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 獵殺目標!?

幻術世界·風花雪月之中,雲巔龍正在懷疑龍生。

獨特的身體構造,讓它可以免疫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進攻。

什麼雷電、霜雪、沙土、包括雲霧本身,也很難對雲巔龍造成任何傷害。

甚至最讓雲霧生物懼怕的風系魂技,比如說雪境魂技·雪龍捲,雷騰魂技·雷刃風暴等等,這些足以攪碎任何雲霧生物的魂技,對雲巔龍的威脅性也非常小。

在雲巔龍那龐大的體型支撐之下,人類摻雜風屬性的魂技,只能席捲到雲巔龍的一部分身軀。

即便是你攪散了雲巔龍的巨大頭顱,只要你的風系魂技沒有囊括它的全身,雲巔龍就還能拼湊出來。

有一句話叫“形散意不散”,出乎意料的適合用來形容雲巔龍。

但是像云云犬、雪絨貓這樣的小傢伙,破碎出來的霧與雪就那麼一縷,人類魂武者的風系魂技隨隨便便就能把它們攪得魂飛魄散。

所以,體型巨大的雲巔龍很猖狂,也很放肆!

說真的,也不能怪人家雲巔龍這麼飄,但凡換做人類,能夠做到物理輸出幾近免疫、精神抗性高得令人髮指的話......

誰不飄?

自從雲巔龍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它就覺得自己生活在美夢裡。

因爲這裡的生物非常弱小!

要知道,在它之前的家鄉里,可是有着各種各樣的老大哥,雲巔龍只能屈尊當弟弟。

但是在這雲巔星球裡?

雲巔龍就是爸爸!

事實證明:先穿襪子再穿鞋,先當孫子後當爺!

苦盡甘來了家人們~

作爲“爸爸”,雲巔龍四處惹是生非、欺壓萬物衆生,生活可謂是有滋有味,也將自己暴躁殘虐的性子發揮到了極致。

而就在今天,在這個特殊的夜晚,它又碰到了家鄉的老大哥......

而且這羣老大哥還不按常理出牌!

“嘶......”陣陣爆炸的星辰中,傳來了雲巔龍的陣陣哀嚎聲,它被炸得四分五裂,真正做到了“形散意不散”!

不對勁兒呀!

即便是星龍羣再怎麼強,你也只能通過星辰爆炸所引起的星力氣浪來傷害我。

至於星辰本身,是無法對我構成實質傷害的啊?

還有,爲什麼你們撕咬我的身體,我會這般疼痛?

我踏馬哪有實體啊?

你們炸的、咬的到底是誰,爲什麼疼得卻是我......

雲巔龍顯然不知道,它早早就被榮陶陶拽進了風花雪月的世界裡。

而在這個世界中,一切物理輸出形式,統統都是精神層面上的進攻。

星龍不是真的在咬它,那是一種精神形式上的衝擊!

怪只怪那星龍吻得太逼真,讓霧龍把這虛情假意的世界當了真......

“嗚嗚~嗚~”在霧龍絕望痛苦的嗚咽聲中,一個身穿皮草大衣、頭戴純白皮毛帽的巨型俄熊貴婦,突兀出現在了它的面前。

達莉亞?

不,既然這裡是風花雪月的世界,那麼這個巨人顯然是“榮莉亞”。

送佛送到西嘛~

精神層面上的摧殘只是手段,而榮陶陶的目的,卻是要馴服這條暴躁的雲巔龍。

只見那俄熊貴婦擡起了右手,手邊,一隻星龍探頭探腦,湊上前來,一副很是乖巧的模樣,任由巨人撫摸它的腦袋。

“跟着我,是你唯一的活路。”說話間,巨人一手抓着星龍角向前一送。

“嗷嗚~”星龍張開了夜幕大口,對着那霧氣瀰漫的身軀又是一口,撕咬下來了一大塊雲霧。

“嗚~嗚嗚......”當雲巔龍發現自己連逃都逃不掉,身體被無形的能量束縛在空中之時,它徹底絕望了。

風花雪月,雖然是偏貶義,但起碼字面上看起來很美好。

而就是這樣一個魂技,在榮陶陶的手裡,變成了一個又一個敵人的夢魘。

此刻眼前發生的一幕,多虧只有榮陶陶自己看見,否則的話,樂子會很大!

