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 淡

戰場之上,僅剩的幾隻雪獄鬥士,做出了最後的殊死一搏。

而青山龍騎也給予了敵軍致命一擊。

更可怕的是,在黑甲重騎兵呼嘯而過之後,以程疆界爲首的青山黑麪,又尋着那些被撞飛、挑飛的敵軍,補上了最後的一刀。

危機解除了,混亂嘈雜的雪原也終於迴歸了寧靜。

贏了,似乎又沒贏。

榮陶陶參與過的絕大多數戰鬥中,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但凡勝利,他的心情都是無比暢快的。

但此時,榮陶陶根本笑不出來。

面對着滿地的殘肢碎骸,看着那一塊塊被染得殷紅的雪地,聽着遠處傷兵隱隱傳來的哀嚎聲音,榮陶陶的心情很沉重。

此戰,青山軍並無大礙,並無死亡,只是由於敵人的特殊性,人們受到了比較嚴重的精神傷害。

而城築部隊,則是失去了不少兄弟。

有的是被天葬雪隕炸的四分五裂,有的是被雪獄鬥士殺得精神崩潰。

斷手斷腳、起碼還能留下一條活命,但是那被炸成兩截的屍體......

這條命,拿什麼留?

掃視戰場的榮陶陶,目光定格在了半具屍體上。

榮陶陶不知道那名將士的下半截身軀去了哪裡,也許是被天葬雪隕炸的粉碎了吧。

他僅剩上半截身體,此時正直挺挺的插在雪中,就像是一座墓碑。

而以這半截屍體爲中心點,向周圍擴散的,是一圈圈被鮮血染紅的雪地。

“草。”非常難得的,榮陶陶爆了一句粗口。

他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話語,來表達此刻內心的情緒,也只剩下了純粹的發泄。

那半具屍體的面龐已然僵硬,瞳孔早就已經擴散,卻是一直睜着雙眼。

似乎是在死後,他也一直在注視着戰場,看着兄弟們給他一個交代。

遠處,李盟與程疆界代表自己小隊,紛紛來到高凌薇面前,彙報着隊伍傷員狀況。

聽到麾下沒什麼大礙、只需精神安撫過後,高凌薇鬆了口氣,輕聲道:“收撿士兵屍骨,清理戰場。”

李盟:“是!”

程疆界:“是!”

下了命令後,她的目光也在戰場上四處搜尋着,卻是看到榮陶陶傻呆呆的站在遠處,目光直直的盯着北方。

高凌薇心中好奇,順眼望去。

第一眼,她便看到了那一座人形的墓碑。

高凌薇轉眼看向了榮陶陶,她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能發出聲音。

隨即,她邁開腳步,向那插在雪地中的半截屍體走了過去。

而在榮陶陶的視線裡,一隻手掌蓋在半具屍體的臉上,輕輕下滑,將其雙眼閉合。

榮陶陶這纔回過神來,也看到了女孩對士兵打了個手勢,示意了一下腳下的屍體。

隨後,一名黑甲重騎兵邁步走了過去,而高凌薇也轉身走向了榮陶陶。

兩人的臉上都染着敵人的鮮血,也早已經被寒冷的風霜凝固,凍成了血痂。

“下次要記得聽命令,不要急着一個人衝出去。”高凌薇輕聲說着,擡起手,那冰涼的手指輕輕撥着他臉蛋上凝固的血點,“起碼告訴我一聲。”

榮陶陶:“嗯...嗯。”

畢竟是夭蓮之身,榮陶陶的確有些放肆了。

戰鬥中擅作主張,私自脫離隊伍執行任務,這顯然不是一名合格的士兵應該做的。

只是榮陶陶在青山軍中地位超然,別人不會說榮陶陶什麼,而唯一能說他的高凌薇,此時也不是在訓斥,更多的是關心。

“剛纔那霜雪弧線是什麼?”高凌薇輕聲詢問着,撥開他臉上凝固的血點之後,手指上霜霧瀰漫,輕輕蹭着他臉蛋上存留的血滴印記。

如此細心的小動作,也讓清理戰場的衆人看在眼中。

一時間,人們的心中盡是感慨。

這兩位野蠻生長、迅猛崛起的年輕人,的確與常規將領不同。

他們並不像尋常將領那般嚴肅古板,而在這充滿血腥氣息的殘忍戰場上,這樣一幅溫馨美好的畫面,甚至讓身經百戰的青山軍都感受到了絲絲安寧。

不需要霜寂那種精神撫慰類的魂技,衆人那一顆暴躁的心,的確漸漸安穩了下來。

榮陶陶小聲道:“殿堂級·雪之魂附帶的效果。”

