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 喜

夕陽西下,將星野世界都塗抹上了一層暈紅。

大裂谷周邊靜悄悄的,神秘且美麗的暗淵河流依舊緩緩流淌着,似乎並沒有因爲其中生物的離去而消失。

3號暗淵基地前方,鋪着一條“星河”。

擁有着動態星空皮膚的星龍,乖乖的趴伏在基地前方,橫亙數公里,讓人目眩神迷的同時,也不免心中陣陣悸動。

星燭士兵、研究員們終於得償所願,能夠近距離觀測這條暴躁的星龍。

然而,即便星龍乖巧得猶如美麗雕塑,但人們心中依舊感到陣陣恐懼。

正因爲知曉星龍的恐怖實力,所以人們才滿懷敬畏之心。

如此龐然大物橫亙於此,三號暗淵基地的士兵哪怕是全員出動,也無法形成有效的警戒。

當然了,星龍趴伏於此,恐怕也沒有不長眼的生物敢來叨擾。

基地門前,幾個立崗士兵突然紛紛敬禮,而後讓出了一條路來。

葉南溪懵懵的還禮,她的級別倒是不低,畢業後被特招入伍的她就是中尉了。

經過這兩年的打拼,尤其是在對抗刀鬼組織時英勇無畏、甘願充當誘餌的表現,致使葉南溪被破格提拔、晉升了上尉。

此次任務,葉南溪有如此重大立功表現,也許葉南溪還會再上一層。

敬禮、還禮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關鍵在於將士們那尊敬的眼神,讓葉南溪有些不知所措。

作爲南誠魂將的警衛員,葉南溪時刻都能見到這樣的眼神,但那些都是給南誠的,而此時......

戰友們認可自己了?

如果說對抗刀鬼組織時的英勇表現,讓葉南溪在星燭軍內打響了名號的話,那麼今天上午時分,葉南溪與榮陶陶聯手爲華夏拿下了一條龍,讓葉南溪徹底“名聲大噪”!

“原來,受人敬仰是這樣的感覺哦......”

葉南溪心裡暗暗嘀咕着,難怪媽媽和淘淘每天的心情都很好,這感覺,簡直美滋滋呀~

其實葉南溪也知道,自己在星燭軍中的風評並不好。

首先,她的名聲就不好,囂張跋扈的二代就是她的個人標籤。

這當然是她自己作的,也怨不得旁人。

而葉南溪剛剛入伍沒兩年,在魂將母親的悉心培養、極力拉扯之下,她竟又獲得了世間最珍貴的星野至寶,這顯然是沾了魂將母親的光!

只是因爲魂將大人威嚴太盛,沒人敢在明面上說什麼罷了。

小小娃娃,何德何能擁有星辰碎片?

部隊不僅是個等級制度相對森嚴的地方,更是個論資排輩風氣較重的地方,你一個新入伍的新兵蛋子......

接下來的故事更加魔幻,由於葉南溪吸收的星辰碎片出了問題,致使她瀕臨死亡。

隨後,北方雪境的榮教授拍馬趕到,竟然又給葉南溪提供了一枚星辰碎片!

這尼瑪......

好在時間證明了一切,葉南溪用她的實際行動,證明了她配得上如此重點培養。

無論是對陣刀鬼組織時的九死一生,還是上午時分與榮教授聯手馴龍,都是驚天動地的壯舉!

葉南溪快步向前走着,大步邁向了基地外橫亙的寬闊“星河”。

“果然,一切如淘淘當年在旋轉木馬前所說的那樣。”葉南溪心中暗暗想着。

他曾說過:刁蠻、任性、肆意妄爲,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成爲人生的點綴。

歷史上的惡棍將軍比比皆是,但當世人看到你的輝煌功績之時,你的一切小毛病,也就都在人們寬容的範疇之中了。

“葉警衛。”

“啊。”葉南溪回過神來,看到了前方几個士兵,開口詢問道,“南魂將呢?”

“龍頭那邊。”

“龍頭。”葉南溪左右看了看,萬幸,此時正值夕陽西下,放目遠眺,倒是能分得出來哪邊是龍頭、哪邊是龍尾。

葉南溪點了點頭,急忙離去了。

看着女孩的背影,幾名士兵也是面面相覷。

初始6魂槽的天賦,只要你肯努力,意味着你大概率會突破進入魂校段位。

而在這樣的基礎上,再加上星野至寶的話,就意味着魂將之姿!

