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 你搞我啊?

入夜時分,萬安關外20公里處。

一隊人馬頂風冒雪、快馬加鞭。

青山黑麪四人組呈菱形隊形,肩膀上分別扛着一杆大旗,定格着周圍的寒風與霜雪。

鬆魂教師四人組同樣呈菱形隊形,圍繞在高凌薇與榮陶陶的周圍。

隊伍最中央,毫無疑問是榮陶陶與高凌薇,當然,還有一個寸步不離的警衛員-史龍城。

隨着小隊闖入一片山林之中,一馬當先的韓洋大聲勒馬:“籲~”

“今夜於此安營紮寨。”高凌薇適時的開口命令道,“製作冰屋。”

一衆人紛紛下了雪夜驚,忙活了起來。

斯華年卻是端坐在雪夜驚上,看着腳邊呼哧帶喘的雪巨匠,她又看了一眼按計劃行事的衆人,隨即,她的膝蓋處一陣霜雪瀰漫。

唰~

一個身材高挑、披着霜雪大氅的魂獸赫然出現。

長髮、長衫,一身的霜雪一圈圈向外擴散着。

那白皙迷人的面容上帶着絲絲冷傲之色,雪境女王的氣場,瞬間充斥在這片山林之中。

霜美人出現的第一時間,便稍稍皺了下眉。

雖然她一直身處斯華年的魂槽中,接收不到外部的任何信息,但她卻早已經感覺到,主人已經返回了雪境。

只是沒想到,再被召喚出來,會是出現在一片荒郊野嶺之中。

她本以爲自己會出現在松江魂武演武館中,出現在有食物、有茶、有書籍消遣的人類居所。可以休閒娛樂、享受一番。

而眼前這惡劣環境......

自然而然的,霜美人對自己被從魂槽裡叫出來頗有些不滿。

無論霜美人與斯華年關係如何,魂槽的舒適度卻是實打實的。

但霜美人那不悅的表情一閃即逝,隱藏的還算不錯。因爲落地之後,霜美人立刻察覺到一隻皮靴正懸在她的腦側。

到了斯華年這個級別,其本命魂獸·雪夜驚的等級與體型是毋庸置疑的。

這匹雪夜驚的肩高足有兩米五,如果是普通人,怕是連上馬都困難......

只見斯華年輕輕踢了踢雪巨匠的腦袋,手指了一下一旁的樹木:“去那邊守衛。”

口中說着,她也掃了霜美人一眼。

霜美人明白了主人的意思,默不作聲,沒有反抗,帶着雪巨匠走向了左前方。

看着霜美人聽令離去的背影,斯華年的眼眸微微眯起,眼底似乎隱藏着什麼。

關於引誘霜美人造反之事,衆人定下了非常詳盡的計劃。

按計劃行事的衆人,通過雪境魂技·寒冰屏障搭建了三座冰屋。

高凌薇佇立在三座冰屋的中心點處,適時的開口道:“我們再向前行、愈發的靠近雪境旋渦,風雪就會很大。

夜晚時分也不利於我們趕路,大家辛苦一天了,好好休整,明天一早我們進雪境旋渦。”

“是!”

“是!”將士們迴應的聲音傳來,三座冰屋很快便搭建完畢。

與雪巨匠佇立在樹旁的霜美人,自然也在迅速吸收、消化着高凌薇傳遞的信息。

進雪境旋渦?

這裡距離雪境旋渦很近?這羣人類進入雪境旋渦幹什麼?

高凌薇再次開口道:“輪崗值夜......”

高凌薇迅速安排着,士兵們令行禁止,展現出了非常高的戰術素養。

隊伍內出了三個人,分列三座冰屋外側,兢兢業業的立崗駐守着。

衆人的雪夜驚都沒有回收,它們分列各處,那深藍色宛若探照燈一般的巨大眼睛,也在向漆黑的四周觀望着。

極具穿透性的“探照燈”,將這夜色下的雪林照得宛若鬼片一般。

然而...相比於探查周圍雪林、值崗駐守而言,雪夜驚們存在真正的意義,是見證今夜可能發生的一切。

這麼多匹雪夜驚,也唯有斯華年的那一頭是最重要的。

衆人也不得不這麼做!

