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曆史穿插

洛倫大陸北方,群山、寒風與維爾德家族的旗幟共同統治著帝國的北境,儘管如今尚在秋日,但對於這片寒冷的北方土地而言,冬日的氣息已經開始叩響群山之間的門戶——伴隨著從入秋以來便從未停歇的乾冷氣流,凜冬郡的天氣也一日比一日寒冷,偶爾有風從群山中呼嘯而過,將山上某些鬆散的積雪吹落到山腰,居住在山上的人們甚至會懷疑冬雪已至,而寒風先行。

當然,對於位于山巔的凜冬堡而言,風雪是一種更加尋常的事物,這甚至與節氣無關,即便在盛夏時分,凜冬堡有時候也會突然被漫天飛雪籠罩,哪怕城堡周圍晴空萬裡,雪花也會不講道理地從城堡的庭院和陽台附近飛揚起來——每當突然出現這樣的雪花飛揚,城堡中的僕役們便知道,這是居住在城堡深處的“冰雪公爵”情緒在發生變化,但具體這位北方守護者當天的心情是好還是不好……那便只有貼身的侍女們才會知道了。

凜冬堡最高處,充盈著魔法光輝的高塔正靜靜地佇立在石台上,飛揚的雪花不斷從高塔頂端的天空中凝聚出來,環繞著高塔以及半座城堡上下飛舞,魔力在空氣中形成的光流與這些紛飛的雪雜糅在一起,帶著令人迷醉的美感,卻也因寒冷而令人畏懼——兩名女僕站在高塔上層區的一道走廊裡,有些緊張地看著窗外大雪飛揚的景象,其中一人忍不住來到窗前,再次檢查那窗戶是否已經關好。

窗戶當然是關好的,然而看著窗外的大雪,女僕們便總是感覺寒風彷彿穿透了牆壁和水晶玻璃,呼呼地吹在自己臉上。

“女主人是不是在生氣啊?”檢查窗戶的女僕退了回來,有些緊張地小聲對同伴說道,“已經一整天了,外面的大雪就沒停過——現在庭院已經徹底被雪蓋住了。”

“用不著我們考慮這個,”站在原地的女僕看起來倒是很鎮定,“女主人生氣也不會隨便對我們發火的——而且她也不一定是在生氣,說不定只是今天格外高興。”

“你好像很了解啊?”

“還好——我已經在這座城堡中工作十年了,女主人其實比你想象的要溫和得多,更何況現在瑪姬小姐已經返回城堡,有她陪在女主人身邊,就更不用我們這些人瞎擔心了。”

“哎?瑪姬小姐已經回來了麼?我怎麼沒看到?”

“她是昨天晚上才回來的,沒有從正門進城堡——她直接從露台那邊飛進來的,”有些年長的女僕不由得露出笑容,就好像那是她親眼所見似的,“別忘了,瑪姬小姐可是一位強大的巨龍!”

“……哦!”

……

在走廊上發生的交談聲音很小,足以瞞過普通人的耳朵,卻躲不過傳奇法師和巨龍的感知,站在魔法冥想室中的維多利亞從沉思中睜開了眼睛,在她開口之前,守候在她旁邊的瑪姬便已經主動開口:“我去提醒一下走廊上那兩個吧,她們討論的越來越熱鬧了。”

“不用,”維多利亞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她們只是閑聊罷了,我並不在意。”

瑪姬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倒是維多利亞輕輕呼出口氣,揮手熄滅了冥想室中燃燒的熏香,伴隨著地板上一個個魔法符文逐一熄滅,這位北方守護者扭頭看了自己這位亦僕亦友的追隨者一眼,隨口說道:“在塞西爾城過的還開心麼?”

瑪姬似笑非笑地看了維多利亞一眼:“如果我說非常開心,甚至高興到差點忘了回來,你會傷心難過麼?”

維多利亞沒有吭聲,只是回以一個面無表情的注視。

“好吧,你這‘明明知道我不會開玩笑卻偏要開玩笑只能勉為其難扮個鬼臉’的表情還真明顯,我差點都沒看出來,”瑪姬無奈地歎了口氣,聳聳肩笑著說道,“說實話,在帝都那邊還挺開心的,瑞貝卡是個不錯的朋友,陛下寬厚而充滿智慧,作為飛行顧問和教官的工作也不算繁重——而且那邊還有很多龍裔。”

“那為什麼提前回來了?”維多利亞好奇地問道,“和同胞們在一起不好麼?”

