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晉級!殿堂!

摩曼港城,曼烈莊園,一間稍顯陰暗的地下室中。

榮陶陶盤腿坐在地板上,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眉宇之間卻流露出了絲絲凝重之色。

看起來,兵刃·雪之魂的結實程度還不夠啊!

榮陶陶心中默默的嘆了口氣,從始至終,他都是將一毛錢掰成兩掰花的人。從不會因爲自己的潛力點多而大手大腳。

因爲榮陶陶有自己的野望,他還幻想着,有朝一日能習得全部屬性的魂法。屆時,需要提高潛力值上限的技能會有很多,但是......

切身接觸到高端戰場的榮陶陶,清醒的意識到,精英級·雪之魂是不夠用的。

現實情況是,緩衝區的那羣雪獄鬥士手執長槍短刀,在青山龍騎的衝刺之下,雪之魂非常乾脆利落的碎掉了。

這還了得?

身爲一名善用兵器的魂武者,在戰鬥過程中,打着打着,武器被擊碎了,那你還當什麼魂武者?

對於戰場而言,一秒鐘的耽擱都是致命的,也就別提由武器碎裂而引發的連鎖反應了!

昔日裡,那在榮陶陶眼中看來,凝結的無比緊實的精英級·雪之魂,卻在青山龍騎的衝勢之下,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這樣一幅畫面,結結實實給榮陶陶上了一課。

不過現在明白這道理也不算晚。

榮陶陶意識到,自己應該調整一下心態了。

雖然尚未畢業,但自己參與的戰場可不再是賽場了、也不再是同齡人之間的小打小鬧。對於這一方雪境,他理應懷揣着敬畏之心。

心中想着,榮陶陶點開了內視魂圖,直接扔了兩個潛力點在魂技·雪之魂上。

頓時,潛力值上限3顆星的雪之魂,變成了5顆星。

也正是在這一刻,剛剛點了潛力值上限的榮陶陶,接收到了一則信息:

“晉級!雪境魂技·雪之魂,大師級!”

榮陶陶:???

好傢伙!秒升?

魂技·雪之魂的晉級方式非常特別,其晉級的硬性標準,是需要魂武者的戰鬥技藝等級達標。

想當初,在雪之魂是優良級的時候,榮陶陶就握着方天畫戟,一遍遍的在腦海中過着自己的技藝,重溫一次次訓練與戰鬥,最後可算是晉級了。

而此時,榮陶陶的技藝水平,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晉級!雪境魂技·雪之魂,殿堂級!”

榮陶陶:“......”

嗯...也對,我連進階版·兵之魂都能施展出來,在松柏高中留下了刀戟之門,雪之魂怎麼可能卡等級?

可惜了,自己的魂法只有五星,目前也只能適配殿堂級·雪之魂。

榮陶陶心中想着,也默默的閉上了雙眼。

與此同時,雪境魂獸緩衝區。

榮陶陶手執方天畫戟,佇立在一方雪地上,望着眼前的鐵甲重騎兵衝殺向前,他的眼神也迅速恢復焦距。

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方天畫戟,這個應該還是精英級的?

心中想着,他隨手將方天畫戟扔在了雪地中,又再次抽出了一杆方天畫戟。

隨即,他的眉頭微微皺起,看着那雪戟精美的井字形頭部,總覺得沒什麼區別?

硬要說區別的話,這方天畫戟似乎沉重了不少。

但榮陶陶也已經是魂尉巔峰了,力量屬性也是在及格線以上的,執此殿堂·方天戟作戰,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適。

榮陶陶迅速回過神來,單手執戟,下意識的負在身後,仔細觀察前方的戰場。

“唰!”

非常突兀的,獵獵聲響傳了出來,嚇了榮陶陶一跳!

緊接着,榮陶陶的眼睛猛然瞪大!

這是...這是個什麼玩意?

剛剛榮陶陶單手執戟、負在身後,那戟尖自然而然的在他身前畫出了一道弧度。

問題也就出現在這裡!

方天畫戟的確是負在身後了,但是在戟尖劃過的地方,竟然浮現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弧線!?

“氣?”榮陶陶心中錯愕,這是劍氣、刀氣那類的東西麼?

它會傷人嗎?

