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

來自龍族首領的答案讓莫迪爾當場獃滯,這位老法師一直自認心志堅定處事泰然,不管遇上什麼情況都很少會陷入錯愕狀態,然而此刻他才知道,泰然的心境只是因為沒有遇上真正離譜的局面——一個失蹤一百八十多萬年的神祇就這麼“哐當”一下砸在自己面前,平日裡再波瀾不驚的心態這時候也泛起了巨大的波瀾。

“你……詳細說說,”莫迪爾忍不住上半身前傾,臉上滿是驚愕好奇的表情,“失蹤的上古神祇?話說神明還有‘失蹤’的說法?”

“當然有,神明甚至可以被殺死,可以被驅逐,會逃亡,會隱匿,甚至特定情況下還會自殺——神性與人性一體兩面,”赫拉戈爾表情嚴肅地說著,但在繼續回答莫迪爾的問題之前,他首先還是確認著老法師的狀態,“談論神明是一件危險的事情,我要首先確定你的情況,莫迪爾大師,你確定自己直面了那位……神?還聽到了祂的聲音?”

“我確定,百分之百確定——不然我開這玩笑幹嘛?”

“抱歉,只是此事太過離奇,我忍不住想多確認幾遍,”赫拉戈爾點點頭,“你在聽到祂的聲音、看到祂的身影時並沒有精神被汙染的感覺?包括醒來之後也沒有聽到腦海裡有持續性的囈語或其他怪異的聲響?”

“沒有,這一點我也很奇怪——我知道精神汙染是什麼東西,在一些古老的廢墟和遺迹裡,我接觸過帶有精神汙染的遺物,那些由邪靈和冤魂產生的汙染都可以持續挺長一段時間,但在目睹了那位‘女士’的身影之後我卻沒受到任何持續性的損害……不過順便說一句,雖然那位‘女士’沒有造成汙染,可那個從城市廢墟裡跑出來的恐怖存在給我的感覺卻異常危險,我敢肯定,如果當時我多看祂哪怕一眼,就很難全身而退了。”

“你提到那位‘女士’的王座上有星空一樣的圖案,但具體的內容卻一點都記不起來?”赫拉戈爾又接著問道,“而且你嘗試記錄那位‘女士’所描述的夢境,醒來之後卻發現對應的筆記也變成了無法識別的塗鴉?”

莫迪爾點點頭:“是的,就好像有某種力量在阻止這些知識進入現實世界,不管是藉助我的記憶還是藉助我寫的筆記,所有的痕迹都被抹除掉了。”

赫拉戈爾眉頭緊鎖,困惑地低聲自語:“……典型的神明‘奇蹟’,卻沒有對應的神性汙染……祂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而且還有那星空,星空也不是祂所執掌的權柄才對……”

“所以你說的那到底是哪一位神祇?”莫迪爾終於忍不住問道,“我已經……”

“暗影女神,夜女士,陰影與夜幕的主宰與庇護者——祂的神話特徵便是巨大的本體,如夜幕般可以覆蓋大地的長裙,在身邊遊盪的光影,以及分隔光與影邊界的黑白權杖,”赫拉戈爾不再隱瞞,注視著莫迪爾的眼睛說道,“如今這個時代,除了少數上古龍族和……古老存在之外,已經沒有任何凡人知道這些神話特徵的準確描述了。”

莫迪爾坐在桌前,張了張嘴巴,幾秒種後才發出聲音:“哦豁……所以這位神祇已經失蹤了……”

“是的,失蹤,但世間很少有哪個凡人種族知道這一點,”赫拉戈爾慢慢說道,“能掌握暗影之道的人一向稀少,而對其奉上信仰的凡人更是其中的少數派,由於幾乎無法獲得神術領域的回應和清晰的神諭,暗影信仰在每一季文明中都呈現稀薄、鬆散、斷續的狀態,世人們認為暗影女神或夜女士是一個不關注凡世的神明,甚至有人質疑這位神明是否是真實的,而只有那些最古老的存在知道,暗影女神確實存在,只不過……祂已經失蹤了一百八十多萬年,而且在祂失蹤之後,這個世界便詭異地再未產生過新的暗影神祇。”

