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吸血桃

向東方撤離的裟佳兵團中,首領裟佳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猛地轉頭望去。

隨即,裟佳的眼眸微微瞪大!

那是...那是蓮花瓣!

在遙遠的西南方戰場,竟然盛開了一朵又一朵巨大的青綠色蓮花。

如此夢幻般的畫面,唯有雪境至寶·九瓣蓮花可以構建出來!

由於戰場實在太過擁堵,當蓮花盛放之時,無數魂獸被碾壓在了花瓣之下,也有一堆堆魂獸跌入了花朵之中。

無一例外,身處蓮花之中的魂獸們,紛紛手忙腳亂,匆忙的向外逃亡着。

因爲充斥在巨大蓮花周圍的,是那鋪天蓋地、密密麻麻的小型蓮花瓣,它們急速旋轉着,宛若鋒利的刀片,隨時都有可能舞動開來,奪走萬物生靈的性命。

你甚至都不需要是一名戰士,哪怕你是個普通人,也能感覺到那極致危險的氣息。

當然了,也不是沒有魂獸試圖反抗。

比如有幾隻實力強大的霜死士,就極力施展着鋒雪大刃,試圖劈碎這巨大的蓮花瓣,然而......

霜死士們劈碎的,不過只是蓮花瓣上的魂獸罷了。

當鋒利的大型刀刃真正落在花朵上的時候,霜死士們這才知曉,那看似嬌嫩的巨大花瓣,竟然是如此的柔韌。

劈碎?

但凡花瓣能輕易讓你給劈碎了,它還有臉叫“雪境至寶”?直接改名叫“雪境批寶”吧......

“榮陶陶。”裟佳站在飛馳的踐踏雪犀上,大聲開口道。

“嗯?”徐太平急忙轉頭,尋着裟佳的視線望去,當然也看到了那標誌性的蓮花。

的確,榮陶陶!

不知何時,蓮花瓣已經成爲了榮陶陶的標誌。

在徐太平的腦海中,浮現出了榮陶陶那一腦袋亂糟糟的天然卷兒。

他也想起了榮陶陶咧嘴傻笑、露出一口白牙的傻乎乎模樣。

看着那一片混亂、無比危險的戰場,徐太平面色一陣陣變幻,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定,突然開口道:“也許我們應該幫他。”

“啊?”

“什麼?”

“軍師,你在說什麼?你是在開玩笑嗎?”

徐太平的一句話,頓時引起了核心團隊衆將士們的疑惑與不滿。

徐太平心中念頭急轉,爲了自己的目的尋找着理由。

聰慧如他,竟然在片刻之中,就給出了裟佳一個無法拒絕的理由。

“榮陶陶就是我要溝通、交流,尋求合作的對象,他不能出事!”徐太平並未理會旁人,卻也沒有用雪感單獨與裟佳交流。

他大聲開口,話語說給裟佳聽的同時,也在說給其他部落領袖聽。

徐太平繼續道:“更何況,榮陶陶的母親駐守在龍河畔,那也是我們返回旋渦的必經之路。

我們是否能安然無恙的返回雪境旋渦之中,完成摧毀帝國、重建帝國的夢想,一切都得看徐風華!

在場的所有人都見過徐風華的實力,知道她的戰鬥力幾何。

如果榮陶陶死了,哪怕不是我們裟佳兵團殺的,但對於人族而言,我們依舊是魂獸。經歷喪子之痛,誰也無法保證一個母親會做出什麼事!”

這一番話語有理有據,哪怕是心中有千般不願、萬般不滿,裟佳也不得不認可這句話。

一個詞彙“母親”,也直抵裟佳的內心。

在年幼時期,在裟佳的混種身份沒有暴露之前,他一直是裝成霜佳人,與母親一起生活的。

關於喪子之痛,裟佳不能理解。但是關於喪母之痛,裟佳刻骨銘心、哀哀欲絕。

而裟佳始終相信,他與父母之間的情感是相通的。

此刻,徐太平又添了一把火:“如果反過來的話......

如果我們在戰場中幫助了榮陶陶、甚至是救下了榮陶陶,那人族徐風華必然會感激我們。

不說幫助我們,但徐風華最起碼不會對我們動手!”

脣齒翻天地,喉舌抵萬金!

