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

“高隊!高隊!”隱形耳機中,傳來了小杏雨的聲音。

“講。”高凌薇一手按在耳側,開口迴應着。

“上級指示,要求派出隊內擁有魂技·天葬雪隕的魂武者,與其他部隊擁有此項魂技的魂武者共同清理戰場。

轟炸三輪,每輪30秒左右。三輪過後入場進行最後的清理任務。”

“收到。”高凌薇開口迴應着,也看向了青山軍衆將士。這一次,她不得不要求戰士們停下呼喊了。

不過此時,雪燃軍的士氣已經非常高昂,效果也已經達到了。

她伸出手,輕輕的向下壓了壓。

霎時間,令行禁止的青山軍將士們停下了敲擊武器、閉口不言。

如此可怕的執行力,讓徐太平心中暗暗咋舌。率領魂獸大軍最不好的一點,就是很難約束其紀律。

即便精英魂獸兵團大都是人形魂獸,有着足夠的智商,但內心的野性卻是抹不掉的。

高凌薇開口點名:“徐伊予,謝秩,董教。出列。”

刺客小姐姐、陽光小哥哥當即出列,董東冬也是有點摸不着頭腦,一臉迷茫的走了出來。

高凌薇:“一會兒青山軍護送你們三人入場,達到天葬雪隕施展最大範圍後,立刻開啓轟炸模式,三輪......”

高凌薇開口傳遞着任務要求,身旁,榮陶陶撞了撞徐太平的肩膀:“小蘋果~一會兒跟緊我。

你又是白頭髮、又是紅眼睛的,別不小心讓雪燃軍給宰了。”

徐太平:“......”

榮陶陶小聲道:“對了,你跑這裡幹啥來了?迷路了?”

徐太平:“我需要你一句話,裟佳兵團的人也都在等你的一句話。”

榮陶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之前,在趕往龍北之役的途中,何天問就已經將徐太平的計劃告訴了榮陶陶。

顯然,何天問已經搞定了老爹何司領,就差自己說通徐女士了。

榮陶陶:“裟佳兵團呢?”

徐太平:“在東南方向,三十公里外的一座密林中休整,周圍有雪戰團看護。”

“呵。”榮陶陶忍不住哼了一聲,徐、何、榮三人的計劃頗爲大膽,也不按常理出牌,稱得上是極難實現。但現實結果卻是這次計劃即將成功。

真不得了啊!

何天問纔是真正的雪境太子爺!

竟然能讓老爸派出一支雪戰團,看着裟佳兵團。

現在看來,何天問必然是跟他老爸將計劃全盤托出。希望何司領知曉兒子離去的真相後,心裡能稍微好受些吧。

榮陶陶:“你要進旋渦了唄?”

說話間,榮陶陶發現大軍開拔,他當即邁開腳步。

徐太平立刻跟了上來:“如果一切都順利的話。”

榮陶陶開口道:“等龍北區域徹底安穩了之後,我也會進入旋渦。”

徐太平聳了聳肩膀,沒說什麼。

高凌薇低頭看着兩人,自從進入少年班之後,當然也聽說了兩人之間發生的故事。

很難想象,極度憎恨人類的徐太平,有朝一日會與人類合作,並隻身犯險進入人類軍隊之中,與榮陶陶談笑風生。

同樣,你也很難想象榮陶陶會與徐太平合作,想當年,徐太平離開鬆魂的誘因,便是在上歷史課的時候奪門而出,他並未給徐風華女士應有的尊重,甚至最後跟榮陶陶吵了一架。

昔日裡,兩個懵懂弱小的少年是敵非友,此時卻都已經改變了模樣。

徐太平成爲了龍北戰區最強兵團的第一軍師,指揮着一衆精兵強將,心中更是懷揣着令人瞠目結舌的野望。

榮陶陶也在人類世界闖出了名堂,風頭直逼關外第一魂將。

換做三年前,如果有人指着年幼的徐太平與榮陶陶,說兩人未來會徹底改變北方雪境的話......

會不會讓人當成精神病患者?

“轟隆隆!”

