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過廢土上空

兩隻雛龍在吃飽喝足之後又繞著孵化間到處瘋跑了好幾圈,才終於消耗掉了她們過於旺盛的精力,在這個秋日的午後,一對百萬年來第一批在塔爾隆德之外的土地上誕生的姐妹相互簇擁著睡在了臨時的“小窩”裡,脖子搭著脖子,尾巴纏著尾巴,小小的利爪緊抓著描繪有細碎蘭花的毯子。

幾片蛋殼被她們壓在了翅膀和尾巴下面——這是她們給自己挑選的“枕頭”。顯然,龍族的幼崽和人類的幼崽在睡眠方面也沒多大差別,睡姿同樣的肆意奔放。

梅麗塔小心翼翼地在兩隻雛龍旁邊守著,伸出手去整理著被小傢伙們弄的一團糟的被褥和毛毯——這些人類使用的織物當然不是專為龍族準備,但顯然雛龍們對此也不會在意,只要能把這些軟和又保暖的東西堆成一個舒適的小窩,初生的幼崽就可以在裡面安然沉睡。

“有想過之後該怎麼安頓這兩個小傢伙麼?”高文在旁邊看著梅麗塔略顯生疏的動作,忍不住問道,“要讓她們留在這邊麼?”

“我想把她們帶回大使館,留在我和諾蕾塔身邊,”梅麗塔略做思考,輕輕搖頭說道,“既然認領了這枚龍蛋,我和諾蕾塔就應該負起責任,在孵化階段把蛋放在你這裡已經讓我很過意不去了——而且她們也需要跟在真正的龍族身邊學習成長該怎麼作為‘巨龍’,否則……”

藍龍小姐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表情有點古怪地看著高文笑了起來:“否則我總覺得她們留在你這兒會成長的奇奇怪怪的……”

高文一聽這個頓時就覺得有必要說兩句,然而話沒開口他腦海裡就浮現出了在走廊上拱來拱去的提爾,被赫蒂追著打的瑞貝卡,隔山差五就溜門撬鎖進來的琥珀,以及給恩雅澆水的貝蒂……頓時想要辯解的語言就在支氣管裡化為一聲長歎,只能捂著腦門側過臉:“……你說得對,我這兒環境好像確實不太適合未成年龍成長……”

自己身邊這些奇奇怪怪的傢伙實在太多了,兩個壓根沒世界觀的雛龍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天知道會跟著學多少稀奇古怪的東西,想想果然還是讓她們跟著梅麗塔回去比較保險……但話又說回來,高文也挺好奇自己身邊這些不太正常的傢伙是怎麼湊到一塊的,這怎麼回頭一看感覺自己跟疊buff似的收集了一堆……

梅麗塔忍著笑看著高文表情在那變來變去,最後才輕咳兩聲打破這份尷尬:“使館區離這裡並不遠,兩個小傢伙還是可以經常過來玩的——我想她們肯定也會留戀這間孵化間的氣息,以及……以及這裡的恩雅女士。”

一旁沉默許久的金色巨蛋中響起了輕聲淺笑,恩雅心情似乎十分愉快:“如果你想帶她們回去,那就等她們睡醒吧,雛龍有著比其他生物的幼崽都要強大的思維和理解能力,這也就意味著環境的突然變化會帶給她們更明確的緊張和困惑,所以不能在她們睡覺的時候改變環境,而應該讓她們意識到是自己的母親帶著她們從一個安全的地方到了另一個安全的地方……

“另外,記得把她們的蛋殼和現在這些被褥毛毯都帶上,這會給她們一些安全感的。

“到了新家之後記得多陪陪她們,如果可以的話,讓使館裡的其他龍族們都和雛龍打個招呼,讓雛龍意識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族群’中。但不要一次見到太多陌生的面孔,她們會困惑,甚至可能會導致難以分辨母親的氣息……”

恩雅頗有耐心地一條條教導著年輕的梅麗塔,後者一邊聽一邊很認真地點著頭,高文在旁邊靜靜地看著這一幕,心中冒出了一連串的既視感——直到這教導的過程告一段落,他才忍不住看向恩雅:“你之前不是還說你沒有實際照料雛龍的經驗麼……這怎麼現在感覺你這方面知識還挺豐富的?”

