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 廢墟上的帝國

“梅先生!”

“校長!”隨着衆人頭頂上方那遮天蔽日的宏偉身影徐徐消散,一時間,一道道關切的聲音傳出。

斯華年仰頭望去,卻是見到那龐大的霜雪身軀已然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層層霜雪之中,一個仰躺、墜落下來的渺小身影。

巨匠之軀狀態下的斯華年,急忙伸手去接老校長,但卻被一道雪色閃電搶了先。

那身披黑甲的梅紫,旋轉穿梭的速度甚是驚人!

但在接觸到梅鴻玉的那一刻,她狂猛的勢頭驟然一減,雙腳連連踏空、迅速剎車,隨後,梅紫那攙扶的動作也輕柔了不少。

看來,在這位“不孝子女”的內心深處,還是在乎老父親的。

榮陶陶一臉關切的仰望高空,直至梅紫攙扶着梅鴻玉緩緩降落在地上,他急忙向身側爬了兩步,從高凌薇的指縫中滑落而下。

“梅老。”

“校長,沒事吧?”陣陣關切的聲音中,董東冬急忙上前。

然而對於衆人而言,此刻的梅鴻玉並不好接近。

因爲他那看似消瘦、佝僂的身體裡,一股股劇烈的魂力波動正向外盪漾着。

察覺到這種情況,榮陶陶也是放下心來。

既然老校長這麼有精神頭,那還能有啥事啊?

果不其然,梅鴻玉搖了搖頭,一如既往的面色陰沉,聲音嘶啞:“無妨。”

但董東冬卻是心頭一沉!

他與榮陶陶的想法完全相反,到達梅鴻玉這個級別,對自身的控制已是登峰造極。

無論是對身體每一個細節的把控,亦或者是對體內魂力的控制,老校長本該信手拿捏,但此時此刻,梅鴻玉根本控制不住體內盪漾的魂力,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沒有人知道,爲衆人保駕護航的梅鴻玉到底承受了多少傷害,又付出了多少代價。

只是在衆人的注視下,董東冬和梅紫一左一右,攙扶着老校長離去了。

夏方然看到這一幕,也急忙屁顛屁顛的追過去了。

榮陶陶有心說什麼,卻被一隻冰涼柔軟的手掌握住了手心。

“讓梅校長休息一會兒吧。”身側,傳來了高凌薇的聲音,不知何時,女孩也落了下來。

看着老校長那佝僂的背影,在年輕力壯的魂武者攙扶下遠去,不知道爲什麼,榮陶陶的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剛剛他還覺得老校長很有精氣神,現在再看老校長的背影......

“主人!它們怎麼辦?”一道稍顯急切的聲音傳來,榮陶陶急忙回過神來,轉頭望去。

帝國中,唯有雪月蛇妖一族稱呼榮陶陶爲主人,從族長到族人,無一例外,皆是虔誠的信徒。

榮陶陶:“怎麼回事?”

“我的同伴被冰封了,我們該怎麼辦?”雪月蛇妖面色焦急,開口說着,一頭的細蛇也是嘶嘶作響。

顯然,雪月蛇妖將榮陶陶當成了無所不能的神明。

榮陶陶順着雪月蛇妖的指引,也看到了幾座精美異常的冰晶雕塑。

這當然是晶龍噴灑星技·冰晶息的結果。

榮陶陶也有口吐霜雪的能力,魂技名爲霜之息,但是跟人家晶龍比起來,榮陶陶的霜之息簡直就是“地攤貨”。

榮陶陶倒是也能凍僵目標,但是需要一定的時間。

哪像這該死的晶龍,一口雪霧噴灑出去,萬物生靈在短短几秒鐘之內便被徹底冰封了!

“別動,千萬別動它們!”榮陶陶急忙開口,生怕莽撞的魂獸們敲碎冰雕。

榮陶陶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星技·冰晶息,但是他的雪鬼手卻是經歷過。

雪鬼手以霜雪之姿,被凍結的毫無脾氣,這星技怎麼可能是凡品?

榮陶陶甚至敢斷言,一旦敲碎了冰雕,裡面的雪月蛇妖、錦玉妖同樣也得碎裂成一地的冰塊!

