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死亡·新生

摩曼港城,宏偉壯麗的曼烈莊園之中,一個不大不小的地下室裡。

“呵......”榮陶陶倒吸了一口涼氣,盤腿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的他,猛地睜開了雙眼!

不知何時,榮陶陶的身體已經被汗水浸透了。

儘管是兩具身體,但別忘了,兩具身體共用的是一個意識。

也就是說,榮陶陶經歷了戰場上發的一切。

那虛弱的身體、渙散的意識,生命力緩慢流失、最終絕望死亡的全過程。一切的一切,榮陶陶統統親身經歷了。

“呵...呵......”榮陶陶大口大口喘着粗氣,支撐着身體,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剛纔,榮陶陶全身心投入到了雪境戰場之中,並沒有覺得死亡有多麼可怕。

甚至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榮陶陶覺得死去是一種幸福。

不過就是累了罷了,不過就是想要閉上眼睡一覺而已。

然而,當那具身體真正破碎、死亡過後,榮陶陶全身心投入其中的意識被拉回到了摩曼港城的健康身軀內。

這一刻,榮陶陶才清晰的體驗到,那緩慢死亡的滋味是有多麼的痛苦。

“咚。”跌跌撞撞的榮陶陶,一肩膀撞到了牆壁上,他一手拾起了牀頭櫃上的手機,哆哆嗦嗦的發了一條信息。

兩個字“安好”,發送的目標卻不是高凌薇,也不是三關總指揮,而是身處青山軍大本營的孫杏雨。

小杏雨作爲信息樞紐,應該能告知所有人。

發送了這兩個字之後,榮陶陶顧不得許多,他努力撐着牆壁,緩慢的向衛浴間行走着。

嚴格來說,本體榮陶陶的身體非常健康,說是生龍活虎也不爲過。

但共享的意識卻遭受了重創,而他剛剛經歷的所有,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忘記的。

恰恰相反,榮陶陶不僅無法忽視那極端痛苦的滋味,反而對這一感覺刻骨銘心。

那是一種極度複雜的感覺。

很疼、很難受,憋悶的胸膛喘不上來氣、虛弱的四肢讓他連移動手指都困難。最可怕的是,那生命力點點流逝、消散的絕望滋味,簡直不是正常人能忍受的。

好吧,正常人此刻也已經死亡了,他們會停留在閉眼睡覺的幸福階段,而不需要去回味這些真實的感受。

“嘩啦啦......”

榮陶陶顫抖着手掌擰開了花灑,他背抵着牆壁瓷磚,緩緩的坐滑在地,任由淋浴淋在他的頭頂,也浸溼了他的衣衫。

連衣物都沒褪下的榮陶陶,此刻想明白了一個問題:我的大腦欺騙了我!

也許在人死之前,人類大腦爲了避免人感受到極端的苦痛折磨,故意釋放出來了一些信號,欺騙了榮陶陶,讓他覺得“閉眼歇息”是如此的愜意舒適。

但隨着榮陶陶將意識拽回本體,那未被大腦欺騙的真情實感統統都反饋了回來。

“呃......”榮陶陶的面目有些扭曲,顫抖的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臉,他甚至想給自己的胸膛來上一拳,讓那“咚咚”急促跳動的心臟安穩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坐在地上的榮陶陶努力擡起了手,關上了花灑,卻也沒有再站起來,而是直接坐靠着昏睡了過去......

他真的太累了。

翌日清晨。

一道高挑的身影推着餐車,來到了地下室的門前。

她邁步上前,屈起手指,輕輕敲了敲房門:“榮?”

與平常不同的是,屋內並沒有傳來任何迴應。

葉卡捷琳娜耐心的等待半晌,再次敲了敲冰冷的房門:“師父?”

然而回應女帝大人的,依舊是一片寂靜。

女孩實在是等不了了,一手推開了房門,卻發現榮陶陶不見了?

嚴格來說,這間房子算是半地下室,牆壁上方是有窗戶的,藉着太陽光線,葉卡捷琳娜看清了地下室的所有。

地下室內並沒有太多房間,就是一個兩百餘平的空蕩蕩場地,牆角處有休息的牀鋪,旁邊有訓練器材等等。

“榮?”葉卡捷琳娜一邊輕聲呼喚着,一手拽着餐車,邁步走了進來。

她來到訓練器材的區域看了一眼,確認沒有榮陶陶的身影之後,便將目光鎖定在了地下室內唯一的房間:衛浴間。

女孩快步來到了浴室門前,側耳傾聽着,但並沒有聽到裡面傳來任何聲響,不由得詢問道:“榮,你在裡面麼?”