因爲雲巔龍族縮成了一團,盤成了一坨雲霧粑粑。

而星龍羣爭相上前撕咬,很像是在...嗯,搶粑粑吃?

與此同時,現實世界中,夜空上。

達莉亞強忍着眩暈,只感覺自己剛剛被榮陶陶扶着停穩,便聽到了榮陶陶急切的聲音:“達莉亞,快控制它!快點快點!”

達莉亞:???

竟然這麼快!?

好一個雪境魂武者!

一次任務,榮陶陶將雪境魂武者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

不僅移動速度快,戰鬥速度更快!

兩人剛剛停穩,風花雪月就已經結束了。

對於達莉亞而言,一切都只是短短一瞬,但是對於雲巔龍而言,這卻是一段極其漫長的悲慘時光。

雲巔龍的身軀瑟瑟顫抖、頭腦渾噩,幾乎喪失了思考能力,眼神無比呆滯,只剩下了怔怔望着前方。

那巨大的龍眸看似視野很寬闊,實際上,雲巔龍的眼裡只剩下了一個人——達莉亞!

就是她,剛剛率領無盡的星龍羣,將自己折磨到體無完膚、痛不欲生。

思考能力異常低下的雲巔龍,只剩下了身體的本能反應。

對於達莉亞這個人,不論雲巔龍的大腦能不能反應過來,但潛意識裡已經畏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身體竟自然反應、向後退縮......

雲巔魂技·史詩級·攝魂迷光!

霎時間,達莉亞那湛藍色的眼眸中,閃爍出了唯美極光的色澤,藍綠紫三種色澤糾纏猶如緞帶,於她的左眼中向外絲絲瀰漫着。

好傢伙~真的是極光?

此時,榮陶陶的大腦也有些渾噩,視線稍稍有些模糊,又看到達莉亞眼中擴散出來的極光色彩,只覺得自己活在夢裡......

“嘶!”

“嘶......”陣陣嗚咽聲裡,夜空中盤繞糾纏的龐然大物,那瑟瑟發抖的身軀漸漸安穩了下來。

恐怖的龍吟聲也漸漸消散,這一方戰場上生靈無數,但卻萬籟俱寂,場面很是詭異。

無數維京人、俄熊部隊、以及其他戰場邊緣的觀戰者都在仰望着夜空,看着這幅攝人心魂的畫面,堪堪說不出話來!

猖狂不可一世的雲巔龍族,竟然就這麼安靜下來了?

那俄熊女人施展的是什麼精神系魂技?是新發現的雲巔魂技麼?

竟然能有如此功效?

“咕嘟。”布萊恩的喉結一陣蠕動,對於榮陶陶、高凌薇這兩個傳奇般的存在,維京兄妹是無比信任的,內心中更是尊敬有加。

但是......

衆人久久拿不下的雲巔龍,就在布萊恩答應榮陶陶出手、要求家丁們停下進攻之後的短短几秒鐘時間裡,一切就都結束了?

開什麼玩笑!?

“先生。”一旁,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過來,話語中滿是不可置信,“他們是?”

“啊,奧斯卡,你來了。”布萊恩一副呆呆的模樣,語氣突然又變成了少女口吻,“他是我們亞莉克希亞家族的好朋友,他是華夏榮,創造了好多雪境魂技的傳奇魂武者。”

“是那個偉大的魂武學者?”身傍雷騰至寶的家將奧斯卡,雖然話語中滿是驚歎,但他的注意力顯然不在榮陶陶身上,而是在達莉亞身上。

奧斯卡:“先生,我問的是那個女士,她一出手就把雲巔龍安撫了下來,這簡直不可思議。”

“不不不,奧斯卡,你沒有看明白戰場。”

布萊恩揹負着雙手,壯漢之軀的他,用少女仰望夜空的姿態,輕聲喃喃着:“那個女士並不比你強大多少,她能安撫雲巔龍族,是因爲學者榮的出手。”

奧斯卡:“可是我沒看到學者先生出手?”

布萊恩眼神迷離,輕聲自語:“是啊,奧斯卡,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都沒看到學者榮出手,這就是問題所在......”

維京兄妹爲什麼如此篤定,是榮陶陶決定了戰場走向?

