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解脫

在距離極近的情況下目睹這一切,所感受到的是難以言喻的震撼,那彷彿一座匍匐的山丘在緩緩起身,又如大地在眼前隆起——不管是高文還是貝爾塞提婭,在這一刻都因驚愕而瞪大了眼睛,乃至於忘記了言語,他們下意識地後退兩步,試圖能夠看得更清楚一些,然而巨鹿僅僅是昂起頭顱,其上半身的高度便已經到了即便仰視也難以看清項背的程度。

而在巨鹿起身的過程中,那些貫穿了其身體、釘死在大地上的遠古合金殘骸也隨之發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嘎嘎的聲響,原本對神明之力有著無上壓制的金屬與水晶在這一刻失去了它們的特殊性,它們內部殘留的能量也彷彿被某種無形的力量中和、抵消,伴隨著其表面遊走的光輝迅速黯淡,它們開始紛紛斷裂、脫落,又從阿莫恩的傷口中一點點被掙脫或擠壓出去,血肉蠕動和金屬摩擦的聲音不斷傳來,細碎的光粒也不斷從空中落下——

無人可以想象這將帶來怎樣的痛苦,阿莫恩在這整個過程中保持著令人敬畏的沉默,直到他完全站起,直到那些巨大的金屬殘骸如山上滾落的巨石般紛紛落地,他昂首站在黑暗的忤逆庭院中,才終於有一聲低沉的歎息響起,歎息中雜揉著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那是人性的歎息。

他的傷口終於開始癒合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高文和貝爾塞提婭眼前快速癒合起來,而高文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才從這令人驚愕的景象中回過神來,他若有所思,彷彿想通了一些事情,隨後才輕輕點頭:“恭喜你,終於解脫了。”

“是啊,解脫了……”阿莫恩垂下頭顱,嗓音低沉悅耳,卻不知他所說的“解脫”到底是在指誰,而就在這時候,一陣裹挾著奧術閃光的風暴突然從遙遠的黑暗混沌深處沖了過來,並在阿莫恩旁邊凝聚出了魔法女神彌爾米娜的身影,這位如鐘樓般的女士仰頭看著遠比她要高大的自然之神,靜靜地看了許久才突然露出一絲笑容:“哦,醫學奇蹟啊。”

“你的玩笑一如既往讓我很難笑出來。”阿莫恩低聲咕噥著,他的身體隨之在光芒中迅速收縮,彷彿是掙脫了最後的束縛之後有了更強的自我控制能力,他那在漫長的成長歲月中變得過於龐大的軀體開始飛快變小,先是從山丘大變成了城堡大小,又從一座城堡變成了一座大廳,最後他的身體在這個尺寸停了下來——對凡人而言仍然巨大到需要仰望,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麼誇張,彌爾米娜也不必再仰著頭看他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阿莫恩才輕輕呼了口氣,扭頭看向彌爾米娜:“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早就發現我可以掙脫這些東西了?我現在突然記起來,你曾經有幾次眼神都很古怪……”

“是又如何呢?”彌爾米娜輕輕笑著,籠罩在薄霧中的雙眼微微眯起,“這件事我說了不算,你說了也不算……哪怕你已經具備了掙脫這些束縛的‘條件’,你也站不起來的——你應該明白,束縛著你的不僅僅是這裡的這些東西,甚至不僅僅是你自己的‘神性問題’。說到底,你太像個神了。”

阿莫恩靜靜地站在破碎的大地上,接下來的很長時間裡都沒有開口,高文與貝爾塞提婭也沒有開口,共同將這份安靜留給了這位終於完全從過往的束縛中掙脫出來的舊日神明,過了不知多長時間,他們才聽到一聲歎息從上方傳來,隨之是一聲感歎:“其實我都早就該知道。”

高文也直到這個時候才再次開口:“你之後有什麼安排?”