而當浴室內同樣沒有迴應的時候,葉卡捷琳娜心中一緊!

這些日子裡以來,榮陶陶的作息時間規律的可怕,修行更是刻苦到了極致,他甚至沒有踏出過地下室一步!

這個“奴隸”,可是要比伊戈爾的父親安穩太多、也乖巧太多了,曼烈族人從來都不用擔心他搞出什麼幺蛾子。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卡捷琳娜握着門把手,直接打開了門。

“呀!”她一聲輕呼,一手拎着華美的公主裙襬,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榮,你怎麼了?怎麼睡在這......”

葉卡捷琳娜看着渾身上下溼漉漉的、昏死在浴室裡的榮陶陶,話語未落,卻是聽到門外的地下室中,那窗戶轟然破碎的聲音!

“嘩啦啦!”

窗戶被衝碎開來,一股由蓮花瓣組成的“河流”,迅速流淌了進來。

葉卡捷琳娜身體一緊,幾乎在一瞬間轉身抽刀,擋在門口,做出了戰鬥姿勢。

隨即,葉卡捷琳娜一雙湛藍色的美目微微睜大。

敵人?

不,哪有什麼敵人,這竟然是一堆蓮花瓣?

呼......

蓮花瓣不管不顧,直接衝來,甚至將葉卡捷琳娜向後推開了一步。

“唔~”葉卡捷琳娜一手遮在臉前,好巧不巧的是,當蓮花河流衝撞她的身體之時,她正好處在“呼吸”中的吸氣階段。

而這一口氧氣,葉卡捷琳娜硬是沒有吸進肺裡!

蓮花河流中摻雜着極其濃郁的魂力,彷彿都能將空氣凝結出水來。

那散發着青綠色幽幽光芒的蓮花瓣,無論外在的表現多麼唯美,但行爲卻是如此的霸道!

蓮花河流衝開女帝大人之後,繼續向榮陶陶的身體內衝去。

“呵......”就在蓮花河流融入榮陶陶身體的那一刻,昏死過去的他,猛地睜開了雙眼!

榮陶陶的胸膛劇烈的起伏着,而一股股的魂力也在他的體內盪漾開來,順着他的身體脈絡橫衝直撞,擴充着榮陶陶這個“人形容器”。

半片夭蓮,一瓣罪蓮,一瓣獄蓮,一瓣輝蓮統統歸位。

“晉級!魂法:雪境之心·五星高階!”

榮陶陶:“......”

已經五星高階了?

而我還是隻是個魂尉巔峰,再這麼下去,魂法等級要領先魂力等級兩個大段位了!

嫂嫂大人之前倒是說過,收回夭蓮分身的那一刻,那種實力暴漲的滋味特別舒爽。

這一刻,嫂嫂的快樂,榮陶陶感受到了!

“榮!你怎麼樣?”葉卡捷琳娜急忙來到榮陶陶身前,半跪下來,一手在他臉前晃了晃。

但榮陶陶並沒有回過神來,因爲他除了感覺到魂法小段位晉級之外,也感受到了魂力等級正在一次次的拔高。

實力暴漲,名不虛傳!

夭蓮花瓣,將夭蓮分身這段時間內修行的全部,統統反饋給了本體。

而由於夭蓮分身純潔得可怕,在雪境大地中修行起來,效率簡直不要太高!

“你給我點反應呀,榮!”女帝大人急得不行,甚至伸手去試探榮陶陶的鼻息。

還真是關心則亂,榮陶陶那粗氣都喘着狗了,能沒有呼吸?

