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蓮花落

三個月後,雪境旋渦正北方,一百公里處。

夜色下,一隊人馬緩緩行至圍牆前,仰望着厚重城門上方的名字——望天缺。

那瘦金體的大字硬朗有神,一撇一捺之間細若刀鋒,瘦勁有力,渾然天成。

看到這三個大字,小魂們忍不住會想起當年在班級的黑板上,梅鴻玉老校長留下的那一行詩詞。

是的,這城門大字也的確是出自梅鴻玉之手。

這是靠近雪境旋渦的第一道圍牆,所謂的“天缺”便是那盛開在天空中的雪境旋渦了。

但“望天缺”更多的是象徵意義。

由於雪境旋渦時時呼嘯而出的霜雪,衆人並不能真正看到那天空中的缺口,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霜雪。

經過龍北一役,魂獸緩衝區最大的兩方魂獸大軍勢力,被雪燃軍徹底吃掉。

霜美人兵團的首領,被斯華年捏碎了身體,被吸血桃當成了冰鎮飲料。

而裟佳兵團也在徐太平、何天問、榮陶陶三人的努力運作之下,丟下了沒頭沒腦的獸型魂獸,帶着精英部隊返回了雪境旋渦。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雪燃軍已經在龍北戰區建立起了兩道宏偉的圍牆。

距天空旋渦一百公里處,第一道圍牆,城關:望天缺。

距天空旋渦二百公里處,第二道圍牆,城關:蓮花落。

而第三道圍牆,是距離天空旋渦最遠的,也是工程量最大的,此時還在建築的過程中。

據榮陶陶得到的內部消息,那第三道圍牆的城關名稱,會被命名爲:繞龍河。

繞龍河,蓮花落,望天缺。

三座城關的名稱裡,“蓮花落”似乎有些出挑,但也就是這個獨特名字,給予了榮陶陶無上的榮耀。

因爲“蓮花落”就是取自榮陶陶,源自他奠定龍北之役勝利基調的英勇之舉。

那夜,青山軍迅速趕到戰場,集合了周圍的雪燃軍部隊,率先殺進了戰場,解救被困的龍驤鐵騎與飛鴻軍。

也就是在那一夜,九朵巨型的蓮花瓣一路盛放,在兇猛翻騰的魂獸浪潮中,硬生生開闢出了一條血路。

而那九朵盛放的巨型蓮花,不僅爲戰士們衝殺、營救同伴開闢了前行路線,更是引得魂獸大軍自亂陣腳、發生了嚴重的踩踏事故,確保了當夜雪燃軍第一任務正常執行。

萬事開頭難!

衝起來誰都可以剎不住車,難的是如何破敵、如何衝起來。

而最後,榮陶陶力竭而亡、破碎成蓮花河流涌向夜空的畫面,也成爲了雪燃軍將士們念念不忘的畫面。

至此,何司領大手一揮,與華夏傳統曲藝形式同字不同音的關名,就此誕生。

至於那個“落”,到底是形容蓮花瓣如雨落,還是在說那夜榮陶陶以及無數雪燃軍將士在戰場隕落,這就不得而知了。

“咔咔咔......”隨着城門緩緩開啓,青山軍衆將走進了天缺城關,也看到了如萬安關一般的景象。

古香古色的建築,掛滿了瑩燈紙籠的街道。

事實上,這裡比萬安關的氣候環境都好。

要知道,萬安關直線距離雪境旋渦不過50公里,而天缺關距離雪境旋渦可是足足100公里。

粗暴的對標一下,可以把天缺關當成千山關,只不過一個在旋渦之北、一個在旋渦之南。

人困馬乏的青山軍衆將士,來到了一個燈火通明的庭院前。

終於,寂靜的隊伍裡有了一絲聲響。

榮陶陶盤腿坐在踐踏雪犀上,看着庭院大門,開口道:“每次回到新家,都覺得萬安關的總部特別寒酸。”

