幾秒鐘,柯蕾塔終於忍不住問道:“你……和那位維多利亞女士是朋友?在洛倫大陸,龍和人做朋友很容易麼?”

瑪姬看着這位剛認識沒多久的純血巨龍,她知道對方也是一名黑龍,從血統上,自己與對方算是用一個“支脈”下的族裔,這多少讓她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有了那麼一點點的親切感,而她也樂於回答對方提出的問題:“怎麼說呢……其實在洛倫的大多數地方,‘龍’的身影仍然極爲罕見,不管是純血巨龍還是龍裔,主要活動範圍還是在北方諸國,涉及到具體和人類的關係,更是隻有塞西爾帝國以及在提豐北方部分地區活動的龍族和當地人熟悉一點。

“當然,情況一直在改變,人類是一個接受能力很強的種族,隨着在世間活動的龍越來越多,龍類和人類的關係也在變得越發熟絡起來。

“至於我和維多利亞……我們情況特殊。我和她是在很多年前認識的,那時候不要說純血巨龍,就連龍裔都還處於對外封鎖的狀態……”

她隨口說着自己與維多利亞之間的關係,中間夾雜着一些在洛倫大陸生活的細節,大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柯蕾塔卻表現出了巨大的興趣,她又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才終於輪到瑪姬拿回主動:“我已經說了這麼多了——你是不是也該給我介紹介紹這個地方?”

黑龍柯蕾塔擡起頭,看了一眼畫風粗獷硬朗的冒險者集鎮,又看了一眼遠處高聳的阿貢多爾城牆——這都算不上什麼“風景”,但她最後臉上還是露出笑容來:“我們去城外吧,安全區已經拓展到晶巖山丘,我們可以去看看以前的工廠區和現在的熔渣池——那都是很有故事的地方。”

一邊說着,她一邊拉起了瑪姬的手,向小鎮邊緣的起降場地走去:“走吧,我們可以直接飛過去!”

……

維多利亞環視四周,打量着這間小小的臥室,房間中的一切都一目瞭然——簡樸的牀鋪與一個放在牀尾的小櫃子,一張單人用的書桌,一把椅子,還有固定在牆上的一個置物架,這就是房間裡的全部。

她知道,對於一個來到塔爾隆德這片廢土上冒險的人而言,這樣的條件已經算得上格外優渥,然而她心底仍然冒出一種怪異的感覺,忍不住看向身旁的老人:“您平常就住在這樣的地方麼?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可以……”

“類似的話,龍族那位首領也跟我說過,”莫迪爾不等對方說完便擺了擺手,“但我覺得這樣就挺好的——甚至好的有點過頭了。不用風餐露宿,不用在外面設置一堆魔法陷阱來應對魔物,整個營地都有充足的物資供應,這可不是冒險的日子,倒更像是在度假了。”

這不是客氣的說辭,而是老法師真實的想法,維多利亞看出了這一點,便沒有再做堅持,莫迪爾則走到牀邊坐下,又指了指旁邊書桌前的那把椅子,對維多利亞點點頭:“坐吧。”

維多利亞在莫迪爾面前坐下,吱嘎的木頭摩擦聲過後,小屋中一時間陷入了安靜,她看着眼前的老人,思索着如何讓話題進行下去,同時腦海中卻又冒出了赫蒂和瑞貝卡的名字——她終於知道突然面對幾百年前的老祖宗是怎樣複雜奇妙的感覺了,面對一個理論上的血親,實際上的陌生人,好像不管怎麼開口都會顯得思慮不夠……

那麼當初的赫蒂與瑞貝卡在看到揭棺而起的先祖之後到底是怎麼打開話題的?是怎麼讓氣氛不那麼尷尬的?