事關斯華年未來的發展問題,必須得小心謹慎。

衆人也曾想過讓斯華年召喚出來霜美人,斯華年全程不參與,而是通過他人之手,直接將霜美人宰了,把這事兒糊弄過去。

但就怕雪夜驚察覺到魂槽裡的魂寵消失之後,心中胡思亂想。

既然青山軍有這樣的能力,那麼最好別將希望寄託在雪夜驚身上,做事要做到通透!

與其讓雪夜驚胡思亂想、衆人演戲,斯華年隨後安慰。倒不如讓雪夜驚親眼見證這一切,與主人同仇敵愾!

名義上,霜美人是雪夜驚的隊友,它們同在斯華年的身體裡,也同是雪境魂獸。

但是本質上,雙方的立場並不相同。

雪夜驚纔是與斯華年融爲一體的生物,雙方纔是命運糾纏在一起的存在!

人死命獸死,命獸死人殘。

對於一個造反的霜美人,一旦衆人解決、甚至有斯華年親自參與其中的話,不僅僅會消除隱患,更可能會讓雪夜驚與斯華年的契合度更高。

同仇敵愾,纔是正途!

高凌薇下達命令完畢後,在霜美人似有似無的眼神注視下,斯華年邁步走進了一座冰屋。

有句話說得好,當你看一個人不順眼的時候,對方做什麼都是錯的。

從始至終,斯華年就沒有改變過,一切髒活累活都不關她的事兒。

無論是修建冰屋、還是輪崗值夜,統統都沒有斯華年的事兒。

惡霸的風格就是如此,大家早就都已經習慣了,更何況是伺候了斯華年許久的霜美人?

她豈會不知道主人的行事作風?

但此時,霜美人不再是那個乖巧寵物了,她的心思已經改變了。

人類有輪崗,可以休息,她卻沒有。

話說回來,如果按照霜美人的理論,更不滿的應該是雪巨匠。

從始至終,雪巨匠都被霜美人操控着,它纔是真正的奴隸,沒有一點權利。

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統統都掌握在霜美人的手心裡。

所以,一切的情況都不過是引子罷了,雙方之間的根本矛盾,是一個實力暴漲的王者不願再屈居人下,再也忍受不了被當成他人的寵物。

霜美人一族,纔是真正該奴役衆生的種族!

此刻的霜美人,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跪在斯華年腳邊屈服,甘願給對方當魂寵的她了。

這位來自裟佳軍團的核心成員,昔日裡連大統領裟佳都無法命令,反倒被死敵人類命令?

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實力變了、心態變了,一切的一切就都變了。

寂靜的夜,瑩燈紙籠在三座冰屋之間瀰漫,雪夜驚的眼眸燈光四處探照着。

有雪巨匠、霜美人這種級別的恐怖生物存在,哪怕是身處無比兇險的萬安關外,營地也是一片寂靜。

尤其是兇殘暴虐的雪巨匠,它那一身的氣勢可不是開玩笑的。

直到後半夜,小隊衆人開始輪崗,榮陶陶伸着懶腰,走出了一座冰屋。

他來到徐伊予的值崗地點,輕聲道:“徐姐,回去休息休息吧,進了雪境旋渦就不知道什麼樣了。”

徐伊予默默點頭,防着魂獸來襲的她,同樣也在防着距離她最近的霜美人。

可惜,一切並沒有發生。

霜美人和雪巨匠都還算乖巧,沒有異動。

“呵......”榮陶陶深深吸了口氣,寒冷的空氣灌入肺中,也讓他清醒了不少。

其實,榮陶陶纔是最大的“誘惑”。

他接替了徐伊予的崗位,站在營地西北部,自顧自的開啓了蓮花瓣,大肆修行了起來。

爲什麼榮陶陶纔是最大的誘惑?

雪境至寶·九瓣蓮花是第一個答案!

而第二個答案,是因爲榮陶陶的年齡足夠小,無論他曾展現出來多麼恐怖的殺傷力,但那些都只是物理層面的輸出,而霜美人的進攻方式卻是精神層面的。

關於榮陶陶來當誘餌,衆人在白天的時候可是探討了很久很久。

最終,榮陶陶能夠力排衆議、攬下這活兒,還是因爲體內的那一朵黑雲!

