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衝鋒!!!(求訂閱)

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站着如嘍囉。

趙棠...好吧,趙棠已經不是十八歲了,他和高凌薇一樣,今年二十歲了。

但是這句歌詞非常符合趙棠當下的心境。

堂堂西北王,人生的轉折點,便是著名的三城之役。

在那一夜的鬆魂戰區中,趙棠爲了解救同學,失去了一隻小臂,失去了本命魂獸、也失去了一身的修爲。

松江魂武少年班的項目,給了趙棠重新崛起的希望,然而天才如他,竟然發現在少年班中,不僅自己的天賦不再是頂級、甚至連成長速度都追不上其他人。

趙棠比較的當然不能是高凌薇,人家高凌薇本命魂獸又沒死,一身修爲還在,是真正空降來少年班的,所以此時高凌薇魂法等級5星,趙棠自己才3星,他倒是可以接受。

讓趙棠不服且痛苦的是,自己明明是重修一次,本該輕車熟路,但在一羣頂級天才之中,他的實力卻只能排到中游......

人生,絕大多數的痛苦來源,都是對比。

與同學比,與朋友比,與別人家的孩子比,與自己比。

當趙棠拎着飢渴難耐的大斧,興匆匆的加入青山軍,想要尋回當年意氣風發的感覺時,他再次發現,自己在隊內連中游都夠不上了,徹底變成了嘍囉。

當然了,相比於在少年魂班所感受到的痛苦而言,在青山軍中,趙棠倒是能接受一些。

畢竟,這裡可是雪燃軍最頂級的部隊之一!

如果加入一支常規部隊的話,趙棠說不定尚能出類拔萃。

但在這裡,甚至連魂校都沒有話語權,他一個斷了手臂的魂尉巔峰,又有什麼好自怨自艾的呢?

他只能一次次的掄起大斧,與少年魂們一起聽從高凌薇的指揮,兢兢業業的殺敵,組成“嘍囉小兵”的部分。

這一次開疆拓土的戰役,名爲“龍北之役”。意爲在龍河以北區域中,進行收復土地的大作戰。

趙棠知道,他不可能一直如此。每一天,他掄出的每一斧,都是他迅猛成長的一部分。

生命中的各種變故與現狀,已經給了趙棠足夠的打擊,但他的心氣兒還在,衝勁兒更在!

生而爲將,豈能屈服!?

呼......

下一刻,趙棠只感覺一陣劇烈的魂力波動傳來!

但卻並不是他自己......

趙棠猛地轉頭看向身側,卻是見到雪夜驚上,陸芒牙關緊咬、天地間濃郁的魂力蜂擁而至,也以陸芒爲中心擴散開來。

趙棠面色錯愕,短短不過兩秒鐘,他卻是一聲爽朗的大笑:“哈哈!”

趙棠可是堂堂正正的漢子。與他人對比,是爲了明確差距、迎頭趕上!他可不是善妒之人。

這一刻,趙棠衷心的爲同伴晉級而感到喜悅。

但真正讓趙棠笑出聲來的,是他意識到,隊伍中還有人與他有着同樣的處境與心情。

這種吾道不孤的知己感...四個字:榮幸,痛快!

陸芒用實際行動表明,少年魂應該是什麼樣的!

魂法四星!

但陸芒的魂力等級卻依舊是魂尉巔峰期。

終於,陸芒走上了葉卡捷琳娜的道路,終日在至寶陪伴下修行的他,魂力等級可以卡,但魂法等級誰都攔不住!

其餘人當然察覺到了陸芒的狀況,三星晉四星,這種大段位的魂法突破也不是小打小鬧。

陸芒且得晉級一會兒,並且身體僵硬,很難再操控雪夜驚。

榮陶陶轉頭望去,順手拍了拍座下的踐踏雪犀:“過來,地方大。”

陸芒沒說什麼,只是一手伸向了身側的趙棠。

身爲隊友,趙棠心領神會,剛要伸手抓住陸芒,後方卻傳來了一道溫潤的男嗓:“我來吧,淘淘。”

