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 不死?

榮陶陶頓了頓,立刻轉移話題,開口詢問道:“南誠阿姨,你那邊還知道其他星野至寶的消息麼?

在探索星野旋渦的過程中,是否還遇到其他的星辰碎片?”

南誠有些遲疑,但聯想到榮陶陶的身份背景,以及他所做出來的成績,她還是開口迴應道:“這麼多年了,我們的確搜尋到了很多星辰碎片的消息。

但大多數消息都是捕風捉影,最終也被認證爲假消息。

之前,星燭軍倒是真的搜尋到兩處地界,也真的尋到了星辰碎片留下的蛛絲馬跡。

但我們掘地三尺,依舊沒能找到碎片半點影子。

淘淘,將希望寄託在搜尋新至寶上,應該是行不通的......”

榮陶陶聽着南誠那稍顯落寞的語氣,他的心裡也不是滋味。

不是滋味倒是次要的,關鍵榮陶陶擔心南誠衝動行事!

雖然...魂將大人理應沉着冷靜,不會魯莽行事。

但作爲一個深愛着孩子的母親,榮陶陶相信,南誠真的願意爲女兒傾盡所有、犧牲一切。

問題是,南誠同樣也是星燭軍士兵,更是星野魂將!

換句話說,南誠並不屬於她自己一人。

到了她這個實力等級,南誠就是屬於華夏、屬於這片土地上的全體人民的了。

南誠的存在,毫無疑問能讓華夏大地更安穩,讓人們生活更安全。

一名魂將,完全可以用“國之利器”來形容。

培養一名魂將所需要的資源是難以估量的。而一名魂將在國際上對他國的威懾力也是極大的!

所以,南誠絕對不能有事,她甚至不能有任何改變......

她這輩子唯一能做的改變,只能是變強。

榮陶陶緩了緩,開口勸導道:“阿姨,我沒有兒女,我很難理解你的心情,但無論如何,希望你能冷靜下來。

我有一定的實力,我擁有五彩祥雲至寶,可以感知百米範圍內的世間萬物。

你們所有人掘地三尺搜尋星辰碎片,最後也只是用肉眼去尋找罷了。

我敢打賭,我的至寶遠比你們的搜尋效率更高、也更加仔細。”

南誠:“五彩祥雲。”

“是的,雲巔至寶·五彩祥雲·白雲。”榮陶陶開口解釋着,“嚴格來說,它是隱匿身形,暗殺敵人的至寶。

但是在使用其功效時,這塊至寶客觀上給我加持了無與倫比的感知能力。

百米範圍內,哪怕是一粒沙子都逃脫不了我的感知。

阿姨,帶我去星野旋渦、去你們曾經搜尋的地界看看吧,也許我能幫上忙。”

“嗯......”儘管聽到了這樣至寶的功效,但南誠的情緒依舊不是很高,顯然,她對尋找新的星辰碎片並不抱有什麼希望。

榮陶陶一咬牙、一跺腳,開口道:“阿姨,即便是找不到新的星辰碎片,我也有能力幫助南溪擺脫她的星辰碎片。”

“你說什麼?”南誠詫異的聲音傳來,隱隱的,還帶着一絲期待。

“是的,阿姨,我就不在這裡細說了,到時候面談。”

而南誠的關注點顯然不在這上面,而是再次確認道:“你剛纔說你有能力幫助南溪擺脫至寶?”

榮陶陶確定道:“是的,我以我的姓名擔保。”

南誠心中微微一顫,南溪有救了!

榮陶陶,自然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姓名。

他是徐風華的兒子,是世界冠軍,是松江魂武大學教授,是青山軍領袖,更是享譽世界的魂技學者!

講道理,目前的榮陶陶,已經擔得起華夏名片這樣的稱號了。

“好!那我等你過來,榮陶陶。”南誠捻了捻稍稍顫抖的手指,輕聲迴應着。

“好的,阿姨,我儘快。”

掛斷了電話之後,榮陶陶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個情況太過棘手,真不太好辦。

的確,他有能力幫助葉南溪擺脫至寶的困擾,因爲榮陶陶擁有內視魂圖。

與其他魂武者不同,榮陶陶隨隨便便就能將一個人體內的至寶擄走。

但此時卻有兩個問題。

一是榮陶陶吸收了這片星辰碎片之後,會不會也像葉南溪那樣厭食。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一旦體內其他的至寶無法起到中和作用,厭食效果依舊在,那麼榮陶陶會比葉南溪死的更快、死得更慘!