高凌薇眉宇間帶着絲絲詫異,壓低了聲音,確認道:“殿堂級·雪之魂。”

榮陶陶輕輕點頭:“回去再說。”

“撲撲撲~”夢夢梟飛了下來,落在了榮陶陶的肩膀上,圓圓的小腦袋蹭了蹭榮陶陶的臉蛋,“咕~”

在這場戰鬥中,夢夢梟並沒有太大的用武之地,更多的是打探敵情。

畢竟雪獄鬥士都是精神系專精,你讓夢夢梟去與雪獄鬥士四目相對,無異於給雪獄鬥士施壓、讓它不得不把矛頭轉向夢夢梟,併發起決鬥邀請。

“咕~”夢夢梟一聲獨特的鳴叫,仰起了小腦袋。

榮陶陶這才發現,它的小喙中還叼着一枚魂珠。

而這枚魂珠的樣式,榮陶陶再熟悉不過了,它與高凌薇細銀項鍊的墜飾魂珠一模一樣。

史詩級·雪行僧魂珠?

應該是吧?

總之,它一定是雪行僧魂珠,就算不是史詩級,起碼也是傳說級。

“我們去看看傷員。”高凌薇輕聲說着,手指順勢下移,輕輕點了點榮陶陶的左胸。

她似乎是在提醒榮陶陶注意什麼,內心?

剛纔,榮陶陶傻呆呆看着半截屍體的模樣,的確有些失態了。

見慣了生死,不代表就能適應得了這殘酷的戰場。

尤其是當那半截屍體,身着雪地迷彩的時候,榮陶陶很難麻木的接受。

“呲!”

“呲!”行進之間,榮陶陶看到了戰場上,一個個黑盔黑甲士兵手執馬槊,依次刺穿雪獄鬥士的頭顱。

每次試圖拿取魂珠之前,他們都會乾脆利落的補刀,即便那雪獄鬥士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青山龍騎依舊會按照流程辦事。

“你。”

“到!”全封閉式的漆黑頭盔中,傳來了悶悶的女性嗓音。

榮陶陶也是沒想到,隨手一點,竟然就是安家三姐妹之一。

他順手將魂珠扔了過去:“什麼品質。”

走出去沒幾步,榮陶陶便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報告!”

榮陶陶腳下不停,轉過身,一手接住安家姐妹扔來的魂珠,她彙報的聲音繼續響起:“傳說級·雪行僧魂珠。”

“嗯。”榮陶陶心思活泛了起來,他和高凌薇的雪境魂法不過五星中階,晉級六星的道路還很漫長。

這個時候,自然不是貪婪獨享的時候,而且也無需敝帚自珍,未來戰場上,雪行僧少不了,魂珠資源也是極爲豐厚。

當下最應該做的,就是提升青山軍的硬實力!

多一項傳說級·天葬雪隕,自然也就多了一種攻堅利器!

只是把這魂珠分配給誰,倒是需要考量一番。

嚴格來說,在場的都是榮陶陶和高凌薇的人。

無論是青山黑麪還是青山龍騎,亦或者是鬆魂教師,都是自己人。

也只有鬆魂四季·冬與兩人的關係相對疏遠一些。

疏遠,只是因爲接觸的少,並不代表董東冬人品不行。董東冬本就是醫生,治病救人無數,自然差不到哪去。

而天葬雪隕這種遠距離施法、大範圍打擊的魂技,似乎就應該給後排的“法系”?

而不應該給李烈這種深入敵軍、橫衝直撞的猛將?

思索間,榮陶陶隱隱聽到了董東冬那溫柔的哼唱聲。

榮陶陶立刻揮散了腦海中的精神屏障,下一刻,他只感覺心中一暖,那種舒適、安寧的感覺,也讓榮陶陶緊繃的神經漸漸舒緩了下來。

擡起眼簾,榮陶陶發現,自己與高凌薇已經來到了城築部隊集結的地方。

不遠處,董東冬手中泛着幽藍色的光芒,貼在傷兵的傷口處,極速治癒着。

顯然,這不是雪境魂技·雪祈之芒,而是海洋魂技·海祈之芒。

不僅如此,董東冬此時哼唱的歌謠,也應該是海洋魂技!畢竟在雪境中,很少見到聲音類魂技。

“立正!”看到榮陶陶與高凌薇前來,一名雪燃軍急忙開口喊道。

聽到命令的士兵們宛若條件反射一般,紛紛立正站好。

“誒,你別動!”董東冬歌謠被打斷,一把將傷員又拽倒在地。

高凌薇眉頭微皺:“不用。”

話音剛落,爲首的雪燃軍將士大聲道:“敬禮!”

