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6 月濺星河

夜晚時分,帝都城西-星野小鎮。

榮陶陶先是美美吃了一頓大餐,而後洗了澡、理了發,一身清爽的走出了理髮店。

當他終於有心情欣賞這美麗遊樂小鎮之時,赫然發現,天都已經黑了。

被南誠派來給榮陶陶當警衛員的星燭小哥倒是合格的很,足足一下午了,一句話都沒說過。

這警衛員小哥顯然是個行動派!

榮陶陶放下碗,小哥就給添飯。榮陶陶剛起身,小哥就去結賬!

好傢伙~

榮陶陶長這麼大,第一次有當“公子哥”的感覺,而且竟然是在星野地界?

不過也沒辦法,榮陶陶身上連個手機都沒有,至於錢...那更是身無分文。

要是沒有警衛員陪着,他都走不到理髮店這一步,早在川菜館的時候,就被扣下來刷盤子洗碗了......

而榮陶陶不知道的是,警衛小哥是在用沉默來掩蓋內心的激動。

儘管榮陶陶幻化出了一副陌生的皮囊,但是警衛小哥知道,自己守護的是誰!

松江魂武·榮陶陶!

這誰扛得住哇?

也就只有葉南溪還敢叫囂着宰了榮陶陶,誰陪在榮陶陶身邊能不懵?

“在你身邊路雖遠未疲倦,伴你漫行一段又一段......”

榮陶陶頭頂着云云犬,在遊樂小鎮的大街上閒逛着,嘴裡哼哼唧唧着半吊子粵語。

值得一提的是,到達了魂校級別應有的契合度之後,無論本命魂獸在體內還是體外,魂武者都可以施展命獸技。

出了雪境旋渦,氣候不再嚴寒,云云犬終於又回到了熟悉的狗窩。

難得主人喚它出來,又陪它在遊樂園中游逛,云云犬開心的很。

它吐着粉嫩的小舌頭,在榮陶陶的頭頂蹦來蹦去,也被這星光璀璨的遊樂園迷花了眼。

“路縱崎嶇亦不怕受磨鍊,願一生中苦痛快樂也體驗......”

榮陶陶的歌聲入得警衛小哥的耳,被自動過濾成純正的粵語發音,兩個字:好汀~

什麼叫盲目崇拜?

一邊聽着,警衛小哥也不忘記付錢,任由榮陶陶拿着一個棉花糖走遠了。

“吶~”榮陶陶拿着棉花糖,向頭頂上方送去。

“汪!”云云犬探前腦袋。

當它將臉埋在棉花糖中的那一刻,雲霧繚繞的小小身軀彷彿都與棉花糖融爲了一體,那畫面很是奇妙!

夭壽啦!

棉花糖成精了,自己把自己給吃了......

如此有愛的互動畫面,也引來了旁邊遊客的會心笑意。

雖然男孩長得普通了點,但是云云犬足夠可愛啊,而且,男孩的眼神很溫柔,甚至......

甚至好像不僅僅是溫柔,更有些歉意?愧疚?

在遊客們的駐足觀望中,一人一狗就這樣走遠了。

人一大口,狗一小口,人比狗還狗。

“抱歉哈,這麼長時間了,也沒好好陪過你。”榮陶陶將剩下的棉花糖棒棒送上頭頂,開口說着。

“嚶~”云云犬嗚咽着,粉嫩的小舌頭舔着棉花糖棒,幸福的眯起了黑溜溜的小眼睛。

說話間,榮陶陶來到了一處噴泉,或者應該叫大型許願池。

三層的噴泉結構中,最上層是一座精美的星野魂獸·黑白子的雕塑。

這種以智慧著稱的魂獸,其棋藝水平是世人認可的。

不少遊客都在往裡面扔硬幣,估計是祈福自己孩子智慧滿滿、學業有成之類的?

當然了,也不排除家長祈福自家孩子,長得像黑白子那樣俊美。

燈光的映襯下,透過一層流淌的水簾、在最下層的噴泉水池中,能看到鋪得滿滿的硬幣,還有錦鯉在在池中暢遊。

好傢伙~財富密碼?

祈福這事兒,算是被你們這羣星野奸商給玩明白了!

“硬幣,給我個硬幣。”榮陶陶回頭伸出了手。

警衛小哥急忙翻兜,遞給了榮陶陶四枚大洋。剛纔在川菜館吃飯找零,還真就有硬幣。

榮陶陶卻是隻拿了一枚:“不信我是不是?”

警衛小哥連連搖頭,也不說話。

榮陶陶和警衛員的組合,也讓周圍的遊客暗暗稱奇,畢竟警衛小哥衣着整齊,手臂上還掛着星燭軍臂章。

這是哪家的少爺出來玩來了?

