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5 屠龍大計!

“撤了撤了。”榮陶陶三步兩步來到徐太平的身旁,一把撈住了小蘋果的腰,大步就往南跑。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則,榮陶陶左手將徐太平撈在腰間,右手還抓向了霜美人的胳膊。

在外人眼中看來,這可是個忠心耿耿的真死士!

正可謂奉命於危難之間,爲主人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雖然太平、盛世的近衛兵團從未見過這個瘦小的族人,但並不妨礙近衛兵對這個小傢伙的喜愛。

而讓榮陶陶沒想到的是,他抓向霜美人·盛世胳膊的手掌,卻是在半路被霜美人·盛世給抓住了。

突然間就從單方面解救,變成了雙向奔赴?

徐太平:???

自從見到霜美人·盛世的那一刻起,這位高冷的奴隸主就不屑於觸碰任何骯髒的奴隸,你這......

什麼情況?

期待着一個幸運和一個衝擊...預備,唱?

事實證明,只要氣質到位,哪怕是落荒而逃,也能跑出一副唯美的畫卷。

混亂一片的戰場上,霜美人的長髮與雪色的裙襬輕盈飄蕩着,屬於是旋渦在逃公主了。

三人組一路踩踏着廢墟與屍堆,加入了那如潮水般退去的士兵大軍之中。

不出意外的,在撤軍陣營中,三人組成爲了“最靚的崽兒”!

“你!叫什麼名字?”霜美人·盛世抓着瘦小霜死士的手,任由他牽着自己逃亡,在後方天葬雪隕的陣陣轟鳴聲中,卻不忘記詢問榮陶陶的來歷。

聽到奴隸主的詢問,榮陶陶忍不住咧了咧嘴。

好傢伙~

夫妻般的默契?

要不說你跟太平是一對兒呢,問的問題都一模一樣。

既然我是小蘋果的爹,那我應該算是你的......

榮陶陶開口就是一句:“你可以叫我岳父。”

徐太平:???

早早掌控魂獸大軍、氣量與休養十足的徐太平,遇到榮陶陶這種貨,就像是遇到了剋星似的。

三言兩語之間,就能把人氣得渾身顫抖!

徐太平鼻子差點氣歪了,怒聲喝道:“那是公公!那能是岳父嗎?”

榮陶陶面色怪異,低頭看着腰間撈着的蝦米:“哦,也行。”

徐太平:“......”

擦!中了奸人詭計了!

好爲人師不可取啊!這課上的,把自己上小了一輩兒......

“嘶......”後方,龍吟聲再次響起,似乎對大戲落幕很不開心。

榮陶陶一邊疾馳,一邊詢問道:“怎麼回事?龍族跟帝國聯合起來了?那你們是怎麼殺進帝國的?”

“哼!”徐太平一聲冷哼,“龍族從未真正出手。

帝王·雪行僧算是給自己留了一手,不錯的一步棋,還真讓他苟延殘喘活下來了。”

霜美人·盛世看着兩人之間的交流,感受着雙方的態度,也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兒。

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年輕霜死士,竟然敢這麼跟主人對話?

而且,這傢伙對戰場情況也是一無所知,難道不是自己兵團中的人?

這是自家小蘋果留下的暗線麼?

只有在情況危急的時刻,纔會出手相救?

別怪霜美人盛世如此猜測,以徐太平的智慧與心計,的確是能做出這種事兒的。

榮陶陶:“你們攻陷了帝國,已經成功了99%了,但帝王卻被雪境龍族庇護在蓮花下,你打算怎麼辦?”

徐太平:“召集城中兵馬撤離。

沒有戰鬥來取悅龍族,那帝王·雪行僧就失去了價值,不需要我們強攻進去,雪境龍族會把雪行僧趕出來的。”

榮陶陶眼前一亮,紅芒大盛。

不愧是小蘋果,臨危不亂、頭腦清晰!

正常來說,蓮花之下是龍族的棲息地,是萬物生靈不能涉足的禁區。

而龍族之所以不理會貿然闖入的雪行僧,大概率就是要看戲。

現在大戲落幕,雪行僧還有什麼資格待在禁區中?

可能都不需要徐太平親自動手,龍族就會親自把雪行僧給殺死。

榮陶陶雖然心中讚歎,但嘴上卻是嘟嘟囔囔着:“龍族拉偏架、致使你們功虧一簣,你就這麼忍了?”