“轟隆隆......”青山軍迅速逼近戰場區域,腳踩着無數屍骨,那被徹底染紅的雪地也因爲殘肢碎肉而泥濘不堪。

鼻尖充斥着刺鼻的血腥氣息,踏上這一方土地,人們的心都在顫抖着。

徐太平卻沒有什麼反應,表情如常。也不知道他是見慣了這樣殘酷的畫面,還是強裝出來的。

“她不錯。”徐太平的聲音浮現在了榮陶陶的腦海中。

此刻,榮陶陶是個“白板”,一身的魂槽都沒有鑲嵌任何魂技。

“什麼?”

徐太平仰起頭,示意了一下右前方策馬而立的高凌薇,在榮陶陶的腦海投下了一番話語:“我本以爲她是一個嚴酷冷漠的將領,只知道任務與命令。

但當我提及你的姓名時,我看到了她柔軟的一面,那眼神是裝不出來的,尤其是在這樣的戰場上。”

天葬雪隕爆炸的聲音轟隆作響,震耳欲聾。

榮陶陶仰起頭,望着高凌薇的背影,看着那被夜風吹蕩的馬尾長髮。

不由得,榮陶陶詢問道:“提我?你們都說什麼了?”

徐太平:“討論了一下你這種人是怎麼能有女朋友的。”

榮陶陶頓時不樂意了:“什麼叫我這種人?我咋了?我脾氣好、性格好、實力強、長得帥......”

徐太平:“最後卻要靠捅刀子來追女孩?”

榮陶陶:“......”

徐太平:“可真有你的,榮陶陶。”

榮陶陶面色微紅:“少廢話!”

徐太平:“我提醒她了,讓她小心點。”

“小心什麼?”

徐太平:“如果捅刀子就能收穫女朋友的話,以你現在的實力,三妻四妾不是問題。”

榮陶陶:???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冰魂引!

三年不見,嘴皮子功夫見長啊?

榮陶陶面色古怪,扭頭看向了徐太平,那眼神在徐太平俊美的臉蛋上掃了掃,最後將目光落到了徐太平的腰子處。

徐太平:“......”

他那白皙的手掌緩緩落下,護住了自己的腰子......

“青山軍!”高凌薇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相比於平日裡那清冷的聲線,此刻,那嘶啞的聲音是那樣的氣勢昂揚、震人心魂。

“衝鋒!!!”

“殺!”

“殺!”

“殺殺殺!”足足三輪天葬雪隕過後,青山軍眼看着高凌薇手中方天畫戟指引的方向,頓時衝殺向前。

榮陶陶下意識的邁開了腳步,徐太平也急忙跟了上來。

“啪~”

胡不歸馬蹄扒着地面、前衝的同時,那踐踏在屍骨上的馬蹄,也剜下了一塊碎肉,恰好迸濺到了徐太平的臉上。

徐太平腦袋一歪,腳下卻是不停,伸手撥開了臉上的血肉,他並不確定這是否是高凌薇有意爲之。

要知道,進入魂校段位之後,魂武者與本命魂獸之間的聯繫是異常緊密的,她有能力在不開口命令的情況下,讓本命魂獸做任何舉動。

“你呢?”作爲步兵的榮陶陶,選擇了雙刀-大夏龍雀,眼看着前方青山龍騎衝殺過後,漏過來的半隻霜死士,他一刀劈砍而去。

徐太平眼睜睜的看着霜死士僅剩的半截頭顱被斬首,開口道:“什麼?”

榮陶陶雙刀在身前畫着絢麗的霜雪弧度,踩着由魂獸屍骨搭建而成的道路,口中卻是說着美好的話語:“遇沒遇到良人?”

“哼,誰知道呢。”

榮陶陶心中一動:“真有情況?我還沒見過女性冰魂引呢。”

徐太平:“她是一隻霜美人。”

“哦?”榮陶陶眼眸一凝,眼看着前方那被高凌薇方天畫戟挑起來的霜死士,他雙刀直接在眼前劈出了一個X字形,“爲了討好裟佳,你是真的用心良苦啊?”

這一刻,徐太平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由於那白嫩嫩的俊臉之前被血肉玷污過,所以此刻,他的笑容顯得有些瘮人。

這麼久了,終於有人看出了他內心深處隱藏的小心思了。

而這個人,竟然是三年未見的榮陶陶!