“我是沒有實際孵蛋的經驗——也不可能有這方面的經驗,”恩雅頗不在意地回道,“但我又沒說我理論知識不夠——古法孵蛋的年代我可是記得許多事情的!”

高文從這位昔日龍神的語氣中聽出了濃濃的得意和自豪,但他總覺得對方沒全說實話,畢竟哪怕她保留了一些上古時代的“眾神”記憶,那些從神明視角觀察凡人世界而來的“理論知識”也不至於詳細透徹到這種程度……這位昔日龍神趁著沒人的時候怕不是找誰補過課吧?

不過這種話他可不會當面說出口,考慮到也不是什麼大事,他只是微微笑了笑,便將目光重新放在了正相擁安眠的兩隻雛龍身上,他看到兩個小傢伙在被子裡拱了拱,又換了新的姿勢,一個問題突然出現在他腦中:“對了,梅麗塔,你想好給她們起什麼名字了麼?”

梅麗塔一聽這個表情頓時有點尷尬,略做思考之後搖了搖頭:“之前倒是跟諾蕾塔商量過一些,但那時候我們可沒想到領回來的蛋是雙黃的——現在要起名的雛龍從一個變成了兩個,我打算回去之後再跟諾蕾塔談談,之前備選的那些名字就廢棄掉吧……”

高文哦了一聲,緊跟著便看到兩隻雛龍又在睡夢中亂拱起來,其中一個小傢伙的脖子在自己的蛋殼枕頭附近拱了半天,然後突然張開嘴打了個可愛的飽嗝——一縷青煙從嘴角慢慢升騰。

高文前一刻還面帶微笑,看到那縷青煙才頓時臉色一變,扭頭看向梅麗塔:“我覺得討論別的之前咱們首先應該給這倆小傢伙身邊的易燃物品都附魔上火焰保護……”

……

送福利,去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塞西爾宮的書房中,手執白金權杖的維羅妮卡站在寬大的落地窗前,目光長久地望向庭院正門的方向,似乎正陷入思索中,直到開門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這位“聖女公主”才回過頭,看到高文的身影正走入房間。

“陛下,”維羅妮卡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微微點頭,“日安。”

“已經到傍晚了,”高文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看到漸漸下沉的夕陽掛在城市盡頭的建築群上方,巨日輝煌的冠冕在雲層中映出了微微扭曲的光幕,“抱歉,我在孵化間那邊多耽誤了一會。”

“沒關係,而且我並沒有等很久,”維羅妮卡微笑著說道,接著有些好奇地問了一句,“那位龍族大使將兩隻雛龍帶回去了麼?”

“是啊,雛龍還是應該跟自己的‘母親們’生活在一起——而且大使館中也有許多她們的同族,”高文點點頭,隨口說道,“恩雅倒是顯得有點捨不得……”

“人性麼……”維羅妮卡若有所思地輕聲說道,隨後搖了搖頭,“真沒想到,有朝一日竟真的會有巨龍的後裔在人類國度中孵化,有龍族使者常駐城中,來自天南地北的種族聚集在一個地方,裡面甚至包括來自深海的訪客……這曾經是剛鐸時代某些幻想題材的詩歌和戲劇中才會出現的場景,如今竟然實現了。”

“你剛才站在窗口思考的就是這個麼?”高文有些意外地問道,“我還以為你平常是不會感慨這種事情的……”

“我存活了很多年,所以才更需要保持自身的人格參數,失去對世界變化的感知和體悟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訊號,那是靈魂即將壞死的徵兆——但我猜您今日召我前來並不是為了討論這些事情的,”維羅妮卡微笑著說道,“貝蒂小姐說您有要事相商,但她似乎很忙碌,並未詳細說明有什麼事情。”

“……那她多半是忘了,”高文聳聳肩,緊接著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你的本體……如今是還在古剛鐸帝都的地下吧?在深藍之井的殘餘結構深處?”

