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 一起!

殺戮止於夜半,苦痛卻無止境的延續着。

區區兩條晶龍,便將宏偉的帝國摧殘得不像樣子。

即便兩條晶龍都在死在了戰役之中,卻並不能解帝國人民心頭之恨。

事實上,生活在帝國區域內的帝國人,在戰後的心態是無比矛盾的。

你說帝國統治層能力不足吧......

人族與魂獸帝王的確宰殺了盤踞第一帝國蓮花之下的龍族,也殺死兩條來犯的龍族。

人族與帝王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你說統治層能力足吧......

有實力屠龍是一回事兒,有能力庇護帝國是另一回事。

在這一人足矣抵抗千軍萬馬的世界裡,至高戰力之間的爭鬥,受苦受難的卻永遠都是平民。

雪境龍族,不知道還有多少。

它們會不會再來侵犯帝國?再來帶走不計其數的可憐生靈?

惶惶不可終日的帝國人,唯一稍感心理安慰的,便是帝王-錦玉的晉級。

突破了種族桎梏的錦玉,那遮天蔽日的絲霧迷裳終於可以保護芸芸衆生、庇護一方帝國了。

雖然她晉級的遲了些,但遲到總比不到強。

更加可悲的是,無論帝國的統治層是強大還是軟弱、是明智還是昏庸,這一切的一切,帝國平民只能被動接受。

蓮花之下的環境,就是帝國人生存的救命稻草。

哪怕高凌薇是一個昏庸無道的暴君,帝國人也無處可去,只能在她的統治下求得一夕安穩。

也許是高凌薇對帝國人太好了吧。

當初冰魂引推傀儡·錦玉,在其背後統治帝國的時候,受盡剝削與壓迫的帝國人可是沒有任何話語權的,甚至都不敢有埋怨的念想。

怎麼可能會有現在這怨聲載道的畫面?

但說實話,雖然帝國人過去的日子很苦,很侮辱人格、踐踏尊嚴,起碼帝國人的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

正因爲不反抗龍族,所以帝國一直很安穩。

不是所有生靈都想要當英雄的,也不是所有生靈都有氣節的。

與華夏民族不同的是,帝國人是無數個魂獸種族融合在一起的產物。

凝聚力?

民族氣節?

你可別鬧了,大家不過是貪圖蓮花之下的安穩,在一起搭夥過日子罷了。

反抗?

無論是帝國文化,還是帝國周邊的部落文化,關於“逆來順受”這一信條,已經融入了魂獸們的骨子裡。

壞處就是:王侯將相皆有種!

好處就是...無論在人族與帝王的治下,帝國遭受了多少傷痛,怨聲載道的帝國人也不敢有半點不臣之心。

關於帝國的安穩,你甚至都不需要強大的武力威懾。

奴性,早已刻入了帝國內外衆生的骨子裡,一代代延續至今。

直至天光大亮,帝國人已經收撿完了屍體,正在清理着冰塊與坍塌的房屋。

有的魂獸在廢墟之中垂頭哭泣,而有的魂獸早已經麻木。

族長讓做什麼,它們便做什麼。

人族部隊在幹什麼,它們就幫着幹什麼。

只是清理了一切過後,又能如何呢?

那霜雪覆蓋得了地上殷紅的血跡,如何能抹去萬物生靈內心中的傷痕呢?

重建家園?

這是第二次重建了吧?

然後是否還會有第三次?第四次?

不知道,帝國人並不知道,肉身無處可去、心靈更無出路的它們,如行屍走肉般做着一切。

就像是爲下一頭晶龍搭建好一座嶄新的積木,恭候着它來再來摧毀......

“所有人注意!所有魂獸注意!”

驀的,一道道聲音自各個區域、各個部隊中的鬆雪智叟、人族士兵的口中喊出。

“屬於人族的龍族即將抵達,請大家不要驚慌!”

“屬於帝國的龍族即將抵達,請大家不要驚慌!”

......

一道道聲音清晰入耳,麻木的帝國人機械式的做着手頭上的工作,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已經很難反應過來了。

屬於人族的龍族、帝國的龍族?

什麼意思?

人族統領也有龍族同伴麼?如此荒誕的故事,真的會有人相信麼?

不久之後,就在這上午時分,帝國再一次震動開來......

哪怕是那些已經麻木了的帝國人,當看到一隻龐然大物撕風破雪、迅速衝向帝國之時,魂獸們內心的驚恐已然無以復加。

即便是有事先的提醒,場面依舊有些不可控制......

“呲!”

