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皇家晚餐與雛龍

高文對琥珀的咋咋呼呼充耳不聞——因爲他知道,這個半精靈現在也就是嘴上還習慣這麼不靠譜罷了,她已經有很長時間不曾從窗戶跳進房間,最近一段時間也不曾觸發過附近路燈上和屋頂上的“反琥珀機關”,歸根結底,她比起以前還是有所成長的。

除了個頭和身材之外。

高文上前打開了書房的窗扇,兩隻已經在外面快要團團轉的雛龍立刻便順着窗戶跳了進來,她們先是飛快地在地上跑了一圈,然後才後知後覺想起什麼似的跑到高文面前,整整齊齊地張開翅膀垂下腦袋(這可能是龍形態下的鞠躬),發出“嘎哦——”的聲音,然後又一起跑到琥珀面前,擺着同樣的動作“嘎哦”了一聲。

琥珀與高文都露出驚訝又好笑的表情看着正在打招呼的兩隻雛龍,琥珀第一個忍不住開口:“這……沒想到她們還挺懂禮貌的啊?”

“雛龍的心智竟然成長如此之快麼……”高文驚訝的則是另一件事,“她們這才破殼多長時間啊,竟然不但可以從使館街一路飛到這裡,還知道這樣禮貌地打招呼……我還以爲像龍族這樣壽命極長同時又居於食物鏈頂端的生物一定會有極爲漫長的幼年期,就像精靈那樣……”

“我也這麼以爲的,”琥珀蹲下來胡亂呼嚕着兩隻雛龍覆蓋着細鱗的腦袋,“但現在看來這都是咱們的刻板印象——當然也有可能是龍族在某個時期調整過自己的遺傳信息,加快了雛龍的成長速度,畢竟他們當年技術那麼先進,工廠裡造個龍跟玩似的……”

看樣子這萬物之恥的思維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發散,但高文這次卻沒跟着她一起瞎捉摸,他檢查了一下兩隻雛龍身上,發現並未攜帶梅麗塔或諾蕾塔捎過來的便條,便知道這兩個小傢伙是偷偷跑出來的,他擡頭看了一眼窗外天色,看到夕陽西下,天色已晚,便扭頭對琥珀說道:“梅麗塔那邊恐怕已經開始擔心了,你去給塔爾隆德使館傳個信,告訴他們雛龍在這邊,晚上就留兩個小傢伙在這裡吃飯吧——正好恩雅這兩天也沒見到她們,唸叨好幾次了。”

“好,我去跟那邊說一聲。”琥珀起身說着,話音未落,身影便已經在空氣中漸漸變淡。

兩隻雛龍看着琥珀就這麼憑空消失,頓時紛紛驚奇地叫了起來,又在地上繞着圈子,彷彿在尋找可以藏人的縫隙,但短短几秒種後她們便對此事失去了興趣,又回到高文旁邊兜兜轉轉地繞來繞去,還一個勁用腦袋頂着高文的膝蓋,喉嚨裡發出愉快卻無人能懂的咕嚕聲音。

與龍族的幼崽相處——即便對高文而言這也是前所未有的新奇經歷,儘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和兩個小傢伙在一起,他仍然會忍不住感嘆兩隻雛龍的有趣和古靈精怪。

行動力以及心智方面的先天發育讓龍族的幼崽明顯有別於其他種族,而這又體現到了她們對塞西爾宮的偏愛以及對高文的親暱態度上,兩個小傢伙似乎十分清楚自己是在什麼地方誕生的,還記得誕生之初周圍每一個人的氣息,在剛剛能夠熟練爬行之後,她們就曾一路從使館街跑到塞西爾宮前的草坪上撒歡,當時引發的混亂至今讓高文記憶猶新,而可以預見的是,之後她們跑來這裡搗亂的次數恐怕也絕不會少……

但高文對此絲毫不介意,他很喜歡這對龍族姐妹。

不久之後,帝國皇帝的家庭晚餐便在餐廳中準備就緒,在廚師和侍從們的忙碌下,長長的餐桌上已經擺滿了豐盛卻並不奢侈鋪張的食物,額外的餐椅(雖然並不一定用得上)也被拿了出來,高文坐在一家之長的主位上,赫蒂、瑞貝卡等人依序排開,至於琥珀……仍和往常一樣,理直氣壯地坐在高文左手邊,手中雞腿和啤酒已經舉了起來。