人類兵團與魂獸大軍本是勢不兩立的,但徐太平接連幾番話語落下,視人類爲仇敵的魂獸領袖們,竟然真的有些認可軍師大人的話......

裟佳正在思索間,西南方戰場又出現了一副恐怖的畫面!

那傲然屹立於戰場上的巨人斯華年,她那巨大的手掌中,突兀的浮現出了一瓣蓮花。

巨型的蓮花瓣宛若鳶盾一般,散發着唯美的青綠色光芒,美到了極致!

斯華年手持蓮花鳶盾,用盾牌下沿撥了撥戰場,真的猶如神明一般,將戰場衆生當做棋盤上的棋子,肆意的擺弄着。

萬幸,她腦海中的精神屏障·柏靈障是傳說級的,而雪獄鬥士大都是殿堂級。

但即便如此,她也在極力重塑着腦海中那不斷爬滿碎紋的柏靈障。唯有五官輪廓的巨人面龐,也是她的仰仗。

藏在巨匠之軀的胸膛內,她通過獨特的視野看清戰場,卻不需要避諱眼神,不用擔心與雪月蛇妖、霜美人等等頂級精神類魂獸雙目對視。

與此同時,斯華年手中動作不慢,那盾牌的下沿竟然輕易的割裂開了戰場。

與魂獸大軍廝殺成一團的人類先頭部隊,被斯華年撥到了蓮花盾牌之內,同時,她也將暴躁的魂獸軍擋在了盾牌之外!

一人之力·斯華年!

這一刻,付天策隱隱看到了當年龍河畔上,關外第一魂將的風采。

雖然只是一點點,但就是這一點,也足夠她俯瞰衆生了。

而遠處,那依次綻放的九朵巨大青蓮花朵,驟然亮起了璀璨的光芒,無數旋轉的小小花瓣,宛若鋒利的刀片一般,席捲開來!

“嗚嗚~~”

“嘶.....”

“啊!啊啊啊啊!!!”霎時間,一片鬼哭狼嚎、哭天搶地的聲音響徹夜空。

榮陶陶,正在收割萬物生靈的性命!

斯華年是看得見、摸得着的,給衆生帶來的衝擊力極強。

但榮陶陶卻藏在巨人的大衣之下、腳踝之間。

人們看不到這個小傢伙,但是他的所作所爲,帶給世人的已經不僅僅是“衝擊力”了。

這是一場真正的殺戮盛宴!

衆人落座,且看大戲開場!

戰場之上,雪霧瞬間變成了血霧。

橫飛的殘肢碎肉、悽慘的哭泣哀嚎。

那被收割性命的魂獸堆積如山、血流成河。與之相對的,那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青綠色蓮花瓣,散發着幽幽的瑩芒,竟是那樣的唯美。

這一種詭異的、矛盾的美感。

讓人感覺極不真實。

練成線的九朵巨大蓮花瓣,一路盛放到了戰場中央最混亂的區域邊緣。

此刻,遠離戰場的徐太平,看到了如此驚人的一幕,他的心都在顫抖着。

從戰場邊緣,直至混亂的戰場中央,榮陶陶竟然直接開出了一條道路!

一條屍首堆積如山,卻無比寬敞血路!

呼......

正當裟佳、徐太平認爲,這場殺戮盛宴纔剛剛開始,魂獸大軍即將遭受沉痛打擊之時......

天空中密密麻麻、隨風飛舞的蓮花瓣,竟然突然失去了“生命”,不再席捲了。

但大路已開!衆生倉皇逃竄!

“衝,衝鋒大薇,殺...乘勝追......”隱形耳機中,傳來了榮陶陶那磕磕巴巴的聲音。

儘管龍驤鐵騎、飛鴻軍被衝散了,但也是有範圍的,他們大都在最爲混亂的中央戰圈。

高凌薇一雙美眸熾熱,看着榮陶陶用“生命”換來的血路,嬌叱聲劃破夜空:“雪燃軍!衝鋒!”

“殺!”

“殺!!”

“殺!!!”

斯華年適時的擡起盾牌,原本受阻不前、或是艱難入場的青山軍,順着這一條被榮陶陶開拓出來的血路,悶頭向軍中殺去!