榮陶陶向後方看去,也見到了一張白白淨淨的臉。

鬆魂四季·冬·董東冬。

即便是身着雪地迷彩,也掩蓋不了他那一股子斯斯文文的氣質。

他揹着行囊,裡面不知道都裝了什麼寶貝。只見他策馬上前,拎起了陸芒的後脖頸。

陸芒急忙收回了身下的雪夜驚,而他也像是小貓小狗一般,被董東冬拎着,橫着按在了身前。

這幅強搶民女的強盜模樣,與董東冬的氣質形象的確不太搭。

他推了推金邊眼鏡,開口道:“再往前,也就是距離雪境旋渦200公里左右的位置。”

榮陶陶挪了挪屁股,倒坐着看向身後:“所以?”

董東冬:“所以雪燃軍建立的圍牆,不是第一面、第三面,而是從第二面開始建起。”

正常情況下,200公里處建立的城牆,當成最外圍的城牆都沒問題。

但是這裡的情況過於特殊,魂獸資源也太過豐富,且旋渦中時時還有魂獸被吹出來,所以,雪燃軍要留出相當大的緩衝地帶。

給足雪境魂獸活動區域的同時,也讓未來的城牆守衛軍壓力更小一些。

高凌薇之前對榮陶陶說,雪燃軍要建立三座圓形的圍牆,其實並不準確。

應該稱之爲“半圓形”。

因爲萬安關距離雪境旋渦只有50公里的距離。

而以雪境旋渦也中心點,半徑200公里建立圍牆的話,這個圓形是建立不出來的,最終的形態會是個半圓,與萬安關的城牆左右相交。

毫無疑問的是,這是一項相當宏偉的工程!

當然了,這世界上最危險的雪境旋渦旁,也值得這一項偉大的工程。

御外安內,後人乘涼。

以半徑100、200、300公里製作三面圍牆,也是雪燃軍經過大量的計算、深思熟慮出來的決策。

在雪燃軍能力範圍內做到極限,他們會將雪境旋渦吹送出來的魂獸,儘可能的收納進入城牆範圍之中。

一旦功成,這一個雪境旋渦,就真真正正屬於華夏自己了。

不出意外的是,未來,國家政策將大幅度的向雪境傾斜,各式各樣的學校、部隊,人才都會聚集於此。

特別好的一點是,這一方土地上,從不缺人。

更不缺有志氣、有骨氣的人!

聽着董東冬的話語,榮陶陶若有所思點了點頭,爲什麼要從第二面牆開始建起呢?

榮陶陶又不是總指揮,他只是青山軍的一個小首領,只理內務,自然不清楚其他團隊任務事宜。

而且雪燃軍是紀律嚴肅的地方,榮陶陶也不好四處打探,聽令執行就完事兒了。

後方,斯華年嘴裡突然冒出來一句:“開戰前,飛鴻軍不是傳給各部隊,龍北區域的魂獸族羣分佈概況麼?”

“哦。”榮陶陶眉頭微皺,道,“那幾支成規模的魂獸大軍,好像盤踞在緩衝區的中北部。

按照距離來算,也就230、240公里左右的位置?跟建牆有沒有關係?”

董東冬一手按着身前的陸芒,幫其固定身形,一邊點了點頭:“我就是這樣認爲的,也許雪燃軍想要將大軍拒之門外?”

有了防禦工事的效果加成,城牆守衛軍當然更有優勢。

龍驤鐵騎、青山軍這種適合野外遭遇戰的部隊,畢竟還是少數,絕大部分常規雪燃軍部隊還是需要穩紮穩打的。

“我們衝,他們守,各司其職。”榮陶陶笑了笑,卻是轉頭看了焦騰達一眼,“香蕉,你也要發揮出自己的長處,有什麼想法就說,別在一旁悄悄咪咪的。”

焦騰達咧嘴笑了笑,對着榮陶陶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咕~咕~”

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特殊的鳥鳴聲。

榮陶陶急忙轉身,擡頭望去。

卻是看到夢夢梟在高空中一圈圈的繞飛,這是榮陶陶特訓出來的,主寵之間傳遞信息的方式。

有敵人!?

高凌薇沉聲道:“快到了!全軍戒備!”