“噓......”榮陶陶口中發出了噤聲的聲音,一手握住了臉前搗亂的手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女帝大人愣了一下,看着自己那被攥住的手掌,她忍了又忍,還是安靜了下來。

女孩的確是安靜了,等待着榮陶陶細細體驗身體實力暴漲的滋味,但此時,地下室的房門卻是被一手推開了。

“呯”的一聲巨響。

達莉亞·曼烈穿着睡袍,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名男士,正是榮陶陶的專屬侍者。

因爲葉卡捷琳娜總和侍者搶活幹,所以今日推進來餐車的並不是他。

但顯然,侍者是發現了異樣之後,急忙上樓找家族族長彙報,繼而帶達莉亞下來的。

達莉亞目光掃了一圈地下室,直奔浴室而去。

在門口處,達莉亞看到了無比狼狽、渾身溼漉漉的榮陶陶,以及跪在他面前的女兒。

她的目光,也落在了兩人攥緊的手掌上。

“噓!”葉卡捷琳娜另一隻手抵在脣邊,對母親大人發出了訊號。

達莉亞不由得微微挑眉,卻也打算配合女兒,耐着性子等上一等。

然而,榮陶陶卻是突然開口道:“達莉亞阿姨,能給我準備一下飛機麼?”

這一下,女帝大人可是不開心了,我剛剛鼓足勇氣、讓媽媽不要開口打擾,結果你就開口說話了?

該死的榮陶陶!

你這是什麼意思?

媽媽說話就可以,我說話就不行?

達莉亞詢問道:“去哪?”

榮陶陶:“魂獸緩衝區,就是原來屬於俄聯邦,現在劃分給華夏的那個地區。”

達莉亞:“那裡可是戰區,航線是不可能申請下來的。”

榮陶陶:“沒事,我給雪燃軍總指揮打電話。”

達莉亞若有所思的看着榮陶陶,再聯想到侍者、以及守衛們說的蓮花河流。

她突然開口道:“你的蓮花分身死了?”

聞言,榮陶陶面色變得有些難看,顯然是被勾起了昨夜那極其痛苦的回憶,默默的點了點頭:“嗯。”

葉卡捷琳娜驚訝道:“死了?”

“死了。”榮陶陶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

達莉亞對榮陶陶非常熟悉,她能讓女兒拜榮陶陶爲師,自然是動用了家族資源,調查了所有榮陶陶所能查到的資料。

包括這麼長時間以來雙方在摩曼港城相處時光,也讓達莉亞更加了解榮陶陶的性格。

而從始至終,無論遭遇什麼,甚至是被瘋子刺殺過後,榮陶陶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坦然自若的面對這個世界。

榮陶陶此時這樣勉強的笑容,達莉亞還是第一次見。

她靜靜的看着榮陶陶,良久,終於開口道:“看來,那滋味並不美好。”

榮陶陶默默的點了點頭。

達莉亞早已經將榮陶陶當成了一名強大的魂武者,甚至將他拔高到了與自己相同的地位。

此刻,看到榮陶陶這樣的反應,達莉亞忍不住開口詢問道:“那是什麼感覺?”

達莉亞的雙手也不乾淨。

換句話說,身爲一名強大的魂武者,誰的雙手不是染滿了鮮血?

達到達莉亞這個水平,她在崛起過程中所殺死的魂獸,恐怕能堆滿這座偌大的莊園。

而身爲一個龐大家族的族長,死在她手裡的人類魂武者,又會有多少?

她是想要詢問手下亡魂,彌留之際的感受麼?

亦或者是...她想要知道,未來在自己死亡的那一刻,會體驗到什麼樣的滋味?

一朝江湖內,一世薄命人。

既然一頭扎進了這紛紛擾擾的魂武世界,達莉亞又是一名家族領袖,將曼烈家族的勢力維繫、發展至今...所以難保會有一天,她也會暴屍荒野。

所以,死亡是什麼感覺?

榮陶陶看着達莉亞那認真詢問的模樣,一時間,他竟然有些語塞,不知道該如何迴應。

相比於古老家族的族長達莉亞而言,榮陶陶則是要純粹很多,經歷也純粹很多。

當提及到“感覺”,他思考問題的角度同樣純粹。

昨夜的一切苦痛,自然是刻骨銘心。但問題是,榮陶陶不知道該怎樣形容那種極度複雜的感覺。

不僅來自於肉體,更來自於心靈。

“以後再說吧,是我冒失了。”達莉亞看着榮陶陶那難看的表情、以及那難以啓齒的模樣,便開口給了榮陶陶一個臺階來下,“我去給你安排飛機。”

說着,達莉亞轉身對身後的侍者打了個手勢。

“達莉亞阿姨。”

“嗯?”達莉亞轉過身來,看向了那坐在地上,渾身溼漉漉的狼狽魂武者。

榮陶陶輕聲道:“對我而言,我很難形容那是什麼感覺。

但我知道,對於那些愛我的人來說,他們會很傷心。”

達莉亞的呼吸一滯......

