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沒!朋!友!

“是的,夫人。我走得最近,也親眼見到了它那虛幻的、巨大的軀體。”曾經接近過大雲龍雀的大魂校伊萬,此時正站在達莉亞面前,輕聲描述着之前的經歷。

俄聯邦這邊也有很多常見的姓名,就比如說眼前的伊萬,應該跟華夏的名字明、麗、偉差不多。

大魂校·伊萬身材魁梧,如棕熊一般,臉上長滿了絡腮鬍子,如此強者,給榮陶陶的第一感覺竟然是邋遢。

要知道,這可是個大魂校!

對標的應該是鬆魂四禮·酒·李烈那樣的丰神俊朗的人物。然而......

好吧,可能在達莉亞面前,大魂校伊萬也不敢有逼格吧。

“然後我就陷入了一座迷宮中,那是一座迷霧森林,就像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一樣,但天色卻是黑的。”

大魂校伊萬開口說着,仔細回憶着當初的迷宮:“區別於尋常迷霧森林,那座黑暗森林是有路徑的,就像是人爲設置好的迷宮一樣。”

他頓了頓,繼續道:“我不願意按照對方的規則來遊戲,不想被牽着鼻子走,所以並未理會腳下的多條路徑,而是直接向迷宮外走去,然後......”

達莉亞:“然後什麼?”

大魂校伊萬無奈道:“當我自認爲脫離迷宮之後,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起點,腳下依舊是多條路徑的匯合處。

顯然,這是一種特殊的幻術,也許需要我走出迷宮、才能破解幻術?

我不知道,我本想依靠大雲龍雀的歌聲來分辨位置,但自從中了幻術之後,它歌聲傳來的方位時刻都在改變。

所以我選擇了原地等待。大雲龍雀的歌聲讓我寧心靜氣、幫助了我很多。

我在原地待了很久很久,直至大雲龍雀的歌聲消失,沒多久,幻術世界也破碎了,我又回到了目前所處的迷霧森林中。

只是我已經不在大雲龍雀的面前了,我不知道我走到了哪裡,險些迷路,尋了好久才找了回來。

那是一段非常詭異的經歷,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樣的魂技也是我第一次見到,甚至連聽都沒聽過。”

大魂校伊萬的話語落下,衆人也陷入了沉默之中,唯有大雲龍雀那美妙的鳴叫聲,還在迷霧森林中飄蕩着。

突然間,榮陶陶打破了沉寂:“在那漆黑的森林迷宮中,你並沒有受到傷害。”

伊萬點了點頭:“沒有,我沒有看到任何敵人,精神上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相反,大雲龍雀一直用歌喉幫住我穩定心神。”

榮陶陶看向了周圍的曼烈家丁:“所以,從始至終,你們一直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家丁們面色一怔,榮陶陶的這一句話非常有趣,直抓問題的本質。

達莉亞撩了撩金紅色的披肩發,順着榮陶陶的意思,看向了家丁們。

“沒有,夫人。”

“從抓捕大雲龍雀一直追到現在,我們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家丁們急忙迴應着。

榮陶陶輕輕點了點頭:“也就是說,讓你們如此擔驚受怕的,是那從未見過的詭異能力。

是身處森林、隨時迷路的可能性。

是隊友們一次次無功而返,被大雲龍雀‘精神繳械’,失去戰鬥慾望、任務目標等等因素。”

家丁們面面相覷,雖然很想辯駁,不願在主人的面前展現自己的無能,但是...但是榮陶陶句句話都在點兒上,讓他們不得不承認。

達莉亞靜靜的看着榮陶陶,到了她這種級別,見慣了風雨、也見識了各種各樣的人。

看得出來,榮陶陶正在掌握主動權的過程中。

察覺到這一切,但達莉亞並未阻止,反而心中有些期待。

她對榮陶陶指揮身份的理解,只存在於世界盃賽場上。

她也知道在華夏雪境的戰場上,榮陶陶很可能也是智慧型、隊魂型人物,但直至此時,她才切身的感受到。

人才是分類型的,有人能當一把鋒利的刀,卻很難當合格的執刀人。

在經歷危機、困境之時,優秀隊魂類型的人物是最難得、也是最關鍵的。

這邊的達莉亞在靜靜的欣賞榮陶陶的表現,跟着他的思路走。

而此時的榮陶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後,也看向了達莉亞:“他們說大雲龍雀的歌聲有間隙,也許我們該等一等,待大雲龍雀再次歇息的時候,我們進去見見它。”

達莉亞:“我們。”

榮陶陶面露肯定之色:“你和我。”

達莉亞微微挑眉:“兩個人?”