阿莫恩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隨後才無奈地笑著晃了晃頭顱:“安排?我還能有什麼安排——雖然掙脫了這些束縛,但我目前最好還是不要在現世露面,畢竟貝爾塞提婭恐怕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徹底處理好那些秘教的爛攤子。接下來……我還是留在這個地方吧,這能避免給許多人添麻煩。”

“確實,”高文輕輕點了點頭,“雖然你最後的‘錨點’已經解除,但一個曆史遺留問題要解決起來可不像神性消散的那麼迅速,而且技術部門那邊要評估你的情況也需要一定時間——接下來一陣子,還是得委屈你在這裡待著。不過你放心,這段時間應該不會很長,至少和你過去的三千年比起來,它會很短暫。”

“這算不上什麼委屈,”阿莫恩平靜地說道,同時輕輕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和過去的三千年比起來,我現在的狀態已經好太多了。”

高文與貝爾塞提婭對視了一眼,他們同時點了點頭,高文隨之對阿莫恩說道:“那麼我們就不在這裡打擾了——好好休息一下吧,這周神權理事會方面的工作也可以暫停下來。”

阿莫恩沒有出聲,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彌爾米娜則擺擺手,彷彿趕客一般讓高文他們離開。

高文與白銀女皇離開了,偌大的忤逆庭院中再次安靜下來,無盡黑暗混沌中,體型縮小了許多的阿莫恩站在一堆縱橫零落的殘骸中間,旁邊的彌爾米娜看著一動不動的“自然之神”,終於忍不住念叨著:“你就打算這麼一動不動地站著?那你和之前也沒什麼兩樣啊——頂多就是換了個姿勢,不還是原地不動麼?”

“我不知道該幹什麼,”昔日的自然之神沉默片刻,低聲說道,“我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樣的形式解脫出來,也從未想過這一天會這麼早就到來……彌爾米娜,你能給我個建議麼?”

“給你個建議?我現在倒是想坐下來把之前沒看完的幾部劇看完,或者去神經網路裡面找恩雅女士下棋——但鑒於你身上發生的醫學奇蹟,我覺得應該給你一些更健康的建議,”彌爾米娜攤開雙手,“要和我一起走走麼?我可以帶你去幽影界深處看看,你應該對‘邊界’的風景好奇很長時間了吧?”

“我……不知道離開這裡是不是個好主意,”阿莫恩猶豫起來,“我已經很長時間……”

“既然已經很長時間不曾離開這裡了,那就更應該起來走走,”彌爾米娜毫不猶豫地伸手抓住了阿莫恩頭上光鑄一般聖潔的鹿角,“來吧,不要讓孩子們最後的心意白費——記得他們最後的話麼?他們與你同在,就當是帶他們走走吧,如果這麼說能讓你心中好過一點的話……”

“所以你剛才果然在某個地方偷聽?”

“……我就是感知比較敏銳,你知道的,魔法領域的事兒嘛……哎,不說這個了,抓著你的角感覺怪怪的,我是不是該找根繩子……”

“閉嘴,以及鬆手。”

我建了個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行行行,今天你說了算……”

……

黑暗山脈軍事區,忤逆要塞大門前,貝爾塞提婭再一次呼吸到了外界的新鮮空氣,她抬起頭仰望著夜幕低垂的天空,滿天群星的光輝從夜色中灑下,清冷高遠。

群星中有遠去的靈魂庇佑留在世上的眾生麼?

古老的聖賢們曾經是這樣告訴世人的,然而此刻的貝爾塞提婭知道,那星光就只是星光而已,遠去的靈魂終究是遠去了——沒有永恒的天國,萬物終有終結,連神也不例外。

昔日的萬物終亡會,或許也是看透了這一點,才將這冰冷的事實作為自己的名號,或許是為了警醒世人,也或許只是為了讓自己牢記。

她回過頭,看到高文站在自己身旁,這個身影和記憶中的一樣高大,儘管他的內在已經不完全是自己記憶中的那位人類開拓英雄,但從某種角度上……如今這副軀殼中的靈魂與七百年前的那位開拓者其實有著諸多的相似點,而自己的許多疑問……也總是可以在這位“域外遊盪者”的口中得到解答。

“其實我仍有些不理解阿茲莫爾大師和另外幾位賢者為何會那麼坦然地赴死,”這位白銀女皇突然低聲開口了,“雖然我說過,他們不可再返回凡人的世界,但他們可以選擇留在幽影界,選擇留在他們的神明身邊,這對於像他們那樣的虔敬信徒而言,應當是無上的榮譽和幸事……”