如果有個思想頑固又較真的人看到皇帝一家用餐的景象,恐怕多半會洋洋灑灑地寫個幾千字的批評文章和討論話題出來,只因這餐桌旁不符合“貴族禮儀”和“皇室威儀”的情況實在太多了,然而高文自己卻對這種熱鬧又沒什麼規矩的“家庭聚餐”感到非常滿意。他一向認爲用餐時間是最應放鬆的時刻,尤其是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情況下,這寶貴的時間絕不應讓步給那些浪費精力的繁文縟節和“禮儀習慣”,這一點從他剛剛在這裡建立一片開拓營地的時候便是如此,直到他成爲這片廣袤帝國的統治者也從未改變。

關於這點,甚至連當初非常重視傳統和“規矩”的赫蒂,現在也早已習慣——她甚至習慣了琥珀和瑞貝卡在餐桌上搶最後一個雞腿的場面。

考慮到赫蒂的性格,這也真挺不容易的……

高文的目光看向餐桌盡頭,看到另有一個平日裡很少出現在餐廳的身影也到了餐桌旁邊:那是一枚金色的巨蛋,蛋殼表面有散發着微光的符文流轉,她頗有氣勢地杵在高文對面的位置上,身旁漂浮着茶杯和水壺,面前則漂浮着最新的報紙。

那兩隻雛龍早已經從給她們準備的椅子上跳了下來,這時候正興高采烈地繞着那枚金色巨蛋上躥下跳,還時不時爬到蛋殼的頂上,像吟遊詩人故事中盤踞古堡的巨龍一樣盤起尾巴蹲在上面,不斷伸長脖子發出毫無威脅的“嘎哦”叫喊。

如果是普通人在這裡負責照料,恐怕早就在雛龍旺盛的精力和強大的體魄面前手忙腳亂,然而對於昔日的神明而言,兩個小傢伙這種程度的搗亂根本不值一提,恩雅只是任憑雛龍在自己身上爬來爬去,而這絲毫不能影響到她喝茶看報的興致。

當然,考慮到這位龍神如今的形態……她到底淡不淡然旁人也看不出來,反正她就只是在那裡杵着罷了。

食物的香氣在餐廳中飄散,琥珀舉着個啃到一般的雞腿吃的興高采烈,但很快她便看了雛龍和恩雅的方向一眼,然後又看到了不遠處某張椅子上正仰面朝天、還沒開吃就已經睡的跟屍體一般的提爾,終於忍不住低聲跟旁邊的高文咕噥起來:“哎,不是我說啊……你有沒有覺得你周圍聚集的正常人類已經越來越少了?現在吃個飯餐桌旁邊能有個看起來像人的都不容易……”

她的聲音不大,但顯然瞞不過感知敏銳的金色巨蛋,恩雅溫和中帶着笑意的聲音立刻便從長桌盡頭傳來:“我平常又不會到餐廳——今天只不過是兩個小傢伙過來做客,我纔來這邊露個面罷了。”

一邊說着,她一邊以無形的魔力招來了漂浮在旁邊的茶盞,非常輕車熟路地將滾燙的茶水倒在自己的蛋殼上,隨着蒸汽嫋嫋升起,金色巨蛋表面茶香四溢——旁邊正在研究桌子到底能不能吃的雛龍頓時便被這一幕吸引了注意力,其中一隻跳起來想要去搶飄在半空的茶盞,另一個則張嘴吐出一道火焰,準確地噴在恩雅蛋殼上被茶水澆過的地方……八成是再幫忙烘乾。

高文看着這詭異而熱鬧的景象,終於忍不住捂着腦門嘀咕起來:“吃個飯還要過SC,這真是我做夢都沒想到的……”

他這邊話音未落,已經快從椅子上滑下去的提爾頓時就激靈一下子驚醒過來,海妖小姐瞪着眼睛四處打量:“做夢?睡做夢了?我沒睡啊,我就是打個盹,等開飯了叫我……”

話沒說完,這位深海鹹魚精便已經慢慢閉上眼睛,身子再次從椅子上癱軟下來——她的神態安詳,看着跟睡死過去了似的。

“我甚至想不明白她出現在這兒是幹嘛的,”琥珀忍不住看了提爾癱下去的方向一眼,嘴裡小聲咕噥起來,“她又不吃東西,到這邊完全就是換個地方睡覺嘛……”

