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母愛如海...嘯山崩

“叮”的一聲脆響!

青山軍大院中,兩個執戟戰鬥的人也稍有停滯。

徐風華單手執戟,那方天戟側面的月牙刃,就懸在榮陶陶頭頂上方,抵着小傢伙極力攔截過來的戟杆,緩緩下壓。

而在她對面,氣喘吁吁的榮陶陶雙手執戟,努力向上撐着。

很難想象,榮陶陶到底有多麼吃力,大汗淋漓的他,胸口劇烈的起伏着,口中卻還嘟嘟囔囔着:“哈?技術支持?”

後方不遠處,是遠離戰圈、規規矩矩站着的甘琳。

當然了,再怎麼遠離戰圈,她也身處青山軍大院中,依舊逃脫不了魂將大人的氣勢壓迫。

每每母子倆戰鬥之時,整個青山軍建築範圍內,氣息都是一片凝重,讓人呼吸都困難。

相比較之下,身處戰圈內的榮陶陶卻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這也是徐風華爲什麼對他比較滿意的原因之一。

只見甘琳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小聲說着:“是的,俄方的意思是需要你的技術支持。

俄方並不需要我們雪燃軍出動獵龍小隊,也不需要我們動用其他兵馬。

他們只想要你的經驗與指點,幫助他們解決這次危機。”

榮陶陶:???

他抵抗着徐風華的長戟下壓,不單單是在反抗命運的摧殘,更被激起了心中反抗壓迫的激烈情緒。

一句話,自他口中懟了出來:“求人幫忙還那麼多臭毛病?慣的他們啊?”

顯然,榮陶陶已經經過足足半個月的毒打,算是歷練出來了些許。

要是放在被毒打的第一天,無論榮陶陶聽到任何消息,精神恍惚的他,怕是都很難有任何反應。

此刻的榮陶陶有多麼狼狽,他的對手就有多麼淡然。

相比於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的榮陶陶來說,徐風華像是連一滴汗都沒出。

那一副輕描淡寫、遊刃有餘的高手姿態,也在不斷的敲打着榮陶陶的內心。

只見徐風華薄脣輕啓,口中吐出了兩個字:“情緒。”

“情什麼緒啊?”榮陶陶咧了咧嘴,忿忿不平,“俄熊自己無能,解決不了事情,但還不想讓別人搶了功勞,想得倒是挺美。

技術支持?

讓我一個人累死累活,給他們去打白工啊?”

“咚”的一聲悶響!

隨着徐風華手中的方天戟下壓,榮陶陶只感覺虎口一震,灌滿了鬥星氣的手臂更是痠麻不已。

連帶着,他左腿一軟,半跪在了雪地裡,膝蓋跪碎了下方凝實的雪地,雪塊上蔓延出了道道碎裂的紋路。

辦公樓的三樓窗口前,高凌薇不由得心中一緊。

要說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她也願意相信徐風華手下有譜,但這畢竟是真刀真槍的切磋,刀槍無眼。

這一刻,高凌薇才知曉夭蓮花瓣的真正用途。

就應該把駐守第一旋渦-柏歲寒城的夭蓮陶召回來,讓夭蓮之軀與徐風華切磋,如此一來,即便榮陶陶被殺了也不心疼......

院裡的榮陶陶也真是個犟種,跪都跪下了,嘴上卻依舊不服軟。

“不就是這麼回事兒嘛!俄熊想擁有自己的護國神龍,不願意讓我們出兵插手,但卻又跑來點名要我單獨支援、指點?

這是真不把我的命當命啊!

沒有星星龍、沒有大薇,沒有一羣教師和隊長齊心協力,我交代在雲巔旋渦裡怎麼辦?”

話說回來,榮陶陶也必須是個犟種。

否則的話,早在與徐風華切磋比試的第一天,他就已經低頭屈服了,不可能有後面爲期半個月的教學課程。

徐風華的課,自然不是常規基礎課,而是充滿了壓迫的頂尖教學課程,看得旁觀者都膽戰心驚!

那鋒利的戟尖、明晃晃的月牙刃都透露着無盡危險的氣息,像是隨時可能了結戟下小傢伙的性命。

這種無限趨近於真實戰場的大師課,還真不是一般人能上得了的。

這半個月以來,榮陶陶還能活下來,多虧了幸運女神的眷顧,也要感謝輝蓮的無私奉獻!