當然是因爲榮陶陶剛纔承認自己擁有一枚精神系至寶!

也唯有精神系至寶,能夠對不可一世的雲巔龍造成沉痛打擊。

但是問題出現了!

根本就沒有人見到榮陶陶出手!

如果是生死摯友,維京兄妹很願意看到榮陶陶強到這種地步。然而雙方的關係並沒有好到這種程度,所以......

相比於爲榮陶陶感到開心,維京兄妹的內心中更多的是危機感,以及與榮陶陶、高凌薇進一步交好的意願。

同一時間,夜空中。

“成功了,淘淘,成功了。”達莉亞強壓着心頭的喜悅,聲音不疾不徐,一手捂住了自己那四散着奇異光澤眼睛。

雖然她的話語很平穩,但實際動作卻出賣了她心頭的喜悅。

卻是見達莉亞扭轉身體,一手捂着眼睛,一手環住了榮陶陶的身體,與他輕輕相擁。

“成功就好,成功就好。”榮陶陶臉上也露出了些許笑容,隨後,便感覺到一道視線籠罩了過來。

要知道,此刻有無數雙眼睛望着夜空,但榮陶陶卻不知怎麼,好像對某個人的視線非常敏感?

榮陶陶低頭望去,果不其然,是那帶着淡淡笑意的徐風華。

隨即,榮陶陶輕輕拍了拍達莉亞的背脊,小聲道:“你知道,達莉亞阿姨,我的媽媽會吃醋的。”

達莉亞:“......”

她終於鬆開了懷抱,笑看着榮陶陶:“不要胡言亂語,徐女士是令世人敬仰的魂武者。”

榮陶陶聳了聳肩膀,帶着達莉亞緩緩落地:“對了,達莉亞阿姨,你的額頭魂珠是什麼?

這條雲巔龍的精神抗性非常高,現在遭受到了我的強力打擊,它也許暫時被你控制住了,日後,我怕會出亂子。”

在人類無法修行精神力的前提下,額頭魂槽、眼部魂槽的精神系魂珠,是增加人類精神力的不二法寶。

但是精神系魂珠之間也是有區別的。

比如說幻術類魂珠,大概率主輸出。

精神屏障類魂珠,那就是主防禦的。

相比較之下,心靈交流類的魂珠,雖然在輸出與防禦方面都有所欠缺,但是在提供給人類精神力這一層面上,這類魂珠供給的精神量是最大的。

聞言,達莉亞的面色卻是稍顯難看:“我的額頭魂珠是大雲龍雀魂珠。”

榮陶陶:“好,趁我在,可以爲你保駕護航,你最好把額頭魂珠替換成...啊?大雲龍雀?”

榮陶陶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想着如何幫助達莉亞提高精神量級,說着說着,他這才反應過來。

大雲龍雀!?

大雲龍雀可是稀有魂獸,哪怕是現在雲巔星球環境異常,人們視野開闊,大雲龍雀也絕對不是地攤貨。

再看看此刻達莉亞那稍顯僵硬的面龐,一時間,榮陶陶的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妙的預感。

達莉亞輕輕點頭:“是的,就是你幫我收服的那隻大雲龍雀,我曾經的魂寵。”

榮陶陶傻傻的張大了嘴巴,道:“這......”

一時間,他心中念頭急轉,差點就把心中的疑惑問出口。

有些時候,隔着一層窗戶紙還是有必要的。

達莉亞是個溫柔知性的阿姨,但同樣,她也是曼烈族長。

如果是楊春熙的魂寵死了,那必然是在戰鬥中不小心死亡的,沒有任何懷疑的必要。

但是達莉亞不同!

在自身性格與家族身份這兩條脈絡上,達莉亞做出任何決策,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也許是大雲龍雀出了意外,也許是達莉亞故意讓大雲龍雀出了意外。

看着榮陶陶欲言又止,達莉亞也知道男孩的心中在猜測什麼,急忙開口解釋道:“一切都發生在20天前。

雲巔星球視野開闊,我帶着族人們抓住這難得的機會,一起搜尋雲巔魂獸。

在執行任務的途中,我們遭遇了一隻強大的魂武者團隊,我能感覺到,他們就是奔着我來的,而且奔着我的雲朵至寶來的。

嗯...等我回去再跟你解釋。”

達莉亞的話語一停,轉身對着來人點頭示意:“徐魂將。”

榮陶陶心中掀起了軒然大波,對達莉亞的迴應將信將疑。

假如達莉亞說的都是真的,那麼擁有至寶的她,現在是某個小隊的獵殺目標?

