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

寒風呼嘯著吹過曠野上的圍牆與塔樓,在一座座臨時營房之間帶出了尖銳的嘯叫,藍底金紋的帝國旗幟在高聳的旗杆頂端獵獵飛舞,前往工作崗位的技師和工兵們正穿過營區之間的道路,而在他們前方,巨大的六邊稜柱狀設施已經初具雛形。

臨時為建設營地提供能量的魔能方尖碑佇立在道路盡頭,霍姆水晶在半空中旋轉著,散發出恒定溫和的藍色光暈,在魔力場的覆蓋範圍內,各類工程機械正在逐一啟動,卡邁爾從附近的一座建築物中飄出來,抬頭看向前方的六稜柱——那稜柱底部是由鋼筋水泥澆鑄而成的基座,其規模與一座穀倉相當,上半部分的稜柱主體則泛著鐵灰色的冰冷光澤,散發出淡藍色的微光線條鑲嵌在它冷冰冰的外牆上,而在更高一些的地方,則可以看到漂浮在外牆周圍的水晶裝置,以及尚未合攏的頂層結構。

今天的焊接作業已經開始,稜柱頂層的那些鋼鐵框架和金屬層板之間迸射著耀眼的光流,佩戴著工程用魔導終端的技師們正在緊張有序地完成對動力支柱的封裝——那是一根豎直貫穿整個設施的合金裝置,由大量層疊符文組和機械式的調節軸組成,其本質上是一個更加精密、更特化的“動力脊”,它相當於整個設施的心臟,可以將純粹的、經過調率的奧術能量輸送到最頂層的聚焦單元中,同時和傳送門附近的另外兩個能源塔實現同步。

這就是卡邁爾設計出來的純淨奧術能量源裝置,它不僅僅是其實驗室型號的放大版,為了支撐凡人有史以來最膽大妄為的“門”行動,卡邁爾在這些裝置上面傾盡了自己在奧術領域的智慧和成就,在確保動力充沛的情況下,他要務求整個設施的可靠——也正是因此,締約堡周圍一共建造了整整三座這樣的“六稜柱”,而理論上只要有一個能源塔可以維持五成以上的輸出功率,通往神國的傳送門就能維持穩定。

“卡邁爾大師。”“早上好,卡邁爾大師。”“大師,日安。”

不斷有技術人員從旁邊經過,不斷有人帶著敬意向這位來自剛鐸時代的奧術大師致以問候,而且這其中甚至還包括偶然出現的提豐人——那是負責和塞西爾營地進行技術交接的提豐魔法師們。

這讓卡邁爾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兩個國家在不久之前還劍拔弩張,似乎隨時處於戰爭的深淵前,然而隨著聯盟成立,共同的利益訴求和唇亡齒寒的事實卻將所有人綁在了一起,或許在某些領域,提豐和塞西爾之間仍然存在緊張,仍然有人對兩國日趨友好的交流心存抵觸,但至少在這裡……所有人都不得不拿出足夠坦誠的態度。

當然,提豐學者們對卡邁爾如此尊敬的原因不止如此,他們的尊敬更多的源自這位大奧術師本人的“特殊”——一位在剛鐸時期便已經是大魔導師的學術大師,同時還直面過神明的力量,擁有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生命形態,再加上強大的個人實力,這些因素加在一起,讓每一個對超凡領域稍有了解的人在見到卡邁爾的時候都不得不拿出敬畏的態度來。

卡邁爾搖了搖頭,把不相干的思緒甩出腦海。

他並不在意提豐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事實上他根本不在意任何人對自己的看法,他來此是為了執行一項史無前例的任務,一項在古代剛鐸時期都無人敢想的、不知多少代忤逆者為之奮鬥一生都未能成功的任務,他必須把有限的精力都投入到這件事情中去。

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熟悉的年輕女聲突然從旁邊響起:“卡邁爾……大師,導師讓我來向您確認能源系統的情況……”

卡邁爾循聲望去,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裙袍、留著黑色披肩發的年輕女法師正站在旁邊看著自己。

