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

整個世界顯得極爲安靜,自己的呼吸聲是耳朵裡能聽到的全部聲音,在這已經褪色成爲黑白灰世界的小房間裡,莫迪爾握緊了自己的法杖和護身短劍,如同夜幕下機敏的野狼般警惕着感知範圍內的一切東西。

然後,他纔開始漸漸感覺到有更多“信息”出現在自己的感知中,就在這間房間的外面,傳來了沙塵被風吹起的細微聲音,有岩石或泥土散發出的、常人難以察覺的氣息,窗縫間傳來了光線的變化,這一切慢慢從無到有,從僵硬單調到鮮活生動。

就好像這小屋外原本只有一片純粹的虛無,卻由於莫迪爾的甦醒而漸漸被勾勒出了一個“臨時創造的世界”一般。

老法師沒有絲毫大意,反而更握緊了手中的武器,他貓着腰緩步靠近窗口,同時目光再次掃過房間裡的所有陳設,連牆角的一小堆灰塵和對面牆上兩顆釘子的朝向都沒有忽略。

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在入睡之前,他會將自己身邊的一切環境細節烙印在自己的腦海裡,在魔法的作用下,這些畫面的細節甚至可以精確到門窗上的每一道劃痕印記,每次睜開眼睛,他都會迅速比對周圍環境和烙印在腦海中的“速記投影”,其中任何不協調之處,都會被用於判斷藏身處是否遭遇過入侵。

在平日裡大大咧咧不拘小節的外表下,隱藏的是冒險家幾個世紀以來所積累的生存技藝——儘管老法師已經不記得這漫長歲月中到底都發生了什麼,然而這些本能般的生存技巧卻始終印在他的頭腦中,一天都不曾忽略過。

莫迪爾的手指輕輕拂過窗臺上的灰塵,這是最後一處細節,房間裡的一切都和記憶中一模一樣,除了……變成彷彿暗影界一般的褪色狀態。

類似的事情之前在船上也發生過一次,老法師微微皺了皺眉,小心翼翼地從窗戶下面推開一條縫,他的目光透過窗板與窗框的縫隙看向屋外,外面的景象不出所料……已經不再是那座熟悉的冒險者營地。

一片一望無際的荒蕪大地在視野中延伸着,砂質的起伏大地上遍佈着嶙峋怪石或匍匐的黑色破碎物質,極爲遙遠的地方可以看到隱隱約約的、彷彿城市廢墟一般的黑色剪影,單調蒼白的天空中漂浮着渾濁的陰影,籠罩着這片了無生息的大地。

然而這一次,莫迪爾卻沒有看到那個坐在坍塌王座上、彷彿山嶽般帶有壓迫感的龐大身影——理論上,那麼龐大的身影是不可能藏起來的,只要她出現在這片天地間,就一定會格外引人注意纔對。

老法師下意識皺眉思索起來,並在下一秒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他飛快地衝向小屋另一側,小心翼翼地將門打開一道縫隙,眼睛透過門縫看向外面。

一個如同山嶽般的龐大身影以令人窒息的威勢出現在他眼前,那身影坐在高聳的王座上,王座的底座和周圍的立柱已經坍塌大半,一襲漆黑的長裙包裹着她的身軀,又從王座下一直延伸出去,無數大大小小的灰白色裂隙遍佈着她的身軀,莫迪爾無從分辨那裂隙到底是在她的衣服上還是貫穿了她這個“存在”本身,他只覺得那些裂隙彷彿是活的,一直在微微活動,在漆黑的長裙背景中,宛若交錯的光影般神秘。

羊皮紙和鋼筆悄無聲息地浮現在老法師身後,莫迪爾一邊看着門縫外的動靜,一邊控制着那些紙筆飛快地寫下記錄:

“X年X月X日,從沉睡中驚醒,再次發生了和不久前在船上時類似的古怪現象……我似乎在睡夢中來到了暗影界,或某種類似暗影界的異常空間,眼前景象與上次大致相同……

“再次看到了那個簡直可以令人窒息的身影,不同的是這次她……或者是祂出現在我的側後位置。看起來我每次進入這個空間都會出現在隨機的位置?可惜樣本過少,無法判斷……

“那個身影沒有注意到我,至少現在還沒有。我仍然不敢確定她到底是什麼來歷,在人類已知的、關於超凡事物的種種記載中,都不曾出現過與之相關的描述……我正躲在一扇薄薄的門後,但這扇門無法帶給我絲毫的安全感,那位‘女士’——如果她願意的話,或許一口氣就能把我連同整間屋子一起吹走。