“功虧一簣?”徐太平驚了,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霜死士,“我們已經贏了,雪行僧不過是在垂死掙扎,活不了多久了。”

“這不是重點!”榮陶陶打斷了徐太平,“我就問問你,龍族這麼拉偏架,硬生生遏制住了你們大獲全勝的勢頭,你就這麼忍了?”

徐太平氣得差點扇榮陶陶一巴掌:“你想幹什麼?讓我們找龍族拼命?你是怕我死的不夠快?”

榮陶陶話語幽幽:“所以,你就忍了唄?”

徐太平:“你......”

下一刻,夏方然靈魂附體,陰陽桃兒再度上線:“呵~不愧是一方統領呢,好氣量哦?”

驀的,身側傳來了霜美人·盛世的盈盈笑聲:“怎麼,小朋友,你有不同的想法?”

榮陶陶:“堂堂一米八魂獸,自當頂天立地!

管他是龍是蟲,只要敢攔在我面前,必須吃我一刀!

我反正是受不了這窩囊氣~”

霜美人盛世睜大了一雙美目,怔怔的看着霜死士,雖然這小傢伙解救主人的行爲很英勇,但似乎腦子不太好使?

徐太平爲什麼要在暗地裡培養這種霜死士?

因爲這小傢伙天賦絕倫、但卻頭腦簡單,所以特別好控制麼?

三言兩語之間,徐太平從表情慍怒到面色凝重,心思也沉了下來,突然開口:“你是認真的?”

榮陶陶:“嗯。”

頓時,徐太平的心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儘管他跟榮陶陶懟來懟去,但不可否認的是,榮陶陶在徐太平的心中是一個特別靠譜的人!

他!要!屠!龍!?

裟佳兵團本是退出中部蓮花區域就可以了,奈何那年輕的霜死士拽着兩位統領,一路繼續向南門疾馳狂奔,以至於,如潮水般涌退的士兵們也沒停下來。

那畫面很是詭異,要是讓外人看來,恐怕分不清這支兵團到底是在撤退、還是在衝鋒......

說是撤退吧,大軍兵馬氣勢雄渾、眼神異常堅定。

說是衝鋒吧...你倒是往帝國腹地衝啊?怎麼往城門外衝殺呢?

榮陶陶繼續道:“代價是帝國徹底毀滅。

你見沒見識過雪境龍族的能力?反正我事先告訴你,一旦開戰,整個帝國將不復存在。”

徐太平心中念頭急轉,果斷異常:“城池沒了,可以再建。龍族要是沒了,那可是一勞永逸。”

好小子,有氣魄,夠膽識!

徐太平繼續道:“蓮花瓣是否也會在戰鬥中被摧毀?”

一句話,直指問題關鍵。

帝國,不是所謂的高牆,更不是什麼龍族、帝國軍馬。

帝國,就是蓮花!

蓮花在,無風無雪的環境就在,一切的可能性就都在!

榮陶陶:“蓮花不會被摧毀,這世界上,恐怕還沒有什麼生靈能摧毀蓮花吧?”

徐太平開口道:“的確沒人能摧毀,但卻有人能拿走。”

榮陶陶低頭望着徐太平的雙眼:“這裡面關係複雜,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不過我答應你,我目前的目標是龍族,而不是蓮花。”

說話間,衆人衝出了坍塌的城牆缺口,跑進了一望無際的雪原之中。

榮陶陶隨手將徐太平放在地上,這才停了下來。

“啪~”

徐太平一手按在了榮陶陶的肩膀上,沉聲道:“你有過屠龍的經歷?”

榮陶陶聳了聳肩膀:“第一帝國的龍族,已經被我屠乾淨了。”

徐太平:!!!

霜美人·盛世:???

“果然!”一時間,徐太平眼中紅芒大盛,他並不認爲榮陶陶在說謊。

首先,徐太平知曉榮陶陶的爲人,不認爲他在此等重要的事情上說謊。

畢竟人族兵馬與裟佳兵團算是同盟關係。

其次,徐太平曾親眼目睹,那一條條雪境龍衝出蓮花之下範圍,在帝國高空中死命糾纏。

2條龍要往西南飛,其餘6條龍極力阻止,但卻沒能阻攔得住那2條心意已決的族人。

而第一帝國,就在第二帝國的西南方向!

徐太平死死握着榮陶陶的肩膀,心中念頭急轉,而一旁的霜美人·盛世已經徹底懵了!