這是丹尼爾的學徒,提豐方面派到這邊與塞西爾營地進行聯絡的“技術外交官”之一,從公開資料上,他與這位年輕的提豐姑娘初次見面是在“門”計劃啟動的初期。

但事實上,他認識這位“瑪麗”小姐已經有兩三年了——在神經網路中。

瑪麗努力緊繃著臉,讓自己表現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以抵消見到卡邁爾之後發自本能的緊張反應,坦白說,她做得並不算成功,是個人都能看出她在這位塞西爾奧術大師面前有些進退失據,但這恰恰毫無問題:她的緊張反應完全符合她平日裡的性格,也符合大多數等級不是那麼高的普通法師在見到一位大奧術師之後應有的表現——在這裡沒有任何人懷疑她,除了她自己成天嚇唬自己。

“一號能源塔已經封頂,二號的情況如你所見,主要結構已經完工了,兩天內就可以完成封頂,三號塔的動力支柱之前出了一點小問題,在等待後方運送備件的時候浪費了幾天時間,不過你和你的導師可以放心——最終的完工日期不受影響。”卡邁爾表情明亮地說道,聲音中帶著嗡嗡的迴響。

“是……是的,卡邁爾大師,”瑪麗立刻點頭說道,緊接著便抬起頭來,目光望向眼前那座風格上與傳統魔法設施截然不同的“塞西爾工業產物”——

巨大的能源軌和支撐能源軌所用的鋼樑就如某種嶙峋的脊骨般從半空跨越,從這處營地一直延伸到不遠處的締約堡,並在締約堡的主建築上空和其他結構合攏,又通過一系列複雜的魔法裝置連接到那座有著高高穹頂的大廳裡。年輕的女法師知道,她的導師就和其他學者們一同在那座大廳中忙碌著,搭建著傳送門的主體,而在這整片地區的其他地方,在一座座營地和一處處實驗室內,還有更多的、來自更遙遠地方的學者們匯聚起來,無數聰慧的頭腦在朝著同一個方向努力。

這些景象讓年輕的瑪麗產生了些許不真實的感覺——曾經在鄉下深山的破舊法師塔中惶惶不可終日的法師學徒,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下,還肩負著“技術外交官”這樣想都不敢想的職責。

年輕的女法師一時間有點走神,卡邁爾則沒有提醒她的意思,他只是轉過身,微微拔高了自己的身軀,充盈著奧術光輝的雙眼掃過整片開闊的荒原大地——在基於魔力感應生成的超凡視野中,他所能看到的是普通法師們窮盡全力也難以觀察到的一幅“盛景”:

龐大的能量正在締約堡的周圍匯聚,已經完工的能源塔正在將澎湃的魔力試驗性地注入能源軌裡,同時又有無形的魔力場在空氣中震蕩,其焦點正位於那座城堡中心的主建築裡,在那裡,有一道漩渦正在漸漸成型——提豐人正在給他們的傳送門基礎單元進行“試機”,或許用不了多久,那道尚顯稚嫩的旋渦就可以真正開啟,成為人類踏入眾神領域的第一步階梯。

……

呼嘯的寒風迎面吹來,捲動著遠處那些在粗獷城牆和哨塔上空高高飄揚的龍首旗幟,海浪聲和風聲交替著充斥在耳邊,這是與北境有些類似,但又遠比北境的海浪和寒風更加冷冽、更加有力的聲音。

維多利亞踏上了堅實的土地,塔爾隆德的冷冽寒風衝擊著她身邊環繞的冰雪防護氣息以及微風護盾,這位曾被人私下裡稱作“北方寒冰的統禦者”的強大寒冰法師感受著塔爾隆德的“好天氣”,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和這裡比起來,凜冬堡群山中的天氣還真算得上和風細雨了。”

一個低沉而熟悉的女聲從她側上方響起:“確實,聖龍公國那邊的環境都比這邊現在的情況要好多了——不過我覺得對你而言,這種程度的寒風應該還不算什麼吧?”