“我最好不要搞出太大的動靜,不管那身影的來歷是什麼,我都顯然打不過……”

筆尖在紙張上飛快地書寫着,即便是在如此詭異的情況下,莫迪爾也按照多年養成的習慣記錄着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比這更詭異的情況他也不是沒經歷過,哪怕他的記憶已經殘缺不全,他也知道自己此刻最該做什麼。

而就在此時,在屋外的天地間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打斷了莫迪爾飛快記錄的動作:“啊……在遍佈水晶簇的幽暗地穴中尋找出路,這聽上去真是個不錯的冒險故事,如果能親眼見到你描述的那條水晶之河就好了……它的盡頭真的流向一個通往地心的孔洞麼?”

這個聲音莫迪爾聽過,這正是那個巨大身影發出的,老法師瞬間便屏住了呼吸,片刻之後,他果然聽到了一聲迴應——那回應聲與他自己的嗓音一模一樣:“我哪裡知道,這個故事是我前不久剛編出來的——後半截我還沒想好呢!”

屋外的廣闊平原上陷入了短暫的寂靜,片刻之後,那個響徹天地的聲音突然笑了起來,笑聲聽上去頗爲愉快:“哈哈哈……我的大冒險家先生,你現在竟然這麼痛快就承認新故事是胡編亂造的了?曾經你可是跟我東拉西扯了很久才肯承認自己對故事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誇張描述’……”

莫迪爾聽到那個與自己聲音相同的迴應聲隨之響起:“那是因爲我現在發現你對故事的要求還真不怎麼高——另外,女士,我答應你的故事已經講完了,接下來是不是輪到你了?”

那個略顯慵懶而又帶着無盡威嚴的女聲沉默了一小會,隨後從四面八方響起:“要接着聽我最近做的夢麼?我記得還算清楚……”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好吧,女士,你最近又夢到什麼了?”

“星光,星光覆蓋着連綿起伏的山和平原,還有在大地上匍匐的城市,我越過虛實之間的間隙,去傳遞至關重要的消息,當越過一道巨塔時,我看到一個巨獸正匍匐在黑暗中,那巨獸無血無肉,只有空洞的骸骨,它大口大口地吞噬着凡人奉上的祭品,骸骨上漸漸生長出血肉……

“我還看到那匍匐的城市地下深處有東西在滋生,它貫穿了整個城市,貫穿了遠方的平原和羣山,在地下深處,龐大的肢體不斷生長着,一直延伸到了那片朦朧混沌的黑暗深處,它還沿途分化出一些較小的肢體,它們探出大地,並在白天汲取着陽光……”

“哦,女士,你的夢聽上去還是一如既往的嚇人——簡直亂七八糟的。你就不能換一下自己的形容方式麼?”

“不能,我習慣如此。”

老法師莫迪爾躲在門後,一邊小心收斂氣息一邊聽着屋外傳來的交談聲音,那位“女士”所描述的夢境景象在他腦海中形成了破碎凌亂的印象,然而凡人有限的想象力卻無法從那種抽象、瑣碎的描述中組合出任何清晰的景象,他只好將那些怪誕異常的描述一字不落地記錄在自己的羊皮紙上,同時小心翼翼地轉移着自己的視線,試圖尋找天地間可能存在的其他身影。

他在尋找那個做出迴應的聲音,尋找那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聲音的來源。

但在他找到之前,外面的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

平原上游蕩的風突然變得躁動起來,灰白色的沙粒開始沿着那傾頹破敗的王座飛旋翻滾,一陣低沉模糊的呢喃聲則從遠方那片彷彿城市廢墟般的黑色剪影方向傳來,那呢喃聲聽上去像是許多人疊加在一起的夢囈,聲音由小到大,但不管怎麼去聽,都絲毫聽不清它到底在說些什麼。