維多利亞突然有點後悔出發前沒有仔細向赫蒂女士諮詢這方面的事情,因爲當時赫蒂事務繁忙,她只來得及在魔網終端中跟瑞貝卡聊了幾句,可公主殿下當時說的話反而讓她更加困惑,什麼“腦子沒反應過來就動了手”,什麼“關鍵是慫的夠快”,什麼“最好是比較抗揍”之類的……完全搞不懂。

維多利亞腦子裡轉着數不清的想法,臉上的表情卻仍然紋絲不動,維持着一如既往的滿面冰封,莫迪爾看着這樣的“後裔”突然感覺有點頭疼,他沒想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會是這樣一位不苟言笑的女性,這可跟他自己的性格大不相同,這看上去就不好相處的性格是怎麼被教育出來的?

但思來想去,他好像也沒什麼資格在這方面開口——畢竟按照維多利亞的說法,自己已經是她六百年前的“先祖”了,在子孫後代的教育方面……他還真開不了口。

好在最終老法師還是主動開口,打破了小屋中的安靜:“維多利亞是吧?你姓什麼?”

維多利亞:“……”

шωш ▪тTk дn ▪℃ O

莫迪爾:“……”

“跟您一個姓氏,只不過……”極度的尷尬又差一點擊穿維多利亞的十幾層心智防護,她嘴角微微抖了一下,好不容易纔維持着面無表情的模樣開口,“我被交待不要隨意向您透露涉及到姓氏的事情——這似乎會刺激到您的‘記憶斷層’。”

“啊,啊,是這樣的,我想起來了,”莫迪爾頓時一拍腦袋,有點尷尬地說道,“我是記得不久前那位赫拉戈爾向我提醒過這方面的事情,說是我的記憶體系中存在一個‘斷層’,一旦觸及到關鍵信息就會導致意識中斷和重置。好吧,是我的疏漏。”

一邊說着,他一邊笑了起來,似乎之前的尷尬僵硬氣氛也因這小插曲而消退不少:“那我問點別的吧……你是做什麼的?家裡……那應當算是我的家族,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我……主要是管理,嗯,管理許多土地,許多人都依靠着那片土地生活,”維多利亞很彆扭地說着,畢竟此前她從未考慮過要用這種方式來描述自己平常的生活和身邊的人們,“您的後裔在這一代還算爭氣,除了我之外,還有一部分人蔘了軍,或者經營着自己的產業,年輕人大多還在學習,其中一個天賦最好的是我的侄子,他在帝都求學……”

莫迪爾瞪着眼,只感覺這些事情似乎都離自己很遠很遠,那種不真實感再一次涌了上來,讓他下意識嘀咕着:“我一個到處冒險的老頭子,怎麼就突然有這麼一大堆聽起來就很厲害的後裔了?”

維多利亞似乎沒有聽清:“您說什麼?”

“啊,沒什麼,”莫迪爾趕緊擺了擺手,又有點好奇地看着維多利亞,“聽起來這都很不簡單啊,又有產業又有土地的,可我反而更糊塗了,你這平常到底是幹什麼的……聽起來像是種地的?但好像比那更厲害一點……”

“額,是比那厲害一點,”維多利亞艱難地說着,她實在不擅長用這種方式與人交流,但此刻她不得不飛快地思索該如何向先祖解釋自己的事情,同時讓對方絲毫不要聯想到北方的龐然大物維爾德家族,“我不親自經營土地,我只是管理着大片土地,而且還管理土地之上的所有產業……”

莫迪爾認真聽着,但突然皺起眉來,表情中的嚴肅讓維多利亞都嚇了一跳,後者頓時停下了講述:“先祖,有什麼問題麼?”

“你可不能犯法啊,”莫迪爾突然沒頭沒尾地說着,“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維多利亞一頭霧水:“啊?”

“我雖然平常四處遊蕩,但帝國頒佈的法律和政務廳公佈的政策我可是懂得的,”莫迪爾繼續一臉嚴肅地看着維多利亞,這一刻竟真的像個在擔心後代走上邪路的老者,“孩子,私吞土地和壟斷經營可是犯法的!”

維多利亞:“……?”

