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

“徐太平。”徐太平坐在踐踏雪犀之上,耳畔間突然傳來了何天問的聲音。

徐太平身體一緊,撩了撩耳側的蒼白短髮。

何天問急忙說道:“率領軍團向東方撤退。”

“嗯?”

“立刻!馬上!”何天問雖然壓低了聲音,但語氣極爲嚴厲,“南側的雪燃軍已經壓過來了,現在向東方撤離,可以避免裟佳軍團與雪燃軍遭遇。”

徐太平抿了抿嘴脣,看着右前方那張開手臂、滿臉憤怒的裟佳......

他知道,領袖大人此刻正怒火中燒、殺紅了眼,很難勸其回頭。

尤其此時裟佳的目標正是那叛徒雪巨匠,不結果了雪巨匠性命的話......

思索間,遠處那大殺四方、踐踏萬物的雪巨匠,突然被一顆巨大的天葬雪隕轟砸。

無比兇猛的爆炸氣浪,甚至將雪巨匠那堅硬無比的身軀炸得千瘡百孔!

巨人,隕落了!

在無數魂獸的嘶吼聲中,高達三十餘米的戰爭利器,被硬生生轟倒在地,那巨大的身體碾碎了不知多少生靈,也蕩起了一陣陣雪霧。

徐太平心中一動,急忙催促身下的踐踏雪犀上前:“裟佳!裟佳!”

“怎麼?”裟佳一副餘怒未消的模樣,依舊攤開着雙臂,特殊的天葬雪隕還在墜落,目標依舊是巨人倒下的區域。

但要知道,天葬雪隕可是大範圍、密集型輸出的魂技,以雪巨匠爲中心點,周圍的萬物生靈統統都在經歷着一場世界末日。

“我們走!看到了嗎!雪燃軍已經進場了!我們向東方突圍!”徐太平口中說着獸語,選詞也很有講究。

他沒說“撤退”,而是說了“突圍”。

事實上,裟佳軍團的東邊根本沒有敵人......

“走?現在?”裟佳心中的憤怒不減,“霜美人敢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你讓我現在離開戰場?”

“清醒點!裟佳!”徐太平突然伸出手,一把握住了裟佳那冰冷的大手。

當然了,不是男女朋友那樣的牽手,更像是兄弟之間、歃血爲盟時候的那種握手。

徐太平話語直接在裟佳的腦海中炸響,震得裟佳腦瓜子嗡嗡的:“不要忘記我們的真正目標!不要忘記你隱忍數十年、真正想要復仇的對象!”

裟佳又驚又怒,卻是感覺徐太平的手掌越握越緊:“你......”

徐太平用精神魂技與裟佳在腦海中交流着:“你看到了,雪燃軍已經進場了!人類軍團已經殺進來了,而且還是從霜美人兵團後方殺進來的!

留下前方那些本就要被我們拋棄的獸族團隊,率領我們精英團隊撤離。

保存我們的實力,這是我們進入旋渦之後崛起的資本,容不得半點損傷!”

徐太平真的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根本不給裟佳回話的機會:“我們還沒有與人類軍團正面交火,我們還能與雪燃軍交涉,徐風華也不會動手傷人。

一旦打起來,雪燃軍不與我們合作,那你的夢想什麼時候才能完成?我們的帝國什麼時候才能建立?

你是我們的領袖,是真正要幹大事的人!把霜美人軍團留給雪燃軍,她不會有好結果的!絕對不會有!”

戰場上雖然無比混亂、一片嘈雜,但是核心領袖所在的位置,有一種“鬧中取靜”的感覺。

核心團隊的各族領袖們,大都看到了裟佳與徐太平的怪異姿勢。

而徐太平的單方面交流,又是直接印入裟佳的腦海中的,這也讓這幅畫面顯得很是詭異。

徐太平猩紅色的眼眸甚至要冒出火光來了,大喝道:“裟佳!”

“行!”裟佳惡狠狠的甩開了徐太平的手掌,看着周圍的核心圈子成員,大聲道,“率領各族部隊,向東方突圍!”

這一道命令下來,核心成員都有點發懵。

它們追隨了裟佳這麼久,領袖大人何時吃過虧?

在絕對的實力之下,裟佳豈會輕易放過敵人、放過叛徒?

也不知道那妖言惑衆的徐太平,到底跟裟佳說了什麼,竟然能把倔強的裟佳拽回來......