不敲碎冰雕的話,被封印其中的生靈,起碼還有一點點活下去的希望。畢竟被冰封的是雪境魂獸,且品質等級頗高,霜雪抗性是擺在這裡的。

有了榮陶陶的命令,魂獸們當然不敢貿然去敲碎冰雕了。

榮陶陶當即環顧四周,找到了鬆雪智叟:“你聯繫你的族人,用樹枝、樹藤把冰雕都搬去宮殿裡,一定要輕拿輕放,我讓戰士們去點燃篝火,讓這些冰雕自然融化。”

“統領。”鬆雪智叟那蒼老的聲線中,帶着一絲苦澀的意味。

榮陶陶眉頭微皺:“怎麼?”

鬆雪智叟:“帝國宮殿已經坍塌了。”

榮陶陶愣了一下,轉頭看向了身後,昔日裡那宏偉的宮殿,此刻已然變成了一片廢墟。

而且不僅僅是宮殿,這偌大的帝國城池範圍內,經受了一輪又一輪冰晶塊的洗禮。

放眼望去,滿目瘡痍,偌大的帝國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風采。

“那就把冰雕搬去大殿連接蓮花的地下通道。”一旁,傳來了一道溫潤的嗓音。

鬆雪智叟看到了帝王·錦玉,當即低下頭:“是,統領。”

鬆雪智叟一族是非常穩妥的搬運工。

它們的行動速度本來就緩慢,又有可以延展的樹枝、樹藤爲搬運做穩固繩索,再加上沉穩的性格,這任務交給它們,自是無需擔憂。

至於冰晶雕塑們是否能存活下來,那就要看命了。

“淘淘,不用太過擔憂,我的雪巨匠還活着。”楊春熙邁步走來,柔聲安慰着。

與其他被冰封的生物一樣,楊春熙的魂寵也被晶龍大噴特噴,被凍結的毫無脾氣。

在榮陶陶雪鬼手的幫助下,楊春熙脫離危險的第一時間就把雪巨匠收回了魂槽之中。現在看來,被冰封的雪巨匠沒有大礙。

但是應了那句歌詞“有媽的孩子像塊寶”,魂寵·雪巨匠有楊春熙爲依靠,可以返回魂槽世界,但是這羣雪月蛇妖、錦玉妖......

要知道,魂槽作爲魂寵安逸的家園,自然是有休養生息的效果的。

想着想着,榮陶陶突然心中一動!

要不要讓將士們吸收魂寵?

小心翼翼的在冰雕上鑽一個小孔,只要人類士兵的手指能觸碰到魂獸任意一個身體部位,就能將其吸收進入魂槽之中。

當然了,這一切的前提一定是雙方自願,這也就意味着,被冰封的魂獸一定要是清醒狀態。

如果是昏迷、死亡之人,又何來“意願”這一說?

希望這羣被冰封的魂獸還清醒着吧......

榮陶陶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在場的人族戰士不免心中微動。

茫茫雪境之中,人形魂獸是最難馴服成爲魂寵的!

既然雪月蛇妖一族將榮陶陶奉爲信仰,錦玉妖一族將榮陶陶當做統領,那麼遠征軍戰士們作爲榮陶陶的戰友、下屬,理應能獲得這些人形魂寵的信任。

說句不好聽的,哪怕是不靠自身能力收服、單單只是借榮陶陶的光,這羣人形魂獸也會對人族將士們恭敬有加!

“可行!”高凌薇頗爲果決,藉着己方的影響力,更藉着這次戰爭大捷,遠征軍將士們順勢而爲,提高己方戰鬥力的同時,也與帝國魂獸聯繫更加緊密。

一舉數得,何樂而不爲?

“師......”榮陶陶的“娘”字沒喊出口,便意識到梅紫去陪伴老父親了。

他遲疑了一下,道:“徐團,你去跟各個部隊的弟兄們商議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吸收魂寵的意向,再讓人統計一下被冰封的魂獸數量。”

而飛鴻軍領袖·徐清的迴應,卻是讓榮陶陶有些錯愕。

他邁步上前,湊到榮陶陶耳邊,小聲道:“相比於咱們精挑細選出來的獵殺小部隊,城外待命的雪戰十七團更需要這些魂寵,赫連諾團長的部隊纔是守城的主力軍。”

榮陶陶微微張着嘴,在徐清的臉上彷彿看到了四個大字:高風亮節!