“如果我想和同胞們在一起,返回聖龍公國不是更好?”瑪姬笑了起來,搖著頭說道,“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不過是那邊的工作告一段落罷了。飛行部隊的訓練已經走上正軌,也有新的龍裔報名參加技術部門的招募,現在比起帝都那邊,你這裡應該更需要人手——而且即使帝都那邊出了什麼情況,我如今飛過去也不麻煩。”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維多利亞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瑪姬則注視著她的眼睛,聽著耳畔傳來城堡外呼嘯的風雪聲,過了幾秒鐘她才突然說道:“心還是靜不下來?我記得這些冥想用的熏香對你是很有效的。”

“熏香只能幫助我集中精神,卻沒辦法讓我的頭腦停止思考,”維多利亞有些無奈地說道,心中卻不由得又回憶起了之前與帝都通訊時從琥珀那裡得到的情報,她的眉頭一點點皺了起來,不複剛才那面無表情的模樣,“我現在終於有點理解當年赫蒂和瑞貝卡他們在高文·塞西爾的陵寢中面對死而複生的先祖是什麼心情了……”

瑪姬靜靜地看著自己這位好友,良久才打破沉默:“你和她們的心情不一樣,因為你們所面對的局面截然不同,她們當時無路可走,從墳墓中走出來的‘先祖’是她們全部的倚靠和希望,而你面前一片開闊,你正在這片開闊的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抱負,因此在這一前提下,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先祖’對你而言不一定就是好事。”

維多利亞輕輕呼了口氣,嗓音低沉:“瑪姬,你知道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是的,我知道你並不是一個貪戀權勢地位的人,你的自信和能力也讓你在任何情況下都很難動搖,再加上那位大冒險家莫迪爾·維爾德本人的行事風格,你也確實不用擔心他影響到你在這裡維護的秩序……但終究是一個離去六百年的先祖突然回到了這個世界,這件事可能帶來的變化太多了,不是麼?”瑪姬淡淡地微笑著說道,“神明都無法把控未來,你只是個凡人,維姬——可偏偏你不喜歡未來失去控制的感覺。”

說到這裡,她頓了頓,又平靜地補充道:“更何況,那位‘大冒險家莫迪爾’現在的狀態十分詭異,不管他是從墳墓中死而複生還是在過去的六百年裡一直渾渾噩噩地在這個世界上遊盪,現在的他看上去都不太像是一個‘正常的活人’,作為維爾德家族的後裔,你不可能放著這樣的家族先祖不管。”

維多利亞看著瑪姬,注視良久之後才無奈地歎了口氣,嘴角帶出了一點弧度:“還是你更了解我一些——其他人恐怕在我旁邊思索一天也想不到我在考慮些什麼。”

“那你的決定呢?”瑪姬抬起頭,平靜地問了一句,“你已經在這裡愁眉苦臉半天了——雖然不太容易看出來,但如今也該有個決定了吧?”

“……我有職責在身,很多決定並不能那麼任性,”維多利亞沉吟片刻,低聲說道,“尤其是如今北方局勢剛剛穩定下來,我不能把太多精力放在自己的私事上……”

“你把自己繃得太緊了,維姬,而且莫迪爾·維爾德老公爵的事情可不是你的私事——那是連陛下都在關注的,甚至已經影響到帝國和塔爾隆德兩個國家的大事,”瑪姬知道眼前的好友有些鑽牛角尖,對方過於嚴肅的性格在這種時候經常是個麻煩,好在她對此已經習以為常,“偶爾拋開常規和約束,去做一些大膽的決定吧,或者你可以先跟陛下商量商量……如果連陛下都認可的話,那你就更沒什麼擔心的必要了。”

“看樣子你現在倒是很信賴我們的陛下,”維多利亞似乎心中一下子想通了什麼,竟露出一絲微笑,“你說得有些道理,這是一件非常規的事情,我也該做點非常規的決定……瑪姬,我決定親自前往塔爾隆德一趟,去確認那位‘冒險家莫迪爾’的情況。據說現在他不能受到來自‘維爾德’這個姓氏的刺激,那想必也沒辦法前來凜冬堡,既然他不能過來,我就過去找他。”

……

塞西爾宮,鋪著藍色天鵝絨地毯的書房中,琥珀正站在高文的書桌對面,高文則在聽到她的彙報之後微微點了點頭。

“所以……你認為北方的紫羅蘭王國有很大的‘嫌疑’,”他抬起頭,看向眼前正露出認真神色的半精靈,“你懷疑當年莫迪爾·維爾德的最後一次冒險是去了紫羅蘭——並且在那裡遇到某種變故,導致他一直活到今天並且處於一種奇怪的‘失憶’狀態?”

