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一些答案

在突如其來的天旋地轉和腦海中傳來的轟然巨響中,莫迪爾感覺自己的靈魂突然被抽離,並在某種虛無空曠的狀態下飄飄蕩蕩,他不知道自己飄蕩了多久,只感覺自己飛快地越過了凡人無法理解的遙遠“距離”——隨後,他這殘破的靈魂就像一團破布般被粗暴地塞回到了自己的軀殼裡。

片刻之後,老法師悠悠醒轉,並在恢復知覺的一瞬間條件反射地做出戒備姿態,他一隻手摸到了自己的戰鬥法杖,一隻手摸到了護身用的附魔短劍,接下來就是瞬發的一大堆防護法術……他清楚地記得,同樣的流程不久前就發生過一遍。

但這一次,他並未在那個黑白灰的世界中醒來——睜開眼睛之後,他看到的是熟悉的冒險者單人宿舍,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有着正常且鮮明的色彩,從窗外傳進來的是冒險者營地中充滿生機活力的各種聲音,同時有黯淡的、極夜期間特有的昏暗天光從窗縫中透進來。

“這可真是邪了門了……”莫迪爾咕噥着,精神卻絲毫沒有放鬆,他飛快地檢查了房間中的一切細節,確認事物都和自己記憶中的一樣,隨後來到窗戶旁邊,手指拂過窗臺上那細微的塵埃。

他在那個黑白褪色的世界觸摸過窗臺上同樣的位置,但此刻這裡的塵埃並沒有被人拂去的痕跡。

老法師湊到窗戶旁邊,把窗板打開一些,在附近的路燈以及極爲暗淡的天光下,他看到冒險者營地中正人來人往,似乎又有一批隊伍完成了對營地附近的清理或探索任務,興高采烈的冒險者們正呼朋引伴地前往酒吧、賭場等消遣的地方,一名維持着人類形態、臉上和手臂卻保留着許多鱗片的龍族正好從附近經過,他看向莫迪爾的方向,友好地笑着打了個招呼。

莫迪爾笑着點頭做出迴應,隨後退回到了牀鋪一側的書桌旁邊,他的臉色很快變得嚴肅起來,坐在那張造型粗獷實用的木頭椅子上皺眉思索着之前發生的事情,頭腦中的眩暈仍然在一波一波地上涌着,干擾着老法師的思考和回憶,他不得不對自己使用了數次安撫精神的法術才讓自己的頭腦好受一點,並在這個過程中勉強將那場“怪夢”的記憶梳理起來。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隨後他彷彿突然想起什麼,擡手對某個方向一招,一本厚厚的羊皮冊子隨之悄無聲息地飛到他的手邊,老法師放下短劍,伸手翻開筆記的後半部分,眼神隨之微微變化。

冊子上有新增的筆跡,那是他在那個黑白褪色的世界所留下的文字——從夢中驚醒開始,他對那片荒蕪的沙塵之地以及那位如山嶽般的女性神祇的記錄都清晰地呈現在羊皮紙上,細細看去,那紙面上的墨跡甚至都還沒幹。

“夢境影響了現實?還是我在睡夢中無意識地留下了這些記錄?還是說之前那段經歷是真實的,而我當時處於某種現實和虛幻的疊加狀態?或者是暗影界對現實世界的……”

莫迪爾一邊低聲咕噥着各種各樣的猜測,一邊用手指慢慢掃過那些文字,試圖從自己留下的記錄中找到些許線索,突然間,他的手指停了下來——

他正看到記錄中那位巨大的女性神祇和那個不曾露面的“講故事的大冒險家”談論起自己的夢境,然而在具體描述那位女性神祇夢境的部分,對應的文字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團混亂的墨點和曲線,就彷彿夢囈中含混的低語一般,完全無法辨認了。

莫迪爾立刻開始回憶腦海中對應的記憶,冷汗慢慢從他額頭滲了出來——他發現自己頭腦中的記憶也缺失了一塊,而且那記憶彷彿是這一秒鐘纔剛剛變成空白,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頭腦裡那種“空蕩蕩”的違和感,然後又過了幾秒鐘,那種違和感也消失殆盡,他終於徹底不記得那位女性神祇所描述的夢境到底是什麼內容了。

