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 《破 防》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榮陶陶的腦海裡浮現出了四個大字:夭蓮誤我!

在榮陶陶施展出殘星之軀的第一時間,就想當然的認爲,殘星與夭蓮的功效相同。

錯錯錯!

大錯而特錯!

夭蓮陶可是有血有肉的,是一具完美的人類身體,有自己的魂槽,自成一派。

而殘星陶根本就沒有魂槽,也沒有血肉,甚至連身體都是殘破不全的。

也就是說,夭蓮之軀跟殘星之軀外在表現形式差不多,但本質上完全不同!

夭蓮之軀是各種意義上的“人”,當然無法被其他魂武者收入魂槽之中。

而殘星之軀根本就不是人!

這尼瑪竟然是個魂寵?或者是魂技?

葉南溪開口詢問道:“你和殘星之軀有聯繫麼?”

“有啊,當然有。”榮陶陶點了點頭,說話間,他眼眶中的迷霧也漸漸散去,“不僅有,而且情況也有些變化。”

聞言,葉南溪心中一緊,關切道:“怎麼了?”

榮陶陶閉上了雙眼,仔仔細細的體驗片刻:“星野至寶竟然能改變情緒,你敢信?”

“哈?”葉南溪眨了眨眼睛,滿是不相信。

星野至寶還能轉變情緒?

你怕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真的。”榮陶陶的一雙眼睛很是明亮,整個人的氣質驟然一變。

自信、開朗、陽光。

這神采,再也不是那個意志消沉的鬱郁少年了,反而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希望!

Www ⊙tt kan ⊙CΟ

榮陶陶開口說着:“正常狀態下的殘星之軀,一直處於不斷破碎的過程中,像是患有絕症、只能絕望等死的病人。

那個時候,殘星也影響着我意志逐漸消沉、頹廢,甚至提不起半點反抗的慾望。

但現在......”

葉南溪心中一動:“佑星幫助你了?”

“對對對!”榮陶陶連連點頭,話語輕快,“你幫助了我,目前在你魂槽中的殘星之軀,身體已經被補全了。

甚至是去了病根!

它不再擔心魂力吸收不夠而死,不需要惶惶度日了。

此刻,殘星之軀與殘星碎片給我傳遞來的情緒,那叫一個積極向上、對未來的人生充滿了希望。”

聞言,葉南溪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好事呀!”

“的確是好事,就是有點過頭了。”榮陶陶站起身來,突然覺得自己坐在沙發上是浪費光陰,他應該出去擁抱太陽?

從一個極端到另外一個極端......簡直了!

至寶真的是各有其性格,實在太難駕馭了。

尤其是榮陶陶匯聚多種至寶於一身,再這麼下去,他真的快要精神分裂了!

“不行不行,我得緩緩。”榮陶陶使勁兒拍了拍腦門,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強行坐回了沙發上。

與此同時,殘星陶也在情緒感召之下,試圖脫離葉南溪的魂槽,然而......

試圖衝破魂槽的殘星陶,竟然被周身巨大魂力旋渦給推了回來!?

“什麼情況?”殘星陶面色驚愕。

這又是什麼魂武世界規則?

哦...對!

當魂寵被收入魂武者魂槽的時候,是無法自主離體的。

想要從主人的魂槽裡出來,唯一的方式,就是主人召喚......

殘星陶飄浮在漆黑的空間中,望着四周徐徐旋轉的魂力旋渦,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絕望。

我竟然被囚禁了?

而且這樣的魂槽“牢籠”,有魂武世界的規則做後盾,誰能打破得了?

如此看來,九瓣蓮花·獄蓮算什麼囚牢啊?

魂武者的魂槽纔是真囚牢!

萬幸,此刻的殘星陶不同往日,他的心態非常積極,並未放棄。

他四處看了看,認準了魂力旋渦的正上方缺口,四肢並用,努力向上方游去。

那看似近在眼前的旋渦缺口,卻是結結實實的給殘星陶上了一課!

因爲他根本遊不出去,恍惚之間,殘星陶竟然又回到了原處......

這一下,榮陶陶徹底傻眼了。

這裡的環境很是安寧、溫馨,也在滋潤身心,這裡的確會讓魂寵們感覺安逸舒適,甚至不願離去。

但問題是,我不是葉南溪的魂寵啊!