因爲體內擁有多瓣蓮花和雲朵,所以榮陶陶的能量消耗是常人無法比擬的,也是人們根本無法理解的。

至於另外一個原因嘛......

榮陶陶也不想拿走葉南溪的至寶,以他目前的實力水平而言,將目光放在雪境和雲巔兩方面就已經足夠了。

葉南溪是華夏士兵,是正規星燭軍,她當然一生都會待在星野地界,如果她能崛起,成爲像她母親一樣的華夏守護神,榮陶陶自然是雙手雙腳贊成!

雙方的父母交好,榮陶陶又跟葉南溪有着一段美好的過往,關係本來就非常要好。

這要是再幫助葉南溪度過難關的話,那豈不就是過命的交情了?

那小姐姐豈不會以身...誒?

總之,有這樣一個魂將坯子幫襯,屆時榮陶陶、高凌薇、葉南溪三星閃耀,在各自地區扛起大梁,撐起華夏年輕一代,面對外界的紛紛擾擾,豈不美哉?

早在榮陶陶將葉南溪的人生道路扶上正軌之時,他就已經收穫了南誠魂將與葉南溪的無盡感激與深厚友誼了。

如今,再把這件事辦得妥妥當當,榮陶陶將來想幹點什麼不行?

榮陶陶在思索間,客廳中也無人說話。

高凌薇顯然聽到了榮陶陶的通話內容,也知道他要去帝都城探望葉南溪。

至於榮陶陶剛纔說的幫助葉南溪擺脫至寶困境,她心中也很清楚,榮陶陶的兜底手段到底是什麼。

不可避免的,她的心中也有些擔憂。

凡事牽扯到至寶,那就不是易事。

千萬不要想當然的認爲,蓮花瓣能抵消星辰碎片帶來的負面效果。

不要認爲榮陶陶可以高枕無憂的放肆行動,那很可能會搭上他這條小命。

只是,看着榮陶陶暗暗思索的模樣,高凌薇忍了又忍,還是沒有開口。

然而,在高凌薇的注視下,榮陶陶卻是轉頭看向了高慶臣:“爸。”

高慶臣的心中也滿是疑惑,對榮陶陶打的保票有很多疑問,只是父女倆一模一樣,是真的能忍住好奇。

聽到榮陶陶的呼喚,高慶臣迴應道:“什麼事?”

榮陶陶:“我媽...不是我程媛媽媽,我是說我風華媽媽......”

高慶臣面露探尋之色:“徐魂將怎麼了?”

榮陶陶面色嚴肅,詢問道:“她在龍河畔待了快20年了,而且從未移動過半步。

我們都知道,我媽是擁有一瓣蓮花至寶的,她對食物、對能量的要求也極高。

所以,雪燃軍每天都會給她運送食物麼?

我去見了她兩次了,都沒見到過。”

這種事,問高慶臣顯然是問對人了!

作爲曾經的青山軍領袖,高慶臣和他的部隊與雪境旋渦打交道最深,也是常年在龍河畔廝混,最常見到那孤獨佇立的徐風華。

也許高慶臣對其他蓮花瓣的功效知之甚少,但是對於徐風華的那一瓣蓮花,他還真就有所瞭解!

高慶臣搖了搖頭,開口道:“不,徐魂將並不需要進食。”

榮陶陶心中一動,詢問道:“是雪境旋渦正下方魂力非常濃郁,足夠人體能量補給?

不...不對呀!

我的魂力也從未缺過,身體能量與濃厚的魂力是兩碼事。想要供養一瓣蓮花至寶,並不是容易的事兒。”

高慶臣當然聽懂了榮陶陶的意思,聯想到之前的通話內容,他不免深深的嘆了口氣,道:“我應該讓你自己去問你的母親的。”

話雖然這樣說,但高慶臣還是跟孩子說了:“是的,你母親的那瓣蓮花,讓她有了長久屹立於龍河的資本。

她的確不需要進食,也不需要補充身體能量,那一瓣蓮花給了徐魂將無比旺盛的生命力。

當年在龍河之役,位於中央核心戰圈的人,大都見證了她那恐怖的生命力。

她會流血,會受傷,但她永遠都會在下一秒鐘捲土重來。”

說話間,高慶臣也稍有心悸,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難忘的畫面,情緒很是複雜:“她就像是永遠無法被殺死一樣......”