不,好像不是氣。

榮陶陶面前那肉眼可見的弧線,明顯是由點點霜雪構成的。

而那霜雪弧線也在榮陶陶面前足足浮現了5秒鐘,這才漸漸散去。

而且,那霜雪弧線並非是同時散去的,它是先後有序,依次消失的。

彷彿追逐着戟尖一般,那弧線逐漸消失,最終落在了榮陶陶那負在身後、點在地上的戟尖之中。

我滴乖乖!

這也太炫酷了吧?

“吼~!”

“咔嚓!”榮陶陶的腦海中,精神屏障再次裂出了一道碎紋。

榮陶陶立刻回過神來,面色慍怒,看向了右前方戰場邊緣。

那裡,有一隻被青山龍騎挑飛的雪獄鬥士,此時正努力爬起來,對着榮陶陶的方向大吼着。

奶腿的,我看起來很像是軟柿子嗎?

你被青山龍騎掀翻了,卻轉過頭來對我吼一嗓子?

榮陶陶二話不說,執戟便上!

幹就幹,榮教授怕你不成?

至此,極其詭異、也極其炫酷的畫面出現了!

大步前衝的榮陶陶,被風雪攪亂着一腦袋天然卷兒,也露出了他那戰意蓬勃的眼神。

關鍵是,他負在身後的方天畫戟,其戟尖部位,竟然拖出了一條長長的霜雪線條......

都說人過留名、雁過留聲。

但榮陶陶留的痕跡似乎過於大了!

這是生怕敵人不知道你往哪個方向跑嘛?

這一條足足持續5秒鐘才漸漸消散的霜雪線條,簡直就是在給敵人提供的追蹤線路!

榮陶陶卻沒管那些,此刻,他已經一戟砸向了眼前的雪獄鬥士!

“吼!!!”雪獄鬥士手執大刀,猛地向上一撩。

“咚!”

一聲悶響!

攜勢而來的榮陶陶,給出了全力一擊!

可謂是勢大力沉!

而雪獄鬥士腳下卻是紋絲不動,一刀直接將榮陶陶手中長戟挑飛上了天空。

尬住!

在力量屬性上,榮陶陶豈是雪獄鬥士的對手?

這羣肌肉棒子少說也有殿堂級,一身肌肉虯結,高大強壯的身軀中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

夭蓮陶又無法施展鬥星氣加持力量,因爲他純潔的可怕,體內無法存有半點其他屬性的魂力。

方天畫戟一脫手,那戟尖也不再有霜雪線條了。

“嘶......”雪獄鬥士又是一聲嘶吟,向上撩起的大刀,猛地向榮陶陶劈砍而下。

“嘶......”榮陶陶卻不是嘶吟,而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虎口處傳來的陣陣酥麻感覺,可是要了他的小命了。武器脫手了不說,關鍵是手臂都有些顫抖。

“噗~”一道詭異的聲響傳來!

雪獄鬥士的大刀,竟然將榮陶陶的身體給劈碎了!?

只見榮陶陶瞬間破碎成了無數蓮花瓣,唯美的飄散着,大刀落地的那一刻,那散落的青綠色蓮花瓣,竟然又迅速拼湊出人形!

榮陶陶真身再現,手中抽出了一柄大夏龍雀,猛地向前橫砍!

而那大夏龍雀的刀尖,也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唯美的霜雪弧線。

“啊!!!”雪獄鬥士心中一凜,但反應速度奇快!

顧不得許多的它,一手抓住了那鋒利的刀刃,在絕對的力量之下,榮陶陶那砍到對方脖子處的刀刃,也是無法再向前半分。

殷紅的鮮血自雪獄鬥士掌心中流淌而下,它卻根本不在乎這點疼痛,一腳再次踹向了榮陶陶。

榮陶陶直接棄刀、迅速後撤,身體在雪地上倒滑的過程中,手中再次抽出了一杆方天畫戟。

在榮陶陶無比期待的眼神注視下,雪獄鬥士追殺而上,大步前行的雄偉身軀,直接衝散了那霜雪弧線。

榮陶陶:“......”

說好的劍氣、刀氣呢?

這也沒有半點傷害啊?雪獄鬥士就這麼無傷走過來了,甚至還把那霜雪弧線給衝散了?

那殿堂級·雪之魂把這霜雪弧線甩出來幹什麼?

妥妥就是一花架子嘛......