對於這種二代,遊客們雖然不會當面說什麼,但是心中難免會有些鄙夷。

榮陶陶的確是榮家的少爺,甚至是雪境的少爺,但如果周圍的人知道榮陶陶是剛從哪裡出來,又即將到哪裡去的話,估計也就不會鄙視這位“少爺”了。

只見榮陶陶蹲下身來,看着最下層的水池,目光透過流淌的水簾,尋着裡面的許願池小口,手指一彈。

“啪~”

硬幣穿過水簾落入水中,卻是受到了池水影響,翻轉飄落在了許願池小口的邊緣。

“切~”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女孩的聲音,“不會用點力?你沒吃飯嘛?”

榮陶陶都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葉南溪來了。

而他剛剛用行動許下了豪言壯語,結果現實卻如此打臉,周圍的遊客也是心中暗暗發笑。

葉南溪當然知道榮陶陶的性子,只等他回懟過來,但卻發現男孩蹲在原處,一動不動。

反倒是他頭頂的云云犬很不開心,仰着小腦袋,對着葉南溪“嚶嚶狂吠”。

“汪汪!”

“小不點,好久不見啊。”葉南溪一腳踩在許願池邊緣,俯下身來,手指點了點云云犬的小鼻子。

“嚶~”云云犬縮了縮脖子,在榮陶陶的腦袋上跳了跳,沒再搭理葉南溪。

“你怎麼了,傷心了?”葉南溪順眼看向了一動不動的榮陶陶,她當然知道自己和榮陶陶即將面對什麼,更知道榮陶陶離開星野之後,迴雪境又要面對什麼。

所以榮陶陶許的願望,很可能與接下來的任務有關。

“再扔幾個就是了。”葉南溪心中一軟,頭都沒回,向後伸手勾了勾。

警衛小哥急忙將剩下的三枚硬幣交了出來。

“喏。”葉南溪拿着硬幣,推了推榮陶陶的肩膀。

榮陶陶終於有了一絲反應,他微微揚頭,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許願池內:“讓硬幣飛一會兒~”

“嗯?”葉南溪好奇的扭頭望去,那硬幣都落地了,你飛個屁飛...我去?

視線中,一條紅白相間的錦鯉遊蕩着,一吞一吐的嘴竟然碰了碰硬幣,將其向前推了推。

隨後,硬幣就這樣落入了許願池的圓形孔中。

“哇!真的假的啊?”

“誒呀!上天顯靈了呀,小朋友!你許得是什麼願呀?”

“告訴你就不靈了,別說啊,小兄弟你可千萬別說。”

葉南溪:???

她歪着腦袋、探下身來,仔仔細細查探着榮陶陶的眼睛,壓低了聲音:“知法犯法是不是?”

一般情況下,在尋常社會中是不允許使用魂技的。

更何況,是品質等級極高、極具社會威脅性的霜美人魂技·馭心控魂!

對於榮陶陶施展雲巔魂技·千變萬化,南誠這邊也算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是自家孩子,自己心中有數。

榮陶陶改頭換面不是爲了爲非作歹,而是爲了正常生活,如果用原本面貌示人,榮陶陶怕是會被團團圍住,寸步難行。

但是馭心控魂......

榮陶陶一臉的無辜的擡起頭,看着葉南溪:“真的是上蒼眷顧。”

葉南溪笑着橫了榮陶陶一眼,小聲道:“上蒼眷顧?你確定不是逆天改命?”

榮陶陶眨了眨眼睛:“你好中二哦。”

葉南溪:“......”

榮陶陶:“嘿嘿~我喜歡...嚯~”

“你嚯什麼嚯!”葉南溪面色微紅,放下踩在了許願池邊緣的涼拖,此刻的她早已褪下軍裝、換上了牛仔熱褲,盡情展現着自己的青春靚麗。

這裝扮很正常,沒什麼不妥的,但是榮陶陶這樣大呼小叫,反倒讓葉南溪有些羞赧,她繼續道:“錦玉那大長腿足有一米八,也沒見你大呼小叫的。”

聞言,榮陶陶不由得愣了一下:“也對哈!”

光顧着任務了,竟然忘了養眼了!

話說回來,錦玉那華美雪氅將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想看也看不到啊?

榮陶陶站起身來,一臉鄙夷的看着葉南溪:“你這小腦袋瓜裡天天都在想些什麼?

別人在大殿上研究作戰計劃、治國方案,你在那偷偷研究帝王的腿長?”

葉南溪面色更紅了,不經意間被戳中的心思、頗有點惱羞成怒的意思:“你閉嘴!”