與此同時,兩公里外。

一片殘垣斷壁,到處都是倒塌的石土城牆。人仰馬翻之下,士兵與魂獸那痛苦的哀嚎聲不絕於耳。

“嘶...草!”一箇中年士兵破口大罵着,疼的齜牙咧嘴,卻是猛地一擡手,“起!!!”

雪地翻涌着,但是士兵操控的並非是霜雪,而是石土!

這一張華夏面龐,竟然在操控石土!?

這竟然是一羣荒漠魂武者?

雪境VS荒漠,大克!

問題是,華夏根本就沒有荒漠旋渦存在。

事實上,這羣人並非是荒漠魂武者,而是雲巔魂武者。

就像榮陶陶一樣,榮陶陶本質上是雲巔魂武者,但在雪境修行,習得一身雪境魂技魂法,總會讓人誤認爲他是雪境魂武者。

而城築部隊,本質上也都是雲巔魂武者,只是常年在海外苦修荒漠魂法魂技。

雲巔屬性,與其餘各種屬性都沒有相互剋制的關係,可以隨意修行任何魂法魂技。

一直以來,華夏與非洲多國都是友好合作關係,每年都會有一批特招的年輕士兵遠渡重洋,前往異域他鄉,苦修荒漠魂法。

經過漫長成長期之後,這羣荒漠戰士會返回華夏,施展自己的才能,他們可不會接和平社會中建築樓房的活兒,但凡出征,那都是靠近各種屬性旋渦、需要“速成”的建築工作。

這也就意味着,城築軍這一兵種,危險度奇高!

而這羣人,也是犧牲了自己的一羣人。他們身爲華夏特招的城築戰士,本命魂獸爲雲巔,卻長在荒漠旁,最後迴歸華夏星野、海洋環境。

榮陶陶只是個例,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這樣天賦異稟的。

絕大多數魂武者,初始魂槽都是1~4星,卡在魂士、魂尉級別上的人更是數不勝數。

身爲一名普通人,天賦潛質不高,卻又一生輾轉各處,無法專精一項,其修爲怎麼可能高?他們的實力又能高到哪去?

現實情況就是,這羣平均年齡35歲左右的城築部隊,就是魂尉巔峰期。

一生與雲巔環境無緣的他們,永遠無法邁進魂校的門檻。因爲晉級還涉及到魂武者與魂獸之間的契合度問題。

話說回來,哪怕是一生駐守雪境的雪燃軍,絕大多數人也無法成爲魂校。

這個魂武世界並不美好,甚至異常殘酷。

但是性質不一樣。

你們雪燃軍的本命魂獸是雪境魂獸,你又天天待在雪境。無法晉級魂校的話,那是你自己無能,怪不得旁人。

而城築部隊...從根源上就鎖死了上限。

隨着中年士兵一聲呼喊,霎時間,一顆土球將其包裹其中。

荒漠魂技·地壘之護!

“轟隆隆!”

霎時間,那看起來防禦力極強的泥土石球,被炸的四分五裂。

士兵的荒漠魂法大概率是3星,也就是說,這初始等級優良級、最高不過精英級的地壘之護,拿什麼去對抗那史詩級的天葬雪隕!?

由於巨大雪隕石落點的關係,地壘之護不是被隕石炸碎的,而是被隕石接觸地面、翻騰起來的氣浪轟碎的!

“噗......”中年士兵的下半截身軀也直接被炸碎,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一股股的鮮血從他口中流淌出來,更加殘忍的是,他還沒有死,但短暫存留於世的過程中,沒有人能夠挽救回他的性命。

“咳...咳......”中年士兵虛弱的咳着,嗆了一口自己的鮮血,眼神也漸漸渙散。

在他意識漸漸消散的前一刻,隱隱聽到了耳邊的慘叫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另一名雪燃軍將士雙手捂着頭,跪倒在地。

他的精神受到了極大的創傷,鼻涕眼淚肆意流淌,那一雙眼睛瞪得老大,甚至讓人擔心他的眼珠會不會蹦出來。

“吼!”

“吼!”

