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找到了

那個慵懶而威嚴的聲音在天地間迴響著,躲藏在陰影中的莫迪爾可以從那聲音中感受到凡人難以想象的力量以及某種伴隨著久遠時光透露出來的……沉重氣息,然而這聲音的主人本身似乎是個遠比莫迪爾想象的要更加平和友好的存在,至少……她願意與一個疑似“另一個莫迪爾”的人如話家常般談論那些關於冒險的事情。

這種友好表現也讓莫迪爾的膽子漸漸大了一些,他回憶起了那位龍族首領與自己說過的話,想到了那位“女士”可能的身份……一位在上古時代便與現世失去聯繫的神祇,一位“正神”,祂是友好的麼?她或許並不會出手攻擊像自己這樣不小心跑進來的闖入者,也可能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那個與她交談的聲音真的是另一個自己麼?亦或者……這件事與自己失落的記憶有關?

各種各樣的想法在大冒險家腦袋裡轉來轉去,他一生熱衷於邁向未知,而現如今他這輩子都沒接觸過的、最大規模的“未知”就在自己面前擺著,那種心癢難耐的感覺讓他越發坐立不安起來,終於,當那王座旁的交談聲再次響起之後,他下定了決心,開始一邊藉助著周圍建築物的掩護一邊小心翼翼地向著王座的方向靠攏過去。

他沒有忘記給自己身上施加一層又一層的防護以及氣息遮蔽類的法術,沒有忘記始終隱藏在陰影中,躲避可能從天空降臨的窺探,沒有忘記收斂氣息,讓自己如路邊的塵埃般失去“存在感”,然而他同時也知道,如果對面那真的是一位神祇的話,他此刻所做的這一切防護其實都只是個笑話罷了。

“大冒險家先生,你現在在想什麼?”那個威嚴慵懶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緊接著,王座旁便有“另一個莫迪爾”出聲作答:“我在思考自己到底已經和您一起在這個詭異的地方待了多久……我對時間流逝的感知大大減弱了,但我猜這肯定已經過了很長時間,起碼不能是一年半載那麼短……”

“啊,思考這些其實並沒什麼意義,這裡是深界的最深處,是被摺疊起來的夢境,是與現實錯位的神國,在這個地方,從現世傳過來的漣漪已經微弱到幾乎不會對你我產生任何影響——時間的流逝同樣如此。放鬆一下自己的神經吧,難得那個噁心的入侵者現在安靜了一些。”

“多謝您的提醒,只不過我畢竟是個凡人——我現在甚至覺得自己對早年間冒險的記憶都開始模糊了,”另一個莫迪爾無奈地說著,“在這些‘俗氣的話題’上,我可做不到像您這樣的神明一樣洒脫。不過話又說回來,您在這裡究竟已經沉睡多久了,您自己知道麼?哦,我是說相對於現世的時間尺度而言……”

“……誰知道呢?恐怕只有那些已經離開這顆星球的先驅們能研究明白這麼深奧的問題吧,”慵懶威嚴的聲音帶著淡淡的笑意說著,“沒有人能在夢中知道自己已經睡了多久——神也一樣。”

建築物的陰影之間,莫迪爾的腳步越來越快,從王座旁傳來的聲音清晰地在他耳邊回蕩,然而比起這交談聲,他心中的聲音才是真正的轟然鳴響:

“瘋了……我多半是瘋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危險,那可是一個從上古時代存活至今的神祇啊——莫迪爾,祂只要一個眼神就能殺死你!沒必要,真的沒必要,冒險精神不是盲目送死,去湊到一個古神面前打聽事情,這是活膩了麼……那個聲音確實與我很像,但這不是豁出性命的理由,在那些古老詭異的遺迹裡,類似的事情我見得還少麼……謹慎一些,再謹慎一些,這個真的打不過……”

腦海中的自我警告和否定如潮水般湧來,到最後甚至變成了喉嚨裡難以抑制的低聲咕噥,然而莫迪爾的腳步卻絲毫沒有停下,他終於察覺到了異常,隨著他不斷靠近那街道盡頭被切割出來的平直邊界,這種異常正在變得愈發明顯起來:

他正在被一股致命的力量吸引著,那力量來自王座旁那個始終不曾露面的、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聲音,他正不可抑止地產生衝動,要去往那個聲音所在的地方,就如被瘋狂催動的失控信徒一般,追逐著某種危險的命運。

他意識到了危險,經驗——儘管他已經不記得這具體是什麼時候的經驗,但經驗告訴他,這種從自己心中產生,自己卻完全無法控制和幹涉的“衝動”絕對是詭異且致命的,它通常是精神汙染的結果,或者是受到了邪靈的引誘!!