榮陶陶卻是聳了聳肩膀:“大雲龍雀和那神秘魂獸被追捕了這麼久,卻從未傷人性命。它們很友善、甚至一直在跟我們人類玩遊戲,不是麼?

當然了,如果你想,你也可以帶上大魂校伊萬和收割者弗拉迪米爾。

只是我覺得沒有必要。這種大範圍的精神繳械,去再多的人也沒用。”

榮陶陶一番話語落下,一時間,在場的人們都有點懵。

當局者迷!

危險的環境、未知的魂獸、恐怖的魂技,以及一次次被精神繳械的魂武者,這一個個因素結合起來,讓人們的心中愈發警惕、愈發的畏懼。

但如果跳出盒子來,再看這麼長時間以來曼烈家族與大雲龍雀之間的互動......

對於大雲龍雀和它的神秘朋友而言,這好像真的只是一場遊戲。

榮陶陶看着達莉亞,繼續道:“你看到目前的狀況了,我們沒有真正控制住大雲龍雀。曼烈能追上大雲龍雀,完全是因爲它的鳴叫聲音。

換句話說,如果大雲龍雀想要離去,它隨時都可以閉口飛走,而我們無能爲力。

所以它在跟我們玩,或者說,它在玩我們。”

收割者·弗拉迪米爾:“......”

這還是剛纔路上那個警惕驚慌的膽小鬼?

趕路時我唯唯諾諾,遇神獸我重拳出擊?

嗎的!不愧是享譽全球的研究學者,頭腦也太清晰了!

經過榮陶陶這麼一分析,局勢的確很明朗了。

就連曼烈族人自己都不信,聽過榮陶陶這番話之後,他們竟然沒有那麼緊張了。

對的呀!從始至終,我們都沒有受過任何傷害,最多就是被精神繳械,而後尋回團隊。

只是回過神來之後,人們不可避免的會感覺到陣陣後怕,覺得在被精神繳械之時,一旦遭遇攻擊,自己會死無全屍......

榮陶陶繼續道:“大雲龍雀和它的朋友顯然是來去自由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擁有這樣的魂寵,最好在它們失去玩耍的興趣之前,和它們見上一面。

帶上你的誠意,走一次它們爲你設置的迷宮。”

“走迷宮?”大魂校伊萬反應有點大,“夫人,您最好......”

達莉亞突然擡手,制止了伊萬的話語,她直視着榮陶陶的雙眼:“這不是我帶你來這裡的目的,但我想,我得感謝你冷靜的頭腦、理智的分析。”

榮陶陶卻是笑了,手指點了點太陽穴:“別謝我,謝大雲龍雀吧。它的歌聲幫助我很多。”

達莉亞忍不住微微挑眉,她當然知道榮陶陶那極高的雪境魂法等級!

距離大雲龍雀這麼遠,榮陶陶的精神屏障不可能碎裂。

也就是說,榮陶陶是主動揮散精神屏障,遠遠聽着大雲龍雀那隱隱的歌聲,主動給自己增加BUFF的!

這看似簡單普通的操作,對於深陷局中的人而言,卻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團隊中,當然也有一些曼烈族人選擇這樣做,接受大雲龍雀的饋贈。

但平靜下來是一方面,頭腦是另一方面。那些曼烈族人,可沒有分析清楚此時的局勢。

達莉亞深深的看了榮陶陶一眼:“爲什麼是我們兩個去?”

榮陶陶開口道:“因爲我的至寶可以幫忙找找大雲龍雀那神秘的朋友。

同時,白雲也可以鎖定位置,可以在另一個層面上脫離迷宮,確保你不會真的迷路。”

達莉亞:“嗯?”