一名身着破爛獸皮衣物的霜死士,突然一手刺穿了自己的喉嚨,碾碎了自己的喉結!

殷紅的鮮血在掌心瀰漫開來,霜死士一頭栽倒在地,過程似乎沒有多少痛苦。

自殺?

到底經歷了什麼,纔會讓一個生靈主動去尋死?

而且還是在遠征軍、三大戰將兵團事先提醒的情況下,這隻霜死士依舊這樣做?

它不信任統治層的訊息?亦或者,無論怎樣,它都已經沒有勇氣面對這個世界了麼?

自殺,更像是這隻霜死士所能給予這個世界、以及自身悲慘人生的唯一反抗行徑。

這樣的舉動無疑是悲哀的。

霜死士人生中的第一次反抗,竟然是了斷自身性命......

然而自殺的霜死士,並沒有引起多大的轟動。因爲此刻的帝國已經亂成了一團!

“救,救命......”

“快跑!快跑!”

“又來了,它們又來了......”有的帝國人如無頭蒼蠅般、驚慌失措四處亂跑。

有的帝國人只是呆呆的駐留在原地,漠然失去了反抗的慾望。

也有的帝國人,彷彿看到了希望,不管經歷了怎樣的傷痛,它們依舊願意相信族長的話,依舊願意相信帝國將領的話語......

這就是屬於我們帝國的龍族麼?

它爲什麼不是由冰晶製成的?它是...黑夜的化身嗎?

雪戰團與帝國三戰將的團隊在極力維護秩序。

高空中,有着夜幕繁星皮膚的璀璨星龍,似黑雲壓城,籠罩在帝國上方。

那氣勢、那威壓,遠比晶龍一族強盛百倍!

直至龍首緩緩探下,幾個渺小的身影自高空中墜下,落在了城外的雪原之中。

並未坍塌的帝國南牆,遮掩了所有人的視線。

當然了,對於大部分帝國平民而言,看不到人族是無所謂的,畢竟它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籠罩城池的星龍之上。

高聳城牆上方,雪戰團衆將士、守門的飛鴻軍也是瞠目結舌。

將士們從未見過這般陣仗!

有人在仰頭望着遮天蔽日的星龍,也有的士兵回過神來,傻傻的望着城外雪原上的榮陶陶。

蓮花骨朵綻放之下,大隊人馬徐徐涌出。

雪燃軍派來建設帝國的大部隊趕到了,只不過,無論是城內的士兵還是城外的援軍都不曾想過。

等待大部隊建設的,並不是一座亟待翻新的城池,而是一座等待重建的廢墟。

“咔...咔咔咔......”

Wшw▲ ttκá n▲ co

沉重的城門緩緩開啓,廢墟之中,無數雙眼睛望向了城門口處。

列隊走進來的雪燃軍士兵,內心都在顫抖。

雪境之外的華夏人,大都生活在和平年代,在歌舞昇平中安穩度日。

而在北方雪境大大小小的戰役綿延至今,將士們對戰爭並不陌生。

然而帝國的慘狀,依舊猶如一記重錘,狠狠掄砸在了每個人的心臟上。

殘垣斷壁、滿目瘡痍。

真正敲打着雪燃軍心靈的,不是損毀的建築,而是那一個個傷痕累累的面龐。

是那些驚慌、恐懼,又隱隱帶着一絲希望的眼神。

他們來晚了,即便是榮陶陶換了坐騎星龍、火力全開,當他趕到之時,帝國自衛戰已然結束。

人力有時窮。

榮陶陶趕到過一次,卻沒能趕到第二次。

但你真的不能要求榮陶陶做的更多了。

所有的意外,之所以被稱之爲“意外”是有其原因的。

一切事發突然,但是......

但是依舊有人在心中暗暗責怪榮陶陶。

因爲他們對榮陶陶的期望實在是太高了,高到認爲榮陶陶就該解決這一切、避免這一切的發生。

面對着雪戰團·赫連諾與飛鴻軍·徐清的敬禮,榮陶陶還了一禮,開口道:“接收雪燃軍部隊。星龍會落在城外,盤臥在雪原中,不必打擾。”

“是!”