維羅妮卡臉上的微笑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只是手中的白金權杖略微變化了一點角度,顯示出她對高文的問題有些驚訝:“您為何突然想起問這個?當然,我的‘本體’確實是在深藍之井的地下,我之前跟您提起過這件事……”

“那你能監控到深藍之井深處的魔力流動麼?”高文一臉嚴肅地問道,“我是說……在魔力湧源背後的那些結構,那些能夠貫穿整個星球的……”

“您是說深藍網道,”維羅妮卡臉上的表情終於稍稍有了變化,她的語氣認真起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恩雅發現一些不太好的兆頭,”高文沒怎麼猶豫便將自己在孵化間那裡得到的消息告訴了眼前這位“舊國公主”,“新生的雛龍身上有被純淨魔能侵蝕過的跡象,考慮到龍族特殊的魔力親和體質,她懷疑這是深藍網道中的魔力正在‘上漲’的前兆。兩百萬年前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貫穿整顆星球的魔力系統突然發生變化,這曾導致過長時間的極端氣候。”

“網道中的魔力發生上漲?!”維羅妮卡的眼睛睜大了一些,這位總是維持著淡然微笑的“忤逆者首領”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驚訝表情——這顯然超出了她以往的經驗和對深藍之井的認知。

“這聽上去確實有點匪夷所思——畢竟那可是貫穿我們腳下這顆星球的龐大系統的一部分,它與大地一樣古老且穩定,兩百年間也只發生過一次變化——頻率甚至比魔潮和神災還低,”高文搖了搖頭,“但恩雅的警告不得不聽,所以我想知道你這邊是否能提供一些幫助。”

“……過去幾百年來,我有半數以上的精力都放在研究那座魔力湧源上,其中也包括對魔力湧源深處的監控,”維羅妮卡立刻答道,“我沒發現什麼異常現象,至少在我目前能夠監控到的幾條‘脈流’中,魔力的流淌一如既往。”

高文皺了皺眉:“你的監控範圍還可以擴大一些麼?如果這真是某種大規模變動的前兆,那我們可能需要更多的數據才能確認情況……”

“很遺憾,我有心無力,”維羅妮卡搖頭打斷了高文,“那是剛鐸廢土——我在那邊只有有限的資源和能源,而且還要分出很多精力去對付避難所周圍不斷侵蝕過來的惡劣環境,維持現狀已經頗為艱難,並無餘力去監控更多的魔力脈流。”

“……我明白,抱歉,是我的要求有點過高了。”聽到維羅妮卡的答覆,高文立刻意識到了自己想法的不現實之處,隨後他眉頭微皺,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了附近牆壁上掛著的那副“已知世界地圖”。

他的視線在地圖上慢慢掃過,越過帝都,越過黑暗山脈,越過廣袤的黑森林和受到汙染的帶狀平原,最終落在了那一片灰濛濛的、因資料不足而幾乎沒有任何細節的廢土區域中。

維羅妮卡注意到了高文的視線,她也跟著望去,目光落在廢土的中心。

那是廢土中唯一存在“細節”的區域,是僅有的“已知”地帶,龐大的剛鐸爆炸坑如同一個醜陋的傷疤般靜伏在一片灰濛濛的汙染區中,爆炸坑的中心便是她如今真正的棲身之處。

這具名為“維羅妮卡”的軀殼只不過是一具在宏偉之牆外面行走的交互平台,比起這具身體所感受到的些微資訊,她更能感受到那舊日帝都上空呼嘯的寒風,汙濁的空氣,毒化的大地,以及在深藍之井中流淌的、如同“世界之血”般的純粹魔能。

“……我還能在廢土中堅持很久,但這個世界恐怕並不會給您留下太多時間,”她看向高文,輕聲說道,“我和我的鐵人兵團都在等著您的支援。”

……

黑暗山脈東南,黑森林尾部的延伸地帶,巨鷹的雙翼劃破長空,黃昏時西下的落日餘暉穿透了雲層,在這些體型龐大、英武不凡的生物身上灑下了燦爛的金輝,也讓下方的大地在傾斜的光線中更顯現出了層次分明的陰影和線條。

數十隻巨鷹排成隊列,帶有皇家標記的巨鷹佔了其中大多數。

在精靈社會中擁有最古老資曆的古代德魯伊首領阿茲莫爾坐在其中一隻巨鷹的背上,前後左右都是執行護航任務的“皇家鷹騎兵”,這些“護衛”飛在他附近,哪怕隔著空中的距離,老德魯伊也彷彿能感受到他們之間緊繃的氣場——這些護衛是如此緊張地關注著自己這個垂垂老矣的老頭子,甚至尤甚於關注隊伍中的女皇。

但阿茲莫爾只是笑了笑,便將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正在巨鷹羽翼下緩緩後退的大地上。