然而此刻傳奇法師引以為傲的強韌精神力第一次徹底敗下陣來,他心智清醒,卻完全無法控制自己越走越快的腳步,到最後,他甚至已經不再躲藏在陰影中,而是飛快地在街道上向著王座的方向狂奔了起來。

僅僅片刻功夫,莫迪爾便衝到了街道的盡頭,那道如同被不可見的刀刃切割出來的邊界橫亙在他眼前,而邊界之外荒涼褪色的沙漠以及遠處那如山般巍峨的王座鋪面映入他的眼帘,他似乎已經聞到了“那個地方”的氣息,而且……他發現自己已經毫不猶豫地邁出了腳步,就要一步踏向……

一陣轟鳴突然在腦海中響起,莫迪爾只感覺天旋地轉,在即將陷入萬劫不複的前一刻,他感覺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不知從何處傳來,硬生生將自己“拽”出那個致命的漩渦,緊接著他感知到了這股力量的具體存在,感知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將自己從沉睡中徹底喚醒。

老法師猛然睜開眼睛,終於看到了熟悉且色彩豐富的世界,也感覺到了胳膊上傳來的、力度輕柔的搖晃。

他有些錯愕地抬起頭,一抹白色映入眼帘,有一位銀白長發、身穿白色絨裙和雪狐披肩、神色清冷而高雅的女士正站在自己身旁,其一隻手正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可以肯定自己並不認識這位女士,然而這位女士注視過來的目光顯然不像是個單純路過的陌生人。

這是誰?冒險者營地裡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一位氣質非凡的女士?她看起來可不像是個粗俗的冒險者。

莫迪爾皺了皺眉,對方那雙彷彿充盈著魔法微光,質感仿若凝結冰晶般的眼睛讓他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雙眼睛帶給自己一絲莫名的熟悉和親切感,與此同時他也注意到了這位女士身邊另有別的身影:那位擔任赫拉戈爾信使的黑龍少女,還有一個並不認識的、留著黑色長髮的年輕女子。

他彷彿瞬間明白過來。

當自身受到審視的時候,維多利亞·維爾德的目光也落在眼前這個看上去平凡而蒼老的老人身上,事實上她已經在這裡站了有幾分鐘了——那位名叫柯蕾塔的龍族少女將她帶到這裡的時候,老法師正沉浸在睡夢中,不管對方是不是自己的先祖,出於對長輩的尊重,她都沒有貿然打擾。

直到老法師身上的氣息突然變得劇烈波動,一股晦澀難明的力量似乎正在其體內失去控制,噩夢彷彿正在侵蝕他的精神世界,維多利亞才忍不住上前,嘗試將老法師喚醒——只不過由於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她所做的“喚醒”也只不過是上前輕輕晃了晃對方的胳膊,同時嘗試用魔力幫助對方平息精神震蕩罷了,沒想到的是這樣簡單的辦法竟然出奇有效,老人幾乎立刻便醒了過來,身上的種種異常也迅速得到平複。

“我們又見面了,莫迪爾先生,”就在莫迪爾和維多利亞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時候,名叫柯蕾塔的黑龍少女終於上前一步,出聲打破了這份尷尬,“我為您帶來了客人——雖然有些突然,但您應該已經猜到了客人的身份。”

“等等……這個真的就是……”莫迪爾剛才便已經猜到端倪,但這時候猜測得到證實,他還是忍不住瞪大眼睛,目光再次從維多利亞身上掃了好幾趟,“這個真的就是啊?”