“……我還想跟她打聽一下安塔維恩那邊的近況來着,感覺已經好久沒收到那邊的消息了,也不知道那羣海妖的修復工程最近有什麼進展,”高文無奈地看着提爾,輕聲嘆了口氣,“唉,算了,等她哪天醒了再說吧。”

“不要總是把神經緊繃着了,至少在這時候,你應該想點和‘大局’無關的事情,”高文的話音剛剛落下,恩雅的聲音便不緊不慢地從對面傳了過來,她的蛋殼上頂着兩隻正在爭搶位置的雛龍,她的聲音則平淡中帶着令人安心的氣場,“雖然我對海妖們的生存方式一向不太能理解,但至少在放鬆精神和‘令自己開心’這兩件事上,她們比你強多了。”

“沒辦法,我的頭腦很難安靜下來,如果停止思考,我會寢食難安……”高文笑着搖了搖頭,語氣也有些無奈,隨後他的目光便突然落在了那兩隻正拱來拱去的雛龍身上——他看到兩個小傢伙脖頸附近的鱗片間有藍光又浮動起來,而藍光延伸之處則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有彷彿“流淌”般的質感,“恩雅,兩個小傢伙身上的‘深藍印記’是不是又有變化了?”

“你也注意到了麼?”恩雅的聲音傳來,一如既往的平靜,令人感到心安,“確實,都已經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想不注意也難……她們身上的印記這陣子的確又有所發展。我之前本以爲她們只是因受到深藍網道中活躍能量的影響而產生了些許後天變異,這種變異會隨着她們的成長漸漸穩定下來,但現在看來……深藍網道對她們的影響比我想象的還要深遠。”

高文握着刀叉的手下意識停了下來,表情也變得有點嚴肅:“真的沒問題麼?”

“現在仍然看不出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她們十分健康,比一般的雛龍還要健康,而且在魔法感知能力上有着更高的發展上限,只是……我注意到她們身上所攜帶的深藍印記一直在對外產生感應和交互,這讓我懷疑她們仍未從深藍網道所產生的影響中脫離出來,甚至……”

一旁始終沒開口的赫蒂這時候也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她與高文一樣關心着兩個在塞西爾宮裡孵化出來的小傢伙:“甚至?”

“我甚至懷疑她們直到現在仍然和深藍網道連接在一起,”恩雅平靜的語氣中終於透露出了一絲擔憂,但她很快便將這絲擔憂隱藏了起來,“而我們恐怕是沒辦法切斷這聯繫的。”

高文注視着金色巨蛋的蛋殼:“這件事,梅麗塔和諾蕾塔知道麼?”

“我和她們提起過——作爲雛龍的母親,她們有資格也有義務知曉正在兩個小傢伙身上發生的變化。”恩雅慢慢說道,兩隻仍然懵懂無知的雛龍卻已經從她的蛋殼上爬了下來,小傢伙們左右看了看,對氣氛的變化毫無感覺,其注意力則已經放到了提爾盤在桌子下面的尾巴上。

幸運的是,在兩隻天不怕地不怕的雛龍一口龍息把海妖小姐的尾巴蒸發掉之前,恩雅便以無形的魔力將她們從桌子下面拖了出來。

“她們已經向塔爾隆德方面彙報了兩個小傢伙身上發生的變化,而且在之前她們也把‘可能有大量龍蛋受到深藍網道影響’的情況彙報了上去,但我想以如今塔爾隆德的局面……赫拉戈爾應該很難快速給出回覆,”恩雅又接着說道,“現在我們能做的就只是更謹慎地觀察兩隻雛龍身上的印記,尋找她們與深藍網道之間建立聯繫的途徑,並期待這些聯繫不會影響到她們的健康。”

高文與一旁的赫蒂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希望如此吧。”

……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站在郊區的山崗上俯瞰帝都的方向,那璀璨如星河般的人造燈火往往可以讓初次見到這座“魔導之城”的外來者目瞪口呆。

魔晶石燈驅散了夜幕下的黑暗,沿着道路排列的密集燈光下,是即便在入夜之後也不會沉寂的主幹道以及道路兩旁的商店,城內的各個居民區則同樣燈火明亮,遠比舊日的油燈和蠟燭要明亮數倍的燈光從千家萬戶的窗口中灑向窗外——這落在大地上的“繁星”甚至比天空中的星海更加明亮璀璨,讓正站在一塊大石頭上眺望城區的阿莎蕾娜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