“咕~”夢夢梟用獨特的方式給榮陶陶捧着哏,有效地避免了無人搭理榮陶陶的尷尬。

足足三個月的任務時光,讓初出茅廬的衆小魂們改變了不少。

雖不至於像剛從0號峽谷出來時那般死氣沉沉,但他們也是個個面色嚴肅、行伍氣質盡顯。

戰場是很歷練人的地方,在嚴肅的紀律以及接連不斷的任務之下,小魂們也漸漸褪去了往日的青澀。

對於榮陶陶的話語,高凌薇心中頗以爲然。

相比於萬安關的那幢小石頭房而言,眼前的庭院則是大了太多了。

院中甚至還有兩座三層石頭小樓,一個馬廄。

李盟一馬當先,率領青山龍騎走進了庭院,也剛好趕上孫杏雨從樓中迎了出來。

她那漂亮的小臉蛋上寫滿了興奮喜悅,小嘴裡嘀咕着“回來了,可算回來了”之類的話語。

高凌薇看到了這一幕,也順着孫杏雨的眼神,看向了身後。原本面無表情的李子,似乎是“活”了過來,目光灼灼的盯着孫杏雨看。

這畫面,甚至讓高凌薇覺得自己不解風情、棒打鴛鴦。

她嘴角微揚,輕聲道:“解散。”

李子毅當即收回了雪夜驚,快步向那開心擺手的孫杏雨走去。相比於其他團隊,青山軍的氛圍有些特殊。

都說將領的風格決定整支部隊的風格,而高凌薇對同學的放任,也是兩人如此放肆的原因。

榮陶陶在馬廄中停好了“車”,跟一羣卸下馬鎧的青山龍騎兵打了個招呼,拖着沉重的步伐,向辦公小樓走去。

“淘淘。”身側,傳來了軟軟糯糯的聲音。

這樣的聲音在行伍中很少見,非常有辨識度。

“怎麼了,小梨花?”榮陶陶擡起手掌,架在了樊梨花的肩膀上。

終於,榮陶陶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當然了,他是真的累了,腳步都有些虛浮。餓急了的榮陶陶,急需一頓大餐補給。

“你找個時間跟趙棠聊一聊吧。”樊梨花索性扶住了榮陶陶的手臂,攙扶着他前行。

女孩當然也知道榮陶陶的苦處。雖然榮陶陶貴爲蓮花之軀,但別忘了,他還身傍數瓣蓮花。

榮陶陶本就比其他人更消耗身體能量,再加上出行任務之時無法保證時刻進餐,這的確是要了榮陶陶的小命了。

“趙棠啊。”聞言,榮陶陶也是犯了難。

榮陶陶戰死那夜,趙棠的身上也發生了些許故事,雖不致死,但對趙棠的打擊很大。

龍北之役結束過後的幾天時間裡,趙棠可以用“魂不守舍”來形容,小魂們也是用盡了方法安慰同伴,但收效甚微。

好在隨後的日子裡,趙棠恢復了不少,兢兢業業的完成了高凌薇下達的每一項命令,只是相比於之前沉默了很多,也...嗯,畏手畏腳了很多。

榮陶陶本以爲趙棠已經徹底恢復了,畢竟這是一個非常堅強、極有毅力的魂武者。而且在從軍生涯中,小魂們或多或少都有些改變,話變少了也是很正常的現象。

但樊梨花很細心,依舊察覺到趙棠的狀態不對,別人話少那是純粹的話少,比如說陸芒的性格就是如此。

但趙棠的話少,卻是因爲心事重重。

樊梨花踮起腳尖,小聲道:“趙棠似乎有心結,一直沒能打開。”

“嗯......”榮陶陶沉吟片刻,也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身側,高凌薇跟了上來,看着善良的小梨花,輕聲開口道:“不用這麼慣着他。”