要知道,這可是錦玉妖!這可是雪月蛇妖!

這是什麼級別的誘惑?

一個個魂獸都是殿堂級、傳說級的,而且還是極其難得的人形魂獸!

好一個瀟灑的徐清,的確是個幹事業的人!

他說得沒錯,雪境遠征軍這支聯合部隊,是專門爲了攻佔橋頭堡而特殊組建的團隊。

可以預見的是,這支聯合部隊總會有解散的那一天,各個部隊未來的任務、主攻方向也會做出調整。

但無論別的團隊去幹什麼,赫連諾的雪戰十七團必然是深深紮根於帝國的團隊!

一旁,高凌薇開口說道:“徐團暫時不用考慮那麼多,幫助被冰封的魂獸是目前的第一任務,耽擱不得。

在我們重建帝國的過程中,4、5萬帝國戰鬥序列,35、6萬帝國平民,以及數十萬帝國周邊部落民,總會有願意與遠征軍將士們並肩作戰的魂獸。”

聽着高凌薇的命令,徐清立刻點頭:“是,總指揮!”

說着,徐清便轉身離去了。

而高凌薇的計劃,也讓榮陶陶暗暗點頭。

如果雪燃軍能做到人手一隻強大的魂寵,這對戰鬥力將是一種怎樣的提升?

人族與獸族也必將更加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形成命運共同體。

在魂獸數量遠遠多於人族戰士的情況下,雪燃軍不僅可以精挑細選魂寵,更可以穩紮穩打、尋找那些適合的、有意願成爲魂寵的魂獸。

吸收魂寵,萬萬不能強買強賣!

哪怕是你耍些心機手段,吸收到了一個強大的魂寵,那又有什麼用呢?

魂寵叛變的例子比比皆是,斯華年之前的霜美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總指揮。”十二團以及幾名飛鴻軍將士等待許久,待徐清走後,也終於走了上來。

他們雙手中高高託舉着一枚枚形狀不規則的結晶體,顯然是晶龍一族的巨大星珠。

這些晶龍的命珠,象徵意義、研究價值均大於實際功效。

因爲魂武者們根本無法鑲嵌星珠,倒是可惜了晶龍這麼強勢的星技了。

反正榮陶陶是眼饞得很,一珠四技!

奶腿的!

魂武世界中,哪裡去找一珠四技的魂珠?

絕大多數魂獸都只有一項魂技,擁有兩項魂技的魂獸也不少,但是擁有三項魂技的魂獸?

榮陶陶南征北戰了這麼久,就沒見過擁有三項魂技的魂獸!

這狗屁龍窟、狗屁星獸,是真強悍啊?

也不知道這羣傢伙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起碼對於人族而言,龍族還真有一種降維打擊的感覺。

高凌薇:“先收着吧,日後運送出旋渦、交回隊裡,看看能研究出什麼來。”

說話間,高凌薇似有似無的看了榮陶陶一眼。這個世界上,她是唯一一個知曉榮陶陶秘密的人。

而榮陶陶則是搖頭嘆了口氣,側面迴應道:“當初在星野旋渦的時候,我們也曾繳獲過星龍的命珠,這麼長時間了,星野研究學者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

高凌薇心中稍稍有些失望,畢竟,晶龍的技能如此強勢,衆人都看在眼裡。

不能爲人族所用,真的是太可惜了。

“淘淘。”一旁,集結了星燭軍將士的南誠,清點過人數之後,也走了過來。

“南姨,怎麼樣?星燭軍兄弟們還好麼?”榮陶陶急忙詢問道。

南誠真誠的可怕,直接搖了搖頭:“有傷,無亡。但我們已經快要達到極限了,哪怕是戰士們的意志再堅定,也撐不下去多久了。

之前,爲了穩定本命魂獸的情緒,將士們大都與本命魂獸做出了承諾,此役之後,也算是完成了任務。

不少星野本命魂獸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如果不完成承諾,戰士們未來的前途將會受到極大影響。”

榮陶陶心中一緊,急忙道:“三天能忍麼?就三天!三天後我送你們出旋渦!”