老法師輕輕吸了口氣,控制着正在加速的心跳,帶着某種決然般的氣勢猛然將筆記翻到了最後的部分——他看到那位女性神祇起身迎向某個不可名狀的恐怖怪物,這段記錄還在,他還看到文字最後描述那位女性神祇起身之後王座的靠背上呈現出一幅星空的圖景……記錄到這裡就徹底中斷了。

“星空……星空……”莫迪爾慢慢合上筆記,用另一隻手握着的戰鬥法杖輕輕敲着自己的額頭,“我確實看到那巨大的王座靠背上呈現出了星空的畫面,但怎麼一點都記不起來它到底是什麼模樣了……不應該,以一個法師的頭腦,我至少應該記得一些……記憶又出了問題?還是某種強大的心靈禁制?”

老法師突然停下了敲擊額頭的動作,眉頭一皺:“不行,不能繼續想下去了,有遭到污染的風險,這件事得暫停一下。”

大冒險家豐富的作死以及作而不死經驗開始發揮作用,莫迪爾從危險的探索邊緣停下了腳步,他深呼吸幾次,讓心臟和頭腦都漸漸恢復常態,隨後收好自己的筆記,準備先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再去冒險者酒吧喝上一杯。

但剛要走到門口,一個不算太陌生的氣息便進入了他的感知,老法師在門口站定,緊接着便聽到禮貌的敲門聲以及年輕女性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莫迪爾大師,您起牀了麼?”

莫迪爾打開門,看到一位黑髮黑裙的年輕姑娘正站在自己面前。

他認識這位少女——在那座由水晶簇堆積而成的山丘旁有過一面之緣,他知道這看上去溫和而纖弱的女孩其實本體是一頭黑色巨龍,而且應該是龍族首領赫拉戈爾的專屬信使。

“希望沒有打擾到您的午休,莫迪爾大師,”黑龍少女微微欠身致意,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很抱歉在您休息的日子裡貿然拜訪——有一份邀請。”

“無須在意,我剛好已經醒了,”莫迪爾挑了挑眉毛,看上去並不十分意外,“赫拉戈爾閣下又找我有事?”

黑龍少女點了點頭:“首領請您前往內城議事廳會面,現在方便麼?”

“沒什麼不方便的,”莫迪爾隨口說道,同時擡手向旁邊一招,掛在衣帽架上的長袍、帽子等事物便立刻自行飛來,在他身上穿戴整齊,“正好我今天也沒什麼安排,而且也有些事情想跟你們的首領商量商量——他應該是個見識廣博的人……龍。”

一邊說着他一邊向外走去,但緊接着又突然想起什麼,表情古怪地看了眼前的黑龍少女一眼:“話說往內城區走一趟應該就不用飛過去了吧……實在不行我自己飛也可以……”

他這是想起了上次被對方用爪子帶到山頂的經歷——那顯然不是什麼舒適的交通體驗。

“當然不用,”黑龍少女忍不住笑了起來,顯然也想到了同樣的事情,“內城區議事廳離這裡並不遠,我們很快便能走到。”

新阿貢多爾內城,由一座半坍塌的舊工廠設施修復、改造而成的議事廳內,一間會客室中正亮着溫暖柔和的燈光,莫迪爾在黑龍少女的帶領下來到此處,而那位曾活過悠久歲月、積累着人類難以想象的悠久知識的龍族首領已經在此等待良久。

走入房間之後,留着齊耳短髮的黑龍少女便悄無聲息地離開,莫迪爾則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法師袍便邁步走向那位保持着人類形態的黃金巨龍,後者正好從桌案上擡起頭來,淡金色的豎瞳看向頭戴黑色軟帽的大冒險家。

“赫拉戈爾閣下,你這次找我……”

莫迪爾話剛說到一半,赫拉戈爾的表情突然發生了變化,這位巨龍首領霍然起身,身體前傾地盯着老法師,就彷彿要透過這副軀殼審視後者的靈魂:“莫迪爾大師,你的靈魂之前去了什麼地方?!”

莫迪爾後面的話頓時嚥了回去,他的錯愕只持續了半秒鐘不到,便意識到眼前這位強大的黃金巨龍必然是從自己身上看出了什麼問題,同時他自己也第一時間聯想到了前不久在那疑似暗影界的黑白空間中所經歷的怪誕遭遇,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赫拉戈爾閣下,你發現什麼了麼?”