“您就是莫迪爾先生,偉大的冒險家,曾經遊歷過文明世界的所有已知邊疆之人?”維多利亞也終於反應過來,她微微後退半步,似乎是想努力調整出某種合適的表情來面對眼前的老者,然而這本就不是她擅長的領域,最終她仍然維持著近乎僵硬的表情,彷彿背誦一般說出了這些生硬的開場白——說完之後她的表情仍然沒太大變化,然而站在她旁邊的瑪姬卻立刻知道,自己這位好友已經陷入了巨大的尷尬和懊惱之中,眼神前所未有地動搖著。

她搞砸了——英明神武理智優雅的北境女公爵極其罕見地搞砸了事情,搞砸了和自己祖先的第一次見面,她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看到維多利亞如此無措。

瑪姬終於可以想象到當年的赫蒂與瑞貝卡在家族墓地中看到揭棺而起的高文·塞西爾之後是什麼反應了。

“額……我不知道你後面那些聽上去就飄忽忽的頭銜或榮譽是什麼意思,但我確實是叫莫迪爾,”大冒險家有點尷尬地說著,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籠罩著他,甚至讓他覺得自己剛才那個危險而詭異的夢境又延伸到了現實世界,“你叫什麼名字?”

“……維多利亞,您可以叫我維多利亞,或者直接叫我維姬也可以,這是我的……”維多利亞脫口而出地說著,但說到一半就有些尷尬地停了下來,似乎是覺得自己不應該在初次見面的祖先面前如此言語失據。

莫迪爾卻顯然沒想這麼多,他只是順著腦海裡冒出來的話往外說:“啊,維多利亞是吧,維多利亞女士……小姐……啊不對,我好像不用這麼稱呼你——那我就直接叫你維多利亞了。你應該知道龍族安排這場會面的……意圖,所以你真的就是我的……後裔?”

老法師的思路似乎終於穩定下來,望向維多利亞的眼神也認真起來,後者也幾乎同時深吸了口氣——這位女公爵強行平複了自己的心情,緊接著便抬手一揮,十幾層“機械心智”和“冰冷思維”效果便套在了自己身上,之前不小心產生動搖的心緒瞬間如萬裡冰封般穩固下來。

莫迪爾的眼角頓時跳了一下——雖然事情到現在還充滿不真實感,但這種一言不合就給自己拍十幾層魔法效果的做事風格看上去還真有點眼熟……

送福利,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莫迪爾先生,”維多利亞的思維則已經徹底冷靜下來,她的眼睛如北境群山中的堅冰,話語平靜而條理分明,“現在有許多線索表明我們之間存在這一層關係,但具體這份血脈聯繫是否存在,我們需要證明——請恕我失禮,我需要您的血。”

一邊說著,她一邊飛快地在半空中勾勒出了幾個淡藍色的符文,同時從隨身處取出了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秘銀裝置,那裝置表面銘刻著複雜的符文與溝槽,在它被取出來的一瞬間,漂浮在半空中的符文便瞬間向其飛去,並準確地填補上了裝置表面幾個缺失的關鍵節點——秘銀裝置上的複雜法陣漸漸明亮起來,莫迪爾也瞬間明白了這位“維多利亞”想幹什麼。

“好說。”老法師立刻點點頭,並隨手從腰間摸出了護身用的附魔匕首,鋒利的刃尖劃破手指,幾滴血珠憑空漂浮氣來,準確地落在了秘銀裝置表面的溝槽中,維多利亞也在同時凝結出了一根銳利的冰錐,錐體刺破指尖,血珠同樣飄向那正在愈發明亮的符文法陣。

鮮血滲入鍍著魔導材料的溝槽中,細胞內所攜帶的遺傳因子瞬間被解構重組,在精密震顫的魔法力場中形成了穩定的資訊特徵迴路——這源自剛鐸時代的、少數之一延續至今仍可使用的古老技術發揮了作用,維多利亞將秘銀裝置翻轉過來,在那光滑如鏡的另一面,幾個明亮的符文正熠熠生輝。

這一刻,哪怕十幾層機械心智和冰冷思維都險些未能控制住她的情緒變化。

“額……姑娘,看出結論沒有?”莫迪爾也顯得有些緊張,雖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他伸長了脖子,關注地看著維多利亞的表情變化(也就是毫無變化),“你也寬心點啊,畢竟這事也挺突然的,我都沒做好心理準備——如果真不是也沒關係,認親不成仁義在……”

維多利亞突然抬起頭來,神色間的嚴肅認真讓莫迪爾還沒說完的話直接就咽了回去。

“先祖……”下一秒,在莫迪爾驚愕的注視中,當代的北境女公爵深深彎下腰來,以前所未有的鄭重態度沉聲說道,“我們終於找到您了。”

“終於?找到?”莫迪爾顯得有些錯愕,“你們一直在找我麼?”