戰鬥,打的就是信息!

算的是風險、比較的是得失,玩的就是底牌!

當榮陶陶吐出兩個字“黑雲”之後,衆人不明所以,但高凌薇卻已經被說服了。

“陶陶。”

“嗯?”榮陶陶扭頭望去,卻是看到高凌薇走了過來。

身穿雪地迷彩、束着長馬尾的她,在最爲青春美好的年紀裡,盡情的展現着她的颯爽英姿。

說真的,每每看到這又美又颯的年輕女將軍,每每想到這個大抱枕屬於自己,榮陶陶都忍不住心中偷笑。

一刀捅出來個大抱枕~

這上哪說理去呀?

“睡不着麼?”榮陶陶輕聲詢問着。

高凌薇來到他的身側,與他並肩而立:“蕭教打呼嚕,也不知道這麼多年陳教是怎麼忍受的。”

榮陶陶:“......”

這算什麼,自由發揮麼?

故意說給霜美人聽的?

不,好像也不是。隱約間,榮陶陶好像還真能聽到蕭自如的鼾聲......

榮陶陶撓了撓頭,面色古怪:“等我步入中年了,也會打鼾吧?”

“應該不能,我覺得是蕭教煙抽得太多了。”高凌薇輕聲說着,身子稍稍傾斜,肩膀依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知道從何時起,榮陶陶的個頭已經竄上來了,與高凌薇持平,她做這樣的動作也很順眼了。

她開啓了一個話題,繼續道:“明天,我們就要進雪境旋渦了。”

“是啊。”榮陶陶輕輕的嘆了口氣,“從松江魂武大學到雪境旋渦的直線距離不過兩百多公里,我們卻走了足足三年半的時間。”

“嗯......”

榮陶陶想了想,雖然很想跟大抱枕享受二人時光,但他還是開口勸道:“回去睡吧,換個屋睡。任務漫長,保持體力。”

高凌薇知道榮陶陶是什麼意思,她擡起眼簾,冰涼的薄脣在榮陶陶臉蛋上輕輕印了印。

“小心,晚安。”說着,高凌薇轉身離去。

榮陶陶望着她的背影,也接收到了她傳遞的訊息。

說實話,她這樣的舉動並不多見。

這算是來自女神的祝福唄?

叮咚~!

達成成就,大薇輕吻一枚~

可惜沒有潛力值獎勵......

漆黑的夜,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寒風襲來營地,也會被右後方冰屋外、韓洋手中的雪魂幡定格。

榮陶陶馬力全開,瘋狂的催動蓮花瓣,吸收着天地間的雪境魂力。

而距離他25米外,那兩隻佇立的人型魂獸也是安靜的可怕。這反倒讓榮陶陶的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切實際的幻想。

如果,霜美人還能繼續認主,安穩伴在斯教身旁就好了。

只可惜,這是不可能的。

強大的實力、膨脹的野心與復仇慾望、最關鍵的是那骨子裡的特性,造就了一個必然的結果。

榮陶陶這個“誘餌”並不是決定性因素,他只是讓某些必然發生的事情,加快了些許腳步罷了。

終於,在一個小時後,一片死寂的夜色雪林中,霜美人動了。

確切的說,是雪巨匠動了。

一直靜靜佇立的雪巨匠突然邁開了腳步,向榮陶陶的方向走來。

而它的腳步聲也沒有刻意隱藏,彷彿是故意似的,雪巨匠的腳步聲不輕不重,踩得下方積雪“嘎吱”作響。

似乎是在故意引起榮陶陶的注意?

榮陶陶心中一嘆,尋着腳步聲,第一時間轉眼望去。

他看到了雪巨匠邁步前來的身影,也在同一時間,看到了站在雪巨匠身後,眼神幽幽的霜美人。

夜黑風高,衆人熟睡。

身側是擁有至寶蓮花的人類青年,一個精神力不可能高到哪去的年輕人!

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時機了......

再沒有比榮陶陶更完美的奴隸了!

雪巨匠?

呵呵,扔了也就扔了。

榮陶陶,我能帶走你自然是好事兒。如果我帶不走你,起碼你能拖住所有人。

甚至你的蓮花瓣能毀滅這裡,毀滅那自大的、自負的、狂妄可笑的斯華年!