這一個舉動,當然也被核心團隊成員記在心中!

年紀輕輕的徐太平,作爲裟佳軍團中唯一的軍師冰魂引,其在裟佳心中的分量,到底是有多重?

“喔~喔~喔~”

“嘶!嘶......”一時間,雪獄鬥士、霜死士、雪行僧、霜佳人、雪月蛇妖等等一衆部落領袖,紛紛吶喊了起來。

千奇百怪的聲音一傳十、十傳百。

很快,混亂嘈雜的戰場上,所有精英部隊都聽到了本族首領的命令,迅速向東方撤離。

當然了,哪怕是這些擁有智慧的人形魂獸,也不都是訓練有素、紀律嚴整的。

總有一些殺紅眼的族人,拒絕了領袖的召喚,與敵人戰作一團。

至於是不是敵人...其實已經不再重要了。

兇殘暴虐的雪境魂獸,需要的只是一方戰場,需要的是鮮血與嫩肉的滋味。

遠離中部戰圈的智慧型魂獸都是如此,那就更別提深陷戰圈的獸型魂獸了!

匪統雪猿率領的匪盜雪猴軍團,雪將燭麾下的雪屍、雪鬼大軍,氣急敗壞的雪媚妖、雪怨靈,上了頭的月豹、雪獅虎......

當殘肢與碎肉,引燃了內心深處最深的獸慾之後......

什麼?

兩軍交戰?

交什麼戰?這不就是一場吞食與殺戮的盛宴嗎?

事實證明,當一支規模龐大的魂獸軍團,沒有人形魂獸的領導和束縛時,獸族部隊與野生魂獸無異。

平日裡,某些實力稍弱的魂獸,在遭遇強大魂獸的時候還會擔驚受怕、倉皇逃竄。

但是在這浪潮翻涌的戰役中?

誰怕誰?

嘴邊就是鮮嫩美味的血肉,鼻腔裡充滿了血腥氣息,這些都深深刺激着魂獸的內心與大腦,誰又能認識誰?

凡事總有例外,顯然,奴隸還認識主人。

戰場最中央,之前那轟然倒塌的雪巨匠,其本體從龐大的身軀中爬了出來。

此刻,雪巨匠已經找不到自己的雪小巫了,而它也顧不得許多,匆忙向自己的主人方向尋去。

因爲在它剛剛倒下的時候,清楚的看到有人類軍團殺進了陣營後方,直逼主人而去。

在霜美人那強大的魂技操控之下,雪巨匠已然失去了自我,它是如此的忠心耿耿,惦念着主人的安危。

事實的確如此。

此刻,那從霜美人兵團後方殺進來的雪燃軍,正在瘋狂的撕碎着魂獸大軍的後排防線!

“橫掃!”李盟高聲喊着,那粗獷豪放的聲音震得人熱血沸騰。

繼鑿穿、釘進之後,榮陶陶又聽到了一個專屬詞彙:橫掃!

隨即,前方十八員黑甲重騎兵紛紛舉起右手,高空中,足足12杆巨大的馬槊、1杆巨型開山斧拼湊成型。

13杆從天而降的神兵利器,並非是直直的轟砸而下,而是宛若翻涌的浪花一般,將前方密密麻麻的魂獸向兩側盪開!

真·橫掃千軍!

而剩下的五名青山龍騎,則是擁有雪龍捲的戰士,他們不斷向四面八方釋放着雪龍捲。

頓時,大量魂獸被狂風席捲、騰空而起,旋轉着向戰場各處飛去。

霜美人早已調轉馬頭,面色驚懼的她,任由榮凌的冰燭雨落在身上,眼中掠過了一絲殘忍之色:“殺了他們!給我殺了人族!”

如果區區18員黑甲重騎兵,就能殺穿魂獸浪潮的話,那龍驤鐵騎五百餘人,沒有道理被困於此,更沒有道理被衝散在戰場各處!

“吼!”

“吼!!!”下一刻,一連串的邀戰聲音響起!

今天白天,那50名雪獄鬥士組成的部隊偷襲城築大隊,與青山軍正面交火,青山軍尚能抵擋,也有方式切斷雪獄角鬥場。

但此時,在這一眼望不到頭的魂獸大軍中,青山軍根本來不及抵抗!