“大薇姐,我先...我先回去了。”樊梨花面色微紅,低着腦袋小聲迴應着,匆忙走開了。

相比於高凌薇而言,樊梨花更喜歡跟榮陶陶交流,不會感覺到壓力。

雖然高凌薇只比她大兩歲,而且兩人還是同班同學,但在樊梨花的心中,兩人的位置一直都是不對等的。

自從兩年前高凌薇要出行參賽,在離別的演武館走廊裡,她一手一個,按着樊梨花與孫杏雨的腦袋,說着回來時要檢查兩人功課的時候,樊梨花的內心情緒就有些異樣。

高凌薇是毫無爭議的魂班領袖,後來在峽谷裡成爲了助教,再到此時,成爲了青山軍的最高統帥。

這幾年下來,樊梨花面對高凌薇的時候,內心中滿滿的都是敬意。

“看你把我們小梨花嚇的。”榮陶陶瞟了高凌薇一眼,手肘上擡,架在了高凌薇的肩膀上。

高凌薇也有些無奈,戰爭與行伍改變了小魂們很多,然而這三個月來的經歷,對樊梨花的影響卻非常小。

亦如同當初在0號峽谷考覈的時候,樊梨花自始至終都保持着本心。

這個女孩依舊容易害羞,也像初見時那樣可愛。

小魂中能有這樣一朵梨花,倒也是件幸事。

“剛纔在說什麼?”高凌薇環住了榮陶陶的腰,稍稍向上用力,讓榮陶陶的步伐更加輕盈了一些。

榮陶陶咧了咧嘴:“她提醒我關注一下趙棠的心理狀況。”

高凌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再過兩週,全國大賽也要開始了,也是時候放小魂們回去了。”

榮陶陶:“嗯?”

高凌薇:“兩道圍牆已經建成了,第三道圍牆也在緊鑼密鼓的建築過程中,龍北戰區的戰況趨於平穩,可以放小魂們回去了。

屆時,我再招一些青山軍舊部回來。”

榮陶陶輕輕點頭:“讓他們迴歸尋常社會緩一緩心神也好,畢竟都是剛成年的孩子。”

高凌薇微微挑眉,看着榮陶陶的側臉:“你不是?”

榮陶陶:“我可是鋼鐵男子!”

“呵呵~”高凌薇笑了笑,手臂稍稍加力上提,繼續扶着榮陶陶上樓,不置可否。

榮陶陶心中有點尷尬,急忙轉移話題:“小魂們習慣了戰場,突然讓他們回去參賽,也不知道他們接不接受。

尤其是焦騰達和石樓,這倆人應該會很牴觸。”

“命令他們回去參賽就可以了。”高凌薇的話語頗爲果決,“一生只有這麼一次參賽的機會,那可是生命中難得的閃光時刻。

我和你一起經歷了,品嚐過那樣的滋味。

小魂們既然有機會,當然也要去經歷,這會讓他們的生命更豐富一些。”

“嘖嘖......”榮陶陶笑着說道,“看不出來,你還是個好領導呢~”

高凌薇笑着瞪了榮陶陶一眼,雖然青山軍全體將士都是她的同袍,但是對於小魂們,高凌薇的情感無疑更加深厚一些。

他們不僅是戰友,更是同窗,是共同從校園中走出來的隊伍,甚至可以稱作“大家庭”。

“趁着休息的機會,給小魂們舉辦一次歡送儀式吧。”高凌薇開口說着,來到了三樓,推開辦公室的大門。

她隨手將榮陶陶扔在了會客沙發上,開口說着:“正好也犒勞一下青山軍將士們。三個月了,他們太辛苦了。”

榮陶陶不滿的小聲嘀咕道:“你倒是輕點呀。”

“嗯?”

“沒,沒事......”

高凌薇白了榮陶陶一眼,搞得好像我欺負你似的!