“他們所懷念的不只是阿莫恩,”高文輕輕搖了搖頭,“他們懷念的更是那個有自然之神的時代——沐浴神恩的時代,信仰堅定的時代,萬物歸於‘正道’的時代,即便他們知道那個時代已經遠去,他們也為此堅守了三十個世紀,而現在,那個時代才在他們心中真正落幕。

“從一開始,那些神官就沒有尋求生機的想法,他們只是想給自己三千年的堅守做一個交代罷了,他們在尋找一個歸宿,一個他們在很久以前就應該前往,卻因遲疑和恐懼而遲遲不曾啟程的歸宿——在阿茲莫爾和其他神官們看來,他們並不是赴死,他們只是終於停下了腳步。”

貝爾塞提婭定定地看著高文,她的語氣有些意外:“您從未接觸過阿茲莫爾和幾位賢者,可您似乎將一切都看得很透徹?”

高文坦然回應著這位女皇的注視,淡然一笑:“大概是因為看得多了。”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臉上露出有些感慨的樣子:“而且坦白來講,如果不是阿茲莫爾和幾位賢者的選擇,阿莫恩也不可能掙脫那些束縛……其實從很早以前我就注意到了,起航者的遺產對‘神性’力量有著強大的壓製作用,但對於不具備神性的個體,它們充其量就只是格外堅固的先進材料罷了,而阿莫恩身上的神性每日都在消退,並且自從我所主導的各個‘去神聖化’項目大規模展開,他的神性消退速度越來越快,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那些起航者遺產對他的封印和束縛怎麼會一點都沒有減弱?

“唯一的解釋就是,阿莫恩自己把自己束縛在了原地……作為一個從‘思潮’中誕生的個體,他自己的心智對自己產生了過於強大的影響。”

“神竟然還會被自己的‘想法’束縛住麼……這種束縛甚至是實質性的?”貝爾塞提婭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模樣,“那如果一個神認為自己沒有受到任何束縛,豈不是……”

“很遺憾,我們沒法驗證這個,而且就從已有的資料來看,這種好事應該不會發生,”高文遺憾地搖了搖頭,“這個世界幾乎從不會出現太讓我們心想事成的情況。”

“……這倒也是。”

兩位帝國統治者相視一笑,共同調侃著這個不那麼友好卻又孕育著萬物的世界,而就在這時,一陣熟悉的氣息突然在附近的空氣中凝聚起來,打斷了高文和貝爾塞提婭之間的交談。

高文看向氣息傳來的方向,看到琥珀小小的身影從暗影界的裂縫中跳了出來,他忍不住笑著調侃:“真難得啊——你大晚上還加班?”

“你以為我想麼?”琥珀剛在地上站穩,立刻便插著腰理直氣壯地抱怨起來,“誰讓你大晚上地跑到這地方?”

“行了,我知道你是個夜貓子,晚上沒事也會到處亂竄的,”高文擺擺手,隨口問道,“發生什麼事了,還親自跑一趟?”

琥珀撇撇嘴:“其實就是順路給你傳個信,剛才內線那邊來個消息——”

她說到一半,目光往白銀女皇那邊瞟了好幾次,高文便對貝爾塞提婭微微點頭,邁步來到琥珀身邊——貝爾塞提婭也心領神會地主動走到一旁,和自己帶來的精靈衛隊們站在一起。

“北境傳來消息,”琥珀在高文旁邊低聲說道,“維多利亞大執政官想親自前往塔爾隆德——她徵求你的意見。”

“維多利亞?親自去塔爾隆德?這是她的決定?”高文頓時一臉驚訝,並且覺得這怎麼聽都不像是那位一貫沉穩冷漠的“冰雪大公”會主動提出來的方案,然而很快,他臉上的驚訝之色便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短暫的思索,並在思索之後慢慢點了點頭,“倒也合理……”

“這就是你的答覆嘍?”琥珀眨眨眼,“不需要再明確點了?”