榮陶陶示意了一下一旁的大魂校伊萬:“他說了,當幻術迷宮破碎之時,他的肉身所在的位置有改變。

也就是說,這個奇特的幻術,並不是把你的精神拽入到幻術世界中,也不是一眼萬年的那種。

當你在幻術迷宮中行走時,在現實中,你的肉身也在移動。

也就是說,詭異的幻術欺騙了你的雙眼,讓你看到的環境不同。所以,如果你真的走不出來,那我就帶你走出來。

即便是你失敗了、見不到大雲龍雀和它的朋友。最起碼我能帶你返回團隊。

無論是大雲龍雀的歌聲,還是它神秘朋友的幻術,都是不傷人的,別擔心。”

什麼!叫tm的!分析!

看着眼前一臉認真的小傢伙,達莉亞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心中滿是讚歎,輕輕頷首:“好的,我不擔心。”

她已經很久沒有被指揮的滋味了,也很久沒有這種可以“依靠他人”的感覺了。

生活中,她是曼烈族長,她自己就是最粗最大的那棵樹,也都是她指揮別人。

而在任務中,自從隊內的指揮被伊戈爾的父親背刺了之後,也再沒有可以給她安全感的人了。

毫無疑問的是,比榮陶陶更好的指揮一定有,憑藉達莉亞的權勢也一定能找到。但找到是一方面、接受是另一方面。

她對榮陶陶的一切瞭如指掌,再加上漫長的接觸,這讓榮陶陶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她願意相信榮陶陶,纔是一切的根本。

榮陶陶扭頭看向了家丁們:“拿着樹藤在林中圍上一圈,再回到這裡。圍的時候距離大雲龍雀遠一些,範圍越大越好。

對了,達莉亞阿姨,我們要不要在身上纏上樹藤?多重保險?”

達莉亞也展現出了自己的魄力:“你剛纔說,要帶着誠意去。”

說話間,達莉亞微微擡頭,看向了迷霧深林,側耳傾聽片刻,開口道:“它好像停下歌唱了。”

“走。”榮陶陶當即開口說道,迅速重塑了腦海中的精神屏障。

達莉亞同樣大步向前,展現出了非常良好的戰術素養,一旦確定計劃,行動果斷至極。

家丁們面面相覷,卻是不敢說什麼。

而收割者·弗拉迪米爾則是一臉讚歎的望着榮陶陶的背影,剛纔在趕路途中垮掉的形象,頓時重塑了起來......

那麼問題來了,爲啥剛纔這小子那麼慫?

廢話!

還不是把你們雲巔當成我們雪境了嘛!

我哪裡知道,雲巔這麼和諧,跟曼烈家族的後花園似的......

榮陶陶與達莉亞尋着之前大雲龍雀鳴叫的聲音方位,快步前行。

榮陶陶也適時地開啓了五彩祥雲·白雲。

不過話說回來,在這一方區域,倒是不用擔心其他雲巔魂獸偷襲,如此強大的大雲龍雀在此駐留,雲巔魂獸們早就撒丫子逃跑了。

即便是真有二貨敢留在這裡,那也一定被大雲龍雀“精神繳械”了,不會有半點戰鬥慾望......

踩着溼濘綿軟的落葉地,在榮陶陶的帶領下,兩人幾乎是跑步前行的。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大雲龍雀和它的神秘朋友失去了興趣,轉身飛走。

迷霧森林中,隨着榮陶陶開啓雲巔至寶,這裡的迷霧更加濃郁了。

這對於普通人而言是沒區別的,反正都一樣、啥也看不着。但是對於魂武者、雲巔魂獸而言,區別非常大!

魂武者50米的視野範圍沒了,雲巔魂獸由生物特性自帶的看穿迷霧能力也失效了。

榮陶陶一手揪着達莉亞的衣角,引領着她大步前行,不出意外的是,在他的感知範圍中,除了樹就是樹,哪裡有半點魂獸的影子?

直至......

榮陶陶眼前一亮,感知中,一個巨大的鳥形輪廓出現在了20餘米的巨木之上!

我滴乖乖,這是鳳凰嗎?

頭上那飄逸的冠羽,修長的頸項,唯美的羽翼,以及尾部那長長的尾羽。

一支,兩支...七支?

