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太平與盛世

“何天問。”高凌薇輕聲開口,語氣並不友好。

“你好,高凌薇。”何天問開口迴應着,兩人曾並肩戰鬥過,但關係並不算太好,甚至連話都沒說過幾句。

高凌薇質問道:“你來這裡多久了。”

何天問心中一怔,隨即,他搖了搖頭,臉上泛起了一絲苦笑:“剛到,我來的時候,青山軍正在清理戰場。”

高凌薇沉默了下來,沒再開口。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高凌薇。”何天問輕輕的嘆了口氣,“很遺憾。你有這樣的想法,對我們雙方而言,都很遺憾。”

何天問的話語停了下來,他沒有必要向這個女孩解釋什麼。

顯然,女孩在詢問何天問是否早一步到場,並且親眼目睹了戰鬥全程,卻並未出手相救。

對此,何天問選擇包容,畢竟見到這幅殘忍的場面,誰的心裡都不可能好受。

何天問能忍受着父親、甚至是全體雪燃軍的非議與質疑,揹着罪犯的頭銜直至今日,他的內心當然足夠強大,不會在意很多事情。

說白了,不過是因爲榮陶陶在場,何天問便多解釋了一句。

“去那邊聊。”榮陶陶小聲說着,握着高凌薇那冰涼玉手,邁步走向了北方。

與此同時,數十公里外,魂獸軍營大帳中。

雌雄難辨、陰柔俊美的統領裟佳,此時正坐在石頭王座上,他披散着長髮,那白濛濛一片的眼眸中充滿了憤怒、不甘,透過髮絲縫隙,看着面前低頭佇立的少年。

而裟佳面前佇立的身影,其俊美程度完全不遜色於裟佳,而且相貌中未帶絲毫女相,妥妥一個英俊少年——徐太平。

“在你的認知裡,我的軍隊竟是如此不堪?”裟佳強壓着怒火,那白濛濛的眼睛彷彿能將徐太平徹底吞噬、消融。

徐太平並未擡眼看首領,依舊低垂着頭,開口說着:“人類軍團就要來了。

而我們現在已經有了足夠的人手,陪伴你一起殺迴雪境旋渦,爲你的父母報仇,顛覆那帝國。

那不是你的終極夢想麼?”

裟佳目光陰沉,手指撥開了額前的長髮,不言不語。

徐太平繼續道:“你知道人類軍團的實力幾何,你切身體驗過的。

這一方土地已經劃分給華夏了,我生在那裡、長在那裡,我清楚華夏的理念是什麼。

裟佳,華夏與俄聯邦方面不同,雪燃軍會踏遍這裡的每一寸土地,我們的軍隊很快就要與其遭遇。屆時,我們這麼長時間的辛苦經營,很可能毀於一旦。”

裟佳:“毀於一旦?”

徐太平終於擡起了眼簾,猩紅色的眼眸望向了那白濛濛的眼睛:“你見過徐風華出手的樣子,我們沒有抵抗的能力。”

“咔嚓!”

石質王座的扶手,被裟佳捏的粉碎。

徐太平直視着統領的雙眼:“你在猶豫什麼?還是因爲貪婪作祟,看着眼前的蠅頭小利,忘記了自己的初衷。”

一席話語,宛若利刃一般,直刺裟佳的心臟。

而裟佳的眼眸微微瞪大,猛地站起身,一把抓住了徐太平的衣領,提在了空中。

魂獸大軍在北方拉出來的幾條戰線,層層過濾之下,時刻都在招攬着被吹出旋渦的魂獸。

但這一切,卻被徐太平形容爲“蠅頭小利”。

被拎在半空中的徐太平,沒有一絲一毫的掙扎,甚至連表情都不曾改變過,他只是默默的看着裟佳:“我們贏,雪燃軍贏,都沒有關係。

結果必然是損失慘重,緩衝區內還有幾方勢力虎視眈眈,等待着我們犯錯。

它們可以向北逃亡,付出慘痛代價,突破俄聯邦的邊界封鎖,一頭扎進那廣闊的天地,隨意流竄。

但你不行,裟佳。”

裟佳攥緊了徐太平的衣領:“我爲什麼不行?”