在夜幕下,紅髮的龍印女巫輕聲感嘆:“雖然已經來這地方好幾天了……但我還是不得不說一句,這座城市的夜晚遠比白天更令人震撼。”

“萬家燈火……陛下第一次跟我們描述這種景象的時候,我們還沒有一個人能想象到這是怎樣的畫面,”拜倫站在阿莎蕾娜身旁,嗓音低沉地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我聽琥珀描述過,曾經的塔爾隆德遠比塞西爾城更加輝煌,那裡的燈火可將大地映成白晝,連道路上的每一塊磚都可以發出光來……”

“不管再怎麼輝煌,曾經的塔爾隆德已經沒了,而且即便它還在,那也是純血龍族的故鄉,不是我們龍裔的,”阿莎蕾娜輕笑着搖了搖頭,“而且說句可能會讓三位巨龍領袖血壓上升的話——如今戰火過後在夜幕中只餘下稀疏燈火的塔爾隆德,在我眼中其實遠比它昔日燈火輝煌的時候更加‘明亮’。”

第六百六十二章 時代變了第六百四十九章 忤逆計劃的延續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場好夢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七十四章 什麼玩意兒在發光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巨龍大使的假日(並不)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六百三十三章 計劃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奧菲莉亞的實驗計劃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蔓延與陰燃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矩陣大廳第五百零九章 高文的替代方案第八百七十二章 轉化……完成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貝蒂和恩雅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四百四十三章 技術交易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才與人口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八百三十五章 腦機連接工程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琥珀的“來源”第八百六十五章 另一個起點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三百三十六章 變革者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迴歸現世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醫療救助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黑暗分歧第六百二十四章 馳援計劃第六百三十七章 膠着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雲起伏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盡頭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上揚之風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豐的發展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六百五十二章 破土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八百九十六章 學院裡第八百二十二章 三個階段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蒼穹深處第五十一章 礦石到位第四百六十五章 逆潮之戰第七百零九章 地下深處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二百零八章 海妖的知識第五百二十八章 另一筆生意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血壓忽高忽低的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漸漸復甦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的生意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九百九十五章 賭徒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塔拉什會議第五百七十章 深談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眠者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造訪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九百三十一章 主動第五百八十章 前進,展開第六百四十五章 王旗的終結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眠者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轉折點的到來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影響第六百二十六章 戰爭機器第十章 回到實際問題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九百八十五章 註定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異常接觸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入夢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起旋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手段了得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
第六百六十二章 時代變了第六百四十九章 忤逆計劃的延續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場好夢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七十四章 什麼玩意兒在發光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巨龍大使的假日(並不)第二百一十六章 商業計劃第六百三十三章 計劃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奧菲莉亞的實驗計劃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蔓延與陰燃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矩陣大廳第五百零九章 高文的替代方案第八百七十二章 轉化……完成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貝蒂和恩雅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四百四十三章 技術交易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才與人口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八百三十五章 腦機連接工程第九百四十四章 時空裂隙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琥珀的“來源”第八百六十五章 另一個起點第九百一十章 神的注視第三百三十六章 變革者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迴歸現世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醫療救助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黑暗分歧第六百二十四章 馳援計劃第六百三十七章 膠着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雲起伏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盡頭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經驗之談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上揚之風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豐的發展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六百五十二章 破土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八百九十六章 學院裡第八百二十二章 三個階段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蒼穹深處第五十一章 礦石到位第四百六十五章 逆潮之戰第七百零九章 地下深處第三百三十二章 葛蘭家族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與冒險家面對面第一百五十五章 傳教士第二百零八章 海妖的知識第五百二十八章 另一筆生意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血壓忽高忽低的第七百八十九章 變化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漸漸復甦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的生意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九百九十五章 賭徒第十七章 坦桑鎮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八百一十章 虛與實之間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塔拉什會議第五百七十章 深談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眠者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次造訪第四百一十二章 霍斯曼市的第一天第九百三十一章 主動第五百八十章 前進,展開第六百四十五章 王旗的終結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三百五十三章 什麼鬼,一首詩?第五十五章 奠基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眠者第五十九章 管理問題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轉折點的到來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七百七十二章 新式戲劇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影響第六百二十六章 戰爭機器第十章 回到實際問題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九百八十五章 註定第六百三十四章 延伸的防線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異常接觸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入夢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起旋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手段了得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