她推開了辦公室內側的房門,進入了休息室,自顧自的走進了衛浴間。

榮陶陶則是從沙發上爬起來,來到辦公桌前,拿起了對講:“趙棠,趙棠有沒有。”

“棠哥在廁所,我們在宿舍寢室,有什麼事?”焦騰達的聲音回了過來。

榮陶陶:“讓他來高隊辦公室,我等他。”

“收到。”

不過2、3分鐘,趙棠就趕到了高凌薇的辦公室,此時的榮陶陶也已經將內側屋門關閉,坐在沙發上等趙棠了。

看到獨臂青年敲門而入,榮陶陶急忙招手:“來,過來坐。”

看得出來,趙棠來的很匆忙,渾身上下只有手是乾淨的,應該是剛剛洗過,而他的臉、包括一身雪地迷彩都是髒兮兮的。

“淘淘,什麼事。”趙棠邁步走了進來,坐在了側面獨立的沙發上,默默的看着榮陶陶。

那本該熾熱的一雙虎目,已經沒有了幾個月前的風采。

他本是越戰越勇、越挫越勇的漢子,而此時卻淪爲了一名普通的雪燃軍士兵,在他的身上,榮陶陶看不到昔日裡武癡的衝勁兒與心氣兒了。

這很可怕,也很可惜。

榮陶陶組織了一下語言,開口道:“那夜過後,你就變了個人。”

聞言,趙棠的眼簾低垂了下來,也看向了自己孤零零的手掌:“我只是更小心、更謹慎了些。”

小心謹慎當然是良好的品質,但也要分人。

這樣的詞彙放在焦騰達身上,自然是好事一樁,但放在趙棠的身上,便徹底抹平了他的棱角,讓他變得瞻前顧後,也讓他徹底泯爲衆人。

榮陶陶起身走向辦公室大門,隨手扔了一塊餅乾給趙棠,也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願意跟我說說麼?”

“說什麼?”

“說說你的改變。”

“每個人都會改變。”

“是的。”榮陶陶走了回來,吃着餅乾,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每個人都會改變,但我不在乎其他人,我更關心小魂們。”

趙棠那孤零零的手掌把玩着餅乾小袋,沉默良久,開口道:“徐伊予救了我。”

“嗯。”

趙棠:“那不知從何而來的鋒雪大刃,距離我這隻手臂只隔着一層薄薄的絲霧迷裳。

在武器沒有觸碰到絲霧迷裳之前,那衣物是透明的,所以我並不知道絲霧迷裳的存在。

所以眼看着鋒雪大刃落下,我也想到了我的結局。

想到了我離開魂武世界,離開戰場。我會在平凡的世界裡,在某個安穩的城市角落中,鬱郁度過餘生。”

榮陶陶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呵呵。”趙棠那髒兮兮的臉上,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我更願意死在戰場上。

死在衝鋒的路上。死,也死得其所。

我可以丟掉性命,淘淘,但我不能丟掉這條手臂,我承擔不了那樣的後果。”

說着,趙棠擡起了孤零零的手掌,言語之間稍顯激動:“你問我爲什麼會改變,因爲我不得不改變。

我怕了,淘淘。

請原諒我變得膽小,變成你眼中的慫包!”

趙棠的話語越來越激動,聲音也越來越大:“我不想離開魂武世界,我不想離開青山軍,更不想離開我的同伴們!

這裡有屬於我的人生!

我不想餘生坐在家裡,看着新聞報道,看着你們如何奮鬥,而我只能當一名看客!

我不是你,榮陶陶!

我沒辦法像你那樣,第二天四肢健全的重返戰場,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那樣!我......”

“咔嚓!”辦公室內門突然被打開。

高凌薇穿着作訓褲、黑色短袖走了出來,她頭上搭着白色浴巾,面無表情的看着趙棠。

榮陶陶急忙擡起手,輕輕的壓了壓:“發泄出來是好事兒。”

趙棠低下了頭,手肘拄着膝蓋,寬厚的大手捂住了髒兮兮的臉。

三個月的漫長生死戰場,讓每一個參與其中的戰士都身心俱疲。

當休息下來的那一刻,緊繃的一根弦放鬆下來,將士們出現什麼樣的過激反應都不爲過。

更何況是備受打擊的趙棠。

一切如趙棠所說,他寧願死,也不能再斷手。

馬革裹屍,死得其所。

但是斷掉僅剩的一隻手,葬送的卻是他的雄心、他的驕傲、他的人生。

趙棠低垂着腦袋,單手捂着臉,那指縫中隱隱有滾燙的淚水流下,輕聲道:“抱歉,不該衝你發泄的。”

“自家人,道什麼歉。”榮陶陶輕聲安慰着,心中卻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麻繩專挑細處斷,苦難只尋苦命人。

這狗孃養的雪境世界,的確對某些人過於殘忍了些。

在這茫茫雪境中,時刻都在發生着故事,大雪也時刻在掩埋故事。

只是作爲親身經歷者,這故事的滋味,太過苦澀了。

...