這顯然已經超出了霜美人·盛世的認知範疇。

莫說一個霜死士了,就說她生命中遇到的所有物種,哪怕是強如裟佳,都不敢說自己能屠龍!

你這......

讓霜美人·盛世更加錯愕的是,徐太平沉聲道:“之前飛出去那兩條雪境龍族,是奔着你們第一帝國去的,也是你殺的?”

聞言,榮陶陶的面色陰沉了下來,喃喃道:“原來它倆出自你們第二帝國......”

徐太平當機立斷:“我把所有兵馬召集出城,你還需要我做什麼?”

榮陶陶沉聲道:“大場面、強輸出的種族。

我不僅要大統領·裟佳,我還要你兵團內的雪行僧全族,把它們統統召集過來,給我搭把手。

另外,雪月蛇妖種族、錦玉妖種族你有多少?”

沒有槍,沒有炮,小蘋果給我們造!

徐太平面色沉着:“我沒有錦玉妖士兵,只有錦玉妖戰俘,暫時不能當成可靠的戰鬥力。雪月蛇妖倒是有很多。”

榮陶陶:“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徐太平:“你要把風花雪月開到極致?”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方便,榮陶陶連連點頭。

“呵呵。”徐太平不屑的笑了笑,“這就是你的屠龍計劃?”

“不,這只是多一道保險而已。”榮陶陶擡起手肘,架在了徐太平的肩膀上,歪頭看着小蘋果那俊美的側顏,“我還有許多大寶貝。

相信我,蓮花之下的龍族,有一條算一條,今天統統都得碎在這裡!”

徐太平舔了舔嘴脣,猩紅的眼神閃爍着嗜血的光芒,堂堂君王,誰願意仰人鼻息過活?

不可避免的,即便是徐太平拿下這帝國,也要在龍族的眼皮底下卑微求生。

現在卻不同了,屠了第一帝國龍族的榮陶陶,竟然拍馬趕到第二帝國,徐太平當然要最大程度的利用起來!

榮陶陶:“給我來個鬆雪智叟傳遞情報,你召集兵馬,親自率領雪月蛇妖、雪行僧一族再進帝國,將蓮花之下團團圍住。

一切準備就緒,讓鬆雪智叟給我信號,我帶着我的團隊殺過來。”

“沒問題!”徐太平攥緊了拳頭,惡狠狠的一咬牙,“你帶了多少兵馬?”

榮陶陶:“沒幾個,你差不多都認識。幾個士兵,幾個教師,何天問,還有你薇姐。”

徐太平橫了榮陶陶一眼,這人在少年魂班裡面當老大當習慣了。

她是誰薇姐?

我認過嗎?在學校的日子裡,我甚至都沒見過她。

也就是我退學早,要不輪得到你倆當老大?

嚐遍了雪境苦難、受盡了人生滄桑的徐太平,還真有點想念在松江魂武大學的日子......

返回了族人的懷抱之後,徐太平才徹底知曉:外面的世界、那屬於他的魂獸家鄉,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美好。

“對了,我還帶了一條龍,跟你的下屬們好好叮囑一番,到時候別嚇到你們,你們也別進攻錯了目標。”

徐太平以爲自己幻聽了,傻傻的眨了眨眼睛,確認道:“你還帶了一條龍。”

榮陶陶點了點頭:“對,我還帶了一條龍。”

“那,呃你...我......”徐太平努力消化着這突如其來的驚人訊息,有些磕巴,“怎麼讓雪月蛇妖分辨敵我?你讓人族士兵一直騎在龍頭上?”

榮陶陶:“不用,我的龍跟雪境龍族不一樣,它是從星野旋渦裡來的,很好分辨。

它不是冰塊做的,是由夜幕繁星製成的,你事先告訴下屬,別誤傷了它。”

徐太平面色微變:“星野旋渦竟然也有龍族?星野龍族跟雪燃軍達成同盟了?你們特意把它運過來的?”

“啊,運過來的。”榮陶陶點了點頭,“同盟倒是沒有,就是耍了點小手段。”

徐太平:“哈?”

榮陶陶歪了歪頭,示意了一下一旁若有所思的霜美人·盛世。

但他的眼神卻是一直望着徐太平的雙眼,而後,榮陶陶也眨了一下右眼。

那意味,不言而喻。

徐太平心中一動,三分試探、七分確認:“榮美人。”

榮陶陶:“......”