徐太平:“因爲你的目標是復仇,我們的終極戰場,是旋渦中的帝國,是旋渦中的秩序。

你知道的,雪燃軍正在建立圍牆。

今時不同往日,人類已經掌握了領域感知類魂技,再想像跨越三牆那般瞞天過海,不再是簡單的事情了。你終究要丟棄那些實力低下、潛力低下的魂獸部隊。”

“哼。”裟佳猛地將徐太平扔在了地上,一屁股坐回了王座上。

徐太平面無表情,站起身來,拍了拍雪制大氅上的灰塵:“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人海戰術是沒有用的。精英團隊纔是我們的資本。

是我們重塑旋渦秩序,覆滅、重建帝國的資本。”

“滾。”

徐太平抿了抿嘴脣,不再言語,轉身離去。

走出大帳,徐太平擡起頭,望着那蒙着寒霧的冬陽,深深的嘆了口氣。

“嗯~”突然間,一道充滿魅力的鼻音傳來。

緊接着,徐太平便感覺到自己被人從身後擁住,一雙手臂將他緊緊環住。

徐太平身體一僵,大軍營地中,很多魂獸也都看到了統領帳前的一幕。

那是一隻尚未登基的年輕雪境女王,正環着大軍的軍師冰魂引。

魂獸們還在看,而霜美人卻是擁着徐太平,腳下輕點,兩人身影掠過,進入了遠處一幢冰屋中,迅速消失在了衆人的視野裡。

“嗚~嗚~”

冰屋中,一隻雪怨靈纏繞着霜美人的身軀,輕聲抽泣着。

但對於這悽慘的哭泣聲音,屋內兩人都沒有半點反應,彷彿早就習以爲常。

“噗通”一聲,徐太平被按在了冰牀上,隨後,那曼妙的身影爬上了他的身軀,臉“倏”的一下逼近。

四目相對,額頭相抵。

濃密的冰色長髮遮蓋了徐太平的全部視野,讓他的視線裡只能有一雙美眸。

敢跟霜美人灼灼相視,小蘋果也算是真的有出息了。

“不開心麼,我的冰魂引?”霜美人輕聲說着,腦袋緩緩移動,輕輕蹭着身下人的鼻尖。

徐太平:“......”

霜美人,開口:“也許你應該再等幾年,待我成長起來,將裟佳收爲我的奴隸,你就可以掌控這支軍隊了。”

去了穿紅的,還有掛綠的。

自之前那不可一世的霜美人,被斯華年收爲魂寵之後,魂獸大軍又迎來了一位霜美人。

她同樣也是魂獸大軍拉出的層層過濾網,所過濾得到的產物。

可以見得,裟佳到底爲什麼遲遲不願離去。

雪境旋渦是真的出貨!

只不過,這隻被霜雪吹出來的霜美人還很年輕,實力還不夠強。

人型魂獸與獸型魂獸的區別就在這裡,如徐太平,他的成長期就極爲漫長,霜美人一族同樣如此。

像雪將燭那樣的鬼將軍,一邊蹭着獸型魂獸的成長福利,一邊蹭着人型魂獸的智慧,那可是蠍子拉屎。

“呵。”徐太平卻是一聲冷笑,“待你成長起來,第一個操控的就是我。”

“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冰魂引一族,精神種族的代表,怎麼可能會怕我的眼睛呢?”霜美人嘴角含笑,直視着那一雙猩紅色的眼睛。

徐太平:“盛世,你知道我們不會有結果的。”

這個名字...有點故事。

苦苦糾纏徐太平起名無果的霜美人,在魂獸大軍搶回來的人類社會書籍中,找到了這樣一個成語:太平盛世。

至此,她便有了一個人類名字:盛世。

聽着徐太平的話語,霜美人·盛世不由得微微挑眉。

由於二人此時眉宇相抵,所以,當盛世挑眉的時候,徐太平自己也被迫跟着稍稍挑眉。

盛世:“爲什麼沒有結果?”