雖說練武之人,跌打損傷是常事,但在徐風華的課程裡,榮陶陶皮開肉綻、傷痕累累是常事,這就很不尋常了。

就在兩天前,當榮陶陶被徐風華一戟劈飛,他胸膛撕裂處那觸目驚心的傷口,看得高凌薇徹底愣在了當場......

高凌薇甚至覺得,輝蓮都沒能跟上徐風華的節奏!

輝蓮一會兒幫榮陶陶包紮左臂、一會兒幫榮陶陶包紮右腿,忙得團團轉。

直至這最爲致命的一擊,榮陶陶胸膛的鮮血噴灑了一路、重重跌落在地,輝蓮才放棄了身體各處傷口,集中出現在榮陶陶的胸膛處......

這到底是親媽還是後媽?

高凌薇都想送徐風華一條腰帶了,雖然陶陶屁股會疼,但最起碼咱安全啊!

總這麼下去,這誰能扛得住?

榮陶陶於兩天前的那次受傷,對於旁人而言,的確是一次比較重大的事故。

但是對於徐風華而言,她心中有數。

對於教育自家兒子,徐風華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

但是在那天,當徐風華返回三樓辦公室,高凌薇親自給她看茶的時候,徐風華難得的解釋了一句:

“他引以爲傲的技藝,在一部分魂武者面前破綻百出,觀念與態度上的轉變是必須的。

在我的手裡傷過、疼過,總比他在外人手裡吃虧得好。”

對於徐風華的話語,高凌薇輕輕點頭,心中卻不置可否。

女孩始終認爲,榮陶陶的方天畫戟技藝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他有資格驕傲。

只不過,徐風華這樣的存在,在身體素質上與魂力氣息上的絕對碾壓,致使榮陶陶無法做出像樣的反抗。

當然,這也正是徐風華想要讓榮陶陶明確的道理。

不管你的武藝再怎麼強,也要保證你身爲一名魂武者的敬畏之心!

低估敵人、高估自己,自身技藝天下無敵的這種錯覺,早晚會要了你的性命。

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形勢所迫下,你真覺得拎着方天畫戟可以與某類人拼上一拼的話......

那麼最終的結果,我已經提前告訴你了。

身爲家長,徐風華的顧慮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榮陶陶太年輕了,成長的速度又太快,你說他心中沒有傲氣,那一定是不可能的。

但其實...榮陶陶挺謙卑的。

因爲關於魂將的頂尖課程,榮陶陶之前就上過。

事實證明,徐風華顧慮的一切並非是杞人憂天,她擔心的結果,已經發生了很多次了。

關於死亡,榮陶陶的確經歷了數次。

其中一次,便是在星野旋渦裡,那時,他的對手的名爲“女刀鬼”。

從女刀鬼出現,到殺死榮陶陶,僅僅用了兩招。

所以,有些道理榮陶陶是明白的。

家庭未能用教鞭抽在榮陶陶的身上,但是社會已經拿着真刀真槍、統統在榮陶陶身上捅過了......

雖然母親的教鞭來得晚了一些,但是榮陶陶並不會跟她說。

無論徐風華的手段是溫柔還是狠辣,那都是她表達愛的方式。是爲了教導榮陶陶成長,讓他在魂武世界一直這樣屹立下去。

榮陶陶清楚的知曉這一點,而他已經錯過了足足19年了,不想再錯過任何了。

對於徐風華給予他的一切,榮陶陶照單全收。

榮陶陶可以把對她的委屈埋在心底,但是對俄熊?

奶腿的,老子是能受委屈的人嘛?

榮陶陶越想越氣,半跪姿勢的他,還有一腳踩在地上,他極力擡起腳尖,向下一踏,直接就是一發星野魂技·踏星裂!

“呯~”

“晉級!星野魂技·踏星裂,大師級!”

榮陶陶:“......”

原來你是這麼晉級的,就不能好好擡起腳往地上踏,非得極限操作,用半個腳掌踩?

那晉級殿堂級·踏星裂的姿勢我也學會了呀,不用腳掌,直接用腳尖碾地唄?

