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

聽著黑龍小姐無奈的歎息,莫迪爾身子下面的搖椅終於停了下來,老法師對天翻個白眼,有點沒好氣地開口:“你這不廢話麼——我原本制定好的冒險計劃現在都擱置了,每天就看著眼前人來人往,聽著他們回來跟我講營地外面的新變化,怎麼可能不無聊嘛。”

年輕的黑龍少女臉上露出為難神色:“這……我們是擔心出現意外……”

“我知道我知道,”莫迪爾不等對方說完便不耐煩地擺擺手,“你們本質上就是擔心在我那個正在從洛倫大陸趕過來的後裔趕到之前我一不小心死在外面嘛,修飾這麼多幹什麼……”

黑龍少女的臉色頓時比之前還尷尬:“其實……我們也不完全是因為這一點……”

“還因為我最近的精神狀態越發不對勁,擔心我和其他冒險者一起出去之後搞出大亂子唄,”莫迪爾倒是早就想明白了這些龍族所有的想法,他雖然嘴上不耐煩地說著,臉上樂呵呵的表情倒是始終都沒有中斷,“哎,別這麼一臉尷尬被人猜中心事的模樣,我都不尷尬你們尷尬什麼。其實我也理解,你們這些顧慮一沒惡意二沒錯誤,所以我這不也挺配合的麼——從上次跟你們那個首領見面之後我連這條街都沒出去過,只不過平常無聊是真的無聊……”

一邊說著,這位大冒險家一邊忍不住搖了搖頭:“哎,你們這邊的娛樂項目還是太少了,酒館那地方去幾次就沒了意思,賭錢吧我也不擅長,想找幾個人打打牌下下棋,冒險者裡面好像也沒幾個對此感興趣的……”

聽著大冒險家絮絮叨叨的念叨,站在一旁的黑龍少女臉上表情卻漸漸有了變化,她眼皮垂了下來,語氣中帶著一聲歎息:“娛樂麼……現在的冒險者營地條件確實有限,但在曾經的塔爾隆德,我們可不缺各種各樣的‘娛樂’——如果您能見到那時候的阿貢多爾下層區,恐怕您絕不會感到無聊了。”

莫迪爾抬起眼皮,看了這黑龍一眼:“你指的是那種能讓人上癮的藥劑,還有那些刺激神經的幻覺生成器和角鬥場什麼的?”

黑龍少女眨了眨眼,表情有些意外:“您知道這些麼?”

“冒險者註冊之前都會看到有關巨龍國度的資料,我又不是那種拿到資料之後隨手一團就會扔掉的莽漢,”莫迪爾搖了搖頭,“儘可能提前了解自己要去的地方,這是每個冒險家必備的職業素養。”

“也是……您與其他的冒險者是不一樣的,”黑龍少女笑了笑,隨之臉上有些好奇,“既然這樣,那您對曾經的塔爾隆德是如何看的?”

“我?我沒親眼見過,所以也想象不出那個光怪陸離的世界真正是什麼模樣,”莫迪爾聳聳肩,“但看到你們寧可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換來一片這樣的廢土,也要從那種境遇下掙脫出來,那想來它肯定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樣美好吧。”

黑龍少女一時間沒有說話,似乎是陷入了某種回憶中,良久之後,她的表情突然漸漸舒展,一抹淡淡的笑容從她臉上浮現出來:“其實若僅從個體的‘生存’角度,曾經的塔爾隆德被稱作樂土天國也不為過,但當你幾萬年、十幾萬年都必鬚生活在固定的軌跡下,甚至連日常言行舉止都必須嚴格遵循一個龐大複雜而無形的框架的話,任何樂土天國也只不過是漫長的折磨罷了。您說得對,那不是個美好的地方。”

“我突然有點好奇,”莫迪爾好奇地注視著少女的眼睛,“我聽說舊塔爾隆德時期,絕大部分巨龍是不需要工作的,那你那時候每天都在做些什麼?”

“決鬥。”黑龍少女淡淡地笑了起來。

“決鬥?!”莫迪爾頓時驚訝不已,上下打量著對方看起來纖瘦單薄的身體,“你?你每天的事情就是跟人決鬥?”

