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

在夕陽留下的最後一縷輝光中,來自白銀帝國的巨鷹們鼓動着巨翼降落到了位於城市中心附近的開拓者廣場上,這些驕傲而訓練有素的巨型猛禽肅穆井然,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伏低了身子,讓背後的騎乘者落地,而天邊的最後一道霞光則幾乎在同一時間從廣場周圍的建築物頂端悄然流走,夜幕降臨帝都。

然而黑暗並未如期而至——魔晶石燈已經點亮,明亮的光輝從高高的鐵柱頂端灑下,讓廣場和周圍的道路亮如白晝,迎接的隊伍從兩側迎了上來,在廣場邊緣,巨大的全息投影騰空而起,上面閃耀着絢爛的流光和同時用兩種語言表述的歡迎致辭,歡快的樂曲聲迴盪在廣場上空,那是人類的曲子——但其中又雜揉着精靈風格的變調。

阿茲莫爾從巨鷹背上下來,在他來得及仔細觀察這座人類帝都之前,充斥在眼前、耳中的光影和聲音便讓他一愣,隨後他才慢慢適應過來,目光掃過那些穿着與記憶中大不相同的“現代服飾”、看上去神采奕奕的人類,看向那些明亮整齊的路燈和廣場邊緣高聳的建築,越過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巨大全息投影,看到了遠處散發微光的水晶高塔、機械鐘樓以及更遠處天空中逡巡的飛行機器,甚至還有夜航的巨龍。

神賜的這雙眼睛,讓他可以在夜色中看得更遠,而他所看到的這些,都是在天空俯瞰時無法看到的細節。

這位現存最古老的德魯伊聖賢有些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他還記得當年剛鐸帝國的盛景,也記得魔潮之後披荊斬棘的開拓者們所建立的國度,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今日所見的截然不同。

“這就是……那個浴火重生的‘塞西爾帝國’?”他訝異地低聲說道,“我還以爲……”

“您認爲它應該更粗獷一些,更像個窮兵黷武的軍事帝國,是麼?”一個帶着笑意的女聲從身後傳來,將老德魯伊驚醒,“就像許多人傳言的那樣。”

“……我沒有這種偏見,女皇,我知道一個只能窮兵黷武的軍事帝國不可能建立起一個統合全大陸力量的聯盟,”阿茲莫爾緩緩搖了搖頭,“但我也確實沒想到它會是這副模樣……我記憶中的人類,壽命比精靈短暫,卻比精靈活的還要嚴肅,而這座城裡——一切都在肆意生長。”

他用了“肆意生長”這個詞來形容自己所見的這座城市,因爲他所見到的確實與旁人不同——在那雙神賜的眼睛中,他能夠看到“生機”與“活力”形成的脈絡,他能看到那些看似冰冷的建築物背後充盈的力量,能看到整個城市被籠罩在龐大而活化的能量場中,同時他也能看到由萬千心智所形成的“共鳴”,一種積極昂揚的、自信而磅礴的心靈共鳴覆蓋在城市上空,而這種強大、鮮活、凝聚的力量,他已經有許多個世紀不曾見過了。

“這座城裡聚集了十二個不同的智慧物種,他們又包含數十個來自天南地北的民族,這裡有來自塔爾隆德的巨龍,也有來自白銀帝國的精靈,矮人會在這裡做生意,也有在此留學的灰精靈——在偶爾的時候,您甚至可能會遇見來自深海的海妖,”貝爾塞提婭微笑着說道,“我知道您所說的‘肆意生長’是什麼意思……雖然我沒有您那雙眼睛,但我也可以看到這片土地上聚集着多麼龐大的力量。”

“……作爲如今德魯伊‘正教’的首領,承認自己並沒有‘神賜之眼’合適麼?”阿茲莫爾沒有擡頭,只是用很平靜淡然的語氣說道,“在過去整整三千年中,晨星家族可從來都不承認這一點。”

“這已經不重要了,”貝爾塞提婭輕聲說道,擡頭看向不遠處,一個高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地毯的盡頭,廣場上的人造燈火彷彿在那個身影背後織出了一道帷幕,“見見那位‘死而復生’的人類英雄吧——他已經來了。”