難道要讓我一輩子都在這裡享福?

無需吸收魂力,絲絲魂力自動向榮陶陶身體融入。

無需擔憂未來,蓬勃的生命能量源源不斷的往體內涌着......

酒店沙發上,榮陶陶一手扶住額頭,深深的嘆了口氣。

葉南溪:“怎麼了,淘淘?”

榮陶陶忍了又忍,最終還是認命了:“你放我出來唄。”

葉南溪面色詫異:“嗯?”

榮陶陶癟着嘴,一副很不情願的樣子:“放我的身體出來,我自己出不來,只能是你召喚。”

“哦?”葉南溪明白了榮陶陶的意思,不由得,她微微挑眉,眼神頗爲玩味,“所以,你現在真的是我的魂寵了?”

榮陶陶倔強的搖頭道:“我不是。”

看着眼前的嘴硬少年,葉南溪的嘴角微微揚起。

那脣上抹着的亮麗脣膏,之前在榮陶陶眼中有多美,現在就有多可惡。

“但是你適用魂寵的規則。”

葉南溪翹着二郎腿,一手拍了拍自己的膝蓋,繼續道:“你可以被吸收進入魂槽中,主人的身體會滋養你,你也無法自主出現、無法逃離。”

榮陶陶話語幽幽:“你別逼我啊!”

聞言,葉南溪面露警惕之色:“你想幹嘛?”

榮陶陶露出了經典的抿嘴微笑表情:“你爆過珠麼?”

葉南溪面色一僵,急忙道:“別爆別爆,我召喚你出來就是了,你這傢伙,真的是...誒?”

榮陶陶:“咋了?”

葉南溪微微皺眉:“差點被你唬住!魂寵哪有資格自爆?

想要爆珠的話,無論是爆魂珠還是爆魂寵,操控權都在魂武者的手裡。跟你沒關係呀?”

榮陶陶:“......”

他沉默,是因爲難過。

難過,是因爲殘星陶真的嘗試着爆一爆來着。

但是在魂槽旋渦之中,殘星陶發現自己竟然連魂技都無法使用。

這座旋渦囚牢,不僅禁錮了他的身體,也封禁了他的全部魂法!

這裡只能修行,無法戰鬥。

所以魂寵才無法搞破壞,無法從主人體內給主人造成殺傷?

對於榮陶陶而言,這就是噩耗。

但是站的位置高一些、再細細考量的話,這一規則對於全體魂武者而言,無疑是一道保險!

造物主還真是神奇,這魂武世界的規則,竟然細緻到這種程度。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酒店沙發上,榮陶陶突然伸出手掌,朝向葉南溪的膝蓋。

他體內極力催動着殘星,既然內部無法衝出來,那我就從外面把身體吸回來!

葉南溪懷抱着云云犬,上身後仰的同時,雙手也護着小傢伙。

她覺得榮陶陶有點上頭了,不由得,葉南溪的心中也是暗暗腹誹:這傢伙~簡直跟當年一模一樣,永遠都不服軟。

“咔嚓”

在殘星至寶的催動下,葉南溪膝蓋魂槽內的殘星陶轟然破碎,化作無數漆黑的光點,然而......

問題也就出在了這裡!

那瀰漫開來漆黑的光點,本就處於葉南溪的魂槽內部!

這已經不是把飯喂到她嘴邊了,而是拿着火筷子,把飯往她嗓子裡懟!

這跟“填鴨”有什麼區別?

不出意外的是,破碎開來的殘星陶,那密密麻麻的漆黑光點,被葉南溪照單全收了。

“嗯~”葉南溪合着雙眸,發出了一道淺淺鼻音,似乎有些舒服。

看得出來,在佑星的幫助下,殘星陶乘載的魂力與能量非常豐厚。

“呃......”榮陶陶抿了抿嘴脣,心中有些無奈。

一直以來,他很少有智商掉線的操作,今天算是破功了。

可真有你的,榮陶陶!

把魂力破碎在人家魂槽裡,還妄想能能拿出來?

不過這樣的實驗也是有必要的。起碼榮陶陶知道,殘星還在自己的體內,完好無損。

這也是殘星與夭蓮的另外一個不同之處。

夭蓮是一分爲二,以半片蓮花爲基礎,重塑血肉之軀。

而殘星,則是單純的通過星辰碎片召喚一具身體,更傾向於“召喚傀儡”。

葉南溪仔仔細細的體會半晌,終於睜開了一雙星眸,輕聲道:“你走啦?”