終於,我的姿色還是沒能藏住麼?

哎......

罷了,罷了!我也的確到了妖惑衆生的年紀了......

榮美人正在這孤芳自賞呢,哪成想,徐太平突然一把抓住了榮陶陶的手,嚇了他一跳!

徐太平:“雪境龍族,是否可以用相同的方式來控制?”

榮陶陶一臉嫌棄的甩開了徐太平的手。

我還以爲你回心轉意了,都準備爆珠給你空魂槽了,你就跟我說這個?

晦氣!

話說回來,雪境龍族應該也能控制。

只是由於種族特性的緣故,最終被控制住的晶龍,應該是全族最後存活的那一條?

...

月初雙倍,繼續求月票!

599 吸血桃741 殘暴帝國195 雪獄角鬥場!700 不太疼200 魂寵!151 前程011 魂法·雪境之心611 蓮花落632 聽你的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652 好人318 幻術!692 百倍奉還!?826 第九魂槽153 滿載而歸276 你的犬子584 精銳青山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091 真好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810 兩件禮物457 雪大氅與青山旗654 《破 防》122 乖巧惡魔308 再登門389 父愛如山崩地裂045 旁聽模特790 玉石神像551 就是這個味兒!288 舞臺中央439 天雷地火591 晉級!殿堂!308 再登門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070 總有一天212 不順從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811 雲巔龍族?777 我聽着呢156 能打?251 脫胎換骨821 護國神龍?214 偶像655 榮滿而歸798 大問題!517 鬆魂小當家167 乾飯王051 白燈紙籠605 榮陶陶之死244 錢!266 貼臉019 輝煌302 畫地爲牢199 武器、戰馬與烈酒734 榮幸的榮439 天雷地火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653 魂寵陶?742 我要贏!405 贅婿082 悶聲096 解藥275 越吃越有299 成長756 錦玉帝王706 炸裂輸出!391 各路英豪293 鬱金香165 試試!?510 黑甲紅纓190 戰!058 薇214 偶像555 雲巔核心!117 獄·蓮!609 那個男人096 解藥738 薇將軍!(求訂閱!)086 天時地利405 贅婿074 雪境之主!602 奴隸的奴隸710 惡毒王后288 舞臺中央051 白燈紙籠264 別吵741 殘暴帝國132 所謂幸福117 獄·蓮!256 上門桃兒770 廢墟上的帝國579 好漢在嘴466 殺!(求訂閱!)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090 作大死119 甜蜜的負擔376 衝鋒!!!544 來!正面殺我!757 屈服
599 吸血桃741 殘暴帝國195 雪獄角鬥場!700 不太疼200 魂寵!151 前程011 魂法·雪境之心611 蓮花落632 聽你的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652 好人318 幻術!692 百倍奉還!?826 第九魂槽153 滿載而歸276 你的犬子584 精銳青山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091 真好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810 兩件禮物457 雪大氅與青山旗654 《破 防》122 乖巧惡魔308 再登門389 父愛如山崩地裂045 旁聽模特790 玉石神像551 就是這個味兒!288 舞臺中央439 天雷地火591 晉級!殿堂!308 再登門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070 總有一天212 不順從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811 雲巔龍族?777 我聽着呢156 能打?251 脫胎換骨821 護國神龍?214 偶像655 榮滿而歸798 大問題!517 鬆魂小當家167 乾飯王051 白燈紙籠605 榮陶陶之死244 錢!266 貼臉019 輝煌302 畫地爲牢199 武器、戰馬與烈酒734 榮幸的榮439 天雷地火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653 魂寵陶?742 我要贏!405 贅婿082 悶聲096 解藥275 越吃越有299 成長756 錦玉帝王706 炸裂輸出!391 各路英豪293 鬱金香165 試試!?510 黑甲紅纓190 戰!058 薇214 偶像555 雲巔核心!117 獄·蓮!609 那個男人096 解藥738 薇將軍!(求訂閱!)086 天時地利405 贅婿074 雪境之主!602 奴隸的奴隸710 惡毒王后288 舞臺中央051 白燈紙籠264 別吵741 殘暴帝國132 所謂幸福117 獄·蓮!256 上門桃兒770 廢墟上的帝國579 好漢在嘴466 殺!(求訂閱!)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090 作大死119 甜蜜的負擔376 衝鋒!!!544 來!正面殺我!757 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