從聲音剛一響起,房門後的莫迪爾便立刻給自己施加了額外的十幾重心智防護類法術——豐富的冒險經驗告訴他,類似的這種朦朧低語往往與精神污染有關,心智防護法術對精神污染雖然不總是有效,但十幾層屏障下來總是有些作用的。

雖然過往的記憶支離破碎,但僅在殘存的記憶中,他就記得自己從某些地宮墓穴裡挖出過不止一次不該挖的東西——及時的心智防護以及紮實可靠的抗揍能力是轉危爲安的關鍵。

而在莫迪爾做出應對的同時,屋外交談的兩個聲音也同時安靜了下來,他們似乎也在認真傾聽着從城市廢墟方向傳來的低沉呢喃,過了良久,那個略帶慵懶的女聲才嗓音低沉地咕噥起來:“又來了啊……還是聽不清他們想幹什麼。”

“大概只是想跟你聊聊天?或者說個早上好什麼的……”

“你是認真的?大冒險家先生?”

“萬一呢,我就是提出一個可能性……”

“那就好好把你的可能性收起來吧,大冒險家先生,”那慵懶威嚴的女聲慢慢說道,“我該起身活動一下了——那不速之客看樣子又想越過邊界,我去提醒提醒祂這裡誰纔是主人。你留在這邊,如果感覺精神受到污染,就看一眼星圖。”

屋外的話音落下,躲在門背後的莫迪爾陡然間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那坐在王座或祭壇上的龐大身影終於有了動靜,那位疑似神祇的女士從王座上站了起來!她如隆起的山嶽般站起,一襲華美長裙在她身後如翻滾涌動的無盡黑暗,她邁步走下坍塌傾頹的高臺,整個世界都彷彿在她的腳步下發出震顫,那些在她身體表面遊走的“活化裂隙”也真正地“活”了過來,它們迅速移動、重組着,不斷匯聚在女士的手中,最終形成了一柄半黑半白的權杖,在這本身就完全由黑白二色形成的天地間,這半黑半白的權杖竟如丈量整個世界的標尺,強烈地吸引着莫迪爾的視線。

而幾乎在同一時間,遠方那片黑漆漆的城市廢墟方向也升騰起了另外一個龐大而恐怖的事物——但比起那位雖然龐大威嚴卻至少有着女性形態的“女神”,從城市廢墟中升騰起來的那東西明顯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和不可名狀。

那是一團不斷漲縮蠕動的灰白色團塊,團塊的表面充滿了不定形的肢體和瘋狂錯亂的幾何圖案,它整體都彷彿呈現出流淌的狀態,如一種尚未成形的胚胎,又如一團正在融化的肉塊,它不斷向前方翻滾着移動,時不時依靠周圍增生出的巨大觸鬚或數不清的手腳來掃除地面上的障礙,而在滾動的過程中,它又不斷髮出令人癲狂錯亂的嘶吼,其體表的某些部分也隨即地呈現出半透明的狀態,露出裡面層層疊疊的巨眼,或者彷彿蘊含無數禁忌知識的符文與圖形。

莫迪爾僅僅是看了那東西一眼,便感覺頭暈目眩,一種強烈的被腐蝕、被外來思維灌注的感覺涌了上來,自己身上疊加的防護法術彷彿不存在般沒有提供絲毫幫助,老法師立刻用力咬着自己的舌頭,伴隨着血腥味在口腔中瀰漫,他短暫地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並強行將視線從那怪物的方向收了回來。

而在視線收回的過程中,他的目光正好掃過了那位女士之前坐着的“王座”。

他的目光瞬間被王座靠背上呈現出的事物所吸引——那裡之前被那位女士的身體遮擋着,但現在已經暴露出來,莫迪爾看到在那古樸的灰白色靠背中央竟呈現出了一幕浩瀚的星空圖案,而且和周圍整個世界所呈現出的黑白不同,那星空圖案竟有着鮮明清晰的色彩!