“也不一定是一直活到今天,說不定他中間也經曆了和你差不多的‘沉睡’,是直到最近才因為某種原因又從棺材裡爬出來的——而他自己並不知道這一點,”琥珀一邊整理著思路一邊說道,“我現在就是有這方面的懷疑,還沒有任何證據。但你想想,當年莫迪爾的失蹤對安蘇而言可不是一件小事,王室和維爾德家族肯定已經發動了全部力量去尋找,哪怕他們找不到人,也該找到點線索才對——可所有的線索在指向北方之後就全都斷掉了……

“在如此力度的搜索之下,仍然能讓線索斷掉,除了塔爾隆德之外就只有那神秘的紫羅蘭王國了,塔爾隆德那邊基本上可以排除……”

高文聽著琥珀如此認真的分析,輕輕點了點頭:“此外,接下來還要看看那位‘冒險家莫迪爾’的具體情況。塔爾隆德那邊希望我們可以派出一位對莫迪爾足夠了解的人去進行接觸,恩雅也是如此建議的。說真的……我對那位‘冒險者’也挺好奇。”

“但你現在可走不開,”琥珀翻了個白眼,“不管是115號工程還是黑森林那邊的進度,或者是和提豐以及白銀帝國的幾個重要項目,哪一個你都要親自經手。”

高文想了想,也只能歎口氣:“唉……有點理解赫蒂每天的心情了。”

琥珀張嘴就來:“那你理解不了——她壓力太大還能給自己畫個煙熏妝來找你解悶呢,你上頭又沒個揭棺而起的老祖宗……哎我就是隨口一說!又沒說謊,你不帶打人的啊!”

高文瞪了這個嘴上仍舊沒個把門的萬物之恥一眼,隨手把剛剛拿起來的銀質印章扔回桌上——他也就是開個玩笑,肯定不會真的拿東西去砸這傢伙,倒也不是擔心真的把人砸傷,主要是東西扔出去之後再想要回來就麻煩了,這個暗影突擊鵝雖然身手不怎麼樣,但只要你扔出去砸她的東西價值超過半鎊,哪怕那玩意兒是用魔導炮打出去的她都能給你淩空無傷接下來並且迅速跑掉……這個過程連高文這個傳奇騎士都解釋不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陣嗡嗡聲突然從書桌旁不遠處的魔網終端中傳來,伴隨著投影水晶激活時的微光,高文也把注意力從琥珀身上轉移開來。

終端激活,水晶變亮,迅速清晰起來的全息投影中出現了赫蒂的身影,她一臉嚴肅地說道:“先祖,白銀女皇貝爾塞提婭及使團已經越過黑暗山脈,預計還有三十分鐘在開拓者廣場降落。”

“已經到了麼……”高文輕聲說道,隨之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先通知廣場那邊的迎接人員按照預定流程做好準備,我隨後就到。”

白銀帝國的使團來訪是很久以前便約定好的事情,高文對此早已做好安排,所以他此刻並無什麼意外,但聯想到這支使團的特殊性,還是讓他的表情稍稍變得嚴肅起來。

在即將抵達帝都的白銀使團中,重頭戲並非那位白銀女皇,而是數名有著“大德魯伊”和“古代聖賢”稱號的精靈,他們每一個的年齡……都足以讓壽命短暫的人類將其視作“活化石”來看待。

那些白銀精靈中為首的,是一位名叫“阿茲莫爾”的古代德魯伊神官,在三千年前的白星隕落事件發生之前,他曾經是地位僅次於白銀女皇的“神之侍者”,曾接受過自然之神親自降下的神恩洗禮,在貝爾塞提婭傳來的資料中,他是如今白銀帝國半數以上的“舊派秘教”共同承認的“聖賢”,不知多少隱秘教派在以他的名義活動。

那是這世界上最後一個還在虔誠信仰阿莫恩,並且在三千年前曾經接受過“神恩”的高階神官。

高文從書桌後站了起來,輕輕吸了口氣,向門外走去。

“阿莫恩殘留在凡世間的最後一個‘錨點’到了,”他沉聲說道,“我們去接一程吧。”