霜美人·真王者!

果斷、果決。

她那一雙眼眸流光溢彩、閃爍着奇異的光芒。

雪境魂技·史詩級·馭心控魂!

“咔嚓!”

這是榮陶陶額頭中殿堂級·精神屏障碎裂的聲音!

不出所料,真的是一觸即碎呢~

下一刻,霜美人卻是面色一僵!

呼~

榮陶陶的雙眼中突然一片黑霧瀰漫,隨即,他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那恐怖量級的精神力,讓霜美人豁然色變!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黑雲!

“嘿嘿~”榮陶陶嘴角咧得越來越大,“你搞我啊?”

512 殺無赦!182 不同·不同354 恭喜發財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508 一將功成!535 雲巔大神407 囚376 衝鋒!!!560 榮教就位580 再見女帝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402 情敵482 信息大爆炸090 作大死450 衣錦還鄉467 第四瓣·夭蓮210 奉先?423 山河無恙344 香脆小酥魚133 爆掉魂寵!?658 待我歸來!643 龍窟?星龍?124 天亮518 追逐047 團 結 友 愛052 大事?600 戰爭女神274 嘲諷大師!531 驚悚獄蓮492 人生大事127 不夜天?385 紅288 舞臺中央278 躺052 大事?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304 漫天花雨393 絕了!381 松柏·紅妝②267 關外之巔?087 再見049 花活兒289 顏288 舞臺中央029 昨日重現332 洪流667 渣鳥!365 年少有爲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311 快意恩仇192 校長愛我!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103 大薇說得對!655 榮滿而歸379 石屋夜話047 團 結 友 愛595 寂靜的夜012 徐太平111 鬆魂四季·秋403 外戰,內行!101 私人訂製013 總是詩047 團 結 友 愛461 衆生皆故人169 做個人?047 團 結 友 愛111 鬆魂四季·秋214 偶像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605 榮陶陶之死463 李逢041 第一496 靈魂暴擊196 狠人薇516 少魂薇339 報應·劫難523 刀戟之門531 驚悚獄蓮505 晉級!新魂槽?582 暴脾氣386 無根浮萍130 突破!魂士!374 一人即世界565 種族桎梏?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256 上門桃兒485 頂級補習班265 遇640 暗淵·旋渦之秘!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664 悲傷重逢334 幻術裡的神087 再見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348 風雪將至!380 餿主意536 傳火吧,少女!209 蔑視
512 殺無赦!182 不同·不同354 恭喜發財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508 一將功成!535 雲巔大神407 囚376 衝鋒!!!560 榮教就位580 再見女帝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402 情敵482 信息大爆炸090 作大死450 衣錦還鄉467 第四瓣·夭蓮210 奉先?423 山河無恙344 香脆小酥魚133 爆掉魂寵!?658 待我歸來!643 龍窟?星龍?124 天亮518 追逐047 團 結 友 愛052 大事?600 戰爭女神274 嘲諷大師!531 驚悚獄蓮492 人生大事127 不夜天?385 紅288 舞臺中央278 躺052 大事?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304 漫天花雨393 絕了!381 松柏·紅妝②267 關外之巔?087 再見049 花活兒289 顏288 舞臺中央029 昨日重現332 洪流667 渣鳥!365 年少有爲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311 快意恩仇192 校長愛我!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103 大薇說得對!655 榮滿而歸379 石屋夜話047 團 結 友 愛595 寂靜的夜012 徐太平111 鬆魂四季·秋403 外戰,內行!101 私人訂製013 總是詩047 團 結 友 愛461 衆生皆故人169 做個人?047 團 結 友 愛111 鬆魂四季·秋214 偶像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605 榮陶陶之死463 李逢041 第一496 靈魂暴擊196 狠人薇516 少魂薇339 報應·劫難523 刀戟之門531 驚悚獄蓮505 晉級!新魂槽?582 暴脾氣386 無根浮萍130 突破!魂士!374 一人即世界565 種族桎梏?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256 上門桃兒485 頂級補習班265 遇640 暗淵·旋渦之秘!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664 悲傷重逢334 幻術裡的神087 再見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348 風雪將至!380 餿主意536 傳火吧,少女!209 蔑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