……

被無盡混沌與黑暗籠罩的幽影界中,忤逆庭院裡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千百年不變的平和,彷彿一座小山般的聖潔鉅鹿正一動不動地靜臥在漂浮的巨石與規模龐大的金屬結構中,彷彿正在閉目養神,而大量與其體形比起來彷彿玩具般小巧的人造裝置則分佈在他周圍,裝置表面符文閃爍,魔法的光輝緩緩流淌。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一位身穿黑色陰沉長裙、下半身如同雲霧般半虛半實的巨大女士靠坐在鉅鹿旁邊不遠處的石柱上,雙手抱着膝蓋,全神貫注地注視着前方不遠處的魔網終端,在那特製的大型終端機上空,巨幅全息投影中正在上映着凡人世界的愛恨情仇——跌宕起伏的故事足以吸引神明的眼睛。

就這樣過了不知多久,閉目養神的鉅鹿才突然睜開眼睛,看了彌爾米娜一眼之後隨口說道:“你已經看第三遍了,不膩麼?”

“一部經典的戲劇值得欣賞十遍以上——我才只看了三遍而已,”彌爾米娜毫不猶豫地說道,頭也不回,“而且我覺得這東西你也應該看看——我覺得這是目前爲止我看過的最有意思的故事,和凡人有史以來創造過的任何一部戲劇都有不同……”

阿莫恩本來對彌爾米娜所關注的那些“戲劇”都毫無興趣,但這時候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講什麼的?”

“跟聖光教會的神聖傳說有關!”彌爾米娜立刻說道,眼睛中彷彿閃耀着光——事實上她的眼睛中確實閃耀着光,那每一縷光芒都足夠一臺大功率的魔能引擎運轉兩天之久,“講的是第一代聖光使徒在黑暗中帶領着部落族人去尋找‘穀物四季常熟的聖地’,路上卻遇到了僞裝成神使的騙術師和製造假福音的噬靈怪,甚至還有吞噬血肉不斷生長的、僞裝成豐沃土地的假聖地,最後聖者帶着族人們回到了一開始出發的地方,才發現原來聖地就是故鄉……

“哎我跟你講,最後那個時間直接跳到五百年後的鏡頭真是好,就在聖者帶族人出發的那個路口,築起了那麼大的一座城……”

阿莫恩靜靜聽着彌爾米娜的講述,良久才突然說道:“神聖的傳說中沒有神,教會的故事中沒有教會,他們還真這麼幹了啊……”

“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的,”彌爾米娜露出一絲笑容,頗爲放鬆地靠在身後的巨石柱上,“寫故事的是人,講故事的是人,聽故事的也是人,神嘛……神在故事裡,在那個身不由己的故事裡,現在他們終於可以把神從這個身不由己的故事裡面摘出來了,這對誰都好。

“如果有朝一日他們真的要拍一部關於魔法女神的魔影劇,告訴大家最初的‘魔法之源神蹟’是一個嚴重酗酒的魔法師喝高了之後編出來的,最初的魔法女神神諭源於某個老魔法師起牀之後的嚴重耳鳴……那我真要感謝他們全家……”

阿莫恩有些驚訝:“神諭?原來你早年間真的降下過神諭?你不是說你從來不迴應信徒們的祈禱麼?”

“……年輕不懂事啊,”彌爾米娜一聲嘆息,“剛誕生的時候渾渾噩噩,那種狀態你又不是不知道——正睡着覺呢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不就下意識迴應了麼,我哪知道迴應那一次之後就沒完了啊……”

阿莫恩似乎在忍着笑意,他的眼睛眯了起來,片刻之後才說道:“神權理事會的‘改造計劃’將首先從那些已經式微或正在走下坡路的教會入手,或者是像聖光教會那樣已經完全處於世俗控制下的教會——所以,說不定他們真的會針對魔法女神去‘講個新故事’,這一點你倒是可以期待。但話又說回來,他們要講的故事可不一定總走一個套路——你都能接受麼?”

“有什麼不能接受的?”彌爾米娜很不在意地說道,“葬禮我都接受了……”

“我曾經與高文討論過他的計劃,也看過神權理事會的一些資料,”阿莫恩不緊不慢地說道,“他們不僅需要讓神權世俗化,也需要讓神明人性化、通俗化,考慮到現在大衆的接受能力,短時間內他們應該還不至於將神明塑造成反派,但或許在他們的下一個‘新故事’裡,魔法女神就會被安排一個世俗化的‘人設’,在舞臺中粉墨登場……”

阿莫恩話音未落,彌爾米娜便認真思索起來,並在沉吟之後一臉認真地說道:“如果他們的防護設備能扛得住,我覺得我可以親自上……”

阿莫恩:“……”

彌爾米娜好奇地看着他:“你怎麼不說話了?”