“呃~”

“啊......”雪燃軍紛紛慘叫出聲。

剛剛施展出來的兵之魂也失去了聯繫,黑甲重騎兵前衝的勢頭頓時一緩,被翻涌補位的魂獸大軍給攔截住了。

這幅畫面,太過恐怖了一些。

剛剛纔掃開的一條大路,又被洶涌而至的魂獸填滿。

這裡真的是戰場嗎?

人擠着人、獸擠着獸,甚至不用刀砍斧剁,人們能被硬生生擠死、踩踏而死吧?

“咔嚓!咔嚓!咔嚓!”腦海中精神屏障碎裂的聲音迅速響起。

榮陶陶甚至都來不及反應,沒時間重塑精神屏障,他那高品質殿堂級·柏靈障,就轟然破碎開來!

下一刻,榮陶陶的眼中也出現了雙重畫面。

一隻幸運的雪獄鬥士,在榮陶陶柏靈障破碎的那一刻,將榮陶陶拽進了角鬥場。

不僅僅是青山軍,包括兩支雪戰團的先頭部隊也都紛紛中招。

雪獄角鬥場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隨之而來的風花雪月!

注意你的眼睛!

千萬不要在戰場上四處亂看,哪怕你有着強大的精神魂技,能扛得住一發雪月蛇妖·風花雪月,也扛不住第二發!

最前方的黑甲重騎兵被阻攔,而後方的大批雪燃軍還在進場,如此擠壓之下,那還了得?

更恐怖的是,已經有雪行僧召喚天葬雪隕,開始對後方上千名雪燃軍進攻了!

無獨有偶,雪燃軍這邊有着同樣的選擇。

十二小隊的巳蛇、申猴、酉雞,青山黑麪的徐伊予、謝秩,以及鬆魂教師團的董東冬等人落於後方。

他們紛紛張開了雙手,眼看着達到轟炸的最大範圍,衆人迅速開始召喚天葬雪隕!

前排的兵線如絞肉機一般生死拼殺,

後排的法師也開啓了毀天滅地的模式!

只不過,雙方都有冰威如嶽,這也讓人族沒有了早年間戰鬥的優勢。

“炸!虎牛馬羊!腦袋掛褲腰帶上,他嗎的跟老子炸!往前推!”付天策一陣齜牙咧嘴,怒聲喝道。

踏入了這一方戰場,面對着滾滾洪流,就意味着精神受創,無人倖免。

榮陶陶之所以看重僅有數人的十二小隊,正是因爲他們個個都是“英雄”,而不是“兵線”。

雪戰三團、雪戰十一團的人數是多,但平均段位不過是魂尉巔峰!

他們也的確是支撐起此次戰役的中流砥柱,但十二小隊則是高等戰力。

這就是兵與將的區別。

隨着付天策一聲令下,高大威武的寅虎一馬當先,牛頭馬面未羊緊隨其後。

四名“英雄”宛若天女散花一般,呈扇形擴散開來,隻身砸進了青山龍騎前方,那洶涌的魂獸浪潮之中。

“轟隆隆!”

“轟隆隆......”接連四聲巨響!

恐怖的氣浪,亂飛的碎屍,以及那淒厲的慘叫聲......

傳說級·雪蕩四方!

開路利器!

“嗚嗚嗚!”奇特且詭異的聲音再次響起。

楊春熙身側,一隻雪巨匠拔地而起,身高足有十餘米,大步向前,在魂獸大軍組建的河流中,趟開了一條道路。

同一時間,青山黑麪·謝茹也衝到了黑甲重騎兵的前方,巨大的身影同樣拔地而起,但與楊春熙的魂獸比起來,她那5、6米的體型,反倒顯得有些嬌小......

“快了,快了......”

雪獄角鬥場中,榮陶陶口中細細碎碎的念着,他瘋狂的逃跑着,繞着四四方方的角鬥場轉圈圈,躲避着雪獄鬥士的追殺。

但遭受攻擊也是在所難免的。

即便如此,榮陶陶也沒有反擊的打算,他是真的豁出去了精神受創,也要將全部注意力都留在現實世界。

反正在雪獄角鬥場中,一切形式的進攻都是精神對衝,哪怕是被打,受傷的也是雙方。

“哞~”榮陶陶身下那沉重的踐踏雪犀,不知道遭受了怎樣的精神衝擊。

地盤如此穩的它,竟然一聲慘叫,向前趴伏了下來。

“就是現在!”榮陶陶大聲喝道,順勢落在了地上,“斯華年,守着我!”