榮陶陶:!!!

臥槽!

榮陶陶的心中無比驚愕,原來真正的平衡在這裡!

所以,哪怕是一個人真的集齊了全部九瓣蓮花,也不用擔心身體扛不住!

因爲其中有一瓣特殊的蓮花,本身就是用來提供身體能量的?

榮陶陶抿了抿嘴脣,心中的猜測得到了印證,這也讓他的心思更加活泛了起來。

顯然,母親大人的蓮花瓣是不可能給葉南溪的。

首先是活人送不出去至寶,其次,哪怕是能送出去,至寶也不可能如兒戲一般,從一個雪境魂將的手裡交到一個星野小兵的手中。

那不僅僅是暴殄天物,那簡直就是犯衝!

你讓一個星野魂武者擁有雪境至寶?

呵呵~花式找死?

此刻,榮陶陶真正考慮的是星野至寶!

榮陶陶有着這個世界常人並不知曉的信息。

在榮陶陶過去接觸到的所有至寶中,唯有星野至寶與雪境至寶的數量相同!

雲巔至寶是五彩祥雲。

雷騰至寶是八方雷電。

而雪境至寶是九瓣蓮花,星野至寶是九片星辰!

榮陶陶並不知道至寶數量到底是怎麼分的,但蓮花與星辰碎片數量相等的話,是否功效也有相同的對應之處?

如果九瓣蓮花中,有一瓣蓮花是提供身體能量的話,那麼星野至寶中,是否也有這樣一枚獨特的星辰碎片?

這樣一來,葉南溪的病豈不是有救了?

不吃東西?

不吃就不吃唄,你體內能量爆滿、生命力天天都往外溢,你吃個屁你吃...等等!

榮陶陶傻傻微張着嘴,心中突然掠過一個念頭:我媽已經十八年沒吃飯了?

包括除夕夜、年夜飯?

我!可!真!是!太!孝!順!了!

今年過年,我必須去跟她吃一頓團圓飯!

一旁,高凌薇看着榮陶陶目光陰沉下來,她一手探出,拾住了他的手掌,輕輕握了握。

“啊!”榮陶陶當即回過神來,看向身旁面色擔憂的大抱枕,隨即開口道,“大薇,我想去一趟帝都城。

去看看南溪。”

“好。”高凌薇這個假給的乾淨利落,繼續詢問道,“要我跟你一起去麼?”

葉南溪也是高凌薇的朋友,而女孩那一幅行將就木的樣子,也的確太過悽慘了些。

榮陶陶卻是知曉高凌薇的職責,身爲青山軍的領袖,你消失三天兩天可以,離隊時間太久的話,那像什麼樣子?

шшш_тTk ān_C○

此時正值龍北戰區清理、規劃之際,高凌薇可謂是任務繁重,大攤子事都壓在她身上。

榮陶陶開口勸道:“你安心工作就行,青山軍需要你,去星野地盤,你和胡不歸也都難受得很。

我本體過去,蓮花身軀一直在你身邊,有任何情況,我也第一時間跟你說。”

“嗯...嗯。”高凌薇稍顯遲疑,的確有些身不由己。

她與榮陶陶不同,她只有一具身體,出雪境的話,總指揮批准與否還不一定呢。

一旁,高慶臣卻是開口說話了:“小薇如果想去的話,我可以提前歸隊,幫你看看隊伍。”

一時間,榮陶陶與高凌薇面面相覷。

爸爸這是打定主意要回青山軍了!

再看媽媽......程媛的面色稍顯黯然,低頭撫摸着雪絨貓,也不說話。

不知道老兩口是怎麼溝通的這件事。

榮陶陶很難想象,當老團長迴歸的那一刻,青山軍衆將士會是怎樣一番反應!

昔日裡的老團長、老戰友歸來......

這才叫真正的巍巍青山如故!