高凌薇看着這些灰頭土臉、衣衫破碎的殘兵敗將,其中有人甚至只剩下了半截右手,卻固執的擡起手腕,向她獻上了最深的敬意。

董東冬的確醫療能力超羣,他能止住那斷裂手掌處的血液、讓其長出新鮮血肉,但他卻無法讓士兵再生長出一隻嶄新的手掌。

在這一雙雙包含複雜情感的眼神注視下,高凌薇也擡起了手掌,還了一禮。

她知道,自己是在替全體青山軍將士接受城築部隊的謝意。

青山軍的及時趕到,挽救了這數十條性命。

如果任由雪行僧、雪獄鬥士放肆屠殺的話,這支部隊最後會有幾個人活下來,沒有人知道。

董東冬的歌謠魂技,其安神寧心的效果是毋庸置疑的,但即便是在這樣的基礎上,面前這支3、40人的部隊裡,士兵們依舊目光復雜,胸中似翻涌着無窮無盡的情緒。

可想而知,這場戰鬥到底給他們帶來了多少傷害。

站在這數十名將士面前,榮陶陶與高凌薇,再次感受到了戰場的殘酷。

哀傷、驚恐、酸楚、仇恨。

那一雙雙眼神,一股股的真情實感撲面而來,徹底將榮陶陶與高凌薇吞沒其中。

人羣中,幫着打下手的小魂們,也默默的站在原地,自一聲“敬禮”過後,這擁有着數十條鮮活生命的雪地上,陷入了一片死寂。

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與萬人矚目的賽場,與魂獸糾纏的歷練場完全不同。

這裡...就是所謂的戰場吧。

教科書中寥寥幾段墨印文字,最多再附上一張圖片,短短几頁冰冷的書頁,描述的便是這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一個個會哭會笑、會痛會喊的人。

身爲一名雪燃軍,自然會有從菜鳥過渡到老兵的過程。

而對於小魂們而言,這過程來的太快,也太過兇猛了一些。

前方,高凌薇看着黑壓壓一羣人,率先放下了手:“配合治療。”

身後,等待半晌的徐伊予走了過來:“高隊。”

“嗯?”

徐伊予:“已經向孫杏雨報告完畢,杏雨剛剛回信,上級要求我們暫時守護這支城築部隊,用1~2個小時的時間,幫助他們展開任務,將建築城牆的工作扶上正軌。”

高凌薇眉頭微皺:“你的意思是......”

“高隊。”面前,一名中年士兵走了過來,“城築三隊,葉洋。”

他就是這支隊伍的領袖,大概三十中旬的年紀,也是一名少魂校。

高凌薇輕輕頷首:“青山軍正在清理戰場,一會兒會把傷亡的士兵帶過來,你一會兒......”

葉洋適時的開口道:“謝謝你,高隊。我剛纔接到上級命令,要求我們繼續執行任務,建築防禦工事。”

榮陶陶看向了眼前這支剛剛死裡逃生的部隊,語氣稍稍有些不滿:“現在?”

“陶陶。”高凌薇那自然垂下的手掌,輕輕握了一下榮陶陶的手,制止了他的進一步話語,這才轉頭看向了葉洋,“好的,我們會在此駐留2個小時。”

葉洋卻是開口道:“是1~2個小時。”

高凌薇:“......”

葉洋:“魂獸部隊既然能在此出現,其他魂獸部隊也可能會出現在其他地點。

其他部隊的兄弟也需要青山軍的支援。高隊放心,上級指示,已經派遣團隊來支援我們了,也會接戰死的兄弟們回家。”

很難想象,葉洋是如何用這樣平淡的語氣,說出這樣傷感的事實的。

高凌薇心中稍稍有些複雜,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看到高凌薇同意,葉洋扭頭看向了身後的弟兄:“還能站起來的,跟我來!”

說話間,葉洋從高凌薇身旁走過,臉上擠出了一絲自嘲式的笑容:“我當年入伍那陣,也曾想奢望加入青山軍來着。”

說話間,大隊人馬從高凌薇、榮陶陶、徐伊予的身旁靜靜的走了過去。

徐伊予遲疑片刻,道:“戰利品統計出來了,一共......”