“一點涼氣而已。”維多利亞不甚在意地說道,回頭看了看此次同行的好友——一個碩大的鐵下巴首先映入了她的眼帘,緊接著才是黑色巨龍略顯猙獰的頭顱、修長的脖頸、覆蓋全身的機械甲胄以及氣派的龍翼和龍尾,這是徹徹底底的變化,在這威武的黑龍形態身上,根本看不到那位黑髮女僕的丁點痕迹。

“還真是不可思議啊,瑪姬,”維多利亞忍不住感歎了一句,“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我卻仍然不敢相信這就是你……”

“希望你不要覺得我的巨龍形態過於嚇人,”瑪姬微微垂下頭顱,用下巴蹭了蹭維多利亞的肩膀,“大多數普通人都要用很長時間才能適應巨龍帶來的壓力,而凜冬堡中有半數以上的僕役到現在都不敢在我的巨龍形態面前大喘氣——連往日裡幾位關係不錯的女僕現在都不敢跟我隨便開玩笑了。”

“放心,我還不是那麼膚淺的人,”維多利亞輕輕笑著,用手指撥開了瑪姬的鐵下巴,“但說實話,你真的不考慮讓尼古拉斯先生修改修改你這套裝備的某些……設計麼?比如你現在這個有點危險的鐵下巴……”

“有必要修改麼?我感覺還挺氣派的,”瑪姬左右晃了晃腦袋,下巴上明晃晃的“撞角”呼嘯著切割著空氣,“在目前主流的幾個鋼鐵之翼系列裡,這種尖銳的撞角可是高端產品的標誌之一……”

維多利亞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反正她總是理解不了南方地區那些似乎每天都會更新好幾遍的“潮流風氣”,但她的注意力本身也不在這件事上——

她看向不遠處,看到來自濱海郡的迎接者已經朝自己走了過來。

……

新阿貢多爾,日漸繁忙的冒險者營地中,莫迪爾·維爾德從房間裡搬出了一把用木頭製成的搖椅,在街道上的冒險者們忙忙碌碌人來人往的情況下,他愜意地爬到了搖椅上,以一個安逸的姿勢在那裡搖來搖去,一包小零食在無形魔力的托舉下漂浮在他旁邊,另一邊則漂浮著他平日裡最愛喝的蜂蜜果酒。

嗑兩顆乾果,喝一口甜酒,看一眼街上忙碌奔波的冒險者們,再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莫迪爾對自己享受生活的天賦感到非常滿意。

而街道上的冒險者們只要經過此處,便無不面色怪異。

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在一旁響起,打斷了莫迪爾的愜意:“莫迪爾大師,您在做什麼?”

老法師循聲望去,看到了那位熟悉的黑龍小姐,以及黑龍小姐臉上難以掩飾的古怪表情。

“啊,看不出來麼?”老法師指了指自己身上提前換好的輕便衣服,又指了指天空,“我在曬太陽。”

黑龍小姐詫異地抬頭看天,卻只看到一片閃爍明亮的星空——塔爾隆德正值極夜,星光將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裡持續籠罩這片土地,這個時候連太陽都看不見,這位大冒險家是曬得哪門子太陽?

她忍不住提醒著:“莫迪爾大師……現在是極夜……”

“我知道啊,但是沒關係,只要心中有陽光,哪裡都是曬太陽的好地方,”莫迪爾笑呵呵地擺了擺手,身子下面的搖椅又搖晃起來,“當然了,如果你們沒意見的話,我可以往天上扔個烈日陽炎,那樣整個冒險者營地的人就都可以曬到太陽了……”

年輕的黑龍頓時大吃一驚:“……請千萬不要這麼做!”

“哎,你別這麼緊張,我有分寸的,我可以保證讓烈日陽炎在落到危險高度之前自然消散掉,連一片房頂都不會烤壞……”

“不不不,不是這個問題,”黑龍小姐連連擺手,臉上表情已經近乎驚恐,“您這麼做會引起恐慌的!”