莫迪爾下意識地仔細看去,立刻發現那星空圖案中另有別的細節,他看到那些閃耀的羣星旁似乎都有着細微的文字標註,一顆顆星體之間還隱隱約約能看到相互連接的線條以及指向性的光斑,整幅星空圖案似乎並非靜止不變,在一些位於邊緣的光點附近,莫迪爾還看到了一些彷彿正在移動的幾何圖案——它們動的很慢,但對於本身就有着敏銳觀察能力的大法師而言,它們的移動是確定無疑的!

這必須立刻記下來!

莫迪爾心中瞬間浮現出了這個念頭,漂浮在他身後的羽毛筆和紙張也隨之開始移動,但就在這時,一陣令人膽寒的恐怖巨響突然從遠方傳來。

似乎是那位巨大的女性神祇已經和那個從城市廢墟中飄來的“恐怖異神”交手了。

莫迪爾只感覺頭腦中一陣轟然,緊接着便天旋地轉,徹底失去意識。

第六十六章 球第八百零一章 遠海探索的記錄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六百六十四章 故人來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鐵人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龍裔與豌豆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數學第一百三十二章 收益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密謀(超大聲)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答案第七百零七章 戰爭修女團第九百九十四章 暗面起伏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善加利用第一百三十五章 高文的感知問題第四百八十六章 包圍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北線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九百三十一章 主動第九百五十六章 工廠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決戰臨近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翻涌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晚宴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師和虛假的牧師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六百七十八章 琥珀第七百六十九章 年初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勇敢面對考驗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留下來的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個孩子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凡人守望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夏風第九百八十五章 註定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星圖保管員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有些功績無人知曉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訂單已完成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訂單第四百零七章 黑暗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驗屍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迴響第六百三十六章 守城第七百八十六章 葛蘭領的小帕蒂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幽影界的造訪者第五百六十一章 很多秘密的人第九百章 另一段記錄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四百章 尚未結束的戰爭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深層奧秘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五百二十三章 晚宴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六百六十八章 猜測與線索第三百六十三章 在塞西爾領的所見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呼嘯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擊要塞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五百一十章 知識傳播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於世的賢者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異常第六百九十二章 轉折點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四百一十四章 劃時代的進展第七百零七章 戰爭修女團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八百八十三章 物歸原主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六十七章 鋼鐵計劃,以及琥珀歸來第四百四十五章 凱旋之日
第六十六章 球第八百零一章 遠海探索的記錄第七百二十八章 來自北方的年輕人第六百六十四章 故人來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六百九十三章 偶然與必然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鐵人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龍裔與豌豆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來自另一側的景象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數學第一百三十二章 收益第一百九十六章 第一座教堂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密謀(超大聲)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答案第七百零七章 戰爭修女團第九百九十四章 暗面起伏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善加利用第一百三十五章 高文的感知問題第四百八十六章 包圍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北線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向齒輪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三十六章 宴會第二百六十六章 點亮的刀鋒第九百三十一章 主動第九百五十六章 工廠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決戰臨近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翻涌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三百章 我抓到你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晚宴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牧師和虛假的牧師第五百一十一章 進城第六百七十八章 琥珀第七百六十九章 年初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勇敢面對考驗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留下來的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隱秘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個孩子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凡人守望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夏風第九百八十五章 註定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星圖保管員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有些功績無人知曉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訂單已完成第五百二十四章 教會的代言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訂單第四百零七章 黑暗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驗屍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古老迴響第六百三十六章 守城第七百八十六章 葛蘭領的小帕蒂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第三次介入第五百一十九章 情報第七百五十六章 時代的步伐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幽影界的造訪者第五百六十一章 很多秘密的人第九百章 另一段記錄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四百八十七章 異端審判第四百章 尚未結束的戰爭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訪客真多啊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深層奧秘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祖孫(無誤)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一點光亮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甦醒的空天要塞第五百二十三章 晚宴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林海防線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六百六十八章 猜測與線索第三百六十三章 在塞西爾領的所見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呼嘯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月57日,宜炮擊要塞第五百六十三章 初步信任第五百一十章 知識傳播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於世的賢者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之懸案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三百三十一章 冊封文書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異常第六百九十二章 轉折點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四百一十四章 劃時代的進展第七百零七章 戰爭修女團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不可後退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八百八十三章 物歸原主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第六十七章 鋼鐵計劃,以及琥珀歸來第四百四十五章 凱旋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