“晚點再說。”高凌薇擺了擺手,打斷了徐伊予的話語,“繼續去清理戰場。”

“是。”徐伊予轉過身,迅速離去了。

“呵......”高凌薇深深的吸了口氣,仰起頭,看向了空中那蒙着寒霧的冬陽。

背後,隱隱傳來了一道男性嗓音:“心情很複雜吧。”

高凌薇轉頭看去,她本以爲是哪名將士,然而...身後竟是空無一人!?

霎時間,高凌薇的身體緊繃起來。

榮陶陶立刻意識到了什麼,死死抓着高凌薇的手掌,直接將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後。

聽得出來,這隱形的人,並不是面對着二人,而是背對二人、看向戰場的方向:“經歷的多了,你們就會和我一樣,試圖結束這一切。”

高凌薇的目光掠過榮陶陶的肩膀,看向空空蕩蕩的正前方,心中念頭急轉。

一個人名,浮現在了她的腦海中:何天問!?

079 第七瓣·罪蓮396 那一抹紅489 來了,就別走了!193 故事繼續401 兩隻維京人549 新魂技!065 上將軍226 命換的!133 爆掉魂寵!?667 渣鳥!534 那萬一呢?626 太苦120 公開處刑?135 除夕176 小人038 敢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094 桃養人037 白雲蒼狗429 身份初現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338 十二·大家庭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024 桃養人640 暗淵·旋渦之秘!264 別吵204 筆芯458 眼界!103 大薇說得對!203 關外第一636 不死?624 研發!新魂技!326 不夠614 女將軍與斷臂佛223 你從哪裡來?518 追逐304 漫天花雨492 人生大事624 研發!新魂技!225 拼命的意義646 魂將之威328 云云神犬096 解藥120 公開處刑?469 蓮花熙090 作大死106 已經是了246 深仇大恨665 不負508 一將功成!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077 求生之路382 桂冠584 精銳青山435 炬火641 星河大裂谷580 再見女帝139 邁步我就往裡闖......185 九星連珠441 殺人誅心!153 滿載而歸499 就這點出息?602 奴隸的奴隸183 初懟這世界573 吻(求訂閱!)077 求生之路177 我的榮幸605 榮陶陶之死126 一張弓392 初聞虛空172 沸騰的心584 精銳青山432 人話?283 來!140 臥雪眠075 大幕拉開417 單人雙排?364 聽說495 鬆魂三友·鬆379 石屋夜話528 家族之血351 夢魘雪梟!615 大雲龍雀?523 刀戟之門144 好凶的魂技!025 果農與蛇654 《破 防》022 故事608 夕陽下的山丘323 最後一名339 報應·劫難479 硬幣的寓意188 雪地裡的字665 不負018 強者的世界065 上將軍077 求生之路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
079 第七瓣·罪蓮396 那一抹紅489 來了,就別走了!193 故事繼續401 兩隻維京人549 新魂技!065 上將軍226 命換的!133 爆掉魂寵!?667 渣鳥!534 那萬一呢?626 太苦120 公開處刑?135 除夕176 小人038 敢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094 桃養人037 白雲蒼狗429 身份初現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338 十二·大家庭378 獄蓮!獄蓮!(求訂閱!求月票!)024 桃養人640 暗淵·旋渦之秘!264 別吵204 筆芯458 眼界!103 大薇說得對!203 關外第一636 不死?624 研發!新魂技!326 不夠614 女將軍與斷臂佛223 你從哪裡來?518 追逐304 漫天花雨492 人生大事624 研發!新魂技!225 拼命的意義646 魂將之威328 云云神犬096 解藥120 公開處刑?469 蓮花熙090 作大死106 已經是了246 深仇大恨665 不負508 一將功成!232 私人訂製·頂級考覈!077 求生之路382 桂冠584 精銳青山435 炬火641 星河大裂谷580 再見女帝139 邁步我就往裡闖......185 九星連珠441 殺人誅心!153 滿載而歸499 就這點出息?602 奴隸的奴隸183 初懟這世界573 吻(求訂閱!)077 求生之路177 我的榮幸605 榮陶陶之死126 一張弓392 初聞虛空172 沸騰的心584 精銳青山432 人話?283 來!140 臥雪眠075 大幕拉開417 單人雙排?364 聽說495 鬆魂三友·鬆379 石屋夜話528 家族之血351 夢魘雪梟!615 大雲龍雀?523 刀戟之門144 好凶的魂技!025 果農與蛇654 《破 防》022 故事608 夕陽下的山丘323 最後一名339 報應·劫難479 硬幣的寓意188 雪地裡的字665 不負018 強者的世界065 上將軍077 求生之路598 從龍河到龍北!(求訂閱!)345 除夕夜的...(求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