這位經曆過一次又一次文明更迭的太古龍嗓音低沉地說著,他自己便是一個知曉那些秘密的“古老存在”:在他的青年時期,在起航者尚未降臨的歲月裡,在巨龍還只是這顆星球上諸多超凡種族之一,而另外幾塊大陸上各自又有著諸多智慧種族和對應神明的年代,他便知道那位暗影女神,那是當時的洛倫大陸主神之一,是數個黑暗種族共同信仰的夜幕主宰,其神話特徵正如莫迪爾所描述的那般。

而在起航者降臨之後,龍族選擇自我封閉,塔爾隆德之外那些已經陷入瘋狂的眾神則遭到了大清洗,幾乎所有神明都被起航者的遠征艦隊徹底摧毀,唯有那位暗影女神……似乎奇蹟般地躲過了起航者的獵殺。

這件事,在整顆星球上都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極少數人中顯然不包括莫迪爾。

所以這位大冒險家所描述的那些景象不可能是他胡編亂造出來的。

“……看樣子我攤上大事了,”莫迪爾看著眼前巨龍首領臉上愈發嚴肅的表情,經驗十分豐富地點頭說道,“嗯,又攤上大事了。”

赫拉戈爾很認真地看著眼前的大冒險家:“你曾接觸過暗影領域的古怪遺物,或者觸動過類似神明遺迹的東西麼?”

“我不記得,”莫迪爾誠實地搖著頭,“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曾經去過暗影界那種詭異的地方,更別提接觸到與之相關的神明遺迹了……但我這個記憶你是知道的,誰說得准呢?”

“……這確實是個問題。”赫拉戈爾收回了視線,帶著些許無奈說道,莫迪爾則回憶了一下記憶中的細節,問道:“那關於那個從城市廢墟中出現的扭曲之物……你知道些什麼嗎?”

赫拉戈爾帶著嚴肅的表情沉思著,似乎是在遍曆自己那長達將近兩百萬年的記憶,但最後他仍然遺憾地搖了搖頭:“我從未聽說過或見過與之類似的東西……它必然不曾在現實世界露面過,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你所見的那位女士是失蹤了一百八十多萬年的夜女士,那麼與之對抗的也只能是另一個神明,或與神對等的存在。”

莫迪爾用手捂著腦袋,彷彿頭疼起來般咕噥著:“……要真是那樣,那可真是我聽說過的最醜的神明了。話又說回來,我怎麼會突然跟這些存在打上交道的?”

“我不知道原因,但很多時候在涉及神明的領域上,凡人與神明都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或許只是一次巧合,或許源於一次多年以前的意外,”赫拉戈爾抬起頭,態度極為鄭重而懇切,“不管是什麼原因,你已經被命運纏上了,莫迪爾大師——接下來請務必謹慎,從這裡離開之後,如非必要便不要再和普通人談論你的那些夢境了,也最好不要再提起關於夜女士和那個扭曲混沌之物的任何字眼,以防止那兩個不知位於何處的高位存在通過言語和認知的力量和你建立進一步的聯繫。

“另外,如果之後再遇上任何類似的詭異經曆,請第一時間來與我商議,讓我檢查你的靈魂狀態——起碼在涉及到神明的領域,我懂得的事情還是比普通人多一點的。”

“我明白,而且非常感謝你的幫助,赫拉戈爾閣下。”莫迪爾發自真心地點頭致謝,他知道,一個像赫拉戈爾這樣的太古巨龍首領願意親自出手幫助一個來曆不明的異族人是非常難得的,或許這位龍族首領有他自己的打算,但不管是他剛才所透露的那些遠古情報,還是後續他願意提供的幫助,這都是實打實的。

赫拉戈爾輕輕點了點頭,同時也沒有忘了此次將莫迪爾叫來這裡一開始的目的:“對了,莫迪爾大師,我今天找你來其實是有另一件事。”

“啊對,你不說我都忘了,”莫迪爾頓時一拍腦袋,“你叫我過來什麼事?”

