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節 焰

“哥…都是我不好…嗚嗚…如果不是我…嗚嗚…他也不會這樣…他爲了我…嗚嗚…該死的是我…嗚嗚…如果他死了我也不要活了”一頭扎進公孫楓的懷裡,訴說着。隨然大家都不明白到底公孫渺渺出了什麼事,但是人們都知道武締恆受了很嚴重的傷,肩上一顆子彈恐怕留在肩胛骨裡了,腿部和手臂的刀傷也同樣令人憤怒!是誰傷了他,上的如此之重。

“不行!這樣恆很辛苦!我們大家這樣擡着不行”丫頭勒令大家放下武締恆的身子,因爲就一個醫生的判斷,這幾處明傷並不是讓武締恆昏迷的真正原因。

“醫生呢?我們要不要趕緊去醫院,他這個樣子不行”歐陽姚姚已經不能冷靜下來,是自己!如果不是因爲自己,武締恆怎會受如此重的傷。

“你不知道丫頭是最好的醫生嗎?還沒有人死在丫頭的手裡放心”公孫慄告訴歐陽姚姚,讓她不必這樣自責。

“去拿木板,我們要把恆平放,否則就算救回來,還不如不救”短短一句話,大家都知道這次武締恆傷的嚴重性。

正當大家亂成一團,找木板的、準備手術室的、做清潔工作的,等等歐陽姚姚盯着眼前的個人,每次見到他自己周邊的氣溫都會降低幾度,

公孫浩運用自己御風的本領,讓武締恆慢慢漂浮到空中。我想沒有任何東西比風更輕、比風更柔。

手術室外大家簡單的瞭解武締恆和公孫渺渺的經歷,簡單來說武締恆爲了保護公孫渺渺安全撤離,又不能暴露了締組織的地點,所以才受了如此重的傷。

“你是誰?你可以御風,你還能幹什麼?”歐陽姚姚看着眼前的公孫浩,這是大家想知道的問題,雖然都知道公孫浩有這樣的能力,畢竟都沒有見過。

“哼!”公孫浩小心把武締恆送到手術室,並看了一眼歐陽姚姚的受傷的手臂,眼裡的神情有憐惜、冷漠、甚至還有一點期盼。期盼?

“期盼嗎?”歐陽姚姚喃喃自語“好想是自己看錯,期

盼嗎?是呀這是早晚的事。知道他恨自己,可是看到那種眼神自己還是隱隱作痛,自己要求的是太多了嗎?”

“不少!”一樣冷漠的表情、冰冷的言語,他出現以來從沒有給歐陽姚姚好臉色。

“能告訴我你是誰嗎?”歐陽姚姚心痛的無法呼吸,她時常看見這個人眼中的厭惡。

“你不配!”

“不配嗎”歐陽姚姚心痛到了極點,淚流不止,明知道他從來沒有喜歡過自己可是眼裡的厭惡,還是刺痛了歐陽姚姚的心。

“焰!歐陽焰”此時的焰氣死自己了,看是看到歐陽姚姚的眼淚,就不自覺的心軟,心軟要是讓那幾個傢伙知道非得笑死自己。

“焰!名字好好聽”能不能告訴我“歐陽明月、公孫浩、焰你們三個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 …”

“四個!哼”焰徹底被惹惱,冷冷的盯着歐陽姚姚像是要吃了誰的腦袋。

“你們說這個焰是不是想吃掉誰的腦袋。”公孫慄安排好武締恆的手術,突然冒出一句。

“是呀!我的腦袋不好吃”公孫楓附和着,果然是兄弟這個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真是不怕死。

最可笑的是兩個人擺出一副怕怕的樣子,一齊後退。真是不知道他們是怕還是不怕。

“別費力氣!他是不會理你們的。”斯蒂亞像是沒看見那個人陰沉的臉“你們是好歹公孫浩,還會跟我打架,偶爾還會回我幾句,這個呢?徹底不理人!親愛的的公孫浩你在哪”

“皮癢呀你,幾天不捱打就癢癢”周締清也來參上一腳“不過說實話這個人確實沒有咱們的公孫浩可愛”

焰瞪向周締清,像是在說“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買了,如果不介意可以幫忙處理你的舌頭”

“我舌頭是用來吃飯的”周締清趕忙捂住自己的口,算是領略到了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的至理名言。

“也是,他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話,沒讓人碰觸過” 範締晨突然尖叫“這就意味着… …”

“意味着歐陽姚姚在他的心中是與衆不同的” 陸締星接下自己兄弟的話,兄弟不是不是白當的,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可是這種特殊待遇還不如不要” 上官智宇也來替歐陽姚姚說話“我就不明白了,你和歐陽姚姚有仇嗎?”

“上官智宇你說什麼,我弟弟怎麼會跟我弟妹有仇”公孫慄可是不同意這個論點。

“對呀!要不我的侄子怎麼來”公孫楓一語中的,親兄弟之間的默契真是恐怖。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化解了焰和歐陽姚姚的尷尬氣氛。

“難道… …”歐陽姚姚大膽假設“他對我是不同的?起碼比陌生人要好一點”當然後面的言語是在自己心裡面,最遠的距離莫過於陌生人,起碼自己跟他不是陌生人。

“你爲什麼這樣討厭我”歐陽姚姚知道自己不能在這樣下去了,她要弄明白這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我是誰”

“公孫浩!”