看得出來,榮陶陶的確是上頭了。在平常心態下,他不可能直呼教師姓名。

榮陶陶雙手猛地按在地上,呼......

一朵巨型蓮花瓣,在霜美人身下悄然綻放開來。

霜美人臉上本帶着殘忍的笑容,看着人類大軍被困,聽着世間最美妙的慘叫聲音。

天葬雪隕在後排轟炸?那又如何,誰還不會冰威如嶽呢?

你們人類所有魂技,我們統統都......

也就是在這一刻,霜美人的表情猛的一僵!

她低頭看向了腳下,這是...蓮花瓣?

雪境至寶·九瓣蓮花!?

天葬雪隕來自夜空之上,但這巨大的蓮花,可是開在腳下!

冰威如嶽能攔截天葬雪隕,可是攔不了這蓮花瓣!

“嗚~嗚~嗚~”奇異的怒吼聲音再次襲來,忠心耿耿的奴隸,憑藉着無與倫比的強悍身體,踩着涌動的魂獸頭頂,終於趕回了主子身旁。

隨即,一個巨大的身影拔地而起,遠比楊春熙的魂獸、謝茹的魂技更加恐怖!

因爲這隻雪巨匠,品質是傳說級的......

楊春熙的魂寵體型10米,大概有3層樓那麼高,而這隻奴隸雪巨匠,足有10層樓那麼高。

高度不可怕,更重要的是體型!

在這隻雪巨匠面前,人類與魂獸成爲了螞蟻,同族的低級雪巨匠成爲了幼兒園的小朋友。

毀天滅地的戰爭巨獸,又來了!

它一腳踩碎了一堆魂獸,硬生生撞斷了一根粗大的冰柱。

只見雪巨匠腳下猛地一踏,大地都在顫抖着。

它竟然...竟然朝着榮陶陶所在的地方躍了過來!

榮陶陶表情痛苦不堪,強忍着精神疼痛的同時,也看到了那遮天蔽日的巨獸襲來......

“呵~”一聲冷笑,自榮陶陶身後響起。

是斯華年守護着他,爲他擋住了身後的滾滾洪流。

也是斯華年,仰望着那飛躍而來的戰爭巨獸,不屑的冷笑出聲。

呼......

斯華年·真女神!

同樣巨大的斯華年拔地而起,竟與那戰爭巨獸體型相當!

而她也遠比戰爭巨獸更有戰鬥技巧。

“轟隆隆”一聲巨響!

只見巨大斯華年那裸露着皮下肌肉組織的長腿,竟然一腳蹬在了雪巨匠的小腹上!

霎時間,那恐怖的戰爭巨獸,身體竟然彎成了蝦米狀。

密密麻麻、滾滾涌動的戰場,彷彿在這一刻停滯了下來。

無論是人族還是獸族,對於這突兀出現的戰爭女神,都給予了最起碼的尊重。

他們張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出現......

唯有那被踹飛的戰爭巨獸·雪巨匠,在夜空中畫出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直抵中部戰圈。

雪巨匠龐大的身軀碾壓了下來,碾碎了無數生靈......

這邊,斯華年緩緩的放下腳,但是哪裡有落腳的地方?

以榮陶陶爲中心點,周圍全都是人族將士。

不得已之下,她一手扶着身側巨大的冰柱,也刻意放緩了落腳的動作。

雪燃軍一片擁擠,命令聲四起,可算是給她提供了一塊落腳的空地。

而本就身披雪制大氅的斯華年,巨人化之後,那獸皮大衣更是精美異常,那大衣尾擺很長,能拖到地面上。

在她雙足之間,被她守護的少年,只感覺天都黑了!

好吧,天本來就是黑的。

但戰場上四處瀰漫着冰燭焰,所以一直亮如白晝,榮陶陶也有視野。

而當斯華年雙足站穩之時,半跪在她雙足之間,極力開花的榮陶陶,徹底被關進了小...呃,大黑屋中。

嗯......

問題不大!

你看我開不開花就完了!

“斯糖糖,你是真特麼愛我昂!”氣血灌頂之下,榮陶陶怒聲喝道,雙手重重向雪地裡一壓!

呼......

呼......

一朵巨大的蓮花化作兩朵,兩朵變成四朵,一路瘋狂蔓延,一路急速綻放!

而每一朵盛放的巨型蓮花之上,都升起了密密麻麻的小蓮花瓣,懸浮於半空中,急速的旋轉開來!