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榮陶陶會給出這樣的迴應。

她怔怔的看着榮陶陶,很難想象,榮陶陶在昨夜的戰場中都經歷了什麼,亦或者說,那些愛他的人都經歷了什麼。

達莉亞默默的注視了榮陶陶半晌,最終將目光落在了跪地的女兒身上。

良久,達莉亞輕輕點了點頭:“謝謝,我知道了。”

050 旁聽大師052 大事?275 越吃越有112 神寵!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126 一張弓426 點將桃!153 滿載而歸643 龍窟?星龍?441 殺人誅心!244 錢!209 蔑視381 松柏·紅妝②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042 爆炸天賦560 榮教就位065 上將軍394 月桂花環023 試試?207 涵養145 雷神之錘?630 那個男人455 索命桃231 惡霸663 她的掌心521 凌晨三點093 重點336 第三面牆588 巍巍青山!018 強者的世界464 下揚鎮的爐火296 魚死網破303 大渣男186 呦~568 夭蓮陶!138 遲來的答覆357 將軍,時辰到了!122 乖巧惡魔050 旁聽大師030 焦騰達021 資格036 晉4星!306 美好世界323 最後一名392 初聞虛空367 雪境敲門人311 快意恩仇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035 魂班少年425 八分之一123 斯小竈142 酣暢236 初遇雪屍571 雪滿清晨169 做個人?438 總決的延續?094 桃養人145 雷神之錘?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413 擋路者死!500 上一課223 你從哪裡來?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450 衣錦還鄉480 字與花244 錢!433 割喉禮572 十八027 雪中少年565 種族桎梏?492 人生大事018 強者的世界628 雲巔三魂技038 敢342 活着吧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174 有我060 亂秀517 鬆魂小當家607 榮榮犬249 功成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518 追逐014 戀愛要趁早586 值得!214 偶像448 山巔拾月桂003 稀有魂槽015 松江魂武大學008 嫂嫂?073 歸屬感467 第四瓣·夭蓮572 十八335 淘淘!淘淘!656 危!269 踏浪而歌065 上將軍062 機會?
050 旁聽大師052 大事?275 越吃越有112 神寵!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126 一張弓426 點將桃!153 滿載而歸643 龍窟?星龍?441 殺人誅心!244 錢!209 蔑視381 松柏·紅妝②513 從來如此,便對嗎?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042 爆炸天賦560 榮教就位065 上將軍394 月桂花環023 試試?207 涵養145 雷神之錘?630 那個男人455 索命桃231 惡霸663 她的掌心521 凌晨三點093 重點336 第三面牆588 巍巍青山!018 強者的世界464 下揚鎮的爐火296 魚死網破303 大渣男186 呦~568 夭蓮陶!138 遲來的答覆357 將軍,時辰到了!122 乖巧惡魔050 旁聽大師030 焦騰達021 資格036 晉4星!306 美好世界323 最後一名392 初聞虛空367 雪境敲門人311 快意恩仇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035 魂班少年425 八分之一123 斯小竈142 酣暢236 初遇雪屍571 雪滿清晨169 做個人?438 總決的延續?094 桃養人145 雷神之錘?178 這是你們自找的!413 擋路者死!500 上一課223 你從哪裡來?383 鬆魂名師收集者450 衣錦還鄉480 字與花244 錢!433 割喉禮572 十八027 雪中少年565 種族桎梏?492 人生大事018 強者的世界628 雲巔三魂技038 敢342 活着吧406 摧枯拉朽!(求月票,求訂閱!)174 有我060 亂秀517 鬆魂小當家607 榮榮犬249 功成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518 追逐014 戀愛要趁早586 值得!214 偶像448 山巔拾月桂003 稀有魂槽015 松江魂武大學008 嫂嫂?073 歸屬感467 第四瓣·夭蓮572 十八335 淘淘!淘淘!656 危!269 踏浪而歌065 上將軍062 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