利用某些精巧的魔法道具,他施展出古老的秘術,將視野與巨鷹的眼睛同步,在那額外的視野中,他看到了廣袤綿延的黑森林,汙染異化的廢土,高聳的黑暗山脈,以及……

在黑森林和汙染區之間延伸的些許人造燈火。

第三百九十八章 卡邁爾的試驗場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五百三十章 離開的日子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倫騎士的遭遇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五百六十六章 戰錘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第二百三十七章 末日庇護所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二百九十七章 卡邁爾和桑提斯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文的道德第四百九十五章 怪物的終結第七百三十一章 難以研究的古代物品第三章 終於……能動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智能化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七百四十五章 龍與龍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帶娃”第二百一十三章 塞西爾領能賣什麼第1086章 閉環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三百八十八章 琥珀的身世之謎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雲起伏第一百七十四章 莉莉絲·康德的造訪第四十章 古老遺迹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八百零一章 遠海探索的記錄第六十九章 失敗的項目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指向廢土第五百九十三章 錯位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八百九十章 躺屍第八十五章 宏偉之牆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戰背包與模組化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的第一聲鐘響第五百四十六章 起源實驗室第一千一百章 最後一個環節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接下來的路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九十八章 聖光的信仰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成年禮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五百八十五章 藤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數學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後的倖存者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四百二十章 問與答第八百四十八章 相見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二百四十四章 年輕的狼將軍第一百零七章 詹妮·佩羅第六十七章 鋼鐵計劃,以及琥珀歸來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八百二十五章 送別與禮物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二百五十四章 貝蒂努力學習中第七百七十章 高文的思路第二百五十四章 貝蒂努力學習中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起旋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第九百七十一章 如影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三百三十四章 裂石堡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一千零六章 碾骨器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
第三百九十八章 卡邁爾的試驗場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驚奇第五百三十章 離開的日子第一百三十章 大難不死的子爵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倫騎士的遭遇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點第五百六十六章 戰錘第四百四十一章 火第二百三十七章 末日庇護所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誤入其中第九百九十章 後方第二百九十七章 卡邁爾和桑提斯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文的道德第四百九十五章 怪物的終結第七百三十一章 難以研究的古代物品第三章 終於……能動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智能化第二百六十五章 運轉起來的網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一句警告第七百三十三章 梅莉塔的答案第九十六章 姍姍來遲的一百人第七百四十五章 龍與龍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帶娃”第二百一十三章 塞西爾領能賣什麼第1086章 閉環第九百三十九章 前往塔爾隆德第六百三十二章 迅速惡化第三百八十八章 琥珀的身世之謎第八十六章 大膽的計劃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生死之間第三百六十一章 索爾德林的新任務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高文的緊迫感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雲集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雲起伏第一百七十四章 莉莉絲·康德的造訪第四十章 古老遺迹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八百零一章 遠海探索的記錄第六十九章 失敗的項目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指向廢土第五百九十三章 錯位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默契第八百九十章 躺屍第八十五章 宏偉之牆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戰背包與模組化第一百四十一章 邪教徒的身份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的第一聲鐘響第五百四十六章 起源實驗室第一千一百章 最後一個環節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接下來的路第十三章 暗影界第二百六十二章 通往真理第七百一十一章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第九十八章 聖光的信仰第二百五十一章 操練以及近戰兵器改進方案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成年禮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第四百七十三章 技術價值第一百二十章 外來的……第五百八十五章 藤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數學第一百三十七章 豌豆第二百零七章 高文家的晚餐時間第二百三十八章 最後的倖存者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第四百二十章 問與答第八百四十八章 相見第三百零四章 精靈監控站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領的客人第二百四十四章 年輕的狼將軍第一百零七章 詹妮·佩羅第六十七章 鋼鐵計劃,以及琥珀歸來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TM都聽到了啥?!第八百二十五章 送別與禮物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排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第二百五十四章 貝蒂努力學習中第七百七十章 高文的思路第二百五十四章 貝蒂努力學習中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審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起旋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靈陰影第六百二十二章 安全建議第二百八十二章 在邊境上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第九百七十一章 如影第四百八十四章 紮根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之中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冒險者之路第三百三十四章 裂石堡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第八百三十一章 未知帶來的困惑第二百五十二章 熔切劍與巡邏隊第一千零六章 碾骨器第六百七十七章 間幕,風不停第六百零九章 突圍與圍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