高凌薇輕聲道:“爸,我先回去,您還需要適應適應,不僅是對新魂技,還有你的身體。

你已經很久沒參與過戰鬥了,需要恢復訓練。”

聽着女兒的話語,高慶臣默默的點了點頭。

他當然想第一時間投入到戰鬥序列中,但常年的殘疾生活,讓他有心無力,真的需要一段時間調整身心。

畢竟青山軍的節奏,也不是誰都能適應得了的。

察覺到屋內氣氛的壓抑,榮陶陶開口道:“晚些時候我就破碎了,屆時換一具少魂校的身體,直接去龍北等你。”

“嗯。”高凌薇手掌稍稍緊握,捏了捏他的手指肚,“小心些。”

榮陶陶重重點頭,心中也是暗暗發狠:小南溪的這條命,我榮陶陶救定了!

誰都帶不走,

我說的!

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653 魂寵陶?190 戰!575 走着!(求訂閱!)284 配?079 第七瓣·罪蓮015 松江魂武大學662 頓悟333 鬆魂十小魂354 恭喜發財217 命263 如你所願445心碎的聲音652 好人477 神秘花瓣225 拼命的意義523 刀戟之門471 迷茫陽606 死亡·新生515 新魂寵!?056 名下無虛士162 魂將之後120 公開處刑?374 一人即世界429 身份初現223 你從哪裡來?009 本命魂獸440至於?299 成長135 除夕671 誅蓮之瞳337 大計劃!029 昨日重現509 血賺!324 生死一刻!419 單刀赴會329 黑夜將至?376 衝鋒!!!187 是我應得的!140 臥雪眠010 雪夜驚515 新魂寵!?202 征程!188 雪地裡的字426 點將桃!321 鬆雪無言109 猛獸現身?168 該死的木馬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519 煙火下的我們635 詭異至寶!554 待我歸去...370 大旗339 報應·劫難056 名下無虛士489 來了,就別走了!182 不同·不同478 墓碑525 殿堂桃說點心裡話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003 稀有魂槽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170 肉身成聖177 我的榮幸570 執念040 事故408 修習!雷騰魂技!084 幸福生活?392 初聞虛空564 並不遙遠398 大山447 巔峰對決168 該死的木馬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40 臥雪眠640 暗淵·旋渦之秘!668 無主之蓮?403 外戰,內行!369 年少的夢093 重點097 憑什麼?409 想576 殺365 年少有爲528 家族之血113 三牆?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407 囚643 龍窟?星龍?508 一將功成!516 少魂薇296 魚死網破557 榮耀的榮206 體面123 斯小竈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455 索命桃158 帝都行
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653 魂寵陶?190 戰!575 走着!(求訂閱!)284 配?079 第七瓣·罪蓮015 松江魂武大學662 頓悟333 鬆魂十小魂354 恭喜發財217 命263 如你所願445心碎的聲音652 好人477 神秘花瓣225 拼命的意義523 刀戟之門471 迷茫陽606 死亡·新生515 新魂寵!?056 名下無虛士162 魂將之後120 公開處刑?374 一人即世界429 身份初現223 你從哪裡來?009 本命魂獸440至於?299 成長135 除夕671 誅蓮之瞳337 大計劃!029 昨日重現509 血賺!324 生死一刻!419 單刀赴會329 黑夜將至?376 衝鋒!!!187 是我應得的!140 臥雪眠010 雪夜驚515 新魂寵!?202 征程!188 雪地裡的字426 點將桃!321 鬆雪無言109 猛獸現身?168 該死的木馬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519 煙火下的我們635 詭異至寶!554 待我歸去...370 大旗339 報應·劫難056 名下無虛士489 來了,就別走了!182 不同·不同478 墓碑525 殿堂桃說點心裡話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003 稀有魂槽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170 肉身成聖177 我的榮幸570 執念040 事故408 修習!雷騰魂技!084 幸福生活?392 初聞虛空564 並不遙遠398 大山447 巔峰對決168 該死的木馬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40 臥雪眠640 暗淵·旋渦之秘!668 無主之蓮?403 外戰,內行!369 年少的夢093 重點097 憑什麼?409 想576 殺365 年少有爲528 家族之血113 三牆?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407 囚643 龍窟?星龍?508 一將功成!516 少魂薇296 魚死網破557 榮耀的榮206 體面123 斯小竈574 來自龍河路上的人455 索命桃158 帝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