“再明確點?”高文看了看這個半精靈,“那我表示支援——當然前提是她安排好公務,且給出完整可靠帶預案的方案。”

“行嘞,那我這就回去回信了!”琥珀立刻擺了擺手,在話音落下之前,她的身影便已經先一步消失在高文眼前。

這時候貝爾塞提婭才不動聲色地回到高文旁邊,這位白銀女皇看著琥珀剛剛消失的方向,良久才有些意外地開口:“您和這位‘情報部長’的關係比我想象的還要親近……你們的相處不像是上級和部下,也不像是普通的君臣,倒更像是……親密的朋友了。”

“有麼?”高文意外地挑了挑眉毛,隨口敷衍著答道,心中卻忍不住冒出一句話來:

該怎麼說呢,畢竟是嫌疑人和贓物的關係是吧……

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九百一十四章 龍與神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三百四十章 大禮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四百八十章 吉普莉的新任務第二百四十五章 卡邁爾的新生活第九百八十六章 回歸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一百四十七章 已經死去的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七十七章 新熔爐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九百二十四章 神的傾向性第二百一十一章 異端暗潮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神明的饋贈第九百一十六章 三方接觸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八章 重見天日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二百零一章 感冒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八百五十九章 你好,世界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的生意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啟程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七百零九章 地下深處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五百七十八章 扭曲之底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五百八十章 前進,展開第九百七十三章 離開與火花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六百一十七章 前方與後方第四十一章 寶庫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五百四十四章 新實驗室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路入侵第八十七章 凡人也能參與的奇蹟第一千一百章 最後一個環節第八百七十三章 海妖的努力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取火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入話題第三百六十七章 暗淡的聖光第八百六十五章 另一個起點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五百一十七章 皮特曼的協助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九百零五章 莫迪爾留下的謎團第六百七十一章 豐收時代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四百零四章 清掃和整頓第九百一十七章 併網之日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禦戰術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五百五十八章 民用方向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二百章 符文研究院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九百三十八章 出行準備以及聆聽計劃第八百八十二章 尋回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八百六十一章 複生第三十五章 達成
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九百一十四章 龍與神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第三百四十章 大禮第一百零六章 援建隊伍第八十一章 怪物,怪物第四百八十章 吉普莉的新任務第二百四十五章 卡邁爾的新生活第九百八十六章 回歸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一百四十七章 已經死去的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撕裂之戰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變陣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察覺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新起點第七十七章 新熔爐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九百二十四章 神的傾向性第二百一十一章 異端暗潮第七百三十五章 重建家園的人們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神明的饋贈第九百一十六章 三方接觸第三百九十四章 轟隆第一百五十八章 流民的聚居點第八章 重見天日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故鄉重逢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暴聚集第二百零一章 感冒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第三百三十章 帕蒂第六十二章 魔網一號與鐵匠鋪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八百五十九章 你好,世界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的生意第四百六十二章 教會的計劃第八百六十七章 重新啟程第五百七十二章 路第七百零九章 地下深處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締約堡的工程第五百七十八章 扭曲之底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四百六十三章 內戰旋渦第四百五十七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五百八十章 前進,展開第九百七十三章 離開與火花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達成共識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五百五十三章 特使第六百一十七章 前方與後方第四十一章 寶庫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暗影沙塵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遠方消息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回歸與抵達第五百四十四章 新實驗室第八百一十六章 現實防線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日遊第二百九十章 心靈網路入侵第八十七章 凡人也能參與的奇蹟第一千一百章 最後一個環節第八百七十三章 海妖的努力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取火第三十八章 真頭大第八百零四章 入夢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一百七十六章 迷夢第八百三十六章 告密第九百五十九章 深入話題第三百六十七章 暗淡的聖光第八百六十五章 另一個起點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經荊棘第五百三十二章 反饋第七百二十章 白霜雙子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五百一十七章 皮特曼的協助第九百三十章 提醒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戰爭陰雲第九百零五章 莫迪爾留下的謎團第六百七十一章 豐收時代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四百零四章 清掃和整頓第九百一十七章 併網之日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禦戰術第七百三十四章 冬日的龍影第五百五十八章 民用方向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二百章 符文研究院第九百七十章 夜幕第九百三十八章 出行準備以及聆聽計劃第八百八十二章 尋回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治療”第八百六十一章 複生第三十五章 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