只是士兵們沒想到,葉南溪兌換天賦的速度着實太快了些。

如果沒有榮陶陶這樣的珠玉在前,恐怕葉南溪的壯舉會更加驚世駭俗!

葉南溪順着寬闊的“星河”一路小跑,足足跑出去了兩公里,這纔來到了龍首處。

“南溪?”

“報告!”葉南溪當即立正,目不斜視,目光籠統的看着前方母親的身影。

“怎麼不多休息一會兒?”南誠難得的態度友好,邁步上前,甚至還伸出手,理了理葉南溪因奔跑而凌亂的短髮。

成功馴龍是一方面。

當南誠看到葉南溪竭盡全力、不計後果執行任務,最終癱軟昏迷過去之時,南誠的內心是無比欣慰的。

作爲魂將,她欣賞。

作爲母親,她不止心疼,更加欣慰。

這不懂事的孩子,在入伍後的兩年時間裡,終於懂得了責任與擔當。

“南溪來啦?”熟悉的嗓音傳來,葉南溪忍不住扭頭望去。

然而她更懵了!

因爲她驚愕的發現,自己只能聽到那可惡傢伙的聲音,卻看不到對方人在哪裡。

榮陶陶這是隱身了?

沒必要吧?周圍有什麼危險麼?思索中,葉南溪的眼睛微微睜大。

她終於意識到,榮陶陶並沒有隱身,而且說話的也是殘星陶,而非本體。

問題在於,殘星陶與巨大的星龍完完全全融爲了一體,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

殘星陶可不就是“隱身”了嘛!

在星龍這個大背景之下,甚至連殘星陶徐徐破碎的半截身軀、飄散的漆黑光點,都好像成爲了星龍動態皮膚內的一部分!

葉南溪驚了!

你這...怕不是要把人陰死啊?

星龍本就辣麼大,你又是那麼小小一隻。

真·融入環境!

如果是旁人還好,關鍵是殘星陶還擁有多個至寶,殺傷能力驚人!

如果在開着殘星之軀的狀態下,再披上夜幕繁星斗篷,套上夜幕繁星鎧甲,手裡拿着龍雀斬星刀......

好傢伙,這誰頂得住?

視線焦距不斷調整之下,葉南溪可算是看到了走來的殘星陶。

她忍不住開口道:“你的身體與暗淵龍融合的太完美了,跟幻術一樣。”

行走的幻術?

“怎麼不多睡會兒?”殘星陶笑着說道,“累壞了吧。”

“不累。”葉南溪連連搖頭,畢竟南誠就在身旁呢,累也不敢說。

殘星陶開口說着:“我把星龍拽進風花雪月裡的時候,它已經蔫了,看得出來,你把它照顧的很好。”

葉南溪還沒什麼表現,一旁的南誠已經露出了笑容。

不管榮陶陶是不是故意這樣說的,今天,的確是南誠無比驕傲的一天。

葉南溪小聲道:“回來麼?”

“好呀,你不知道我撐着身體不破碎有多難受。”殘星陶蹲下身來,一手摸向了小姐姐的長腿。

“啪~”

殘星之軀破碎成了點點星芒,迅速涌入了葉南溪的膝蓋之中。

葉南溪舒服的閉上了眼睛,哪怕是殘星陶目前的魂力只夠維持身體不破碎,但魂力總量依舊非常可觀。

更何況,相比於身體上的舒服,葉南溪的內心層面更加舒適。

有榮陶陶在,葉南溪就覺得異常安穩。

不愧是小說裡的主角模板,體內的“老爺爺”豈會輕易離去?

那不得等主角在其庇護下成神成聖了,再破碎消亡麼?

當葉南溪睜開眼簾之時,驀然發現,眼前竟又站着一個榮陶陶。

這一次,卻是本體了。

夕陽的映襯下,榮陶陶的笑臉也被塗抹上了一層暈紅。

只可惜他現在太瘦了,臉蛋有些凹陷,但即便如此,這樣的笑容也足夠治癒人心了。

榮陶陶:“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也是好事,等下次再經歷生死戰的時候,你就知道如何在確保戰鬥力的情況下,給敵人造成最大殺傷了。”

“哦。”葉南溪輕聲應着,稍稍垂下了頭。

南誠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自己站在這裡,打擾了兩位年輕人的發揮?