“那其實是一種……娛樂,我們把自己的腦組織從原本的身軀中取出來,放到一個經過高度改造的‘競技用素體’中,然後駕馭著戰鬥力強大的競技素體在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容器中競爭‘目標物’和排名,其間伴隨著不計後果的死鬥和滿場喝彩——而我是阿貢多爾極限競技場裡的常客,您別看我現在這樣,那時候被我拆解的對手可是用兩隻爪子都數不過來的。”

“這……”莫迪爾努力想象著那會是怎樣的畫面,“那你們是要在賽場上爭奪某種非常珍貴的寶物麼?”

“並不,那通常只是一個工業製造出來的機械球,或者一個象徵性的金屬環,用來代表分數。”

“那……優勝者有很高的獎金?”

“獎金確實不少,但大部分參賽者其實並不在意這些,而且大部分情況下參加比賽獲得的收入都會用於修複身上的植入體,或者用來進行中樞神經的修複手術。”

在說這些的時候,黑龍少女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莫迪爾卻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那是一種他無法理解的生存方式,期間充斥的瘋狂令他錯愕:“那……你們圖什麼?”

“為了證明自己活著,以及緩解增效劑過量帶來的中樞系統躁動綜合征,”黑龍少女淡然說道,“也有一些是為了單純的尋死——歐米伽系統以及上層神殿嚴禁任何形式的自我處決,因此各種建立在戰鬥競技基礎上的‘極限競技’便是龍族們證明自己活著以及證明自己有資格死去的唯一途徑……但現在這一切都過去了。”

“……好吧,我仍然無法理解,”莫迪爾愣了半天,最終還是搖著頭咕噥著,“好在我也不用理解這種瘋狂的生活。”

黑龍少女只是笑了笑,隨後微微彎腰:“好了,我已經耽誤您不少‘曬太陽’的時間,就不繼續耽誤下去了。”

莫迪爾一聽頓時擺擺手,故意露出不耐煩的樣子,黑龍少女則只是不以為意地笑著,轉身走向了街道的另一側。

“嘖……我算是知道這幫龍族豁出去這麼大代價也要‘砸碎一切’到底是圖什麼了,”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莫迪爾忍不住輕聲咕噥著,“那真是從上到下都快瘋了……”

說完他便在搖椅上來回動了動身子,讓自己換成一個更舒適的姿勢,隨後彷彿真的沐浴在陽光中一般微微眯上了眼睛,椅子輕輕搖晃間,來自街道上的聲音便在他耳畔漸漸遠去……

這位大冒險家猛然睜開了眼睛,看到空蕩蕩的街道在自己眼前延伸著,原本在街上來來往往的冒險者和人形巨龍皆不見了蹤影,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褪去了顏色,只餘下單調的黑白,以及一片靜悄悄的環境。

而在街道盡頭,原本佇立在那裡的建築物和平直延伸的道路戛然而止,就彷彿這一區域被某種無形的力量直接切掉了一塊似的,在那道涇渭分明的邊界線外,是熟悉的灰白色沙漠,高大的王座與祭壇,以及遠方黑色剪影狀態的城市廢墟。

莫迪爾心中頓時一緊,但這一次他比以往要平靜許多——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進入這個詭異的地方,儘管他仍然不知道這一切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但至少前兩次平安返回的經驗讓他在這第三次裡淡定了很多。

在確認自己的狀態沒什麼異常之後,他迅速給自己施加了全套的防護法術,然後以盜賊般敏捷的身手躲到了旁邊的建築物陰影中,以防止那個坐在王座上的巨大“女士”發現自己,而幾乎在他做完這一切的同時,那個慵懶卻又威嚴的女聲便在天地間響起了:

“不錯的故事,大冒險家先生,而且這一次你的故事中好像有了很多新的元素?被封鎖在古老王國中的強大種族,因長期的封閉而日漸墮落,沉迷於具備幻覺效果的藥劑和瘋狂的娛樂……而且下意識地追逐著自我毀滅,大冒險家先生,我喜歡這一次的新故事……”

正躲藏在附近建築物後面的莫迪爾頓時愣住了。

那個慵懶威嚴的聲音所描述的……不正是他剛剛從那位黑龍少女口中聽來的、關於舊日塔爾隆德的情報麼?!