霜美人·盛世熱烈追求徐太平不假,但身爲第一軍師,大權在手的徐太平也有一萬種方式拒絕霜美人。

徐太平的理由都可以很正當,說一句擔心自己被操控、耽誤大軍未來的發展,那麼統領裟佳絕對會把霜美人·盛世給宰了。

青山軍在戰場上呼嘯而過,也留下了滿地的屍骨。

“停!”高凌薇大聲命令着,“以我爲中心,前後軍調轉。而後待命!”

在衆人的視線中,龍驤鐵騎正在以另外一個角度殺進戰場,龍驤軍的衝勢更猛、清理的也更加徹底。

事實上,如果不是龍驤軍遭遇了重創,率先貫穿戰場的一定是他們。

而龍驤軍衝殺過後,雪戰團再次衝殺......

高凌薇在等待各方兵團衝殺結束,至於還有沒有第二輪衝殺,她就不知道了。

榮陶陶用大夏龍雀撥了撥腳下的魂獸屍骨,道:“對於魂獸的死亡,你已經覺得無所謂了?”

徐太平笑了笑,道:“沒有,但我只能接受。”

對於徐太平而言,他的夢想就是雪境太平,不再有這樣的殺戮。

而此時,戰場血流成河、魂獸的屍骨堆積如山,但徐太平卻加入了青山軍,一路跟隨着衝殺了過來。

很難想象,徐太平爲了達成目的到底忍受了多少。

榮陶陶想了又想,總覺得這樣的行爲對徐太平來說過於殘忍了些。雙方身份不同,立場不同,不過是終極目標相同,纔有了現在和平交流的一幕。

對於合作伙伴,榮陶陶認爲自己並不該這樣對待徐太平。

終於,榮陶陶看向了高凌薇,道:“給我一支部隊,我要去龍河畔。”

在戰場上,青山軍這種特殊的團隊,有着極大的自主權。

高凌薇低頭看向了榮陶陶:“戰場已經進入最後收尾階段,再等一下,我陪你去。”

榮陶陶走到了胡不歸身旁,輕輕拍了拍高凌薇的小腿:“不等了,我現在就跟徐太平過去。”

高凌薇眉頭微皺,敢如此明目張膽的違抗命令,換做旁人,她真就一腳踹過去了......

她看了看後方佇立的徐太平,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這纔開口道:“李盟。”

“到!”

高凌薇:“暫任青山軍指揮。”

“是!”

高凌薇調轉馬頭,走出了部隊中央:“青山黑麪,李...嗯,斯教,跟我走。”

“謝謝。”徐太平的話語,突然浮現在了榮陶陶的腦海中。

然而榮陶陶卻有些承受不起,反而覺得自己的反應太慢了些。

榮陶陶回過頭,剛想找榮凌和踐踏雪犀,卻是看到斯華年已經策馬趕到身前。

“唔~”下一刻,榮陶陶只感覺一陣騰雲駕霧,沒等反應過來,就被斯華年拎了起來,橫着按在了身前的馬背上。

這種“強搶民女”的行爲,讓她更像是惡霸了。

她一邊策馬前行,一手按着榮陶陶的腰,俯身看着沒有反抗的榮陶陶,詢問道:“昨夜,你爲什麼沒抓住我的衣領?”

榮陶陶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摸着雪夜驚側面那柔軟的毛髮,小聲道:“手滑了。”

“哼。”斯華年逼視着榮陶陶的側臉,一聲冷哼,“下一次,你就不用觀察戰場了,我直接把你揣進兜裡。”

榮陶陶:“......”

“斯教。”高凌薇扭頭看向了身後,掃了一眼乖巧趴着的榮陶陶,開口道,“雪巨匠開路吧,省着不長眼的魂獸來襲。”

斯華年這才坐直了身子,對一旁的霜美人頷首示意。

隨着小部隊脫離大部隊,雪巨匠拔地而起,一手拾起了霜美人放在肩膀上,大步向東南方行進。

榮陶陶突然開口道:“帶他一個,他也沒馬。”

斯華年:“誰?”

“徐太平唄。”

斯華年一臉不耐煩的模樣,身體卻很誠實。

她向後挪了挪屁股,一把抓住了徐太平的後脖頸,同樣橫着扔在了身前。

徐太平:“......”