思索間,榮陶陶急忙重塑腦海中的精神屏障,生怕被雪獄鬥士偷襲得手。

“叮!”雪獄鬥士大刀再砍,榮陶陶已然找回了節奏,只見他一個側身讓步,長戟貼着落下的刀刃,順勢向身側一抹。

刀戟接觸之間,發出了清脆的聲響,而那霜雪弧線也再次拉了出來。

方天畫戟抹着大刀落地的一瞬間,榮陶陶後手旋轉戟杆,井字形當即脫離了刀刃的卡別,猛地向上一撩!

霜雪弧線急速上揚。

“嘶......”雪獄鬥士面色猙獰,發出了一道稍顯痛苦的嘶吟聲,右胸直接被那鋒利的戟尖豁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汩汩鮮血自那傷口處流淌而出,畫面很是血腥。

眼看着雪獄鬥士門戶大開,榮陶陶腳下重重一躍!

“吼!!!”雪獄鬥士一聲怒吼,再次發起邀戰的同時,手中的大刀急速掄砍。

“噗~”

wωω TTKΛN ¢Ο

榮陶陶身影悄然破碎成花瓣,大刀斬亂了一堆蓮花瓣!

而在那刀鋒掠過花瓣羣的一瞬間,榮陶陶的身影再次拼湊而出!

玄而又玄,夢幻至極!

“呲!”“呲!”

突兀出現的榮陶陶,雙手各反握一柄大夏龍雀,在眼前交錯而過,竟然畫出了一個“X”字形。

在場的所有人,根本不需要去看榮陶陶的動作,去回想那個“X”。

因爲那兩柄大夏龍雀的刀尖處,真的拉出了兩道交錯而過的霜雪弧線!

一具無頭屍體,赫然出現在了榮陶陶的面前!

雪獄鬥士碩大的頭顱直接被斬飛,鮮血飄灑之下,濺了榮陶陶一臉......

一時間,衆人的的嘴巴已經張大成了“O”型!

無論是鬆魂教師還是青山黑麪,都是見多識廣之人,也就更別提青山龍騎了。

這麼多人中,哪個不是在雪境摸爬滾打,廝混十數年、甚至是數十年的戰士?

但榮陶陶這種詭異的斬敵方式,衆人還是第一次見!

乾脆利落!

如夢似幻!

這就是蓮花瓣的恐怖之處嗎?

一具時刻能破碎成花瓣、時刻能重組的肉身......

如此恐怖之功效,這瓣蓮花,真的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麼?

事實上,這才哪到哪啊?

看看希雅-克里特城之夜吧!之前擁有夭蓮花瓣的俄聯邦大漢,面對無數高手的圍攻,蓮花之軀被衝碎了一次又一次!

大水衝擊、星辰轟砸、雷電劈落!

俄聯邦大漢可是被狂轟濫炸的一次又一次,最後才承受不住,破碎開來,尋回東西伯利亞的。

但是在場的衆人,顯然沒有心思去思考那些。

相比於俄聯邦大漢來說,榮陶陶更可怕的一點是...他僅僅只是一個魂尉!是人類魂武概念中,第三等級的存在。

而他的敵人雪獄鬥士,卻是一名殿堂級的恐怖魂獸!

從始至終,哪怕是榮陶陶技藝精湛,恐怕都沒有給雪獄鬥士帶來多少壓迫感。

但也就是在這樣沒有壓迫感的戰鬥中,雪獄鬥士被一擊斃命了!

它甚至連反應、後悔的時間都沒有......

人類軍團驚了,場上爲數不多的雪獄鬥士一族,也是一臉懵逼!

它們能接受被青山龍騎衝擊、鑿穿之下死亡,那是實打實的硬碰硬,但它們很難接受這種“唯美”的死亡方式。

“那是什麼?”一道聲音,突然從身側傳來。

榮陶陶扭頭望去,也看到了戰場邊緣,斯華年疑惑的模樣。

顯然,自榮陶陶把他自己轟炸出去過後,斯華年就一直沒有參戰,而是緊盯着榮陶陶,護他周全。

聞言,榮陶陶右手執刀,隨手一撩,在身前畫出了一道斜斜的霜雪線條:“這個?”

斯華年看着榮陶陶滿臉鮮血的模樣,輕輕地點了點頭。

下一刻,榮陶陶卻執刀爲筆,在身前斜線的基礎上,連填數筆。

一個大大的“殺”字,赫然呈現在斯華年面前。

筆走龍蛇,鐵畫銀鉤!