七支修長的、隨風飄搖的尾羽,美麗的一塌糊塗。

它的朋友呢?

榮陶陶快步接近,心中也泛起了絲絲疑惑。

大雲龍雀是絕對沒有漆黑迷宮這項魂技的,所以它一定有朋友,而且還是世人從未見過的魂獸。

但是,隨着榮陶陶與達莉亞接近,半徑50米範圍內,哪裡有其他任何生物的影子?

“上方,頭頂,它就臥在那......”

“嚦~嚦~”突然間,鳥鳴聲再起。

“咔嚓!”

榮陶陶那足有殿堂級的精神屏障,就像是玻璃製品似的,瞬間爆裂開了幾道口子。

呼......

當榮陶陶運用五彩祥雲·白雲的時候,內心的情緒是侵佔、是征服。

而當精神屏障碎裂,鳥鳴聲入耳,榮陶陶的侵犯心理迅速消退。

榮陶陶口中傻傻的喃喃着:“沒有,它竟然沒有朋友......”

揮散雲巔至寶的榮陶陶,意識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既然大雲龍雀沒有朋友,那詭異的魂技是從何而來?

達莉亞按照榮陶陶的指引,擡頭望去,稍顯模糊的視線裡,也看到了一隻巨大的、稍顯虛幻的身影。

大雲龍雀的大部分身體像是由雲霧拼湊的,但那冠羽、羽翼與尾羽,是從白到黑的漸變色澤。

越接近冠羽尾部、羽翼尾部、尾羽尾部,色澤就愈發的漆黑。

對於突然出現在視野裡的兩人,大雲龍雀也是嚇了一跳!

什麼玩意?

這倆人是什麼時候接近的?我怎麼沒察覺到?

哦...對!

剛纔不知道爲什麼,我的視野好像也受阻了?

一時間,大雲龍雀那白濛濛的眼睛裡,突然瀰漫出了漆黑的雲霧。

也就在這一瞬間,與大鳥對上眼的達莉亞,剛剛重塑的精神屏障直接碎裂開來!

傳說級的精神屏障,沒有絲毫預兆,甚至都沒有出現裂紋,而是直接蹦碎了!

這是什麼精神強度?

呼......

達莉亞的一雙眼眸,突然被一團漆黑的雲霧籠罩。

在榮陶陶的視線中,達莉亞的雙眼被黑色的雲霧給覆蓋了,向外四溢着一絲絲黑霧。

原本端莊優雅、貴氣逼人的達莉亞,突然間就“黑化”了。

那畫面...別提有多炫酷!

而在達莉亞的視野裡,她已經出現在了一座漆黑的雲霧森林迷宮之中!

大雲龍雀因爲稍顯慌亂而沒有繼續歌唱,榮陶陶重塑精神屏障的同時,心中也是念頭急轉。

大雲龍雀沒朋友!!!

而此時達莉亞已經中招,並且這魂技是從大雲龍雀那瀰漫着黑霧的眼睛裡發出來的。

這隻大雲龍雀是變異的魂獸?

多了一項魂獸技能?

亦或者是......

“咕嘟。”榮陶陶的喉結一陣蠕動,怕不是雲巔至寶吧!?

“淘淘。”身側,傳來了達莉亞的聲音。

“我在這裡。”榮陶陶開口迴應着。

“在哪?”達莉亞伸出左手,卻是抓了個空。

榮陶陶已經傻了!

他站在達莉亞的右邊,就差貼着身子了。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榮陶陶開口說話,達莉亞卻伸左手、往左邊摸?

幻術世界裡的聲音是顛倒的?還是隨機的?

思索中,榮陶陶急忙伸手握住了達莉亞的小臂。

達莉亞身體一緊,在一片漆黑的迷霧森林之中,四下無人的環境裡,只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什麼東西抓住了。

“別怕,是我。”這一次,榮陶陶那隱隱綽綽的聲音從夜空中傳來,“大雲龍雀好像只能與一個人玩耍。”

達莉亞:“什麼意思?”

榮陶陶:“我正在看着它呢,我沒進迷宮。”

可憐的曼烈族長,正迷失在漆黑的霧森迷宮中,而在現實世界裡......