榮陶陶的笑容愈發的古怪:“今年來雪境過年吧,我讓大長腿親自接待你。”

“誒呀你別說了。”葉南溪拽着榮陶陶的手腕,急急忙忙跑離了許願池區域。

“呦~害羞呢~”

聽着那陰陽怪氣的聲音,葉南溪惱羞成怒之下,終於還是沒忍住,奔跑之中,一把將榮陶陶拽向前方,順勢踹出了一腳。

我躲~

“兄弟,愣着幹什麼,快逮捕她!”榮陶陶急忙說着。

快步追來的警衛小哥當然知道榮陶陶是在開玩笑,所以他默不作聲,沒有搭茬。

他也沒辦法搭茬,逮捕葉南溪?

這可是南魂將的千金,誰敢動手?當然了,小哥也不敢懟榮陶陶,畢竟這位也是徐魂將的公子......

萬幸,榮陶陶不是囂張跋扈的二代,這只是個單純的玩笑。

吵鬧間,兩人來到了旋轉木馬邊。

雖然榮陶陶來過不少次星野小鎮,但是又回到旋轉木馬這裡,也不免勾起了當年的回憶。

時間過的太快了,一晃已經三年過去了。

“玩不?”葉南溪還是一副餘怒未消的模樣,但似乎也是被勾起了回憶,便歪頭示意了一下遠處的旋轉木馬。

榮陶陶咧了咧嘴:“也行。”

“啊?”聽到這樣的迴應,葉南溪不由得愣住了,三年前的那次邀請,榮陶陶可是明確拒絕的。

葉南溪面色狐疑:“怎麼,你轉性了?你不是說旋轉木馬是女孩子玩的麼?”

榮陶陶看向了葉南溪:“三年了,你記性不錯啊?”

葉南溪聳了聳肩膀:“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習慣周圍有拒絕的聲音,你開了先河。”

好嘛~

差點忘了你是個猖狂霸道的二代。

榮陶陶咧了咧嘴:“玩唄,我都19歲了,再不玩就沒機會了。

要是過了20歲,還坐旋轉木馬的話,那實在是太幼稚了,丟不起那人吶~”

葉南溪:???

他是不是說我呢?是不是損我吶!?

“走走走!”榮陶陶感覺到事情不妙,一手推搡着葉南溪,一手拍了拍頭頂的云云犬,“我帶你去玩哈,咱感受感受轉圈圈到底怎麼個幸福法兒。”

“汪~”

排隊之間,葉南溪小聲道:“我媽申請的魂珠已經下來了,來找你之前,我已經鑲嵌好了。”

“哦?”榮陶陶心中一動,直接開啓了鬆雪無言,在葉南溪腦海中印下了一句話,“換的額頭魂珠?”

既然成功在對方的腦海中留下了話語,那葉南溪大概率是把額頭魂珠換了,當然了,也不排除葉南溪沒有開啓精神屏障的可能。

讓榮陶陶沒想到的是,他還真就猜錯了。

葉南溪搖了搖頭,小聲道:“眼部魂珠,心月狐·幻術魂技·月濺星河。”

聞言,榮陶陶眼前一亮。

好傢伙,你掏着了呀!

幻術·月濺星河是相當不錯的精神輸出類魂技,更關鍵的是,心月狐這種月下獨自美麗的生物,算是比較罕見、且非常難以抓捕的。

主要是這種生物嗅覺過於靈敏、生性警惕,速度奇快,一不留神就會讓它跑沒影了。

“可惜了,我的星野魂法只是五星巔峰,要是達到六星的話,申請下來的是傳說級魂珠,就能一直用好久了。”葉南溪面露可惜之色,顯然也非常喜愛這項幻術魂技。

這項魂技與雪境魂技·風花雪月差不多,同樣是“一眼萬年”類的魂技。

但比風花雪月功效要差一些。

並不是精神輸出差,而是星技·月濺星河無法按照施法者的意願自己創造、改變幻術世界。

也就是說,這項幻術創造出來的世界是固定的,且輸出方式也是固定的。

榮陶陶舔了舔嘴脣,看向了葉南溪:“來,給我看看。”

葉南溪:“現在?”

“嗯嗯。”

葉南溪遲疑了一下,隨後卻也釋然了,榮陶陶的精神抗性擺在那裡,稍稍中一下幻術,算不得什麼。

隨後,她的眼中掠過了一絲奇異的光芒。

唰~

下一刻,榮陶陶從擁擠的排隊場景中,突兀落入了寬闊的星野草原中,雙腳也落入了一條溪流之中。

所謂溪流,並不是普通的河流,而是一條由璀璨星辰構成的“星河”!

不是夜幕中懸掛的璀璨星河,而是藍白相間的星辰所構成的“星河”!