“有時候我總覺得自己追不上你的思路……”阿莫恩慢慢說道,“尤其是這次。”

“我認爲這很正常,”彌爾米娜很不在意地說道,“和我比起來,你並不擅長思考……”

阿莫恩閉上了眼睛,似乎已經懶得搭理這位賴着不走的“鄰居”,但突然間,他彷彿感應到了什麼,雙眼一下子睜開——聖潔的光輝比之前更加明亮。

“你怎麼了?”彌爾米娜感知到了阿莫恩周圍動盪不休的氣息,她從未在這位生性平和的自然神明身上感覺到類似的反應,“你……”

“我感覺到……”阿莫恩彷彿夢囈般輕聲呢喃,他的目光落在忤逆庭院前的那扇大門前,“是他們來了……”

“他們?他們是誰?”彌爾米娜愣了一下,起初沒有反應過來,但很快她便想起什麼,神色微微變化,看向阿莫恩的目光也變得有些複雜,“……需要我離開麼?”

“……謝謝你的理解,”阿莫恩低聲說道,“另外,還請你離開之前幫個忙。”

彌爾米娜站了起來,她看向阿莫恩那龐大而傷痕累累的軀體,在對方繼續說下去之前便猜到了這位自然之神要說什麼:“我明白——體面一點?”

阿莫恩微微垂下眼皮:“只是不想讓他們擔心。”

忤逆庭院中,低沉的嗡鳴聲開始從各處響起,大功率的魔網單元和一個個放大、投射陣列開始在遠程控制中心的指揮下運轉起來,那些被固定在基座中的水晶脫離了凹槽,在兩位神明周圍緩緩旋轉,反神性屏障啓動的同時,彌爾米娜也朝向阿莫恩的方向輕輕揮了揮手臂。

鉅鹿身上縱橫交錯的金屬與水晶碎片在一片扭曲的光霧中迅速淡化消失,被無形的光學屏障遮擋起來,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也隨之被遮掩、覆蓋,在短短几個呼吸之後,起航者的武器和飛船碎片皆被隱去,原地只餘下聖潔的鉅鹿,靜靜俯臥在一片漂浮的碎石中間。

而彌爾米娜的身影……在那之前便已經消失不見。

……

一支隊伍穿過了忤逆要塞底層的幽影界傳送門,向着忤逆堡壘的最深處前進,在抵達最後一條走廊之後,貝爾塞提婭停了下來,示意隨行的精靈們在此停留。

“陛下,”一名精靈武官忍不住上前,“我們應該……”

“你們在此等着就好,”貝爾塞提婭的語氣溫和卻不容置疑,“我和高文·塞西爾陛下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安全——從這裡往前的路,就不需要太多人了。”

武官低下頭,領受了女皇的命令,隨後便帶着護衛隊伍走向了附近的休息區域,貝爾塞提婭則看向高文,輕輕點頭。

高文的目光落在旁邊不遠處,幾名面容蒼老的白銀精靈正站在那裡,他們穿着已經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古典長袍,佩戴着早已被如今的皇室下令廢棄的舊時代冠冕和儀式珠串,他們如同一羣從古畫中走出來的幽靈——卻真真切切地站在這個地方。

那位大德魯伊阿茲莫爾站在這幾名古代神官的最前方,面容平靜,無悲無喜,彷彿只是在靜靜地等待着自己的命運,亦或者一個答案。

通往忤逆庭院的閘門就在前方了,閘門附近的安全裝置正在運轉,大門上的符文閃爍,反神性屏障的能量場已經與忤逆堡壘本身的屏障系統接駁起來。

高文輕輕吐出口氣,上前激活了閘門,在機械裝置推動沉重大門所發出的吱嘎聲中,他對那位從歷史中走來的古代神官微微點頭:“阿茲莫爾大師,請吧。”

阿茲莫爾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跨過那扇大門,一步踏出,便彷彿越過了三千年的時光。

他看到前方是一片被晦暗混沌籠罩的空間,那空間與傳說中的神國截然相反,卻又有一道聖潔的光輝在遠方升騰,彷彿正在將周圍的昏暗驅散,他看到那光輝中有如同山嶽般的身影靜靜伏臥,僅僅是注視過去,便能感受到一股龐然的力量和從靈魂深處滋生出來的親切、溫暖。