第一百八十章 永眠者的力量。第九百一十一章 反常第八百九十八章 遊記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七百六十二章 幻影小鎮第一千二百章 龍與罰單第四百一十一章 曆史前進之日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一千零三章 攪動第四十二章 營地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六百五十二章 破土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課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一百七十章 陰影中滋生第一百一十五章 旋轉的輪與軸承第三十七章 龍的消息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指向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八百五十四章 大項目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七百九十三章 汙染蔓延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百八十九章 賽琳娜·格爾分留下的影像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傳遞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沙塵的記憶第四十七章 水晶第七百六十五章 回歸第九章 焚燒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九百七十五章 非指向性爆發第九百二十二章 消失的神第六百一十五章 突圍與火力支援第一千零六章 碾骨器第七十二章 生命反應?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瑞貝卡的新思路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五百五十章 龍與大坑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二百零三章 魔潮帶來了什麼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七百四十二章 無形之物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歸者第三百九十一章 戰爭降臨之日第五百一十二章 偶遇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二百四十九章 離經叛道與信仰第八百零二章 故人已去第一百八十五章 助人魔王的理論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銀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八百八十七章 先兆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特殊的會面第二百八十章 溫暖人心第八百三十二章 來自南方的異鄉人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六百七十二章 兩個帝國第六百五十五章 陷阱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三百六十九章 塞西爾的準備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二百八十四章 萬物終亡的秘會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後的倖存者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第七百九十一章 瑪蒂爾達第四百零七章 黑暗第八百九十六章 學院裡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二百三十五章 門的異動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二百六十七章 文明的燈光第六百三十一章 神災
第一百八十章 永眠者的力量。第九百一十一章 反常第八百九十八章 遊記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七百六十二章 幻影小鎮第一千二百章 龍與罰單第四百一十一章 曆史前進之日第一百八十七章 海妖是什麼第一千零三章 攪動第四十二章 營地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又一股風向第二百三十二章 酒館女王琥珀第一百九十二章 魚,好大的魚第三百零五章 聯絡第六百五十二章 破土第五百零三章 紀念第七百零二章 歸家的狼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課第一百零一章 傻麅子又立功啦!第一百七十章 陰影中滋生第一百一十五章 旋轉的輪與軸承第三十七章 龍的消息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指向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八百五十四章 大項目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熟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一份考驗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來自洛倫的援助第七百九十三章 汙染蔓延第一千零二章 父女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五百零六章 瑞貝卡的狩獵第三百七十章 領地上的新運動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觸碰第一百八十九章 賽琳娜·格爾分留下的影像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傳遞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沙塵的記憶第四十七章 水晶第七百六十五章 回歸第九章 焚燒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勢的變化第六百五十四章 被安排明白的危機第四百九十六章 陽光普照盧安城第七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陷阱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九百七十五章 非指向性爆發第九百二十二章 消失的神第六百一十五章 突圍與火力支援第一千零六章 碾骨器第七十二章 生命反應?第八百四十章 新的使團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廢土暗流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瑞貝卡的新思路第九百七十八章 滑落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退休的龍神第六百四十八章 危機動蕩與局勢安排第五百五十章 龍與大坑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退休的神明們第二百零三章 魔潮帶來了什麼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七百四十二章 無形之物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歸者第三百九十一章 戰爭降臨之日第五百一十二章 偶遇第九百七十九章 傍晚第二百四十九章 離經叛道與信仰第八百零二章 故人已去第一百八十五章 助人魔王的理論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銀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八百八十七章 先兆第九百六十四章 上古神災與起航者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特殊的會面第二百八十章 溫暖人心第八百三十二章 來自南方的異鄉人第七百三十章 冬天第六百七十二章 兩個帝國第六百五十五章 陷阱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第八十二章 應對第三百六十九章 塞西爾的準備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過的路第二百八十四章 萬物終亡的秘會第三十五章 達成第二十五章 王都之旅2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後的倖存者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彌爾米娜的推測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絲馬跡第三百九十三章 設伏第七百九十一章 瑪蒂爾達第四百零七章 黑暗第八百九十六章 學院裡第八百四十九章 父女第二百三十五章 門的異動第四十八章 衛星警告第二百六十七章 文明的燈光第六百三十一章 神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