南誠隨即轉身離去,走向了龍首處的研究人員們。

“沒什麼後遺症吧?”榮陶陶關切道。

“沒事~”果不其然,葉南溪活潑了不少,示意了一下遠處一動不動的星龍,“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呀?”

榮陶陶聳了聳肩膀:“裝進我的獄蓮中,就像我當初裝載你們八千將士那樣。

待你們這邊的研究人員初步留下星龍的各項數據,我就把它帶回雪境去,跟雪境龍族好好幹一架!”

“呵呵~”葉南溪笑着點了點頭,“那羣可惡的雪境龍,的確該有人治治了!”

榮陶陶隨口道:“你們星燭軍治得就不錯呀,蓮花之下的六條雪境龍無一倖免。”

葉南溪卻是搖了搖頭:“太難了,咱們計劃多周密纔有那種效果,還得有雪境龍的高傲來配合。

如果雪境龍能聽聽帝國人的訴求,咱們連偷襲圍殺的機會都沒有。”

榮陶陶頗以爲然的點了點頭:“倒也是。”

“對了。”葉南溪壓低了聲音,湊到榮陶陶身側,“剛纔將士們看我的眼神都不同了哦。”

“怎麼?”

“他們很尊敬我,比上次對壘刀鬼組織之後更深一層了。”

榮陶陶微微挑眉,看着眼前欣喜的女孩:“你本就值得尊敬啊。”

葉南溪臉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只可惜在軍營中,她的脣上沒有靚麗的脣膏:“所以,我過往的污點都會漸漸成爲人生點綴唄?”

榮陶陶不由得睜大了眼睛,腦海深處的記憶被勾了出來:“好傢伙~”

葉南溪:“怎麼啦?”

榮陶陶:“難怪都說你們女人記仇,真是啥事兒都記得啊?”

葉南溪:???

榮陶陶嘿嘿一笑,一巴掌拍在葉南溪的肩膀上,道:“開玩笑的,惡棍將軍,我也記着呢!”

你記着個屁!

纔有學好傾向的葉南溪,直接橫了榮陶陶一眼。

原本還心有感觸、心懷感激的葉南溪,跟榮陶陶沒說三句話,就被打回原形了......

“好好努力啊。”榮陶陶擡起手肘,架在了葉南溪的肩膀上,看向了遠處宏偉的星龍,權當是看星河了,“既然雪境有龍,星野有龍,那熔岩旋渦和地球海洋應該也有吧?”

倒是被榮陶陶得手了,葉南溪果然轉移了注意力:“你想?”

“你不是要當惡棍將軍嘛,小上尉?”榮陶陶話語中帶着絲絲調侃。

人比人得死。

在榮陶陶面前,葉南溪這個上尉的確很“小”,畢竟榮陶陶可是實打實的上校!

榮陶陶微微揚頭,用下巴點了點遠處的星龍:“等雪境那邊安穩了之後,咱就一起去別的地方逛逛。

我想見識這光怪陸離的世界,而你想當個彪炳千古的惡棍將軍,簡直是一拍即合,怎麼樣?

給你在史書上多添兩筆,也給你晉升的道路提供些捷徑。說不定我們還能找到些溫順的龍族,爲你所用,匹配你的身份吶?”

對於葉南溪而言,餅不餅的倒是無所謂,她心中很清楚,只要榮陶陶開口邀請,她很難拒絕。

更關鍵的是......

跟着榮陶陶這樣的人一起成長,終歸是沒錯的。

“嗯。”葉南溪怔怔的看着遠處唯美的星河,輕輕點頭,“好。”

與此同時,三秦大地。

院內的柳樹下,女孩彷彿有着說不完的故事,講了好久好久的她,卻一點兒都不覺得口乾舌燥。

畢竟陸芒伺候的好,茶水供着、水果源源不斷。

相比於嘰嘰喳喳的石蘭,石樓則是稍顯擔憂,時不時看向輪椅上的老人。

一日三餐,老人吃的都很少,精力也必然大不如前。

但此時,又被石蘭推到樹下聽故事的老人,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疲態,他只是一臉寵溺的看着石蘭。

也不知道老人到底聽沒聽石蘭的故事。

亦或者,他只是單純的看着孫女那嬌俏可愛的面龐,靜靜的欣賞着長大成人後的她。

“然後梅鴻玉校長突然變得好大好大隻,那遮天蔽日的帝國蓮花,都比不上校長的霜雪身體呢。”石蘭小嘴碎碎念着,“然後那些巨大的冰塊,就都被梅校長給攔住了,特別可怕。

整個帝國都被雪境龍族的冰塊給砸毀了,老校長卻是什麼事兒都沒有。

對了,我後來聽說,那個魂技的名字叫做‘安河奠’!