要知道,這一條極其寬闊的血路,可不是呈緩緩閉合的姿態的。

之前,青山軍衝殺的時候,十數杆天降神兵盪開了魂獸大軍,盪出了一條路,但卻被擁擠的魂獸大軍迅速填滿。

而此時,在青蓮花瓣的威懾之下,魂獸大軍中有一個算一個,統統都在沒命的逃亡、大肆哭喊着,恨不得爸媽多給自己生兩條腿。

所以,這條血路是越來越寬闊的!

這一下,魂獸大軍真的就像是“浪花”一般了,向兩側急速涌去。

場面極爲壯觀!

場外人看來,那是一條路的兩邊,向兩側洶涌盪開的魂獸浪潮。

而衝殺在這一條血路之中的雪燃軍,看到的卻是兩側的魂獸疊起了數米之高的人牆。

雪燃軍前行的路途一片開闊,魂獸們根本沒有戰鬥的心思,只顧着逃亡。

逃亡?

當你無心再戰,只想着逃的時候,一股腦殺進來的雪燃軍會手下留情麼?

從雪燃軍切入戰場、到被圍困、突圍、再到此時的乘勝追擊。

榮陶陶與斯華年兩個人,徹底改變了戰場。

雙方作戰,可不是兩個人打架。兩人之間的爭鬥,逃也好、重整旗鼓也罷,個體的思維決定一切。

但是在這戰場之上,尤其是參戰人數如此多的戰場上,一次大潰逃所引發的慘劇,幾乎是無法制止的!

魂獸軍中,也不是所有魂獸都想逃亡的。

遠離寬闊血路,身處外面戰場的魂獸們,當然有想要殺進來的,但是潰逃的魂獸部隊卻不管不顧,一股腦的撲了上去。

至此,雪燃軍殺戮是一方面,魂獸大軍內部的衝擊、擁擠、踩踏是另一方面。

甚至相比於雪燃軍殺戮而言,踩踏所引起的魂獸死亡數量更多!

這纔是榮陶陶真正的目的!

相比於蓮花瓣殺戮萬物而言,巨型蓮花現身所引起的慌亂、所帶來的震懾,纔是榮陶陶真正的殺招!

斯華年的雙足之間,一片漆黑之中,榮陶陶半跪在地,一手撐着一地面,一手捂着額頭,表情痛苦至極。

他不想昏死過去,所以他並未用全力。

榮陶陶本可以繼續殺戮,本可以帶走更多的性命,但此刻卻選擇了“點到爲止”。

這樣一場宏偉的戰役,甚至是決定龍北戰區走向的戰役,榮陶陶可不想在昏睡中度過。

他早已經不是初入魂尉期的菜鳥了。

此刻的他,不僅是魂尉巔峰,也對蓮花瓣的操控更加精妙,收放自如。

但適時的收手,真的會給他再戰的資本麼?

榮陶陶剛站起身,便身形不穩,踉蹌倒地。

身爲夭蓮之軀,又身傍數瓣蓮花,榮陶陶想要多少雪境魂力都有。關鍵是身體能量,此時已經被掏空了大半。

驀的,大氅尾擺襲來,捲住了榮陶陶。

而榮陶陶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被這雪制大氅卷着,順着斯華年的腳踝、長腿、腰間、身側、手臂...直至衣袖口處。

隨後,榮陶陶便感覺自己被抓在了她的手中。

斯華年單手持盾,抵在萬軍之前,一手拾着榮陶陶,低頭看了一眼。

“嗯?”

她當然也聽到了耳機中,榮陶陶那虛弱的聲音,本以爲那是最後的命令,自己手裡握着的會是一個昏死過去的傢伙。

卻是不想,此時榮陶陶表情難堪,正努力的抱着她的手指。

斯華年心中恍然,到了她這個級別,對戰場的理解是驚人的,也是極其敏感的。

現在回想起來,那九朵巨大青蓮的確是盛開了一半的時間,便戛然而止。

如果榮陶陶殊死一搏的話,蓮花持續的時間要遠長於此。

榮陶陶抱着她那巨大的手指,轉過頭,撐着稍顯渾噩的頭腦,目光透過正前方巨大的青蓮盾牌,也看到了一條“血路”。

同樣,他也看到了那些義無反顧、殺進血路中的人。

對!大薇,就是這樣!

話說回來,我就這麼讓你往裡衝殺,是不是讓你去送死啊......