出大問題!

如果對方連曼烈族長都敢狩獵,那麼這支團隊得強到什麼地步?

對方的實力顯然已經得到了印證,甚至連大雲龍雀都在那次戰爭中隕落了。

榮陶陶不得不這樣思考,因爲他擁有很多至寶!

也就是說,榮陶陶,也是對方潛在的獵殺目標之一!

...

求些月票!

663 她的掌心059 大夏龍雀259 餃子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717 吉祥物?說點心裡話295 幸179 你們找對人了!502 超一流!715 不信邪?636 不死?650 美哉!299 成長044 初學魂技409 想156 能打?022 故事771 你們的故事136 真好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662 頓悟563 關外之巔500 上一課002 美542 追着極光跑635 詭異至寶!682 祖宗288 舞臺中央804 歸194 神技!304 漫天花雨062 機會?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695 刀甲雙星!(求訂閱!)039 云云犬?261 大賽伊始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204 筆芯557 榮耀的榮814 一隻云云犬196 狠人薇032 站起來了!570 執念369 年少的夢166 尊重!尊重!781 喜448 山巔拾月桂134 殺!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453 浪香蕉183 初懟這世界358 不死不休!(求訂閱,求月票!)674 我們回家!372 大醋罈子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683 刀下生,刀下死!(求訂閱)029 昨日重現055 李桃梨656 危!468 《優雅》687 彼此成全695 刀甲雙星!(求訂閱!)552 戰火762 榮美人742 我要贏!515 新魂寵!?301 進階魂尉!?830 大抱枕的野望028 代價639 營地裡的白霧206 體面549 新魂技!745 浩劫與恩典441 殺人誅心!344 香脆小酥魚267 關外之巔?333 鬆魂十小魂134 殺!082 悶聲699 南魂將的世外桃源360 亡魂輓歌674 我們回家!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694 罡星·神格246 深仇大恨497 夜了,回吧427 恐怖雲巔324 生死一刻!246 深仇大恨761 動盪前夜823 悶聲503 大佬的世界617 未知魂獸?175 豬027 雪中少年725 神?706 炸裂輸出!187 是我應得的!503 大佬的世界712 滾燙的心·將死之人
663 她的掌心059 大夏龍雀259 餃子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717 吉祥物?說點心裡話295 幸179 你們找對人了!502 超一流!715 不信邪?636 不死?650 美哉!299 成長044 初學魂技409 想156 能打?022 故事771 你們的故事136 真好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662 頓悟563 關外之巔500 上一課002 美542 追着極光跑635 詭異至寶!682 祖宗288 舞臺中央804 歸194 神技!304 漫天花雨062 機會?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695 刀甲雙星!(求訂閱!)039 云云犬?261 大賽伊始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204 筆芯557 榮耀的榮814 一隻云云犬196 狠人薇032 站起來了!570 執念369 年少的夢166 尊重!尊重!781 喜448 山巔拾月桂134 殺!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453 浪香蕉183 初懟這世界358 不死不休!(求訂閱,求月票!)674 我們回家!372 大醋罈子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683 刀下生,刀下死!(求訂閱)029 昨日重現055 李桃梨656 危!468 《優雅》687 彼此成全695 刀甲雙星!(求訂閱!)552 戰火762 榮美人742 我要贏!515 新魂寵!?301 進階魂尉!?830 大抱枕的野望028 代價639 營地裡的白霧206 體面549 新魂技!745 浩劫與恩典441 殺人誅心!344 香脆小酥魚267 關外之巔?333 鬆魂十小魂134 殺!082 悶聲699 南魂將的世外桃源360 亡魂輓歌674 我們回家!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694 罡星·神格246 深仇大恨497 夜了,回吧427 恐怖雲巔324 生死一刻!246 深仇大恨761 動盪前夜823 悶聲503 大佬的世界617 未知魂獸?175 豬027 雪中少年725 神?706 炸裂輸出!187 是我應得的!503 大佬的世界712 滾燙的心·將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