沿着雪巨匠踩踏出來的巨大腳印,高凌薇帶着青山黑麪五人追了上去。

歌謠裡唱的是“排排坐,食果果”。

而此時,榮陶陶與徐太平兩個小傢伙卻是“排排趴”......

好在雪夜驚足夠大,斯惡霸強搶兩個“民女”也是綽綽有餘。

榮陶陶扭頭看向了同命相連的徐太平:“你會征服雪境旋渦麼?”

徐太平乖乖橫趴着,下巴抵着雪夜驚側方皮膚:“希望。”

“據說,你還想要建立一個帝國?”

“希望。”

“等我和青山軍進去之後,我們該去哪裡找你?”

“蓮花盛開的地方。”

286 大戰前夕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667 渣鳥!586 值得!619 五彩祥雲·黑雲!665 不負282 自我071 戟與人257 會親家?011 魂法·雪境之心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599 吸血桃067 偏科189 勝負?302 畫地爲牢147 唯一的神641 星河大裂谷224 戰!戰!650 美哉!517 鬆魂小當家167 乾飯王083 桃養人380 餿主意155 饞347 解脫407 囚408 修習!雷騰魂技!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468 《優雅》230 夜話009 本命魂獸230 夜話487 定親大師404 墓園667 渣鳥!308 再登門368 兄弟619 五彩祥雲·黑雲!623 拜佛019 輝煌059 大夏龍雀543 我應該在車底050 旁聽大師496 靈魂暴擊298 神將537 女帝登基計劃386 無根浮萍563 關外之巔626 太苦674 我們回家!652 好人584 精銳青山216 撞碎南牆!485 頂級補習班034 神仙分數224 戰!戰!673 旋渦史108 她的故事501 五星·大夏龍雀!026 傷人桃179 你們找對人了!446 總決!604 更加完美660 你搞我啊?106 已經是了038 敢108 她的故事062 機會?310 有些人...162 魂將之後204 筆芯026 傷人桃299 成長047 團 結 友 愛118 亡命339 報應·劫難257 會親家?344 香脆小酥魚137 雪境三魂技250 別說話332 洪流142 酣暢602 奴隸的奴隸267 關外之巔?193 故事繼續483 夕陽下的演武館134 殺!019 輝煌449 回頭望故鄉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060 亂秀027 雪中少年520 大抱枕478 墓碑387 雲巔·未來402 情敵558 花滿帝都城069 拉仇恨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080 鬆魂四禮·茶!
286 大戰前夕546 雲巔至寶·五彩祥雲667 渣鳥!586 值得!619 五彩祥雲·黑雲!665 不負282 自我071 戟與人257 會親家?011 魂法·雪境之心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599 吸血桃067 偏科189 勝負?302 畫地爲牢147 唯一的神641 星河大裂谷224 戰!戰!650 美哉!517 鬆魂小當家167 乾飯王083 桃養人380 餿主意155 饞347 解脫407 囚408 修習!雷騰魂技!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468 《優雅》230 夜話009 本命魂獸230 夜話487 定親大師404 墓園667 渣鳥!308 再登門368 兄弟619 五彩祥雲·黑雲!623 拜佛019 輝煌059 大夏龍雀543 我應該在車底050 旁聽大師496 靈魂暴擊298 神將537 女帝登基計劃386 無根浮萍563 關外之巔626 太苦674 我們回家!652 好人584 精銳青山216 撞碎南牆!485 頂級補習班034 神仙分數224 戰!戰!673 旋渦史108 她的故事501 五星·大夏龍雀!026 傷人桃179 你們找對人了!446 總決!604 更加完美660 你搞我啊?106 已經是了038 敢108 她的故事062 機會?310 有些人...162 魂將之後204 筆芯026 傷人桃299 成長047 團 結 友 愛118 亡命339 報應·劫難257 會親家?344 香脆小酥魚137 雪境三魂技250 別說話332 洪流142 酣暢602 奴隸的奴隸267 關外之巔?193 故事繼續483 夕陽下的演武館134 殺!019 輝煌449 回頭望故鄉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060 亂秀027 雪中少年520 大抱枕478 墓碑387 雲巔·未來402 情敵558 花滿帝都城069 拉仇恨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080 鬆魂四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