“吼!”一陣陣專屬於雪獄鬥士的邀戰聲接連響起,這一支由雪行僧、雪獄鬥士組成的殺戮部隊,目的性極其明確。

天葬雪隕,摧毀城防。

雪獄角鬥場,殺戮衆生。

有我魂獸大軍在,送你們一句話:這城牆,你們人類建不起來!

這是一支精英中的精英部隊!面對它們的應該是龍驤鐵騎、青山軍、飛鴻軍!絕不是目前這幫士兵!

“草NM的!”

戰場不比賽場。哪怕是在賽場上,爆粗口的也是比比皆是,更別提生死戰場了。

只見一名士兵雙手狠狠的推出!

星野魂技·星波流!

顯然,這是一名城築軍!

也只有這身爲雲巔,長在荒漠,活在星野、海洋環境裡的城築軍,才能配備多種屬性的魂技。

星野VS雪境,大克!

雪燃軍可是一點星芒都冒不出來。

“進入地底!城築軍統統給我進地底!”一名雪燃軍將士怒聲嘶吼道,“不用你們禦敵!你們TM一個個都是寶貝!統統往地底藏,別管我們!

這是命令!命令!!!嘶......”

話音未落,雪燃士兵倒吸了一口涼氣,面色扭曲至極。

“吼!”來自敵方雪獄鬥士!

決鬥,戰!

這名爲首將士,其實也是個少魂校了,但他沒有額頭魂槽。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不公平。

額頭、雙眼、胸膛這幾處魂槽,似乎統統都專屬於天才。

一個努力半生、踉踉蹌蹌進入少魂校的士兵,似乎並沒有擁有額頭魂槽的資格。

話說回來了,哪怕是有,他那四星魂法所能鑲嵌的大師級精神屏障,也根本防不住殿堂級·雪獄角鬥場!

雪燃軍、城築部隊被殺的節節敗退,傷員與屍骨留了一地,染紅了這一方潔白的雪地。

“之前不是剛剛有部隊清理過這裡嗎?魂獸是從哪冒出來......”士兵怒喝聲音未落,卻是感覺身側一陣蓮花瓣飄過......

那一片片蓮花匯聚成了江河,瞬間撲飛了前方執刀殺來的雪獄鬥士,直衝敵陣最後方雪行僧而去。

途中,無數手持刀刃的雪獄鬥士殺來,長刀大斧瘋狂掄砸着這一羣飄搖飛舞的蓮花瓣。

呼......

然而,這羣身強體壯的雪獄鬥士,卻統統都被掀翻了出去。

夭蓮花陣,別說你刀砍斧剁的物理進攻了,它甚至能魔免!

雪行僧那沒有五官的面部,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

但史詩級的王者,從來沒有退縮的道理!

巧了!

榮陶陶,又何時有過退卻的時候!?

那匯聚成河的無數蓮花瓣,直接貫穿了戰場,掀翻了一隻只雪獄鬥士,清晰的勾勒出了一條行進路線。

詭異!唯美!霸道!

雪行僧猛地一擡手,本該是大片隕石降臨,但由於追求速度,唯有一顆雪隕在高空中急速拼湊,瘋狂墜落而下。

無數蓮花瓣急速拼湊成型,榮陶陶突兀出現在戰場上,一手插進雪地,猛地向上一掀!

“滾!”

呼......

連着雪行僧,帶着十數只護衛雪獄鬥士,瞬間被榮陶陶掀翻了出去。

“吼!”

“吼~!!!”

榮陶陶真身出現的那一刻,雪獄鬥士的邀戰聲不絕於耳!

“咔嚓!咔嚓!”腦海中殿堂級·柏靈障瞬間爬出了道道碎紋,眼看着就要碎裂開來。

榮陶陶左手剛剛掀起了雪地毯,右手便猛地按進地底。

雪境魂技·冰威如嶽!

根根粗大的冰柱,構成了無比壯觀的冰柱大陣,瘋狂的生長着,直衝空中那墜落的隕石。

呼......

肉身再碎,蓮花再起。

那蓮花河流穿透了層層風雪,直逼那倒飛出去的雪行僧!

“咚!咚!咚!”