爲衆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星燭軍團大老遠來雪境,深入旋渦深處幫忙、出生入死,榮陶陶和全體雪燃軍,絕對不能斷了星燭軍兄弟們的後路。

本命魂獸可不是鬧着玩的,與魂寵不同,本命魂獸鬧情緒的話,魂武者再苦再難也得忍受,畢竟這是魂武者的共生魂獸。

所以,對本命魂獸的承諾,必須要完成!

百員星燭軍精兵強將,因爲本命魂獸的造反,未來的實力無法再精進,這責任誰來負?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如此,榮陶陶爲什麼還要執意等上三天?

因爲他不知道其他帝國的龍族是否會來報復!

雖然星燭軍很難幫上忙了,但是榮陶陶作爲蓮花瓣的擁有者,對龍族的殺傷是極大的,他不能立刻就走!

“可以。”南誠點了點頭。

“辛苦了,南魂將,真是委屈你們了。”高凌薇面露歉意之色,開口說道。

“都是兵,都是執行任務,應該的。”南誠輕輕點頭,看着眼前兩位優秀的年輕人,尤其是頭髮亂糟糟的榮陶陶,南誠的心中竟稍稍有些不忍。

出乎意料的是,南誠竟然擡起手,理了理榮陶陶的頭髮:“四個月了,你們也該歇歇了。再年輕,身體也不是鐵打的。”

說話間,南誠的眼神也柔軟了下來。

這一刻,她突然變回了有血有肉的“人”。

榮陶陶和高凌薇的同齡人,現在還在忙着寫畢業論文吧?

而這倆人,已經殺到了旋渦最深處,甚至是殺穿了一個帝國......

南誠的動作,不是將士在戰場上應有的動作,畢竟榮陶陶是這支部隊的副總指揮。

顯然,在這一刻,南誠不再是榮陶陶的同僚,而是他的阿姨。

而且南誠的話語也摻雜了個人因素在裡面,畢竟她是星野戰士,在這雪境旋渦最深處,她活的太艱難了......

“謝謝南姨關心。”榮陶陶雖然頭髮亂糟糟的,但是眼神明亮,笑容依舊是那樣的治癒人心,“攻堅拿下了這座橋頭堡,雪燃軍的事業也可以步入正軌了,我們也可以稍稍放緩一些腳步。”

足足四個月極高強度的作業,趕路、戰爭、招降、圍城、滲透、顛覆、決戰......

暫且不提這一系列的任務,單單是讓一個人在這裡生存下來,就需要極大的毅力了。

梅花香自苦寒來。

這一次征程,將榮陶陶和高凌薇這兩個年輕人磨礪得如何堅韌,是世人難以想象的。

不僅僅是兩位領袖,就連那打打下手、如履薄冰的樓蘭姐妹,也必然是脫胎換骨的質變!

說着,榮陶陶扭頭看向了宮殿方向,放眼望去,一片殘垣斷壁。

既然已經拿下了這裡,接下來,便是如何守護這裡,如何重建這裡了!

順着榮陶陶的目光,衆人似乎都意識到了什麼。

在這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之下,沒有人再開口,只是默默的望着這座被徹底摧毀的城市,感受着戰後的淒涼蕭索......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傳來了何天問的話語:“不要被這樣的景象困擾,淘淘。”

榮陶陶咧嘴笑了笑,似乎是被說中了心思,所以選擇了回懟:“何警衛,我是你的上級,你可以叫我首長。”

何天問卻是不搭茬,繼續說道:“你看到的是一片廢墟。”

榮陶陶遙望着坍塌的宮殿,幻想着之前它那輝煌雄偉的輪廓:“怎麼?你看到的不是麼?”