爺爺聽說過嘛?”

“蘭蘭。”石樓突然開口,也站在了輪椅的後方。

“誒?”

“今天先講到這裡吧,很晚了。”

“晚?”石蘭扭頭看向了夕陽,望着天邊的美麗火燒雲,“這才幾點呀?”

石樓面露嚴厲之色:“爺爺累了,明天再講。”

“哦。”石蘭委屈的癟着小嘴,“好吧。”

“呵呵。”老人笑了笑,擡起手,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沒事,沒事。”

“我推你進屋休息吧,爺爺,明天再聽故事。”說着,石樓直接推着輪椅,走向了房屋。

老人卻是笑道:“蘭蘭。”

“啊。”

“來,進屋,我繼續聽你講故事,就當是哄我睡覺了。”

石蘭眨了眨眼睛,緊接着面色一喜:“好耶!”

睡前故事,就像小時候爺爺哄我們入睡那樣?

嗯......

讓我好好想想,不能再打打殺殺了,得找個溫馨點的小故事。

石樓嗔怪似的看了石蘭一眼,推着輪椅走向了屋內的臥房,到底還是任由石蘭跟進來了。

姐妹倆小心翼翼的將老人扶上牀,這回輪到石蘭坐在輪椅上了。

她雙肘拄着牀沿,一雙狹長的美目亮晶晶的,看着緩緩閤眼的老人,小聲道:“爺爺,是我追求的小芒果哦。”

“他這個人話不多,白白淨淨的,看着就舒服。”

“他還特有責任心,家庭不是很富裕,他考上了松江魂武之後,就接他爸爸來松柏鎮生活了,有了自己的家。”

“他爸爸也在學校的幫助下,開了一個商店,雖然很小,但是裡面的好吃的可多了~”

“我都是隨便吃的,嘻嘻~他爸對我可好了,每次從他家離開去上學,都會給我裝好多好吃的。”

“不過每次到學校,都便宜了淘淘了,好吃的都進他的肚子裡了......”

“爺爺,爺爺?你睡着了麼?”

夕陽的餘暉透過窗子,映襯在了老人的臉上。

他那飽經滄桑的臉上,帶着與之不符的安詳笑意,似乎在石蘭的輕聲細語中,漸漸沉睡了過去。

石蘭不再開口,手肘拄着牀沿,雙手撐着臉蛋,看着安然熟睡的老人。

她的腦海中,盡是爺爺當年坐在輪椅上,一手撐着牀沿,輕聲細語講故事的模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石蘭終於還是沒忍住,她伸手拾住了老人的手掌,腦袋枕了下去。

1秒,2秒,3秒......

石蘭的眼睛猛地睜大,那搭在老人手背上的手掌,食指恰好搭在了脈搏處。

“爺爺?”石蘭擡起頭來,傻傻的看着那安詳的面容。

窗外夕陽的餘暉尚未消散,一切發生的竟然如此之快......

屋外,石樓尋着聲音,快步走了進來,剛想壓低聲音呵斥妹妹的她,卻是看到石蘭面色焦急,口中小聲說着什麼,眼眶升起了一層霧氣。

石樓整個人僵在原地,反應了好一陣兒,她急忙上前,一手搭在了老人的脖側。

“嗚~嗚嗚嗚......”小聲啜泣的石蘭終於哭出聲來。

她緊握着那蒼老的手掌,但卻無論如何也沒能阻止他離去。

門口處,陸芒靜靜的佇立着,望着夕陽下的畫面。

那牀上離去的人在笑,牀邊還在的人卻胡亂的抹着眼眶、止不住哭泣。

“噓,噓......”石樓一手將石蘭環入懷中,手掌抵着妹妹的後腦,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另一手探下,撫了撫老人安詳睡去的遺容,“爺爺只是睡得沉了一些,別吵。”

“可是,可是他還沒看我拿世界盃冠軍......”

“噓。”石樓緊緊的環着石蘭,默默的垂下了頭,腦袋也搭在了石蘭的肩膀上,平靜的面容下,似乎也想找個依偎的地方。

驀的,門口處傳來了一道話語:“86歲,心願了。最疼愛的人陪在身旁,夢中安詳離去。”

石蘭轉過頭,模糊的視線裡,看到了門口處那模糊的身影。

夕陽餘暉的映襯下,陸芒望着那在牀上安詳睡去的老人,輕聲道:

“喜喪。”

...