“廢話!”榮陶陶沒好氣的說道,“堂堂榮神將,豈會受制於人?”

“嗯?”葉南溪也是有點懵,遲疑片刻,開口說道,“你別這麼有攻擊性。

我們不是在實驗嘛,最多就是玩鬧,你......”

“啊。”聞言,榮陶陶也是愣了一下,他伸手撓了撓那一腦袋天然卷兒,心中稍有尷尬,“我在雪境裡待慣了,對一些事情比較敏感。”

葉南溪沒在這問題上糾纏,適時的轉移話題:“怎麼樣?你是進我的膝蓋裡修行,還是我在旋渦裡給你安排個地方?”

榮陶陶猶豫片刻,小聲道:“進你膝蓋裡吧。”

那裡畢竟有佑星的福佑,唯有在這裡,殘星陶纔是完整的。

暫且不提修行的效率問題,單單是負面情緒,也只有佑星能強行轉變成正面情緒。

所以,這個膝蓋魂槽是殘星陶的最佳修行地點。

話說回來,榮陶陶也不是白住的。

他作爲殘星之軀,在葉南溪體內吸收魂力、修行魂法,自然而然的也會福澤葉南溪,加快女孩的實力成長速度。

聽到榮陶陶這樣的迴應,葉南溪忍不住嘴角上揚,卻也急忙管理表情,低頭把玩着云云犬,道:“那行,你定好每天放風的時間,我按時給你召喚出來。”

當魂寵身處主人魂槽中的時候,是無法與主人交流的。

“不用不用,我就一直待在裡面,你別打擾我就行。”榮陶陶開口說着。

葉南溪好奇道:“不會覺得無聊麼?不會被憋壞麼?”

榮陶陶咧了咧嘴:“你沒進過魂槽裡,你不懂那種安逸舒適的滋味。放心吧,憋不壞的,更何況我還有其他身體呢。

只是這樣以來,要佔據了你一個魂槽,有點不好意思。”

“膝蓋處沒什麼好魂技,要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一直空着它?”

葉南溪無所謂的說着,手指捏了捏云云犬的雲朵尾巴:“我本來就想挑一個強大的魂寵,現在的結果,我很滿意呢~”

榮陶陶額頭上劃過三道黑線:“醜話說在前面,你別叫我出來爲你戰鬥啊!

再次聲明,我不是魂寵,我就是個借宿的。”

葉南溪撇了撇嘴:“住宿不得交房租嘛~”

榮陶陶:???

這妞兒挺會啊?

蛇隨棍上,還真把她自己當房東了?

“呵呵~”看着榮陶陶吃癟的模樣,葉南溪忍不住一聲嬌笑,“放心吧,我是星燭軍的兵,每天也很忙的。

除非是我遇到生命危險,否則的話,我不會打擾你修行。”

“這還像點樣兒!”榮陶陶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叮囑道,“你也不用非得遭遇生命危險才叫我。

真要是遇到困難、需要幫助的話,我也不可能冷眼旁觀,你直接召喚我就行。

再怎麼不濟,起碼我這身體能斷後,無需擔心死亡問題,能做一些其他魂武士兵做不了的事情。”

“嗯嗯。”葉南溪臉上綻放出了笑顏,輕輕點了點頭。

顯然,她找回了與榮陶陶正確的相處方式。

這傢伙是吃軟不吃硬的,你敬他一尺,他大概率是會還回來一丈。

榮陶陶開口道:“那行,一會兒我出去吃個早飯,也該返回雪境了。”

葉南溪:“這就走了?”

榮陶陶無奈道:“你是星燭士兵,我也是雪燃士兵啊,我也很忙的。”

“切~沒出息。”葉南溪拆臺道,“我看你就是想大薇了。”

榮陶陶聳了聳肩膀:“我都已經改口了,叫岳父岳母爲爸媽了,氣不氣?”

葉南溪好奇道:“什麼氣不氣?”

榮陶陶轉頭看向了客廳,裝模作樣的四處張望着:“那誰呢?”

葉南溪不明所以,面色疑惑:“誰呀?”