“好吧,好吧,巨龍的膽子比我想象的可小多了,”莫迪爾無奈地擺了擺手,剛剛提起的興緻又一次跌落下去,他在躺椅上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趕客一般對黑龍小姐說道,“那我要繼續曬我心中的太陽了……”

“……莫迪爾大師,”黑龍小姐看著眼前這位總有驚人之舉的冒險家先生,臉上滿是無奈的表情,“我是想提醒您一下,休息雖然是您的自由,但您在集結區附近最熱鬧的路口這麼躺著……來來往往的冒險者們已經很有意見了。”

“有意見?”莫迪爾眨眨眼睛,撐起身子看了一眼那些正從附近經過的冒險者們,“他們能有什麼意見,也沒人跟我提啊。”

那也得有人有膽量來這裡當面提啊!

黑龍小姐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眼前的大冒險家,對峙了兩三秒之後,她終於忍不住歎了口氣說道:“您其實是對整天只能待在營地裡感到無聊了,是嗎?”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第七百七十章 高文的思路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六十九章 失敗的項目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九百四十七章 巨龍的國度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八百二十章 延續下去的故事第1083章 時代交替之時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九十五章 維羅妮卡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七百一十五章 忤逆的幽靈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六百四十三章 國王的代價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八百七十四章 海妖的回應第五百六十五章 鋼鐵第八百八十五章 詭異的話題第六百四十四章 人心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滄海桑田第三百八十八章 琥珀的身世之謎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降臨日第七百六十章 第零號項目的真相第二百零九章 海妖們平常都幹啥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三百九十九章 萊蒙特的末路第八百九十九章 交錯映射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氣氛就這麼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膽的項目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意外消息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四百四十五章 凱旋之日第五百六十一章 很多秘密的人第六百零二章 貝爾克?羅倫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戰背包與模組化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定性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六百三十九章 援軍第四百三十一章 鼓舞人心的時刻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海妖,開始行動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九百六十五章 那些錯過的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三百五十章 聖光的鼓動第五百四十九章 偵查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六百七十三章 加冕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四百零三章 收編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三百一十二章 挖坑那點事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七百二十一章 龍騎兵I型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二百二十七章 搞事,搞事第五百零五章 老祖宗的生意經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三十三章 會面第九百一十四章 龍與神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後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計劃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三百三十八章 盟友第七十章 當套路不管用的時候……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第八百四十七章 曆史的車輪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會議之後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八百七十一章 海洋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友相談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
第七百七十章 高文的思路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六十九章 失敗的項目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九百四十七章 巨龍的國度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八百二十章 延續下去的故事第1083章 時代交替之時第九百一十三章 與神有關第九十五章 維羅妮卡第二百五十七章 七百年不見第七百一十五章 忤逆的幽靈第三百一十九章 桑提斯的家第九百八十一章 螺旋觸底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璽戒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六百四十三章 國王的代價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八百七十四章 海妖的回應第五百六十五章 鋼鐵第八百八十五章 詭異的話題第六百四十四章 人心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滄海桑田第三百八十八章 琥珀的身世之謎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降臨日第七百六十章 第零號項目的真相第二百零九章 海妖們平常都幹啥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三百九十九章 萊蒙特的末路第八百九十九章 交錯映射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氣氛就這麼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大膽的項目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意外消息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舊日影子第四百四十五章 凱旋之日第五百六十一章 很多秘密的人第六百零二章 貝爾克?羅倫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戰背包與模組化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定性第二百零二章 新礦石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喻令”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四百零六章 巨變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六百三十九章 援軍第四百三十一章 鼓舞人心的時刻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海妖,開始行動第四百零二章 行屍走肉第九百六十五章 那些錯過的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三百五十章 聖光的鼓動第五百四十九章 偵查第三百三十九章 悄然前進的曆史第六百七十三章 加冕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四百零三章 收編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書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三百一十二章 挖坑那點事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七百二十一章 龍騎兵I型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二百二十七章 搞事,搞事第五百零五章 老祖宗的生意經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三十三章 會面第九百一十四章 龍與神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百六十三章 新增人口與赫蒂的憂慮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後第五百一十三章 民間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計劃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四百二十六章 太陽下山了第二百零六章 暗影界大空洞第三百三十八章 盟友第七十章 當套路不管用的時候……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第八百四十七章 曆史的車輪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會議之後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八百七十一章 海洋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邀請與安排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友相談第五百三十一章 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