“是!榮指揮,高總指揮在蓮花北面指揮部。”

“好。”榮陶陶隨口應和着,一旁的斯華年已經召喚出了雪夜驚,他也迅速翻身而上。

榮陶陶、斯華年、花茂松帶着青山黑麪幾位隊長縱貫帝國,愈發深入,就越是說不出話來。

“停一停。”

“籲~”斯華年輕輕拍了拍馬背,好奇的扭頭望向身後。

卻是看到榮陶陶正望着右側,在一羣呆呆佇立的帝國人中,榮陶陶看到了一隻死亡的霜死士,那殷紅的鮮血還在向雪地裡浸染着。

這隻霜死士明顯是剛剛死去的。

管理這片區域的戰將部隊,是一支霜佳人部隊。一名雄性霜佳人急忙快步上前,來到了雪夜驚側前方。

“統領。”

榮陶陶示意了一下那死屍的方向:“怎麼回事。”

帝國自衛戰,夜半而止。

帝國人率先收撿的就是魂獸們的屍骨,以最快的速度尋找可能還活着的傷員。

直至現在天光大亮,帝國區域內已經沒有屍體了,統統都被收走了,魂獸們也都在清理倒塌的房屋。

所以榮陶陶等人貫穿城內、一路走來,那霜死士就是三人組見到的第一具屍體。

霜佳人遲疑片刻,還是稍稍低頭,恭敬道:“這隻霜死士是剛剛自殺的,也許是內心崩潰,無法再承受更多了吧。”

榮陶陶張了張嘴,卻是沒能說出話來。

身前,斯華年向後探手,拾住了榮陶陶的手掌,輕輕的握了握。

也許她是在制止榮陶陶繼續發問,但更多的,她應該是在安慰榮陶陶。

斯華年瞭解榮陶陶,她心裡清楚,面對帝國這悽慘的畫面,榮陶陶心中的自責遠比其他人想象的要多。

一邊輕輕握着榮陶陶的手,斯華年也扭頭看向了花茂松。

她不知道該怎樣安慰人,但也許花茂松可以。

花茂松讀懂了斯華年那求助的眼神,難得,在這無法無天的女娃娃眼中,還能見到這樣的情緒。

花茂松細不可查的點了點頭,開口道:“淘淘。”

“鬆教授。”榮陶陶回過神來,看向了頭髮花白的花茂松。

花茂松輕聲道:“反抗,往往伴隨着犧牲,陣痛亦是無法避免的。

你這短短四年的軍旅生涯,足以抵尋常士兵一生了。在大大小小的戰役中,你應該已經明白了這一點。”

“嗯。”榮陶陶輕輕點頭,不置可否,“走吧,斯教。”

衆人再次前行,碎裂的馬蹄聲中,花茂松那蒼老的話語聲再次傳來:“那霜死士的確很不幸。”

榮陶陶望着花茂松,而老者那稍顯渾濁的眼睛,也默默的望着榮陶陶。

對視良久,花茂松開口道:“它死在了黎明破曉之前。”

“呵。”榮陶陶笑了一聲,但並不是冷笑。且相對比不屑而言,更多的是自嘲。

如此期待壓在肩膀上,着實沉重了一些。

當幾人趕到指揮部大院時,第一眼看到的,卻是佇立於石質建築房頂上,那遙望南方蓮花的玉人。

她負手而立,肩上佇立着小小的夢夢梟,那畫面很像是一人一寵望着美麗的蓮花發呆。

守院的將士們紛紛敬禮、開口,聲音卻沒能打擾那“一人一寵”。

似乎...只要她的眼中滿是唯美花瓣,就能忘記這花下帝國滿目瘡痍的景象。

榮陶陶遲疑了一下,並沒有打擾錦玉,而是對着將士們壓了壓手,悶頭走進了屋內。

屋內,高慶臣正坐在長圓桌前,配合着鬆雪智叟一族、各個部隊的多胞胎、親兄弟姐妹將士在統籌全局。

高凌薇卻是落座於屋內一角、端坐於骨椅之上。

滿臉疲憊的她,好像時刻都能睡去,但卻還在死撐。

隨着榮陶陶等人進來,屋內“嘩啦嘩啦”站起來一片。

高凌薇也從半夢半醒中驚醒,看向了來人。

“繼續,爸,你們繼續。”榮陶陶開口說着,走向了屋角。

出乎意料的是,高凌薇並未正經嚴肅。

她也早已經過了通過外在表現來維護自身威嚴的階段。

面對着走來的榮陶陶,高凌薇竟伸出了雙手。

看到這樣的姿勢,榮陶陶並未遲疑,探身下去,用力的環住了大抱枕,抱着她站起身來。

女孩那充滿了疲憊的聲線裡,沒有任何責怪,有的只是關切:“累了吧?聽說你的星野旋渦之旅很順利,你拿下了一條龍。”

“嗯......”榮陶陶輕輕點頭,環着大抱枕的手臂,不由得緊了一些。

此刻,他的腦海中只剩下了一種情緒:後怕。

“我們這邊也拿下了兩條龍。”高凌薇埋首於榮陶陶的脖間,聲音越來也小、越來越輕,“透過那兩條龍的眼睛,我摧殘了整個龍族。

它們絕對不敢單獨來犯了。如果來,也一定是傾巢出動、全族殺來。

你準備好了麼?”