榮陶陶:“你的男朋友呢?他是不是迷路了呀?”

葉南溪:???

《破防》

“呀!你這傢伙!”葉南溪雙手拍在搖籃椅扶手上,那精緻容顏上,突然被一塊塊星辰碎片覆蓋了!

頃刻間,一面凸凹不平、炫酷至極的星辰碎片面具赫然成型!

“咔嚓!”

榮陶陶只感覺腦海中的精神屏障爬出了道道碎紋,他嚇了一跳,急忙錯開了眼神。

好傢伙~

我就A了你一下,你怎麼把大招都交了?

...

求些票票~

476 開學快樂061 意義113 三牆?088 英雄?138 遲來的答覆172 沸騰的心027 雪中少年042 爆炸天賦665 不負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352 吸收!新魂寵!470 凱旋665 不負044 初學魂技050 旁聽大師480 字與花557 榮耀的榮587 親親吶?(求訂閱!)641 星河大裂谷244 錢!289 顏060 亂秀299 成長088 英雄?125 風雪466 殺!(求訂閱!)119 甜蜜的負擔128 松柏·紅妝349 旗571 雪滿清晨346 夢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449 回頭望故鄉248 關於成長297 活路!?509 血賺!010 雪夜驚578 龍驤十八騎309 真正的刺殺!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336 第三面牆388 風雪離別夜399 我的!046 夢想的模樣079 第七瓣·罪蓮494 大變樣478 墓碑596 坑窪的月511 再見蘋果155 饞411 山雨欲來!059 大夏龍雀066 霜冷荊棘217 命051 白燈紙籠147 唯一的神299 成長504 屍鬼領袖!544 來!正面殺我!199 武器、戰馬與烈酒464 下揚鎮的爐火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82 不同·不同425 八分之一333 鬆魂十小魂093 重點364 聽說155 饞412 殺!426 點將桃!269 踏浪而歌031 驚變145 雷神之錘?424 淘淘的快樂277 像她那樣的人314 倒計時094 桃養人104 兇險雪境414 勝!勝!257 會親家?595 寂靜的夜174 有我290 死戰(求訂閱!)209 蔑視145 雷神之錘?636 不死?042 爆炸天賦560 榮教就位612 逆天改命?424 淘淘的快樂215 門票!330 兇惡疣豬060 亂秀211 有我576 殺117 獄·蓮!657 甜頭317 進擊的小胖子081 那夜
476 開學快樂061 意義113 三牆?088 英雄?138 遲來的答覆172 沸騰的心027 雪中少年042 爆炸天賦665 不負527 尊貴優雅的葉卡捷琳娜大人......352 吸收!新魂寵!470 凱旋665 不負044 初學魂技050 旁聽大師480 字與花557 榮耀的榮587 親親吶?(求訂閱!)641 星河大裂谷244 錢!289 顏060 亂秀299 成長088 英雄?125 風雪466 殺!(求訂閱!)119 甜蜜的負擔128 松柏·紅妝349 旗571 雪滿清晨346 夢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449 回頭望故鄉248 關於成長297 活路!?509 血賺!010 雪夜驚578 龍驤十八騎309 真正的刺殺!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336 第三面牆388 風雪離別夜399 我的!046 夢想的模樣079 第七瓣·罪蓮494 大變樣478 墓碑596 坑窪的月511 再見蘋果155 饞411 山雨欲來!059 大夏龍雀066 霜冷荊棘217 命051 白燈紙籠147 唯一的神299 成長504 屍鬼領袖!544 來!正面殺我!199 武器、戰馬與烈酒464 下揚鎮的爐火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82 不同·不同425 八分之一333 鬆魂十小魂093 重點364 聽說155 饞412 殺!426 點將桃!269 踏浪而歌031 驚變145 雷神之錘?424 淘淘的快樂277 像她那樣的人314 倒計時094 桃養人104 兇險雪境414 勝!勝!257 會親家?595 寂靜的夜174 有我290 死戰(求訂閱!)209 蔑視145 雷神之錘?636 不死?042 爆炸天賦560 榮教就位612 逆天改命?424 淘淘的快樂215 門票!330 兇惡疣豬060 亂秀211 有我576 殺117 獄·蓮!657 甜頭317 進擊的小胖子081 那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