“……近期請留在冒險者營地,有一位遠道而來的客人想要見你,”赫拉戈爾斟酌了一下用語,不緊不慢地說道,“她已經從洛倫大陸出發,應該很快就會到了。”

“遠道而來的客人?專程見我的?”莫迪爾頓時一愣,他想不出世上還有什麼人會如此大費周章地跨越大洋來見自己這麼個記性不好的糟老頭子——畢竟他在這世上無親無故的,“誰啊?我可不記得自己欠下過能把人逼到跨洋追討的債……”

“是你的一位後裔,”赫拉戈爾忍不住打斷了老法師過於發散的思維,“我們……‘找到’了你在洛倫大陸的一名後裔。”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一邊說著,他一邊緊盯著莫迪爾的表情,感知著對方的身上的魔力波動,關注著這位大冒險家在聽到此消息之後所產生的一切反應,而莫迪爾則在赫拉戈爾話音落下之後的整整十幾秒裡都陷入了長時間的愕然狀態——直到眼前的龍族首領忍不住輕咳兩聲,他才猛然間反應過來,瞪著眼睛說道:“啥?”

“是你的一位後裔……”

“哦哦,我聽清楚了,聽清楚了,我的後裔,我就是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莫迪爾不等對方說完便一邊擺手一邊飛快地說道,“可……你們是認真的?不開玩笑?我的後裔?!你們從哪找到的?後裔……我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還有後裔……”

他的反應在赫拉戈爾預料之中,後者只是靜靜地等著老法師的情緒漸漸平複,才嗓音低緩地開口說道:“我們動用了比較特殊的渠道,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你的後裔其實並不難找到,只是這期間情況比較特殊,我現在沒辦法跟你詳細解釋。”

“好吧,好吧,我身上的情況就沒有不特殊的……”莫迪爾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在手中召喚出一枚明亮的奧術小球,不斷在手指間轉動著這團危險的高能量體,似乎不這樣就無法徹底平靜下來,“後裔,哈,你們找到了我的後裔……等等,我的後裔姓什麼?她是幹什麼的?”

他抬起頭,瞪著眼睛看著赫拉戈爾,然而後者卻只能無奈地攤開手:“抱歉,有些情況……”

“哦,哦,好吧,我不問了,”莫迪爾一看對方的反應便彷彿明白了什麼,儘管他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明白,“看來情況確實挺特殊是吧?那我回去等著就行……話說我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麼?比如見面禮之類的東西?”

“……那是你的後裔,要做準備也是她去做準備,”赫拉戈爾無奈地說道,“你需要做的只有等待罷了。”

“這倒也是……”

在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面前,大冒險家著實手足無措了一番,隨後他又向赫拉戈爾確認了一大堆各種各樣的事情,足足折騰半個小時之後,他才終於帶著怪異的表情離開了房間。

會客室中一下子安靜下來,只餘下赫拉戈爾靜靜地坐在桌子後面,這位龍族首領看著老法師離開的方向,過了良久,他才輕輕敲了敲案頭上的某個位置,在古老神秘的魔法裝置驅動下,房間一側的牆壁漸漸變得明亮起來,黑色巨龍安達爾的身影出現在畫面中間。

“直接透露‘後裔’一事看來讓這位大冒險家有些無措,”赫拉戈爾皺眉說道,“這麼做真的合適麼?”

“這是維多利亞女士的要求,也得到了高文·塞西爾的認可,”安達爾的嗓音低沉,“他們終究是要接觸的,我們也可以從這次接觸過程中觀察到莫迪爾身上是否會有新的變化,這對於進一步掌握他的‘癥狀’有好處。至於他的意識中斷和重置隱患……我們不是測試過了麼?只要不直接把‘維爾德’這個姓氏告訴他就不會有什麼問題,甚至哪怕他聽到了‘維爾德’這個姓氏也沒問題,只要別告訴他這個姓氏是他的就行。”

“……如同亡靈一般的反應麼……”赫拉戈爾低聲說道,隨後他搖了搖頭,話鋒一轉,“剛才莫迪爾提到的那番‘經曆’你也聽到了,你有什麼看法麼?”