那我還真是個合格的好男友呢~

“唔~”

榮陶陶正在自嘲,便感覺一陣騰雲駕霧,被斯華年放到了雪制大氅的衣領邊。

“抓緊了。”

隱形耳機中,傳來了斯華年的聲音。

“嗯?哇喔~”榮陶陶努力抱緊了獸皮大衣的衣領處絨毛,斯華年...飛起來了?

不,她只是跳起來了。

剛纔,敵方雪巨匠一個起落,龐大的身軀無人能敵,甚至那直徑粗達八米、高達百米的冰威如嶽大冰柱,都被那雪巨匠撞得粉碎。

那雪巨匠稱得上戰爭巨獸,我斯華年又算什麼?

戰爭女神麼?

此時,躍進戰場的巨大斯華年,並未沿着寬闊血路的方向前行,而是直逼那逃亡的霜美人。

霜美人很好找,她有一隻貼身護衛團隊。

而且爲了追求逃亡速度,這支團隊可不是站在雪地上、強行開路的。

這支部隊是踩在一衆魂獸的頭頂,瘋狂逃竄的。

“呯!呯!”

一雙巨足落下,堆疊在一起的生靈被碾得粉身碎骨、化作肉泥。

而那踩着魂獸腦袋的護衛部隊依舊在逃。

斯華年一手掄碎了身側巨大的冰柱,再次一個起落。

也就在此時,一枚天葬雪隕墜落而下,攔在了霜美人逃亡的道路正前方!

是的,唯有一枚!

但這一枚天葬雪隕,卻是遠比世人見過的其他天葬雪隕規格更大。

大,不是關鍵。

問題是冰威如嶽所立起來的冰柱大陣,竟然攔不住這枚特殊雪隕石?

本該在觸碰冰柱之後,轟隆引爆的天葬雪隕,卻是一寸寸的釘進,碾碎了冰柱!

巨大的冰塊迸濺了出去,灑滿了周圍,甚至砸死了一頭頭魂獸。

霜美人猛地仰起頭,面色慘白的她,尖叫聲甚是刺耳:“裟佳!你這罪孽的雜種!

雪龍捲,給我雪龍捲!”

此刻,霜美人也顧不得與護衛小隊走散了,隊內聽令的霜佳人二指輕挑,一道暴躁的雪龍捲席捲開來。

頓時,人擠人的戰區中出現了一個缺口,無數魂獸被雪龍捲攪飛了出去。

分散是一定的。這些魂獸最終會飛向哪,也是由天註定。

死走逃亡、各安天命,倒不失爲被強敵追殺後的一種選擇。

雪隕石寸寸釘碎冰柱,砸進地底,終於爆炸開來!

一片腥風血雨之下,被攪飛的霜美人身體直接虛化。

當然了,只是外在形象上變成虛幻的身體線條,便於隱匿逃亡而已。她還是有肉身的,仔細看也能被發現,當然也能被抓住。

腥風血雨、遮掩的地上萬物的視野,轟隆的氣浪翻滾着,場面一片混亂。

霜美人打的好主意,在最混亂的時候身體化作虛幻的線條。

然而,被雪龍捲攪得七葷八素、聽着轟鳴聲虛幻身體的霜美人,卻是根本沒想到,此時正有一隻巨人從天而降......

早在霜美人被雪龍捲卷飛出去的那一刻,斯華年就一直盯着這隻獵物了!

“咔嚓!”

那從天而降的巨大雪手,拾着榮陶陶的時候有多麼輕柔,抓住霜美人的時候就有多麼兇狠!

“啊啊啊啊!”霜美人一聲淒厲的尖叫,只感覺身體都要被捏碎了似的。

呼......

下一刻,斯華年攥緊了霜美人,猛地將手至於衣領前。

“呲。”

一柄鋒利的大夏龍雀,刀尖處帶着霜雪弧度,順着斯華年那巨大食指與中指的縫隙之間,直接抹過了霜美人的喉嚨。

榮陶陶手執大夏龍雀,抹過敵人喉結的那一刻,手中的刀也直接扔了出去。

下一刻,他雙手扒着斯華年的指縫,歪着腦袋、臉蛋探前,一口咬住了霜美人那破碎的喉嚨。

“咕嘟,咕嘟,咕嘟.......”大口吞嚥的聲音響了起來。

刺鼻的粘稠血液涌入口腔,灌進胃中。

吸血桃?斬妹桃的進階版!