濃郁的氣浪翻騰開來,逼迫徐風華後退的同時,榮陶陶也順勢向後方躍去。

在雪境中晉級星野魂技,榮陶陶的確是足夠露臉了......

而徐風華依舊秉承着教學原則,讓榮陶陶清楚的知曉,不是每一發踏星裂都能逼退敵人的。

她的存在,就是要顛覆榮陶陶的常規認知!

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要按照規則行事、按照你的意願行事!

榮陶陶真的認爲徐風華會被震退,而在層層氣浪與雪霧之中,馭雪之界的感知內,一道人影竟不退反進?

徐風華仿似化身爲戟、披荊斬棘,硬生生開闢出了一條道路,頂級雪之舞的速度之下,那身影快得近乎於瞬息移動......

榮陶陶感知到了,但他沒有能力反應過來。

別說面對徐風華了,就是面對當年的女刀鬼,榮陶陶也沒有能力反抗。

最終,他不過是靠着當演員、求輝蓮,那小黑手才能摸上人家女刀鬼的身子,這才堪堪留下一條性命。

區別於之前,這次徐風華並沒有亮戟。

也許是因爲榮陶陶來了任務,她沒再下死手。

當榮陶陶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徐風華抓着衣領、拎在手裡,並緩緩的放在了地上。

這一課,對於榮陶陶而言是結結實實的!

關於百試百靈的魂技·踏星裂,榮陶陶又有了嶄新的認知。

說真的,哪怕是這半個月的課程只教會了榮陶陶這一點,也值得了!

徐風華屈起手指,輕輕敲了敲榮陶陶的額頭:“態度。”

“啊...啊!”榮陶陶傻傻的點了點頭,一副不是很聰明的樣子,“你咋...咋不捅我?”

徐風華:“......”

她曾認爲,疼痛會讓榮陶陶的記憶更加深刻。

現在看來,不下死手,反而效果更佳?

嗯...倒也是這麼個理兒。

一向都是疼痛收尾,唯有一次被輕輕敲了個腦瓜崩,當然是更好的記憶點。

徐風華稍稍歪頭,示意了一下一旁的甘琳。

“啊!”榮陶陶轉頭望去,稍稍磕巴了一下,“你聽到了,我媽說,態度!”

在甘琳的注視下,榮陶陶大手一揮,態度堅決:“我不去!愛誰去誰去!”

甘琳:“......”

徐風華:“......”

這是你去不去的事情嗎?這是上級命令!

用商量的口吻是因爲給你面子,你還真以爲有商量的餘地吶?

“淘淘。”徐風華再次擡起手。

已經反應過來的榮陶陶,一手護臉、一手遮下身要害,急忙向後竄去。

那半吊子技藝·徒手格鬥,讓他並不能做出什麼像樣的防禦姿勢來。

哪成想,徐風華只是撩了撩被氣浪攪亂的長髮,輕聲道:“不讓去部隊,但起碼也要有個別人陪同,我陪你去。”

“哦。”榮陶陶癟着嘴,不是很開心。

給雪燃軍當刀使,榮陶陶心甘情願,這是自家人自家事,也是榮陶陶職責所在。

但是給俄熊送嫁衣?

堂堂榮百萬的外號是亂叫的?從來都是我往回掏,哪有往外送的道理?

要知道,雲巔旋渦可不僅僅是俄熊擁有,北極圈範圍內,雲巔旋渦並不少。

而在這個世界上,共計8個國家的國土涉及北極圈範圍。

晶龍羣不過是從俄熊的北地羣島·雲巔旋渦進去的,但是雲巔星球唯有一個,其旋渦缺口都是互通的。

現在,可不只是俄熊的雲巔旋渦往外冒着點點霜雪,例如楓葉、山姆、冰國、維京帝國等國度的雲巔旋渦,也在向外涌動着寒流,冒着點點寒霜。

所以,無論俄熊是不是最大的利益獲得者,他們的確有資格得寸進尺,既想留下自己的晶龍,又想白嫖榮陶陶來打白工。

我TM前腳百萬土地剛還回去,你後腳就把雪境的病給治好了?

不說別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就足夠:海山城!

那海山城的地理位置重要到什麼程度?

遠東第一港是白叫的?