“你確定我是公孫浩?我是焰!”

“你愛的是誰?歐陽明月、公孫浩還是… …,愛的是這個靈魂還是這身臭皮囊!”

“?”

“如果是這個靈魂,公孫浩、歐陽明月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靈魂,你到底愛哪一個?如果你愛的是這身臭皮囊,難道歐陽明月跟我一個樣子。”

“?”

“恩?回答我!”

被緊緊抓住的手臂已經青紫恐怕早已失去了知覺,此刻的焰渾身散發着駭人的氣息,眼裡那種愛意已經不復存在,剩下的只是殘佞。

春去秋來、朝誓幕臨、朝代更替唯有那愛情不變。看着眼前的焰、聽着那咄咄的逼迫,歐陽姚姚忘卻了手裡的疼痛,回想公孫浩眼裡的脆弱,回想歐陽明月不捨的神情,看着眼前這個對自己百般討厭,每次在最危險的時候救自己的這個冷酷的男人。歐陽姚姚無法回答他所提的問題了。

“是呀!自己到底愛的是什麼?”歐陽姚姚迷茫了… …

(本章完)

第八十節 心結第七十五節 真相2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七節 歐陽明月 前世戀人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二十四節 他們似乎認識?第三十七節 懷孕第八十六節 危機第六十五節 魔鬼第三十三節 歸來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五十四節 四種性格第四十七節 一瞬間的失憶第十九節 今生第二十五節 王見王 1第六十一節 陷阱,你進嗎?第二節天使出現第五十一節 最後的路程第二十七節 生死不明第四十五章 身體消失中1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二十二節 焰第二十四節 他們似乎認識?第二十節 締之當家:神秘天使第八十五節 情敵第三十四節 隱患1第二十二節 焰第八十五節 情敵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六十五節 魔鬼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三十五節 隱患2第二節天使出現第九節 愛他愛他第十四節 失蹤第七十五節 真相2第四十二節 惡作劇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七十三節 開竅第五十七節魔道第八十四節 天使寶貝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三十七節 懷孕第六十六節 驚駭第七十六節 死神來了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二節天使出現第四十八節 夢境第十一節 愛人第三十四節 隱患1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三十節 空的願望第八十三節 傾訴!第十九節 今生第八十節 心結第八十一節 吃醋第四十四節 同學聚會2第十五節 綁架第四十節 真相第二節天使出現第四十節 真相第二十二節 焰第六十二節 父子見面第十七節 歐陽明月 前世戀人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六十八節 魔鬼或天使第七十九節 預言第三十七節 懷孕第十四節 失蹤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八十六節 危機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六十八節 魔鬼或天使第五節 公孫一家人的小計謀第八十一節 吃醋第六十一節 陷阱,你進嗎?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五十一節 最後的路程第五十五節 小鬼第十八節 生死相隨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三十四節 隱患1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十節 結婚第十七節 歐陽明月 前世戀人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五十節 失憶中2第八十一節 吃醋
第八十節 心結第七十五節 真相2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七節 歐陽明月 前世戀人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二十四節 他們似乎認識?第三十七節 懷孕第八十六節 危機第六十五節 魔鬼第三十三節 歸來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五十四節 四種性格第四十七節 一瞬間的失憶第十九節 今生第二十五節 王見王 1第六十一節 陷阱,你進嗎?第二節天使出現第五十一節 最後的路程第二十七節 生死不明第四十五章 身體消失中1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二十二節 焰第二十四節 他們似乎認識?第二十節 締之當家:神秘天使第八十五節 情敵第三十四節 隱患1第二十二節 焰第八十五節 情敵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六十五節 魔鬼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三十五節 隱患2第二節天使出現第九節 愛他愛他第十四節 失蹤第七十五節 真相2第四十二節 惡作劇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七十三節 開竅第五十七節魔道第八十四節 天使寶貝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三十七節 懷孕第六十六節 驚駭第七十六節 死神來了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二節天使出現第四十八節 夢境第十一節 愛人第三十四節 隱患1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三十節 空的願望第八十三節 傾訴!第十九節 今生第八十節 心結第八十一節 吃醋第四十四節 同學聚會2第十五節 綁架第四十節 真相第二節天使出現第四十節 真相第二十二節 焰第六十二節 父子見面第十七節 歐陽明月 前世戀人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六十八節 魔鬼或天使第七十九節 預言第三十七節 懷孕第十四節 失蹤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八十六節 危機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八節公孫浩(風)第六十八節 魔鬼或天使第五節 公孫一家人的小計謀第八十一節 吃醋第六十一節 陷阱,你進嗎?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五十一節 最後的路程第五十五節 小鬼第十八節 生死相隨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三十四節 隱患1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十節 結婚第十七節 歐陽明月 前世戀人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五十節 失憶中2第八十一節 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