“那位手執黑白權杖的女士應該就是在一百八十餘萬年前從起航者手中逃脫的暗影女神沒錯,不管是神話特徵還是其詭異的現狀都可以視作證據——真是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已經懸了將近兩百萬年的懸案竟然會在今天突然冒出線索,而且還指向了一個凡人的夢境,世事難料啊。”

“或許莫迪爾現在的詭異狀態正是因為受到了那位古老神明的影響,”赫拉戈爾輕輕點頭,“這件事背後的謎團太多,那位古老神明現在到底身在何處,到底是何狀態,有何目的……這些都未可知。或許我們也該盡一盡成員國的責任,在下次的神權理事會內部會議上提交一份報告了。”

“這是肯定的,”安達爾說道,表情中帶著一絲凝重,“事實上比起那位‘夜女士’的線索,我現在更在意的是莫迪爾提到的另外一個‘疑似神明’的存在……那個不可名狀的怪物。”

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四十六章 魔法師的現狀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五百九十八章 造訪提豐營地第五百九十九章 面對面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一百九十五章 提爾帶來的情報第三百八十六章 高文的備戰行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非人第七百七十九章 二次探索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四百二十三章 白騎士和新教第六百四十二章 禮物和選擇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一千零七十章 早做準備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1087章 大會當天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二百六十四章 情報局頭子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九百四十二章 寶貴的知識第四百四十六章 廣播第六十一章 塞西爾家的驕傲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五百七十八章 扭曲之底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六百五十三章 偽神之軀第七百三十一章 難以研究的古代物品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二百三十三章 琥珀的老朋友們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各自的一邊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第七十章 當套路不管用的時候……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四百二十一章 被釋放的猛獸第五百章 兩份拜訪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會議之後第七百九十二章 臨近噩夢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六百六十三章 物是人非第二百一十一章 異端暗潮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危險性評估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二百五十三章 遭遇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路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五百九十七章 陰霾第1092章 海空聯合警戒圈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路第七百九十一章 瑪蒂爾達第二百四十六章 琥珀歸來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1091章 來自塔爾隆德第一百四十章 拜倫大冒險,以及新客人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史無前例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八百三十七章 轉移第五百三十五章 風雲人物第四百七十四章 沒有人會停下第四百九十七章 餘波漸平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姑媽永遠是你姑媽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文的願景
第二百七十七章 值得研究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四十六章 魔法師的現狀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神權理事會第五百九十八章 造訪提豐營地第五百九十九章 面對面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一百九十五章 提爾帶來的情報第三百八十六章 高文的備戰行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非人第七百七十九章 二次探索第五百七十三章 幹擾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四百九十一章 在黑暗中第四百二十三章 白騎士和新教第六百四十二章 禮物和選擇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第七百六十六章 困局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書頁已經泛黃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光年之外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一千零七十章 早做準備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1087章 大會當天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景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共同體第二百六十四章 情報局頭子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九百四十二章 寶貴的知識第四百四十六章 廣播第六十一章 塞西爾家的驕傲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五百七十八章 扭曲之底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盜火者第六百五十三章 偽神之軀第七百三十一章 難以研究的古代物品第六百零一章 降雪的日子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三百零三章 邪教徒的技術第二百三十三章 琥珀的老朋友們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各自的一邊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第七十章 當套路不管用的時候……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二百七十三章 爆炸與火焰第三百六十章 報紙是什麼第四百二十一章 被釋放的猛獸第五百章 兩份拜訪第八百零九章 夜幕來客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會議之後第七百九十二章 臨近噩夢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六百六十三章 物是人非第二百一十一章 異端暗潮第七十一章 球的異動第三十二章 遺產,真的是遺產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危險性評估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二百五十三章 遭遇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七百七十五章 看向大海的目光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二百三十九章 卡邁爾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路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第五百九十七章 陰霾第1092章 海空聯合警戒圈第八百零六章 出發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充滿經驗的恩雅第五百三十九章 浸入網路第七百九十一章 瑪蒂爾達第二百四十六章 琥珀歸來第七百八十四章 心靈風暴第1091章 來自塔爾隆德第一百四十章 拜倫大冒險,以及新客人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史無前例第四百七十八章 圍城第五百二十五章 觀察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體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維多利亞的回憶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第八百三十七章 轉移第五百三十五章 風雲人物第四百七十四章 沒有人會停下第四百九十七章 餘波漸平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姑媽永遠是你姑媽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三百二十四章 高文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