值此龍北之役開啓之際,全新SSR吸血桃卡牌,正式上線......

事實證明,吃貨是最懂吃貨的。

大吃貨尤其懂得,此時那虛弱的小吃貨有多麼需要能量補給。

原諒這隻粗魯野蠻的小卷毛吧。

他是真的餓了......

....

繼續五千字,繼續求票!

304 漫天花雨034 神仙分數373 鬆魂四禮·煙?301 進階魂尉!?556 開疆!(求訂閱)081 那夜097 憑什麼?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195 雪獄角鬥場!497 夜了,回吧462 大豐收!366 會哭的孩子有...245 馴養神明的人209 蔑視473 那一天,人類回想起了...100 意料之外517 鬆魂小當家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631 擺平511 再見蘋果206 體面650 美哉!255 新魂槽!魂士巔峰!003 稀有魂槽471 迷茫陽420 公平!公平!還是......470 凱旋313 滿載而歸271 最高款待369 年少的夢514 雪境女王?(求訂閱!)306 美好世界077 求生之路488 活膩了?270 攻心!(求訂閱!)352 吸收!新魂寵!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087 再見319 雪林邊的篝火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278 躺663 她的掌心204 筆芯167 乾飯王485 頂級補習班040 事故352 吸收!新魂寵!045 旁聽模特036 晉4星!450 衣錦還鄉534 那萬一呢?586 值得!454 美石榴584 精銳青山474 繁花似錦176 小人003 稀有魂槽638 靦腆少年?103 大薇說得對!067 偏科657 甜頭426 點將桃!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522 榮神將186 呦~130 突破!魂士!092 斬妹陶?149 你自由了287 劣390 @華夏257 會親家?120 公開處刑?654 《破 防》562 都是我的兵305 上蒼的恩賜557 榮耀的榮041 第一084 幸福生活?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606 死亡·新生557 榮耀的榮496 靈魂暴擊044 初學魂技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490 背叛439 天雷地火019 輝煌084 幸福生活?620 曼烈晚宴156 能打?020 鬆魂四禮310 有些人...260 《狂妄》380 餿主意302 畫地爲牢410 真正的強敵!201 惡犬大將359 史詩級戰役!205 你的故事051 白燈紙籠
304 漫天花雨034 神仙分數373 鬆魂四禮·煙?301 進階魂尉!?556 開疆!(求訂閱)081 那夜097 憑什麼?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195 雪獄角鬥場!497 夜了,回吧462 大豐收!366 會哭的孩子有...245 馴養神明的人209 蔑視473 那一天,人類回想起了...100 意料之外517 鬆魂小當家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631 擺平511 再見蘋果206 體面650 美哉!255 新魂槽!魂士巔峰!003 稀有魂槽471 迷茫陽420 公平!公平!還是......470 凱旋313 滿載而歸271 最高款待369 年少的夢514 雪境女王?(求訂閱!)306 美好世界077 求生之路488 活膩了?270 攻心!(求訂閱!)352 吸收!新魂寵!566 你想要蓮花瓣麼?087 再見319 雪林邊的篝火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278 躺663 她的掌心204 筆芯167 乾飯王485 頂級補習班040 事故352 吸收!新魂寵!045 旁聽模特036 晉4星!450 衣錦還鄉534 那萬一呢?586 值得!454 美石榴584 精銳青山474 繁花似錦176 小人003 稀有魂槽638 靦腆少年?103 大薇說得對!067 偏科657 甜頭426 點將桃!431 海盜船長與維京渣女522 榮神將186 呦~130 突破!魂士!092 斬妹陶?149 你自由了287 劣390 @華夏257 會親家?120 公開處刑?654 《破 防》562 都是我的兵305 上蒼的恩賜557 榮耀的榮041 第一084 幸福生活?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606 死亡·新生557 榮耀的榮496 靈魂暴擊044 初學魂技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490 背叛439 天雷地火019 輝煌084 幸福生活?620 曼烈晚宴156 能打?020 鬆魂四禮310 有些人...260 《狂妄》380 餿主意302 畫地爲牢410 真正的強敵!201 惡犬大將359 史詩級戰役!205 你的故事051 白燈紙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