徐太平:“我們之間跨越着種族。”

盛世輕輕印了一下徐太平的嘴脣:“裟佳最不反對的就是這一條,對麼?我們的大統領,就是跨越種族的產物。”

霜美人一族,與霜佳人一族是一樣的,當然也是有雄性的,只是相比於雌性而言更加稀少。

而對於冰魂引一族而言,利益最大化,當然是與本族人結合,誕下子嗣之後,全家人的心念皆可相通,精神都會連接在一起。

徐太平沉默片刻,道:“也許你該去找他,如你所說,裟佳纔是大統領,實力也是最強的那一個。”

“他年紀太大了。”盛世坐起身來,擡手探向了身側哭泣的雪怨靈,手指也穿過了那幾近透明的傢伙,“也不好控制。”

徐太平:“......”

“我新學會了一個詞語。”說着,盛世切換成了中文,蹩腳的發音,“一人之下。”

用“一人之下”來形容徐太平在魂獸大軍中的地位,可謂是再精準不過了。

哪怕此時,徐太平的硬實力還無法與軍團頂尖戰力相提並論,但他憑藉着自己的智慧與才能,以及何天問的暗地裡輔助,也站穩了軍師的位置。

毫無疑問的是,此時的徐太平,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小蘋果了。

時時刻刻在戰場上,在軍隊裡摸爬滾打、野蠻成長起來的他,已經成熟了太多太多了。

就比如此時,換做之前那生冷硬臭、將喜惡表現在臉上的徐太平,恐怕早就與霜美人打起來了。

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而現在,徐太平在忍,而且忍得不卑不亢、恰到好處。

只見徐太平一手支撐着牀鋪,坐起身來:“所以?”

盛世換回了獸語:“所以,我們爲什麼要在某人的下面呢?”

徐太平:“是你,不是我們。我沒有造反的想法,我也沒有答應和你...呃。”

話音未落,徐太平再次被撲倒在冰牀上。

“徐太平,徐太平,這可由不得你......”盛世那濃密的冰色長髮再次覆蓋了徐太平的整個世界,“當我取名‘盛世’的時候,結果就已經註定了。”

輕聲細語間,冰屋中,雪怨靈抽泣的聲音也愈發的悽慘了。

......

數十公里外,戰場邊緣的小山丘上。

高凌薇負手而立,望着遠方工作的城築大隊,她的雙眼卻稍稍有些空洞,聽着身後人交談的話語,暗暗出神。

何天問:“徐太平在努力,將魂獸大軍帶回雪境旋渦。”

榮陶陶站在高凌薇身後,一手搭在她負後的雙手上,玩捏着她的手指。

他臉上卻是泛起了一絲冷笑:“那魂獸大軍的動作可要快一些,待城牆建立起來,它們可就不好進來了。”

何天問:“飛鴻軍已經摸清楚魂獸大軍的位置了。”

榮陶陶扭頭看向了何天問:“嗯?”

何天問:“魂獸大軍拉出來的兵線,以及具體所在位置,飛鴻軍應該都探查清楚了。昨夜,在魂獸大軍大本營附近,我發現了飛鴻軍的身影。”

榮陶陶微微皺眉,道:“如此一來,大戰就要開啓了。”

他不知道總指揮會有怎樣的佈局,但隨着偵察部隊·飛鴻軍徹底摸清敵方狀況,這一場宏大的戰爭,很有可能就會開啓。

從雪燃軍出征直至此時,短短不過一週的時間,就要去啃最硬的骨頭了麼?

還真是...令人期待啊。

榮陶陶心中想着,打開了高凌薇的手心,手指描繪着她的掌心紋路:“你留下來的棋子可能會死。不只是徐太平。”

“放心吧。”何天問輕聲道,“我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將士們死亡,一旦雪燃軍與魂獸大軍開戰,只會有更多的人犧牲。”

背對着兩人的高凌薇,遙望着遠方搭建的城牆,突然開口:“怎樣放心?”

何天問看向了女孩那高挑的背影,輕聲笑道:“如果今晚徐太平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無法勸說裟佳返回雪境旋渦的話,我會動手。”

榮陶陶低着頭,描繪着高凌薇掌心的生命線:“那你小心點,裟佳也不是白給的,起碼史詩級了吧?

要不要我幫助?”

話音剛落,背對着二人的高凌薇,手掌突然緊握,攥住了榮陶陶的手指。

顯然,她並不同意榮陶陶深入敵軍。

她很瞭解榮陶陶,刺殺敵軍領袖這種事兒,榮陶陶絕對不會帶隊伍去,大概率會孤身一人,跟着何天問一同前往。

“那倒不用。”何天問臉上浮現出一絲怪異的笑容,看着兩個小傢伙的小動作,“我還不至於帶個魂尉去執行任務。”

榮陶陶:???