愣了兩秒鐘後她才終於反應過來,萬分尷尬(雖然臉上看不出來)地解釋着:“不是,您誤會了,我只是負責管理那些——土地是國家的,產業是別人的,我只是管理罷了。當然,我們的家族產業也有一些,但那絕稱不上吞併和壟斷——一切都是在合法前提下……”

統御整個北境的女大公此生罕有地有點無措,莫迪爾卻漸漸眉頭舒展開來,老法師終於點點頭,到最後理解了一切:“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啊,我搞明白你是幹什麼的了,你在政務廳上班啊?”

“額……”維多利亞怔了怔,隨後迅速接受了這個嶄新的思路,連連點頭,“是的,我是在政務廳上班——幾乎每天都要去政務廳露面,有時候還要把文件帶回家裡處理……”

“那你還挺辛苦的,”莫迪爾終於又笑了起來,笑容中甚至有點欣慰,“不過年輕人辛苦一點也好,是給將來的人生做積累……對了,聽你這說法,你在政務廳裡還是個官員啊?”

“這……算是吧,”維多利亞表情僵硬地點着頭,“是個……嗯,普普通通的行政管理人員……”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勝利日的慶典第二百一十八章 穿越者應有的自覺第四百五十一章 智慧的結晶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治療方案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有限防護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六十一章 塞西爾家的驕傲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四百一十三章 超出歷史的眼光第六百四十一章 局面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八百一十七章 致上層敘事者……第六百九十五章 歷史在前進第一百六十二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氣氛就這麼沒了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醫療救助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計劃變更第八百一十五章 污染第四百五十章 印刷時代的序幕第五百八十七章 情報交流與佈置第八百二十八章 北方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點第八百八十五章 詭異的話題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螳螂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冬日獵神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九百七十三章 離開與火花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好起來了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巨龍的兩個方案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五百一十章 知識傳播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濃霧盡頭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一百零一章 傻狍子又立功啦!第五百一十五章 丹尼爾的往事第八百五十八章 敘事者計劃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黃昏序曲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起跑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星海計劃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六百八十三章 那些正在發生的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第二十一章 交易的達成第七百零一章 東境公爵的遺產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奧菲莉亞矩陣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着的幽靈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三百七十八章 老祖宗在天上看着呢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啓程之日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爾的調查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第三百一十六章 提爾對神明的印象第九百四十二章 寶貴的知識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來個啥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舉世加速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理論與實際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的謎團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絡入侵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百四十七章 已經死去的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龍影再臨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計劃變更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消失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勝利日的慶典第二百一十八章 穿越者應有的自覺第四百五十一章 智慧的結晶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治療方案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有限防護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六十一章 塞西爾家的驕傲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四百一十三章 超出歷史的眼光第六百四十一章 局面第四百三十二章 貴族美德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八百一十七章 致上層敘事者……第六百九十五章 歷史在前進第一百六十二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氣氛就這麼沒了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藍網道監控計劃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第九百六十七章 諮詢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醫療救助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計劃變更第八百一十五章 污染第四百五十章 印刷時代的序幕第五百八十七章 情報交流與佈置第八百二十八章 北方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捕捉的bug第三百二十九章 疑點第八百八十五章 詭異的話題第一百二十七章 瘋狂BB第六百九十四章 與刀鋒擦肩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螳螂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冬日獵神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九百七十三章 離開與火花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好起來了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巨龍的兩個方案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聖靈平原的所見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五百一十章 知識傳播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濃霧盡頭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一百零一章 傻狍子又立功啦!第五百一十五章 丹尼爾的往事第八百五十八章 敘事者計劃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黃昏序曲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起跑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星海計劃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六百八十三章 那些正在發生的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第二十一章 交易的達成第七百零一章 東境公爵的遺產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九百零八章 知識的代價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奧菲莉亞矩陣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着的幽靈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三百七十八章 老祖宗在天上看着呢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啓程之日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爾的調查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第三百一十六章 提爾對神明的印象第九百四十二章 寶貴的知識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九十一章 到底孵出來個啥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舉世加速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理論與實際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的謎團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絡入侵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百四十七章 已經死去的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龍影再臨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計劃變更第二百零四章 魔力變遷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