今日就一更吧,明天也該開新捲了。

育看到了很多建議,但還是希望嚴格按照之前大綱制定的線路來走,這一章改了很久很久,希望大家能滿意吧。

385 紅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796 碎龍顱!(求訂閱!)611 蓮花落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507 衝!衝!577 崛起之始198 雪將燭488 活膩了?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015 松江魂武大學358 不死不休!(求訂閱,求月票!)366 會哭的孩子有...093 重點117 獄·蓮!326 不夠473 那一天,人類回想起了...643 龍窟?星龍?330 兇惡疣豬057 小竈421 等你回來796 碎龍顱!(求訂閱!)485 頂級補習班250 別說話752 新的蓮花瓣?063 鬆魂一品772 美好重逢616 背刺天堂!425 八分之一081 那夜789 一起!504 屍鬼領袖!654 《破 防》694 罡星·神格671 誅蓮之瞳432 人話?630 那個男人831 以理服人529 曼烈女帝140 臥雪眠224 戰!戰!609 那個男人731 臥雪清晨643 龍窟?星龍?246 深仇大恨590 殺!360 亡魂輓歌588 巍巍青山!116 霜美人670 一波肥021 資格550 聽她親口說543 我應該在車底558 花滿帝都城700 不太疼701 榮狗!永遠滴神!779 他說656 危!083 桃養人236 初遇雪屍161 片雪摘星248 關於成長498 遊子歸204 筆芯018 強者的世界229 衣錦還鄉671 誅蓮之瞳173 風雪夜歸人461 衆生皆故人190 戰!212 不順從266 貼臉756 錦玉帝王711 大結局?206 體面248 關於成長449 回頭望故鄉352 吸收!新魂寵!360 亡魂輓歌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040 事故551 就是這個味兒!141 自選商店?821 護國神龍?785 神話·帝王605 榮陶陶之死133 爆掉魂寵!?071 戟與人307 好氣!683 刀下生,刀下死!(求訂閱)467 第四瓣·夭蓮518 追逐087 再見775 誰殺了我?256 上門桃兒387 雲巔·未來737 黑與白548 靈感大爆炸594 血花103 大薇說得對!
385 紅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796 碎龍顱!(求訂閱!)611 蓮花落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507 衝!衝!577 崛起之始198 雪將燭488 活膩了?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015 松江魂武大學358 不死不休!(求訂閱,求月票!)366 會哭的孩子有...093 重點117 獄·蓮!326 不夠473 那一天,人類回想起了...643 龍窟?星龍?330 兇惡疣豬057 小竈421 等你回來796 碎龍顱!(求訂閱!)485 頂級補習班250 別說話752 新的蓮花瓣?063 鬆魂一品772 美好重逢616 背刺天堂!425 八分之一081 那夜789 一起!504 屍鬼領袖!654 《破 防》694 罡星·神格671 誅蓮之瞳432 人話?630 那個男人831 以理服人529 曼烈女帝140 臥雪眠224 戰!戰!609 那個男人731 臥雪清晨643 龍窟?星龍?246 深仇大恨590 殺!360 亡魂輓歌588 巍巍青山!116 霜美人670 一波肥021 資格550 聽她親口說543 我應該在車底558 花滿帝都城700 不太疼701 榮狗!永遠滴神!779 他說656 危!083 桃養人236 初遇雪屍161 片雪摘星248 關於成長498 遊子歸204 筆芯018 強者的世界229 衣錦還鄉671 誅蓮之瞳173 風雪夜歸人461 衆生皆故人190 戰!212 不順從266 貼臉756 錦玉帝王711 大結局?206 體面248 關於成長449 回頭望故鄉352 吸收!新魂寵!360 亡魂輓歌541 優雅,永不過時!(求訂閱!)040 事故551 就是這個味兒!141 自選商店?821 護國神龍?785 神話·帝王605 榮陶陶之死133 爆掉魂寵!?071 戟與人307 好氣!683 刀下生,刀下死!(求訂閱)467 第四瓣·夭蓮518 追逐087 再見775 誰殺了我?256 上門桃兒387 雲巔·未來737 黑與白548 靈感大爆炸594 血花103 大薇說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