“是的,”維多利亞慢慢抬起頭,語氣頗為複雜地輕聲說道,“真的找了……許多許多年。”

第九百二十九章 暗第八百七十三章 海妖的努力第四百四十五章 凱旋之日第四百二十一章 被釋放的猛獸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合作的基礎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燒之後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三百八十二章 暗影深處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友好的客人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1080章 閉門會議第八百九十八章 遊記第八百三十三章 塞西爾方塊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八百三十二章 來自南方的異鄉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八百五十七章 “樣本”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三十七章 龍的消息第一百六十五章 康德領發生了什麼第九百三十五章 貝爾提拉發現的線索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義的暗器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傳遞第五百六十九章 不徹底的方案第六百三十七章 膠著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造訪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永恒的盡頭第二百四十八章 赫蒂的實驗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龍裔與豌豆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麻煩了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1083章 時代交替之時第四百一十九章 你看此城,固若金湯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報紙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七百三十二章 竊取知識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五百八十八章 躁動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二百二十三章 滿天繁星的夜幕下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歸者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三百四十四章 效忠之日第八百五十三章 進展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五百零五章 老祖宗的生意經第三百四十章 大禮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五百七十八章 扭曲之底第六百一十九章 鐵與火第八百八十八章 驚鴻一瞥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貝爾提拉的線索第七百五十八章 情報第四章 一覺醒來就在一個爛攤子裡第五百六十二章 與龍交談第九百五十三章 頭疼的安德莎第七百四十一章 價值無窮第五百零八章 開動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槍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著的幽靈第四十九章 問題與解答第九百五十四章 各自安好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二百七十八章 索爾德林帶來的啟發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第七百章 提案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昏暗宮廷與鏡面洞窟第三百八十九章 國王流的血
第九百二十九章 暗第八百七十三章 海妖的努力第四百四十五章 凱旋之日第四百二十一章 被釋放的猛獸第十八章 安德魯子爵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合作的基礎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燒之後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三百八十二章 暗影深處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友好的客人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筆交易第1080章 閉門會議第八百九十八章 遊記第八百三十三章 塞西爾方塊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八百三十二章 來自南方的異鄉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六百七十六章 高文的路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貝爾提拉的懷疑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關於第三個故事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八百五十七章 “樣本”第二百七十一章 防禦力量第三十七章 龍的消息第一百六十五章 康德領發生了什麼第九百三十五章 貝爾提拉發現的線索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義的暗器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傳遞第五百六十九章 不徹底的方案第六百三十七章 膠著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渦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造訪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永恒的盡頭第二百四十八章 赫蒂的實驗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端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龍裔與豌豆第六百零四章 同類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麻煩了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1083章 時代交替之時第四百一十九章 你看此城,固若金湯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報紙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七百三十二章 竊取知識第一百七十八章 漸醒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五百八十八章 躁動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二百二十三章 滿天繁星的夜幕下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歸者第四百二十五章 物質世界的模糊邊界第三百四十四章 效忠之日第八百五十三章 進展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推測第五百零五章 老祖宗的生意經第三百四十章 大禮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向新世界第五百七十八章 扭曲之底第六百一十九章 鐵與火第八百八十八章 驚鴻一瞥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貝爾提拉的線索第七百五十八章 情報第四章 一覺醒來就在一個爛攤子裡第五百六十二章 與龍交談第九百五十三章 頭疼的安德莎第七百四十一章 價值無窮第五百零八章 開動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槍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著的幽靈第四十九章 問題與解答第九百五十四章 各自安好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二百七十八章 索爾德林帶來的啟發第四百三十六章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第七百章 提案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八百一十三章 腐爛之後的神明第五百三十四章 未雨綢繆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昏暗宮廷與鏡面洞窟第三百八十九章 國王流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