何天問:“破而後立,敗而後成。”

“哦?”榮陶陶忍不住扭頭望去,也看到了何天問那無比明亮的眼神。

何天問突然笑了,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榮陶陶的肩膀:“我看到的,是一個嶄新的秩序。”

聞言,榮陶陶不由得抿了抿嘴脣。

何天問這一句擲地有聲的話語,說得榮陶陶暗暗心悸。

他說得對!

wWW▪ тt kдn▪ c○

一個嶄新的帝國,一個嶄新的秩序!

這話...可真帶勁兒!

...

繼續五千字,繼續求些票票~

134 殺!058 薇570 執念018 強者的世界772 美好重逢560 榮教就位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399 我的!063 鬆魂一品075 大幕拉開149 你自由了437 玩壞105 刺激412 殺!564 並不遙遠809 夢想•現實828 荒蠻之花613 敬659 造反686 相侵相礙一家人211 有我653 魂寵陶?307 好氣!517 鬆魂小當家682 祖宗456 禮!尚!往!來!135 除夕366 會哭的孩子有...324 生死一刻!397 炸場?332 洪流445心碎的聲音172 沸騰的心803 畫(求訂閱!)216 撞碎南牆!380 餿主意660 你搞我啊?702 天才?735 大軍!大軍!774 不當人子?540 大戰將至!510 黑甲紅纓800 待(求訂閱!)639 營地裡的白霧747 起飛?198 雪將燭081 那夜800 待(求訂閱!)313 滿載而歸142 酣暢457 雪大氅與青山旗381 松柏·紅妝②120 公開處刑?412 殺!313 滿載而歸212 不順從352 吸收!新魂寵!081 那夜083 桃養人749 刺王殺駕?390 @華夏751 帝國的崩塌759 滲透259 餃子101 私人訂製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596 坑窪的月252 玉汝於成012 徐太平295 幸811 雲巔龍族?698 棉花糖與沮喪少女165 試試!?572 十八288 舞臺中央750 回家493 一碗肉絲麪635 詭異至寶!769 新神!(求訂閱!)719 你忍一下?202 征程!613 敬638 靦腆少年?275 越吃越有314 倒計時813 小晉級454 美石榴472 他的故事686 相侵相礙一家人781 喜070 總有一天375 等811 雲巔龍族?125 風雪189 勝負?561 十小魂!738 薇將軍!(求訂閱!)225 拼命的意義256 上門桃兒255 新魂槽!魂士巔峰!
134 殺!058 薇570 執念018 強者的世界772 美好重逢560 榮教就位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399 我的!063 鬆魂一品075 大幕拉開149 你自由了437 玩壞105 刺激412 殺!564 並不遙遠809 夢想•現實828 荒蠻之花613 敬659 造反686 相侵相礙一家人211 有我653 魂寵陶?307 好氣!517 鬆魂小當家682 祖宗456 禮!尚!往!來!135 除夕366 會哭的孩子有...324 生死一刻!397 炸場?332 洪流445心碎的聲音172 沸騰的心803 畫(求訂閱!)216 撞碎南牆!380 餿主意660 你搞我啊?702 天才?735 大軍!大軍!774 不當人子?540 大戰將至!510 黑甲紅纓800 待(求訂閱!)639 營地裡的白霧747 起飛?198 雪將燭081 那夜800 待(求訂閱!)313 滿載而歸142 酣暢457 雪大氅與青山旗381 松柏·紅妝②120 公開處刑?412 殺!313 滿載而歸212 不順從352 吸收!新魂寵!081 那夜083 桃養人749 刺王殺駕?390 @華夏751 帝國的崩塌759 滲透259 餃子101 私人訂製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596 坑窪的月252 玉汝於成012 徐太平295 幸811 雲巔龍族?698 棉花糖與沮喪少女165 試試!?572 十八288 舞臺中央750 回家493 一碗肉絲麪635 詭異至寶!769 新神!(求訂閱!)719 你忍一下?202 征程!613 敬638 靦腆少年?275 越吃越有314 倒計時813 小晉級454 美石榴472 他的故事686 相侵相礙一家人781 喜070 總有一天375 等811 雲巔龍族?125 風雪189 勝負?561 十小魂!738 薇將軍!(求訂閱!)225 拼命的意義256 上門桃兒255 新魂槽!魂士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