它輻射出來的巨大圈子、所能給世界經濟活動軌跡帶來的改變,絕對稱得上是格局變動!

所謂的遠東第一港口,在雪境旋渦的狂轟濫炸之下,早就已經接近停擺,大地貧瘠、一片荒蕪。

關於憋屈,俄熊的確是有話說的......

...

求些票票~

189 勝負?209 蔑視649 人間悲喜162 魂將之後366 會哭的孩子有...493 一碗肉絲麪080 鬆魂四禮·茶!096 解藥502 超一流!354 恭喜發財616 背刺天堂!579 好漢在嘴577 崛起之始016 陸芒204 筆芯698 棉花糖與沮喪少女760 蓮花的秘密?506 馭心控魂?424 淘淘的快樂484 斯聖人820 操作起來了!(求訂閱!)207 涵養727 靈性439 天雷地火301 進階魂尉!?說點心裡話491 獄蓮!罪蓮!(求訂閱!)153 滿載而歸471 迷茫陽759 滲透343 她123 斯小竈656 危!605 榮陶陶之死101 私人訂製238 不服!532 平事桃?544 來!正面殺我!037 白雲蒼狗778 做個人吧222 一步之遙326 不夠477 神秘花瓣277 像她那樣的人726 恍如昨736 獄蓮?儲物空間?504 屍鬼領袖!650 美哉!663 她的掌心250 別說話700 不太疼425 八分之一673 旋渦史119 甜蜜的負擔125 風雪709 老兵111 鬆魂四季·秋812 魂寵野望!093 重點151 前程040 事故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210 奉先?045 旁聽模特324 生死一刻!823 悶聲169 做個人?343 她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769 新神!(求訂閱!)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321 鬆雪無言824 將在外!036 晉4星!167 乾飯王063 鬆魂一品309 真正的刺殺!538 髒165 試試!?030 焦騰達670 一波肥605 榮陶陶之死791 收場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783 鬆魂頂級畢業生451 一枚硬幣112 神寵!066 霜冷荊棘310 有些人...557 榮耀的榮716 雪獄山谷·雪行僧304 漫天花雨465 花人!花人!587 親親吶?(求訂閱!)084 幸福生活?823 悶聲515 新魂寵!?730 錯363 關外第一魂將!722 貓擼人
189 勝負?209 蔑視649 人間悲喜162 魂將之後366 會哭的孩子有...493 一碗肉絲麪080 鬆魂四禮·茶!096 解藥502 超一流!354 恭喜發財616 背刺天堂!579 好漢在嘴577 崛起之始016 陸芒204 筆芯698 棉花糖與沮喪少女760 蓮花的秘密?506 馭心控魂?424 淘淘的快樂484 斯聖人820 操作起來了!(求訂閱!)207 涵養727 靈性439 天雷地火301 進階魂尉!?說點心裡話491 獄蓮!罪蓮!(求訂閱!)153 滿載而歸471 迷茫陽759 滲透343 她123 斯小竈656 危!605 榮陶陶之死101 私人訂製238 不服!532 平事桃?544 來!正面殺我!037 白雲蒼狗778 做個人吧222 一步之遙326 不夠477 神秘花瓣277 像她那樣的人726 恍如昨736 獄蓮?儲物空間?504 屍鬼領袖!650 美哉!663 她的掌心250 別說話700 不太疼425 八分之一673 旋渦史119 甜蜜的負擔125 風雪709 老兵111 鬆魂四季·秋812 魂寵野望!093 重點151 前程040 事故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210 奉先?045 旁聽模特324 生死一刻!823 悶聲169 做個人?343 她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769 新神!(求訂閱!)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321 鬆雪無言824 將在外!036 晉4星!167 乾飯王063 鬆魂一品309 真正的刺殺!538 髒165 試試!?030 焦騰達670 一波肥605 榮陶陶之死791 收場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783 鬆魂頂級畢業生451 一枚硬幣112 神寵!066 霜冷荊棘310 有些人...557 榮耀的榮716 雪獄山谷·雪行僧304 漫天花雨465 花人!花人!587 親親吶?(求訂閱!)084 幸福生活?823 悶聲515 新魂寵!?730 錯363 關外第一魂將!722 貓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