他嫌棄我?

他是不是嫌棄我......

我跟你講,我現在刀都能畫出雪弧來,巨tm帥的好吧?

特唬人......

“起!”

“起!”一陣陣大喝聲傳來,遠處,士兵們紛紛擡起了手掌,大地都在顫抖着,深藏地底的巨石、混合着泥土拔地而起。

壯觀至極!

何天問小聲說道:“或者,等不到今夜了。”

而他的聲音,也是越來越遠......

...

推薦好友一本書《我的諜戰歲月》,來自豬頭七~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412 殺!342 活着吧521 凌晨三點213 天亮了!058 薇553 家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184 不信擡頭看!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101 私人訂製447 巔峰對決426 點將桃!669 雙刀桃!304 漫天花雨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057 小竈043 歡迎來到雪境之地469 蓮花熙530 你也想退學麼?050 旁聽大師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416 雷騰至寶·八方雷電?(求訂閱!)476 開學快樂490 背叛154 不講武德!247 殺!623 拜佛282 自我329 黑夜將至?654 《破 防》382 桂冠601 那一條血路452 龍驤鐵騎058 薇040 事故186 呦~307 好氣!554 待我歸去...271 最高款待035 魂班少年634 雪境推土機640 暗淵·旋渦之秘!668 無主之蓮?498 遊子歸227 我從雪境來066 霜冷荊棘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155 饞291 不屈服!629 我教你316 慈悲?635 詭異至寶!387 雲巔·未來360 亡魂輓歌208 承諾302 畫地爲牢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239 心313 滿載而歸018 強者的世界075 大幕拉開067 偏科667 渣鳥!237 屍潮·慘敗528 家族之血248 關於成長564 並不遙遠226 命換的!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472 他的故事052 大事?523 刀戟之門023 試試?599 吸血桃554 待我歸去...說點心裡話576 殺094 桃養人170 肉身成聖207 涵養629 我教你011 魂法·雪境之心121 就這?124 天亮042 爆炸天賦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604 更加完美079 第七瓣·罪蓮030 焦騰達239 心334 幻術裡的神365 年少有爲499 就這點出息?324 生死一刻!576 殺430 月下沙灘289 顏590 殺!230 夜話
412 殺!342 活着吧521 凌晨三點213 天亮了!058 薇553 家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184 不信擡頭看!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101 私人訂製447 巔峰對決426 點將桃!669 雙刀桃!304 漫天花雨180 有請下一組受害者...057 小竈043 歡迎來到雪境之地469 蓮花熙530 你也想退學麼?050 旁聽大師545 花開雲巔(求訂閱!)416 雷騰至寶·八方雷電?(求訂閱!)476 開學快樂490 背叛154 不講武德!247 殺!623 拜佛282 自我329 黑夜將至?654 《破 防》382 桂冠601 那一條血路452 龍驤鐵騎058 薇040 事故186 呦~307 好氣!554 待我歸去...271 最高款待035 魂班少年634 雪境推土機640 暗淵·旋渦之秘!668 無主之蓮?498 遊子歸227 我從雪境來066 霜冷荊棘234 遇見了千萬要剁開......155 饞291 不屈服!629 我教你316 慈悲?635 詭異至寶!387 雲巔·未來360 亡魂輓歌208 承諾302 畫地爲牢625 城中人與進城人239 心313 滿載而歸018 強者的世界075 大幕拉開067 偏科667 渣鳥!237 屍潮·慘敗528 家族之血248 關於成長564 並不遙遠226 命換的!098 曾許人間第一流472 他的故事052 大事?523 刀戟之門023 試試?599 吸血桃554 待我歸去...說點心裡話576 殺094 桃養人170 肉身成聖207 涵養629 我教你011 魂法·雪境之心121 就這?124 天亮042 爆炸天賦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604 更加完美079 第七瓣·罪蓮030 焦騰達239 心334 幻術裡的神365 年少有爲499 就這點出息?324 生死一刻!576 殺430 月下沙灘289 顏590 殺!230 夜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