“你的靈魂,殘留着非常明顯的……異域氣息,”赫拉戈爾死死盯着莫迪爾的眼睛,那雙屬於巨龍的金色豎瞳中一邊倒映着老法師的身影,一邊卻倒映着一個蒼白、模糊的靈魂,“某種不屬於現實世界的力量在你的靈魂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記……但這股力量正在快速消退,如果你來得再晚一點,恐怕連我也看不出這些痕跡了。”

“真的?”莫迪爾一臉錯愕,同時又有些懷疑,“這不應該啊……我怎麼可能察覺不到自己靈魂出的問題……”

“恐怕那印記也一併干擾了你的判斷,要麼就是那印記背後的力量過於詭異,在你的‘心靈死角,’”赫拉戈爾的表情絲毫不見放鬆,“莫迪爾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做了一個夢,也可能不是夢,如你說的,我的靈魂可能短暫落入了某個類似暗影界的異空間裡,”莫迪爾略一思索,認爲眼前的巨龍首領沒必要在這種問題上圖謀自己什麼,而且自己本來也有心從對方口中打聽某些事情,便不再隱瞞地將那詭異的“夢中經歷”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事情就發生在幾小時前,我從夢中驚醒,看到一片遍佈着灰白色沙塵和破碎巨石的荒蕪曠野,還有一片黑色破碎、彷彿永遠也無法抵達的城市廢墟……

“我還看到有一個彷彿山那麼巨大的身影坐在一個坍塌傾頹的王座上,那王座用不知名的灰白色材料建造,看上去與周圍的沙塵曾爲一體,王座下半部分又像是某種宗教祭壇;那個身影看起來是一位女性,穿着看不出風格和材質的黑色長裙,有光影疊加一般的灰白色裂隙或線條在她身上游蕩,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能夠聽到她的聲音……

“我還聽到了自己的聲音,但我看不見那個聲音從什麼地方傳來……”

爲了儘可能得到幫助,莫迪爾將自己所記得的事情描述的非常詳盡,之後還補充了他在船上的那次短暫“入夢”,赫拉戈爾在旁邊認真聽着,從頭到尾沒有打斷,直到莫迪爾的講述終於告一段落,這位龍族領袖才輕輕呼了口氣,帶着嚴肅的表情問道:“在登上那艘從北港出發的機械船之前,你從沒有過類似的經歷,是麼?”

“沒錯,”莫迪爾知道對方想說什麼,“可以認爲這種現象是從接近塔爾隆德之後纔出現的。”

“類似暗影界的黑白空間,無邊無際的灰白色沙漠,巨石……還有彷彿永遠都無法抵達的黑色城市廢墟……”赫拉戈爾皺起眉頭,低聲自言自語般說着,“坍塌傾頹的巨大王座,以及王座下面的祭壇結構……”

“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麼?”莫迪爾忍不住問道,“你活了將近兩百萬年,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你不知道的東西了。”

赫拉戈爾卻搖搖頭:“這世界不存在真正的全知者,連神的眼睛都有侷限,你所描述的那個地方我並無印象,不管是現實世界還是暗影界,或者是那些稀奇古怪的元素和靈體位面,都沒有與之完全匹配的環境……”

莫迪爾沒有掩飾臉上的失望:“是這樣麼……竟然連你都不知道。”

赫拉戈爾繼續搖着頭:“抱歉,這方面我幫不上你的忙,不過我認同你的判斷——那地方的環境非常接近暗影界,雖然仍有很多無法解釋的矛盾之處,但它絕對和暗影界關係匪淺,而且……”

這位黃金巨龍突然停了下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十分怪異——那表情中帶有些許忌憚,些許猜疑,以及更多的緊張肅然。

他擡起頭,以前所未有的鄭重態度盯着莫迪爾的眼睛:“你能再描述一下那位身形巨大的‘女士’是什麼模樣麼?”