“我不僅準備好了。”

“嗯?”埋首於榮陶陶脖間的高凌薇,不由得稍稍向後仰身。

她看着眼前榮陶陶那清瘦的面龐,以及那稍顯陰沉的眼神,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

榮陶陶:“我要殺過去!”

高凌薇靜靜的觀察他半晌,而後額頭前探、四眉相抵:“好,我們一起殺過去!”

...

月末這幾天雙倍月票,每天20~24點打賞衆籌的月票也是雙倍,有能力的兄弟幫忙推一手吧。不過也不強求,能正版訂閱,就已經是對育最大的支持了。拜謝。

410 真正的強敵!543 我應該在車底365 年少有爲075 大幕拉開359 史詩級戰役!433 割喉禮587 親親吶?(求訂閱!)636 不死?142 酣暢570 執念097 憑什麼?297 活路!?011 魂法·雪境之心801 理想國559 萬安關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060 亂秀231 惡霸253 斯惡霸的關愛706 炸裂輸出!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133 爆掉魂寵!?489 來了,就別走了!559 萬安關447 巔峰對決761 動盪前夜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95 雪獄角鬥場!019 輝煌578 龍驤十八騎210 奉先?810 兩件禮物385 紅155 饞113 三牆?229 衣錦還鄉274 嘲諷大師!304 漫天花雨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653 魂寵陶?448 山巔拾月桂656 危!179 你們找對人了!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007 少年班?790 玉石神像549 新魂技!755 兵刃傳說448 山巔拾月桂218 反向操作576 殺241 欠練618 沒!朋!友!558 花滿帝都城487 定親大師415 搶與被搶...766 蓮花之下224 戰!戰!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071 戟與人521 凌晨三點198 雪將燭630 那個男人540 大戰將至!379 石屋夜話379 石屋夜話532 平事桃?462 大豐收!233 千山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303 大渣男080 鬆魂四禮·茶!746 渡613 敬802 大大大大太陽225 拼命的意義211 有我137 雪境三魂技578 龍驤十八騎560 榮教就位529 曼烈女帝764 種族桎梏?523 刀戟之門039 云云犬?759 滲透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559 萬安關201 惡犬大將010 雪夜驚082 悶聲595 寂靜的夜314 倒計時150 青山274 嘲諷大師!821 護國神龍?506 馭心控魂?735 大軍!大軍!440至於?375 等778 做個人吧
410 真正的強敵!543 我應該在車底365 年少有爲075 大幕拉開359 史詩級戰役!433 割喉禮587 親親吶?(求訂閱!)636 不死?142 酣暢570 執念097 憑什麼?297 活路!?011 魂法·雪境之心801 理想國559 萬安關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060 亂秀231 惡霸253 斯惡霸的關愛706 炸裂輸出!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133 爆掉魂寵!?489 來了,就別走了!559 萬安關447 巔峰對決761 動盪前夜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95 雪獄角鬥場!019 輝煌578 龍驤十八騎210 奉先?810 兩件禮物385 紅155 饞113 三牆?229 衣錦還鄉274 嘲諷大師!304 漫天花雨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653 魂寵陶?448 山巔拾月桂656 危!179 你們找對人了!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007 少年班?790 玉石神像549 新魂技!755 兵刃傳說448 山巔拾月桂218 反向操作576 殺241 欠練618 沒!朋!友!558 花滿帝都城487 定親大師415 搶與被搶...766 蓮花之下224 戰!戰!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071 戟與人521 凌晨三點198 雪將燭630 那個男人540 大戰將至!379 石屋夜話379 石屋夜話532 平事桃?462 大豐收!233 千山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303 大渣男080 鬆魂四禮·茶!746 渡613 敬802 大大大大太陽225 拼命的意義211 有我137 雪境三魂技578 龍驤十八騎560 榮教就位529 曼烈女帝764 種族桎梏?523 刀戟之門039 云云犬?759 滲透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559 萬安關201 惡犬大將010 雪夜驚082 悶聲595 寂靜的夜314 倒計時150 青山274 嘲諷大師!821 護國神龍?506 馭心控魂?735 大軍!大軍!440至於?375 等778 做個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