竟有一股股的殺氣直撲斯華年面門。

斯華年眼眸微微眯起:“我問你這是什麼。”

榮陶陶微微歪頭,示意了一下混亂的戰場,道:“這是命令。”

斯華年饒有興味的看着榮陶陶,不可抑制似的,她的舌尖舔了舔脣角,手中的利刃轉了個花兒,大步流星,向戰場殺去。

她並不願意承認的是,當那滿臉鮮血的小卷毛,書寫出的這一字命令之時...她的心,稍稍有些顫抖。

聽令就聽令吧,別在戰場上駁了青山小領袖的面子。

話說回來,這小鬼,倒是越來越有範兒了......

518 追逐188 雪地裡的字183 初懟這世界539 查房?320 四星!四星!228 終點·起點279 爆炸輸出426 點將桃!674 我們回家!468 《優雅》644 碎片!星辰碎片!037 白雲蒼狗005 內視魂圖662 頓悟333 鬆魂十小魂676 猛033 認與不認435 炬火104 兇險雪境256 上門桃兒129 花店少年639 營地裡的白霧626 太苦168 該死的木馬058 薇409 想152 千變神犬017 開眼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644 碎片!星辰碎片!582 暴脾氣014 戀愛要趁早233 千山265 遇039 云云犬?620 曼烈晚宴298 神將471 迷茫陽283 來!318 幻術!617 未知魂獸?653 魂寵陶?446 總決!619 五彩祥雲·黑雲!319 雪林邊的篝火485 頂級補習班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418 頂級螢森來襲!443 小別424 淘淘的快樂484 斯聖人267 關外之巔?201 惡犬大將072 那一章556 開疆!(求訂閱)430 月下沙灘155 饞466 殺!(求訂閱!)497 夜了,回吧487 定親大師368 兄弟016 陸芒272 火爆蘿莉?553 家616 背刺天堂!441 殺人誅心!467 第四瓣·夭蓮495 鬆魂三友·鬆066 霜冷荊棘650 美哉!130 突破!魂士!449 回頭望故鄉611 蓮花落313 滿載而歸046 夢想的模樣571 雪滿清晨469 蓮花熙654 《破 防》277 像她那樣的人557 榮耀的榮652 好人174 有我290 死戰(求訂閱!)170 肉身成聖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044 初學魂技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156 能打?659 造反301 進階魂尉!?624 研發!新魂技!619 五彩祥雲·黑雲!035 魂班少年052 大事?507 衝!衝!186 呦~553 家549 新魂技!235 陶陶!陶陶!496 靈魂暴擊
518 追逐188 雪地裡的字183 初懟這世界539 查房?320 四星!四星!228 終點·起點279 爆炸輸出426 點將桃!674 我們回家!468 《優雅》644 碎片!星辰碎片!037 白雲蒼狗005 內視魂圖662 頓悟333 鬆魂十小魂676 猛033 認與不認435 炬火104 兇險雪境256 上門桃兒129 花店少年639 營地裡的白霧626 太苦168 該死的木馬058 薇409 想152 千變神犬017 開眼481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644 碎片!星辰碎片!582 暴脾氣014 戀愛要趁早233 千山265 遇039 云云犬?620 曼烈晚宴298 神將471 迷茫陽283 來!318 幻術!617 未知魂獸?653 魂寵陶?446 總決!619 五彩祥雲·黑雲!319 雪林邊的篝火485 頂級補習班428 雲巔之巔(求訂閱!)418 頂級螢森來襲!443 小別424 淘淘的快樂484 斯聖人267 關外之巔?201 惡犬大將072 那一章556 開疆!(求訂閱)430 月下沙灘155 饞466 殺!(求訂閱!)497 夜了,回吧487 定親大師368 兄弟016 陸芒272 火爆蘿莉?553 家616 背刺天堂!441 殺人誅心!467 第四瓣·夭蓮495 鬆魂三友·鬆066 霜冷荊棘650 美哉!130 突破!魂士!449 回頭望故鄉611 蓮花落313 滿載而歸046 夢想的模樣571 雪滿清晨469 蓮花熙654 《破 防》277 像她那樣的人557 榮耀的榮652 好人174 有我290 死戰(求訂閱!)170 肉身成聖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044 初學魂技621 地下室裡的上魂校156 能打?659 造反301 進階魂尉!?624 研發!新魂技!619 五彩祥雲·黑雲!035 魂班少年052 大事?507 衝!衝!186 呦~553 家549 新魂技!235 陶陶!陶陶!496 靈魂暴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