老法師感覺自己的心跳陡然變快了一些,這瞬間他甚至以為自己已經被那位女士發現,而且後者正在用這種方式戲弄他這個不夠老實的“闖入者”,然而下一秒,預料中的威壓並未降臨到自己身上,他只聽到那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聲音在王座附近的某處響起:

“我也覺得這次的故事還可以——您應該也猜到了,這故事也是我編的,而且是剛剛才突然從我腦袋裡冒出來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構思出這麼一套‘背景設定’來,但看您的反應……我編故事的能力確實是越來越高了。”

“唉,我的大冒險家先生,我可沒有要誇你——雖然你的新故事確實不錯,”那個慵懶威嚴的聲音似乎有些無奈地說著,“我都有些懷念當初了,你那時候還堅定不移地秉承著‘冒險家的尊嚴與職業道德’,哪怕老故事重複再多遍也絕不用編造出來的東西來糊弄我,現在你卻把自己的糊弄能力當成了值得自豪的東西。”

“因為現在我想通了,您想要的只是故事,您並不在意那些是不是真的,而且我也不是在編纂自己的冒險筆記,又何必執著於‘真實記載’呢?”

王座附近的交談聲不斷傳來,躲在建築物陰影中的莫迪爾也漸漸平複下了心情,只不過他心中仍然存留著巨大的驚愕和無法控制的猜想——現在他完全可以確定,那位“女士”剛才提到的就是他從黑龍少女口中聽來的情報,然而在這裡,那些情報似乎成為了那個“講故事的冒險家”剛剛編出來的一個故事……那個“講故事的冒險家”還表示這故事是突然從他腦袋裡冒出來的!!

自己在現實世界中聽到的情報被映射到了這個世界?或者說那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聲音其實就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投影?那是潛意識中的自我?還是某種靈魂層面的分裂?

這背後可能的猜測實在是太多,即便是知識淵博的大魔法師也不敢擅自揣測,莫迪爾甚至油然而生了一股衝動,想要從自己身處的“安全區域”跑出去,去那座王座下面近距離地確認一下,確認那個“女士”的真面目,也確認“自己的聲音”到底來自何方,確認那個正在說話的人到底是誰,哪怕那真的是“另一個莫迪爾”……

然而心中的理智壓下了這些危險的衝動,莫迪爾遵從內心指引,讓自己在建築物的陰影中藏得更好了一些。

也就是在這時,那“另一個莫迪爾”的聲音也再次從王座的方向傳來:“好了,我的故事講完了,女士,該您講了——繼續講講您的夢境也可以。”

“我的夢境……好吧,反正也沒其他可講的,”慵懶威嚴的女聲似乎笑了笑,隨後不緊不慢地說著,“還是在那座匍匐於大地上的巨城……我夢到自己一直在那座巨城徘徊著,那裡似乎有我的使命,有我必須完成的工作。

“有許多身影,他們為我效勞,或者說追隨於我,我不斷聽到他們的聲音,從聲音中,我可以了解到幾乎整個世界的變化,一切的秘密和知識,陰謀和詭計都如陽光下的沙粒般呈現在我面前,我將那些‘沙粒’收攏在一起,如組合拼圖般將世界的模樣還原出來……

“又有另一個身影,祂在巨城的中央,似乎是城的統治者,我必須不斷將拼好的拼圖給祂,而祂便將那拼圖轉化為自己的力量,用於維持一個不可見的巨獸的生息……在祂身邊,在巨城裡,還有一些和我差不多的個體,我們都要把追隨者們匯聚起來的‘東西’交到祂手上,用來維持那個‘巨獸’的生存……

送福利,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這有些怪異,但說實話,我感覺還挺有趣的。”

那位女士不緊不慢地描述著自己在夢中看到的一切,而在她說完之後,王座附近安靜了幾秒鐘,“另一個莫迪爾”的聲音才打破沉默:“啊,說真的,女士,您描述的這個夢境在我聽來真是越來越古怪……不但古怪,我甚至覺得有點嚇人起來了。”

“大冒險家,你的膽子可不該這麼小。你不是說過麼?你連某些充斥著詭異恐怖氣息的墳墓都敢下手挖掘,而我所講的只不過是個夢罷了——我還以為在你面前這兩件事是同樣有趣的。”