“咚!咚!咚!”大地,似乎都在顫抖。

後方,一衆人馬拍馬趕到,血色的大旗獵獵飛揚。

而眼前這滿目瘡痍、一片殘肢碎骸的景象,讓高凌薇的心也在顫抖!

“青山軍!”高凌薇的聲線甚至有些嘶啞:

“衝鋒!!!”

...

五千字,求些票票~

418 頂級螢森來襲!238 不服!265 遇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595 寂靜的夜014 戀愛要趁早636 不死?580 再見女帝565 種族桎梏?284 配?148 老子上去就是一錘......659 造反146 總會來090 作大死168 該死的木馬169 做個人?479 硬幣的寓意662 頓悟615 大雲龍雀?630 那個男人320 四星!四星!004 是個人?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095 可惡668 無主之蓮?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219 捧殺?466 殺!(求訂閱!)589 衝鋒!!!(求訂閱)224 戰!戰!082 悶聲280 最高規格076 蒼天·烈酒520 大抱枕069 拉仇恨325 臥雪眠516 少魂薇401 兩隻維京人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674 我們回家!066 霜冷荊棘474 繁花似錦034 神仙分數438 總決的延續?326 不夠277 像她那樣的人239 心004 是個人?344 香脆小酥魚202 征程!607 榮榮犬448 山巔拾月桂615 大雲龍雀?186 呦~114 罪·蓮(求訂閱!)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369 年少的夢391 各路英豪306 美好世界025 果農與蛇265 遇484 斯聖人480 字與花054 驚變436 第一方·化電651 殘星陶303 大渣男077 求生之路055 李桃梨557 榮耀的榮357 將軍,時辰到了!360 亡魂輓歌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668 無主之蓮?421 等你回來266 貼臉660 你搞我啊?375 等581 魂聚!086 天時地利221 提前慶祝?296 魚死網破540 大戰將至!020 鬆魂四禮660 你搞我啊?102 通透433 割喉禮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475 《火焰,疾苦,故鄉》124 天亮419 單刀赴會656 危!202 征程!660 你搞我啊?186 呦~368 兄弟497 夜了,回吧587 親親吶?(求訂閱!)
418 頂級螢森來襲!238 不服!265 遇610 蓮花盛開的地方595 寂靜的夜014 戀愛要趁早636 不死?580 再見女帝565 種族桎梏?284 配?148 老子上去就是一錘......659 造反146 總會來090 作大死168 該死的木馬169 做個人?479 硬幣的寓意662 頓悟615 大雲龍雀?630 那個男人320 四星!四星!004 是個人?089 嘴硬少年與耿直少女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095 可惡668 無主之蓮?460 史詩級·戰爭利器219 捧殺?466 殺!(求訂閱!)589 衝鋒!!!(求訂閱)224 戰!戰!082 悶聲280 最高規格076 蒼天·烈酒520 大抱枕069 拉仇恨325 臥雪眠516 少魂薇401 兩隻維京人434 蓮花!蓮花!(求訂閱!)674 我們回家!066 霜冷荊棘474 繁花似錦034 神仙分數438 總決的延續?326 不夠277 像她那樣的人239 心004 是個人?344 香脆小酥魚202 征程!607 榮榮犬448 山巔拾月桂615 大雲龍雀?186 呦~114 罪·蓮(求訂閱!)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369 年少的夢391 各路英豪306 美好世界025 果農與蛇265 遇484 斯聖人480 字與花054 驚變436 第一方·化電651 殘星陶303 大渣男077 求生之路055 李桃梨557 榮耀的榮357 將軍,時辰到了!360 亡魂輓歌384 金主竟是我自己?181 酥肉?雪餅?新魂技?668 無主之蓮?421 等你回來266 貼臉660 你搞我啊?375 等581 魂聚!086 天時地利221 提前慶祝?296 魚死網破540 大戰將至!020 鬆魂四禮660 你搞我啊?102 通透433 割喉禮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475 《火焰,疾苦,故鄉》124 天亮419 單刀赴會656 危!202 征程!660 你搞我啊?186 呦~368 兄弟497 夜了,回吧587 親親吶?(求訂閱!)