五千字,求些票票~

622 晉級!少魂校!500 上一課656 危!004 是個人?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485 頂級補習班669 雙刀桃!489 來了,就別走了!590 殺!045 旁聽模特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651 殘星陶547 白雲之神?145 雷神之錘?516 少魂薇051 白燈紙籠194 神技!151 前程543 我應該在車底600 戰爭女神635 詭異至寶!667 渣鳥!643 龍窟?星龍?398 大山048 悟605 榮陶陶之死640 暗淵·旋渦之秘!192 校長愛我!440至於?318 幻術!667 渣鳥!666 雪中神獸?005 內視魂圖355 聚寶盆與肥肉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627 幾家歡喜133 爆掉魂寵!?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075 大幕拉開656 危!223 你從哪裡來?379 石屋夜話310 有些人...626 太苦023 試試?436 第一方·化電517 鬆魂小當家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382 桂冠006 金童玉女216 撞碎南牆!380 餿主意343 她253 斯惡霸的關愛322 眷顧?120 公開處刑?628 雲巔三魂技083 桃養人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575 走着!(求訂閱!)349 旗270 攻心!(求訂閱!)109 猛獸現身?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648 星珠?005 內視魂圖019 輝煌456 禮!尚!往!來!437 玩壞280 最高規格002 美240 痛快!痛快!074 雪境之主!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412 殺!351 夢魘雪梟!050 旁聽大師248 關於成長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563 關外之巔075 大幕拉開586 值得!318 幻術!086 天時地利641 星河大裂谷094 桃養人493 一碗肉絲麪293 鬱金香064 雪魂既兵魂!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506 馭心控魂?103 大薇說得對!258 《魂武之巔》629 我教你304 漫天花雨601 那一條血路241 欠練565 種族桎梏?224 戰!戰!344 香脆小酥魚
622 晉級!少魂校!500 上一課656 危!004 是個人?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485 頂級補習班669 雙刀桃!489 來了,就別走了!590 殺!045 旁聽模特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651 殘星陶547 白雲之神?145 雷神之錘?516 少魂薇051 白燈紙籠194 神技!151 前程543 我應該在車底600 戰爭女神635 詭異至寶!667 渣鳥!643 龍窟?星龍?398 大山048 悟605 榮陶陶之死640 暗淵·旋渦之秘!192 校長愛我!440至於?318 幻術!667 渣鳥!666 雪中神獸?005 內視魂圖355 聚寶盆與肥肉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627 幾家歡喜133 爆掉魂寵!?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075 大幕拉開656 危!223 你從哪裡來?379 石屋夜話310 有些人...626 太苦023 試試?436 第一方·化電517 鬆魂小當家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382 桂冠006 金童玉女216 撞碎南牆!380 餿主意343 她253 斯惡霸的關愛322 眷顧?120 公開處刑?628 雲巔三魂技083 桃養人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575 走着!(求訂閱!)349 旗270 攻心!(求訂閱!)109 猛獸現身?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648 星珠?005 內視魂圖019 輝煌456 禮!尚!往!來!437 玩壞280 最高規格002 美240 痛快!痛快!074 雪境之主!353 大師,殿堂還遠麼?412 殺!351 夢魘雪梟!050 旁聽大師248 關於成長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563 關外之巔075 大幕拉開586 值得!318 幻術!086 天時地利641 星河大裂谷094 桃養人493 一碗肉絲麪293 鬱金香064 雪魂既兵魂!254 雪怨靈與柏靈樹女506 馭心控魂?103 大薇說得對!258 《魂武之巔》629 我教你304 漫天花雨601 那一條血路241 欠練565 種族桎梏?224 戰!戰!344 香脆小酥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