“那不一樣,女士,”大冒險家的聲音立刻反駁,“我挖掘墳墓是為了從被掩埋的曆史中尋找真相,這是一件嚴肅且心存敬畏的事情,可不是為了有趣才做的……”

“是這樣麼?好吧,大概我真的不太能理解,”女士慵懶的聲音中帶著笑意,“從被掩埋的曆史中尋找真相麼……我不太明白那些短促的曆史有什麼真相值得去挖掘,但如果有機會,我倒是挺有興趣與你結伴,也去嘗試一下你所講述的那些事情的……”

第七百九十九章 達成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四百二十九章 塞西爾的“戰船”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才與人口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一百二十三章 結晶手雷第五十八章 諾裡斯的故事第四百七十一章 丹尼爾的聯絡第七百一十六章 跨越七百年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六百二十四章 馳援計劃第一千零七十章 早做準備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見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七百四十七章 挑戰海洋第七百九十四章 ?第七百四十八章 歸於深海……但深海不想要你第四百八十一章 廣為傳播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們的路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二百九十六章 索爾和貝爾娜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默契第九百零四章 異常記錄第五百七十六章 密函第二百一十三章 塞西爾領能賣什麼第六百八十九章 安達爾議長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定性第八百四十二章 另一批客人第二百六十九章 沒有天賦之人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七百八十八章 異國他鄉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逢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一百九十三章 深海迷……航?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八十三章 怪物的來源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畫風清奇的地方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第七百八十七章 帕蒂身旁的證據第一百五十二章 射擊測試第四百零八章 村民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第八百七十四章 海妖的回應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十四章 野法師第八百四十五章 規模龐大的計劃第八百七十三章 海妖的努力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騎士的戰鬥方式第八百二十九章 龍翼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機緣巧合第五百三十三章 安格雷織布機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八百七十章 邁向海洋的勇氣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傢伙第四百六十八章 更加可怕的猛獸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七百二十二章 新事物,新商路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三百二十七章 毒入肺腑第二百八十章 溫暖人心第九章 焚燒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塞西爾的準備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一百三十八章 計算的力量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九百六十一章 故事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1087章 大會當天第六百四十三章 國王的代價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八百二十二章 三個階段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塔爾隆德的使者
第七百九十九章 達成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五百零二章 安靈節第四百二十九章 塞西爾的“戰船”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力……電容器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才與人口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一百二十三章 結晶手雷第五十八章 諾裡斯的故事第四百七十一章 丹尼爾的聯絡第七百一十六章 跨越七百年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六百二十四章 馳援計劃第一千零七十章 早做準備第四百五十五章 召見第五百二十九章 聖光與聖光第七百四十七章 挑戰海洋第七百九十四章 ?第七百四十八章 歸於深海……但深海不想要你第四百八十一章 廣為傳播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們的路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二百九十六章 索爾和貝爾娜第七百二十三章 生意與進取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默契第九百零四章 異常記錄第五百七十六章 密函第二百一十三章 塞西爾領能賣什麼第六百八十九章 安達爾議長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定性第八百四十二章 另一批客人第二百六十九章 沒有天賦之人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七百八十八章 異國他鄉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逢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元素密辛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一百九十三章 深海迷……航?第六百八十八章 塔爾隆德第八十三章 怪物的來源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八百七十五章 失物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畫風清奇的地方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與神的意外交流第七百八十七章 帕蒂身旁的證據第一百五十二章 射擊測試第四百零八章 村民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相當管用的土特產第八百七十四章 海妖的回應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種人才第十四章 野法師第八百四十五章 規模龐大的計劃第八百七十三章 海妖的努力第六百九十一章 千軍萬馬虎踞雄關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騎士的戰鬥方式第八百二十九章 龍翼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機緣巧合第五百三十三章 安格雷織布機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八百七十章 邁向海洋的勇氣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傢伙第四百六十八章 更加可怕的猛獸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七百二十二章 新事物,新商路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三百二十七章 毒入肺腑第二百八十章 溫暖人心第九章 焚燒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塞西爾的準備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第一百三十八章 計算的力量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九百六十一章 故事第四百七十五章 陰雲籠罩盧安城第1087章 大會當天第六百四十三章 國王的代價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八百二十二章 三個階段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塔爾隆德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