老神官突然感覺自己有些恍惚,一路上所萌生出來的無數想法、猜測和打算在這瞬間全部坍塌成爲了一個現實,三年前所積累下來的所有情感也在這一瞬間重重落地,他幾乎是下意識地向前邁出了一步,便驟然感覺一種久違的力量從心靈深處浮現了出來。

他枯竭三千年的神術回來了,與神明的連接也重新建立起來,他重新成了一個擁有神術、可以祈禱的神官,就如三千年前一樣。

他又向前邁出一步,那光輝中的身影變得清晰起來,他感到熟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祥和溫暖。

一個低沉而悅耳的聲音在每一個神官心中響起:“你們來了……”

於是他們泣不成聲。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迴歸現世第二百九十六章 索爾和貝爾娜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眼熟的場景第四百二十章 問與答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第三百一十六章 提爾對神明的印象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塵埃尚未落定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二百章 符文研究院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特殊的會面安排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抵達邊境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前線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回暖第七百七十四章 北方計劃第九百五十六章 工廠第二十一章 交易的達成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一百二十三章 結晶手雷第五百八十九章 遙遠的通訊第四百三十八章 光束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共同探索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二百一十三章 塞西爾領能賣什麼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八百二十六章 復甦之月的禮物第三百二十六章 秘密集會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異常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夜風漸涼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二百三十章 餘波與動盪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空想實體”第六百五十八章 都結束了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着的幽靈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八百一十五章 污染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六百一十七章 前方與後方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意料之外的匯合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驗屍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晨星第四百三十九章 騎士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打架得用腦子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裡爬出來又是什麼鬼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新發現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第七百六十九章 年初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八百二十一章 新的網絡項目第二百一十四章 極北和極南第一百五十二章 射擊測試第一百五十四章 領地的建設第七十七章 新熔爐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四百八十五章 匕首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串門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蘭第八百零三章 帕蒂的朋友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一份“大禮”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慶典之後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八百七十一章 海洋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第二次邀請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六百五十五章 陷阱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區域性勝利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邁向未知之境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三十八章 何不用之第四百九十章 衝擊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廢土-全面戰爭第1090章 展示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錯誤複製品”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盪與局勢安排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特殊的會面第四十六章 魔法師的現狀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迴歸現世第二百九十六章 索爾和貝爾娜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三百七十五章 在陰影中聚集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眼熟的場景第四百二十章 問與答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第三百一十六章 提爾對神明的印象第八百三十章 飛向藍天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塵埃尚未落定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六十章 瑞貝卡的大工程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關於雙子的推測第二百章 符文研究院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特殊的會面安排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抵達邊境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前線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回暖第七百七十四章 北方計劃第九百五十六章 工廠第二十一章 交易的達成第五百五十二章 春季第一百二十三章 結晶手雷第五百八十九章 遙遠的通訊第四百三十八章 光束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門”的進展以及踏上異鄉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第一千零四章 解析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共同探索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影之魂第二百一十三章 塞西爾領能賣什麼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八百二十六章 復甦之月的禮物第三百二十六章 秘密集會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異常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夜風漸涼第八百八十章 不是壞事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前往北方的船隊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古神的追逐第二百三十章 餘波與動盪第二百七十二章 進攻的序幕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空想實體”第六百五十八章 都結束了第六百八十二章 執着的幽靈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裂石堡中的晚餐第八百一十五章 污染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報紙第六百一十七章 前方與後方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意料之外的匯合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驗屍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晨星第四百三十九章 騎士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打架得用腦子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裡爬出來又是什麼鬼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新發現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第七百六十九章 年初第三百四十五章 明智之舉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八百二十一章 新的網絡項目第二百一十四章 極北和極南第一百五十二章 射擊測試第一百五十四章 領地的建設第七十七章 新熔爐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三百九十六章 第二支聯軍的潰敗第四百八十五章 匕首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串門第九百零一章 莫迪爾的遠航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蘭第八百零三章 帕蒂的朋友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一份“大禮”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日子裡的好消息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慶典之後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時代的餘波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八百七十一章 海洋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第二次邀請第三百零一章 一個僕人第六百五十五章 陷阱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區域性勝利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邁向未知之境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八百三十八章 何不用之第四百九十章 衝擊第七百一十八章 紮根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廢土-全面戰爭第1090章 展示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錯誤複製品”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盪與局勢安排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特殊的會面第四十六章 魔法師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