“當然,”莫迪爾立刻點點頭,並將自己在“夢境”中看到的那位疑似神祇的女士又描述了一遍,在最後他又突然想起什麼,補充說道,“對了,我還記得祂最後迎向那個恐怖褻瀆的怪物時手中出現了一把武器,那是她身上游走的灰白色裂隙所凝聚成的一把權杖,它半黑半白,而且有着極爲強烈的存在感,我幾乎無法將自己的視線從那東西上面移開……”

“半黑半白的權杖!?”赫拉戈爾瞬間睜大了眼睛,就彷彿他剛纔隱約產生的某種猜測突然得到了證實,這位龍族領袖霍然起身,幾秒種後才彷彿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慢慢坐了下來。

“看樣子你知道那位‘女士’的身份,”莫迪爾從對方的反應中做出判斷,“我看到的那到底是……”

“如你猜測的那樣,莫迪爾大師,一位神祇,”赫拉戈爾輕輕呼了口氣,“但卻不是如今這個時代的神……祂已經失蹤一百八十多萬年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計算的力量第九百一十二章 秋意寒涼的時節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歷史漩渦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六章 這是啥玩意兒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訊器背後的技術問題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吞噬者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我們”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六百三十章 神秘出航,最終忤逆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琥珀的希望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三百五十四章 衛星精的新功能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海妖世界觀中的合理性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第七百零四章 巨獸倒下之後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上揚之風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塔拉什會議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選”琥珀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第五十六章 神的問題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不曾止步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盛夏將至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呼嘯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空想實體”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八百七十二章 轉化……完成第七百四十七章 挑戰海洋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孩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一百五十章 熱能射線槍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理論與實際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跡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季建設計劃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滄海桑田第八百三十七章 轉移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五百八十七章 情報交流與佈置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七百二十九章 商人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畫風清奇的地方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真相背後的真相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光明廳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七百一十二章 植物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冒險者營地第五百八十二章 內部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擊要塞第1094章 隱患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彌爾米娜的判斷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姑媽永遠是你姑媽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七十九章 瑞貝卡的成功,以及魔力的疑問第五十章 大部隊第九百八十二章 “主動權”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反應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起身第一百五十二章 射擊測試第五百五十章 龍與大坑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同是翹家人第四百二十章 問與答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計劃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如臨大敵
第一百三十八章 計算的力量第九百一十二章 秋意寒涼的時節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歷史漩渦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二百一十七章 塞西爾商會的成立第六章 這是啥玩意兒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訊器背後的技術問題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吞噬者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我們”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海”第六百三十章 神秘出航,最終忤逆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琥珀的希望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三百五十四章 衛星精的新功能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三百九十章 集結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海妖世界觀中的合理性第九百六十三章 逆潮的殘響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龍裔眼中的塔爾隆德第七百零四章 巨獸倒下之後第七百七十七章 記憶帶來的困惑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上揚之風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塔拉什會議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選”琥珀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第三百三十七章 絞索套在誰的脖子上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與爛攤子第一千零三十章 遠行者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第五十六章 神的問題第三百二十八章 各方傳來好消息第九百四十九章 龍,祭司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不曾止步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盛夏將至第六百五十一章 奧菲利亞?諾頓的身份第九百九十七章 靈能歌者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呼嘯第九百零九章 總要付出點什麼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空想實體”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八百七十二章 轉化……完成第七百四十七章 挑戰海洋第三百七十三章 回到塞西爾第五百四十二章 阻礙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孩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一百五十章 熱能射線槍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理論與實際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痕跡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季建設計劃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滄海桑田第八百三十七章 轉移第二百二十五章 隨風潛入夢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二百三十四章 提爾的好奇第九百零三章 巨塔第五百八十七章 情報交流與佈置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七百二十九章 商人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光影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八十九章 記錄第三百一十四章 “遠見卓識”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畫風清奇的地方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真相背後的真相第一百九十四章 海妖提爾的大冒險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光明廳第三百九十五章 潰敗的北方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七百零八章 平原上的樹第七百一十二章 植物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冒險者營地第五百八十二章 內部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擊要塞第1094章 隱患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彌爾米娜的判斷第七百七十三章 你姑媽永遠是你姑媽第九十九章 關於宗教第七十九章 瑞貝卡的成功,以及魔力的疑問第五十章 大部隊第九百八十二章 “主動權”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屬大師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反應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起身第一百五十二章 射擊測試第五百五十章 龍與大坑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同是翹家人第四百二十章 問與答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朽者計劃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如臨大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