青綠色的光芒閃爍之下,映襯着無數魂獸驚懼的面龐,更映襯出了霜美人慘白的面容。

一片漆黑中,榮陶陶看着身體周圍輕盈飛舞的青綠色蓮花瓣,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從龍河到龍北,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漫長。

十八年前,

龍河之役有你。

我聽聞了你腳踏龍河、隻手補天的傳奇故事。

十八年後,

龍北之役有我。

是時候,該讓你聽聽我的故事了。

十八年,

終於輪到我上場!

...

依舊五千三百字,求月票!

212 不順從223 你從哪裡來?448 山巔拾月桂112 神寵!467 第四瓣·夭蓮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624 研發!新魂技!494 大變樣065 上將軍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215 門票!175 豬003 稀有魂槽218 反向操作590 殺!157 星野663 她的掌心398 大山265 遇587 親親吶?(求訂閱!)515 新魂寵!?188 雪地裡的字519 煙火下的我們116 霜美人447 巔峰對決141 自選商店?272 火爆蘿莉?299 成長105 刺激191 古老的傳言656 危!487 定親大師595 寂靜的夜023 試試?202 征程!286 大戰前夕377 煙!煙!448 山巔拾月桂008 嫂嫂?298 神將228 終點·起點188 雪地裡的字456 禮!尚!往!來!330 兇惡疣豬472 他的故事587 親親吶?(求訂閱!)654 《破 防》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297 活路!?020 鬆魂四禮562 都是我的兵593 太平與盛世415 搶與被搶...664 悲傷重逢655 榮滿而歸440至於?012 徐太平576 殺309 真正的刺殺!450 衣錦還鄉436 第一方·化電094 桃養人221 提前慶祝?479 硬幣的寓意666 雪中神獸?502 超一流!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464 下揚鎮的爐火269 踏浪而歌016 陸芒516 少魂薇585 榮氏Ban選372 大醋罈子061 意義506 馭心控魂?533 無知少女?426 點將桃!264 別吵536 傳火吧,少女!485 頂級補習班561 十小魂!329 黑夜將至?071 戟與人670 一波肥388 風雪離別夜194 神技!141 自選商店?330 兇惡疣豬485 頂級補習班173 風雪夜歸人020 鬆魂四禮456 禮!尚!往!來!432 人話?302 畫地爲牢363 關外第一魂將!592 淡502 超一流!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257 會親家?571 雪滿清晨
212 不順從223 你從哪裡來?448 山巔拾月桂112 神寵!467 第四瓣·夭蓮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624 研發!新魂技!494 大變樣065 上將軍597 龍北之役!(求訂閱!)215 門票!175 豬003 稀有魂槽218 反向操作590 殺!157 星野663 她的掌心398 大山265 遇587 親親吶?(求訂閱!)515 新魂寵!?188 雪地裡的字519 煙火下的我們116 霜美人447 巔峰對決141 自選商店?272 火爆蘿莉?299 成長105 刺激191 古老的傳言656 危!487 定親大師595 寂靜的夜023 試試?202 征程!286 大戰前夕377 煙!煙!448 山巔拾月桂008 嫂嫂?298 神將228 終點·起點188 雪地裡的字456 禮!尚!往!來!330 兇惡疣豬472 他的故事587 親親吶?(求訂閱!)654 《破 防》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297 活路!?020 鬆魂四禮562 都是我的兵593 太平與盛世415 搶與被搶...664 悲傷重逢655 榮滿而歸440至於?012 徐太平576 殺309 真正的刺殺!450 衣錦還鄉436 第一方·化電094 桃養人221 提前慶祝?479 硬幣的寓意666 雪中神獸?502 超一流!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464 下揚鎮的爐火269 踏浪而歌016 陸芒516 少魂薇585 榮氏Ban選372 大醋罈子061 意義506 馭心控魂?533 無知少女?426 點將桃!264 別吵536 傳火吧,少女!485 頂級補習班561 十小魂!329 黑夜將至?071 戟與人670 一波肥388 風雪離別夜194 神技!141 自選商店?330 兇惡疣豬485 頂級補習班173 風雪夜歸人020 鬆魂四禮456 禮!尚!往!來!432 人話?302 畫地爲牢363 關外第一魂將!592 淡502 超一流!422 沒頭腦和不高興257 會親家?571 雪滿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