榮陶陶站在地上仰着頭,大雲龍雀臥在樹上垂着首。

一人一鳥傻傻的看着彼此,紛紛眨了眨眼睛,似乎都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狀況......

465 花人!花人!170 肉身成聖111 鬆魂四季·秋564 並不遙遠567 歡樂是如何消失的呢...257 會親家?577 崛起之始589 衝鋒!!!(求訂閱)160 關於渴望454 美石榴272 火爆蘿莉?519 煙火下的我們173 風雪夜歸人087 再見307 好氣!640 暗淵·旋渦之秘!273 碎嘴要出山?185 九星連珠094 桃養人569 夭蓮的正確使用方式!284 配?326 不夠251 脫胎換骨617 未知魂獸?556 開疆!(求訂閱)289 顏037 白雲蒼狗321 鬆雪無言217 命452 龍驤鐵騎055 李桃梨017 開眼243 恐懼buff?478 墓碑163 結伴?634 雪境推土機249 功成647 炸!(求訂閱)032 站起來了!589 衝鋒!!!(求訂閱)014 戀愛要趁早223 你從哪裡來?175 豬629 我教你082 悶聲405 贅婿590 殺!668 無主之蓮?310 有些人...332 洪流379 石屋夜話364 聽說443 小別502 超一流!133 爆掉魂寵!?044 初學魂技540 大戰將至!278 躺272 火爆蘿莉?604 更加完美190 戰!118 亡命644 碎片!星辰碎片!上架感言549 新魂技!287 劣060 亂秀626 太苦218 反向操作291 不屈服!457 雪大氅與青山旗474 繁花似錦075 大幕拉開328 云云神犬086 天時地利588 巍巍青山!014 戀愛要趁早108 她的故事602 奴隸的奴隸081 那夜568 夭蓮陶!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650 美哉!454 美石榴341 星盤!雪花勳章!148 老子上去就是一錘......512 殺無赦!500 上一課392 初聞虛空539 查房?445心碎的聲音405 贅婿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560 榮教就位644 碎片!星辰碎片!670 一波肥641 星河大裂谷307 好氣!351 夢魘雪梟!
465 花人!花人!170 肉身成聖111 鬆魂四季·秋564 並不遙遠567 歡樂是如何消失的呢...257 會親家?577 崛起之始589 衝鋒!!!(求訂閱)160 關於渴望454 美石榴272 火爆蘿莉?519 煙火下的我們173 風雪夜歸人087 再見307 好氣!640 暗淵·旋渦之秘!273 碎嘴要出山?185 九星連珠094 桃養人569 夭蓮的正確使用方式!284 配?326 不夠251 脫胎換骨617 未知魂獸?556 開疆!(求訂閱)289 顏037 白雲蒼狗321 鬆雪無言217 命452 龍驤鐵騎055 李桃梨017 開眼243 恐懼buff?478 墓碑163 結伴?634 雪境推土機249 功成647 炸!(求訂閱)032 站起來了!589 衝鋒!!!(求訂閱)014 戀愛要趁早223 你從哪裡來?175 豬629 我教你082 悶聲405 贅婿590 殺!668 無主之蓮?310 有些人...332 洪流379 石屋夜話364 聽說443 小別502 超一流!133 爆掉魂寵!?044 初學魂技540 大戰將至!278 躺272 火爆蘿莉?604 更加完美190 戰!118 亡命644 碎片!星辰碎片!上架感言549 新魂技!287 劣060 亂秀626 太苦218 反向操作291 不屈服!457 雪大氅與青山旗474 繁花似錦075 大幕拉開328 云云神犬086 天時地利588 巍巍青山!014 戀愛要趁早108 她的故事602 奴隸的奴隸081 那夜568 夭蓮陶!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650 美哉!454 美石榴341 星盤!雪花勳章!148 老子上去就是一錘......512 殺無赦!500 上一課392 初聞虛空539 查房?445心碎的聲音405 贅婿524 小孩小孩你別饞560 榮教就位644 碎片!星辰碎片!670 一波肥641 星河大裂谷307 好氣!351 夢魘雪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