“嘖。”榮陶陶忍不住嘖嘖輕嘆,下意識的想要擡腿,但是那淹沒腳踝的星河卻帶着禁錮的效果,將榮陶陶牢牢束縛在緩緩流淌的河流之中。

微風吹過,綠草飄蕩,盪漾出瞭如麥浪般唯美的起伏輪廓。

夜幕繁星之下,一切的景象都是那樣的美好。

直到夜空中那一輪明月愈發的皎潔明亮,直至那白月光愈發的濃郁,籠罩了榮陶陶的身體。

被禁錮在星河溪流中的榮陶陶,從最開始的嘖嘖稱奇,到此刻的面色凝重,也感受到了大腦被刺痛的滋味。

榮陶陶也感覺得到,葉南溪已經將幻術的威力壓制最低了。

而在這種情況下,榮陶陶又感覺頭頂一暗,代表着精神輸出的月光竟然又暗淡了些?

榮陶陶急忙擡頭望去。

在那皎潔明月的大背景下,葉南溪窈窕的身影飄浮其中,好像在幫助榮陶陶遮擋月光似的。

夜風吹拂着她那俏麗的短髮,肆意的飛舞着。

“你說,我們明天能成功麼?”

榮陶陶咧嘴笑了笑,對着那皎潔的明月豎起了一根大拇指:“一會騎木馬,明天騎星龍!”

“切~還真是不怕死呢。”葉南溪雖然口中這樣說,但嘴角卻是抑制不住的微微上揚。

看着榮陶陶那招牌式的表情和動作......

說真的,的確讓人心安。

824 將在外!768 殺!750 回家324 生死一刻!249 功成779 他說269 踏浪而歌238 不服!167 乾飯王150 青山278 躺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003 稀有魂槽092 斬妹陶?062 機會?274 嘲諷大師!140 臥雪眠478 墓碑425 八分之一496 靈魂暴擊718 兇殘禍水710 惡毒王后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364 聽說338 十二·大家庭195 雪獄角鬥場!699 南魂將的世外桃源529 曼烈女帝078 有夢想的人729 冰晶結界?354 恭喜發財032 站起來了!191 古老的傳言796 碎龍顱!(求訂閱!)226 命換的!319 雪林邊的篝火051 白燈紙籠060 亂秀742 我要贏!516 少魂薇582 暴脾氣720 雙倍的陰陽071 戟與人110 災厄雪絨127 不夜天?018 強者的世界808 母愛如海...嘯山崩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112 神寵!222 一步之遙576 殺044 初學魂技118 亡命078 有夢想的人117 獄·蓮!660 你搞我啊?191 古老的傳言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827 第五瓣·血蓮!(求訂閱!)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519 煙火下的我們588 巍巍青山!299 成長765 屠龍!(求訂閱!)713 吻492 人生大事202 征程!133 爆掉魂寵!?755 兵刃傳說580 再見女帝141 自選商店?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76 小人352 吸收!新魂寵!395 海洋魂法!258 《魂武之巔》626 太苦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539 查房?401 兩隻維京人424 淘淘的快樂488 活膩了?385 紅521 凌晨三點275 越吃越有821 護國神龍?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113 三牆?212 不順從175 豬061 意義243 恐懼buff?687 彼此成全532 平事桃?218 反向操作155 饞195 雪獄角鬥場!299 成長094 桃養人193 故事繼續
824 將在外!768 殺!750 回家324 生死一刻!249 功成779 他說269 踏浪而歌238 不服!167 乾飯王150 青山278 躺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003 稀有魂槽092 斬妹陶?062 機會?274 嘲諷大師!140 臥雪眠478 墓碑425 八分之一496 靈魂暴擊718 兇殘禍水710 惡毒王后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364 聽說338 十二·大家庭195 雪獄角鬥場!699 南魂將的世外桃源529 曼烈女帝078 有夢想的人729 冰晶結界?354 恭喜發財032 站起來了!191 古老的傳言796 碎龍顱!(求訂閱!)226 命換的!319 雪林邊的篝火051 白燈紙籠060 亂秀742 我要贏!516 少魂薇582 暴脾氣720 雙倍的陰陽071 戟與人110 災厄雪絨127 不夜天?018 強者的世界808 母愛如海...嘯山崩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112 神寵!222 一步之遙576 殺044 初學魂技118 亡命078 有夢想的人117 獄·蓮!660 你搞我啊?191 古老的傳言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827 第五瓣·血蓮!(求訂閱!)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519 煙火下的我們588 巍巍青山!299 成長765 屠龍!(求訂閱!)713 吻492 人生大事202 征程!133 爆掉魂寵!?755 兵刃傳說580 再見女帝141 自選商店?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76 小人352 吸收!新魂寵!395 海洋魂法!258 《魂武之巔》626 太苦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539 查房?401 兩隻維京人424 淘淘的快樂488 活膩了?385 紅521 凌晨三點275 越吃越有821 護國神龍?661 清理門戶!(求訂閱)113 三牆?212 不順從175 豬061 意義243 恐懼buff?687 彼此成全532 平事桃?218 反向操作155 饞195 雪獄角鬥場!299 成長094 桃養人193 故事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